主题:超重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对安徽省六市公民体质指数和腰臀比现状的调查与分析

【摘要】  人体超重和肥胖与多种慢性病的危险因素密切相关;脂肪在体内的分布类型对健康亦有很大影响。笔者通过随机整群抽样对安徽省6市170名公民进行了体质指数和腰臀比的测试,经统计学处理和这两项指标与全国标准比较,该样本体重超重与腹部超大现象严重,指出健身的紧迫性,为提高科学锻炼的意识,减少该类人群比例,提出了合理建议。

【关键词】  公民;体质指数;腰臀比;调查;分析

    1  研究目的

    目前肥胖问题已成为全球最主要的问题之一,持续增长的肥胖率成为健康和体质研究领域的研究重点。研究证明人体超重和肥胖与许多慢性病(如心血管病、高血压、糖尿病等)的危险因素密切相关,亦是冠心病和缺血性脑卒中的独立危险因素[2]。不仅全身肥胖是多种的危险因素,而且脂肪在体内的分布类型对健康亦有很大影响,只有位于躯干或腹部的过量脂肪(称苹果型肥胖或中心性肥胖)才会对血脂水平、血压等有重要的负面作用[2]。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生活方式和生活质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之营养过剩和缺少适宜的健身锻炼的负面影响,亦造成人体超重和肥胖人群的比例逐渐增大。有研究报道我国具有可比资料9组人群中,超重率在16年里平均男性上升了137%女性上升了95%,这种趋势已成为当今社会关注的一大问题[1]。

    体质指数(BMI)是国际上通用的衡量人体肥胖程度的一项指标;腰臀比(WHR)则是反映腰腹部脂肪堆积程度的有效指标。本文通过对我省6市170名公民进行了BMI和WHR的测试,以了解我省6市公民在这两项指标的现状,并通过与全国标准的比较,提出全民健身的紧迫性,提高我省公民自觉锻炼的意识,达到减小我省公民亚健康人群比率的作用。

    2  研究方法

    2.1  研究对象  蚌埠市、芜湖市、淮南市、马鞍山市、阜阳市、淮北市的170名公民,其中男性92人,女性78人。

    2.2  使用仪器  韩国产IMBODY3.0百斯人体成分分析仪。

    2.3  研究方法  运用统计学软件进行运算,得出两项指标的总体和不同性别的均数及百分率,并与我国的标准比较。

    3  结果分析

    见表1。表1  我省6市部分公民BMI、WHR的平均数、标准差一览表体质指数我国的标准<18.5为偏瘦,≥18.5且≤24.0为正常,≥24~28为超重,≥28为肥胖。WHR男性0.75~0.85为正常,>0.85为超大;女性0.70~0.80为正常,>0.80为超大。表1所示受试者的BMI值的均数已达正常值的上限,WHR值的均数男女均超过正常值的范围。表2  我省6市部分公民BMI分布与全国标准 测试结果表明,达到正常者89人,占总人数52.4%,超重者59人,占总人数34.7%,肥胖者17人,占总人数10%,超重以上者76人,占总人数44.7%。与全国标准相比,指标正常者低于全国4.8个百分点,超重以上者高于全国标准达7个百分点,其中肥胖高于全国标准2.2个百分点。表3  我省6市不同性别BMI分布与全国标准化在所测92名男性中,属正常者42人占45.7%,偏瘦者1人占1.1%,超重者38人占41.3%,肥胖者11人占12%,超重以上者49人占53.3%。与全国男性标准相比,属正常者低于10个百分点,偏瘦者低于全国3.2个百分点,而超重者高于全国9.1个百分点,肥胖者高于全国4.2个百分点,超重以上者高于全国13.3个百分点。在78名女性的测试中,属正常者47人,高于全国标准的1.6个百分点,偏瘦者4人占5.1%,超重者21人占26.9%,肥胖者6人占7.7%,与全国标准相比基本吻合。

    我国标准与世界卫生组织(WHO)BMI的标准正常值相比,我国低于WHO,我国去年的调查结论是:超重是目前我国成年人面临的主要问题[1]。而我省170人的测试结果说明,我省超重现象更为严重。从性别来看女性多项指标与全国标准基本相等,而男性的超重比例却大大地超过全国标准。 表4  我省6市部分公民WHR分布与全国标准腰臀比(WHR)170人测试结果:正常者48人占总人数28.2%,低于全国标准22.1个百分点。而超大者122人占总人数71.8%,却高于全国标准22.1个百分点。

    测试表明男性:正常者28人占总人数30.4%,低于全国标准33个百分点;而超大者64人占总人数69.6%,高于全国标准33个百分点。女性:正常者20人占总人数25.6%,低于全国标准11.4个百分点;超大者58人占总人数74.4%,高于全国标准24.7个百分点。

    在测试样本中WHR与全国标准的差值远高于BMI的差值,在女性中BMI值与全国标准相似,而WHR值却高于全国标准24.7个百分点。这说明该批样本的体形偏多于上半身肥胖,其脂肪多集中在腹部内脏(称苹果型)。全国标准偏多于下半身肥胖(称洋梨型)。而调查表明苹果型肥胖比洋梨型肥胖更易患糖尿病、高血脂、高血压等疾病[2]。

    4  结论与建议

    4.1  结论  (1)我省6市170人的测试结果显示BMI均数已达全国标准正常值的上限,WHR值的均数男女均超过全国标准正常值的范围。(2)我省6市170人BMI正常值的比率低于全国标准,超重以上者的比率高于全国标准达7个百分点,其中男性尤为突出。(3)我省6市 WHR的超大值明显高于全国标准,男性超出的比率更为显著,应引起高度重视。

    4.2  建议  (1)加速我省国民体质监测网络建设,建立省、市监测中心和区县测试站的三级体质监测网,使体质监测做到规范化、制度化,更广泛的对我省公民进行体质监测。(2)加大科学保健、合理膳食、适度运动的科普宣传力度,增加我省公民自我保健及健身意识。(3)加快培养各级社会体育指导员,增设群众健身技术指导站,为人们提供更多更科学的健身方法。(4)针对超重以上人群,应组织以有氧代谢为主的多种形式的健身活动,把饮食疗法与运动疗法有机地结合起来,以减小该人群比例。使我省公民尽可能远离亚健康状态,让更多的人健康起来。

【参考文献】
  1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国家国民体质监测中心.2000年国民体质研究报告.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3,177-187.

2 安祥.体脂肪,比肥胖更可怕.天津:天津科技翻译出版社,2002,5-92.


作者单位:1 230001 安徽合肥,安徽省体育科学研究所 2 230002 安徽合肥,安徽建筑工业学院

日期:2008年7月4日 - 来自[2007年第7卷第4期]栏目

朝阳市居民体质指数调查结果分析

【摘要】  目的 为了解我市居民营养状况及变化趋势,更加科学地指导居民的膳食,采用体质指数对朝阳市居民的营养状况进行了分析。方法 资料来源于本市1989、1993、2000、2004年参加“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中的体格检查资料。以体质指数(BMI)为评价指标。结果 朝阳市成人超重(BMI≥25)比例平均为20.0%,其中城市为29.1%,而农村则为15.2%,二者差距明显,消瘦(BMI<18.5)比例城市和农村差别不大。超重的比例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加,女性的超重比例(23.5%)高于男性的超重比例(16.2%);在女性中45岁以上年龄组的超重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各年龄组。15年间成人的超重比例有了大幅度的增加,1989年仅为8.8%,而到2004年已达到21.7%,两者之间差异有显著性,城市成人的超重比例是农村的一倍。消瘦的比例有逐年下降的趋势,1989年消瘦比例为9.9%,而2004年下降到5.2%,下降了近50%,农村成人消瘦比例的下降速度高于城市。膳食中的热能、脂肪等营养素的摄入是影响体质指数大小的主要原因之一,朝阳市的社会经济有了快速的发展,居民的生活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富含脂肪、蛋白质的食物摄入量增加的同时,也导致了人群超重比例的大幅度增加,而超重(肥胖)是高血压等慢性病的重要危险因素。因此在生活富裕、食物种类丰富的今天,合理调整膳食、增强体力活动,减少体重的增加是十分必要的。

【关键词】  膳食 体质指数

    随着我市经济的快速发展,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膳食结构、营养状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合理的营养、平衡的膳食已成为人们日益关注的问题。为了解我市居民营养状况及变化趋势,更加科学地指导居民的膳食,采用体质指数对朝阳市居民的营养状况进行了分析。

    1  资料与方法

    1.1  资料来源  本文资料来源于本市1989、1993、2000、2004年参加“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中的体格检查资料。

    1.2  评价指标  以体质指数(BMI)为评价指标,BMI=体重(kg)/[身高(m2)],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建议,BMI<18.5为消瘦,18.5~25.0为正常,≥25.0为超重。

    2  结果

    2.1  不同地区、不同性别成人体质指数分布  四次调查结果显示朝阳市成人超重(BMI≥25)比例平均为20.0%,其中城市为29.1%,而农村则为15.2%,二者差距明显(P<0.01)。消瘦(BMI<18.5)比例城市和农村差别不大,但是城市女性消瘦比例(9.5%)明显高于男性的比例(2.6%),见表1。 表1  不同地区、不同性别成人BMI分布

    2.2  不同年龄、不同性别成人体质指数分布  调查结果显示,超重的比例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增加,女性的超重比例(23.5%)高于男性的超重比例(16.2%);在女性中45岁以上年龄组的超重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各年龄组(P<0.05)。消瘦的比例18岁年龄组较高外,其他各年龄组差别不大,见表2。表2  不同年龄、不同性别成人BMI分布

    2.3  不同年份、不同地区成人体质指数分布      调查结果显示,十五年间成人的超重比例有了大幅度的增加,1989年仅为8.8%,而到2004年已达到21.7%,两者之间差异有显著性(P<0.01),城市成人的超重比例是农村的一倍。消瘦的比例有逐年下降的趋势,1989年消瘦比例为9.9%,而2004年下降到5.2%,下降了近50%,农村成人消瘦比例的下降速度高于城市,见表3。表3  不同年份、不同地区成人BMI分布

    3  讨论

    膳食中的热能、脂肪等营养素的摄入是影响体质指数大小的主要原因之一,2004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城市成人的超重比例达到28.8%,这与其膳食结构的不合理,过多摄入脂肪和蛋白质,以及劳动强度较低有关;而农村居民的超重比例低于城市的59%,这与其摄入脂肪和蛋白质较少,以及劳动强度较高有关。

    在不同年龄、不同性别因其生理状况、社会地位、劳动强度、生活方式的差别,营养状况有着较大的差异。在18~25岁年龄组消瘦的比例较高,而超重的比例较低,这与其生理因素和劳动、活动强度相关;随着年龄的增长,超重的比例有大幅度上升,而消瘦的比例有所下降,这与重体力劳动量减少和活动量的降低有关。

    15年来,朝阳市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社会经济都有了快速的发展,居民的生活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富含脂肪、蛋白质的食物摄入量增加的同时,也导致了人群超重比例的大幅度增加,而超重(肥胖)是高血压等慢性病的重要危险因素。因此在生活富裕、食物种类丰富的今天,合理调整膳食、增强体力活动,减少体重的增加是十分必要的。


作者单位:122000 辽宁朝阳,朝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日期:2008年6月30日 - 来自[2008年第8卷第4期]栏目

研究显示:孕妇过度增重可能导致孩子超重

  据当地媒体23日报道,美国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妇女怀孕期间体重过度增长可能增加孩子超重风险。

  报道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人员经过对10266名美国妇女的医疗数据进行研究后发现,对孕期体重增幅超过推荐值的妇女来说,她们的子女长至7岁时,体重超标的风险高出普通儿童约48%。

  美国医学研究院建议,正常体重妇女孕期体重增加值大致应在11公斤至16公斤之间,孕前体重超标的妇女孕期体重增加值应在7公斤至11公斤之间。

  负责这项研究的布赖恩·罗特尼亚克博士说:“根据研究结果,鼓励孕期妇女健康饮食、进行有氧运动以符合孕期体重增长标准,可能有助于减少青少年肥胖症。”

  研究人员发现,总体而言,母亲孕期体重增幅每超过建议值1公斤,孩子7岁时超重的风险增加3%。

  研究人员推测,母亲孕期超重及血糖升高可能过度刺激胎儿胰腺细胞产生过多胰岛素,使婴儿出生时超重,并可能使孩子日后出现肥胖及血糖控制问题。

  这项研究发表在6月号《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上。

日期:2008年6月27日 - 来自[妇科与产科]栏目

超重肥胖对青少年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影响

【摘要】  目的 分析超重、肥胖对北京地区青少年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影响,为全面评价体重对健康的影响提供依据。方法 选择北京地区13~16岁初中学生505名进行问卷调查,内容包括个人情况、家庭情况和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结果 肥胖组较正常和超重组表现出更多的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问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肥胖组男生在伙伴关系上得分与正常组男生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肥胖组女生在伙伴关系和总的社会适应部分得分与正常组女生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结论 伴随超重的出现,男女青少年都表现出一系列身心健康问题,女生社交问题更明显,需全面加强心理辅导。

【关键词】  肥胖症;健康状况指标;生活质量;青少年

【基金项目】  国家973课题资助项目(编号:2001CB510310)。
  Effect of Overweight and Obesity on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mong Adolescents/

  XU Yiqun, JI Chengye, MA Jun, et al.

  Institute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Peking University, Beijing(100083),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influence of overweight and obesity on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mong adolescents in Beijing, and to provide bases for evaluating the effect of body weight on health. Methods  A total of 505 junior middle school students were investigated with a selfdesigned questionnaire, including personal and family information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Results   Obesity adolescent had more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problems(P<0.05).Obesity students scored higher on peer relationship than the normal and obesity girls scored higher on total social adaptation, with the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Conclusion   The adolescents have some physical or psychological problems with overweight, especially the social communication problems of girls.
   
  【Key words】  Obesity; Health status indicators; Quality of life; Students

  随着儿童超重、肥胖在全球范围内的快速流行,研究人员、儿科医生和家长更多地关注肥胖对儿童青少年的近期和长远的健康影响[1-2],并将研究重点从单纯研究肥胖相关疾病转到对肥胖有关的疾病、心理和社会适应方面影响的评价。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HRQOL)是适应WHO新的健康概念,从生理、心理和社会适应方面综合评价健康的一种模式[3],是目前慢性病干预和治疗评价的常用指标,近10 a开始用于肥胖评价[4]。笔者选择北京地区初中学生505名进行相关研究,旨在为全面评价体重对健康的影响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整群抽取北京市某中学初二和初三年级学生505名为调查对象。通过体格检查和询问既往病史,剔除慢性病和过敏性疾病患者。

  1.2  方法  采用自制的调查表,由家长和学生分别填写完成。调查内容包括青少年家庭情况、个人情况和HRQOL部分。HRQOL参考国际现有适龄生活质量问卷设计[5-7],包括生理功能(健康状况、生活功能和肥胖相关功能)、心理功能(自尊、抑郁和焦虑)和社会适应(学校功能和伙伴关系)部分。每个问题有5个选项,按照1~5分计。身高、体重由专业人员按照《2000年中国学生健康与体质调研检测细则》[8]进行测量,超重、肥胖判定参照《中国学生超重、肥胖BMI筛查标准》[9]。全部分析利用SPSS/PC 10软件包完成。

  2  结果

  2.1  生活质量调查表结构及其信效度评价  生活质量调查表各维度各分项Cronbach α均>0.5,各维度总和>0.75;分半系数在0.56~0.79之间,表明该调查表有较好信度。见表1。

  表1  生活质量调查表各维度信度(略)

  2.2  男女中学生不同体重组基本情况  见表2。不同性别各体重组在年龄分布和BMI均数上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

  表2  男女中学生不同体重组年龄分布与BMI值比较(略)

  注:()内数字为构成比/%。

  2.3  男女中学生不同体重组各维度均数比较  见表3。除健康状况、自尊和学校功能外,无论男、女各维度均数均随着BMI增加而增高;肥胖组与正常组或超重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正常组与超重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除正常组抑郁焦虑女生显著高于男生,学校关系和社会适应低于男生外,超重、肥胖组男、女生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表3  男女中学生生活质量各维度均数不同体重组间比较(略)

  注:*肥胖组与正常组比较,P<0.05;△肥胖组与正常组和超重组比较,P<0.05。

  3  讨论
   
  随着肥胖研究深入发现,肥胖不但与心血管疾病有关,同时还与各种心理和社会适应问题有关。肥胖者尤其是重度肥胖患者可能出现社会适应不良、自尊受损和抑郁、焦虑状态[10]。HRQOL是从生理、心理功能和社会适应多维度综合评价疾病的指标,应用HRQOL可以帮助识别是健康的哪方面受到影响,并给予及时、有针对性的干预和治疗。由于儿童青少年时期与成人疾病进程不同,问卷适用性也有差异,目前尚无合适的适龄中文HRQOL问卷。本调查参考目前国际上常用的CHQ、PedsQL、Kindl等[5-7]问卷模式和条目,并采用标准化的自尊问卷以及抑郁、焦虑量表自制调查表[11],采用负向记分,调查表信度和效度均达到要求。
   
  结果发现,肥胖组较正常组和超重组有显著的生理、心理和社会适应功能的影响。健康状况(即你认为自己的健康状况和别人相比如何?)各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与其他研究结果不同[12],考虑这可能与青少年对健康的认识有关;不同性别青少年生活能力及与肥胖有关的活动,肥胖组都表现出明显的下降,说明肥胖已对该年龄段的人群产生生理功能影响,但受到疾病进程的影响,可能还没有出现成年期明确的疾病[13]。研究还发现,肥胖组较正常和超重组表现出明显的抑郁焦虑状态和伙伴关系问题,进一步证实肥胖对健康影响的多重性。与其他人群结果不同,肥胖组并无显著的自尊受损[14],女生也未表现出比男生明显的心理功能和社会适应问题[15]。HRQOL可能受到社会人口学指标的影响,在今后研究中要扩大样本,以控制混杂因素的影响。
   
  伴随超重、肥胖的出现,男、女生均已出现一系列身心健康问题。在今后工作中,要加强肥胖及相关影响的健康教育,提高学生和家长认识;在肥胖干预中,除传统的学校体育活动和饮食干预外,还应对肥胖学生给予一定的心理干预,避免肥胖对健康的多重影响。

【参考文献】
    [1] 徐轶群,马军,尹遵栋,等.北京地区不同营养状况初中毕业生血压状况.中国学校卫生,2005,26(12):1 016-1 017.

  [2] FREEDMAN DS, DIETZ WH, SRINIVASAN SR, et al. The relation of overweight to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amo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The Bogalusa Heart Study.Pediatrics, 1999,103(6):1 175-1 182.

  [3] CDC. Quality of life as a new public health measureBehavioral Risk Factor Surveillance System, 1993. MMWR, 1994,43(3):375-380.

  [4] WATERS E, DOYLE J, WOLFE R, et al. Influence of parental gender and selfreported health and illness on parentreported child health. Pediatrics, 2000,106(6):1 422-1 428.

  [5] WAKE M, HESKETH K, CAMERON F. The Child Health Questionnaire in children with diabetes: Crosssectional survey of parent and adolescentreported functional health status. Diabet Med, 2000,17(5):700-707.

  [6] VARNI JW, BURWINKLE TM, SEID M, et al. The PedsQL 4.0 as a pediatric population health measure: Feasibility,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Ambulatory Pediatr, 2003,3(3):329-341.

  [7] RAVENSSIEBERER U, REDEGELD M, BULLINGER M. Quality of life after inpatient rehabilitation in children with obesity. Int J Obes, 2001,25(Suppl 1):63-65.

  [8] 中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组.2000年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状况调查报告.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7-20.

  [9] 季成叶.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BMI筛查分类标准.中国学校卫生,2004,25(1):125-128.

  [10]SCHWIMMER JB, BURWINKLE TM, VARNI JW.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of severely obese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JAMA, 2003,289(4):1 813-1 819.

  [11]汪向东,王希林,马弘,编.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增订版.北京: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1999:318-319.

  [12]SWALLEN KC, REITHER EN, STEVEN A, et al. Overweight,obesity,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mong adolescents: The 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 of adolescent health. Pediatrics, 2005,115(2):340-347.

  [13]WILLIAMS J, WAKE M, HESKETH K, et al.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of overweight and obese children. JAMA, 2005,293(1):70-76.

  [14]ERICKSON SJ, ROBINSON TN, HAYDEL F, et al. Are overweight children unhappy? Body mass index,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overweight concerns in elementary school children. Arch Pediatr Adolesc Med, 2000,154(9):931-935.

  [15]MYERS A, ROSEN JC. Obesity stigmatization and coping: Relation to mental health symptoms,body image, and selfesteem. Int J Obes, 1999,23(3):221-230.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北京 100083;北京市第165中学

日期:2008年5月29日 - 来自[2008年第28卷第3期]栏目

晋宁县770名超重及肥胖中小学生生长发育现状分析

【摘要】  目的 分析晋宁县超重及肥胖中小学生的生长发育状况,为学生的肥胖干预提供依据。方法 抽取晋宁县7~18岁中小学生17 653人,参照全国中小学生体质健康调查标准,对形态、生理功能指标进行测量;统一使用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推出的“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筛查体重指数值分类标准”,筛查超重、肥胖学生,并对其生长发育状况进行分析。结果 共筛查出超重和肥胖学生770名,男、女生分别为455和315名,男生检出率(5.25%)高于女生(3.5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超重及肥胖儿童的身高男生在7~15岁年龄段比2000年全国学生体质调研云南省中小学生高出4~9.5 cm(P<0.01);女生15~16岁比正常学生矮2.3~4.1 cm(P<0.01)。肺活量女生13~15岁低于正常学生244~564 mL(P<0.01)。超重及肥胖学生的血压偏高检出率为23.4%和27.0%,正常体重儿童的血压偏高检出率为2.1%(P<0.01)。结论 超重及肥胖对学生的形态、生理功能发育有明显的负面影响。

【关键词】  肥胖症;生长和发育;对比研究;学生

  与营养不良一样,营养过剩也成为了全球性重要的儿童健康问题。有资料表明,儿童少年时期的单纯性肥胖是成年后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主要危险因素之一,也是成年肥胖症的基础。此外,儿童时期肥胖还会对生长发育、心理、体能素质等造成不良影响。为此,笔者于2005年对晋宁县17 653名学生进行了筛查,并将770名超重和肥胖学生的生长发育指标和2000年全国学生体质健康状况调研资料(云南省)进行比较,现报道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在晋宁县9所中学,44所小学整群抽取7~18岁中小学生18 480名进行健康体检,剔除慢性疾病、使用激素和内分泌病史者,共计17 653名,其中男生8 662名,女生8 991名。

  1.2  诊断标准  以国际生命科学会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WGOC)2004年2月推出的“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筛查体重指数值分类标准”进行评价。

  2  结果

  2.1  超重及肥胖筛查情况和BMI均值  表1显示,晋宁县7~18岁超重和肥胖学生共筛查出770名,男生超重和肥胖分别为340和115名,女生为242和73名。男生超重和肥胖检出率分别为3.9%和1.3%,女生为2.7%和0.8%,男生超重和肥胖检出率均高于女生(P值均<0.05)。超重最高检出率为11岁男生,为5.7%;肥胖最高检出率为10岁和11岁男生,为 2.2%。

  表1  晋宁县7~18岁男女中小学生超重及肥胖检出情况(略)

  注:()内数字为检出率/%。

  2.2  肥胖超重儿童与正常体重儿童生长发育指标比较  将770名超重及肥胖学生身高、胸围、肺活量的均值与2000年全国学生体质调研资料中的云南省汉族乡村7~18岁学生身高、胸围、肺活量的均值比较,结果见图1~3。

  图1  超重及肥胖学生与云南省正常体重学生身高均值比较(略)

  图2  超重及肥胖学生与云南省正常体重学生胸围均值比较(略)

  图3  超重及肥胖学生与云南省正常体重学生肺活量均值比较(略)

  由图1~3可见,超重及肥胖儿童的身高男生在7~15岁年龄段比云南省2000年时正常体重学生的均值高出4~9.5 cm(P<0.01);女生的身高在15~16岁以后不增加,反而下降2.3~4.1 cm(P<0.01)。超重及肥胖儿童的胸围均比正常体重学生高4~17 cm(P<0.01);肺活量只有11和12岁男生的均值增加220~328 mL(P<0.01),其余年龄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女生则是在13~15岁的均值减少244~564 mL(P<0.01)。
   
  超重及肥胖学生的血压偏高检出率为23.4%和27.0%。而正常BMI的学生中血压偏高检出率为2.1%,差异有统计学有意义(P<0.01)。

  3  讨论
   
  近10 a来,中国中小学生的营养过剩已成为日渐显露的公共卫生问题,城乡儿童的超重和肥胖检出率都在大幅增长,预防儿童肥胖已迫在眉睫。笔者在实践工作中将WGOC提出的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的BUI筛查标准整合到学校卫生统计软件中,因将筛查出超重和肥胖的结果反馈给学生本人家长,学校,为及早发现和预防治疗肥胖提供基础依据。
   
  超重及肥胖对学生的生长发育仍会造成影响。此次调查的770名超重和肥胖学生的身高水平男生高于云南省正常体重学生水平,但女生在青春发育后期反而降低2~4 cm;肺活量也是在13~14岁时下降244~564 mL。此外,超重及肥胖学生的血压偏高检出率分别为23.4%和27.0%,而正常体重学生血压偏高的检出率只有2.1%。由此可见,超重和肥胖对学生的形态、生理功能有一定的负面影响。相关研究也已证实,超重及肥胖对儿童青少年的心理、饮食行为和生活习惯以及心血管疾病的发生都会产生不利影响。
   
  总之,在肥胖流行水平较低的地区,更应该抓住防治时机,防患于未然。加强学生营养健康教育和对超重及肥胖的监测。对超重和肥胖的学生,应积极采取综合防治措施,将学生的肥胖率控制在较低水平,以保障学生健康成长。
   
  (致谢:本文在撰写过程中得到了玉溪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张洪强同志的大力支持,在此深表感谢!)

【参考文献】
    [1] 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筛查体重指数值分类标准.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4,25(2):97-102.

  [2] 季成叶,孙军玲,陈天娇.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1985-2000年超重、肥胖流行趋势动态分析.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4,25(2):103-108.

  [3]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工作组.2000年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资料汇编.

  [4] 冯翔,周丽,郑村.深圳市学龄儿童的BMI值分布及超重和肥胖状况.中国学校卫生,2006,27(2):98-99.

  [5] 王荔,王祝欣,白淘,等.超重及单纯性肥胖儿童81名生长发育及饮食状况分析.中国学校卫生,2006,27(9):769-770.

  [6] 杜琳,林国桢,陈兆荣,等.2000年广州市中小学生营养状况分析.中国校医,2002,16(4):297-299.

  [7] 季成叶,主编.儿童少年卫生学.5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03.
  
  [8] 陈春明.对儿童肥胖问题的防治不可坐失良机.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4,25(2):95-96.

  [9] 季成叶.中国学生超重肥胖BMI筛查标准的应用.中国学校卫生,2004,25(1):125-128.

  [10]陶佩生,霍金芝,陈柱之,等.扬州市不同体重学生饮食行为和家庭相关因素分析.中国校医,2006,19(5):481-482.


作者单位:云南省晋宁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650600

日期:2008年5月29日 - 来自[2008年第28卷第2期]栏目

我国中小学生超重肥胖流行现状及其社会经济差异

【摘要】  目的 分析2005年全国中小学生超重、肥胖流行现状及其社会经济差异,为制定相应的防治策略和干预措施提供科学依据。方法 选取全国30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的7~18岁汉族中小学生,分城乡男女4个群体和好、中、差3类社会经济区。利用中国肥胖工作组(WGOC)制定的BMI标准筛查超重和肥胖。 结果 2005年7~18岁中小学生肥胖率城男为7.1%,城女为3.6%,乡男为2.8%,乡女为1.9%;超重率城男为13.1%,城女为7.4%,乡男为6.2%,乡女为4.7%。流行率城男>城女>乡男>乡女。城男小学生是肥胖/超重最高发群体,其中省会片流行率已接近发达国家水平。乡村流行率也全面上升,全国已进入全人群儿童肥胖流行阶段。结论 学生肥胖流行率受到地区社会经济状况的显著影响。建立规范的监测体系有助于积极防治儿童肥胖。

【关键词】  肥胖症;患病率;社会经济因素;对比研究;学生

  Prevalence of Overweight and Obesity in Chinese Students and Its Socioeconomic Differences/

  JI ChengYe.

  Institute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Peking University, Beijing(100083),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prevalence of overweight and obesity in the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in different socioeconomic populations in China in 2005, and to provide scientific evidence for the prevention and intervention measures. Methods  Subjects aged 7 to 18 years came from 30 provinces, and were divided into urban and rural areas composed of high, moderate and low SES subgroups. WGOC-BMI criterion was used to screen obesity and overweight. Results   In 2005, the prevalence of obesity was 7.1%, 3.6%, 2.8% and 1.9%, and that of overweight was 13.1%, 7.4%, 6.2% and 4.7%, for the urban boys, urban girls, rural boys and rural girls, respectively. The prevalence of obesity/overweight was the highest in the urban primary school boys, and the prevalence of the provincialcapital city subgroup had reached the average level of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The prevalence of overweight/obesity for the rural ones also rose swiftly, suggesting that China has entered an overall epidemic stage of childhood obesity. Conclusion  The prevalence of childhood obesity in China is strongly influenced by the socioeconomic status in their residual areas. It's very useful to establish a surveillance system for effectively intervening childhood obesity.
   
  【Key words】  Obesity;Prevalence;Socioeconomic factors;Comparative study;Students

  儿童和成人肥胖都在全球迅速蔓延,不仅发达国家泛滥成灾,且已殃及正处于经济转型期的发展中国家。专家预期,肥胖将成为21世纪全球最大的公共卫生问题[1-2]。我国伴随经济增长和都市化进程,儿童青少年肥胖增势迅猛,已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3]。儿童肥胖危害很大,不仅导致身心疾患和生理功能障碍,影响学习能力,而且相当多患儿将把肥胖带入成年,导致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部分肿瘤等提前发生[4]。美国2004年仅因肥胖问题就使人均平均期望寿命减少了5岁[5]。儿童肥胖蔓延速度快,需要加强监测,所以世界各国都很重视对儿童肥胖的流行病学研究。我国近年来有关儿童肥胖的报道日益增多,但缺乏全国流行病学报告。为此,本文利用2005年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数据,分析城乡不同经济社会群体中小学生的超重、肥胖流行现状及其差异,希望以此为契机,开创我国儿童青少年肥胖流行的定期报告制度,为各级政府制定相应的防治策略和干预措施提供科学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以分层随机整群抽样方法,选取全国除台湾、西藏外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汉族7~18岁中小学生,分城乡男女4个群体,均等抽样自社会经济“好”(省会片)、“中”、“差”3片。体检剔除重要脏器慢性病和发育残障者,各群体各年龄组117~174人[7]。
   
  严格按《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检测细则》测量身高(cm)和体重(kg)。使用同型号器械,由专业人员专人、专项完成;现场质量控制措施全部达到要求。利用身高、体重计算BMI(body mass index,kg/m2),以中国肥胖工作组(Working Group of Obesity in China,WGOC)制定的标准筛查超重、肥胖[7]。使用“超重率”、“肥胖率”、“超重+肥胖率”等指标反映不同群体各年龄段的流行率[8]。

  2  结果
   
  表1,2显示,我国2005年7~18岁中小学生肥胖率为城男7.1%,城女3.6%,乡男2.8%,乡女1.9%;超重率为城男13.1%,城女7.4%,乡男6.2%,乡女4.7%。超重、肥胖都表现为城男>城女>乡男>乡女。城男小学生是肥胖/超重的最高发群体,其中7~9岁、10~12岁“超重+肥胖”检出率分别达23.2%和24.4%。除此之外,各群体都表现为年龄越小,流行率越高;随年龄增长,流行率逐步下降。即使流行率相对最低的乡女群体,其小学生群体也出现明显的超重、肥胖流行。

  表1  2005年中国城市不同年龄段男女生超重和肥胖检出率(略)

  图1~4对4群体内各年龄段的“超重+肥胖”检出率进行比较,显示两大特征:(1)城市男女流行率随地区社会经济水平呈清晰的“梯层”分布。除个别年龄段外,均为“好”片>“中片”>“差片”,尤以青少年群体明显。(2)乡村群体流行率的社会经济差异远没有城市群体明显。例如,乡男中的“好”、“中”片间的差异就很小,仅“差”片流行率明显较低。在乡女的多数年龄段,片间差异更不明显。

  表2  2005年中国乡村不同年龄段男女生超重和肥胖检出率(略)

  图1  不同社会经济水平城市男生各年龄段超重+肥胖检出率比较(略)

  图2  不同社会经济水平乡村男生各年龄段超重+肥胖检出率比较(略)

  图3  不同社会经济水平城市女生各年龄段超重+肥胖检出率比较(略)

  图4  不同社会经济水平乡村女生各年龄段超重+肥胖检出率比较(略)

  3  讨论

  3.1  研究方法和指标规范  本研究在方法、指标上采取了一些规范措施,使不同地区、群体的肥胖流行资料具有良好的可比性。

  3.1.1  使用BMI标准  用BMI标准取代身高标准体重,有利于克服后者易受个体青春发育水平影响的弱点,故已成为目前世界通行的筛查超重、肥胖方法。WGOC标准(2004)使用我国的参照人群,因此其性别-年龄组界值点符合中国儿童青少年的生长特征。WGOC标准在7~12岁阶段和欧美标准基本一致,其后才逐步降低;18岁时男女超重、肥胖界值点均为24和28,而不是欧美的25和30,原因与我国青少年独特的青春期体成分发育趋势有关。大量验证表明,WGOC标准在筛查我国儿童青少年人群的超重、肥胖时,不仅有很高的灵敏性(能有效防止漏筛),且具备良好的特异性(被筛出的青少年肥胖者95%以上有代谢综合征危险因素)[9]。WGOC标准已经正式批准,可在全国范围内统一使用[10]。

  3.1.2  年龄段统一  将年龄段统一为:7~12岁,儿童;13~18岁,青少年(儿童入学年龄早的地区也可定为6~11岁和12~17岁)。不同年龄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的检出率不同,故不仅抽样方法应规范,样本量要足够大,而且应囊括全年龄段,才能使调查结果真正反映一个国家、一个省的肥胖流行现状和动态变化。

  3.1.3  评价指标和国际接轨  按国际惯例,使用“肥胖率”、“超重率”、“超重+肥胖”率等指标。美国等肥胖高流行国家习惯上只用“肥胖率”。我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则应综合使用3项指标:“超重率”对早期流行趋势有预示作用;“超重+肥胖率”反映流行现状;“肥胖率”则着重反映流行程度[8]。

  3.1.4  如何衡量学生群体的肥胖流行趋势  基层学校卫生工作者要衡量本地儿童青少年肥胖流行趋势,可参照欧洲学者的建议,对7~18岁群体进行分级评价:(1)I级,“超重+肥胖”率≤15%,或/和肥胖率<5%;(2)II级,15%>“超重+肥胖”率<30%, 或/和5%≤肥胖率<15%;(3)III级,“超重+肥胖”率≥30%,或/和“肥胖率”≥15%。还可将其中“超重+肥胖”率≥40%,或/和肥胖率≥20%的群体(美国目前水平)单独列入“高警戒水平”(severe alarming level)[11]。
   
  须指出:WGOC标准和其他形式的国际标准一样,主要用于筛查,目的是早期预防和干预。应鼓励各地的肥胖防治专业人员继续进行深入的研究(包括体成分测量),进一步制定肥胖的临床诊断标准和严重程度分级。
 
  3.2  我国学生的肥胖流行状况  肥胖在我国学生群体中已广泛流行;如果再考虑其迅猛的发展态势,更应引起高度警惕。城男所有3片都已进入上述II级水平,其中“好片”(省会市)小学生群体已达到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城女、乡男的多数年龄段正处于I级水平。乡女总体上尚未开始真正意义的肥胖流行,但其“超重+肥胖”率已较5 a前(2000年)增长了1倍以上。换言之,我国已告别以往儿童肥胖局限于城市的格局,开始进入全人群流行阶段。全面加强儿童肥胖防治已刻不容缓。
  
  3.3  我国学生的肥胖流行特征  和世界各国比,我国青少儿群体的肥胖流行有以下特征。

  3.3.1  不同群体间流行率呈阶梯式分布,与社会经济发展呈正相关  该阶梯式分布特征城市地区远比乡村地区明显。前者受“肥胖易感环境”(由膳食能量过剩、体力活动不足、“以静代动”生活方式等多因素组成)的影响更大[12]。不过,该现象对那些尚未出现流行或流行尚不严重的地区起着重要的警示作用:应抓住有利时机,未雨绸缪,加快部署各种积极性的预防措施,尽全力控制、延缓、阻遏儿童肥胖在我国的大规模流行。

  3.3.2  我国整体上处于肥胖早期流行  有三大例证:(1)儿童超重、肥胖流行率(尤其后者)显著高于青少年;(2)男性显著高于女性;(3)各群体超重:肥胖为3∶1~2∶1。美国则不然,经过30多a的流行,该比例已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1∶1发展到目前的1∶2甚至1∶3[13]。

  3.3.3  女生超重和肥胖流行率都显著低于男生  该差异的形成和标准无关,因为在BMI标准的制定过程中已充分考虑到其影响作用。目前已相当肯定的是:导致该差异的主要原因是我国(和其他亚裔人群)女性特有的青春期体成分发育,即多数我国女性伴随青春期的发育进程,体重难以达到欧美女性身高相对应的体重水平,然而其体重中的体脂率(%)却和后者相差无几;故不等于说目前我国女生群体在罹患肥胖及相关代谢疾病方面比男生“安全”。大量研究证实,东亚女性在同等体重情况下体脂的累积程度比欧美人群更高。换言之,她们出现心脑血管和其他代谢综合征危险因素的阈值不但低于欧美人,而且低于中国男性[14-15]。

  3.3.4  肥胖流行率还与气候、气温、气湿等地理-生态环境,以及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体格发育水平高低有关  例如,上海的国民GDP和膳食消费与北京处同一水平,同时开始肥胖流行,但该市13~18岁女青少年的肥胖检出率只有北京的50%。广东等华南沿海地区生活水平和都市化进程显著超过一般北方地区,但无论儿童或青少年人群,超重、肥胖率都远低于后者。因此,不能简单用社会经济水平来概括导致儿童肥胖的所有环境因素,对居民的饮食习惯、文化传统、地理-生态,乃至儿童近年来的生长长期趋势还应进行更多、更深入的研究。 

  3.3.5  儿童青少年的肥胖流行与家庭社会经济状况(socioeconomic status, SES)也密切相关[16]  但在我国,SES的作用方向和发达国家刚好相反。那些国家中越属贫困阶层以及收入、父母文化程度越低者,肥胖发生率越高。我国则相反,肥胖儿童青少年较多来自经济富裕、父母文化程度较高的家庭,主要原因仍与缺乏肥胖危害性的认识有关。因此,加强对家长肥胖危害性的认识和预防知识宣教,不能仅依靠学校单方面的努力,必须有家庭、社区乃至全社会的共同参与。

  3.4  建议  针对我国学生人群肥胖流行 及其迅猛发展的严峻形势,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应抓紧制定综合防治规划,采取切实的干预措施。以下仅从宏观角度出发,就该规划的制定和实施,提出5点策略性建议[17]:(1)应以目前常规进行、每5 a一度的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每2~3 a一次的学生体质监测为核心,建立规范、定期、网络化的儿童肥胖流行病学报告体系。以此为基础,针对不同人群的流行现状、动态变化及其高危因素,制定相应的防治规划、步骤和措施。(2)大力加强全民宣教,帮助广大民众充分认识儿童肥胖对终身健康和生活质量的危害;在强有力的政策保障下,促进媒体、工商业、文化、教育、医疗卫生和其他部门的联合,共同努力减低、控制“肥胖易感环境”的影响。(3)充分利用公共卫生的普遍性特点,所有的治疗、预防、心理支持措施都应既针对超重/肥胖高危儿童,也兼顾正常体重者。(4)摆脱单纯治疗观点,将关键措施建立在通过传授知识/技能,提高自我保健意识的基础上。(5)预防措施扩大到人群,针对导致儿童肥胖蔓延的趋势及其社会、文化背景和自然环境,建立家庭—学校—社区三联屏障。
   
  (致谢:感谢参加历次全国学生体质调研的各地学校卫生工作者的辛勤劳动!感谢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组专家廖文科、邢文华、张芯、于道中、马军等在分析过程中给予的帮助!)

【参考文献】
    [1] PRENTICE AM. The emerging epidemic of obesity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Int J Epidemiol,2006, 35 (1): 93-99.

  [2] RAYMOND SU, LEEDER S, GREENBERG HM. Obesity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a growing problem and an economic threat. Curr Opin Clin Nutr Metab Care,2006, 9 (2):111-116.

  [3] 季成叶.全球学龄儿童青少年超重与肥胖的流行现状和趋势. 中国学校卫生,2006,27(8):648-650.

  [4] JANSSEN I, KATZMARZYK PT, BOYCE WF, et al. Comparison of overweight and obesity prevalence in school-aged youth from 34 countries and their relationships with physical activity and dietary patterns. Obes Rev,2005, 6(2):123-132.

  [5] OGDEN CL, KUCZMARSKI RJ, FLEGAL KM, et al.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00 growth charts for the United States: improvements for the 1977 National Center Health Statistics version. Pediatircs,2002,109:45-60.

  [6] 中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组. 2005年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报告. 北京:高等学校出版社,2007.

  [7] 季成叶. 中国学生超重肥胖BMI筛查标准的应用.中国学校卫生,2004,25(1):125-128.

  [8] 季成叶. 儿童肥胖筛查方法研究的最新进展. 中国学校卫生,2006,27(4):279-281.

  [9] MA GS, LI YP, HU XQ,et al. Verification of BMI classification reference for overweight and obesity in Chinese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Biom Environ Sci,2006, 19 (1): 1-7.

  [10]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 中国学龄儿童少年超重和肥胖预防与控制指南(试用).2007.

  [11]LIVINGSTONE BL. Epidemiology of childhood obesity in Europe. Eur J Pediatr,2000, 159 (Suppl 1):14-34.

  [12]季成叶. 儿童肥胖流行与肥胖易感环境. 中国学校卫生,2006;27(6):464-466.

  [13]REILLY JJ. Diagnostic accuracy of the BMI for age in paediatrics. Int J Obes,2006, 30:595-597.

  [14]YOSHINAGA M, TANAKA S, SHIMAGO A, et al. Metabolic syndrome in overweight and obese Japanese children. Obes Res,2005, 13 (7):1 135-1 140.

  [15]季成叶. 儿童青少年肥胖代谢综合征危险因素分析. 中国学校卫生,2006,27(5):371-373.

  [16]SALMON J, TIMPERIO A, TELFORD A, et al. Association of family environment with children's television viewing and with low level of physical activity. Obes Res,2005, 13 (11):1 939-1 951.

  [17]季成叶. 肥胖青少年科学减肥策略和综合措施.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04,3(2):94-96.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北京 100083

日期:2008年5月29日 - 来自[2008年第28卷第2期]栏目

常州市小学生肥胖现状调查

【关键词】  肥胖症;横断面研究;学生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膳食结构的改变和体力活动的日渐减少,超重和肥胖已经成为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倍受关注的社会性问题。笔者于2006年9-12月对常州市市区7~12岁小学生6 016名进行了肥胖的现况调查,现报道如下。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选取常州市教委直属4所小学一~六年级学生作为调查对象。共计调查7~12岁的健康儿童6 016名,其中男生3 123名(51.91%),女生2 893名(48.09%)。

  1.2方法采用整群抽样的方法,所有调查对象均采用统一计量衡器(RCS-160型,南通衡器厂生产),测量身高、体重。采用《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BMI超重、肥胖筛查分类标准》[1]进行筛查。

  2结果

  男、女童肥胖、超重检出率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1), 且随年龄增加,男、女生超重的检出率总体也呈上升趋势。见表1。

  表1常州市7~12岁儿童肥胖、超重检出情况(略)

  注:()内数字为检出率/%。

  3讨论

  肥胖在全球范围流行已成为医学和营养学界十分关注的一个全球性公共卫生问题。美国2000年与肥胖相关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30万,用于肥胖的花费已经超过1 170亿美元,占全美国卫生支出的10%[2]。儿童肥胖症一旦发生,如果不加以控制和干预,很难自行转归正常[3-4]。本组6 016名7~12岁男、女童超重率分别为21.97%和10.34%,肥胖率分别为9.09%和3.56%,高于季成叶[1]报道2000年大城市男女儿童的超重率(分别为11.7%和6.7%)和肥胖率(分别为5%和接近3%),也高于罗飞宏等[5]报道2002年上海市区6~18岁超重检出率(13.25%)和肥胖检出率(4.93 %)。本资料还显示,超重、肥胖检出率均呈男高女低现象,其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1),且随年龄增加,超重检出率总体呈上升趋势,与国内许多报道[5-6]相同,其原因有待进一步研究。儿童青少年肥胖症中95%属于单纯性肥胖[7],是单纯由某种生活行为因素所造成的肥胖。有资料显示,儿童肥胖将有40%~63%发展为成人期肥胖[8],导致与之相关的慢性疾病,如高血压、高脂血症、冠心病、糖尿病等,同时还有心理、运动能力、劳动技能等多方面的影响。有资料显示,单纯性肥胖是可以有效防治的,采取营养教育、科学膳食、加强锻炼等综合措施是最佳方案。

  (致谢:感谢常州市卫生学校的封苏琴、杨文舟,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唐瑛、戈敏娟以及常州市教委潘芳等同志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致谢!)

【参考文献】
    [1]季成叶.中国学生超重肥胖BMI筛查标准的应用.中国学校卫生,2004,25(1):125-128.

  [2]魏志真,鱼素琴,董峰.美国儿童青少年肥胖问题研究现状综述.卫生职业教育,2005,23(4):111-113.

  [3]曾晶.肥胖症儿童流行病学分析.中国公共卫生管理,2003,19(4):361-362.

  [4]由悦,陈敏,翟屹,等.862名北京城区学龄前儿童超重及肥胖变化3年跟踪研究.卫生研究, 2005,34(5):620.

  [5]罗飞宏,沈水仙,屠月珍,等.上海市6~18岁少儿肥胖患病率调查.中华糖尿病杂志,2004,12(6):427-429.

  [6]季成叶,孙军玲,陈天娇.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1985-2000年超重、肥胖流行趋势动态分析.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4,25(2):103-108.

  [7]单晓益,米杰,王友发.儿童肥胖的流行趋势及其危险因素.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04,19(3):180-182.

  [8]孙宪祥,黄碧梧,孙懿斌.单纯性肥胖儿童青少年调查. 湘南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04,6(3):48-49.


作者单位:江苏省常州卫生学校,213003;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日期:2008年5月29日 - 来自[2008年第28卷第1期]栏目

北京市体重正常和超重肥胖儿童血糖血脂状况分析

【摘要】     目的 探讨超重、肥胖儿童血糖、血脂水平变化特点,为儿童肥胖的干预研究提供依据。方法 选择北京市3所中学、2所小学,根据2005-2006年中小学生体检身高、体重结果进行筛选,对自愿参加的1 045名7~15岁学生进行身高、体重测量。采集空腹肘静脉血测定血清总胆固醇(TC)、三酰甘油(TG)、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和空腹血糖(FPG)。结果 FPG,TG,HDL-C,LDL-C在不同体型男、女儿童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1),HDL-C水平为肥胖组<超重组<正常组,FPG,TG,LDL-C水平均为肥胖组>超重组>正常组。男童TC异常检出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FPG,TG,LDL-C偏高和HDL-C偏低的检出率均为肥胖组>超重组>正常组;女童FPG,TC,LDL-C异常检出率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TG偏高和HDL-C偏低的检出率为肥胖组>超重组>正常组。结论 超重和肥胖儿童较体重正常儿童存在明显的血糖和血脂异常。应加强超重和肥胖儿童血糖和血脂检测,并进行综合干预。

【关键词】  体重;超重;肥胖症;血糖;血脂异常;儿童

   Fasting Glucose and Serum Lipids Level of Nomalweight, Overweight and Obese Children in Beijing

  ZHANG Shiwei,MA Jun, WU Shengxin, et al.

  Institute for Children and Adolescent Health, Peking University, Beijing(100083),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fasting glucose and serum lipids in overweight and obese children, and to provide evidence for the intervention against children's obesity. Methods   The normalweight, overweight and obese children were selected from three middle schools and two primary schools in Beijing according to the results of height and weight in students' physical examination in 2005-2006. Height, weight, TC, TG, HDL-C, LDL-C and FPG were measured for all the 1 045 students aged 7-15 years old. Results   There wer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levels of FPG, TG, HDL-C and LDL-C between boys and girls with different body types(P<0.01). The level of HDL-C was obesityoverweight>normal weight. Except for TC, the prevalence of higher FPG, TG, LDL-C and lower HDL-C in male children was obesity>overweight>normal weight. 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abnormal prevalence of FPG, TC, LDL-C in female children(P>0.05), the prevalence of higher TG and lower HDL-C was obesity>overweight>normalweight. Conclusion   Compared with normalweight children, overweight and obese children have abnormal fasting glucose and serum lipids, test of fasting glucose and serum lipids and comprehensive interventions for overweight and obese children should be strengthened.

    【Key words】  Body weight;Overweight;Obesity;Blood glucose;Dyslipidemias;Child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饮食结构的改变与体力活动的减少,儿童超重、肥胖的发生率呈逐年上升趋势。有研究表明,肥胖与血糖、血脂异常显著相关,且这种相关始于儿童期[1];冠状动脉病理改变也从儿童时期开始[2]。美国Bogalusa心脏研究中心在大量尸检和临床跟踪研究中发现,动脉粥样硬化(AS)和冠心病(CHD)起始于儿童青少年时期。儿童期肥胖成为成年期心血管疾病及内分泌疾病的重要危险因素之一。笔者对北京市1 045名7~15岁体重正常、超重和肥胖儿童的血糖及血脂水平进行了检测,探讨超重、肥胖儿童血糖、血脂水平变化特点,以便为儿童肥胖的干预研究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选择北京市3所中学、2所小学的1 045名7~15岁儿童作为调查对象,其中男生566名(54.2%),女生479名(45.8%);体重正常学生446名,超重学生304名,肥胖学生295名。

  1.2  方法

  1.2.1  调查方法
 
  根据2005-2006年中小学生体检身高、体重结果,依据WGOC制定的《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BMI超重、肥胖筛查分类标准》[3],对7~15岁全体在校学生进行超重和肥胖的筛选。剔除心、肺、肝、肾等重要脏器疾病,身体发育异常,身体残缺、畸形以及内分泌疾病、药物副作用等引起的肥胖。每个年级再选择2个班筛选体重正常学生。对筛选出的学生发放知情同意书及家长信,由学生及家长签署知情同意书,对自愿参加测试的学生进行检测。依据《2005年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检测细则》重新测量身高、体重,计算体重指数(BMI),BMI=体重(kg)/身高(m)2。

  1.2.2  血脂检测 

  血脂测定要求受试儿童空腹12~14 h,清晨采肘静脉血3~4 mL,使用美国泰尔康RA-1000型全自动生化分析仪,进行血清总胆固醇(TC)、三酰甘油(TG)、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和空腹血糖(FPG)的测定。TC和TG采用酶法,HDL-C和LDL-C采用清除法,FPG采用葡萄糖氧化酶法。

  1.2.3  血脂异常判定标准 

  根据美国国家胆固醇教育计划(NCEP)推荐的儿童青少年血脂谱水平异常标准[4],TC>5.2 mmol/L,LDL-C>3.4 mmol/L为异常;根据美国NCEP修订的青少年代谢综合征诊断标准[5],TG≥1.24 mmol/L,HDL-C≤1.04 mmol/L,FPG≥6.1 mmol/L为异常。

  1.3  统计分析 

  采用Epi data 3.1建立数据库并进行数据录入,SPSS 11.5进行统计分析。检测数据以(x±s)表示,组间各指标均数的比较采用方差分析,组间各指标异常率的比较采用χ2检验。

  2  结果与分析

  2.1  体重正常、超重和肥胖儿童血糖及血脂水平 

  FPG,TC,TG,HDL-C及LDL-C在7~15岁不同体型男童间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1)。两两比较结果显示,FPG和TC在体重正常和超重儿童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其余2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3组间TG,HDL-C,LDL-C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1),TG和LDL-C水平为肥胖组>超重组>正常组,HDL-C水平为肥胖组<超重组<正常组。在7~15岁不同体型女童之间,TC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其余指标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1)。两两比较结果显示,FPG和LDL-C在超重和肥胖儿童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其余2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TG,LDL-C,HDL-C表现出与男生类似的趋势。不同体型男、女儿童FPG,TC,TG,HDL-C和LDL-C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见表1,2。表1  7~15岁不同体型男童血糖及血脂水平(x±s)/(略)表2  7~15岁不同体型女童血糖及血脂水平(略)/(mmol·L-1)

  2.2  体重正常、超重和肥胖儿童血糖及血脂异常检出情况 

  7~15岁不同体型男童TC异常检出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FPG,TG,HDL-C,LDL-C异常检出率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FPG,TG,LDL-C偏高和HDL-C偏低的检出率均为肥胖组>超重组>正常组。7~15岁不同体型女童FPG,TC,LDL-C异常检出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TG,HDL-C异常检出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1),TG偏高和HDL-C偏低的检出率为肥胖组>超重组>正常组。不同体型男、女儿童之间FPG,TC,TG,HDL-C和LDL-C异常检出率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见表3,4。表3  7~15岁不同体型男童血糖及血脂异常检出率比较(略)注:()内数字为检出率/%。表4  7~15岁不同体型女童血糖及血脂异常检出率比较(略)注:()内数字为检出率/%。

  3  讨论

    目前,儿童肥胖已成为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儿童期肥胖不仅影响儿童的身心健康,还是成年期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的重要危险因素。肥胖儿童存在糖代谢紊乱, 随着肥胖程度的增加,血糖水平呈上升趋势[6]。本研究结果也显示,超重和肥胖男、女儿童的空腹血糖(FPG)水平明显高于体重正常儿童,超重和肥胖男、女儿童FPG偏高的检出率分别为5.2%,7.1%,1.8%和3.1%,超重和肥胖男童FPG异常检出率均高于女童,但男、女儿童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现已知,动脉粥样硬化(AS)的病理机制复杂,多种血脂异常均可导致AS的发生。成人高脂血症是AS的危险因素,肥胖儿童脂质代谢异常引起动脉管壁损伤导致AS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有研究认为,冠状动脉硬化在儿童时期发生、成人期发病,动脉内膜的脂质沉积在儿童期即已开始[7]。在本研究中,超重和肥胖男、女儿童的TG和LDL-C水平明显高于体重正常儿童,且随超重程度的增加呈增加的趋势;HDL-C水平明显低于体重正常儿童,随超重程度的增加呈下降趋势,与国内一些研究结果[6,8]一致。超重和肥胖男童HDL-C偏低的检出率均高于女童,LDL-C偏高的检出率低于女童,肥胖男童TG偏高的检出率高于女童,但男、女童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高脂血症和低HDL-C血症是动脉硬化性心血管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TG是导致AS及CHD的重要因素;HDL-C可将动脉壁内过多的胆固醇逆向转运至肝脏进行分解代谢,有预防AS的作用[9];血浆LDL能通过血管内皮细胞间隙渗入内皮细胞下层,并长期停留,已证明AS斑块中的胆固醇来自于血液循环中的LDL,其水平越高,AS的危险性越大[10]。HDL-C降低是CHD的重要危险因素,而LDL减低可显著降低CHD的进展和临床血管事件的发生[11]。

    有资料表明,肥胖儿童随着肥胖程度的下降,血糖、血脂水平明显下降[12]。因此,加强超重和肥胖儿童血糖和血脂的检测,及早采取综合干预措施将会增进儿童健康,降低成年期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提高生命质量。

【参考文献】
    [1]CHU NF, RIMM EB, WANG DJ, et al. Clustering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risk factors among obese schoolchildren:The Taipei children heart study. Am J Clin Nutr,1998,67:1 141-1 146.

  [2]STEINBERGER J,DANIELS SR.Obesity,insulin resistance,diabetes and cardiovascular risk in children.Circulation,2003,107(10):1 448-1 453.

  [3]季成叶.中国学生超重肥胖BMI筛查标准的应用.中国学校卫生,2004,25(1):125-128.

  [4]NCEP Expert Panel on Blood Cholesterol Levels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National Cholesterol Education Program (NCEP):Highlights of the report of the expert panel on blood cholesterol levels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Pediatrics,1992,89(2):495-501.

  [5]STEPHEN C,MICHAEL W,PEGGY A,et al. Prevalence of a metabolic syndrome phenotype in adolescents:Findings From the Third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1988-1994.APAM,2003,157:821-827.

  [6]花海鹰,齐铭,赵丽萍.儿童单纯性肥胖血脂、脂蛋白及血糖浓度变化.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03,11(6):416-417.

  [7]TOUNIAN P,AGGOUN Y,DUBERN B,et al. Presence of increased stiffness of the common carotid artery and endothelial dysfunction in severely obese children: A prospective study. Lancet,2001,358:1 400-1 404.

  [8]刘宗合.不同程度肥胖儿童和正常儿童血压和血脂水平比较.中国临床康复,2003,7(30):4 086-4 087.

  [9]POCOCK SJ,SHAPER AG, PHILLIPS AN. Concentrations of high density lipoprotein cholesterol,triglycerids,and total cholesterol in ischaemic heart disease. BMJ,1989,298:998-1 002.

  [10]阿依古丽,陈永红,杜军保.单纯性肥胖儿童临床与血脂成分分析.实用儿科临床杂志,2006,21(7):398-399.

  [11]秦方,阮蕾,张延杰.动脉粥样硬化危险因素的现代认识.心血管病学进展,2000,21(1):29-32.

  [12]翟凤英,张李伟,王春荣,等.国际生命科学学会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推荐体重指数分类标准的血脂谱验证.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4,25(2):117-119.

【基金项目】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招标项目(编号:06134);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重点课题(编号:47)


作者单位:1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北京 100083; 2 北京市海淀区中小学卫生保健所

日期:2008年5月29日 - 来自[2007年第27卷第12期]栏目
共 19 页,当前第 9 页 9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