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角膜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全球首个生物工程角膜获批

 

本报讯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日前批准由中国再生医学集团研究人员历经10年自主研发的全球首个生物工程角膜艾欣瞳上市。

第四军医大学组织工程研发中心主任金岩介绍,艾欣瞳是由异种角膜经脱细胞特殊工艺多级处理,去除了角膜中的细胞、杂蛋白、多糖等抗原,保留了天然角膜基质胶原蛋白结构,生物相容性好,生物安全性高,能与周围组织快速整合并随着自身细胞的迁入改建,移植角膜逐渐透明,患者视力逐渐恢复。

由北京同仁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共同完成的一项临床试验结果表明:艾欣瞳总有效率达到94.44%,愈后效果接近人捐献角膜。(李惠钰)

《中国科学报》 (2015-06-09 第8版 产业)

日期:2015年6月9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全球首创生物工程角膜:让角膜盲患者重见光明


图为中国再生医学与牛津大学签约现场

2015年4月28日,由我国科学家自主研发的脱细胞角膜基质(以下简称生物工程角膜)——全球首个生物工程角膜“艾欣瞳”终于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颁发的医疗器械注册证书,获得了上市批准。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完成临床试验的高科技生物工程角膜产品,该产品于2013年成功完成临床试验,总有效率达到94.44%,愈后效果接近人捐献角膜。这是中国再生医学国际有限公司继组织工程皮肤安体肤参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之后又一个重大自主创新成果。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牛津大学化学工程终身教授崔占峰认为,中国生物工程角膜产品不仅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而且成功进入产业化阶段,这将使中国数百万角膜盲患者有望重见光明,并帮助中国在世界生物医药领域的激烈竞争中抢占先机。  

角膜供体奇缺

国内大医院“等米下锅”

据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角膜盲是仅次于白内障的第二大致盲眼病。目前全球大约有6000万名角膜盲患者,其中,中国角膜盲患者约有400万名,并且每年新增约10万病例。在这些患者中,绝大多数都可以通过角膜移植重见光明。

角膜盲是一种因角膜失去功能从而导致视功能丧失的眼病。角膜俗称“黑眼珠”,位于眼球前壁。角膜透明无血管,感觉神经非常丰富,外界光线可以毫无障碍地通过角膜到达眼底,获得清晰的成像。任何使角膜的透明性、形状、完整性发生变化的角膜疾病,都将导致视力下降。另外,由于角膜位于眼部的正前方,在遭受外伤时,角膜总是首当其冲,容易受到伤害,从而发生破裂、感染或混浊,直接导致视力严重损害。由于角膜病损或角膜外伤都是损伤角膜,但眼球内部结构正常,所以如果能用透明健康的角膜将病变角膜置换掉,病人视力即可得到明显改进。因此,角膜盲是可治愈盲。

近年来,因外伤导致角膜损伤的越来越多,各种感染、酸碱烧伤、化学伤和外伤等都可能导致角膜盲。大部分角膜盲患者均有可能通过角膜移植重获光明,但国内眼库角膜奇缺的现实却粉碎了大多数患者重见光明的希望。

在国外,死亡后捐献角膜盛行,如仅有一千多万人口的斯里兰卡,签字同意死后捐献角膜的人数已超过五百多万。在美国,正式建立的眼库已有103所,每年可进行角膜移植6万多例。知名眼科专家、北京同仁医院原角膜病科主任邹留河教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角膜盲患者绝大部分可以通过角膜移植重获光明。但是,由于受传统观念影响,我国角膜捐献率不及美国十分之一。目前,我国每年角膜移植手术量在最高峰时只有约5000例。很多患者因为不能及时进行角膜移植而失明,有的甚至被迫摘除眼球,永远失去复明的希望。

目前,我国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青岛、哈尔滨等城市设立了眼库,有能力长期保存眼角膜,但所有的眼库都遇到的一个共同难题:有角膜库,角膜却奇缺,大部分患者都在漫长地等待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大部分能做角膜移植的三甲医院,在角膜供体上都在“等米下锅”。

“863计划”支持

生物工程角膜问世

角膜看起来薄而透明,却是由无数排列紧密、纵横交错成网状的胶原纤维构成,光靠化工分子材料等纯人工材料,目前还无法做出这样精密复杂的结构。而角膜盲的治疗方法主要包括角膜移植、人工角膜(无机、有机材料或生物衍生材料为原料制备的人工角膜)移植术等,国外虽然已有人造角膜生产,但这些角膜均为人造高分子化学材料制成,存在生物相容性、力学特性差,临床试验效果不佳,无法形成连续化上皮,不能与患者自体组织完全整合等缺点和不足。

由我国科学家自主研发的生物工程角膜“艾欣瞳”,经过多年的探索和试验,脱细胞技术全球领先并在临床中取得显著效果。“艾欣瞳”可促进角膜上皮再生及基质合成,减少新生血管生成,具有良好生物相容性,无明显免疫排斥反应,机械强度和可塑性好,且结构近于正常角膜基质,有利于细胞的长入,对细胞无毒性。

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第四军医大学组织工程研发中心主任金岩教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我国首个生物工程角膜产品“艾欣瞳”是以异种角膜为原料,在经过脱细胞特殊工艺多级处理后,保留天然角膜三维立体结构,降低免疫原性,防止产生免疫排斥反应,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患者移植后,可以逐渐与自己原有的角膜组织整合,从而终身使用。

崔占峰院士评价认为,这个生物工程角膜产品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解决了以往类似研究中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即既能修复角膜,又能恢复功能。特别是在防止免疫排斥反应方面,中国科学家找到一个非常聪明的办法,在有效去除异种细胞的同时,做到了不损伤角膜结构,又没有化学残留物。

具良好生物相容性

临床有效率达到94.44%

2013年9月29日,由我国知名眼科专家、北京同仁医院原角膜病科主任邹留河教授主持的“脱细胞角膜基质”临床试验总结会议在深圳召开。该产品的临床试验在国内著名的眼科临床医院进行,由北京同仁医院牵头,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河南眼科中心、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等医院参与。

据参与临床试验的武汉协和医院眼科主任张明昌教授介绍,武汉协和医院共有47名患者参加了生物工程角膜的临床试验,经临床治疗后全部取得理想效果。其中:1号患者周女士患有真菌性角膜炎,左眼球的2/3被灰白色的溃疡病灶覆盖,近乎失明并面临摘除眼球的风险,在此情况下参加了生物工程角膜移植试验。2013年9月底,周女士回协和医院复查,移植了人工角膜的眼睛视力恢复到0.4,正常眼睛的视力为0.5,双眼看上去并无差异。

多中心临床试验数据也显示,脱细胞角膜基质移植后的总有效率达到94.44%;经临床试验观察,脱细胞角膜基质的愈后效果接近人体角膜。

组织工程和再生医学

中国走在了世界前列

崔占峰院士认为,生物工程角膜是我国在组织工程领域的又一大创新成果,而组织工程和再生医学目前是生命科学最具挑战性的前沿领域,正成为国际生物医药行业新一轮争夺的重点。

据了解,所谓组织工程与再生医学,就是利用现代生命科学及工程学原理,研制体外制造、可供移植的人体组织器官的新兴学科,其产品可用于修复或替代人体多种组织器官,标志着医学将走出“器官移植”的范畴,步入“制造组织和器官”的新时代。美国生物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吉尔伯特甚至预言:“用不了50年,人类将能够培育出人体的所有器官。”

有关专家认为,组织工程与再生医学的提出和建立只有短短30年的时间,但由于其重大的科学意义、诱人的临床应用前景和巨大的商业价值,引起了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如美国正大力研发人工心脏、骨骼、血管、皮肤以及神经组织等。

为什么世界上第一个生物工程角膜会出现在中国?

崔占峰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这首先是因为欧美国家有捐献人体器官的悠久传统和成熟制度,其角膜库非常充裕,而中国受传统文化影响人角膜捐赠数量极小,因此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创新!从这个角度看,这可能反而是中国在生物工程和再生医学领域走在世界前列的一个重大机遇,可以此作为突破口,将基础研究与产业化紧密结合起来,培育带动起一个巨大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第二个原因是得益于中国政府推崇的产、学、研结合的科技创新机制。当然也因为有部分有社会责任感的民营企业家对高科技生物医药产业的关注和投入。

崔占峰认为,随着生物工程角膜的产业化,不仅中国的数百万患者有望重见光明,在受佛教思想影响较大的东南亚等国家也有着广泛的市场。特别是随着病人视力的恢复,其由国家的负担重新变成社会价值的创造者,社会意义重大。

参与研发的中国再生医学集团,持续多年投入,取得重大科研成果,此次生物工程角膜是该集团继组织工程皮肤“安体肤”参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之后的又一个重大自主创新成果,“安体肤”是国内唯一含活细胞的组织工程皮肤。

记者了解到,香港联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中国再生医学集团,还是我国第一个专业从事组织工程与再生医学产品研发、生产及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现已发展成为我国组织工程和再生医学领域的领军企业。目前集团已经拥有40余项自主知识产权,多次承担国家“863”、“973”计划等重大科研项目,先后两次主持制定行业标准。在皮肤、眼表、骨修复、软骨修复、软组织修复、美容等领域,拥有10多个科研项目,奠定了集团在我国组织工程和再生医学领域领导者地位。

对于中国生物工程角膜的成功研发,崔占峰、金岩两位教授连称“不容易”。因为生物医药产品研发技术要求高,周期长,投入大,风险高,特别是在中国赚钱机会多、赚“快钱”机会多的大环境下,很少有企业愿意重金投资研发周期很长的生物医药产业项目。

中国再生医学执行董事及中国再生医学集团旗下的深圳艾尼尔角膜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戴昱敏表示,“艾欣瞳”从研发立项到进入临床到获得注册证书先后经历了约十年时间,一路走来历经艰辛。

崔占峰、金岩、邹留河等专家认为,组织工程与再生医学是我国有可能实现领先发展的领域,近年来国家一直大力支持。要保持住这种良好势头并在新一轮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政府仍需在政策上加大扶持力度。

民族品牌有望崛起世界

产业规模不可限量

随着生物工程角膜研发和临床试验得到很好的疗效,高技术的产业化就成为面临的一大难题。深圳艾尼尔角膜工程有限公司为此成功地构建了组织工程产品研发和产业化技术平台,确立了组织工程领域的国际优势地位,形成了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使得我国生产的生物工程角膜产品有望领先于发达国家,成为迅速崛起的高技术民族品牌。目前,已经在深圳龙岗区投资建成了产业化的规模生产基地。

戴昱敏称,我国的角膜盲患者不仅数量庞大,而且还在逐年增加。他们不仅自身长期遭受失明的痛苦折磨,无法正常生活、学习和劳动,还给家人和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负担。生物工程角膜产品的面世,有望改变传统角膜移植手术中角膜供体来源困难、手术成功率低的困境,将为中国400万乃至全球6000万角膜盲患者带来重见光明的希望。这对于社会和谐及促进经济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是医学组织工程领域的光明工程。

目前,中国再生医学集团积极构建国际性的科研布局。据中国再生医学总裁邵政康介绍,集团已经与牛津大学、香港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形成了以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牛津大学终身教授崔占峰、第四军医大学组织工程研发中心主任金岩教授、香港大学周中军教授共同领衔的国际性专家团队,使集团的研发和产业化优势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邵政康指出,中国再生医学未来发展将有四大方向,即:以生物工程角膜和组织工程皮肤为主导的组织工程产品研发;细胞和干细胞的研发和临床应用;化妆品和抗衰老产品的研发;高端医疗器械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他说,“中国再生医学集团的企业愿景是:到2020年,要发展成为国际领先、中国第一的世界级再生医学集团,科技报国,参与国际竞争。”

日期:2015年5月25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首个干细胞治疗产品Holoclar获欧盟批准

    日前,欧洲的眼病患者收获福音——西方世界首个干细胞治疗产品Holoclar获得欧盟委员会(EC)有条件批准,用于因(物理或化学因素所致)眼部灼伤导致的中度至重度角膜缘干细胞缺乏症(limbal stem-cell deficiency,LSCD)成人患者的治疗。
    Holoclar由意大利凯西制药(Chiesi Farmaceutici)研发,是获批的首个含干细胞的先进治疗产品,也是首个用于治疗角膜缘干细胞缺乏症(LSCD)的产品。Holoclar不仅能够作为角膜移植的替代疗法,也可以在大范围眼部损伤的情况下增加角膜移植成功的概率。在临床试验中,Holoclar能够修复眼部角膜损伤,并改善或解决疼痛、畏光等症状,同时可改善患者的视敏度(visual acuity)。
    Holoclar是一种活组织产品,类似于一个隐形眼镜,其活性物质为“离体扩增(ex-vivo)的包含干细胞的自体人角膜上皮细胞”,由取自患者角膜未受损区域的一小片活组织制备并在实验室利用细胞培养技术生长而成,可用于替代受损的角膜细胞。其中,角膜缘干细胞负责角膜上皮的连续再生和维持。通过在眼球重建干细胞储备,Holoclar能够启动正常的角膜细胞生长和维持。
    Holoclar获批的具体适应症为:由物理或化学眼灼伤导致的单侧或双侧中度至重度角膜缘干细胞缺乏症(LSCD)(定义为:至少两个角膜象限存在浅层角膜新生血管,同时中央角膜受累,严重视力损害)。患者接受Holoclar治疗前,需最少取1-2平方毫米完好的角膜缘(limbus)活组织。另外,Holoclar必须由经过培训的合格医生进行管理,并仅限于医院使用。
    膜缘干细胞的缺乏使角膜上皮失去再生和修复的能力,引起角膜结膜上皮化、新生血管长入、慢性炎症、反复上皮缺损、基质瘢痕化以及角膜自溶和溃疡,若不进行治疗,该病最终可导致失明。(生物谷)

日期:2015年3月2日 - 来自[新药]栏目

里程碑!西方世界首个干细胞治疗产品Holoclar获欧盟批准

大年初一,正值中国人民欢庆羊年春节之际,欧洲的眼病患者也收获了福音——西方世界首个干细胞治疗产品Holoclar获得欧盟委员会(EC)有条件批准,用于因(物理或化学因素所致)眼部灼伤导致的中度至重度角膜缘干细胞缺乏症(limbal stem-cell deficiency,LSCD)成人患者的治疗。

Holoclar由意大利凯西制药(Chiesi Farmaceutici)研发,是获批的首个含干细胞的先进治疗产品,也是首个用于治疗角膜缘干细胞缺乏症(LSCD)的产品。Holoclar不仅能够作为角膜移植的替代疗法,也可以在大范围眼部损伤的情况下增加角膜移植成功的概率。在临床试验中,Holoclar能够修复眼部角膜损伤,并改善或解决疼痛、畏光等症状,同时可改善患者的视敏度(visual acuity)。

Holoclar是一种活组织产品,类似于一个隐形眼镜,其活性物质为“离体扩增(ex-vivo)的包含干细胞的自体人角膜上皮细胞”,由取自患者角膜未受损区域的一小片活组织制备并在实验室利用细胞培养技术生长而成,可用于替代受损的角膜细胞。其中,角膜缘干细胞负责角膜上皮的连续再生和维持。通过在眼球重建干细胞储备,Holoclar能够启动正常的角膜细胞生长和维持。

Holoclar获批的具体适应症为:由物理或化学眼灼伤导致的单侧或双侧中度至重度角膜缘干细胞缺乏症(LSCD)(定义为:至少两个角膜象限存在浅层角膜新生血管,同时中央角膜受累,严重视力损害)。患者接受Holoclar治疗前,需最少取1-2平方毫米完好的角膜缘(limbus)活组织。另外,Holoclar必须由经过培训的合格医生进行管理,并仅限于医院使用。

膜缘干细胞的缺乏使角膜上皮失去再生和修复的能力,引起角膜结膜上皮化、新生血管长入、慢性炎症、反复上皮缺损、基质瘢痕化以及角膜自溶和溃疡,若不进行治疗,该病最终可导致失明。

日期:2015年2月26日 - 来自[新药]栏目

滴眼药水后眨眼 有损治疗效果还会刺激角膜

  广告中明星常将眼药水滴在眼球上。其实这种做法是错误的,不仅不能起到治疗的效果,还会刺激角膜,引起不适。

 

  特别是一些刺激性较强的眼药水不能直接滴在眼球上。正确滴眼药水的方法是让患者取坐位或仰卧位,头稍向后仰,用左手拇指和食指轻轻分开上下眼睑,眼睛向上看,右手持眼药水瓶,将药液滴入下眼睑1滴后,再将上眼睑轻轻提起,使药液均匀分布于结膜囊内。需要注意的是,眼药水要悬空滴,别让瓶口接触到睫毛,防止污染。滴完之后要闭眼1~2分钟,但切勿用力闭眼,以防将药液挤出。眨眼会增加药水排泄的速度,每眨眼一次,约有两微升的药水经由鼻泪管排泄掉,闭目养神几分钟可以增加药水与眼球接触的时间,具有促进药效的作用。滴眼药水时不要直接将药液滴在角膜上,也就是黑眼球上,以免药液刺激角膜,导致眨眼次数增多,会使药液外流而降低疗效。

 

  使用不同的眼药水要间隔10分钟,一次点一滴即可,因为眼药水一滴的量约16微升左右,结膜囊内可贮存的容量一般只有12微升左右,一次滴好几滴等于浪费。眼药水内一般都含有防腐剂,滴得太过频繁会对眼球表面造成伤害。

日期:2015年2月25日 - 来自[用药指南]栏目

冠昊生物人工角膜已完成临床试验,预计明年年中申报生产

冠昊生物公司人士对大智慧通讯社(DZH_NEWS)表示,公司新产品人工角膜已于上月末完成72例临床试验,较公司此前预期进度提前一个月。他表示,由于临床试验后还需要半年观察期,预计公司产品将于明年6-7月份申报产品注册。

人工角膜由冠昊生物子公司广州优得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制造,是公司的重磅储备新品,备受资本市场关注。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我国有500多万角膜盲患者,且每年新增10多万患者,角膜移植是患者重见光明的唯一治疗方式,但是每年仅有5000例得到有效治疗,大量患者因没有供体来源而失明。冠昊生物指出,目前每年新增角膜病患者约有9万例左右可适用人工角膜。

值得一提的是,冠昊生物人工角膜已入选创新医疗器械。据CFDA《创新医疗器械特别审批程序(试行)》,在标准不降低、程序不减少的前提下,将对创新医疗器械予以优先办理。

冠昊生物主营生物医学材料,其拳头产品脑膜补片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超90%,资本市场看好公司新产品推出对业绩的提振作用。2013年,冠昊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69亿,净利润4057万。

日期:2014年12月12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不合格“美瞳”害人不浅 长春新娘戴一次眼睛又红又疼

22日,记者从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获悉,装饰性彩色平光隐形眼镜简称“美瞳”直接接触角膜,对它的管理要按照风险类别较高的第三类医疗器械进行管理。这类产品上市前需要通过安全性、有效性的评价,获得医疗器械注册证后方可生产、销售和使用。生产此类产品的厂家需要取得《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经营此类产品的商家需要取得《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在这种彩色平光隐形眼镜中,色素的安全性非常重要,如果遇到劣质产品,造成色素直接接触眼表组织,将易引发结膜炎、角膜上皮缺损或过敏反应等眼部损伤,甚至造成眼部感染,使眼睛受到不同程度伤害。

近日,随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对配戴“美瞳”带来危害发出的消费提醒,也让很多市民疑惑了,这个戴上马上让能让人想变蓝眼睛就变蓝眼睛,想变大眼珠就变大眼珠的东西难道一次也不能戴了吗?24日,记者走访了中华医学会角膜病及眼表疾病学组委员、省医学会角膜病及眼表疾病学组组长、吉大一院眼二科主任贾卉教授,给爱美的人们支支招,也给那些正戴美瞳的人提个醒,不管戴啥样的,咱都要专业点儿。

结婚当天戴一次 眼睛变得又红又疼

“眼睛疼的难受,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23日,29岁的李萌走进吉大一院眼二科诊室,拿着手里的检查单担心地说。李萌告诉记者,上周末是她结婚的大喜日子,为了留下美丽瞬间,平时只戴眼镜不戴隐形眼镜的她也买了一个季抛型带彩色的隐形眼镜。结婚当天,她把隐形眼镜戴上后,也感觉眼睛里有异物感,为了美丽,她还是从5时戴到中午,送走所有亲朋后,她第一时间把隐形眼镜摘下来。晚上,她感觉眼睛很不舒服。第二天早上,眼睛已经发红。家人给她买了眼药水,上了几次后,眼睛感觉舒服些,可最近几天又反复了,眼睛不仅疼还红的更严重,眼屎还很重。“我上网查了一下,有人说这样带颜色的隐形眼镜戴不好能让角膜穿孔?”李萌担心地问。“你这个没那么严重,只是角膜发炎。”经过检查后,医生的话也让李萌安心许多。随后,医生给她开了眼药水,告诉她一定不要再配戴。

就诊大厅内,记者随机询问5名女性患者。“戴过美瞳吗?”对于记者的提问,5个人都点头表示戴过。其中26岁的小王说,她选择配戴美瞳的原因就是看中它漂亮,戴上它能让人看起来眼睛更有精神更亮。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她周围有很多女同学都配戴美瞳。“咖啡色我以前总戴,戴上它不像黑色那么假。”小王笑着说。采访中记者发现,女孩子们喜欢戴纯平面的美瞳或是戴有颜色的隐形眼镜,大部分都是为了眼睛看起来能特别有神,如果再加上假睫毛就显得更相配。

戴一次美瞳就能角膜穿孔吗?

采访中,一些市民也提到戴美瞳能引起角膜穿孔的问题。针对这点,对于角膜病、眼表疾病、角膜移植有着丰富经验的贾卉教授称,这只能是个案,但如果配戴不正确,对眼睛造成的伤害一定有,特别是一些质量不合格的美瞳产品。记者了解到,正规厂家生产的美瞳眼镜,是三层汉堡包式结构,两层高分子材料夹着中间的颜料层。高分子材料层具有空间立体网格结构,透氧量好,眼球即便配戴隐形眼镜,也能充分吸收氧气;不过加了中间的这层颜料层,阻挡了氧气的流通,美瞳的透氧性降低。

而劣质的美瞳眼镜只有两层,颜料层直接涂在高分子材料层表面,经过酒精浸泡,用棉签就能把颜色擦下来。配戴劣质美瞳,色素附着不够牢固,颜料层在泪液的不断浸泡下,就会渗到角膜上。人眼角膜厚度只有0.6毫米,密布着神经,它是人体最敏感的器官,戴劣质美瞳时间久了,会有异物感,红肿、流泪、疼,如果真有这些不舒服的症状,一定要到专业医院找权威专家就诊。

美瞳戴得舒不舒服角膜曲率很重要

“就算是质量好的隐形眼镜,不正确使用也会出现问题。”贾主任提醒说。据她介绍,有些人戴美瞳,懒的时候夜里都不摘,这样的危害特别大。对于美瞳这样的产品,它并不是标配,人眼由于有大小,眼睛的瞳距也不一样,所以配戴前一定要做角膜曲率检查,由于每个人的眼球角膜曲率不同,选择的隐形眼镜基弧也不同,镜片曲径如果与角膜曲率不相适应,会造成角膜磨损,严重者会导致角膜溃疡或穿孔。同时,还要考虑美瞳的透气性、含水量等多种因素。

如果过平的眼角膜配戴美瞳,镜片中心就会塌向眼球。要是眼角膜过于突出,美瞳则戴不住,强忍着戴在上面,眼角膜会有严重异物感。同时,我们的眼角膜表面有一层薄薄的泪膜,用它分泌出来的泪液维持眼球的湿润。如果某人的泪液分布不均,戴上美瞳就会产生摩擦对眼角膜造成伤害。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自由大路与东环城路交会处附近的一家眼镜店,店内销售的美瞳五花八门,158元、138元、108元价格很多,销售的几种品牌都有中文标识并标注着韩国进口的字样,黑、棕、蓝、绿、灰、紫等多种款式也随意挑。“在你这里买用检查角膜曲率吗?”面对记者的询问,销售人员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又打马虎眼说:“我们这里的质量肯定有保障,就放心戴吧。”随后,记者又询问几家眼镜店,问到产品的基弧、含水量、透氧率及加工工艺时,没有一名销售人员能顺利应答。采访中,记者发现,大部分选购美瞳的消费者,只关注镜片的颜色和花纹款式,对于产品质量以及基弧、透氧率、含水量等指标并不在意。


日期:2014年10月26日 - 来自[安全快报]栏目

中美合作干细胞治疗角膜疾病研究获突破

 

本报讯(记者李洁尉 通讯员魏春福)日前,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研究团队与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研究团队联手,证实了调控角膜缘干细胞分化的关键因子WNT7A和PAX6在角膜谱系专向分化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首次将皮肤干细胞诱导分化为角膜缘干细胞,并成功修复角膜功能,为治疗角膜疾病指出了一条新策略。7月2日,相关研究在《自然》杂志在线发表。这也是中国大陆眼科学者作为主要作者之一首次在《自然》发表研究成果。

该项目负责人表示,一直以来,角膜缘干细胞移植受限于供体来源不足及异体移植排斥反应。而这份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研究成果的意义在于,可快速且廉价地将皮肤上皮干细胞或其他的细胞类型分化、扩增出足量的角膜缘干细胞,从而为修复和再生角膜表面、治疗角膜缘干细胞缺陷提供了一个潜在资源。这对于治疗临床上角膜缘干细胞功能受损导致的重大疾病及修复近视眼术后上皮损伤展现了广阔的应用前景。

上述成果是中山大学眼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积极发挥“开放、流动、联合、竞争”运行机制的作用,在国家重点实验室这一平台上开展合作研究和联合攻关的产物。成果的主要负责人包括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人类基因组医学研究所所长张康教授和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主任、眼科医院院长刘奕志等。

《中国科学报》 (2014-07-09 第1版 要闻)

日期:2014年7月9日 - 来自[克隆与干细胞研究]栏目
共 115 页,当前第 3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