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超重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吃盐多或催人老 超重人群更明显

 

 

 

美国研究人员发现,摄入过多钠盐可能加速细胞老化,这一点在超重人群身上表现得尤其明显。

 

佐治亚健康科学大学的研究人员征募了766名14岁至18岁间的青少年,按照他们的钠盐摄入量分组。

 

研究人员发现,摄入盐分多的肥胖青少年,他们的染色体端粒明显短于摄入盐分正常的肥胖同龄人。不过,对那些体重正常的青少年而言,钠盐摄入量对端粒长度并没有明显影响。

 

人体细胞内的染色体上有称作端粒的结构,它好比鞋带两头防止磨损的“保护帽”。人出生时,染色体端粒都有一定长度。随着细胞不断分裂和老化,端粒会慢慢变短,致使脱氧核糖核酸(DNA)受损,从而容易罹患一些与衰老有关的疾病,譬如阿尔茨海默氏症、糖尿病、心脏病等。

 

端粒长度被视为判断衰老程度的重要标志。端粒比平均长度短是健康欠佳的标志之一,意味着早逝几率高。研究人员在美国心脏病协会的2014年流行病、预防/营养、体育活动和代谢科学会议上报告上述研究结果。

 

更多阅读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相关报道(英文)

 

 

 

 

日期:2014年3月26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全球14亿人超重 5亿人肥胖

联合国粮农组织4日在罗马总部发表《粮食及农业状况》年度报告,据其估计,目前全球14亿人超重,其中5亿人肥胖。这与营养不足和微量元素缺乏等一起大大增加了社会经济成本,全世界每年因营养不良导致生产力损失和保健支出高达3.5万亿美元。

据《粮食及农业状况》估计,目前全世界近70亿人中,有20亿人患有一种或多种微量元素缺乏症。全世界大约五分之一的人超重,超重人口达到了14亿人,其中5亿人肥胖。全球五岁以下儿童中有26%发育迟缓,31%患有维生素A缺乏症。

营养不良导致生产力损失和保健支出巨大,致使全球经济成本“高得令人无法接受”,可达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5%,即每年3.5万亿美元,或人均500美元。这相当于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全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显示,过去20年,由于超重和肥胖造成的社会负担增加了近一倍。

与此同时,根据《通过粮食体系改善营养状况》报告,尽管2010-2012年世界上约870万人仍在挨饿,但他们仅仅是那些其健康、幸福和生命受营养不良影响的数十亿人中的一小部分。

粮农组织总干事若泽·格拉济阿诺·达席尔瓦在对营养不良带来的巨大社会经济成本表示不满的同时,呼吁采取坚决行动,在世界范围消除营养不良和饥饿。他在讲话中说,虽然全球在消除饥饿这一营养不良形式上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前面的路依然漫长”。他还撰文称,过去20年间,中国饥饿人口数量下降37.6%,减少了1亿。中国的努力是使全球贫困和饥饿人口减少的最大因素。

对目前全球营养不良的现状,粮农组织也提出了一些对策,其中包括:提高玉米、水稻和小麦等主粮,以及富含营养的豆类、肉类、奶类、蔬菜和水果的生产率;减少粮食损失和浪费,目前该数字占每年供人类消费的食物产量的三分之一;帮助消费者选择合理膳食以促进营养等。



日期:2013年6月6日 - 来自[保健常识]栏目

美学界就体重与健康关系展开激辩


对于一些人而言,尤其是中年人、老人或是已经患病的人,略微超重并不一定有害,反而可能产生益处。

 

■本报实习生 段歆涔

 

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超重并非总会缩短寿命——但是很多公共健康专家似乎并不愿意谈论这个话题。

 

2月20日上午,超过200人聚集于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礼堂。该活动的组织者说,这一盛事的目的在于表明,一项关于肥胖和死亡的新研究是绝对错误的。

 

超重有理

 

他们所指的研究报告发表于1月1日的《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是一篇包含97项研究、覆盖288万人的综述文章。该研究团队由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的流行病学家Katherine Flegal领导,文章指出,在同一时期,根据国际标准被视为超重的人,其死亡率比那些正常体重的人低6%。

 

据《自然》杂志报道,这一结果似乎和多年来的主流意见相抵触。此前学界认为,即使是适度的体重增长,也应尽量避免。该实验结果的公布引发了轩然大波,主流新闻媒体都争相报道此事,一些公共健康专家也对该结果表示强烈质疑。

 

在一次电台采访中,哈佛大学研究营养学和流行病学的专家Walter Willett说:“这项研究就是一堆垃圾,任何人都不应该浪费自己的时间去阅读。”之后,Willett组织了哈佛研讨会,让发言者一一批判Flegal的研究。Willett说:“Flegal的论文漏洞百出,充满误导性和迷惑性,我们认为很有必要对其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但是,很多研究人员采纳了Flegal的研究结果,并将其视为支持“肥胖悖论”现象的最新研究成果。超重会增加一个人患糖尿病、心脏病、癌症以及其他慢性疾病的风险。但是,这些研究表明,对于一些人而言,尤其是中年人、老人或是已经患病的人,略微超重并不一定有害,可能反而产生“益处”。(当然,某人如果过度超重,并被诊断为肥胖,通常都伴随着糟糕的健康状况。)

 

“肥胖悖论”现象引发了公共健康领域的广泛讨论——包括上个月JAMA的一系列文章——部分原因是这其中包含的流行病学因素很复杂,很难排除其他因素的干扰。该讨论最有争议的部分不在于科学本身,而在于如何去谈论它。包括Willett在内的公共健康专家,花费了数十年时间研究超重所带来的风险。Willett说,Flegal的研究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会迷惑医生和公众,并对遏制肥胖率上升的公共政策产生负面影响。

 

他说:“将会有一定比例的医生根据这个研究结果,不再向超重病人提供明智的忠告。”更糟糕的是,这些发现会被一些强大的特殊利益集团所利用,例如软饮料和食品游说集团,借此向决策者施加影响。

 

U型曲线

 

过重会加速死亡的概念可追溯到针对美国保险业的一项研究。1960年,来自26家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人的数据显示,比美国人平均体重低数公斤的人,死亡率最低。一旦超过这个值,死亡率随着多出的体重而增长。这促使大都会人寿保险公司更新其理想体重表,其创建出的标准在未来几十年被医生广泛使用。

 

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期,Reubin Andres是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市美国国家老龄问题研究所所长,他对教条提出质疑,曾轰动一时。通过重新分析保险统计表和相关研究,Andres指出,体重和死亡率的关系遵循一个U型曲线。这个曲线的最低点——当死亡率最低时所对应的体重——取决于年龄。大都会人寿保险公司所推荐的体重可能对于中年人比较合适,但是不适合那些50多岁或年纪更大的人。对于这些老年人,超重者反而可能身体状况较好。至此,肥胖悖论的理念第一次被提及。

 

Andres的主张遭到了主流学术界的拒绝。例如,在JAMA于1987年发表的一份经常被引用的论文中,Willett和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JoAnn Manson分析了25个关于体重和死亡率关系的研究,声称研究结果主要被两个混杂因素干扰:吸烟和疾病。相对于不吸烟者,吸烟者体格更瘦弱且死得更早,并且很多患有慢性疾病的人也会体重减轻。这些影响使瘦本身成为一种风险。

 

Manson和Willett在1995年的一份报告中支持了这一观点。他们分析了身体质量指数(BMI)——衡量体重的黄金标准(是用体重公斤数除以身高米数平方得出的数字)——有超过11.5万人参与了这项长期性健康研究。研究者排除了有吸烟史的女性和在第一个4年就死亡的人后(推测这些女性可能存在和疾病有关的体重减轻),他们发现BMI和死亡率之间存在直接的线性关系,BMI低于19时死亡率最低(这大约是一名身高1.63米、体重为50公斤的女性)。

 

Manson说:“超重和肥胖既会增加罹患危及生命的疾病的风险,但同时又会降低死亡率,这在生物学上似乎并不可信。”她说,这个研究的人为性远高于事实性。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全球性的肥胖问题也开始凸显。从1980年开始,超重率和肥胖率急速上升。1997年,世界卫生组织(WHO)首次针对这一议题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会议。这次会议引入了正常体重的新标准(BMI介于18.5~24.9)、超重的新标准(BMI介于25~29.9)和肥胖的新标准(BMI大于等于30)。1998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降低了BMI界限,以和WTO的分级相一致。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市梅约诊所心脏内科医生Francisco Lopez-Jimenez说:“过去,肥胖作为一种风险因素,常常被忽视,没有人关注。如今我们需要正视这个问题。”

 

统计冲突

 

Flegal是提出重视超重和肥胖这一问题的人之一。在CDC的统计中心,她对CDC的全国健康和营养检查调查(NHANES)了如指掌。在每年针对5000人进行访谈和体格检查的基础上,NHANES自上世纪60年代起便展开了这项调查。Flegal和她的同事用NHANES来表明,美国的超重率和肥胖率一直在上升。

 

然而,2005年,Flegal发现NHANES的数据证实了Andres的U型曲线。她的分析显示,相较于那些正常体重的人,超重但是并未达到肥胖程度的人死亡率更低。这一关系甚至在不吸烟的人群中也成立。

 

Willett说,Flegal的研究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因为她就职于CDC,并且这似乎是在支持人们增加体重。Willett说:“很多人把这一结果视为美国政府的官方声明。”

 

学术上的混乱使Flegal的研究遭到了很多媒体的负面评价。Flegal说:“我对这些针对此项研究的攻击感到诧异。”Flegal表示,她更希望把关注的焦点放在流行病学数据的微妙难解之处,而不是统计结果的政策含义。Flegal补充道:“尤其是最初,有很多针对这一研究的误解和困惑,消除这些负面因素很耗时,某种程度上来说很难。”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其他研究人员也发现了相同的趋势,Flegal决定完成她于今年早些时间发表的荟萃分析。她说:“我们认为,是时候把这一系列研究进行一个整理和总结。我们也许无法全面理解所有的内容,但是有一些结果已经清晰可见。”她的分析包括,根据标准BMI类别,评估全死因死亡率的前瞻性研究——共涉及97项研究。所有的研究都使用标准统计调整数,从而解释吸烟、年龄和性别对研究结果的影响。把来自所有年龄段的数据结合起来可发现,BMI属于超重范畴的人(即BMI介于25~29.9)死亡率最低。

 

然而,哈佛大学的研究团队认为,考虑到年龄、和疾病有关的体重减轻、吸烟等因素,Flegal的研究方法并不完全正确。他们认为,如果Flegal把年轻群体从实验对象中分离出来,这些影响在这一群体中将不存在。他们还认为,重度吸烟者通常比偶尔吸烟者更瘦,因此排除吸烟这个混杂因素,最好的方法是关注那些从不吸烟的人。Willett指出,他的一份于2010年发表的研究没有包括Flegal的分析,因为其分析没有使用标准BMI类别。Willett和他的同事分析了来自146万人的数据,发现对于那些从不吸烟的人,属于正常BMI范畴(BMI介于20~25)的人死亡率最低。

 

Flegal转而批评Willett的研究忽略了大量的原始数据组:总共近90万实验对象的数据。Flegal说:“一旦你删除了如此大量的数据,你无法准确得知从不吸烟者的样本和其他实验对象的差别。”例如,从不吸烟者可能更富有、受教育程度更高。此外,Flegal表示,Willett的研究依赖于参与者自述的身高和体重,而不是客观的测量(通常人们都会低估自己的体重)。

 

很多研究肥胖症的专家和生物统计学家认为,Willett和Flegal的研究各有优点,但是两者仅仅是从不同的角度来研究数据。关于“肥胖悖论”现象,仍需要更多的研究且需认真对待。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的内分泌学家Robert Eckel说:“这很难用数据来论证。”

 

目前应当加以解释的是造成“肥胖悖论”现象的原因。一条线索是:过去十年越来越大的研究显示,患有严重疾病的人,如心脏病、肺气肿、Ⅱ型糖尿病,这类人中超重的群体,死亡率是最低的。一个常见的解释是,超重的人有更多的能量储存来对抗疾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心脏病学家Gregg Fonarow说:“他们就像电视节目《幸存者》中的选手。那些一开始就很瘦的人,最后往往很难成功。”

 

图片来源:ILLUSTRATION BY GARY NEIL

 

《中国科学报》 (2013-05-28 第3版 国际)

日期:2013年5月28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营养成分咋“超重”?

    记者 陈蓉 宿小庆

   “100克双福牌竹荪,钠、碳水化合物两项营养成分,加在一起就超过了100克,这是啥情况?”昨日,福州市民林女士反映,不久前,她在超市买了一包莆田市新华福食品有限公司出产的双福牌竹荪干货,烹饪前却发现,包装上的营养成分表的数据对不上。

  据了解,该竹荪包装上的营养成分表显示,产品含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钠等营养成分,但让人不解的是,每100克产品里,钠含量是68.9克,碳水化合物含量是40.5克,仅这两项营养成分,加在一起就超过了100克。这营养成分咋还超重?林女士说,虽然营养成分表只是参考,但厂家还是应该对数据负责,不能忽悠消费者。

  营养成分为何“超重”?这些数据是否准确?昨日,记者采访了莆田市新华福食品有限公司福州分公司的冯经理。他表示,产品包装上,营养成分之所以超重,是新包装印刷时出现了错误,每100克竹荪,钠含量应该是68.9毫克,而不是68.9克,因此让消费者产生了疑惑。

  对于营养成分表里的数据是否准确,冯经理介绍,这些数据都是送到质检部门测出的,并不是企业随意写的。冯经理表示,他们会尽快让印刷厂更正包装上的错误。


日期:2013年2月24日 - 来自[安全快报]栏目

中国18岁以下居民肥胖人群1.2亿

  全国18岁以上居民超重率30.6%,肥胖率12%;18岁以下居民肥胖人群达1.2亿

  肥胖:大吃大喝惹的祸(聚焦·科学饮食(上))

  1

  过去10年,中国人平均增长的体重几乎等于西方人在过去30年平均增长的体重。自2000年以来,我国成年人、老年人的体重增长幅度大于身高增长幅度

  整个春节,浙江的林先生是在大吃大喝中度过的。他说:“过年了,不大吃大喝没气氛,不推杯换盏真不行,否则对不起一桌子好饭菜。”

  回家过年,免不了要和亲朋聚聚。林先生初三赶了3个饭局。中午吃的是东坡肘子、鱼头豆腐、干煸豆角、两笼蒸饺和紫菜糯米卷,晚上吃的是凤爪、猪肚、牛百叶、排骨、花旗参炖乌鸡汤。不知吃了多少,更不知喝了多少。胃里塞得满满当当,第二天还觉得腹胀。

  中国人曾经历过饥饿的岁月,吃不饱的记忆依然挥之不去,很多人吃到“十分饱”才觉得是真饱,喜欢实实在在的饱腹感。

  在一家国企工作的晓芳,经常吃到撑得慌。如果去吃自助餐,一定是扶墙出来。每次吃完,都骂自己是“吃货”,比头猪还能吃,可一吃起来就忘乎所以,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饱餐之后,晓芳不能坐着,更不能站着,只能侧身躺着,这样胃才稍微舒服点。几年下来,领口紧了,裤口窄了,系鞋带时都感觉喘不上气来。吃多了,自然吃胖了。

  我国每十年进行一次全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2002年,我国就有近3亿人超重和肥胖,全国18岁以上成年人超重率为22.8%,肥胖率为7.1%。1992年至2002年,我国居民超重和肥胖的人数增加了1亿人。

  从2000年开始,国民体质监测每5年进行一次。《2010年国民体质监测公报》显示,2010年,成年人和老年人的肥胖率分别为9.9%和13.0%,比2005年分别增长1.9和1.7个百分点。自2000年以来,我国成年人、老年人的体重增长幅度大于身高增长幅度,呈现出超重与肥胖率持续增长。

  据2010年全国疾病监测地区慢性病及危险因素监测主要结果显示:按照中国成人超重与肥胖判定标准,2010年,18岁及以上居民超重率30.6%,肥胖率12%。男性和女性的肥胖率差别均不大。

  《国民体质监测与鉴定研究》专家周琴璐说,超重的人数比肥胖的人数多,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人“预备”胖起来。

  上海开展“健康减重100吨”活动,共有42893名市民报名参加,其中符合活动要求的有36841名,参加第二次复称的有16962名。有12836名市民的体重有所减轻,共减重30520.63公斤,上海这个城市“瘦”了30吨。

  改革开放以前,国人的体重一直偏瘦。但改革开放之后,特别是近20年以来,国人的肥胖率和超重率大幅增长。体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群众体育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梅说:“过去10年,中国人平均增长的体重几乎等于西方人在过去30年平均增长的体重。”

  2

  由于居民饮食的高能量、高脂肪,加上体力活动少,居民患慢性病的人数近几年骤升。当中国有接近一半的成年人体重超重时,医保将背上沉重的包袱

  43岁的张峰忠在一家国企上班,身高只有1.6米,体重89公斤,被人戏称“小肉丸”。身体笨重,血脂过高,伴有中度脂肪肝,这都是大吃大喝惹的祸。他常常想起那首老歌:“肥胖是种会呼吸的痛。肉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它流在血液中来回滚动,后悔不减肥会痛,恨不节食会痛,想瘦不能瘦最痛。”

  大吃大喝是一种危害健康的行为。人体的消化系统形成了与饮食行为相适应的规律。如果突然改变自己的饮食行为,短时间内吃太多的食物、喝大量的饮料,超出了身体对食物消化的能力,往往会引起胃肠功能失调。

  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副所长马冠生说,大吃大喝后胃压力增加,可以引起急性胃扩张。大吃大喝后,人体在短时间内需要大量消化液消化食物,这样会明显加重胰腺的负担,使得十二指肠内压力增高,从而增加发生急性胰腺炎或急性胆囊炎的危险。

  经常大吃大喝,体重会迅速增加,短时间就会超重甚至肥胖。肥胖本身就是一种疾病,同时还是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危险因素。在糖尿病、心血管疾病以及癌症患者中,超重和肥胖者的比例都高于体重正常的人。研究显示,体重每增加1公斤,患糖尿病的风险至少增加5%;肥胖者发生型糖尿病的危险性是体重正常人的3倍。

  卫生部资料显示,由于居民饮食的高能量、高脂肪,加上体力活动少,居民患慢性病的人数近几年急剧上升。目前18岁及以上居民中,高血压的患病率为18.8%,人数有1.6亿;糖尿病患病率为2.6%,人数有2000多万;血脂异常的患病率为18.6%,人数有1.6亿。这些慢性病将成为消耗医疗卫生资源的主要疾病。

  肥胖与艾滋病、毒药麻痹和饮酒成瘾,并列为世界四大医学社会问题,成为全球引起死亡的第五大风险,全球每年至少有280万人死于超重或者是肥胖。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与肥胖相关的医疗费用占发达国家医疗费用总额的比例为2%到6%。

  “虽然很难精确测算有关超重肥胖的实际医保开销,但与超重肥胖有关的疾病大多是慢性的,而非急性病,这就意味着需要长期的治疗与恢复。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开销还是相当可观的。”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跨学科肥胖症研究中心主任巴里·波普金教授说。

  波普金与中国疾控中心合作开展了一项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该研究对中国300个社区的2.9万人进行了长达22年的跟踪调查,记录其体重、饮食习惯和运动水平变化。研究显示,因为肥胖和超重导致的经济负担和花费也在急剧上升,2000年为490亿美元,到2025年将达到1120亿美元。

  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孔灵芝曾表示,我国财政对慢性病防治力度逐年加大,2012年拨付3.3亿元专项资金用于防治慢性病。

  “我们看到的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它发生在13亿人口中。当中国有接近一半的成年人体重超重时,可以想象中国医保将背上沉重的包袱。”波普金说,“鉴于中国肥胖流行的飞快步伐,中国与肥胖相关的消费赶上美国只是时间问题。”

  3

  伴随“小胖墩”数量急剧增长,中国青少年体质连续25年下降,其中力量、速度、爆发力、耐力等身体素质全面下滑。大吃大喝不仅催生了肥胖病,而且加重了经济和医疗负担,有百害而无一利

  11岁的妮妮最怕过年。亲戚朋友一到家,她就躲到卫生间不敢见人,担心别人笑话她胖。妮妮是班上有名的“大胃王”,一次能吃掉7个鸡腿。少吃点,就饿得受不了。跳绳、跑步等活动都不及格,在教室扫上两行地,就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北京协和医院临床营养科主任医师于康指出,一些人认为只要吃得多、吃得好,营养就充足,身体就棒,这是一个营养误区。其实,大吃大喝,吃得不得当、不科学,不只是营养素不能被人体吸收和利用,造成营养的极大浪费,还会吃出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等代谢性疾病来。

  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胖则中国胖”。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我国18岁以下的肥胖人群已达1.2亿。

  伴随“小胖墩”数量急剧增长,中国青少年体质连续25年下降,其中力量、速度、爆发力、耐力等身体素质全面下滑。首都体育学院党委书记李鸿江指出,以北京为例,去年北京高中生的体检合格率仅为一成。

  从1985年起,我国每5年开展一次《中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根据调研,“80后”男生要比“70后”男生高3厘米,重3.8公斤,“90后”男生比“80后”男生高1.9厘米,重 3.6公斤。身高增长“前快后慢”,到“90后”一代速度已经明显放慢,体重增长则“前慢后快”。在机能、素质方面,“90后”则呈现全面下降趋势,耐力下降尤甚,部分年龄段甚至退回到了“70后”当年的水准。

  马冠生表示,青少年肥胖有极大的健康隐患。有调查显示,45%至50%的小学生肥胖者和60%至70%的中学生肥胖者到成年后仍然肥胖。另一方面,还会导致诸多的心理行为问题和社会适应不良。与体重正常的同龄人相比,肥胖青少年更容易情绪低落,形成自卑心理和自闭性格。

  许多机构的检测都反映出,如今青少年体质下降非常严重。部分地区征兵工作中的体检合格率更是逐年下降,脂肪肝、高血压、超重等“富贵病”成为征兵体检不合格的新因素。

  《2010年国民体质监测公报》显示,工作中的体力活动大幅度减少,再加上摄入的能量提高、工作繁忙等因素,导致成年人的身体素质每况愈下,未老先衰。2010年,成年人身体素质中的握力、背力、坐位体前屈等指标平均数略低于2005年,更低于2000年,呈持续下降趋势。

  马冠生指出,大吃大喝不仅催生了肥胖病,导致国民身体素质下降,而且加重了经济和医疗负担,有百害而无一利。(记者 王君平)


日期:2013年2月22日 - 来自[饮食与健康]栏目

母亲超重孩子易得糖尿病

澳大利亚默多克儿童研究所的研究显示,与家族遗传病史相比,母亲的身高体重指数即BMI,更有助于预测后代罹患Ⅱ型糖尿病的风险,超重母亲的后代患病风险更大。BMI是国际上衡量人体胖瘦程度以及是否健康的一个常用指标,其计算方法是体重(千克)除以身高(米)的平方。正常值在20至25之间,超过25为超重,30以上则属肥胖。

研究人员对1800多名儿童进行了20多年的研究,发现与单靠儿童的身高体重指数来预测相比,同时使用母亲和孩子的身高体重指数来预测孩子患糖尿病风险会更准确。研究还指出,父亲的身高体重指数与后代患Ⅱ型糖尿病风险无关。这项研究可以帮助医生识别处于高患病风险中的孩子,便于采取早期干预治疗。

日期:2013年2月21日 - 来自[婴幼儿]栏目

英数百只猴子因超重无法用于试验遭屠杀


遭屠杀的猴子被丢弃在实验室的垃圾桶里。

英国《每日邮报》10月30日称,欧洲一个名为“废除活体解剖英国联合会”的动物保护组织透露,数百只猴子因体重过重无法用于临床实验,在非洲毛里求斯一个猴子饲养农场惨遭屠杀。据悉,英国客户只购买体重3.5公斤以下的猴子,那些体重超重和不健康的猴子被注射针剂后死亡。该动物保护组织披露的杀猴图片和录像显示,猴子的尸体被丢弃在实验室的垃圾桶里等待处理。一些怀孕的母猴也难逃一劫。

 

报道称,毛里求斯一家公司每年将1万只人工饲养的猴子出口到英国、西班牙和美国。动物保护组织呼吁英国政府尽快出台从印度洋国家进口猴子的禁令。

 

英国媒体称,英国是猴子实验数量最多的欧盟国家之一。2011年,英国用于各种实验的猴子数量超过2600只。

 

日期:2012年10月31日 - 来自[曝光台]栏目

超重力技术制备原料药获突破

    昨天从北京化工大学获悉,由其承担的“863”计划新材料领域项目——新型精细化学品超重力法制备关键技术研究已通过课题验收。针对传统药物颗粒大、水溶性差、生物利用度低等工业难题,项目组创新性开发出超重力法制备纳微结构药物颗粒的新技术。目前采用该技术已研制出近40种纳微结构药物颗粒产品。

  据悉,超重力法是药物纳米化的下一代战略性技术。目前项目组已构筑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高性能低成本的纳微结构药物颗粒超重力法制备平台技术体系,申请发明专利17件,授权6件。该项目的许多技术产品已出口到欧美等国家和地区。

  北京化工大学教授陈建峰表示,治疗类和营养类药物原料是两类具有广阔市场前景的高附加值精细化学品。但我国精细化工行业普遍存在产品档次低、过程能耗高、物耗大和污染重等问题。对于治疗类药物原料,目前全世界超过40%新开发药物由于水溶性差,造成溶解和吸收困难,生物利用度低。

  在国家“863”计划支持下,北京化工大学与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万生药业有限公司等单位通过产学研合作,针对传统药物存在的颗粒大、水溶性差、生物利用度低等工业难题,通过对超重力结晶器中分子混合、传递及结晶过程调控机制等进行理论研究,创新性地提出了超重力法制备纳微结构药物颗粒的新技术。新技术包括超重力反溶剂沉淀法、连续乳化法、反应结晶法及其耦合新工艺,采用该技术研制出以平均粒径25纳米的水飞蓟宾、293纳米的头孢呋辛酯为代表的近40种纳微结构药物颗粒产品。与原药物颗粒相比,纳微结构药物溶出速率显著提高,呈现出突出的纳微化效应。

  陈建峰告诉记者,项目组还进一步攻克了工业化放大关键技术,建成了5吨/年超重力法制备降血脂药非诺贝特纳微颗粒、40吨/年超重力法制备头孢呋辛酯纳微颗粒中试示范装置和5000吨/年超重力法制备维生素A纳微颗粒产品工业示范线,完成了非诺贝特纳微颗粒新剂型研发。与传统工艺相比,其乳化过程节能70%,原料单耗降低7%,产品有效含量提高一倍,实现了连续稳定生产和节能降耗。

 

新闻快评

革新技术刷新形象

一凡

    “前门制药治病,后门排污致病”,这是我国部分制药企业的真实写照。要改变这一形象必须通过对传统技术的革新来实现,超重力技术正是这样一项被寄予厚望的药物纳米化战略技术。

  原料药生产的主要特点是合成工艺路线长、原料利用率低、能耗大。在原料药的组成中,组成化学结构的原料一般只占原料消耗的5%~15%,而辅助性原料等却占了原料消耗的绝大部分,其中的大部分又转化为生产过程的“三废”,其能源和原料消耗占到了原料药生产成本的70%,可谓是既浪费资源,又污染环境。制药业这种以牺牲环境和极大消耗资源为代价的增长方式饱受社会各界的质疑。

 

  在此情形下,用超重力法将原料药纳米化,既提高了药效,还降低了能耗和原料消耗,可谓是制药行业的福音,在一定程度上解了药企的燃眉之急,该技术更是被国际药学专家盛赞为药物纳米化的下一代战略性技术。业界普遍认为,纳米技术的研究与应用将在30年内对全世界3800亿美元的药物制造业产生巨大影响,未来将有一半的药物可望采用纳米化技术来制造。

  更重要的是,超重力制备原料药技术也向世人充分证明,化工行业可以帮助人类应对所面临的环境以及健康方面的挑战,有助于重塑化工的崭新社会形象。这就像膜技术之于海水淡化、生物材料之于人工器官、高新材料之于航空航天……我们期待出现更多这种技术来减少人们对化工的误解。

日期:2012年10月17日 - 来自[原料药]栏目
共 19 页,当前第 2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