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中生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强悍”植物可在高温火山土壤中生长

在炙热中茁壮成长。图片来源:AlamyStockPhoto 本报讯一些物种喜欢高温。一项对新西兰高度活跃火山区域的植物调查发现,在土壤温度达到98.5℃的地方,仍然有若干种植物可以在如此极端条件...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6月13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新西兰极端植物可在72℃火山土壤中生长

在炙热中茁壮成长。图片来源:AlamyStockPhoto 一些物种喜欢温度。一项对新西兰高度活跃火山区域的植物调查发现,在土壤温度达到98.5℃的地方,仍然有若干种植物可以在如此极端条件下生存。...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6月12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实验室中生长出同神经连在一起的肠道组织

 

一项日前发表于《自然—医学》杂志的研究显示,几乎就像真的一样的肠道组织首次在实验室中被生长出来,并且成功植入小鼠体内。这一成就使人类距生长出肠道组织移植物更进一步,并且有望使患有炎症性肠病、克隆氏症和慢性便秘的人们从中受益。

来自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儿童医院医疗中心的Jim Wells及其团队通过将普通的皮肤或白血球细胞转变成一种被称为诱导多能干细胞的干细胞,生长出了肠道组织。通过为这些干细胞提供不同的营养和生长因子,他们促使其形成基本的肠道组织。该团队在2010年首次获得了这一进展。

不过,这次研究人员更进一步:他们还创建了神经细胞,并且利用这些细胞同肠道组织连接起来。“现在,我们将神经细胞包括了进来。这赋予了肠道组织机械作用,从而使其能够蠕动。”Wells介绍说。

研究人员发现,他们生长的肠道组织在实验室条件下和被植入小鼠肾脏中时均能蠕动。不过,该团队还没有为该组织供应血液以及保护它的免疫细胞。与此同时,他们发现,当肠道组织被植入小鼠体内时,小鼠自身可供应血液和免疫细胞。这表明,如果该组织被移植进人体,同样的事情可能也会发生。

目前,Wells的同事正在制造并测试在实验室中生长出来的中空肠道组织。虽然它们仅有2厘米长,但如果研究人员能将其延长到10厘米,便能为患有短肠综合征的婴儿制造出理想的移植物。短肠综合征会影响肠道被感染的早产婴儿,使其无法拥有足够的肠道来消化食物并且健康生长。(徐徐)

更多阅读

新科学家网站相关阅读(英文)

日期:2016年11月23日 - 来自[神经科]栏目

【企业标杆】中生联合公司的三级跳

 庶正导读:中国保健品行业升级发展需要领袖级企业带队,中生联合公司走出的“规范化”、“资本化”和“国际化”的三个步骤,不仅使其自身发展获得了资本的力量和新的世界级起点,同时也为业内企业探索了一条新的成长路径。


11月20日,南京中生联合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控股企业上海惟翊公司,斥资约1.4亿港币,成功并购新西兰最为著名的健康食品企业——“好健康”(GOOD HEALTH PRODUCTS LIMITED)全部股份。“中生联合”董事长桂平湖对此颇多感慨。他说,这次跨国并购,意义重大,也是“中生联合”投资逻辑的一次重要实践。


不断升级:“中生联合”的选择


1月15日,“中生联合”在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代码03332.HK。“中生联合”为迈出这一步,准备了足足十五个年头。15年前,桂平湖选择了保健品行业。上世纪末,中国保健品市场出现过狂飙猛进的场景,许多企业盲目进入,无章无序。桂平湖在江湖中另辟蹊径,采取个性化营销。他做了两件事:一是选择高品质产品,规范化服务,定制营销;二是在全国主要城市设立专营店,树立品牌。从卖产品到卖服务,从讲概念到讲科学,从中国化到国际化,特别是“康培尔”的推出(产品在澳大利亚选材、生产、检测、出品),“中生联合”为自己做了个升级版,再立新形象。

15年来,“中生联合”创造N个“第一”:2014年第一个上市的中国保健品企业;第一个实现借助外力资本(“上海复星”)推动健康产业发展;第一个实现海外并购知名品牌企业(新西兰“好健康”);运用线上线下、微信、大数据、ERP管理系统全面运作,实现中国健康产业全方位、多元化营销的“第一”。这些个“第一”,不断改变着“中生联合”。

桂平湖的“投资逻辑”

“中生联合”的良好发展态势,吸引了国内外资本的关注。在各路英豪候选名单中,中国著名企业“上海复星”进入“中生联合”的视线,并成为最终选择。董事长桂平湖这样解释:“上海复星”以强大资本力量及全球的眼光让我们敬重,他们的强项是我们的不足和所需;而我们的保健品行业的专业水准及成功市场经验为他们看重。

在问及为什么要收购外国一家重量级知名企业时,桂董说,中国保健品行业目前还没有突出的品牌。品牌的形成需要很多东西来支撑,包括企业历史文化的积淀,不是短时间可以形成的。国内保健品市场尤其需要大品牌的引领。“好健康”在新西兰是一个有30年历史、家喻户晓的保健品品牌。收购“好健康”,凭借其全球销售资源,全球的美誉度,对于提升企业的知名度,建设有效的跨国企业,具有很大的战略意义。

“走出去”,希望能走得更远

“中生联合”为什么会选择一家新西兰企业进行首笔海外收购?桂平湖回答说,有一个高的目标,企业才会有好的发展。

桂董认为,选择新西兰,选择“好健康”,就是选择了信任,选择了最高标准。桂平湖对 “走出去”还表达了另一种心愿:让“中生联合”走得更远。他说,并购“好健康”,不仅仅是为了中国的市场。我们还想布局亚太,放眼全球。作为一个企业来说,如果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和市场,肯定做不大做不强;一旦你以全球的思维来思考,以全球的眼光来谋划,以全球的格局来定位,就一定会有另一种思维、目光和格局了,那样,我们的健康产业持续发展的空间就会更大。

日期:2015年1月16日 - 来自[保健品行业]栏目

生顶层变动IPO缓步 头号难题天坛生物同业竞争

目前,中生集团的上市资产为天坛生物,非上市资产中直属性资产主要为六大所,项目性资产包括3家公司。

自中国生物技术起步至今,中国生物技术集团公司(下称“中生集团”)的名字赫然代表着业内的最权威。当年,正是在它的统筹之下,分散在全国各个地区的几大生物制品研究所被顺利收编。

“中生集团的历史轨迹,无疑是中国生物制品发展的足迹。”一名生物制品行业协会的权威人士向理财周报(http://www.lczb.net)记者娓娓道来,“中国最早的牛痘、霍乱、伤寒、狂犬病疫苗及白喉抗毒素等制品,都是由它研发而成。而它旗下的各生物制品研究所一直承担着预防、控制、消灭传染病用生物制品的生产重任。”

不过,视线拉回到2011年,随着国药集团对中生集团的重组,中生集团扮演的角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资产配置、谋求上市、行业竞争的加剧,都在对其做出一次次考验。

医药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同业竞争的局面不言而喻。

当然,同业竞争首先排除了长春所。2003年收购了长春所的核心资产水痘疫苗业务后,现长春所仅有裂解流感疫苗产品和天坛生物存在同业竞争。天坛生物收购长春祈健大幅削减了与长春所之间的同业竞争。

而天坛生物收购成都蓉生又与成都所的血液制品业务得到整合;目前成都所保留了除血液制品以外的乙肝等疫苗制品业务,该部分业务与天坛生物形成的同业竞争是中生集团在资产整合中需要调整的部分。

天坛生物与兰州所、上海所和武汉所之间的同业竞争就不那么容易化解了。上述三所在疫苗制品和血液制品方面均存在同业竞争。主要的产品包括水痘减毒活疫苗、麻腮风三联疫苗、人血白蛋白及静注人免疫球蛋白。

这恐怕也是中生上市迟迟未果的一个重要原因。对此,上述中生集团的内部人士如此回应,“其实,天坛也有它自己的独特优势,脊髓灰质炎疫苗、乙肝疫苗及狂热疫苗目前只有天坛一家在做,同业竞争是一个逐步调整的过程,外界对此的质疑中生也在尽力完善中。”

同时,外界也纷纷猜测,因香港IPO市场低迷,为防止市值被低估,中生集团香港上市计划将暂时搁浅,是否再次启动,尚未定论。对于为何选择港股而非内地交易市场,中生集团未作出正面回应。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国药集团对中生的疫苗生产并不如之前想象的那样高度重视,相反依旧对药品流通行业格外关注。面对着国内多家疫苗上市公司获得了资本的青睐,中生似乎有着夹缝中生存的意味。面对记者时,中生集团的高层仍表示,承担国家强制性疫苗的重任是他们头顶的光环。但未来在资本市场是否能获得捧场却很难说。

显然,国内的疫苗上市公司中不乏优秀的企业,对此,中生的高层则对自家产品的质量和不良反应处理表现出高度的自信。其认为诚信和品质是国企与民营企业的最大差异。但令人惋惜的是,近期爆料的兰州生物所旗下浆站蛊惑未成年人卖血事件又将高大上的国企推向了风口浪尖。

理财周报记者调查中发现,同为国药集团旗下的国药控股,将是今年10月沪港通开闸后的第一波名单上的成员。而中生集团显然是赶不上这趟快速列车,未来,在沪港通的政策下是否能顺利上市也尚不清楚。

复星医药集团共同成立国药控股。渗透了民营资本的国药控股在决策机制、市场规划及管理模式上都比国有企业拥有更多的灵活性,一举成为国内医药流通领域的老大。据悉,国药集团下一步将对没有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全资子企业实施改革措施,这意味着,国药集团将继续通过混合所有制与民企共同搭建集团的整体发展平台,毫无疑问,中生集团被纳入其中。

然而,在国药集团旗下子公司召开的2014年上半年工作会议中,国药控股和国药器材的高管在会议上都谈到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内容,而集团内其他子公司中生集团、国药工业、国药药材等在半年会议中都未提及该事项。而且,与国药器材对于加速推进公司改制及引入战略投资、全面深化战略合作抱有积极态度相反的是,中生集团是否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争议较大。上述内部人士表示,目前混合所有制改革仅停留在政策层面,最终的实施结果还没有落实到中生集团身上。

据悉,一直以来,中生集团均为国有控股,正是由于其疫苗和生物制品的特殊性,是否参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分歧很大。但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市场上民营资本的生物制品公司比比皆是,与跨国公司合作成功的先例也不在少数。显而易见的是,民营资本活跃的机制会刺激研发的动力。不过,国有控股适当松绑之后,留出的缝隙是否会影响到国家一类苗的采购和生产确实是一个值得考量的问题。但如果仅因此原因而拒绝资本的介入,也将会给中生集团带来一定的拖累。

日期:2014年9月2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天坛生物失宠危机:死亡疫苗吞噬10亿市值


导读:国内生物制品企业的先驱者,曾被无数投资者寄予厚望,曾经叱咤一方拥有华丽外表的天坛生物,如今却面临失宠的危机,若不想哪天只剩一个空壳,恐怕只有靠自己打天下了。

国药中生集团旗下唯一一家在A股上市的公司,作为重组改制之后,国内生物制品企业的先驱者,它曾是国药中生最重视的企业,它曾被无数投资者寄予厚望。2011年,它甚至获得了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2373万美元的项目资金。它在皇城脚下,冠以祭祀祈福的圣名——天坛生物。

理财周报产业与资本实验室统计中检所2013年度疫苗批签发数量显示,天坛生物以82批次荣登榜首。不过,这似乎无法遮盖它如今所面临的一系列尴尬局面。本期,我们继续解读——天坛生物表面的华丽。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天坛生物,在56家市值过百亿的医药类公司中,天坛生物的表现并不扎眼。如今,天坛生物的市值99亿,仅为智飞生物189亿市值的52%,仅为华兰生物153亿市值的64.7%。

而即使是守百亿市值,天坛生物也如履薄冰。每隔一段时间,市场便会传出天坛生物母公司国药中生赴港整体上市的消息。每一次都扯动着天坛生物的敏感神经。按照市场预测,一旦母公司整体上市,宠儿天坛生物极有可能只剩下一个空壳。

面临失宠的危机 1988年成立的天坛生物,当年实则由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发起成立并向公众募集股份。直至2007年,才转入国药中生的手中。目前,中国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53.3%的股权拥有天坛生物绝对话语权。有趣的是,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拥有4.24%的股权排在第二位,北京所仅持有1.04%股权位列第三。

从股权结构能看出,尽管独立上市,但天坛生物背后的操控者依旧是国药中生集团,且依然留存成都所和北京所的影子。近年来,国药中生集团旗下的企业看起来各自为营,竞争一直颇为激烈。

一位接近国药中生的人士向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透露“中生集团刚成立时,接手的旗下各研究所都在自己的地区生产和销售产品,特别是在疫苗领域,几乎每一种疫苗,集团内部都有几家企业在生产。当初为了集团利益而考虑,成立了天坛生物,其实是中生集团对旗下资产进行逐步的整合。”

上述人士继续表示,集团从长春所手中拿走了祈健生物,拨给天坛生物,又将成都蓉生归到它的名下。这使得长春所和成都所都相继失去了最重要的产业。这样的布局,其实是将天坛生物作为其整合资源的重要平台,达到了集团利益最大化。而这一系列举措,当然也壮大了天坛生物。

“靠着这个整体资产注入,天坛生物的股价曾在2008年下半年至2009年下半年这一年多的时间内,连翻3倍,被众多机构看好。不过2009年以后,天坛生物的股价就一直走下坡路。”

目前,除上述两大子公司外,天坛生物还有近20家控股子公司。这样庞大的体系,似乎将它的产业链严密衔接。理财周报记者研究发现,在这多家子公司中,除北京天泽和长春祈健之外,剩余包括蓉生在内的所有公司都深耕血制品领域,共建立了16个单采血浆公司,通俗而言就是浆站。而根据2013年天坛生物年报显示,浆站的布局还在不断拓展。

相反,天坛生物疫苗领域的收获主要来自长春祈健,主营水痘减毒活疫苗以及麻疹减毒活疫苗。

不过,近年来,天坛生物需要面对的尴尬恰恰来自当年力捧它上位的国药中生集团。整体赴港上市计划的消息对天坛生物而言恐怕不是喜讯。从2011年开始,国药中生就开始筹划整体改制,由技术有限公司变为股份有限公司。并将旗下的6大所一并做出调整。显然是为上市做准备。

2012年,国家环保部在对国药中生上市前的环保核查时,也将其全部的下属13家子公司纳入其中,当然,天坛生物也涵盖在内。“尽管双方承诺在业务上保持不重叠,或者进行股权整合,而股权整合方式包括吸收合并,但‘同业竞争’这四个字依旧是悬在天坛头顶上的一把利剑。”由于天坛生物中有多个疫苗与其他六大所出现了重叠现象,极有可能成为国药中生赴港上市的牺牲品。

到了2013年底,已多次传出国药中生集团拟募资近百亿港元。上市对于中生集团而言无疑是不断扩张自己的力量。尽管它是中国最大的疫苗生产航母,但在创新和研发能力上略显薄弱。与一些上市公司相比,国药中生更集中力量在一类苗的生产及销售。中生集团此番赴港募集资金,无疑是想将自己的疫苗种类与国际接轨。

这样一来,天坛生物恐怕极有可能只剩下一个空壳。据前文分析,天坛生物的主要研发及生产资源来自成都所及北京所,而自己本身并不真正具备太强的实力。国药中生此番上市,无疑是釜底抽薪,北京所及成都所相继离场,又通过上市而获得庞大的资金支撑。未来天坛真的是要靠自己打天下了。

不过,国药中生的整体上市,恐怕也有点难产的味道,2013年底铆足劲也没有挤入港交所的IPO。天坛生物能争取一些时间应对。

待研发疫苗和基因工程

今年六月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消息称,天坛生物一款新药疫苗获批临床(受理单号为CXSL1400023、CXSL1400022)已制证完毕,并已发批件。理财周报记者了解到,本次获批品种为H7N9流感病毒裂解疫苗及佐剂。

天坛生物从今年2月起就向CFDA申报了该疫苗并获得受理。此次获批意味着,天坛生物成为国内第一家获得H7N9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企业。

事实上,2013年6月,天坛生物才刚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采购H7N9禽流感疫苗用毒株,并正式启动H7N9禽流感疫苗的研制工作。整个研发工作仅花1年的时间,确实为天坛生物的实力加分不少。此次获得临床批件,无疑加快其对H7N9禽流感疫苗进行临床试验的步伐。

另一项关乎民生的疫苗也有天坛生物的影子——EV71,即手足口病疫苗。尽管三年前天坛生物就发出公告澄清,自己并未有手足口病的生产业务,但它持股的微谷生物公司在2011年起就开始启动该疫苗的研发,并于2013年上半年完成。事实上,它是继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之后,第一批研究该项目的公司之一。

天坛生物持有13.3%股权的微谷生物,与它同时期研发手足口病项目的上市公司还有华兰生物及科兴生物。其中,科兴生物的步伐要比其他两者更为领先。不过,近年来手足口病处高发状态,未来市场空间中,微谷生物依旧能获得较好的立足点,天坛生物作为一大股东,自然能分得一杯羹。

基因工程,一直是天坛生物自诩前景良好的生物制品领域。不过,理财周报记者了解到,公司研发的干扰素系列产品与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有着高度相似甚至重叠。

相比起上生所的重磅产品重组人干扰素,天坛生物在2007年才完成B-干扰素的临床三期试验。作为一种广谱的抗病毒试剂,B-干扰素在肝病、肿瘤、淋巴细胞疾病中广泛应用,并且与A-干扰素作用相似。即便不与国外的领先公司抗衡,前有上生所占据国内市场,天坛生物在该领域也不具备优势。

目前,纯化黄热病毒疫苗,重组酵母乙肝疫苗,麻腮风水痘四联疫苗,可能是天坛生物未来值得看好的项目。

“死亡疫苗”吞噬10亿市值

无论如何,天坛生物目前依旧是国内最重要的生物制品公司之一,占有50%的市场份额。从国内市场来看,乙肝疫苗、肺炎疫苗、Hib、麻风二联疫苗的批签发量增幅均超过20%。天坛生物的在该子领域中都有稳定的产品销量。但这一切只是看上去很美罢了。

事实上,天坛生物近两年来遭遇了不少明枪暗箭。

2013年,“死亡疫苗”在业内传得沸沸扬扬。12月6日至12月9日,湖南衡山县、常宁市及汉寿县共有3名婴儿接种了乙肝疫苗后出现严重不良反应,其中两名婴儿不幸死亡。直至相关部门宣布调查结果之前,全国疑似乙肝疫苗受害的婴儿已累计17例。

理财周报记者为此事联系了上海预防接种中心的相关负责人,该人士向记者介绍了当时的状况。“去年关于天坛生物疫苗的负面消息不断,12月底,四川眉山一名新生婴儿死亡事件,该婴儿死亡前疑似接种过天坛生物的乙肝疫苗。”

受此消息影响,天坛生物的股价随即跌停。而之后,又有媒体曝出天坛生物的乙肝疫苗生产线未达标GMP认证。该消息又将公司的信誉推向谷底。尽管事后天坛生物发公告澄清事实,但之后又自称现有乙肝疫苗生产车间未在2013年12月31日前通过国家新版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可见,种种猜测,并非空穴来风。

据上述人士介绍,其实不少疫苗公司的生产线认证早已过期,但为利益考虑而始终未停产。此次疫苗致死事件曝光,才促使各公司依据国家新推出的GMP认证标准来改造生产线。

这场风波一直到今年4月,天坛生物公告称该生产线已通过认证,才风平浪静。尽管如此,在中生集团准备整体上市、死亡疫苗等一系列利空的冲击下,天坛生物股价去年底以来持续下跌,市值从近109亿元跌至目前的99亿元,市值蒸发10亿元。今年5月12日,天坛生物市值一度跌至90亿元,半年最大跌幅17%。

另一个影响天坛生物未来走向的事件,则是关于高层的变动。2013年12月底,天坛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张利东、副总经理付百年、财务总监陈勇辞去相关职务。这一消息令外界纷纷猜疑天坛生物可能会与中生集团整体上市相关。但对天坛生物本身而言,更多的是动荡而非利好。

据了解,张利东曾经是国药控股总经理,而新任副总郑晓丽原任中生集团的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总经理。新任财务总监李胜彩原任中生集团的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副总经理,分管企业改制、资产管理等工作。

不过,天坛生物还是有属于自己的杀手锏——血制品。从上市公司浆站数量来看,天坛生物以16个浆站位居行业第一位。从公司2013年年报的数据显示,去年血制品的销售收入达到91115.74万元,同比增长了60.67%。相比之下,公司的预防制品销售收入基本与去年持平。涨幅如此之快的血制品行业,与天坛近几年来大手笔的扩张浆站密不可分。

今年2月,天坛生物旗下的蓉生药业又分别斥资2000万元,在四川建立了两个新的浆站——蓬溪蓉生及南部蓉生,并实现100%控股。由于地处四川农业人口大县,具备了高产单采血浆量的巨大潜力。

不过,就上市公司市值上来说,上海莱士目前高居第一位,达230亿元,是天坛生物市值的两倍以上。有业内人士评价称,华兰生物、上海莱士的投资价值较高,而天坛生物的投资价值一般。

另一项有利公司估值的因素为OPV项目(脊髓灰质疫苗),该项目正是2011年获得盖茨基金会资金的投入。三年前,双方达成共识,项目资金用于支持天坛生物正在建设中的亦庄疫苗产业基地OPV扩产项目。公司将在车间建成并通过WHO预认证后,以协议价格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供应OPV疫苗,用于支持全球消灭脊髓灰质炎行动。而去年底,OPV项目正式完成WHO预评估,并进入了国际临床研究筹备。

除此之外,天坛生物在亦庄的新基地是完全按照GMP和欧盟标准设计,具有较为先进的建设标准、设施设备及质量管理体系。该基地是天坛生物拓展国际市场的重要窗口。

日期:2014年7月15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狮子鱼可在淡水中生存


 

本报讯 世界上最具毒性的一种咸水鱼带来的威胁比之前预想要大得多。新研究显示,狮子鱼能在淡水中生存,这些水的盐度约为大西洋的1/7,这意味着这种极具侵略性的鱼也可能迁徙到河流中。该发现多亏一个好奇的6年级学生,她正在管理一个科学项目。美国在线网报道称,她将稀释的盐水慢慢倒入了装有狮子鱼的鱼缸里。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研究人员继续了该项目,以确定她的研究结果。(唐凤)

《中国科学报》 (2014-07-10 第2版 国际)

日期:2014年7月10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加中生物医药科技发展协会(CCBPA)举行2013年会

加中生物医药科技发展协会(CCBPA)今日在多伦多维多利亚学院召开2013年年会,会议邀请加拿大医药界资深业内人士发表专题演讲。

曾毕业于上海华东理工大学、现就职于加拿大CaChiCo的丹尼斯·邦嘎那博士,以一口流利的汉语就“生物医药和制药业在非洲的发展环境及机遇”作了演讲,其介绍说非洲的生物技术研发刚刚起步,普遍处于资金和技术严重缺乏的境况。中国近年来经济取得长足进步,对外投资大幅增加。非洲的医药产业可成为中国投资者的一大选择。

CCBPA对外联络理事年敏博士则以“世界各国制药业的现状及对未来的展望”为题,用翔实的最新统计数据,向与会者介绍了全球制药业目前和未来的市场规模及北美地区处方药和学名药(仿制药)的生产和销售现状,分析了学名药市场面临的机遇和阻力,并着重指出印度制药商在全球制药业的影响近年来得到了大幅提升。

CCBPA 2003年成立于多伦多,为非政治性、非赢利性专业团体,由活跃在生物医药研究开发、生产管理领域的杰出华人组成。会员对中国医药行业更快地走向国际市场,赶超世界先进水平,促进加中生物医药领域合作有着浓厚的兴趣。

成立以来,CCBPA为协助促进中国生物医药行业走向国际市场,在新产品、新工艺的研究开发、生产管理、市场经营方面提供了大量有益的服务。

日期:2013年12月9日 - 来自[生物医药]栏目
共 10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