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血清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如何吃甜食不会长胖

1、餐前半小时

从吸收葡萄糖到产生血清素大致需要20-30分钟。另外,血糖上升会刺激脑内掌管满腹的大脑中枢,这过程大约也要花20-30分钟。

因此,若在吃正餐前半小时吃甜点,正好能在正餐的时间产生血清素和饱足感,防止压力造成的暴饮暴食。

2、选择低卡甜点

身体从血清素得到最佳疗愈效果的份量,大约为50-80卡。话虽如此,也不要对热量斤斤计较,这样反而会与甜食减肥法想要达到的效果背道而驰。

此外,要食用含有砂糖等可转化成葡萄糖的甜食,才能帮助血清素生成,否则就算吃饱了也无法产生满足感。

3、喝大量的水

吃甜食的时候要喝大量的水,可以帮助增加饱足感,进而防止暴食。其中以无糖的气泡水效果最佳。另外也可选择有苦味的咖啡、红茶或绿茶。这些饮料的苦味,可以彰显甜食的甜味,进而提升吃了甜食的满足感。

4、果糖代替蔗糖

虽然说果糖和蔗糖都能引起肥胖,但是果糖更甜,果糖的甜度值通常接近200,而蔗糖只有100左右,相差大约一倍。这也就意味着你的用量可以更少,还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

蜂蜜、蜂胶液和苹果糖就是很常见的果糖,当你烤蛋糕或者是曲奇的时候,就可以不要再放砂糖了,改放一些蜂蜜或者苹果糖,别有一番风味。

日期:2021年4月7日 - 来自[天下奇闻]栏目

武汉企业大米中提取人血清白蛋白获批临床 全球首创

从水稻里“种”出供人体使用的血清白蛋白,这一曾被视作天方夜谭的科学设想,近日在光谷获得重大突破。 昨日,武汉光谷企业禾元生物披露,经过12年潜心研发,投入2亿元,该公司的植物源重组人血清白蛋白注射液成...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5月18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浙江大学发现血清铁蛋白可提高前列腺癌诊治准确性

 

据新华社 浙江大学研究人员通过对近3000例前列腺癌病例的对照研究,发现血清铁蛋白可提高前列腺癌预测的准确性,在前列腺癌诊断与预后判断中具有重要应用价值。相关论文2月2日在线发表于国际学术期刊《肿瘤靶标》。

“此前的研究中,多种肿瘤患者的血清铁蛋白水平存在升高现象, 提示血清铁蛋白可能是恶性肿瘤潜在的生物标记物。”论文通讯作者之一、浙江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王福俤教授介绍,铁蛋白是人体内存储铁的主要蛋白,近年来的研究发现血清铁蛋白的升高与免疫抑制、血管生成和增殖等一系列病理过程有关。

据介绍,研究人员对2002例前列腺癌病人及951例前列腺增生病人的临床数据进行收集和分析,发现血清铁蛋白每毫升升高100纳克,患者会增加20%前列腺癌患病风险。而随着前列腺癌恶性程度增加,人体内组织铁蛋白和血清铁蛋白也均升高,两者具有高度相关性。

研究人员表示,该成果表明血清铁蛋白可作为辅助诊断的无创生物标记物,用于前列腺癌的诊断与预后评估。该成果由浙江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及浙江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合作完成。(朱涵)

《中国科学报》 (2017-02-06 第4版 综合)

日期:2017年2月6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血清微小差异将改变实验结果

当Alastair Khodabukus试着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新实验室制作肌肉纤维时,他发现一些奇怪的事情:这些组织在痉挛。数年来,他一直在用同样的鼠源克隆技术培养纤维,但这些却与众不同。与之前他在英国邓迪的实验室培育出的纤维相比,它们需要更多的葡萄糖,而包含的能促进更快放松及不易疲劳的蛋白质更少。Khodabukus认为,这些不同归因于美国牛的饲养方式不同。

大多数大学实验室采用牛胎儿血清(FBS)培养细胞。牛的饮食、地理位置、年龄、是否使用激素或抗体,以及牛胎儿孕周等均会产生影响。FBS被作为培养基的补充物,它能影响人造组织的厚度,并能使产物模拟细胞活动,甚至影响表面接受器对给定化合物的响应。

“FBS就像笼罩在头上的乌云,我们不知道它实际是什么或不是什么。”Khodabukus说。

而血清只是研究人员在研究细胞时需要考虑的诸多因素之一。在去年召开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细胞培养和再生研讨会上,生物制药公司“吉利德科学”的癌症生物学家Richard Neve就担忧,研究人员将变得不堪重负。“很多实验室面临大量问题。”

一般而言,相关研究的最基本步骤是确保细胞的基因一致性。而且,细胞行为也会受到浓度、增殖率、培养基、污染物和培养时间等的影响。而血清是细胞培养基中最常见的补充物,并至少应保持一致。通常,人类血清包含数千不同的蛋白质和小分子。而FBS复杂性相似,且富含支持胎儿快速生长的物质。

致力于研发血清替代物的Essential制药公司的首席科学馆Adam Elhofy表示,在血清中,大部分细胞并不与血液直接接触,而是被液体包裹着。“血清里还富含荷尔蒙、生长因子和其他信号分子。”

走向无血清

为了克服障碍,试剂公司已经开发出无血清培养基。科学家也在追求“生物工艺”的应用,例如,药用蛋白质和疫苗的生产。而那些了解细胞对培养条件微小变化十分敏感的干细胞研究者也对此十分热衷。

出于对一致性的担忧和推动转化医学的愿望,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注意如何对待他们的细胞。MilliporeSigma 公司研究部战略营销主管Ken Yoon表示,这些都在鼓励科学家远离血清。

但无血清培养基并非总是可行的或实际的。“如果我们能不再用FBS,而是有一些更确定的东西,所有人都同意这是件大事。”美国国家综合医学科学研究所Jon Lorsch说,“问题是这有多切合实际?我们不知道答案。”

大部分无血清剂型只针对特定细胞类型或相关细胞系群。例如,供应商为中国仓鼠卵巢细胞提供无血清培养基。但ScienCell实验室研发副总监Jennifer Welser-Alves指出,这些培养基并不适用于所有细胞类型:许多原始细胞被移出后,仍需要血清才能生长。“你能做的增加细胞并保持其增长的所有事情都是必要的。”她说。一些培养基要求增加至少2%的FBS,低剂量的血清有助于减少可变性。

不过,芒特普林森的培养基顾问Paul Price指出,即便具有可行性,很多研究者也不希望花费时间或冒着风险,掐断细胞的血清供应。“自1980年以来,人们一直说血清将成为历史,但到现在它仍然流行。”

另外,Khodabukus提到,骨骼肌纤维尚没有商用培养制剂。他花费两年时间修改了配方,结合了数十种生长因子和其他信号分子。但当纤维的性能随不同血清出现变化时,打乱了他的研究计划。“我计划用今后所有时间研究这一领域,如果能成功,则将能用于全世界每个实验室。”

无法摆脱的血清

Khodabukus 前博士后导师、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Keith Baar则依靠一种更普通的解决方案:将实验室温度降低以储存血清。当血清快要用尽时,他会订购和检验至少4批货源,观察它们培养的细胞的效能,找出与当前实验最匹配的。

之后购买100瓶同样的血清。虽然这会花费其实验室2.5万美元,但这也意味着他们能继续实验,不用花数月时间检验更多的血清。科罗拉多大学癌症生物学家Matthew Sikora指出,不检验其血清的研究者可能陷入麻烦。

Sikora使用乳腺癌细胞系研究“弱雌激素”的效应。他购买了经过木炭处理的血清,以便剥离类胆固醇激素和其他多脂分子。然后他检验了血清中的细胞含有或缺乏雌激素受体,如果血清中的激素能被有效移除,那么这些细胞的增值效率应该一致。

去年,他和同事不得不停止试验6个月,当时连续批次的血清均无法达到其实验目标。不同的荷尔蒙容量会“完全推翻”对一种癌症药物如何工作的解释。Sikora认为,血清中的未知变化能解释他与合作者不能得到一致结果的原因。

即便研究人员进行批次检验,他们也可能不知道应当注意什么。但奥兰治儿童医院细胞和发育生物学家Mariella Simon表示,研究人员永远需要仔细。理论上,他们应该准备充足的血清完成整个实验。如果在使用一批新血清时,他们应该确保没有试剂发生变化,并有足够的就血清进行比对,以避免因血清变化而出现的奇怪结果。

另外,污染也会扰乱实验。最阴险的破坏者之一就是支原体。这种微小的细菌能偷偷溜过消毒器的边缘,并能抵御多种抗生素。它能吃掉细胞的营养并能改变DNA及蛋白质合成。

传统的支原体检验需要数周,并仍会遗漏一些稀有菌株。美国模式培养物保藏所标准化工作负责人Yvonne Reid提到,基于聚合酶链反应(PCR)的检验能更快速准确地找到答案。

为了避免血清被污染,一些研究人员还选择使用伽马射线。包括支原体在内的一些普通污染物均对射线十分敏感。但射线也会损害蛋白质和生物活性分子的生长。许多供应商也提供经过伽马射线照射过的血清,国际血清产业联盟也成立了工作组检验这些血清的效果。

错误无处不在

细胞的物理环境影响深远。美国波士顿威斯研究所研究人员发现,培养基仅出现变形和流动就会改变细胞。不同品牌的实验室器皿能将不同的化学物质释放到培养基中,并扰乱细胞代谢研究。

经过认真考虑的试剂添加也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改变细胞代谢:抗生素能损害线粒体活性。即便实验室冰箱的玻璃门也能摧毁研究,原因是培养基中的一些化学物质对光线十分敏感。 此外, 细胞在给定的培养皿中的生长也不相同。

在这些实验中,细胞本身就变成最大的变数。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癌症研究员John Masters指出,没有简单快速的方法能知道细胞是否符合要求。

美国犹他州细胞培养顾问Leland Foster则认为,“实验室要远离这种变量,需要有专业人员指导。”他指出,培养细胞最好由细胞培养专家进行,而非实习生,前者能分辨出细胞在“微笑还是皱眉头”。

在快速生长或相对稳定阶段的细胞,其反应并不相同。如果它们在培养基中的时间过长,还会发生其他变化,并影响增殖。即便能确证细胞的遗传统一性,细胞的其他重要属性也无法确证。

Reid提到,由于存在如此多的不确定性,研究人员需要一周或更多时间优化细胞生长,并在实验开始前总结生长概况。生长概况能告知研究人员何时收获细胞,何时检测等。

而重要的是,研究人员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没有一套实验规程适合所有人。”Neve说。但忽视细胞的研究人员将会遇到更多困难。“有人的博士学位泡汤了、拨款丢了,甚至几年的工作白干了,原因就是没有进行简单的质量控制。”Masters说。

日期:2016年10月10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合理利用血清肿瘤标志物优化甲状腺疾病诊疗管理

 

随着全球发病率日益增长,甲状腺癌已成为发病率增长最快的实体癌。日前,在第七届全国甲状腺肿瘤学术大会上,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教授高明、上海交通大学第六人民医院教授陆汉魁、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教授郭林、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教授王卓颖、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授关海霞等国内甲状腺疾病临床及检验专家,就甲状腺血清肿瘤标志物在甲状腺癌诊疗中的医学价值与临床应用进行了深入探讨及交流。

高明表示:“随着临床研究进展,甲状腺相关的血清肿瘤标志物在甲状腺癌的鉴别诊断、治疗监测、术后评估及随访中的重要价值逐渐得到认可。合理有效地利用这些肿瘤标志物,能够有效提升对甲状腺癌的诊疗管理。”

Tg、TgAb:DTC术后管理的重要参考

根据临床和病理学分型,甲状腺癌主要分为分化型甲状腺癌(DTC)、甲状腺髓样癌(MTC)和甲状腺未分化癌。其中,DTC约占90%,预后相对良好,但初治后10年内复发风险高。所以,DTC的术后评估与随访至关重要,除影像学外,临床需依靠肿瘤标志物对治疗效果进行动态监测,及时发现疾病的复发,实现早期干预和治疗。

甲状腺球蛋白(Tg)是与DTC密切相关的血清学指标,甲状腺滤泡破坏、甲状腺机能亢进等甲状腺良性疾病以及DTC细胞增生、转移和有效治疗后短期内被破坏凋亡等,都可能导致血清Tg升高。临床上将Tg作为DTC手术后和清甲治疗后的主要判断指标,是随访监测DTC转移、预测DTC复发、选择后续治疗、疗效判断及预后评估的重要参考。

值得注意的是,10%~25%的人群血液内存有不同程度的抗甲状腺球蛋白抗体(TgAb),是目前干扰血清Tg检测的准确性的主要因素。因此对患者检测血清Tg时,应同时检测TgAb。关海霞指出:“根据已有的文献报道,动态监测Tg和TgAb有助于评估患者的术后预后情况。建议在DTC术前检查Tg与TgAb的基础值,以便更好地进行术后动态风险评估和随访。”

美国甲状腺协会(ATA)2015年发布的《成人甲状腺结节与分化型甲状腺癌指南》推荐:患者在最初的随访过程中应每6~12个月检测血清Tg,高危型患者监测应当更为频繁;甲状腺激素替代治疗患者至少每隔12个月检测Tg血清水平;在随访中每次测定Tg时应同时定量测定TgAb,且应在同样的实验室、采用同种方法测定血清Tg,以确保检测结果的可比性。

陆汉魁指出:“DTC患者需要长期,甚至终身动态监测血清Tg和TgAb,但目前国内很多医疗机构,尤其是相对不够发达地区的医院,对Tg和TgAb的概念多有混淆,不同检测方法检得出的Tg和TgAb结果差异较大,影响临床的判断结果。因此,亟须建立统一的标准以实现检测的规范化和统一化,并出台Tg及TgAb在DCT术后管理应用中的中国专家共识,以期更好地指导临床应用。另外,采用超敏Tg检测技术有利于显著改善DTC患者的临床管理。”

Ct:MTC筛查和预后的关键依据

在所有非DTC甲状腺恶性肿瘤患者中,甲状腺髓样癌(MTC)是主要类型。虽然MTC在甲状腺恶性肿瘤中仅占0.3%~4%,但由于其通常无典型症状,早期难以发现,大部分患者确诊时已为III期和IV期,导致致死率高。手术是目前最有效的治疗方法。MTC主要诊断方法为超声引导下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测结合RET原癌基因突变检查,存在操作复杂、灵敏度低且难以确定转移与否等诸多不足。

降钙素(Calcitonin,Ct)是由甲状腺滤泡旁C细胞或MTC细胞分泌的一种激素。临床上主要用于MTC的筛查、诊断与随访,是确定MTC转移最有效的方法。欧洲甲状腺学会(ETA)发布的《滤泡上皮细胞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管理欧洲共识》推荐使用Ct对甲状腺结节患者进行筛查,但中国指南尚未将Ct作为恶性甲状腺结节的筛查指标。

王卓颖指出:“国内很多临床医生对Ct认识不足,导致Ct检测在我国尚未普及。由于无法通过超声来鉴别MTC,很多患者往往到术后通过病理确诊MTC,导致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因为手术范围不足而需要再次手术。将Ct作为MTC的术前筛查,对于MTC疑似患者能够达到约90%的确诊率,明显减少二次手术的几率。”

此外,Ct基值和术后值变化是判断疗效的关键性指标。根据2015年ATA发布的《甲状腺髓样癌的管理指南》,MTC术后患者血清Ct水平的倍增时间与肿瘤预后密切相关:当倍增时间少于6个月时,患者5年及10年的生存率分别为25%及8%;若为6个月至24个月,患者生存率为92%及37%;而大于24个月时,生存率将近100%。指南建议凡是术后Ct水平高于正常的患者,每半年均应进行Ct检测并计算倍增时间。

更高灵敏度检测,实现更多临床获益

除了特异性更高的甲状腺肿瘤标志物,临床对更高灵敏度检测的需求也日益增加。检测灵敏度主要分为分析灵敏度和功能灵敏度两个方面,分析灵敏度指能够检测到的最低浓度;功能灵敏度用于评估低浓度检测中的不精密度,是针对单一样本,在相同环境下重复检测,记录批间变化系数等于20%时的浓度值。

Tg检测功能灵敏度为0.5~1ng/mL,不能早期发现与诊断甲状腺全切除术后肿瘤复发。罗氏诊断第二代高敏Tg检测Elecsys Tg II分析灵敏度和功能灵敏度分别达到0.04ng/mL和0.10ng/mL,提升了Tg低浓度检测结果的可靠性,而Tg浓度上升的趋势也可以更早地被检测到,并具有很强的抗TgAb干扰能力,保证结果准确性。

Ct在临床中的应用主要受限于其基础检测值的阳性预测值极低,必要时需要激发试验来检测,其操作难度较大,使得现阶段Ct检测方法有着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随着罗氏诊断Elecsys Calcitonin最新高敏检测方法的出现,Ct的检测灵敏度得以大幅提高,检测范围达到0.5~2000pg/mL,保证低浓度Ct的检测能力,且相较激发试验亦得到大幅简化,为Ct检测的普及提供了极大便利,有助于早期发现MTC肿瘤残留及复发。

郭林表示:“Tg和Ct检测灵敏度的提升使得检测结果的阴性预测价值大大提高,在肿瘤复发监测中能够更好地确认无复发风险的术后患者,并筛查出高危复发的患者;对早期发现是否存在肿瘤术后残留或疾病进展也有重要的意义,同时能够辅助诊断分泌功能较差的恶性甲状腺肿瘤,为甲状腺疾病诊疗带来更多的临床获益。”(薛坤)

《中国科学报》 (2016-09-20 第6版 前沿)

日期:2016年9月20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狂蛇风险堪忧:抗蛇毒血清短缺问题难解决


简氏曼巴蛇咬伤增加了公共卫生风险。图片来源:Mattias Klum/NGS

午夜刚过,Abdulsalam Nasidi的电话就响了,打电话的正是尼日利亚卫生部部长。Nasidi曾在尼日利亚卫生部工作,电话那头希望他能赶紧去贝努埃河谷,为许多奄奄一息的患者进行诊治。那里忽然出现了很多病人,他们眼、口、鼻出血。听到这些症状,Nasidi的脑海里涌现出的是埃博拉、拉沙热、马尔堡病毒等一系列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当他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贝努埃,发现病人已被安置在了临时“医院”里。不过,Nasidi很快意识到,这些人可不是被什么病毒感染了,而是被毒蛇咬了。原随着雨季的到来,河谷里很多毒蛇巢遭到了破坏,而恰好此时农民们要进行春耕。因为很多人穷得买不起靴子,结果他们的脚就暴露给了毒蛇。

Nasidi想帮忙,却发现实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手头只有一点点抗蛇毒血清,而且很快就用完了。一旦医院把所有的抗蛇毒血清用尽,人们将无计可施。没有人知道会死多少人。不过,据统计,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尼日利亚人因被毒蛇咬而丧命,进入雨季后情况更是恶劣。

如今,蛇咬伤已经日益成为全球公共健康风险。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全球每年约有500万人被蛇咬,超过10万人因次丧命,还有40万人被迫截肢或永久伤残。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蛇毒研究者、非营利性组织“全球蛇咬伤行动”负责人David Williams感慨地说道:“这是最被忽视的热带病。”

事实上,现有的抗蛇毒血清足可以应对大部分蛇咬伤,但这些药物往往十分紧缺。2015年9月,“无国界医生组织”(MSF)宣称,被用于治疗非洲几种致命毒蛇咬伤的抗蛇毒血清Fav-Afrique就要断货了,原因是赛诺菲巴斯德公司决定在2014年停止生产这种药。MSF 政策顾问Julien Potet表示,据估计,一旦这种药停产,每年非洲被蛇咬死的人就会多1万。原因是蛇咬伤多发生在世界上最穷的地方,因而往往被忽视。

聚焦毒蛇

不过,今年5月,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上,蛇咬危机终于成为议题。但尽管存在某些共识,专家对于解决方案却产生了分歧。一些专家认为,应该利用最新科技研发新一代的广谱抗蛇毒血清。另一些人则认为,现有的抗蛇毒血清安全、有效且成本不高,所以应想方设法提高产量、降低价格,并积极推广。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抗蛇毒血清研究专家Leslie Boyer坦言:“从医生的角度来看,病人需要的是现在就能用,而不是一味求新。”

这一分歧也折射出许多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窘境,是求助于高科技的解决方案,还是依靠成本低廉的老办法?不过对医生Jean-Philippe Chippaux 而言,答案很简单:“解决问题其实不难,关键是我们缺乏真正去干的意愿。”

每年12月,Williams都会看到大批被蛇咬伤的患者涌入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莫尔斯比港总医院。伤者几乎都是被太攀蛇咬伤的,这种毒蛇非常危险,常在雨季出没。这些能够在医院接受抗蛇毒血清治疗的人已经算十分幸运,如果没有抗蛇毒血清,死亡率高达10%~15%;有了它,死亡率则降至0.5%。这一现状值得全世界反思。

自19世纪90年代法国医生Albert Calmette首次制备抗蛇毒血清以来,这种药物的生产方法几乎没有多大变化。研究人员从毒蛇身上取出微量蛇毒,注入动物(如马和羊)体内,使之产生相应的抗体。他们会逐渐加大注入的蛇毒剂量,以产生较多的抗体,再予以提纯并供给蛇伤患者。

在拉丁美洲的很多地区,抗蛇毒血清由政府资助的实验室生产,并免费发放。但在其他地方,尤其是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这些药却往往极为短缺。此外,由于贪污贿赂,这些药物的价格往往被抬得奇高,结果很多医疗机构买不起,或者这些机构担心患者付不起费用不敢购入,甚至一些患者也觉得抗蛇毒血清没有效用。

由于市场不景气,一些制药企业便放弃生产这类药物。“国际卫生行动”负责人Tim Reed表示,因为弄不到药,一些被蛇咬伤的人不得不采用土方法治疗,例如,喝汽油、电击、涂抹牛粪等。

不过,英国利物浦热带医学院阿里斯泰尔·里德毒液研究部门主任Robert Harrison表示,抗蛇毒血清本身也存在一些弱点:保存期有限且需要冷藏。此外,虽然也有一些广谱类型,但大部分抗蛇毒血清只能应对一种蛇毒。

老问题新方法

10年前,Harrison和来自哥斯达黎加大学的José María Gutiérrez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利用“蛇毒蛋白质组学”和“抗蛇毒血清组学”技术,希望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研发通用的抗蛇毒血清。他们试图识别出蛇毒中有破坏性作用的蛋白质,结果发现了提供免疫响应的特殊位点抗原表位。

研究人员希望使用这些抗原生产综合血清。该研究虽然进展缓慢,但仍取得了一些成果。去年,Gutiérrez等人分离并识别出了眼镜蛇毒液中的众多致命毒蛋白,并给各种蛋白的毒性打了分。

今年3月,一个巴西团队宣称自己取得了更大突破。他们设计出了某些编码珊瑚蛇蛇毒抗原的DNA短片段,成功使小鼠产生出了能对抗珊瑚蛇毒的抗体。

这些进展让Harrison信心倍增,他认为3~4年内新一代抗蛇毒血清即可诞生,当然,由于资源匮乏,以及蛇毒确实成分复杂,他也承认这一预期显得过于乐观。

尽管眼下相关文章纷纷涌现,但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毒物学家Alejandro Alagón并不相信这些方法有用。在他看来,这些新手段成本太高。Alagón认为,依靠现有的成本相对低廉的抗蛇毒血清才是王道。“你根本不可能找到更便宜的解决方案了。”

来自会场的声音

这些争吵在本届日内瓦大会上汇集到了一起。75位来自全世界的专家、卫生健康机构代表挤在了联合国总部大楼三层的一间会议室里。

光线逐渐暗了下来,伴随着窗外的雨滴,一部由“全球蛇咬伤行动”参与制作的纪录短片讲述了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为了给被眼镜蛇咬伤的女儿寻找抗蛇毒血清,一对非洲夫妇带着她在崎岖的路上艰难前行。这个女孩是幸运的,因为她最终活了下来;但不幸的是,她的胳膊残疾了。让人更悲伤的是,女孩的姐姐就因被这种蛇咬伤而离开了人世。

让与会者认识到蛇咬伤问题的严重性正是会议的主要目标,在90分钟的会议期间,参会者慷慨陈词,传达出来的中心议题是同一个——我们需要更多的抗蛇毒血清。

会议上也能听到愤怒的抗议声。Chippaux和部分非洲代表深感失望:根本没有几个非洲人应邀发言,而这里才是抗蛇毒血清匮乏的重灾区。“我们的意愿完全被忽视。”Chippaux说。

一些人认为,目前非洲之所以会出现抗蛇毒血清不足,根本原因在于这里的人总指望外界提供帮助,而真正的解决办法是非洲人民自力更生,生产出高质量的药物。另外,Alagón觉得把希望寄托在抗蛇毒血清组学是个误区。“把精力放在这方面太浪费人力物力了,或许到2050年这是可行的,但我们必须解决燃眉之急。”

Williams和 Gutiérrez属于中间派,认为问题的解决需要多线共进,既要进行技术创新,也需要现有药厂扩大生产。

事实上,也有一些好消息。例如,哥斯达黎加、巴西和墨西哥正在测试适用于非洲不同地区的抗蛇毒血清。另外,一些政府也在设法降低这些药物的价格,使其保持在民众承受范围内。

尽管如此,应对蛇咬伤、解决抗蛇毒血清短缺之路仍笼罩着层层迷雾。Williams认为,本次会议只是个开始,还需要更多会议促成一个真正可行的方案,不过,这毕竟让他看到了一线曙光——人们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蛇咬伤问题。

Boyer则表示,不管最终解决方案是什么,当务之急是阻止非洲的这场灾难,要让政府和民众相信抗蛇毒血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医疗机构能有药且民众能负担得起。

也许,Nasidi的观点更易达成:还是给那些农民提供一双靴子吧。(张章)

 

日期:2016年9月19日 - 来自[健康快讯]栏目

合成生物学解决全球抗蛇毒血清短缺实验室抗体可产生大容量高质量蛇咬伤疗法

当医疗慈善机构无国界医生在去年9月称全球正面临抗蛇毒血清短缺的公共卫生危机时,巴西生物化学家Paulo Lee Ho并未感到惊讶。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圣保罗的布坦坦研究所寻找制造抗蛇毒血清的更佳途径,从而治疗银环蛇的咬伤。

传统方法依赖于天然银环蛇毒液,但这是很难获得的:蛇的每一咬只产生少量的毒液,并且在人工饲养环境中很难提高。因此Ho和其他科学家转而求助于蛋白质组学以及合成生物学,旨在改善抗蛇毒血清的质量与可用性。他说:“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方法满足来自卫生部的抗蛇毒血清需求。”

如今,这些努力正在开花结果。今年3月,Ho与同事报告说,他们设计了一种脱氧核糖核酸(DNA)短链,在将其添加到小鼠体内后触发了抗银环蛇毒液的抗体。研究人员随后通过一同注射在大肠杆菌中的合成毒液抗体增强了啮齿动物的免疫响应。

在3月发表的另一项独立研究中,巴西的另一研究团队利用人工合成抗体片段中和了蝮蛇的咬伤。

英国利物浦热带医学院阿里斯泰尔·里德毒液研究部门负责人Robert Harrison表示,考虑到发展中国家因毒蛇咬伤造成的沉重医疗负担,这样的进展令人欢欣鼓舞。每年大约有9万人因毒蛇咬伤而死亡。

然而一个多世纪以来,抗蛇毒血清的制造方法一直没有改变。大型动物——通常是马——被注射进少量提取自蛇毒的纯化蛋白质,从而促使抗体的产生。包含这些抗体的血浆随后被施用于蛇毒受害者。

但是这种救命的方法存在巨大的局限性。每一种抗蛇毒血清只能有效对付一种,或是一小类蛇毒。并且这些药物必须要冷藏使用,而热带国家面临的一个困难便是缺乏可靠的电力供应。

美国图森市亚利桑那大学毒液、免疫化学、药理学和急救反应研究所所长Leslie Boyer表示:“当你想到它,这些抗蛇毒血清的作用真是太神奇了。”

生产抗蛇毒血清的制药公司的数量目前正在下降,因为这种药物并不是很赚钱。例如在2010年,制药巨头、法国巴黎的赛诺菲公司便停止生产抗蛇毒血清Fav-Afrique,后者旨在治疗非洲毒性最强的10种毒蛇的咬伤。

Ho希望他的方法能够有助于填补这一空白。与依赖从活体银环蛇中提取毒液不同,他从编码蛇毒毒素的银环蛇DNA片段入手。他和同事将这些DNA片段注入小鼠体内以启动它们的免疫系统。1个月后,研究人员再向这些啮齿动物体内注射包含合成蛇毒抗体的后续疫苗。

在接受了Ho的试验治疗后,只有60%的小鼠在注射了致命剂量的银环蛇毒液后幸存下来,相比之下,现有抗蛇毒血清的存活率为100%。但Ho并未气馁。他说:“这一结果表明还有其他途径获得中和抗体。或许为了获得更好的治疗效果,我们需要使用更多的抗体再试一次。我们只是还不知道它是什么。”

由波多维利乌港Fundacao Oswaldo Cruz(基金会)生物医学研究所分子生物学家Carla Fernandes领衔的另一个巴西研究团队测试了另一种不同的方法。他们使用噬菌体展示库,制造了向美洲驼注射蝰蛇毒液产生的抗体的人工合成版本。向蛇咬伤受害者施用这种抗体能够避免对动物血浆的需求。相比传统的抗蛇毒血清,它还可以减少咬伤部位的肌肉损伤和组织死亡,因为合成抗体更小,从而能够更好地渗透到组织内部。

新的抗蛇毒血清的研制道路并非畅通无阻,但研究人员认为关键在于进展迅速。Harrison表示:“这一领域有着显著而快速的进步,但它需要更快的发展。有太多的人死于从根本上讲是可以预防的一种疾病。”

然而对Boyer来说,抗蛇毒血清短缺并不是因为缺少科学研究导致的。她说:“只需14美元制造的一小瓶抗蛇毒血清在美国却需要花1.4万美元。”Boyer指出:“你不会买到比这更便宜的。昂贵的部分并不是科学,而是每个人都想要的利润促使价格变得那么遥不可及。”

蛇毒是毒蛇从毒腺中分泌出来的一种液体,分为神经性毒液和溶血性毒液,主要成分是毒性蛋白质,约占干重的90%至95%。酶类和毒素约含二十多种。此外,还含有一些小分子肽、氨基酸、碳水化合物、脂类、核苷、生物胺类及金属离子等。蛇毒成分十分复杂,不同蛇毒的毒性、药理及毒理作用各具特点。

日期:2016年4月21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血清肿瘤标志物PSA检测助力前列腺癌有效管理

日前,在北京举办的肿瘤标志物大师班交流会上,西班牙巴塞罗那临床医院生化实验室癌症研究中心主任Rafael Molina教授就PSA的研究发展、医学价值及其对前列腺癌管理的应用进行了深入探讨。

合理应用PSA检测辅助前列腺癌诊断与风险评估

PSA是由前列腺上皮细胞分泌的一种丝氨酸蛋白酶,但其并非前列腺组织特异性。研究发现,在女性胎儿羊水、乳腺囊肿、乳汁和卵巢囊肿等部分体液中同样可检测到PSA,且女性血清中PSA处于非常低的浓度。PSA在血清中主要存在结合与非结合两种形式,血液中绝大多数PSA与多种内源性蛋白酶抑制剂相结合形成复合PSA,如与α1-抗糜蛋白酶(ACT)结合构成PSA-ACT,这是血清中复合PSA的主要构成形式,也是目前免疫学方法能检测到的主要成分。剩余少部分PSA在血清中处于游离状态,成为游离PSA(fPSA)。临床检测的总PSA(tPSA)事实仅是fPSA与PSA-ACT。

PSA标志物的实验室检测必须注意样本保存以保持PSA稳定性。欧洲肿瘤标志物组织(EGTM)明确提出了实验室检测中样本保存的推荐操作方法。用于肿瘤标志物检测的血液标本,应在采集后3小时内离心分离血清,并根据检测时间,选择正确保存条件。tPSA在2℃~8℃下可维持5天短时间稳定,在-20℃以下可保存6个月;而对于fPSA,拟放置24小时内检测的标本应保存在冷藏温度以防PSA降解,如标本分析需延迟超过24小时,需至少在-20℃下冷冻保存,而长期保存样本最好储存于-70℃以下。目前,临床正在研究tPSA与fPSA在血浆中的稳定性,初步结果显示它们可在2℃~8℃中稳定保存60小时。

世界卫生组织(WHO)于1999年发布的PSA校准方法(WHO 96/670)将截断(cut-off)值定为3.1ng/ml,一般超过10ng/ml要考虑罹患前列腺癌的可能。但研究发现,因血清PSA浓度在前列腺增生和前列腺炎中均有升高,前列腺良性疾病与前列腺癌在2~10ng/ml时有交叉情况,由此存在很高比例的假阴性和假阳性结果。若假阴性出现在2~4ng/ml,可导致15%癌症漏检;当假阳性在4~10ng/ml出现时,被认为是判断前列腺癌的灰区,65%良性疾病会被错判为癌症。此时,可通过结合fPSA计算游离前列腺指数(%fPSA),提高检出率。在tPSA水平为4-10ng/mL的患者中,以%fPSA为标准可减少35%不必要的活检,且检出敏感性可达94%。

除辅助诊断外,前列腺癌应根据血清PSA联合Gleason评分和临床分期分为低、中、高三个风险等级,指导预后和治疗。Gleason评分由国际泌尿病理协会于2005年颁布,目前已成为前列腺癌病理分级标准。通过Gleason评分形成癌组织分级常数,其波动范围为2~10分,2分提示侵袭性最小,10分侵袭性最强。当Gleason评分≤6且PSA<10ng/ml及临床分期≤T2a时,判断为低危;若Gleason评分≤7或PSA为10~20ng/ml或临床分期≤T2b,则属于中危组;如Gleason评分>7或PSA>20ng/ml或临床分期为T2c,说明为高危组。

主动监测成为国际PSA诊疗指南推荐的保守治疗策略

目前,国际上EGTM、欧洲泌尿外科学会(EAU)、美国临床生物化学学会(NACB)、美国泌尿外科协会(AUA)、美国癌症协会(ACS)等组织均发布了前列腺癌相关指南。Molina教授介绍了一项覆盖欧洲八个国家、入组50~74岁男性人群的欧洲前列腺癌随机筛查研究(ERSPC),将人群随机分为定期进行PSA筛查组与不限定是否进行PSA检查的对照组,筛查组进行PSA检查的间隔为4年,统计核心年龄段为55~69岁受试者的前列腺癌死亡率。结果发现,随访至第9年时,核心年龄段定期筛查组与对照组的前列腺癌死亡率之比为0.85;随访至第11年时,比值为0.78。近期,在《柳叶刀》杂志上公布的13年随访结果显示,在55~69岁男性中,PSA筛查使前列腺癌死亡率下降了21%,且与随访9年和11年的结果相比,获益呈增长趋势。

尽管如此,EGTM指南指出PSA筛查也存在潜在伤害,包括过度诊断和随之而来的过度治疗。对其缺陷和对死亡率降低的进一步量化评估仍是决定人群是否进行PSA筛查的先决条件。为降低临床诊断为低级别风险前列腺癌患者过度治疗的比率,采取定期DRE、PSA检测及定期活检等手段的主动监测成为当前保守治疗的主要策略,低风险组患者可选择观察等待病情进展情况而延迟干预治疗方案。EAU 2011年指南建议了进行主动监测的患者指征,主要包括临床分期T1-T2分化良好的前列腺癌患者,Gleason评分≤6、PSA<10 ng/ml、阳性活检数≤3或每条穿刺标本肿瘤≤50%的低危患者。

Molina教授表示:“筛查前,建议医生和患者讨论检测项目的选择、益处和可能的副作用,以便患者根据情况作出自己的选择,对有早期诊断要求的人群不应拒绝进行PSA筛查。”然而,由于tPSA检测方法多样,不同厂商试剂、不同检测方法之间差异水平达10%~40%。Molina教授指出:“PSA检测方法的不一致使其价值长久存在争议。由于不同检测方法产生结果不同,PSA就会失去其在诊断和预后方面的重要价值。”为提高PSA检测特异性、增强应用价值,临床医生需结合年龄特异性参考范围、PSA抗原密度(PSA/D)、速率(PSAV)、游离与总PSA比(f/t)、外周带PSA(PSA-TZD)检测等附加指标综合判断。

虽然当前不同的PSA检测方法之间差异仍较大,但随着诊断技术的改进,PSA检测精准度正在不断提高。罗氏诊断Elecsys PSA和fPSA检测拥有WHO标准溯源,只需一管血,18分钟就能为临床提供准确结果和高医学价值信息,同时为患者长期随访提供了可靠依据,有助于实现前列腺癌高效管理。

日期:2016年2月23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共 136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