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清气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袁长津临证 清气凉血 泻热解毒 治病毒性脑炎

  编者按:中医药“简、便、验、廉”的特点在农村和社区常见病防治中发挥重要作用,很多中医名家在基层医疗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经验。湖南省名中医袁长津主任医师曾在基层医疗实践多年,擅用中医药辨治常见病,本栏目将连续刊出,敬请关注。

  专家简介

  袁长津,男,湖南中医药大学二附院主任医师,湖南省名中医,全国第四、五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名医工作室”。中华中医药学会理事,中华中医药学会亚健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从事中医工作四十多年,以善用经方著称。

  病毒性脑炎是由各种病毒引起的一组以精神和意识障碍为突出表现的中枢神经系统感染性疾病。病毒性脑炎轻重差别很大。既有高热不退者,也有仅为低热者。通常都有不同程度的头痛、呕吐、嗜睡、惊厥、脑膜刺激征,重者可有抽风、昏迷、肢体瘫痪、呼吸节律不整等表现。由于病毒的种类不同,脑炎的表现也就多种多样。流行性乙型脑炎(简称乙脑)是由带病毒的蚊子传播而发生,最易引起高热、抽风、昏迷。发病急骤,进展迅速,致残率及病死率均较高。由疱疹病毒引起的脑炎,其病情往往也十分严重,脑部不但有炎症、水肿,而且出血、坏死等亦较多发生。本病多发于盛夏酷暑或夏秋之交,归属于中医“暑温”、“暑风”、“伏暑”等范畴,当下正是该病的高发季节。

  辨治方药

  本病多因外受暑温之邪,早期即多卫气同病,出现高热、头痛、呕吐、嗜睡或烦躁等症;很快转入气营,甚或逆传心包。临床中这类疾病一经确诊,多已进入热毒炽盛、气营两蟠,或痰热壅盛、闭窍动风,而以高热、昏迷、惊厥为主症。必须果断采取有效的救治措施,尽快截断病机,扭转危局。本病病机以热、痰为主,病位在心、肝、脑,治疗当以清气凉血、泻热解毒为主,选用清瘟败毒饮加减治之。

  基本方:石膏30克~100克,知母12克,水牛角30克,牡丹皮12克,黄连8克,黄芩12克,栀子12克,赤芍12克,生地黄30克,连翘15克,甘草6克。

  加减运用:若热毒动风,手足抽搐,须选加钩藤、羚羊角、全蝎;若呕吐剧,宜选加芦根、竹茹、代赭石、法半夏、苏叶等;大便秘结者,须选加生大黄(后下)、玄明粉(冲服)、瓜蒌(打);若热毒内闭心包,神昏谵语者,可选用安宫牛黄丸或清开灵注射液。

  此外,暑温多夹湿邪,若兼见小便短少,便溏不爽,苔腻等,可在上方基础上选加滑石、芦根、藿香、厚朴等。如患者以湿热为主,见低热缠绵不退,或五心烦热,或头痛如裹,或神志时清时昧,胸闷腹胀,纳差或呕逆,尿短便溏,舌苔腻,脉濡。治宜化浊利湿,清热解毒,可选用小柴胡汤合甘露消毒丹加减治之。药用:柴胡、藿香、石菖蒲、郁金、法半夏、炒山栀各10克,黄芩、滑石、连翘、芦根、茵陈、板蓝根各15克,川贝、白蔻仁、甘草各6克。如头痛,加羌活、僵蚕;腹泻,去山栀、滑石,加苍术、薏苡仁。

  验案举隅

  张某,女,55岁,2008年9月6日初诊。湖南省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患者。患者左腰腹部皮疹9天,发热、意识障碍2天。(该病例的主管医师曾师从于我,病案记录皆由其提供。此病例先由其主管医师用药,不效,后邀我诊治。)

  就诊时患者家人诉其曾于2008年8月28日无诱因出现左腰腹部沿神经分布成串灼痛样红色疱疹,未过中线,无发热、头痛、呕吐等,当地医院诊断为“带状疱疹”,予抗病毒治疗。9月4 日出现发热,最高体温39℃,嗜睡,胡言乱语,查头部CT无异常,当地行腰穿,结合各项检查诊为“带状疱疹病毒性脑膜脑炎”,予抗病毒治疗。9月6日病情加重,高热39.5℃,意识不清,呈浅昏迷状态,并出现呼吸暂停,四肢抽搐,为进一步诊治,转入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

  入院后查:体温40.5℃,浅昏迷状态,呼之不应,压眶有痛苦表情,颈项强直,双瞳孔变小,左侧约1.0 mm,右侧约1.5 mm,光反射迟钝。双上肢屈曲,双下肢伸直,肌张力增高,腱反射减弱,病理征未引出。左侧腰背部可见沿神经分布成串红色疱疹,部分充血结痂。9月7日查脑脊液结合检查,诊为“带状疱疹病毒性脑膜脑炎”,予“更昔洛韦”抗病毒及脱水降颅压治疗。

  另外根据患者高热神昏抽搐、舌绛苔黄唇焦、脉浮大而数,其主管医师予中药清热解毒、醒神开窍治疗,选用清瘟败毒饮加减。

  处方:生石膏30克,生地黄15克,水牛角25克,黄连5克,栀子10克,桔梗6克,黄芩10克,知母10克,玄参10克,连翘10克,牡丹皮10克,竹叶6克,甘草6克。2剂。每天1剂,水煎后鼻饲。

  服第1剂后发热明显减轻,体温 37.3℃,神志改善,呈嗜睡状态,呼之能应,可进行简单交流并执行伸舌、握手等动作,无抽搐、头痛等。

  服第2剂后体温即恢复正常,神志转清,能自行下床活动及进食。但当天下午5~7时则出现烦躁、兴奋多语。查其舌红、苔薄黄,脉数大,考虑余热未清,予竹叶石膏汤加减,以清余热:生石膏30克,知母10克,怀山药15克,黄连4克,黄芩10克,栀子10克,牡丹皮10克,生甘草5克。2剂。每天1剂。

  患者服用后病情反复,出现谵妄,兴奋多语,烦躁不安,大喊大叫,四肢乱动且十分有劲,面红目赤,大汗淋漓,口渴喜冷饮,两手心发热,下午5~9时尤为明显。

  询知患者已3天未解大便。但无发热、抽搐症状。查其舌红、苔黄厚,脉数大。考虑为阳明腑实证,予大承气汤加桃仁,以通腑泄热:生大黄l5克,芒硝l2克,厚朴l5克,枳实l2克,桃仁10克。2剂。每天1剂。患者服后虽解黄色稀软便4次,但病情无明显好转。

  9月13日,其主管医师遂通过电话向我请教辨治方药。

  辨证:邪热仍恋心营,气营热甚致肝阳上亢,上扰脑神。

  治法:气营两清,平肝潜阳,镇降邪热。

  方药:生石膏50克,代赭石30克,水牛角15克,生地黄15克,黄连5克,栀子10克,黄芩10克,知母10克,牡丹皮10克,赤芍10克,竹叶6克,甘草6克。4剂。每天l剂,水煎后鼻饲。

  服药后病情逐步改善,至4剂服完后,患者已完全清醒,无谵妄兴奋表现,知饥索食。唯觉乏力,稍感口渴,舌红、苔薄白,脉略数,继予“竹叶石膏汤加太子参、天花粉”养阴清热,并嘱多食秋梨。2008年9月17日复查腰穿,常规生化均正常。

  按  本例为“带状疱疹病毒性脑膜脑炎”,该病多为病毒潜伏性感染被激活而发病,当属中医“伏邪温病(伏暑)”范畴;发病多由新感引发伏邪,邪从内发,故易伤及心营,且多缠绵难解;从所陈述的患者症状结合病程综合考虑,目前虽以阳明经热为主,但邪热仍恋心营,且气营热甚而致肝阳上亢,上扰脑神,故仍以清瘟败毒饮加减以气营两清,加代赭石以平肝潜阳,助诸药以镇降邪热。药仅4剂,但切合病机,故疗效很好。

日期:2013年8月25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清气化毒饮治疗支气管炎、肺炎体会

【关键词】  清气化毒饮 支气管炎 肺炎

 腺病毒性肺炎、支气管肺炎、间质性肺炎是基层医院的常见病、多发病。属祖国医学“风寒闭肺、风邪兼痰湿、暑邪伤肺、热盛津伤、风热闭肺、里热肺闭”范畴。多由金黄色葡萄球菌、肺炎双球菌、病毒所引起,一年四季均有发病。其症状为发热或不发热、咳嗽、喘、鼻翼翕动、吐白色痰或黄痰。X线胸片示:肺纹理增强或是小片状阴影,听诊:双肺可闻及呼吸音粗糙,有时可闻及干湿性啰音。实验室检查:白细胞总数有的患者较高,有的不高。经过体格检查虽能得出初步诊断,仍不能准确恰当地使用抗生素和抗病毒药物,其方法多采用“拉大网”联用滥用人们调侃说的“三素一汤”( 抗生素、激素、维生素、糖盐水)。致使抗生素普遍耐药剂量过大。抗生素达到抗药作用。血中药物浓度必须达到一个稳态水平,一般需要5~6个半衰期,有效血药浓度达不到就不能发挥疗效。支气管炎、肺炎需治疗时间为1~2周或更长一段时间,用量不当或过大可产生急性中毒或慢性蓄积中毒,对婴儿可产生不可逆损害,对老人可加速肝肾等重要器官的功能衰竭。为了避免药物损害、发扬光大中华医学传统多年来笔者采用了《医宗金鉴》卷五十九清乾隆年间太医吴谦编修的处方“清气化毒饮”收到良好的效果。现阐述如下:其方药组成和剂量为,前胡7g,桔梗7g,瓜蒌7g,连翘10g,桑白皮7g,杏仁7g,黄芩7g,黄连6g,元参15g,甘草6g,麦冬10g十一味药。古今对每味药的研究:前胡,苦辛微寒。归肺脾二经宣肺清热、化痰止咳,对风热郁肺头痛、发热、咳嗽、吐逆、痰黄稠、哮喘、烦热胸痞。文献记载前胡既能清热下气又能疏风散热。主要用于咳嗽痰多,往往与解毒药、清热药同用。前胡、杏仁均能祛痰止咳,但前胡偏治风热咳嗽,痰稠色黄不易咳出者。麦冬,润肺清心,养胃生津,对肺燥伤阴,虚劳干咳,阴虚火旺,咽干喉痛者,常与元参同用增液使咳出;桔梗,止咳化痰,宣肺排脓,用于咳嗽、鼻塞,痰多咳吐不利,胸胁疼痛,咽喉肿痛,善能宣泄上焦,为升提肺经气分之要药,可引药上行。瓜蒌味甘寒入肺、胃、大肠经,清肺化痰,润燥止咳,理气宽胸散结,对肺燥痰稠咳吐不畅,喘急胸满烦闷,痰浊上壅,胸痹,治疗喘咳,化痰多用瓜蒌皮。连翘苦寒入心、胆、三焦、小肠四经,有清热解毒,消肿散结功效。根据文献报道,连翘果皮中的齐墩果醇酸,有强心利尿的作用;连翘果壳中的连翘酚,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及志贺痢疾杆菌抗菌效力最大,对绿脓杆菌、溶血性链球菌、肺炎双球菌、百日咳杆菌皆有较强的抗菌作用。另有系抑制延脑中枢的化学感受区而镇吐。桑白皮甘寒入肺经,有泄肺行水,清肺止咳作用,治肺热气逆,咳嗽吐血,痰多而黄,身热口渴。黄芩苦寒,清湿热,泻肺火,止血安胎作用,证治寒热往来,肺经湿热,咳嗽咳吐黄痰。据药理研究,对痢疾杆菌、伤寒杆菌、大肠杆菌、绿脓杆菌及葡萄球菌、溶血性链球菌、百日咳杆菌等有较强的抗菌作用。黄连,苦寒,有燥湿清热泻火解毒之功效。证治,心火亢盛,高热,口渴,神昏谵语,小儿吐舌、弄舌,据药理研究除有黄芩的作用外,尚对肺炎双球菌具有较强的抗菌作用,能加强白细胞吞噬金黄色葡萄球菌而且无副作用。玄参甘、苦、咸,微寒,归肺、肾二经,有滋阴降火,清热解毒效用,证治热伤营血、热炙津伤、毒热郁结。麦冬、甘微苦微寒,归心、肺、胃三经,有润肺清心,养胃生津的效用。证治肺燥伤阴,燥咳痰少或吐涎沫,咯血、衄血,与元参同用“增水行舟法”使痰易于咳出。甘草甘平,生则泻火、炙则微温,通行十二经,有补中益气,润肺祛痰,清热解毒,调和诸药的作用。证治火毒壅滞、咽喉肿痛、痈疽疮疡、小儿胎毒、诸药中毒,据药理研究甘草甜素解毒机制是多方面的,其中有肾上腺皮质素样作用和吸附、抗组织胺、升血压作用。处方剖析:黄芩、黄连、连翘清上焦火、消炎为君药。前胡、桔梗、瓜蒌、杏仁润肺止咳化痰为臣药。桑白皮、麦冬、玄参润肺补阴增液使痰稀薄易咳出为佐。甘草解诸药之毒,生用泻火有皮质激素作用为使药。诸药组合煎之成为清火消炎、润肺解毒、止咳化痰之良药。多年来临床用之均能起到良好的效果。对婴幼儿服药困难者根据年龄,公斤体重酌增酌减药品剂量,煎至50~150ml保留灌肠其疗效相同。多年来收治气管炎、肺炎108例。有效率98%,治愈率95%,无一例出现不良反应。治疗时间为5~12天。其优点为:缩短了用药时间,减少同比西药的毒副作用,避免了扎针之苦,而效果好。

  

日期:2013年2月26日 - 来自[2012年第12卷第6期]栏目

清气道净肺 重食疗润肺


  俗话说:“一夏无病三分虚”,立秋一到,气候虽然早晚凉爽,但仍有秋老虎肆虐,故人极易倦怠、乏力、纳呆等。在民间素有“秋补”习俗。万物正可谓:“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根据中医“春夏养阳,秋冬养阴”的原则,此时进补十分必要。

    一、通腑气以清肺

    肺与大肠相表里,大便秘结可诱发或加重慢支等肺部疾患。因此,通利大便既可以降肺气、泄浊阴,预防衰老,又可防治慢支、咳嗽等。平时应多喝水,多吃新鲜蔬菜与粗粮,多做腹部按摩,已有便秘者应在医生指导下及时药物治疗。



    二、治鼻病以护肺

    流行病学调查表明,萎缩性鼻炎、慢性支气管炎的发病率约占人群的90 左右。究其原因,在于鼻塞等鼻炎症状可引起动脉低氧血症、睡眠障碍、肺容量下降等病变,导致病原微生物感染,引起感冒、支气管炎等。因此,把紧病从鼻入关,可有效护肺。



     三、清气道以净肺

    随着工业污染和城市汽车排放量的增加,大气污染也随之加大。人体吸入空气中的污染物后,轻者可引起支气管炎、肺泡的炎症,重者可引起中毒,甚至癌变。因此,秋日应注意经常开窗通风换气,每日早晚应选择空气清新处主动咳嗽,清除呼吸道及肺部的污染物,减少肺部损害。



    四、重食疗以润肺

    燥为秋 邪,易伤津损肺,耗伤肺阴,因此,秋季应注意食疗以润肺,莲子、芡实、鱼鳔、蜂蜜等有滋阴润肺作用,冰糖银耳汤、黄精秋梨汤、雪梨膏、百合莲子汤、山药莲子汤、芡实山药羹等也有养阴润肺作用,不妨常食。



    五、勤喝水以益肺

    秋季每日至少要比其他季节多喝水500毫升以上,以保持肺与呼吸道的正常湿度。还可直接将水“摄”入呼吸道,方法是将热水倒入杯中,用鼻子对准杯口吸入,每次10分钟,每日2~3次即可。



    六、常运动以健肺

    强健肺脏的最佳方法是适当的体育锻炼。因此,可根据人们的喜好不同,体质差异,分别选择合适的锻炼方法,如慢跑、散步、打太极拳、门球、练气功等。



    七、常欢笑以宣肺

    笑口常开不仅是治疗百病的“良药”,也是促进体内器官年轻的“灵丹”,对肺尤其有益。笑或唱歌时,胸肌伸展,胸廓扩张,肺活量增加,可促进肺内气体的交换,从而消除疲劳,解除抑郁,祛掉烦恼,有助于恢复体力与精力。


日期:2012年8月16日 - 来自[饮食与健康]栏目

中医学说——气

  “气”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个独特的概念,中国的古人认为万事万物都是由气生成的,气的概念非常完美的融入到中医学的理论中。那么什么是气呢?

  一、气的基本概念

  (一)气是构成宇宙的最基本物质。气在宇宙中有两种形态:

  1. 弥漫而剧烈运动的状态,由于细小、弥散、加上不停的运动,难以直接察知,故称“无形”。

  2. 凝聚状态,细小而弥散的气,集中凝聚在一起,就成为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故称“有形”。

  (二)气是构成人体的最基本物质。

  (三)气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

  二、气的生成

  (一)先天精气:来自父母。脏腑得位值在肾部(命门)。

  (二)后天水谷之气:由饮食五谷消化吸收之精微物质。脏腑定位在脾胃。

  (三)清气:自然界的清气,由呼吸而入。脏腑定位在肺。

  三、气的运动和运动形式

  (一)气的运动中医称为〞气机〞。

  (二)有升、降、出、入四种运动形式。

  (三)气在不同脏腑则有不同表现形式。

  (四)气流布全身各处,走到脏腑就叫脏腑之气;至血脉内外则称营卫之气;至经络则称经络之气等。

  四、气的生理功能

  (一)推动作用;

  (二)温煦作用;

  (三)固摄作用;

  (四)防御作用;

  (五)气化作用。

  五、气的种类——依气的来源作标准划分:

  (一)元气:是人体中最基本、主要之气。乃由肾中精气、脾胃水谷之气、及肺中清气所组成,分布于全身各处。

  (二)宗气:由清气及水谷之气相合而成,以贯心脉而司呼吸。

  (三)营气:水谷之气得精华部分。旨在化生血液、营养全身。其运行路径有二:

  1.十二经脉(精专营气);

  2.任督,阳跷,阴跷。

  (四)卫气:水谷之悍气也。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阖。

  (五)脏腑经络之气:和全身的气一样。是精气清气、水谷之气经肺、脾、肾共同作用而化生。可转化为推动和维持脏腑经络进行生理活动的能量;并可更新充实脏腑经络的组织结构、并生成五脏六腑之精而贮存。

 

日期:2009年5月7日 - 来自[临床讨论]栏目

中医清气养生法让你健康

  思想宜清静夏季人容易闷热不安和困倦烦躁。所以首先要使自己的思想平静下来、神清气和,切忌火暴脾气,遇事一蹦三跳,因燥生热,要防止心火内生,心静自然凉。

  饮食宜清淡夏季的饮食应以清淡质软、易于消化为主,少吃高脂厚味及辛辣上火之物。清淡饮食能清热、防暑、敛汗、补液,还能增进食欲。多吃新鲜蔬菜瓜果,既可满足所需营养,又可预防中暑。主食以稀为宜,如绿豆粥、莲子粥、荷叶粥等。还可适当饮些清凉饮料,如酸梅汤、菊花茶等。但冷饮要适度,不可偏嗜寒凉之品,否则会伤阳而损身。

  居室宜清凉早晚室内气温低,应将门窗打开,通风换气。阴凉的环境,会使人心静神安。

  游乐宜清幽炎夏不可远途跋涉,应就近寻幽。早晨,曙光初照,空气清新,可到草木繁茂的园林散步锻炼,吐故纳新。傍晚,若漫步徜徉于江边湖畔,涤尽心头的烦闷,暑热顿消。

日期:2008年10月28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呼吸吐纳--食气法

食气法是一种以吸为主的吐纲锻炼方法,即通过吸纳自然界之清气,同时自然地减少饮食的摄取量,籍以达到辟除邪秽、强壮延年的目的。因此,在秦汉古籍中也将此法称为“食气却谷”法。


    食气法是道家辟谷服气的重要修炼术,《庄子》、《韩非子》等文献中,就有关于“食气却谷”方法的记载。自然界龟、鹤、蛇、鹿等动物之所以长寿,在于其“食少而服气”,故《却谷食气》篇中有“深息以为寿”的说法。自战国以迄明清,食气却谷之法沿袭不衰。


    功法:
    (一)修炼者可于夜半子时、清晨初寤及空腹之时,择取空气清新、环境幽静之处修习食气法。
    (二)修炼者站立坐卧随意,修炼时静心凝神,掘除杂念,待心静气和,即呼修行。先闭口,以鼻缓缓引气,待吸满后将口中清气如吞咽状咽入腹中;随后想象体内秽浊之气,待吸满后将口中清气如吞咽状咽入腹中;随后想象体内秽浊之气随吐而上出于喉中;待吐气已极则闭口,再行引气吞咽之法。如此吐纳一次,称之为“一咽”。
    (三)初练者每日应不少于百咽,熟练后可增益其数。在练习食气法的同时,应适当减少食物的摄入量。一般在修习10天后,可使摄食量明显减少,而精神却较往日更为饱满。

日期:2008年10月28日 - 来自[气功]栏目

第七节论开痰行气

  丹溪云: 涎郁胸中, 清气不升, 故经脉壅遏而降下, 非开涎不足以行气(又得一种见解人尝谓丹溪先生善治痰然哉), 非气升则血不能归隧道, 此论血泄之义甚明。 盖开胸膈浊涎, 则清气升, 清气升则血归隧道不崩矣。 故其症或腹满如孕, 或脐腹序痛, 或血结成片, 或血出则快, 止则闷, 或脐上动。 其治法宜开结痰, 行滞气, 消污血。


 

日期:2008年5月12日 - 来自[第三章 血崩门]栏目

胆腑命名篇

  胡孔甲问于岐伯曰:大肠者,白肠也,小肠者,赤肠也,胆非肠,何谓青肠乎?歧伯曰:胆贮青汁,有入无出,然非肠何能通而贮之乎,故亦以肠名之。青者,木之色,胆属木,其色青,故又名青肠也。胡孔甲曰:十一脏取决于胆,是腑亦有脏名矣,何脏分五而腑分七也?岐伯曰:十一脏取决于胆,乃省文耳,非腑可名脏也。孔甲曰:胆既名为脏,而十一脏取决之,固何所取之乎?岐天师曰:胆司渗,凡十一脏之气得胆气渗之,则分清化浊,有奇功焉。孔甲曰:胆有入无出,是渗主入而不主出也,何能化浊乎?岐伯曰:清渗入则浊自化,浊自化而清亦化矣。孔甲曰:清渗入而能化,是渗入而仍渗出矣。岐伯曰:胆为清净之府。渗入者,清气也,遇清气之脏腑亦以清气应之,应即渗之机矣,然终非渗也。孔甲曰:脏腑皆取决于胆,何脏腑受胆之渗乎?岐伯曰:大小肠膀胱皆受之,而膀胱独多焉,虽然膀胱分胆之渗,而胆之气虚矣。胆虚则胆得渗之祸矣,故胆旺则渗益,胆虚则渗损。孔甲曰:胆渗何气则受损乎?岐伯曰:酒热之气,胆之所畏也,过多则渗失所司,胆受损矣,非毒结于脑则涕流于鼻也。孔甲曰:何以治之?岐伯曰:剌胆络之穴,则病可已也。孔甲曰:善。
  陈士铎曰:胆主渗,十二脏皆取决于胆者,正决于渗也。胆不能渗又何取决乎。
日期:2006年12月13日 - 来自[卷三]栏目
共 3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