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于此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药之精在理之真与法之明

  治病切忌泥于何病何方,误所施用,即对症之方亦未必全合现症,全在医者就证加减。“治病断无呆抄旧方之理,每见有执方书而谬试,徒无益而有损。”

  多种疾病始于上焦,轻可以治上,实邪非必使用攻利可除,轻可以去实。外感、内伤有多数证候非“折伏”之法可以取效,峻烈之品又极易戕伤正气,于此则每可以轻剂而奏功。

  其病亦非必皆成死物于此处,多为气机滞碍脏腑不宣,正邪扭结,痰水不化之类,亦非必定用推墙倒壁之物,冲锋陷阵之师方能治之。

  陆观虎为医林名宿,家学渊源,转益多师,临证数十载,学验俱丰,曾任天津市中医医院首任院长。他一生寓学术思想于临床经验之中,诠妙谛于常法之外,堪为后学津梁。笔者在此简要介绍其学术思想,以期惠及学人。

  医理求明、真、精、通

  陆观虎尝谓:“须知人身本于阴阳,禀五气以生,生后乃借阴阳、五气以养,亦因五气有所乖戾而病。天地间形形色色无一不本于阴阳,即所谓‘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五气指木、火、土、金、水而言,就其病为‘五运六气’,即四时六气之变化,风、寒、暑、湿、燥、火也。然何气为病,何者能疗,必当深明其理,洞悉其原。医者须明其理,理明是为其用,用后其理更明。”其学以明医理为先务,但医理之说凡浅显者人人可以道出,深奥者又往往高而不切于实际。

  因此,陆观虎学医理要求明,明则理无所昧;要求真,真则不流于诡奇;要求精,精则不枝不蔓;要求通,通则贯串而成体系,于瞬息万变之临床表现中取得明确认识。其说虽不多,但似浅而实深,似简而实丰,临床实践经验又是“寓理论于临床”,故其医案处处是法,亦处处是理,深得仲景、天士之理在法中、方中、药中之遗意。

  他理论通达,且于临诊之际应变无方,其辨证之准,用药之精亦在于见理之真与法度之明。尝谓:“夫医究非‘仙’,何以良医独照如神,无他,能四诊互勘,抉其独到处,而得其真相耳”,“证同而因异者多也,因同而证异者亦每见之”。

  他认为治病切忌泥于何病何方,误所施用,即对症之方亦未必全合现症。全在医者就证加减。“治病断无呆抄旧方之理,每见有执方书而谬试,徒无益而有损”,“诊者知其一,不知其二,以病就方,非以方治病,执一孔之见,应万变之病,岂有不误哉?”

  由此可见辨证之明有赖于理法之精通,而知常达变又在于辨证之准确,有经有权,深邃洞达。

  用药贵轻、清、宣、灵

  陆观虎为清末大家陆九芝先生后裔,但不囿于家学,善学叶桂、王士雄等大师名家之法。于江浙一派之长,洞晓无遗,从而总结出临诊用药之际,从思想方法到选方遣药之轻、清、宣、灵四法,取得卓著成效。

  传统十剂中虽有“轻可去实”,“宣可去壅”,但内容仍较局限。“清法”在八法中,亦只限于清火炎热之内涌。吴瑭于《温病条辨》中正式提出辛凉平剂、轻剂乃适用于温病初起之证,至王士雄乃以善调枢机气化,用药轻宣灵动著称于时。

  他总结前人经验结合个人所得明确提出轻、清、宣、灵四法,使之上升到具有原则性、指导性的范畴。

  轻法轻药在临床上使用应当是最多的,多种疾病始于上焦,轻可以治上,实邪非必使用攻利可除,轻可以去实。外感、内伤有多数证候非“折伏”之法可以取效,峻烈之品又极易戕伤正气,于此则每可以轻剂而奏功。且医家能用轻剂愈重病,始能于用重峻之剂时,胆大而心细。如不能用轻,只能用重,则易陷于孟浪之习,知有病不知有人之失。故轻法实老医之深算,不可以“轻”字而轻视之。

  清法不但指清热,更重要的是要求医者理法方药,不芜不杂,能于此处学养兼到,则是大家法脉。

  宣法于诸病之治,以宣法行之则具见活泼。如宣解、宣散、宣布、宣泄、宣导、宣通等等。补亦有宣,则补而能行,而无呆补蛮补之失,重药加之宣法则亦见灵动,且防太过伤正,阻碍气机等弊。

  灵法,灵者活也、动也,于病机关系至切。举凡脏腑经络卫气营血应当是无处不活,无处不行,亦就是不应有所阻碍,反此者病。此即《素问·经脉别论》所谓“勇者气行则已,怯者则着而为病也”之理。其病亦非必皆成死物于此处,多为气机滞碍脏腑不宣,正邪扭结,痰水不化之类,亦非必定用推墙倒壁之物,冲锋陷阵之师方能治之。

  灵之法如用得其妙,可得“以四两拨千斤”之效。其中至理存焉。具体到实践即在病之“机”,非善窥病机用病机者不足以语于此。

  陆观虎的轻、清、宣、灵四法,视或平平无奇,不知实为发江浙一派之精华,酝酿而出,合自魏之琇、叶桂、薛雪、吴瑭、王士雄以至青浦、孟河等诸家之长一炉而共冶之。四法为陆老临床用药特色,而于温病之治疗意义尤大。

  治温病以“早”得其病机

  陆观虎谙温热之学,根据温病之性质,温热派治之方法及个人经验,提出温病之治疗应突出一个“早”字。各种疾病无不以早治早愈为理想,而具体到温病则意义更大。

  温病以卫气营血辨证及三焦辨证为方法,其趋势为自外至里,自上达下。叶桂云:“温邪则热变最速。”故而始在上焦卫分,轻平之剂即可获愈。若至传经变证,由轻而重,自表而里,治疗倍难于初起之时,故早治可得病机,迟则生变,甚至不救,此强调“早”之第一义。

  温邪热变极易伤津,所以治疗中时时注意生津养液,化燥之品,亦皆慎戒,骤变之重证危候,无不自伤津液而来。所以提早顾护津液,确有深义,此强调“早”之第二义。

  另外,伤寒治法有“汗不厌早,下不厌迟”之说,有“待其津液自还”之法。伤寒有一剂不解,再予之法,直至病去。而温病则多一剂不效,变证蜂起。语云:“诸病之急莫急于伤寒”,但温病则又过之,故治温病无迟缓等待之法。

  所以治疗温病他总结出一个“早”字,提醒世人不少,贯彻“早”字则治在机先,弥巨患于无形,可以更为自觉积极地使用治疗温热诸法,提高其认识,发挥其疗效,理法兼到,旗帜鲜明,以“早”取得主动。再结合轻、清、宣、灵四法,使陆老治疗温热病进展到一个新高度。

  治杂证以“调”贯串诸法

  陆观虎认为治疗内伤杂证当以“调”字贯串诸法。因为内伤杂证固然有虚有实,有寒有热,然多此处实、彼处虚,此处寒、他处亦可能有热,且均有脏腑不和,气血不宣,营卫不和,经络不畅,上下内外不顺不调等问题。

  又病多日久,久则病情异常复杂,实际上多是“不平”之性质,而调法正是《素问·至真要大论》所谓“调其气,使其平也”之意。当然这里所谓的气是泛指的,亦可以理解为阴阳、气化等等。治疗诸法以“调”法贯串,则诸法皆可得所,气平以顺。

  陆老善治妇科,即以妇科而论,认为:“妇人以阴血为主,理气为先,调理冲任,滋补肝肾,照顾脾胃为治疗总则”,“治妇科病当先理气,气血相配,使其如形影不离”等等,反映出在治疗上以“调”贯串诸法之意。

  冲任非调不和,气血非调不顺。滋补肝肾又复照顾脾胃,无调法何以得谐。调有治法上的调整、调理,有用药上的调和、调配。妇科病以经水之病为首,世称“经水不调”,亦可明其义。

  陆观虎常引萧慎斋言说:“妇人有先病而后经不调者,有因经不调而后生病者。如先因病而后经不调,当先治病,病去则经自调,若因经不调而后生病,当先调经,经调则病自除。”其观点可见。

  他还认为:“久病者多病情复杂,不能旦夕图功,须面面顾到,汤丸并进,标本兼治,配合得法,择要中的,方能取效。”非善于“调”法是不可能做到和谐统一的。妇科如此,其他内伤杂证亦无不使用此方法。

日期:2013年7月15日 - 来自[临床讨论]栏目

汤飞凡若在,何至于此

  汤飞凡(1897~1958)湖南醴陵人,病毒学家,国际公认的“衣原体之父”。
  王哲第一次听到汤飞凡的名字,是在1986年10月的一个星期一。
  当时24岁的王哲,是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的一名研究生。那天,在前往学校的班车上,一位他向来很敬重的老师,突然大发感慨道:“如果汤飞凡不死,肯定能获诺贝尔奖!”
  “一心想着出人头地”的王哲,并没“太把这个前辈放在心上”。毕业后,他一度成为中国防治艾滋病最为年轻的专家,此后,又前往美国进行深造。  
  一直到17年后的2003年,身处美国的王哲,才又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当时,一场“非典”肆虐了大半个中国,中国的防疫系统“笨拙无力”,卫生部一位老干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禁不住叹息道:“汤飞凡若在,何至于此?”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牛人?”当天,王哲打开google。他本以为,在信息爆炸的年代,搜索一下这个“理应很重要”的名字,会有千百条详细的资料。不料,他查询之下,仅仅是“有限的干巴巴的几条”。
  王哲不禁被这个名字所吸引,在查阅了大量史料、寻访了许多见证人后,他“惭愧地发现”,原来,在上个世纪中期,这个名字曾声震海内外。
  1938年,时任国民政府卫生署长的颜福庆,一封书信自武汉发至上海,请汤飞凡到长沙重建中央防疫处。此时,毕业于哈佛医学院细菌系的汤飞凡,刚接到英国一家研究所的聘书,月薪600银元,他当即辞去这份工作。
  此前,汤飞凡就曾以医生的身份,参加了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的前线医疗救护队,他所工作的救护站,一直在日本人炮火的覆盖下,数次几乎被击中,但身高1.60米的汤飞凡却镇定地说:“我干这个最合适,因为我目标小,炮火打不中我。”
  无论是学养,还是胆识,颜福庆都为中国唯一的官方防疫机构,找到了最合适的领军人物。
  前方战事紧,许多将士因伤口发炎死去,急需青霉素。但青霉素的具体生产工艺,在国际上也属于军事机密。加上中央防疫处简陋的条件,许多人认为生产青霉素压根儿就是天方夜谭。
  汤飞凡日夜奋战,通过研究从一名下属受潮的皮鞋上发现的一团绿毛,最终生产出每毫升200~300单位、每瓶两万单位的标准青霉素。中央防疫处因此名扬天下。
  《科学》(Nature)杂志1943年专门撰文介绍中央防疫处,文章用惊奇的口吻,介绍了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吃惊”的青霉素生产车间——没有自来水,只有一台又旧又漏、而且每天用完后都要修理的锅炉;回收的设备是一只破木船,放在湖里进行透析;胃霉用完了,用从自己养的猪的胃里提取……
  曾有汤飞凡的同事告诉王哲,当年,尽管中央防疫处条件简陋,但汤飞凡的要求极为严谨,他每天戴着白手套,在实验室里到处摸。最初,员工们都用鸡毛掸子打扫,就被他劈头盖脸地训斥。
  在那种战争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多数把日本作为较量目标。上世纪30年代,日本科学家野口英世曾声称,自己分离出了沙眼病毒。这一发现,在世界上引起了轰动,却遭到汤飞凡的怀疑。
  从1932年到1935年的3年内,汤飞凡进行了系统的实验,甚至亲自参加人体实验,把细菌接种到自己眼中,彻底推翻了野口的细菌病原说。这一结果得到国际上的公认,野口英世就此从细菌学教材中消失。
  1954年,汤飞凡又恢复了因为抗战而中断了近20年的沙眼病毒研究,为了进一步确定所分离的病毒就是沙眼病原体,1958年元旦,汤飞凡命助手私下将沙眼病毒滴入自己的眼睛,造成沙眼。
  在其后的40天内,他坚持不做治疗,红肿着眼睛,收集了可靠的临床资料,彻底地解决了数十年来关于沙眼病毒的争论。1970年,国际上将沙眼病毒和其他几种介于病毒和细菌之间的、对抗菌素敏感的微生物命名为衣原体,汤飞凡被称为“衣原体之父”。
  但让王哲鸣不平的是,1979年,日本作家渡边淳一完成了一部关于野口英世的长篇小说,使野口英世被日本人重新发现,并受到了极高的尊重。如今,野口英世在纽约的墓地,成为日本人旅游的圣地,新版的日元上,也印上野口英世的头像。而这场较量真正的胜利者汤飞凡,却逐渐被国人遗忘。
  “从他死后至今,中国再没有在微生物领域有过世界级的成就,我们被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远在美国的王哲,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
日期:2008年7月24日 - 来自[人物专访]栏目

《温热论》

《温热论》   温病著作。一卷。清·叶天士述,相传系叶氏门人顾景文记录整理而成。传本不一,其一传于叶氏门人华岫云,王孟英《温热经纬》中《外感温热篇》的原文即据于此;又本见于唐大烈《吴医汇讲》卷一,名为《温症论治》,内容与华氏大同小异,次序略有不同,章虚谷注本即本于此,名为《叶天士温热论》,收入《医门棒喝》中。《温热论》记录了叶氏对温热病论述的精华部分,重点分析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的传变规律,温热病的病理和“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才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入血直须凉血散血”的治疗原则,创立卫、气、营、血的辨证体系,介绍温热病察舌、验齿和观察斑疹、白(疒咅)的诊法等内容。此书对后世的影响很大,吴鞠通接受了叶天士《温热论》的学术思想和医疗成就才有可能产生《温病条辨》,其中的一些学术见解直到现在仍为临床医家所重视。此外尚有清·周学海等多种注本,较近的一本为杨达夫所撰《集注新解叶天士温热论》,系杨氏汇集诸家注释结合个人经验体会编成,内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近代的治疗发展情况。现存清刻本、丛书本等。又本书于1962年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
日期:2006年1月12日 - 来自[字母W]栏目

蓄血

蓄血   病证名。一作蓄血证。指瘀血内蓄的病证。《素问·缪刺论》:“人有所堕坠,恶血留内,腹中满胀,不得前后……”这是蓄血证的早期文献。现结合临床情况,大致可为二。   ①指多种内有瘀血的病证。《杂病源流犀烛·诸血源流》:“蓄血,瘀血郁结也……当有上、中、下之分。如衄、呕、唾、吐血,皆属上部。苟蓄于此,其症必兼善忘。血结胸中,则属中部。苟蓄于此,其症必兼胸满、身黄、嗽水不欲咽。血凝下焦,又属下部。苟蓄于此,其症必兼发狂、粪黑、小腹硬痛……”《证治准绳·杂病》:“蓄血,夫人饮食起居,一失其宜,皆能使血瘀滞不行。故百病由污血者多。”蓄血涉及多种脏府,除前述之上、中、下蓄血及跌打、撞击、堕坠等因素外,亦可由醉饱入房,竭力伤肝而致。唐容川还补充了“癫犬咬伤,血蓄下焦”(见《血证论·蓄血》)的病因。当予分别论治。参见有关诸条。   ②指外感热病,邪热入里与血相搏,致使瘀热蓄结于内。《重订伤寒补天石·续集》卷下:“蓄血者,瘀血蓄结于内也。或当汗不汗,或不当汗而汗,皆能致此也。大要热能燥血,故血不流行而蓄结于内耳。凡伤寒有热,小腹硬满,小便反利者,蓄血证也。甚则喜怒如狂,屎黑,身黄。通用抵当丸、桃仁承气汤主之。若有外证不解者,先用桂枝汤解外,后用桃仁承气汤,下尽瘀血为愈。上焦蓄血,胸中手不可近而痛者,犀角地黄汤。中焦蓄血,中脘手不可近而痛者,桃仁承气汤。下焦蓄血,小腹手不可近而痛者,抵当汤。”《伤寒指掌》卷三则谓:“太阳病六七日,表证仍在,脉微而沉者,病邪向里也。反不结胸者,热结下焦也。其人发狂,少腹硬满,小便自利者,以太阳随经瘀血蓄于里也,抵当汤下之则愈。”同一蓄血,桃仁承气汤治瘀血将结之时;抵当汤治瘀血已结之后。参见伤寒蓄血等条。
日期:2006年1月12日 - 来自[字母X]栏目

《温热论》

《温热论》   温病著作。一卷。清·叶天士述,相传系叶氏门人顾景文记录整理而成。传本不一,其一传于叶氏门人华岫云,王孟英《温热经纬》中《外感温热篇》的原文即据于此;又本见于唐大烈《吴医汇讲》卷一,名为《温症论治》,内容与华氏大同小异,次序略有不同,章虚谷注本即本于此,名为《叶天士温热论》,收入《医门棒喝》中。《温热论》记录了叶氏对温热病论述的精华部分,重点分析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的传变规律,温热病的病理和“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才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入血直须凉血散血”的治疗原则,创立卫、气、营、血的辨证体系,介绍温热病察舌、验齿和观察斑疹、白(疒咅)的诊法等内容。此书对后世的影响很大,吴鞠通接受了叶天士《温热论》的学术思想和医疗成就才有可能产生《温病条辨》,其中的一些学术见解直到现在仍为临床医家所重视。此外尚有清·周学海等多种注本,较近的一本为杨达夫所撰《集注新解叶天士温热论》,系杨氏汇集诸家注释结合个人经验体会编成,内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近代的治疗发展情况。现存清刻本、丛书本等。又本书于1962年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
日期:2006年1月12日 - 来自[其他]栏目

胞脉

胞脉   脉学名词。又名胞络。指分布在胞宫上的脉络,包括冲脉和任脉。《灵枢·五音五味》:“冲脉、任脉皆起于胞中。”张景岳注:“胞者子宫是也。此男女藏精之所,皆得称为子宫,惟女子于此受孕,因名胞。然冲、任、督脉,皆起于此,所谓一原而三歧也。”《素问·评热病论》:“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
日期:2006年1月11日 - 来自[字母B]栏目
共 1 页,当前第 1 页 9 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