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骨髓移植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新发现有望改善骨髓移植治疗效果

一组能“看穿”斑马鱼的图片第一次提供了造血干细胞如何在体内生根并生成血液的直接观察。美国波士顿儿童医院干细胞研究项目组在1月16日发表于《细胞》杂志网络版的一份报告中,描述了这一令人惊讶的动力系统,为提高癌症、免疫系统疾病和血液疾病患者的骨髓移植治疗效果提供了几条线索。 

研究项目的主任资深研究员、医学博士莱纳德在一部科普动画片中解释,生物造血的最初过程可以这样描述,血液干细胞在主动脉细胞中“发芽”,然后在身体里“巡游”,直到找准“定位”,准备好为身体造血。

这是研究人员首次通过对透明斑马鱼胚胎中标记成绿色的干细胞进行时移成像,揭示了上述定位机制。研究人员称,当“定位”确定时,胚胎造血干细胞主动贴附在血管壁上。在那里,化学信号促使它挤压自己突破血管壁来到血管外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中,内皮细胞包裹着它,干细胞在这个位置快乐地开始工作。当干细胞被“拥抱”着带到附近的间质细胞那里,干细胞紧紧地黏住这类“护士”细胞,正如婴儿对母亲的依恋那样。

据物理学家组织网1月16日(北京时间)报道,研究人员从激光聚焦显微镜中看到了斑马鱼胚胎在这一阶段的“拥抱”过程。通过一系列的图像切片,他们能将包括干细胞、内皮细胞和间质细胞在内的整个三维结构整合起来。“从没有人直接看到过干细胞如何在特定地点活动,这是第一次我们获得了整个过程的高分辨率图像。”科研人员说。

最终,被拥抱的干细胞开始分化,一个子细胞离开了特定位置,其他的都还在。最终,所有干细胞离开了,并开始在血液生产基地安家落户。

科学家进一步对小鼠进行的类似影像学实验发现,哺乳动物的造血干细胞也经历了大致相同的过程。在人类身体中,造血干细胞则永远停留在了骨髓中。

实验室试图通过这个观察结果改进骨髓移植,并寻找能影响每个步骤的药物。通过对斑马鱼胚胎进行大量化学筛选,研究人员发现,化合物石蒜碱能促进造血干细胞及其所在特定位置之间的相互作用,进而在成年鱼中产生大量造血干细胞。

日期:2015年1月19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清华张林琦详解“波士顿病人”缘何艾滋病复发

回放:

 

12月6日,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布莱根妇女医院的研究人员宣布,两名接受骨髓移植后似乎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病情复发。

 

这两名艾滋病患者因淋巴癌分别于2008年和2010年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进行治疗。接受手术8个月后,他们体内的艾滋病病毒消失。今年7月,美国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的蒂莫西·亨里奇医生在国际艾滋病会议上提交了他们治疗初获成功的报告。

 

然而,仅仅一个月后,一名停药12周的被“治愈”患者体内就再次检测到病毒。另一名患者也在11月,即停药32周后,发现病毒“回归”。

 

疑问:

 

布莱根妇女医院的研究将如何继续?骨髓移植为什么可以使艾滋病病毒消失?专家们如何看待此次病毒“回归”?骨髓移植能否成为艾滋病患者重获健康的希望?目前我国相关研究进展如何?

 

解答:

 

“研究仍在继续。”12月12日,布莱根妇女医院对外沟通与公共事务部经理罗瑞·施罗特(Lori Schroth)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该医院对通过骨髓移植治疗艾滋病的相关研究仍在开展。

 

该医院医生蒂莫西·亨里奇(Timothy Henrich)也向《中国科学报》声明:“这两名艾滋病患者的骨髓移植用于治疗患者的淋巴癌。布莱根妇女医院的医学科研人员还将继续跟踪患者,测量他们体内的艾滋病病毒水平,并作为HIV反弹后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初期治疗阶段新研究的一部分。”

 

尽管“波士顿病人”的案例以失败告终,但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林琦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仍坚定认为“通过骨髓移植治愈艾滋病的希望挺大的”。

 

张林琦解释说,骨髓移植之所以有可能治愈艾滋病,是因为通过骨髓移植,艾滋病人体内被感染的细胞会被换掉,“新的健康细胞可以对病人的血液进行重建,重建之后的细胞对被感染的细胞有一定的杀伤作用,可以通过异体排斥作用把被艾滋病毒感染的细胞杀掉,同时还能杜绝后期的感染”。

 

张林琦说,国际上唯一的艾滋病治愈者——“柏林病人”之所以能够被成功治愈,是因为骨髓移植时,骨髓的供者“有一个特别关键的基因缺陷”,“供者缺少的CCR5基因恰恰能够形成艾滋病毒‘入侵’细胞所需的特别重要的蛋白,正是由于这个基因缺陷,细胞在体内不会被艾滋病病毒感染”。

 

“但是,‘波士顿病人’的骨髓供者并不包含这样的基因缺陷。没有缺陷,产生的细胞依然可以被病毒感染。”张林琦说。

 

张林琦表示,找到既有CCR5基因缺陷,又能成功配型的骨髓供者非常难,但这并不意味着通过骨髓移植治疗艾滋病的希望渺茫。

 

在他看来,基因修饰的方法使得“骨髓移植治愈艾滋病的希望很大”,他们正在尝试通过体外的遗传修饰将CCR5基因敲除。  

“艾滋病毒会通过细胞表面的CCR5蛋白进入细胞内。我们可以将用于生成核酸酶的基因导入艾滋病病毒易感细胞中,让这些核酸酶破坏CCR5蛋白的生成,阻止病毒进入这些易感细胞。”清华大学助理教授史宣玲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张林琦表示,目前已经能够准确地在细胞水平上把CCR5基因敲除,但是为了保证敲除的效率和靶向性,使其更加简便可行,技术方面还在优化。

 

“我们在细胞水平上敲除CCR5基因的实验,已经大幅提高了敲除效率。以前是将能生成锌指蛋白核酸酶(ZFN)的基因导入细胞,效率只有25%左右;现在我们使用的是能生成类转录激活因子核酸酶(TALEN)的基因,敲除的效率达到了39.9%。”史宣玲说,“接下来我们将在干细胞水平上继续进行基因敲除实验。”

 

“安全性是目前我们比较担心的,因为我们不知道敲掉一个基因,会不会对人体其他方面有影响。在健康的基因缺陷者体内,这个缺失的基因功能会有其他的基因作‘补偿’。”张林琦说,明年他们计划开展动物试验。

日期:2013年12月17日 - 来自[HIV/AIDS]栏目

骨髓移植治疗艾滋病无效 病毒拟“潜伏”于血液之外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今年7月,一个有关治疗艾滋病的消息,引起医学界的兴奋。来自美国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的蒂莫西·亨里奇医生在年度国际艾滋病会议上,提交了他们初步成功的报告。秘诀就是:骨髓移植。

  亨里奇:接受实验的两名艾滋病患者长期接受抗逆转录病毒疗法,也就是俗称的鸡尾酒治疗法,他们接受了由其他供体提供的骨髓移植。我们发现,这些供体的骨髓进入患者的身体后,患者的艾滋病毒得到控制。我想这个可以进一步证明,骨髓移植法能够进一步阻止感染艾滋病病毒。

  可惜好景不长。亨里奇在北京时间今天(7日)早上宣布,两名在接受骨髓移植后的艾滋病者病情复发,病毒在他们体内席卷重来。无论是对艾滋病患者,还是对走在研究艾滋病治疗方法艰苦探索之路上的医学界,这一消息无疑是个沉重打击。对比5个月前的兴奋,亨里奇这次显得尤其失望。

  亨里奇:令人失望的是,我们的病人体内重新检测到艾滋病病毒,但从科学研究上讲意义重大。人体内的艾滋病病毒水平可以减少至用高敏感仪器也检测不到的程度,不过病毒依然会存在。我们的研究也表明,在鸡尾酒治疗法停止后,现有艾滋病病毒检测标准也许还不足以判断病毒是否已被长期抑制。

  从1996年,鸡尾酒治疗法被提出至今,该治疗法被认为是用来治疗艾滋病的最为有效的方法。不过,这一方法只是能控制艾滋病毒,不能彻底治愈。医学界也从没有停止探索更有效治愈艾滋病方法的脚步。其中,骨髓移植法就是被研究之一。据北京地坛医院、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合作中心主任徐克沂的介绍,这种方法最初启发于南非的独特群体。

  徐克沂:在艾滋病感染者里边有两种人很奇怪,一种是长期不发病的,叫长期存活者;还有一种人就是高度暴露不感染的,这个主要是在南非发现的,它的感染率是90%,但是还有10%的人怎么都不感染。最后发现,可能是遗传基因有问题,就是白细胞里面少一个辅助受体,这种受体是病毒在进入细胞繁殖的时候必须要的,如果没有它病毒进不到细胞里就死了。

  这部分天生不会感染艾滋病毒的人就成了艾滋病研究领域的香饽饽。医学界公认的艾滋病已被“暂时治愈”的第一人布朗,就是接受该供体的干细胞移植,此后艾滋病病毒检测一直呈阴性。

  这个成功案例使得医学界对骨髓移植法寄予很高期望,但是这次试验的失败证明,骨髓移植法并不是完全治愈艾滋病的通用方法。布朗身上的成功或许只是偶然。对此,徐克沂也表示说,骨髓移植法缺乏理论依据。

  徐克沂:这个方法本身发现有一个偶然性,然后也缺乏理论根据,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希望说能取代抗病毒治疗,成为一个很好的方法,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这次的失败只是无数个失败之一。但是,它透露出一个更可怕的信息,亨里奇说,艾滋病毒可能在人体内还有除了血液之外的“藏身处”。

  亨里奇:艾滋病病毒在他们的患者体内“回归”的事实说明,它在人体内“潜伏”得比科学家此前预想的“更深、更持久”,血液之外可能还有其他持久而重要的艾滋病病毒“藏身地”。

  尽管遭遇了失败,但亨里奇仍然不会气馁,他认为这项实验仍为消灭艾滋病提供了重要的新证据。它告诉了我们许多信息,包括艾滋病病毒的持久性,以及为了长期抑制患者体内病毒,这就是科研的意义。

日期:2013年12月9日 - 来自[HIV/AIDS]栏目

美国一医院利用骨髓移植“治愈”两名艾滋病患者


美国一家医院的研究人员7月3日宣布,两名为治疗癌症而接受骨髓移植的艾滋病患者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副作用”——他们体内的艾滋病病毒似乎被消除了,并且在停用抗艾药数月后仍未见复发。但研究人员仍谨慎地指出,目前认为艾滋病已治愈仍为时过早。

 

 

 

美国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当天发表声明说,这两名艾滋病患者患有淋巴癌,在接受骨髓移植前,体内艾滋病病毒很容易就可检测到,但接受手术8个月后,其体内就再检测不到病毒迹象。今年早些时候,两人停止服用治疗艾滋病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

 

 

 

这家医院没有透露两名艾滋病患者身份,但表示其中一人已停药约15周,另一人停药约7周,停药后至今没有检测到任何病毒“死灰复燃”的迹象。

 

 

 

研究负责人蒂莫西·亨里奇医生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结果,但我们尚未证实两人已被完全治愈,还需要至少一年的长期跟踪来研究骨髓移植手术对艾滋病病毒存在的全部影响。”有关研究成果已于当天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艾滋病协会大会上提交。

 

 

 

亨里奇说,艾滋病病毒仍可能潜伏在患者的脑组织或胃肠道中。他说:“一旦病毒重返人体,则表明这些组织是病毒重要的‘藏身之所’,在将来制订艾滋病治疗方案时需要对这个‘藏身之所’开展新的研究。”

 

 

 

研究人员还说,骨髓移植非常复杂,费用昂贵,而且伴有重大风险,死亡率达15%到20%,因此这项手术对大多数人不适用,并非艾滋病的理想疗法。上述两名患者之所以接受骨髓移植,主要是为了治疗癌症。

 

 

 

目前,医学界公认的通过骨髓移植“治愈”艾滋病的第一人是一名叫做蒂莫西·布朗的美国男子。但布朗接受的骨髓来自一名存在罕见基因突变的捐赠者,据称这种突变使其可抵御艾滋病病毒,而上述两名患者接受的是正常捐赠者的骨髓,并且医学界目前还无法保证布朗体内的艾滋病病毒会不会复发。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医生还宣布“功能性治愈”一名因母婴传播而携带艾滋病病毒的两岁女童。这名女童自出生起便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据报道目前其体内艾滋病病毒已被抑制。

 

 

日期:2013年7月8日 - 来自[HIV/AIDS]栏目

人工造血干细胞有望代替骨髓移植

治疗白血病等血液病的最有效方法是造血干细胞移植,即寻找配型的骨髓或造血干细胞进行异体移植。然而,寻找配型骨髓十分困难,且存在免疫排斥反应和致瘤风险。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殷勤伟带领的研究组经过多年探索,寻找到了一种将脂肪间充质干细胞向造血干细胞定向分化的技术方法。利用这种方法,取出白血病患者身体中10到20毫升脂肪,经过45天培育可获得足量的人工造血干细胞,再输回患者自身体内,即可达到相当于骨髓移植的治疗效果,且没有异体移植的免疫排斥风险。而且,利用这种方法也可以达到生产人造血浆的目的。
  
据了解,这种世界首创的新方法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研究人员期望,经过一至三年的试验改进,这种方法在血液病治疗中取得初步成果,并在未来五到十年获得普遍应用。
日期:2012年1月5日 - 来自[克隆与干细胞研究]栏目

狱医患白血病骨髓移植后复发 写数万字网志自勉

  今年30岁的狱医唐海波不幸患上一种极为罕见的白血病。在亲人和好友的帮助下,他成功完成了骨髓移植,然而即将出院时病情又全面复发。在治病期间,唐海波写下数万字网络日志与网友分享与死神抗争历程,得到上千网友鼓励和捐款。

  刚刚踏入而立之年的唐海波是黑龙江省黎明监狱的一名医生,在工作岗位上,由于身兼民警和狱医双重身份,经常连续加班的他被同事们戏称为“铁人”。然而去年春节前,一次外出工作后,连续一周的高烧却让这位铁人倒下了。唐海波被确诊患上了一种极为罕见的疾病髓系M5型急性白血病。在确诊住院后的第二天,妻子郭鹤就拿到了病危通知书。

  拿到检查结果后,唐海波告诉妻子要放弃治疗,因为身为医生的他深知,治疗此病花费极大,而且治疗成功的几率很低。在妻子的多次恳求和朋友的鼓励下,唐海波终于开始配合治疗。骨穿、腰穿、化疗……终于,在去年6月,他成功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

  对于白血病患者来说,骨髓移植的成功并不代表着治愈。上月底,当他和妻子来到北京人民医院进行最后一次全面检查时,以往每个月都会接到的检查单上却没有显示出和往常一样的正常结果。他的血液指标上升,癌细胞率上升到95%他的病全面复发了。这意味着之前的所有治疗全部付诸东流。据医生介绍,想要康复只能继续化疗、移植。

  如今,虚弱的身体让他基本不能活动,妻子郭鹤每天陪在他的身边,料理他的日常生活。她告诉记者,为了治疗,夫妻二人用光了所有积蓄,变卖了新房,连双方父母也把提供生活收入的大棚卖了出去。尽管这样,仍不能付清高额的治疗费用。“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概率,我就不会放弃。”郭鹤说,她希望能有好心人帮丈夫一把。

  日志摘录

  2010年3月17日:呼吸困难,哪怕短暂地畅快地呼吸一下都成了奢望。我的爱人、亲人,朋友们,你们要好好保重身体,祝你们万事如意。

  2010年3月22日:昨天刚刚做了骨穿,真疼啊。大夫又给我约血了,他说今天晚上可能输不上了,北京等我病好了多给你献点儿血,真是个缺血的城市。

  2010年6月10日:从容地选择了移植,就意味着选择了另一种更复杂的治疗方式,也选择了更痛苦更漫长的治疗过程。我已经准备好了,要勇往直前!

  2011年4月12日:我的每一次流泪都不是因为疼痛,而是被你们的行为感动,这是幸福的泪,我一直体味着这种幸福。

  2011年5月5日:皮肤和肝都有些排异了,不得不用激素压一下,希望会尽快好起来。

  2011年11月28日:白血病移植后复发了,来得真快,措手不及……谢谢大家的关心,我想和家人继续住院做最后的拼搏。

  2011年12月25日:白细胞掉到了0.26,免疫力几乎为零了,希望不会有大的联合感染出现。今天是圣诞节,祝大家圣诞快乐,加油,加油,加油!

  患病后,唐海波把自己对抗病魔的心路历程写到日记里。他说,这是为了让自己更坚强地同病魔抗争,也感谢所有鼓励他的人。在他的空间内,从确诊入院后的第二个月到上周,他用上百篇几万字的文字记录了自己的点点滴滴。(记者 郑磊)

  作者:郑磊 (来源: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董海扬)
  • 分享到:
日期:2011年12月27日 - 来自[医疗动态]栏目

骨髓移植救命药断货现象频仍 货源靠进口陷被动

  用于骨髓移植的“白舒非”断货半年多

  有关部门透露,浙江省目前正筹划建立临床短缺药物储备制度

  昨天,(浙江)台州的小彭终于松了口气,再过半个月左右,患白血病的妻子小素就可以出层流病房了,小素一周前顺利做了骨髓移植手术。

  从今年年初开始,为了治疗妻子的病,他一直在台州、上海、北京三地之间奔波,期间经历了许多波折,最让他们心惊的就是骨髓配型成功后,却没有做移植手术用的白舒非这一关键性药物。幸好在全国各地朋友们的帮助下,闯过了这一关。

  昨天,记者从省内多家医疗机构了解到,白舒非断货已经至少半年时间。这让许多白血病患者被迫使出各种神通寻找药物,找不到药的患者,则只能被迫选用副作用较大的其他治疗方式。

  就在9月14日,本报曾报道做心脏手术用的关键药物鱼精蛋白紧缺。两个月不到,骨髓移植手术的关键药物白舒非又出现紧缺。

  为何救命药物频现紧缺?在出现紧缺的情况下,有没有一个有效的应急机制?

  大年三十 传来白血病噩耗

  回忆起两个月前的找药经历,小彭的声音中透出不少疲惫。他至今还记得当时听到妻子被确诊为白血病的情景。

  “是年三十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一下子都不敢相信。”小彭当时和经过七年多爱情长跑的女友刚领了结婚证,准备在今年5月份举办婚礼,酒店都订好了,没想到遭遇如此巨变。

  当家家户户都在放鞭炮迎接新的一年时,小彭则在到处打电话求助,希望为妻子找到最好的医生。

  过年期间,大家都沉浸在节日喜庆中,这让打电话说病情的小彭挺尴尬,好在很快有了消息。

  当天晚上,小彭单位的领导就给他联系了上海瑞金医院的医生,收拾行装后,他马上带着妻子赶到上海,给妻子做治疗。

  “治疗结果还是蛮不错的,在医生的建议下又开始配型。瑞金医院出面,联系了中华骨髓库。大概过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打电话来说配型配上了。”小彭说,当时刚好是5月份,是他们原定要结婚的日子。

  配型成功后,在朋友的建议下,他们赶到北大人民医院,找专家给小素做骨髓移植。上海出发前,医生提醒小彭:移植需要一种叫白舒非的药,这个药目前比较紧缺,最好能够提前储备。

  “我真没想到药品会那么缺。6月初,小素的病情发生变化,急转直下,医生说病情不适合移植,又转院到北京市六院进行治疗。”小彭说,本来满心欢喜来移植,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最让他意外的是,移植用的关键药品白舒非奇缺无比。

  一波三折求药路

  8月底,小彭发动各方关系,开始了寻找白舒非的求药之旅。

  小彭一个在北京通讯公司上班的同学,利用工作之便,给许多人群发了消息。此后,小彭先后接到浙江、上海、北京、广东、山西、陕西、湖南、湖北、重庆、四川等全国各地的问候电话,许多人素不相识,这让他非常感动,遗憾的是一直没有传来让他欣慰的消息。

  大约过了半个多月,老家台州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台州当地一家医院,有9支白舒非,但与医生要求的11支还差两只。

  “我急死了,想好不容易有消息了吧,结果还不够。余下的两只,到底哪里有呢?”心急如焚的小彭,再次发出求救。好在最后,北大人民医院的医生帮他解决了问题。

  “主治医生听说了这个事情后,根据我妻子的体重以及病情进行测算,说9支够用了,我才放下心来。”小彭说。

  经过十多天的寻找,小彭的求药之旅终于圆满。

  9月6日中午11点,小彭从台州当地医院提走这9支救命药,分4个盒子装,再装进保温箱。9月12日,经过和机场方面的沟通,小彭小心翼翼地抱着保温箱,飞赴北京,给妻子带去救命药。

  昨天,小彭暂时回到台州老家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将妻子交给丈母娘照顾。他对未来充满希望,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再等半个月左右,妻子就能出舱了。下个星期,他会再次飞赴北京,照顾妻子。

  “白舒非”普遍紧缺

  虽然结婚前夕遭遇了这样的变化,也有过许多波折,但是小彭和妻子终于守得云开见日出,将开始新的生活。

  和小彭比起来,许多患者并没有这么幸运。

  记者从浙医一院和省中医院这两家可以进行成人骨髓移植的医院了解到,白舒非的紧缺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白舒非是骨髓移植中必须用到的药,是一种抗肿瘤药物。刚开始缺的是静脉注射类的,接着口服类的也紧缺。省中医院血液科副主任沈建平教授说,不久前他帮一名患者进行骨髓移植手术,该患者用的白舒非则是托朋友从香港带回来的。

  英特药业的吴女士对白舒非的紧缺也深有同感。就在不久前,他们曾经帮助一名心急如焚的妈妈筹集到4支白舒非,这位妈妈来自北京,需要挽救她患白血病的女儿小卓越。

  “小女孩再过四天就要进行移植手术,但是却没有找到白舒非。我们当时库存只有12支,听说了她的事情后,和药厂还有医院等多方进行沟通,终于均出4支药给她。”吴女士说,后来,又有许多人来寻求帮助,但是他们也无能为力,“我们仅仅是药品流通的中间环节,关键还在于生产企业。”“乙胺嘧啶”也难觅踪影

  无独有偶,在白血病患者们为白舒非到处奔波的时候,杭州的李先生又在为一个名为乙胺嘧啶的药到处奔波,这个药是治疗弓形虫病的特效药。

  一个多月前,李先生的亲戚突发头痛,在当地医院遍寻名医都找不到原因,后来转院到杭州某三甲医院,经过检查,发现是弓形虫进入了大脑。患弓形虫病,可能与养宠物或吃半生不熟的食物有关。由于时间太久,常规的治疗方法已经无效,医生建议他去寻找一个名为乙胺嘧啶的特效药。

  乙胺嘧啶专门用来抗疟疾和治疗弓形虫病,遗憾的是李先生寻访许多地方都没有该药。通过网络查询,他发现国内有十多家企业都曾经生产过该药,但是打电话过去问的结果都是不生产了。我省的民生药业也在多年前生产过该药,但是咨询后,发现也早已停产。

  民生药业有关负责人昨天表示:“早就不生产了,生产批号都注销了,如果要恢复生产,光申请批号就需要很长时间。”

  “白舒非”全球仅一家生产企业

  白舒非、乙胺嘧啶、鱼精蛋白……这些普通人眼中非常生僻的字眼,背后却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救命药频频紧缺?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人士。

  白血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和别的疾病比起来,这种疾病一个有效的救治办法就是骨髓移植。而白舒非在移植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配型成功的概率非常小,如果因为白舒非而错失移植机会,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为何救命药白舒非会如此紧缺?记者了解到,该药由麒麟鲲鹏(中国)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生产。昨天记者询问该公司杭州办事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解释:“药是美国生产的,前阵子因为工厂机器检修的原因减产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不过不要着急,大概再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能供上货了。”

  据了解,该药目前只能依靠从美国这家公司进口,全球仅此一家。

  英特药业吴女士表示:“白舒非缺货的情况时不时会发生,我们作为批发商也很无奈,因为我们都是定点为省内一些医疗机构采购,每年的用量都是大致定好的。如果有变化,我们也措手不及。”

  业内人士表示,和别的疾病比起来,白血病的患者相对较少,所以美国的这家生产厂家轻易不会扩大产能。如果要扩大产能,建造一个合格的厂房并不是那么快的。

  “乙胺嘧啶”已经很少使用

  和白舒非即将重新供货的好消息比起来,乙胺嘧啶就不是那么乐观了。

  昨天,记者多方了解到,乙胺嘧啶已经停产,虽然国内曾经有十多家厂生产该药。

  为什么乙胺嘧啶会停产?记者昨天从省疾控中心寄生虫防制所所长姚立农那里找到答案。

  “乙胺嘧啶以前是专门用来抗疟疾的预防性用药。三十多年前,主要是因为疟疾高发,而进行预防性服用的。现在疟疾的发病率非常低,已经非常少见,该药的使用量已很少。”姚所长说,现在因为医学的进步,已经研发了许多治疗疟疾的药,乙胺嘧啶渐渐淡出市场。

  乙胺嘧啶除了可以抗疟疾,也是治疗弓形虫的特效药,但是现在治疗弓形虫病,大都不再使用该药,而是更多地采用联合用药。

  “弓形虫病的感染率还是比较高的,因为现在养宠物的人非常多,不过大多数人都可以自愈。”姚所长说,如果感染者的自身免疫能力比较差,就有可能无法自愈,需要治疗。

  多种原因导致临床用药短缺频现

  随着医学的发展,许多以前是不治之症的疾病,都有了治疗用药。但是药品在发明后,并不代表一定能持久生产。近年来,时不时出现临床药品短缺的情况。

  针对这种情况,浙医一院药剂科副主任王临润认为和一些药品价格太过低廉有关系,比如不久前紧缺的鱼精蛋白,就是廉价药。

  “药品生产企业毕竟还是企业,如果价格太过低廉,无利可图,自然就会选择不生产。我觉得要改变一些廉价药逐渐消亡的局面,需要政府指定企业定点生产,并且能够给予政策扶持,保证生产。”王临润说,在药品短缺的时候,医院最为被动,因为一旦没有药,患者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医院,而医院其实是整个药品流通环节的终端方。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某些临床用药短缺也不乏人为因素。有不法药商,当从一些渠道听说某些药品比较紧俏后,就开始到处收购囤积,加剧紧缺现象的出现。

  省药物集中采购中心负责人周主任则提道,临床用药短缺的情况和目前还没有完备的企业申报制度有一定关系。

  如果一家药品生产企业因为机器维修或者原料缺乏,突然缩小产能,对于下游的采购商以及医院来说,常常是在缩小产能若干个月后才发觉到,只能被动地等待,毫无办法。

  如果能够在生产有变动的时候,及时申报给有关部门,发出预警,让下游的各个单位能够提早准备,就能减少一些被动局面的发生。

  但是这种申报制度,仅仅适用于国内的生产企业。如果是进口药品,因为产能并非国内能预知,该制度也无能为力。

  面对频现的药品紧缺,我们该怎么办?

  都说看病难,没想到买药也这么难。频频发生的告急事件,使得许多当事人都感叹,有钱为什么也买不到药?在出现这些情况时,难道只能让患者干着急或者自己想办法?政府相关部门,能否出现相应的预防机制?

  记者昨天从省卫生厅、省经信委等部门了解到,频频发生的临床用药短缺情况,已经引起相关部门关注,他们正在积极筹划一个临床短缺药物储备制度,该制度参考了之前已经在运作的医药储备制度。

  据介绍,为保证灾情、疫情及突发事故发生后对药品和医疗器械的紧急需要,我国于上世纪70年代初建立了国家医药储备制度。国家医药储备是为了满足灾情、疫情及突发事故对药品和医疗器械的紧急需要。

  1997年国务院下文,为了更好地应对灾情、疫情及突发事故,要求建立中央和地方两级医药储备制度。我省也随后制定实施意见,建立起省级层面的医药储备制度。承担储备任务的机构,根据储备目录储备药物,每一种药物根据需求情况,都有一个最低储备量,一旦发生公共事件,则紧急启用。

  在非典、汶川大地震以及甲流等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后,我省的医药储备制度都发挥了积极作用。该制度对于平抑物价、稳定民心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比如非典时期,口罩成为抢手货,许多人为应对非典,纷纷抢购口罩,造成恐慌。这个时候医药储备制度就发挥了积极的稳定作用。

  正是看到了这个制度的重要性,我省开始酝酿制定临床短缺药物储备制度。

  据了解,相关部门已经开始进行调研,对我省各家医疗机构近五年、近三年临床上出现的药品短缺情况进行调查,并将根据调查的情况,制定一个临床短缺药物储备制度。

  该制度的建立,将有利于预防临床短缺药物事件的发生。

  “不过,我觉得该制度仅仅适用于我省能够储备的药物。现在许多短缺的临床药物都是全国范围的,这种情况并不是单个省份能够解决的。我觉得要解决短缺的情况,还需要从国家层面去建立一个储备制度,让国家从全国的层面,调配各种紧缺药品。”某业内人士听说我省正在酝酿的这个制度后,表达了这样的建议。(记者 黄淼君) (责任编辑:董海扬)
  • 分享到:
日期:2011年11月10日 - 来自[动态]栏目
共 8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