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导引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马王堆导引图创运动养生先河

  从马王堆三号墓发掘到的《导引图》,真实地反映了二千二百年前我国人民锻炼身体和防治疾病的生动情景,给人们提供了有关导引疗法极为重要的实物资料。

  这幅《导引图》画在一幅高约50厘米,长约100厘米的缯帛上,图中有44个各种人物的图像,分绘成上下4层,其中有男22人,有女22人,有老有少,个别人像还手持器物。图像均为工笔彩绘,以黑色线条勾画轮廓,填以朱红或青灰带蓝色彩。从《导引图》所绘的人像及所着服饰来看,多为庶民阶层。他们的头发整齐盘起或是戴着便帽,脚上穿着尖角形鞋履或赤足。其中多数人身着褶侉式的无絮短袍,有的着裙襦式衣裳,即单层的连衣连裙式服装;或穿短裤短裙,还有少数几位赤裸着上身,与四川成都凤凰山出土汉代画像砖中收割的农民服饰基本相同。这幅《导引图》反映了当时的妇女也己普遍采用这种保健操了。

  导引作为一种传统养生、保健和疗疾的有效手段,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之一。据宋代罗泌《路史·前记》记载,早在上古“阴康氏”时代,由于水路失于疏泄,先民长期生活在潮湿恶劣的自然环境当中,湿寒阴气凝于体内,因此得了一种筋骨萎缩、腿脚发肿、活动不灵的疾病。于是,有人便创造了一种类似舞蹈的锻炼身体的方法,“教人以引舞以导之”,这便是后来“导引”的由来。“导引”一词最早见于《庄子·刻意》,“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此导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这里对于导引的具体描述即“状如熊之攀枝,鸟之伸脚”,通过模仿熊、鸟的活动形态来伸展肢体,调和气血,达到健康长寿的目的。对于“导引”的解释,古籍中有各种不同的记载,有的解释为呼吸运动,有的解释为肢体运动,有的则认为导引包括呼吸运动和肢体运动。而从马王堆《导引图》来看,画中不光有模仿“熊经”、“鸟伸”等动物形象,还有其他类型的肢体运动和多种呼吸运动,而且还有些人像在做瞑目存想状。所谓瞑目存想即是集中意念来感受、对话自己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包括大自然的某种美好景象,从而使自己心情舒畅,并可通过存想治疗疾病。综合上述各种说法,我们一般认为“导引”是呼吸运动、肢体运动和意念活动三者相结合的一种宣导气血、引治疾病的保健功。

  对于导引的功能,古代医家和养生家各有说法。现代中医学认为,导引的作用是通过各种练功手段进行锻炼和活动,加强人体的气化作用实现的,可以对机体起到平衡阴阳、调和气血、疏通经络、培植真气、强筋壮骨的作用。“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导引正是根据人体阴阳盛衰情况,采取相对应的运动形式和手段。若阳气旺盛则以静式为主,若阴气旺盛则以动式为主。从而动静结合,外动内静,动中求静,达到“动静互根,阴平阳秘”的状态。同时,导引还能通过肢体运动和呼吸吐纳等手段,激发“经络之气”,疏通或强化经脉,使得气血趋于顺畅调和。导引的许多功法都有调呼吸、促消化、培育真气的作用,古代更有“内练精、气、神,外练筋、骨、皮”的说法。

  马王堆出土的《导引图》是现存最早的一卷保健运动的工笔彩绘帛画,它不光是年代早,而且内容非常丰富,为古代文献中失散不全的多种导引与健身运动找到了最早的图形资料,也为研究导引的历史发展提供了研究线索。从功法的具体形式来看,《导引图》包括4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徒手运动,帛画中大部分都为徒手运动;二是器械操作,如“以杖通阴阳”之类,帛画中出现过盘、棍、球、袋等四种器械,用来辅助行功;三是行气吐纳,如仰呼等;四是意念活动,某些图像表现为凝神入静的存想状态。从术式的功能来看,可以进一步分为养生功和医疗功。养生功主要是以养生保健为目的,模仿各种动物动作的功法,如螳螂、熊经、鹞北、猿猴等。譬如“螳螂功法”,则保持两足并立,两手上举,延伸至自己感觉到极限,然后转腰向左右弯曲。医疗功则主要以治疗为目的或作为治疗辅助手段,促使机体恢复健康,表述为标明“引”治某种疾病的术式,如引颓、引温病、引膝痛等。譬如“引颓”,即颓疝之病,现代称腹股沟斜疝,则保持两足左右分开与肩同宽,站立,两膝关节微向前屈,双手微外展并且下垂,头微向前俯看。

  马王堆导引术开创了中国运动养生之先河,在其后两千多年历史中,它不仅一直为医家和养生家所广泛采用,而且在道教和佛教界也广泛用作修炼身心之法。医圣华佗采撷《导引图》之精华,创造了“五禽戏”,不仅使得自身“年且百岁,尤有壮容”,更是流传至今,成为中国传统保健体育代表项目。《导引图》的发现对我国运动养生文化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日期:2013年11月5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中医导引术和印度瑜伽术比较研究

    导引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养生术和治疗术,亦作“道引”。导是指“导气令和”,引是指“引体令柔”。导引通过肢体动作、呼吸吐纳、心理调节达到强身健体、疏通经络、调摄精神的目的。瑜伽源于印度梵语yug或yuj,是“一致”、“结合”或“和谐”、“相应”之义。“瑜伽”在《瑜伽经》中的定义为“调伏自心”,也是一套完备的运动体系。源于中国的导引术和源于印度的瑜伽术在当今社会都受到了广泛关注。在各种有关瑜伽和导引的文献中,有详细介绍二者发展史者,有侧重于理论探讨者,也有详细介绍二者在防治疾病中的作用者。然而,对于二者在养生康复应用方面的比较研究开展较少,故本论文拟就此进行研究。
1  中医导引术和瑜伽术基础理论的比较
1.1整体观与“梵我相连”
    天人合一的整体观念是导引术的重要理论基础之一,整体观认为人体不仅自身是一有机整体,且与自然界密不可分,外界变化随时影响人体气血运行。人类在能动地适应自然和改造自然过程中,维持正常生命活动。这一观念也融入到了导引术的具体动作中,如“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动而无不动”等练习方法都是整体观念的体现。
    瑜伽理论有“梵我相连”思想,其基本含义是宇宙本体(“梵”或“大我”)和人的主体(“小我”)本质相同。“梵”是世界的本源,产生和包罗世界万象,它内在潜力很大。但“梵”本身无形无影,没有丝毫形质特征,“我”只是所谓“梵”的显现。瑜伽将体验梵我相连作为瑜伽练习的目标,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这一观点更多地是停留在哲学的思辨意义层面上。
    可见,整体观念和梵我相连的思想均重视自然和人的统一性,代表了导引术和瑜伽术均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但从可操作性讲,整体观念比梵我相连更具实践意义。
1.2经络学说与脉轮学说的比较
    经络学说是传统中医学基本理论之一,也是导引术的重要理论基础。经络遍布全身,内属脏腑,外络肢节,沟通内外,贯穿上下,将人体各部组织器官联系成一有机整体;并籍以运行气血、营养机体,使人体各部分的功能活动保持协调和相对平衡。在练习导引术过程中,强调通过畅通经络来起到养生康复作用。
    脉轮学说是瑜伽术的重要理论之一,音译为“查克拉”,意指“圆”、“轮子”。脉有三条,分别是中脉、左脉、右脉;轮有七个,指头顶、眉间、喉头、胸口中央、肚脐附近、下腹部和尾骨七个能量中枢。脉轮都有颜色,中脉为蓝色,左脉是红色,右脉是白色,七轮的颜色分别为赤橙黄绿青蓝紫。脉轮理论认为,脉轮与人体各器官的机能、人的情感、精神意识和思维活动都有密切联系。
    无论导引术强调的经络循行,还是瑜伽术强调的三脉七轮,都体现了古代对人体的认识,这是二者的共同点。导引术强调的经络遍布全身,形成自身网络,比瑜伽术的三脉范围更广;导引术也存在与瑜伽七轮相类似的3个重要的精气汇聚的部位,称作“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分别对应瑜伽脉轮的眉间、胸口中央和下腹部,说明二者有相通之处,但瑜伽七轮更加细化。
2导引术和瑜伽术在练习方法上的比较
2.1调身与体位法
    导引术调身的基本要求可概括为形正、体松两方面。形正,不但指练功姿势要正确,而且行、立、坐、卧,任何时候都要讲究正确的姿势;体松,强调各种动作不外屈伸俯仰、升降开合、转摇跑跳,其中都包含阴阳原理,要刚柔相济。这种动静结合、寓阴于阳、刚柔相济的平衡观,有利于导引术通调经络、宣通气血、平衡阴阳而防治疾病。
    瑜伽体位法的梵文为Asana,意为在某个舒适的动作或姿势上维持一段时间。通过一些扭转、弯曲、伸展的静态动作及动作间的过渡,能刺激内分泌腺体、按摩内脏,起到松弛神经、伸展肌肉、强化身体、镇静心灵的功效。体位法也有仿生的因素,如蛇式、兔式。
    导引术的调身和瑜伽术的体位法都包含站姿、坐姿、卧姿等不同基本姿势,二者坐姿都丰富多彩,很多导引和瑜伽动作都在坐位完成,两者的坐姿也都强调要上身端正,脊柱竖直。其中,导引的双盘和瑜伽的莲花坐、单盘和半莲花坐是完全一致的。导引术也有仿生因素,如五禽戏就是仿生术的代表功法,这与瑜伽术是一致的。但瑜伽术的特殊体位法如肩立式、扭转式,在导引术中相对体现较少。
2.2导引术和瑜伽术的呼吸方法
    练习导引术时非常重视呼吸方法的运用,胸式呼吸是利用肋间肌运动进行的呼吸,以胸廓运动为主;腹式呼吸是利用膈肌运动进行的呼吸,所以腹部有起伏,有按摩内脏和降气作用;胸腹式呼吸同用,肺活量最大。吸气时腹肌收缩,为逆腹式呼吸,也有按摩内脏和升气作用;呼气时腹肌收缩,为顺腹式呼吸,降中有升,内脏按摩作用最大。
    瑜伽呼吸法,从呼吸部位上可分为腹式呼吸、胸式呼吸和腹胸式完全呼吸。腹式呼吸以肺的底部呼吸,感觉只是腹部在鼓动,胸部相对不动;胸式呼吸以肺的中上部分呼吸,感觉是胸部在舒缩鼓动,腹部相对不动;腹胸式完全呼吸时,肺的上、中、下三部分都参与呼吸运动,腹部、胸部乃至感觉全身都在起伏张缩。
    导引术和瑜伽术的呼吸方法都可以总的分成胸式呼吸和腹式呼吸,二者在动作熟练之后,都强调通过腹式呼吸的方法来练习。两者都很重视呼吸和动作的配合,在导引术中体现在三调合一,瑜伽术中也是强调了动作的同时遵循规定的呼吸方法。其不同之处在于,当导引术动作熟练后需要采用逆腹式的呼吸方法,而瑜伽术中未严格区分逆和顺的呼吸方法。
2.3调心和冥想
    调心是导引术的中心环节,其基本要求是人静。首先是保护心神,避免外界纷扰,才可能神清气爽、身体安康。意守这种意念活动的本质特征在于轻松地达到专一,不要求对指向的事物产生明晰的认识,所谓“似守非守”,即要求在人静条件下,让人体自动调节系统不受干扰地发挥作用,是在形神共养下的身心合一。调心方法可分为以一念代万念的意守类和以念制念的存想类。
    瑜伽冥想又称为曼特拉(Mantm)冥想,梵语“曼特拉” 中“曼”的意思是“心灵”。“特拉”的意思是“引开去”。“曼特拉”是能把人的心灵从其种种世俗的思想、忧虑、欲念、精神负担等等引离开去的一组特殊语音。当把注意力集中在瑜伽引导语音的时候,就能逐渐超越情绪的异常波动而保持沉静的心境。
    导引术的调心和瑜伽术的冥想都属于心理、精神调节范畴,二者都很重视通过上述调节达到内心平静,排除纷繁的思绪。两者也都不赞同过度使用守一的方法,而强调似守非守和存想的方法。其不同点在于,瑜伽术的冥想较少和体位法同时练习,而导引术在动作练习过程中则非常重视调心。
3关于练习过程中的不良反应
    在练习导引术和瑜伽术的过程中,如果操作方法不当,都有可能出现一些不适的反应。常见的反应及相应的对治方法如下:(1)呼吸急促:这是动作和呼吸配合不协调,过度要求呼吸的深长造成的,调整的方法是暂停练功,饮温水数小口,在室内慢步片刻,即可恢复正常。初学者应该以自然呼吸为主。(2)肢体疼痛:这是由于练习强度过大造成的,可以适当减少锻炼的强度。(3)肌肉跳动:如果出现局部肌肉跳动多是由于自身气血运行不通畅造成的,可以适当减少锻炼的强度,对局部进行轻轻拍打即可缓解。如果出现大动不已,甚至引起精神失常者,是由于锻炼方法严重不当造成的,需要按照中西医结合方法处理。如在练习过程中严格按照循序渐进原则,一般是不会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一旦出现上述情况并且采用相应方法没有缓解的,需要请专门医师处理。
4导引术和瑜伽术对现代养生康复的启示
    通过以上导引术和瑜伽术的比较可以看出,导引和瑜伽在养生康复理论和实践方面都有较多相似或相通之处。就内容而言,导引和瑜伽是人体生命科学的姊妹篇;从养生康复功效上看,导引和瑜伽的作用原理在根本上是一致的,主要概括为保持和促进机体各系统发挥正常功能,尤其是改善内分泌系统功能、按摩内脏器官,使全身机能恢复平衡等。但瑜伽术在塑造体型方面更为突出,调节内脏功能的作用不足。综合运用导引术和瑜伽术,对于日常养生和疾病康复会起到较好的效果,这就要求应用中医整体观、阴阳五行、脏腑经络、精气神等理论来认识瑜伽术。从目前导引术和瑜伽术的实际日常应用方面看,传统导引术的练习人群主要集中在老年人,近年来也逐渐得到年轻人的青睐。练习功法主要集中在八段锦、五禽戏、太极拳等,因此有待于普及更多传统功法为人们的养生保健服务。瑜伽术通过会所的方式进行传播,主要吸引了一些年轻女性;另外由于瑜伽术更多地关注灵性的修养,这是否能得到不同文化背景人群的广泛认可,有待于进一步观察。从临床康复角度看,目前已经有运用导引术进行疾病康复的有益尝试,如彭越等应用中医导引术对于恢复期脑卒中患者功能恢复进行了相关临床研究,认为导引术能够放松身心,缓解由于紧张等不良情绪导致的肌张力增高。导引有利于精神的调摄,使精神内守,当患者情绪振奋时,更有利于其接受训练并产生积极的生物学效应。
    广泛流传的传统导引术经历了时间的考验和现代科学的验证。因此,更广泛地宣传传统导引术,加大导引术的临床研究,加强对于医学院校养生康复人才的培养,最终使导引术得到广泛推广,对于现代养生康复具有重要意义。
日期:2013年10月24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庄子》:与众不同的养生观(二)

    清学者魏源(1794~1857)著《老子本义》对老、孔、庄、释之间的哲学思想作了进一步比较。指出各家学术的独立性。对“援老人儒”,特别是“援老人佛”的观点,颇不以为然。对此,魏源评说道:“种黍生稗,尊老诬老,援佛谤佛。合之两伤,何如离之两美乎!”对于老与庄,魏源态度虽没有如此激烈,但对两者的差别还是作了明确的表述。其一,“庄周无欲矣,而不知其用之柔也。”批评庄子将老子的“无欲”观僵化了,缺乏弹性。其二,“庄子《天下篇》自命天人,而处真人、至人之上;韩非《 解老》又斥恬儋之学、恍惚之学为无用之教,岂斤斤老氏学者哉?”魏源认为:庄子在《天下》中将自己置身于“造物者”之列,韩非在 《解老》中批评 《老子》的恬儋、恍惚为“无用之教”,因此、庄、韩二人都算不上纯纯正正的老子学派的人物。其三,魏源认为,真正得老子之传的是关尹,但关尹影响微弱。“传之列御寇、杨朱、庄周,为‘虚无’之学、为‘为我’之学、为‘放旷’之学。”列、杨、庄三人均为战国时诸子之皎皎者,一般都认为他们都属于“道家”。对列、杨二人之学魏源均有评述,这里不赘。至于庄子,魏源说:“庄子放荡,宗自然也。岂‘自然’不可治身?无为不可治天下哉”,批评庄子将崇尚“自然”同“治身”、“治天下”对立起来。魏源之论未必都公允,但所论老、庄的差别倒是可以作为研究‘独立不倚’的庄子之学的线索。
    十八世纪《庄子因》在日本再版。日本学者尾张秦志铉(名鼎)撰《补义庄子因序》(1797年)。指出:“郭子玄解庄也,晋时清言家之庄,而非古庄也。宋、明诸家解庄也,宋、明诸家之庄,非古庄也。”叙述自己年轻时读(《庄子》时的困惑,大有难见庐山真面目之叹。他说:“然则‘庄’其不可见乎?匡庐之山右,望之为峰;左面望之,为峦。而其为庐山则固在焉。则庄岂不可见乎?”表现出作者对晋以来解庄诸家的失望。及至读《庄子因》之后,才感到豁然开朗。对《庄子因》的评价极高。
    山东大学的廖群先生认为庄子汲取了《老子》的某些概念,但在多方面有所超越。结论是庄子是位独立不倚的思想家(廖群:“庄子与老子的新审视”《理论学刊》2005年14期)。现代主流哲学家任继愈先生也认为:“老子的哲学,到了战国时期,向左右两个方面分化。继承它的唯物主义传统的有宋尹、荀子、韩非等人,从老子哲学体系中的某些缺点向唯心主义发展的即庄子的哲学思想”(任继愈
 《中国哲学史》人民出版社1966年)。也就是说,任先生认为庄子之说是老子哲学“向右”的发展。不管“向左”还是“向右”,毕竟不同于原先老子的哲学。这也是庄子作为独立不倚的伟大思想家的重要依据。这样的,古往今来各家的还有一些,这里不赘。需要指出的是,前人指明庄子的这些不同于《老子》哲学思想的依据均出自《庄子•内篇》。而司马迁认定《庄子》不过是“诋讹孑L子之徒”、“剽剥儒墨”、“归于老子之言”的五篇(《庄子》引文中没有一篇看法是来自《内篇》的。司马迁为什么这么做,已经不得而知。我们无意在这篇短文中全面分析庄子哲学体系,这不是本书的任务。
    第三,庄子是位非常有成就的修炼专家,对养生之道有深刻的研究。这是本文的兴趣所存.
    (四)
    作为修炼,通常认为大概有两层目的:一种是“养形”,也就是为了祛病延年,庄子说:“吹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此导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庄子•刻意》)。庄子几乎把那个时代为了长寿所采取的养生之术全部包括在里面了。“熊经鸟伸”,乃导引术所常见,后世之“五禽戏”即为其中的代表;“吹呼吸”,今之“六字诀”即其中的一种;“吐故纳新”,简称“吐纳”,后世以“调息”为内容的养生之术都可称之为“吐纳”。说明庄子对养生之道相当熟悉,然而,注意到“为寿而已矣”和“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两句中的“而已矣”和“所好也”。表达了庄子或者庄子学派对以彭祖为代表的单纯追求长寿者并不以为然。在这里,庄子并非否定养形之术可以长寿的作用,而是批评刻意追求长寿者,可能会妨碍对修道的更高的目标——纯素之道的追求。何谓纯素之道?庄子说“纯素之道,唯神是守;守而不失,与神为一;一之精通,合于天伦。”这是说:纯真古朴的道理关键在“守神”,而且是紧紧地守住;这样,神和形(身体)就能合而为一,而神形之合达到不可分的程度,这才符合天道。这是庄子对导引学发展的划时代的贡献。要知道,庄子时代的“导引”,并非今天所知的“导引”。古时的导引,纯为“身躯之曲折”(参看葛洪《抱朴子  内篇》),几乎没有与意识的运用结合在一起,可以说与今日的“体操”相近。
    战国时“导引术”我们仅能从《内经素问》知其大概。但是,从汉初人土的张家山247号墓的竹简(《引书》我们却能清清楚楚看到当时的导引术的确只是纯粹的肢体运动,在此书展现的110式的导引术中,无一例外。然而经过庄子的倡导,“纯素之道”由《淮南子》的继承与发扬,演绎成完善的理论体系:“神者生之制也,形者生之合也,气者生之充也。一失位三者俱伤。”(《淮南孟,原道训》)在这一理论体系指导下,一经过数百年的演变,导引术的内涵也有很大的提高。对比公元610年, 《诸病源候》所推出的213种导引术就可看出,其中单纯的肢体运动仅占了29%,而70%以上的导引术式,或多或少都表现为神、形、气三者兼顾的水平较高的模式。晚近出现的水平较高的气功锻炼术式几乎全都涵括了协调身心的因素。应该说导引术的这种发展,庄子“纯素之道”的倡导,功不可没。可见《 庄子》所批评的“导引”和“养形”只是当时盛行的初级水平的导引术,而非今日所见之导引。
日期:2013年9月2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马王堆古汉养生 《导引图》流转的生命讯息

  穿越2200余年的历史风尘,素手捧读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彩绘帛画,44个不同姿态和动作的男女老少站成4列,栩栩如生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他们的头发整齐盘起或是戴着便帽,脚上穿着尖角形鞋履。其中多数人身着褶侉(裤)式的无絮短袍,也有人身着禅儒式衣裳(即单层的连衣裙服装)或短侉(裤)、短裳(裙),还有少数几位赤裸着上身。更能吸引我们的是他们丰富、生动、活跃的体态,44种姿态、44个动作串连成一片行云流水的世界,在时光斑驳的画卷中舒展流转,传递着神秘的生命讯息。这幅内涵深厚的出土帛画正是闻名于世的《导引图》,现在就让我们一起细细解读这张被历史典藏的珍图。

  导引作为一种传统养生、保健和疗疾的有效手段,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之一。据宋代罗泌《路史·前记》记载,早在上古“阴康氏”时代,由于水路失于疏泄,先民长期生活在潮湿恶劣的自然环境当中,湿寒阴气凝于体内,因此得了一种筋骨萎缩、腿脚发肿、活动不灵的疾病。于是,有人便创造了一种类似舞蹈的锻炼身体的方法,“教人以引舞以导之”,这便是后来“导引”的由来。“导引”一词最早见于《庄子·刻意》,“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此导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这里对于导引的具体描述即“状如熊之攀枝,鸟之伸脚”,通过模仿熊、鸟的活动形态来伸展肢体,调和气血,达到健康长寿的目的。对于“导引”的解释,古籍中有各种不同的记载,有的解释为呼吸运动,有的解释为肢体运动,有的则认为导引包括呼吸运动和肢体运动。而从马王堆《导引图》来看,画中不光有模仿“熊经”、“鸟伸”等动物形象,还有其他类型的肢体运动和多种呼吸运动,而且还有些人像在做瞑目存想状。所谓瞑目存想即是集中意念来感受、对话自己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包括大自然的某种美好景象,从而使自己心情舒畅,并可通过存想治疗疾病。综合上述各种说法,我们一般认为“导引”是呼吸运动、肢体运动和意念活动三者相结合的一种宣导气血、引治疾病的保健功。

  对于导引的功能,古代医家和养生家各有说法。现代中医学认为,导引的作用是通过各种练功手段进行锻炼和活动,加强人体的气化作用实现的,可以对机体起到平衡阴阳、调和气血、疏通经络、培植真气、强筋壮骨的作用。“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导引正是根据人体阴阳盛衰情况,通过对应的运动形式和手段,若阳气旺盛则以静式为主,若阴气旺盛则以动式为主,从而动静结合,外动内静,动中求静,达到“动静互根,阴阳平秘”的状态。同时,导引还能通过肢体运动和呼吸吐纳等手段,促进人体气血交换,激发“经络之气”,疏通或强化经脉,使得气血趋于顺畅调和。导引的许多功法都有调呼吸、促消化、培育真气的作用,古代更有“内练精、气、神,外练筋、骨、皮”的说法。

  马王堆出土的《导引图》是现存最早的一卷保健运动的工笔彩绘帛画,它不光是年代早,而且内容非常丰富,为古代文献中失散不全的多种导引与健身运动找到了最早的图形资料,也为研究导引的历史发展提供了研究线索。从功法的具体形式来看,《导引图》包括4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徒手运动,帛画中大部分都为徒手运动;二是器械操作,如“以杖通阴阳”之类,帛画中出现过盘、棍、球、袋等四种器械,用来辅助行功;三是行气吐纳,如仰呼等;四是意念活动,某些图像表现为凝神入静的存想状态。从术式的功能来看,可以进一步分为养生功和医疗功。养生功主要是以养生保健为目的,模仿各种动物动作的功法,如螳螂、熊经、鹞北、猿猴等。譬如“螳螂功法”,则保持两足并立,两手上举,延伸至自己感觉到极限,然后转腰向左右弯曲。医疗功则主要以治疗为目的或作为治疗辅助手段,促使机体恢复健康,表述为标明“引”治某种疾病的术式,如引颓、引温病、引膝痛等。譬如“引颓”,即颓疝之病,现代称腹股沟斜疝,则保持两足左右分开与肩同宽,站立,两膝关节微向前屈,双手微外展并且下垂,头微向前俯看。

  马王堆导引术开创了中国导引运动养生之先河,在其后两千多年历史中,它不仅一直为医家和养生家所广泛采用,而且在道教和佛家界也广泛用作修炼身心之法。医圣华佗采撷《导引图》之精华,创造了“五禽戏”,不仅使得自身“年且百岁,尤有壮容”,更是流传至今,成为中国传统保健体育代表项目。后人根据马王堆《导引图》功法为蓝本,整理出一套“马王堆导引健身功”,将整个导引归纳为两个意守,即意守一个良好意念和意守周天。功法分为七个步骤,即凝神静立、周天运转、微摆天柱、意想雪泉、玉泉引水、口诀导引、还原导引等。只要心静意定地按照要领去做,绝大多数练习者第一次就能感受到似醉非醉、身体轻盈、翩翩起舞、如彩云间。相当一部分练功者练习数日后,即有不同程度的“八触”(热、凉、轻、重、大、小、痒、麻)之感,并对疾病产生不同程度的治疗作用。

日期:2013年5月22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长沙马王堆中医药文化

  马王堆汉墓位于长沙市东郊4公里处浏阳河畔的马王堆乡,清嘉庆《长沙县志》称此地为“楚王马殷及其家族的墓地”,故名马王堆。1972年至1974年先后在此挖掘出土三座汉墓,是20世纪的重大考古发现,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三座汉墓中,二号墓的主人是汉初长沙丞相轪侯利苍,一号墓是利苍妻,三号墓是利苍之子。马王堆一号墓出土了一件保存完好的女尸,据考证是利苍妻辛追,年龄约50岁左右,时逾2100多年,出土时软组织有弹性,关节能活动,血管清晰可见,为世界考古史上前所未见的不腐湿尸,此后将此类古尸命名为马王堆尸。除此之外,三座汉墓共出土珍贵文物3000多件,为研究汉初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提供了非常翔实的资料。目前,坐落于湖南省省会长沙的湖南省博物馆是国内外唯一一所展示马王堆出土文物的博物馆。

  虽然这里展出的展品只是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的一小部分,但这已足够让我们体会西汉初年那神奇的文化,慨叹其科技之发达、工艺之精美。马王堆汉墓陈列展中所展示的与医药相关的文物主要有这样几件:

  导引图:三号墓出土的彩色帛画  导引在古代是呼吸运动和躯体运动相结合的一种医疗养生体育运动。此幅导引图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气功理论和操练术式。图上描绘了呼吸运动、肢体运动、器械操等44种练功术式,并标注名称及功用。据马继兴先生的考证,这44幅导引图可分为四大类:第一类是题有病名的导引图,可知此类导引术式是用于治疗相应疾病的;第二类是题有动物形象的导引图,为模仿动物运动所创;第三类为器械运动的导引图,图中人物均以器械为导引的辅助手段;还有一类被归为其他类,标题意义代考。

  中草药及彩绘陶熏炉:均出土于三号墓  中草药有10余种,是现存较早的中草药实物。分别为:茅香、佩兰、辛夷、高良姜、桂皮、花椒、藁本、杜蘅、姜、朱砂等。除朱砂外,其他药物多气味芳香,具有芳香去湿、通气健脾、防腐杀菌等功效。这些药物在出土时被存放在香囊、枕头和熏炉中,用于预防疾病,调节精神。如三号墓中出土的彩绘陶熏炉,通高13.3厘米,口径11.2厘米,盖上镂孔,炉内装高良姜、茅香、藁本和辛夷等,熏烧时可清新空气,祛除秽气,预防感冒等疾病的发生。

  《足臂十一脉灸经》:三号墓出土的帛书  《足臂十一脉灸经》与其他四部医书《阴阳十一脉灸经》甲本、《脉法》、《阴阳脉死候》、《五十二病方》同抄在一幅长帛上。《足臂十一脉灸经》和未展出的《阴阳十一脉灸经》全面讲述了人体十一条静脉的循行走向、所主疾病和灸法,是我国最早的论述经脉学说的文献。他们与《黄帝内经》中的文句、内容有很多相同之处。二书在经络上均只讲了十一条经脉,比《灵枢》少了一条厥阴经。所述经络循行方向以及主病病候,不仅比《灵枢》简略,有的循行方向甚至相反。据考证二书可能是《灵枢·经脉》的祖本。

  《五十二病方》:三号墓出土的帛书为亡佚已久的医方书。该帛书并无书名,根据原有目录共有52个以病名为中心的小标题,学者们将其定名为《五十二病方》。据考证,《五十二病方》是现已发现的我国最古的医方。52种疾病下,每一种疾病的治疗少则一方、二方,多则20余方,现共存医方总数283个,原书应有300方左右。书中所涉及的病名,包括见于52个标题的病名,共计103个,涉及内科、外科、妇产科、儿科、五官科等。收录药物247种,其中有将近半数是《神农本草经》中没有记载的。它真实地反映了西汉前临床医学和方药学发展的水平。

  《养生方》:三号墓出土的帛书  单独抄在一卷帛上,以养生方药为主要内容,故帛书整理小组定名为《养生方》。原书32个标题目录,列于正文之后,经整理,尚可辨认27个,内容可归纳为7个方面,即治疗阳痿方;一般壮阳方;一般补益方;增强筋力方;治疗阴肿方;女子用药方;方中补益方。据考证,帛书《养生方》的抄写年代应在秦汉之际。该书对于养生学、方药研究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十问》  出土时与《和阴阳》竹简合成一卷。全书假托古代帝王、诸侯、官吏、名医、术士互相问答,提出四个有关养生保健的问题进行讨论。就如何顺从天地阴阳四时变化,注意起居饮食,坚持操练气功导引,重视方中养生等问题作了认真的探讨,以求得健康长寿。

  《合阴阳》  因简首有“凡将合阴阳之方”一语,帛书整理小组以《合阴阳》为篇名。全书集中讨论了阴阳交合及男女交媾之事,属于古代房中术著作。

  《天下至道谈》  本书主要是论述高深的养生之道。实际上主要讨论有关性保健的问题。内容非常丰富,其中对于“七损八益”的问题更是做了具体详细的描述。

  除以上所展出的帛书外,其余未展出的与医药相关的帛书还有《阴阳十一脉灸经》甲本、《脉法》、《阴阳脉死候》、《却谷食气》、《阴阳十一脉灸经》乙本、《杂疗方》、《胎产书》等7种,竹木简还有《杂禁方》。

  马王堆医药出土的这些医药文物,是汉代之前医药学发展实际情况的反映。从文物及其内容来看,汉代之前的医学领域已经覆盖了方剂学、诊断学、治疗学、脉学、养生学、导引气功、经络学、妇产科学等多门学科的知识,其内容非常丰富。尤其难得的是《五十二病方》的出土,填补了我国汉代以前方剂学专著的空白。可以想象,这些帛书、竹木简的出土也进一步证实了:中医学两部经典之著《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之所以有如此高的学术水平,绝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马王堆医书乃至其他尚可能存在却未被发掘出土的古医书为这两部医书的编著提供了原始素材;或者说《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也是诸多类似于马王堆医书中的两种医书,因其内容完整而系统,亦或是侥幸而得以流传下来,被后世封为中医学的经典之著。

日期:2013年4月8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自制导引管引导双腔导管支气管内插管法

【关键词】  自制导引管 双腔导管 支气管内插管法

  近年来肺癌、食管癌发病率不断增多以及胸部外伤患者就地就医行手术治疗的病例不断增加。而行开胸手术大部分要求双腔导管支气管内插管全麻,对Ⅱ、Ⅲ类插管困难病例,有条件医院可采用纤维光导支气管镜引导插管,不具备纤维光导支气管镜的医院可采用自制导引管在表面麻醉清醒或半清醒状态下行引导双腔导管支气管内插管。

  1 导引管制作方法

  采用两根输尿管导管连接而成,长约80~100cm,输尿管导管内置一根富有弹性的金属丝,导引管上每隔1cm标有刻度标记,且输尿管导管一端钝圆稍细不易损伤气管黏膜,这样导引管置成。

  2 应用方法

  在口咽喉黏膜行1%丁卡因喷雾,行环甲膜穿刺气管内注入1%丁卡因2ml表面麻醉,3min后将表面涂有液状石蜡的导引管经口咽腔在明视(可借助插管钳)或盲探下置入声门,继续推进导引管直至遇到阻力提示导引管的前端已抵达隆突或总支气管。刻度约在20~40cm处,将双腔气管导管套入导引管,顺沿导引管用轻柔的手法推进双腔气管导管经声门而入气管,退出导引管,给氧,手控呼吸听诊双肺呼吸音正常,加深麻醉,继续推进双腔气管导管最后隆突阻挡感明显,此时继续听诊双肺呼吸音正常,临时阻断任意一侧肺,通气阻断侧肺呼吸音消失,对侧肺呼吸音正常,表明双腔气管导管插管成功。

  3 注意事项

  (1)导引管所选材料不易折断富有弹性,进入气管端钝圆稍细,导引管有刻度标记;(2)估计气管插管困难时选小二号双腔气管导管提高插管成功率;(3)表面麻醉充分减少刺激反应;(4)动作轻柔当遇双腔气管导管推进受阻时必须退出双腔气管导管与导引管面罩给氧,不得使用暴力强行推进,以免造成喉头水肿气管黏膜损伤;(5)在双腔气管导管已进入气管内时,退出导引管加深麻醉给氧后推进双腔气管导管至隆突位置。

  

日期:2013年2月26日 - 来自[2012年第12卷第3期]栏目

气功与传统文化(中)

  理从摄养

  即气功的理论主要随从各家的摄生保健学说,尽管气功具有医疗与养生的双重作用,但其医疗作用长于补虚而逊于泻实,气功疗法中的其他常用治法,也直接或间接与补虚有关,这与传统养生学的理论十分吻合,故古代各家摄生保健说,如主动、主静及保精、调气、食养、药饵等的理论与实践,很大程度上一直影响和指导着气功活动的开展和气功学术的发展,其中尤以动形、静神、调气学说与气功的关系最为密切。

  主动,即主张通过运动来保养人体之形体(以动养形)。这种学说的依据是,形体是生命的依托、精神的宅宇,形体动则气血流通。有关论述最早见于《庄子·刻意》,谓:“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此导引之士、养生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其后的《吕氏春秋》说的更加明确:“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动也;形气也然,形不动则精不流,精不流则气郁。”显然,庄子之言是结合气功讲的,吕不韦之说虽非直接联系气功,但他的这番言论,既提出了“动形”的主张,又分析了运动对于精气流动的重要性,故长期为气功所借鉴。气功古代有称之为导引者,导引的本意之一是指“导气令和,引体令柔”,即指形体运动;华佗创编五禽戏的依据之一是,“古之先者,为导引之事,熊经鸱顾,引挽腰体,动诸关节,以求难老”;葛洪在《抱朴子》中的一段话,对导引“以动养形”的范围与作用作了概括:“或伸屈、或俯仰、或行卧、或倚立、或踯躅、或徐步、或吟或息,皆导引也……导引疗未患之疾,通不和之气;动之则百关气畅。”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气功中各种动功的理论依据均出于此。而舞蹈纹彩陶盆上的宣导舞、马王堆《导引图》上的练功场景、《路史》中的大舞,乃至于当代的健身气功功法,则是这种思想的载体。

  主静,即主张以安静来调养人体之神气(以静养神)。其基本依据是,神是人体生命活动的主宰,且有易动难静的特点,故养神宜清净内守。庄老的“清静无为”是其渊源。如《老子》认为“静为躁君”,主张“致虚极,守静笃”,甚至认为“淡然无为,神气自满,以此为不死之药”。《庄子》以水为例,讲述静的养生意义,“水静犹明,而况精神”,所以“虚静恬淡,寂寞无为”是“养神之道”。医家也有类似论述,如《内经》有“恬淡虚无,真气从之”之论。古代气功家对此多持赞同,于是众多静功相继出现,古代如儒家的坐忘、心斋,道家的周天(内丹),释家的六妙法、壁观,医家的六字诀等;现代如内养功、三线放松功等。气功流派也以静功为多,如吐纳派、存想派、静定派、周天派,均以外(形体)静内(呼吸与意念)动为共同特征。此外,三调操作中“呼吸四相”的归纳与对息相的提倡,“一念代万念”与“望梅止渴”般存想方法的提出;气功古籍中静功多排于动功之前,静功数量多于动功数量的现象;气功锻炼一般以放松入静为基本的要求;现代研究中的气功功能态,也以“静”设定指标的思路……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以静养神对气功的影响。

  但毕竟形与神对于人体健康而言同样重要,难分伯仲,故动与静对于养生来说也同样重要,只有“精神安乎形,而年寿得长焉”。有鉴于此,古代气功家提出了“吐纳以练脏,导引以和体”、动静结合的法则,这可能是气功源于养生又不止于养生的原因所在。

  通过调养真气来养生保健的做法由来已久,《管子》“精也者,气之静者也”之论,可能是调气养生说的早期依据。该学说的核心论点是,气是生命的根本关系到人的生老病死,需要保持满而不虚;气贵在运行不息,出入有度、升降有常。根据这些特点与要求,气功锻炼,无论是动功还是静功,基本上都着眼于气的“量”、“质”及气的运行。由于“真气者,所受于天”,故众多纳气派功法,通过长吸短呼、两吸一呼等方法,加强吸气,认为如此可以将“天地之气归我”,增加了气的“量”,现代气功中的内养功、新气功疗法等,就是此类功法;周天派则是将练功者自身的精气神作为“药物”,通过一定的操作,将其引入“鼎炉”(丹田)后,再通过意念指导下的呼吸的作用,使其沿任督脉周流运行,最终结成“内丹”,使人健康长寿。更多的功法,多是通过不同的“三调”操作作用于气的运行,其运行方式有两种:一是加强全身经络气血的运行,即路线不变、速度加快;二是临时改变经络运行的方向,借于“完成”特殊的“任务”。如周天功中的任脉之气自上而下运行,是为了完成气在任督脉中的“周天”运行。三线放松功为使头面部的气血下行,会“借”手之三阴三阳经,将头面部气血降至两手;“借”足三阳经和任脉、足三阳和督脉,分别循胸腹部、背腰部将气血降至足部。以气攻病时,为了使内气到达病所,也会“借用”病灶附近的经络并改变其运行方向。

日期:2013年1月30日 - 来自[气功]栏目

彭祖的“仙卧导引”法

   彭祖是我国古代著名养生家,也是呼吸导引之术的创始人,为气功养生的鼻祖,孙思邈在《干金要方》中就收录了彭祖的导引方法。
    一般做仙卧导引的时间,是以晚上9点到lO点为最佳。每晚睡前,宽衣解带,平卧在床,平定气息。
    1.跪坐式,两手十指交叉,手心向下托地,前额放在手背上,闭息5次。闭息即以鼻慢慢吸气,吸满后屏住呼吸,越久越好,然后以口慢慢吐气。此法可防治胀气。
    2.左侧卧,左手托头部,左肘极力撑住地面,闭息5次;再右侧卧,右肘极力撑住地面,闭息5次。可防治腰部、颈部筋骨疾病。
    3.坐式,两手抱右膝,头后仰,然后拉膝至与胸平齐,闭息5次。可防治肾虚腰痛。
    4.坐式,左手按腰,右手极力向上伸,同时闭息5次;然后换手进行,闭息5次。可防治胸闷、胸痛、腹胀等病。
   
日期:2013年1月30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共 12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