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之家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天使之家所收养46名重病孤儿可能无房可住

“天使之家”里,康复师在为圆圆按摩复健。本报记者 庄庆鸿摄

  本报记者 庄庆鸿 实习生 谢怡情 徐霄桐

  在暴风雨后的一个早晨,一个男人来到海边散步。在沙滩的浅水洼里,有许多被卷上岸的小鱼。用不了多久,浅水洼里的水就会被蒸干,被困住的小鱼都会干死。

  男人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小男孩,不停地在每一个水洼旁弯下腰去,捡起小鱼,用力把它们扔回大海。这个男人停下来,注视着。

  终于,他忍不住走过去:“孩子,这水洼里有几千条小鱼,你救不过来的。”

  “我知道。”小男孩头也不抬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还在扔?谁在乎呢?”

  “这条小鱼在乎!”男孩儿一边回答,一边拾起一条鱼扔进大海,“这条在乎,这条也在乎!还有这一条、这一条……”

  讲述这个故事的邓志新,已是五岁孩子的妈妈,但心里始终有这个小男孩。她救活的不是小鱼,而是素不相识的重病孩子。

  这个“家”,没有爸爸妈妈

  邓志新给孩子们的,是一个特殊的“家”。

  一进北京市九龙花园顶楼“天使之家”的房门,就有一名推着带轮支架的小男孩,清脆地问:“你预约了吗?”

  洗手间挂着16条小白毛巾,上方墙壁贴有16张写有名字的小方纸。

  大名叫莎福妹的圆圆今年两岁,来这里快1年了。当她努力想站起来时,两腿有点撇开。“她得的是脑瘫,有点像老年人的中风,右边行动能力还不行。”

  年轻的男康复师小黑撕一片海苔,哄她向前走一步。圆圆不大愿意,她看不懂雪白的墙上写着:“康复的主要目标:让孩子达到自理。”

  2007年成立的“天使妈妈”志愿者团队“天使之家”,至今共寄养了110多个有大病的孤儿。她们已经陪伴了100多次煎熬的手术,守护着50多个孩子完全康复,又目送着40多个康复的孩子走入收养家庭。

  作为“中华慈善奖”获得者之一,邓志新此时却毫无形象地蹲下来,拍着手:“圆圆!站起来给领导看看!”

  是的,这个家里没有人是“爸爸妈妈”。最著名的“天使妈妈”邓志新也不能例外,被戏称为“领导”。进门的志愿者探望提示上写着:“请不要让孩子称呼你爸爸或妈妈,因为这样会混淆孩子对爸妈概念上的理解,不利于孩子今后走进收养家庭。”

  来看望的志愿者进屋要穿鞋套、洗手,背包、相机等东西都要寄存,尽量不要碰到孩子。

  这里的孩子个个看似活泼可爱,但长长的《员工守则》让人暗暗心惊:

  “患心脏病的孩子严禁剧烈运动,大声哭叫。”

  “抽搐的孩子尽量少受外界的刺激,如:大声说话、金属掉地的声音。抱的时候动作要缓慢,给他适应的过程,别一下抱起来,以免受惊。抽搐发作时,抱起来,尽量让他靠在怀里,给予安全感,但不要强行校正他的抽姿,以免损伤骨骼。”

  “唇腭裂孩子的喂奶:抱起来,孩子身体呈45度角,用唇腭裂专用奶瓶奶嘴,轻轻挤压奶瓶,孩子有吸吮动作时再给力。喝一会儿得拍嗝,然后再喝,喝完后拍嗝,直到吐出一口奶为止。一般唇腭裂小婴儿喝奶打嗝时都得吐一口奶,如果不等到吐奶就放下,那么,躺下后会吐奶,很容易呛噎,而且患中耳炎的几率比较大。”

  “抱带有尿袋的孩子,一定要顾及她的尿袋。”

  在不满5岁的孩子面前,这一条规定显得格外严肃:“尊重孩子的隐私,不在孩子面前谈论他的身世及病情。”

  墙上是每个宝宝的彩照,和按在彩纸上的小泥手印。一个双腿站直了的短发宝宝,下面贴着纸条:“出生日期:2009年12月22日,来自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儿童福利院,于2010年6月27日来天使之家,诊断为双足内翻畸形,已经做完手术,正在康复阶段。”

  纸条上还有一句手写的工整话语:“已于2011年12月17日奔赴内蒙古与收养父母见面,随后将远赴意大利家庭,幸福地生活。”

  然而这艘小方舟,正面临着沉船的危险。因为九龙花园寄养点的捐赠者临时通知,4月底就要提前收回房子。

  邓志新一进门就擦着汗靠在了椅子上。“宝源安置点加天通苑有30个孩子,九龙点有16个孩子,今天看的两套,都是2000平方米,年租金130万元左右,面积太大,又太贵,是我们承受不起的。”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其实,“天使之家”从创立起,就一直在风雨中飘摇。

  2007年底的寒冬,“天使妈妈”志愿者接到来自河南地区三姐妹的电话,说有几个唇腭裂和心脏病的孤儿,由于得不到及时治疗,“已经奄奄一息”。

  邓志新去地方福利院走访时,曾目睹过终生难忘的场景。

  一排婴儿床上,看似都是全新的小被子。但被子下,是婴儿睡在横流的屎尿中,“一掀起来,那简直不能闻!”因为一直没有更换尿布和被褥,幼小的身体潮湿又冰凉。当两天后她折回去时,已经有两个孩子离开了人世……

  第一批四个“住户”,党英、党方、党玉和和党喜乐,就是在这样的时刻到来的。当时,整个屋子里连一张床都没有。

  在一周内,“天使妈妈”志愿者们从网上征集到婴儿床、阿姨临时的沙发床、电视、洗衣机、冰箱、锅碗瓢盆等等,空房子才一步步变成了“家”。

  这个家里,有更特殊的“家务事”。

  今年3月12日凌晨1点多,孩子的哭声陡然响起。幼小的党壮、婉卿、琪琪同时开始哭闹。正值夜班的保育员培芳一个人忙不过来,心里起急,给琪琪喂水,孩子也不喝。培芳一时控制不住情绪,竟然在小琪琪头上打了一巴掌。

  第二天早上,孩子头上还有明显的伤痕。没人监督这独自的夜班,但培芳“心里过不去”,还是主动找了邓志新。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用巴掌轻轻“管教”一下孩子不算新鲜,但邓志新完全笑不出来。“这种事对我们来说实在太大了。”

  “她是个急性子的姑娘,之前做得一直不错,也爱孩子,还被评为天使之家第一届优秀员工。但是‘不许打骂孩子’是天使之家最基本的原则,对孩子动手触及了我们心理承受的底线。虽然我们都有不舍,可是如果不辞退她,我们以后如何面对这样做的人?”

  结果就是现在白墙上的一张《通报批评》。“事故原因:1、平时对员工教育不够;2、员工的心理疏导工作做得不到位。”责任处罚决定是:对其辞退,九龙寄养点主管曹雅琪、邓志新都被扣3月份工资500元,同时通报批评。

  通报批评了7次,“一家之长”邓志新受罚的有两次。另一次是只有一个保育员值班,两个孩子趁不被注意,跑进厨房玩饮水机,烫伤了手。“这有阿姨的责任,但我作为管理者更有责任,因为没调配好,这个时间段只排了一个人。”

  “断炊”的危险

  目前天使之家的小住户们来自河北、河南、山西、吉林、四川、福建、内蒙古的福利院。除去手术医药费,一个孩子平均每月的所有生存成本约是2500元。

  “目前天使之家日常开销仍是全部依赖网友和社会爱心人士50元、100元的捐助在支撑,支撑得很艰难,所以我们每接一个新的孤儿,都需要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都需要在争取和放弃之间徘徊!”这是志愿者日记里的感慨。

  第一年4个孩子,每月房租2600元,肺炎需要付100元时都手头紧张,开支可以用“勉强维持”来形容。

  一旦孩子需要手术,“家长”就捉襟见肘。“感冒、发烧、咳嗽等常见病的治疗费用每个月差异很大,好的情况一个月1000元左右,不好的时候,一个孩子就有可能花上万元。所以我们非常害怕孩子生病,尤其是心脏病的孩子,一旦染上肺炎,会有生命危险,而且费用奇高。”

  2008年6月,有心脏病的小美和伶俐感染支气管炎,分别在华信医院和儿研所住院治疗,分别花了6000元才出院。2008年7月,有严重心脏病的玉和发高烧,被怀疑是败血症,紧急送到儿研所,后来又感染麻疹合并肺炎,前后治疗费用两万元以上。2009年4月,新生儿钱欣怡也是因为肺炎,被送到八一医院新生儿病房,共花费1万多元。

  “如果连续有2~3个这样的孩子,天使之家就面临断炊的危险!”

  2010年,邓志新辞掉了月薪4万多元的财务总监工作。她开始以月薪5000元,保护着40多个孩子的家。

  现在她对孩子的病已经了如指掌。

  “脊椎裂很容易看出来,背部会鼓出个大包,手术在3万~4万元间,时常会伴有脑积水,即使这样,5万元也能下来了。肛门闭锁的常见症状是嘴唇、指尖发紫,手术多在1.5万~2万元,肠梗阻就是拉不出来,要治愈是两万元。心脏病就比较麻烦,经常容易反复,还伴随肺炎……”

  其实,这些孩子得的并非不治之症,也不是个个天价。

  “比如最便宜的是足内翻,只要4000多元就能做,但代价是随之而来长达两年的复建过程,在一些地方福利院就可能做不到。”

  “这些在大城市的医院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在小地方的医院,就可能让一个孩子终身残疾。”

  她说,国家有帮助这些孩子的“明天计划”,也在一点一滴地做实事,但是有两个最大的局限:“第一,因为经费统筹是每个省分开的,很多省不同意跨省治疗;第二,定点医院太有限了。”

  手术的问题也没有那么简单。

  钱路佳现在两岁7个月,双下肢畸形,因为聪明可爱,拥有了众多的志愿者“粉丝”。他的手术需要3万~4万元。

  “去年有美国专家到山东出诊,我们带钱路佳去一查,说有凝血现象,很难做手术。现在在北京医院看,医生又说凝血现象不严重,可以手术。目前在排队等床位,医生那时候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这个孩子,你们不要着急, 一步一步治吧!”邓志新略有些发愁。

  2011年初,刚时兴微博。一位见过邓志新两面的女影评人动了动手指,王菲、赵薇等明星都转发了,还派人来看望,一下子月捐助数额达到了20万元。因为收的孤儿多了,当年支出达到200多万元。

  有时,捐来的爱心物品成了另一个课题。今年春节,沈阳一位开服装厂的老板捐来了7000套春夏服装和1500双童鞋,价值20多万元。“我们义卖了几次,只卖掉了几百件,在客厅里堆着。”

  目前“天使之家”的账面存款有100多万元。“我们不指望有免费捐助,但只要房子在1000~1500平方米、年租金是70万~80万元的,都能接受。不能让孩子们没有家啊。”

日期:2012年4月24日 - 来自[健康快讯]栏目

三口之家每月最多一斤盐

    前些天,我的一个老病号刘老师来门诊复查,服药后血压仍是一如既往地超过170/100毫米汞柱,头晕、头痛,老伴不放心也跟来了。问诊、查体后,我转头问他爱人,你们家三口人一月买一斤盐够吃吗?“远远不够,我们三口人每月至少两斤半!”。这回终于找到原因了,原来刘老师总说在限盐,看来差得很远。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人均每天食盐的摄入量最好不超过5克(我国高血压指南建议不超过6克),食盐中约40%是钠,因此折合钠每人每天以不超过2克—2.4克为宜。这样算起来,一家三口每月30天的食盐总量最好不超过一斤。因为还有很多食品含钠,甚至一点儿咸味儿都没有的食品也含很多钠,比如味精、鸡精等。腌制品(咸肉、咸鱼、咸鸭、咸菜、咸蛋、榨菜、泡菜、豆腐乳等)、酱制品(酱油、酱、酱菜、酱豆腐等)、方便面等含钠最高,一包方便面调料中的盐足够你一天的盐量,这些应尽量少吃。

  美国一项研究表明,在现有盐摄入量的基础上,每日减少3克盐摄入,可减少脑中风13%,冠心病10%;如减少9克盐摄入,可减少脑中风1/3,冠心病1/4。对于我国居民来说,每日摄盐量平均值远远超出6克标准的2—3倍,因此,通过限盐而减少心脑血管疾病的空间是很大的。

  人的味蕾适应性很强,一般来说,两周以后就能逐渐适应,因此,越吃越咸很容易,越吃越淡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吃淡的。在这点儿上,主厨的太太或先生有主动权,可以应用限盐勺、记总量等方式定量控制。炒菜应在出锅前再放盐,也不能放盐后又多加糖以冲淡咸味,更不能盐不够、酱油凑,餐桌上尽量不摆咸菜、酱豆腐、火腿肠之类高钠食品,尽量少放味精、鸡精,做汤则更宜清淡,最好利用好的食材煮出鲜味。

  当然,不同的人需盐量也是不一样的,比如久坐办公室的人要严格控盐(出汗少、活动少),平时体力活干得多的人则可适当多吃。此外,老年人味蕾多不敏感,因此家人要监督他们少吃。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 张海澄


日期:2012年2月24日 - 来自[保健常识]栏目

我校工会迎接省总工会“模范职工之家”验收

 

2010年12月29日,江苏省总工会“模范职工之家”验收组一行八人来我校对我校申报江苏省“模范职工之家”进行评估验收。验收汇报会由省教科工会高教部华翼杨部长主持。校党委马家忠副书记首先对莅临的领导和专家表示热烈欢迎,随后从三个方面重点介绍了学校党委和行政如何重视工会及建家工作、我校“教工之家”的建设发展过程、以及如何推进二级管理和规范二级教代会工作、关爱教职员工、建设和谐校园的工作。

校工会徐国勋主席从五个方面分别详细介绍了我校“教工之家”的建设发展过程:一是学校党政高度重视,全面推进建家工作;二是健全工会组织,完善规章制度;三是执行大会制度,完善监督机制;四是围绕中心工作,构建和谐校园;五是积极开展各类活动,履行工会社会职能。徐主席对省教科工会在建设过程中从经费上给予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表示今后将一如既往的为教职工做好服务,使大家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740)this.width=740" />

听完汇报,专家组对我校“教工之家”的建设资料进行了仔细的查阅和检查,并参观了药学院的“职工小家”,听取了王九龙书记就如何支持分工会工作,坚持和规范二级教代会,推进二级建家等工作的汇报,专家组对药学院小家的建设给予了肯定。

专家组经过听取汇报、查阅资料、察看二级建家后,对我校的建家工作进行了评议打分,我校建家工作最终获得96.6的高分。专家组在反馈意见时对我校的建家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指出在校党政的支持下,建家工作成绩显著,亮点与特点较为突出。同时,他们也提出,希望校工会将建家工作做的更好。

740)this.width=740" />

省教科工会孙焱副主席对我校“教工之家”进行了综合性评价,认为我校党委对工会工作高度重视,认识深刻、到位。校工会在“教工之家”建设工作中做到了工作有思路、有目标、有办法、有胆量。工作中亮点多,能积极组织和参与各类活动,扩大了影响。他希望在今后的工作中校工会能更好地依靠党委和行政支持,切实为教职工解决各类困扰,更细致地关注教职工的需要,多为职工做实事,针对不同群体,不同需要给予不同帮助,源头参与,凝聚人心,将“教工之家”建设得更温馨更美好。

740)this.width=740" />

 

日期:2011年1月4日 - 来自[南京中医药大学]栏目
共 7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