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道士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薛鉴明--记成都针灸神医薛鉴明 杏林神话 医学传奇

    【医家简介】薛鉴明,20世纪四川省著名中医,针灸专家。薛鉴明生于19世纪末期,系20 世纪20年代四川高等大学堂(今四川大学前身)农园艺系高材生。他早年从事园艺工作,20 世纪30年代凭借上海《针灸杂志》开始自学针灸术,从此成.为一代名医。抗战时期,他在上海著名中.医学家承淡安创办的“成都针灸医生训练班”当教员,培训了大量针灸医生。在此期间,他还利用精湛的针灸技术医治好大量霍乱病患者,名声大震。
    解放后,薛鉴明加入四川省人民政府组织的巡回医疗队于各地巡医。他是队伍中惟一的一名针灸医生。巡医期间,他又用针灸技术医好几例西医无法医治的疑难杂症,让针灸医术大放异彩。“文革”时期,薛鉴明坐镇成都中医学院附属医院针灸科,此时他已70 高龄,仍有许多病者慕名而来。20世纪80 年代,薛鉴明在成都去世,享年9()余岁。
  见证神效 弃农从医
    薛鉴明生于19世纪末期,系20 世纪20 年代四川高等大学堂(今四川大学前身)农园艺系高材生,大学毕业后在成都东门外租了一块地,办起了园艺场。
    20世纪30 年代中期,薛鉴明的父亲得了鼓胀病,西医叫做肝硬化腹水。家中请遍了成都的中西名医,药石无效,病情每况愈下,危在旦夕。
  某年初夏的一天,薛父坐在门口晒太阳,母亲在旁做针线活相伴。一个鹤发童颜的道士来他家化缘。薛母叫人舀碗米给他。那道士不要,说是要这位施主肚里的水。薛母大惊。薛鉴明更是火冒三丈:“哪来的牛鼻子妖道如此可恶,人家施舍给你,你还来取笑人家垂危的病人!”说着三脚两步抢上前去便要发作。不知为什 么,那道士眼露精光,右掌在胸前一竖,念了声“无量寿福”。薛鉴明心中的气一下子就给消了,赶忙换作抱拳拱手道:“失迎了,道长。”只见他用拂尘指着薛父说:“恕我直言,这位施主之病再不及时治疗,只怕……”薛鉴明一时还未反应过来,薛母扑通一声就给道士跪下道:“请老神仙救救他的命吧!”说着便把道士请进堂屋上座敬茶。
    道士随即吩咐备香烛黄表,从井里打碗清水来。自薛父病重,薛母就八方许愿,四处求神,还在家里设下经堂早晚祷告,祀神之物自是不缺。诸事停当,家人把薛父抬进屋来。道士解开他的衣衫,摸摸那肿得发亮的肚子,然后焚香秉烛,书符念咒,从腰带里拔出一柄软剑,踏罡步斗做起法事来。
    薛鉴明见他这套不免腹非,后悔把他请了进来。忽见道士掷剑于地,从袍袖里抽出根长约5寸、金光闪闪的细针,迅速在薛父身上一阵猛扎,惊得一家人目瞪口呆。再看薛父却宁静而安详,似无痛苦之感,薛鉴明才略微舒了口气,但仍将信将疑。    
    道士刺毕,端起清水用中指在上面画厂一通,叫病人嚼下,治疗宣告结束。道家多不忌口,薛母叫人到荣乐园去端了几样大菜,又到全兴烧房打了10 斤陈年花雕。酒至半酣,薛母叫人告诉儿子,他父亲小便频繁,肚子开始消肿。那道士捋须睥睨而笑,薛鉴明唯有频频敬酒表示感谢。随后,薛母出来向道士道谢,说是腹水已经消了。
  道士告辞时,从葫芦里倒出一粒菩提核样大的丸药说:“睡前,淡盐汤冲服,明天我再来!”
  入夜,薛鉴明辗转不能眠。成都众多名医未能克冶的顽症,竟让。一个方外道士给消除了!他受过高等科学教育,自然不信迷信;正因为受过高等科学教育,就比一般人更为尊重客观事实。他决定进一步研究道士的治病方法。
  次日,薛父的情况大有好转。傍午,道士如约而来,献茶叙礼毕,尚未说到病人状况,薛父由薛母扶着,拄着拐杖,走了出来。薛鉴明忙上去扶他入座。这次道士治疗时免却了做法事那一套,薛鉴明心想能向他学习这种神奇的针剌清病法就好了。
  治毕,道士解下腰间的葫芦放在桌上,说:“内有丹药六粒。每隔三日,子、午各服一粒,空腹,淡盐汤送下;忌酒色,九九八十一天后定能痊愈。”说罢拂尘一挥,起身便走。薛母上去拼命挽留也留不住;送他香烛费,他又固辞不受。薛鉴明见他去意甚坚,赶忙抓住时机说:“道长,在下有不情之请,不知是否该说?”“请说!’’ “道长若不嫌弟子愚鲁,传给针刺之术.以济天下苍生……”老道注视薜鉴明好一歇,摇摇头说:“ 跟老道学艺?一要拜三清,二要念真经,青灯黄卷,暮鼓晨钟……你能吗!”薛鉴明像当头挨了一棒,这与他的观念冰炭不容。他正犹豫问,道士已飘然而去……
    一晃又是几年。薛父病愈后常常念叨那道士是神仙下凡,薛鉴明却念念不忘他手中那根闪光的神针。
  结缘杂志 探秘医门
  西玉龙、玉带桥一带,原是成都的旧书市,薛鉴明常在那里淘旧书。。一天,他偶然问发现了几本过期的《针灸杂志》。这杂志是我国著名中医学家承淡安先生于1933年10月在上海创办的。薛鉴明随手翻开一看,发现竟和那老道的治病方颇为相似——原来这种治病方法有书!薛鉴明喜出望外,急忙把这几本杂志通通买下,赶回家去,废寝忘食地读了起来。当然,想要从儿本薄薄的杂志里了解针‘灸的奥秘,无异于草管窥天。但是,它却为薛鉴明打开了一扇通往神秘世界的大门。

    为了能够系统学习,薛鉴明汇款到上海的《针灸杂志》编辑部预订全年的杂志;遇上疑难问题,又写信到编辑部询问。编辑们很热心,总是有问必答,或针对薛鉴明的提问发表专论,或用专函对问题详加解释。不久,日寇大举进犯上海,编辑部准备内迁,来信问薛鉴明:“成都能否找到较为宽敞的住宅?”当时,成都的人口不足20万。偌大个城市,空着的深宅大院多的是,薛鉴明便一口承应下来。
    以承淡安先生为首的编辑部来到了成都。不巧的是,成都正遭到日寇的狂轰滥炸。薛家的邻居挨了一颗炸弹,气浪把薛鉴明从家里抛到街上,差点被炸死,书籍则被炸得不知去向。为了老师们的安全,他只好把他们全部请到乡下他的园艺场去。
    淡安先生搬到乡下后,又冒着挨日本炸弹的危险,回到城里了解情况。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辛亥革命成功已经30年了,清朝皇帝的旨意还在起作用——成都竟依旧没有针灸医生行医!他深叹成都人也太老实了。要知道,在江南,就是当年,圣旨尽管下了,民间依旧父传子受,把这珍贵的文化遗产秘密地存留下来。
  中兴针灸 同舟共济
  由于受到纸张印刷条件的限制,杂志没法出版。淡安先生跟编辑部同伫磋商之后,决定在成都办“针灸医生训练班”以弘扬祖国传统医学。这个决定,使针灸得以在成都中兴,而以淡安先生为首的同仁及其学生们,在这篇中兴史中,用他们的智慧和辛劳,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
  薛鉴明在第一期培训还未结束,便开始当助教,帮助老师们工作,辅导学生实习。临到抗战后期,淡安先生认为,内地这种“ 从师学艺”的中医教学方法局限性太大,他建议照华东国医学院的模式组建一所学饺。他的倡议得到成都中医界的热烈响应,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很快便在兴禅寺小学隔壁,办起了四川第一所大专级的中医学校,定名“成都国医学院”(即后来成都中医学院的前身)。淡安先生便在学院首开针灸课,担任主讲教授。
    在这所学校上课有个特别之处,讲课的老师没有T资,是纯义务的;有的老师不仅领不到工资,还得掏腰包拿钱给学校,支付房租水电、勤杂人员的工钱。但为了把学校办下去,老师们都毫无怨言。
  霍乱猖獗 捷效医人
    抗战胜利前夕,成都发生一次大瘟疫。在岷江一次洪水之后,霍乱便在成都猖獗起来.几道城门的殡葬队伍络绎不绝。因为霍乱又叫“虎列拉”,所以一时间成都谈“虎”色变。   
    病人不断吐、泻,体液大量丢失,快的两三个钟头,慢的一一两天,便虚脱而死,中药吃下去便被呕出来,所以大多无效;西医一边输液,一边用青霉素,还能救活一些病人。全市医院总共不到lOOO张病床,半天就住满了。于是,走廊上、候诊室里.最后连露天坝上都挤满了病人。有些还没轮上医生来看一眼,便死在候诊的行列里了。
  这时,针灸起了巨大作用。薛鉴明在霍乱猖獗期间,基本上没挨过床铺,只在滑杆上眯眯眼睛,昼夜24小时连轴转。一针一灸,费时不过抽支烟的功大,基本上可以手到病除。因此,那时请针灸治霍乱的最多,单是通过薛鉴明的手救活的人,就数以千计。
    日本投降了,避难在外的都要返回老家,淡安先生一行也将要回上海。薛鉴明觉得没有改良水果吃死不了人,没有针灸医生,枉死城将平添许多新鬼!他便下定决心,将园艺场交给一个亲戚去经营,自己便正式开始了悬壶济世的生涯。

日期:2013年12月9日 - 来自[名医出镜]栏目

唐武宗与秋梨膏

  相传,唐朝皇帝武宗李炎得病,久治不愈,百药无效,终日口燥烦渴,舌干难言,胸满烦闷,气促难卧。满朝文武百官坐卧不安,宫中御医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束手无策。后遇一位道士,自称有妙方可医皇上之病,他认为:皇上为肺阴不足之秋燥症。于是将梨取汁,加入白蜜熬制成膏状,请武宗服用。武宗连吃数天,病果然好了。这个道士的方药就是至今流传在中医界的“秋梨膏”。

  秋梨膏,在《本草纲目》一书中有记载,说它有“治疗风热,润肺凉心,消痰降火,解毒之功”,因此是治疗唐武宗秋燥症的对症良药,不但疗效可靠,而且味甘可口。梨汁是养肺阴之佳品,市售雪梨膏是润肺止咳之良药,可用于肺结核咳血、干咳、老年性支气管炎的久咳症。清朝温病学家吴鞠通,将梨汁与荸荠汁、苇根汁、麦冬汁、藕汁配成“五汁饮”,用以治温病高热口渴之症。

    梨,可生吃也可熟吃,“生者清六腑之热,熟者滋五脏之阴”,因此有“生泻熟补”之说。入药的一般是取其熟食。生梨有通便润肺,促进食欲之功,对高血压患者还有降压的作用。  

日期:2012年3月17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道士李一事件折射的一二三

  张悟本刚刚走下神坛,便有一个“道长李一”迫不及待地担当起“神人”的角色,办起辟谷养生班。而今,在一番风光之后,在种种质疑声中也偃旗息鼓了。这种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现象告诉我们许多。

  一个需求

  随着人们对健康的关注,健身与养生的社会需求日益突出。富裕者,锦衣玉食,生活随意,多为种种富贵病所困。强身健体、益寿延年成为他们提高生活质量的重要追求之一。加之现代医学掀起回归自然的热潮,所以,他们愿意花费巨资在传统文化中寻求养生之法,在道长李一的门徒中就不乏富贵之人。

  而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没有随心所欲的物质生活,还要为“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而发愁。因此,同样极为关注自己的健康,巴望着少生病、少吃药。追求健康之法也是老百姓在奔小康时极为关注的事情,找到不花钱还能保健康、治大病的方法是他们最高兴地事情。所以,会有人迷信吃茄子、吞泥鳅,当然也包括练练辟谷之术。

  在一片纷乱的社会现象中,公众对健康的需求日益突出地摆在我们面前。如能好好引导、好好利用,可造福于民,造福于国。

  二个不足

  首先是监管不足。如果说“张悟本”现象曾给我们敲响过警钟,而且监管部门“亡羊补牢”的措施也很彻底;那么在补救之后,为何不能尽快制定出切合实际的政策和方法,规范养生、健康服务市场。在百姓看来,养生是中医药的内容之一。在众多专家借电视、广播、网络广泛宣传养生知识的同时,管理部门应建立养生保健行业的准入制度。高标准、严要求,除了精通理论更要富于实践,让真正有德有才者占据养生的大舞台。杜绝各种借养生之名行敛财之举的现象出现。

  当然,规范养生保健市场仅仅靠中医药界的努力是不够的。需要法律、公安、工商等职能部门通力合作,防止有事时无人管,想管时又不在职权范围的情况出现。

  其次是宣传不足。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但随着国学教育的缺失,人们对很多传统文化缺乏正确的认识,只凭一己之见去猜测、去追捧。一旦有利益诱惑或被人鼓动就会深信不疑。广泛存在的从众心理又会使更多的人加入其中。所以告诉公众什么是真正的传统文化,什么是真正的中医养生,是万分重要的。

  在古代,道教曾负载着我国自然科学发展的重任,其中有很多理论和方法深深地影响着中医理论的发展。辟谷术古已有之,胎息法也是先人创造的健身之法。但因没有客观、明确、真实、全面的宣传教育提供给大众,百姓就只能随波逐浪,为别有用心者所利用。

  三种责任

  首先是中医药界应该承担起自己的传播责任。中医药文化是中国古代文化的缩影,时时处处体现着古人的智慧。在国家大力发展中医药的条件下,中医药界更应担负起宣传、明晰、传授、指导中医养生知识的重任。除了在各种媒体宣传养生保健知识外,走进家庭、走进生活、走进意识建立养生观更加重要。

  社会上有很多人借宗教或武术的神秘色彩迷惑民众。的确,在儒释道及中国武术中蕴含着很多与养生保健相关的理论和方法。那么,中医药界的专家或管理部门就与宗教界和武术界的人士合作,传播和指点百姓了解、学习并掌握一些简便易行的养生保健方法。消除过度的神秘感,还养生保健一个清白有序的发展空间。

  同时,可由国家认可,成立一些涉及中医、宗教、武术、术数、祝由等交叉学科知识的研究机构,并承担对外的传播、解惑职责。

  其次是文化、教育和传媒产业应该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搞好经济建设的确是当务之急,但一味地追求经济效益,忽视社会文明的建设是不对的。当人们头脑中空空如也,只有金钱时,经济建设也就丧失了它本该具有的社会意义。因此,文化产业要生产真正能反应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作品;教育产业要给下一代,甚至是孩子的父母们补齐对传统文化的缺失;传媒业要以树立正确的是非观为基准,不能为了收视率、发行量置根本的道义于不顾。

  最后是管理机构应该承担监管与引导的责任。面对旺盛的养生保健需求,简单地取缔一些非法机构只是治标之法。应用法规、用行动、用实践去引导民众走向正确的养生保健之路,有了正规的疏导和发展,非法的、假冒的养生保健专家们也就自然没有了市场。(蓝峰)
日期:2012年2月16日 - 来自[中医药行业]栏目

贾敬服丹砂自取其祸

  《红楼梦》中,贾敬是一个最神秘的人物。他辈分极高,隐隐是宁府的“太上皇”。但他一点儿也不想过荣华富贵的生活。“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别事一概不管。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因他父亲一心想做神仙,把官倒让他袭了。他父亲又不肯住在家里,只在都中城外和那些道士们胡羼。”可见贾敬是曹雪芹笔下唯一的一个“想做神仙”的真道士。  说他神秘,是因他几乎没有在宁荣二府露过面。唯一的一次出场是贾氏的祭祖活动:“十七日祖祀已完,他便仍出城去修养。便这几日在家内,亦是静室默处,一概无听无闻,不在话下”。

  这贾敬在都城外玄真观里烧丹炼汞,“更至参星礼门,守庚申,服灵砂”,这般作为,显然是个道士,虽然没有正式出家,但比出家的全真道士还要虔诚。那些道士们只是给人行醮作法,骗些银两,而贾敬却是一心一意想要白日升天。

  忽一日家人来报,“老爷殁天了”,这下子弄得宁府尤氏慌了手脚。先将玄真观的道士锁了,然后让太医来诊脉。太医们看了看,见“ 肚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的紫绛皱裂。便向媳妇回说:是玄教中吞金服砂,烧胀而殁”。这神秘贾敬、神秘的死法,倒值得好好考证一番。

  首先得说说贾敬如何修炼。借太医之口,“素知贾敬道气之术总属虚诞,更至参星礼斗,守庚申,服灵砂……过于劳神费力,反因此伤了性命的。”

   道气之术,当是吐纳,应该属于“气功”之类。如果不是“走火入魔”,一般而言,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可以吐故纳新,促进新陈代谢,显然是死不了人的。参星礼斗,是指道家认为日月五星皆有精气,参思星辰吞服其精,可以长生。显然也没有什么坏处。守庚申是指庚申之时,人体三尸九虫都处于活动期,要绝粒辟谷,将其饿死。这也没有什么害处。

  关键便是这服灵砂了。灵砂是硫化汞,或炼成的氧化汞,都有毒性。但一般所谓的“灵砂”,是炼丹原料的统称,此处也是这样含混而言的。那么,贾敬服的是什么丹呢?

  道家炼丹术的渊源十分悠久,从汉代“怀南炼秋石”开始,到了唐代形成了一个高峰。但伴随着炼丹术,总是有些“乐极生悲”的事儿发生,那就是服丹中毒。这丹本来多含矿物药,许多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若服得好,真的是可以祛病延年的。但要命的是许多人乱服,便“升天得道成仙”去了。

  贾敬究竟是中了什么毒而死?玄真观里的道士说:“原是老爷秘法新制的丹砂吃坏事,小道们也曾劝说:功行未到且服不得,不承望老爷于今夜守庚申时悄悄地服了下去,便升仙了。”

   这“秘法新制的丹砂”实在是罪魁祸首。在曹雪芹的时代,服食丹砂已经不太流行了。由于唐朝有那么多的教训,道士们早已纷纷由外丹转为内丹,烧炼丹药的技术变成了医家制药的方法。

  贾敬之死乃是暴毙,其实便是服了剧毒的氧化汞后“升天”的。

日期:2009年5月5日 - 来自[辨药识药]栏目

禅道本是祛病法

去除欲念心病痊愈

    过去有一位叫邝子元的翰林,被外放到边远地区去做小官,10余年不得升迁还朝,心中闷闷不乐。久而久之,酿成心疾。每遇疾病发作,则神志模糊,自言自语。不发病时,与正常人无异。有人对他说:“真空寺有一老僧,不用药物,就能治愈心病。“邝子元就去请这位真空寺僧诊治。老僧诊察后说:“相公之病,起于烦恼,生于妄想。妄想有3种:一种是追数10年前的荣辱恩仇、悲欢离合及种种闲情,这是妄想过去;二是事到跟前,畏首畏尾,犹豫不决,这是妄想现在;三是期望日后荣华富贵,功成名就,子孙代代做官,这是妄想未来。这3种妄想,忽然而生,忽然而灭,佛家称作‘幻心’。能明白这是妄想,从而斩断妄想的念头,佛家称为‘觉心’。所以说‘不怕欲念生,就怕觉醒迟‘。若心中没有过高的追求,哪里还会有烦恼呢?”邝子元觉得老僧的话很有道理,并照着去做,屏除欲念,万事皆空。如此月余,心病痊愈。

 

    《理虚元鉴·序》中曾有“不通天、地、人,不可与言医;不通儒、佛、仙,不可与言医”的话。儒家的“中庸之道”,道家的“清静无为”,佛家的“四大皆空”,中医的“恬淡

虚无”,都有相通之处。这些观点,单就养生治病来说,确有深奥的道理和实际的作用。

 

每日登山.健步如飞

    宋朝金陵有一官宦人家,50岁得子,疼爱非常。不是怕风吹着,就是怕雨淋着;不是怕冻着,就是怕饿着。被捧在父母的手心里长大。年将20,仍弱不禁风。病不离身,药不离口。名医请了不知多少,良药不知服了多少,只是毫无效果。一天,来了一个游方和尚,见到公子而叹道:“若不是遇到贫僧,贵公子必有生命危险!”其父急忙问道:“仙僧有何方法?能救我儿!”和尚说:“由此往南10里,有座紫金山,为天下名山。山顶有个‘灵光宝洞’,内有善普大佛。公子若心诚拜佛,则佛光呈现,疾病可愈。”其父又问:“怎样才算心诚?”和尚道:“须每日朝拜,至洞中高呼‘嘘、呵、呼、口四’百遍,并深吸气至少腹,继而用丹田气呼出。七七四十九日如不见佛光,则需九九八十一日,如再不见,则需八百一十日……风雨无阻,不可间断,佛祖必然显灵。”

 

    公子遵照和尚的嘱咐,天天上山朝拜。此山高千丈,羊肠小道,攀登十分困难。每攀登一次,都是一次很好的锻炼。到四十九日,未见佛光,但身上已觉有力。到八十一日,仍未见佛光,但登山已不似先前费力。到八百一十日,还是没有见到佛光,但公子已经红光满面,健步如飞了。

 

    过了3年,和尚又来到这里,其父质问他:“仙师曾说只要拜佛心诚,就能见到佛光。我儿拜佛已过干日,从无间断,但至今尚未见到佛光,难道心还不诚吗?”和尚笑而不答,高唱道:“佛即是心,诚则灵;登山是药,病就轻。”唱完飘然而去。

 

    少食多练,健康长寿

    清代峨嵋山有位道士,善用奇方异术治病。当时四川学政患病,心慌心跳,心里害怕,睡眠不好,常做恶梦,久治不愈。成都有一位将军去看望他,说是峨嵋道士现在这里,何不请他看一看呢?学政听了将军的话,就派人把道士请到官署。道士诊察之后,对学政说:“咱们有缘,你的病可以治疗。”于是2人对坐,教给学政纳吸之法。5天之后,学政渐渐觉得病症消除,精神清爽。以后学政坚持修炼,身体强健。学政90岁高龄,仍精神饱满,步履轻健,像60岁左右的人,只是稍有耳聋。每日三餐,他只吃六成饱。

 

    峨嵋道士的纳吸之法,实际上属于气功中的静功。气功通过调整姿势(调身),调整呼吸(调息)、调整精神(调心),调动人体内在的免疫机能,调整内环境,从而达到防病治病的目的。

 

    学政的高寿,与道士教给他的“饮食不宜过饱”不无关系。现代医学研究表明,人在过饱的状态下,免疫机能低下,容易生病。从现在的眼光看,峨嵋道士的防病治病之法,是有科学道理的。

 

    摘自《中华养生保健》文/刘道清

日期:2008年10月28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郎中止风

  从前,有和尚、道士、郎中三人随大伙坐船渡河。船到江心,忽然刮起大风,渡船在风浪中颠簸不止,众人大惊,乱作一团,小船有翻沉的危险。船夫央求和尚、道土用法术止住恶风,稳住众人情绪。

  和尚欣然同意,他捻动佛珠,口中喃喃有声:“有请现音大士快把风浪制伏。”
道士接着把手往南方一指,念道:“风伯雨师,各就各位,急急如律令。”

  他刚住口,只见郎中捻着银须,不慌不忙地开口道:“防风——僵蚕——天麻——乌梢蛇……—齐上阵。”

  众人疑惑不解,郎中笑道:“它们都是止风的药啊。”大伙—听,无不捧腹大笑,紧张心情顿时松弛了不少。

 

日期:2008年6月16日 - 来自[第二部分 医林笑话]栏目

王彦伯

王彦伯   唐代医生、道士。荆州(今湖北江陵)人。善医术,常以煮药散发救济贫民,服者无不瘥。尤精于脉,以之断生死,鲜有不中者。
日期:2006年1月12日 - 来自[字母W]栏目
共 3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