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大便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婴儿尿布疹该怎么办

 

1. 尿布要勤换勤洗

尿布要勤洗,彻底清洗后,要放在阳光下进行晾晒,可以杀菌。

2.尿布要棉制

对婴儿一定要用纯棉的白布做尿布,一是舒适、吸汗、天然,不象化纤可能对皮肤有一定伤害。二是可以更容易观察宝宝的大小便情况,因为大小便常常可以反映出宝宝的健康状况。

3.要保证臀部干燥

清洗臀部后一定要把水擦干,然后包上尿布;注意不要认为给宝宝的臀部拍上粉,就使臀部皮肤干燥。

4. 便后要清洁臀部

新生儿的大便稀、量多,母乳喂养的新生儿大便尤其多。因兜着尿布,大便常沾满了整个臀部。有些父母或保姆在小儿大便后用尿布将臀部的大便擦去,而没有清洗臀部,使整个臀部仍粘附着大便,当再兜着尿布时,在潮湿有刺激物的环境下而发生红臀。

日期:2018年3月12日 - 来自[儿科]栏目

科学家建“粪便银行” 捐大便者日赚40美元


马克·史密斯与同事正在打包粪便样本

据美国Boston网站10月15日报道,捐血是人们生活中的平常事,其实大便也可以成为捐献物,并且捐献者还能日赚40美元(约合人民币245元)。这一件听上去挺稀奇的事发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梅德福(Medford)的“粪便银行”。只要你年龄为50岁以下,每日固定排便,就符合做一名捐献者的要求。

  据报道,这个名为OpenBiome的“粪便银行”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非盈利独立运营的机构,其创办人为麻省理工大学博士后马克·史密斯(Mark Smith)。OpenBiome负责收集、检测粪便,并为美国122家医院提供粪便微生物移植手术(f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所需的粪便样本。

  据悉,为让人体的消化系统与免疫系统正常运作,肠道需要有天然细菌维持平衡。然而,因治疗需要,抗生素会杀光所有细菌,其中包括有益菌,这会打乱体内平衡,使胃肠道容易受到“困难梭状芽孢杆菌”的侵入,从而造成感染。尽管有几种抗生素可治疗这种细菌,但复发率高达20%。

  在这种情况下,因人体所排出的粪便含大量有益菌,粪便移植成为治疗的新选择。此外,这种手术的成本也比抗生素治疗要低。研究显示,粪便移植可为每位病患平均节省1.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4万元)。

  据报道,如今美国大医院与卫生系统都有自己的粪便存储机构,但许多独立开业的医生与医院没有,史密斯创立的“粪便银行”就是把粪便以每份250美元(约合人民币1531元)的价格卖给它们。不仅如此,史密斯已与美多家医院研发出“粪便胶囊”,病患仅需吞入即可,解决了不少病患担心粪便移植属侵入性手术,身体会感不适这一问题。

日期:2014年10月20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大便能透露宝宝添辅食状况

在为不同月龄的婴儿尝试添加各种辅食的过程中,如何了解婴儿对辅助食品的消化情况,进而改进辅食的制作和喂食的方法呢?注意观察婴儿的大便情况就是个简单易行的方法。

正常的大便是:喂母乳的婴儿,其大便的颜色呈金黄色软状;喂牛奶的婴儿,大便呈浅黄色发干。

如果大便臭味很重,这是对蛋白质消化不好;如果大便中有奶瓣,是由于未消化完全的脂肪与钙或镁化合而成的皂块;如果大便发散,不成形,就要考虑是否辅食量加多了或辅食不够软烂,影响了消化吸收。如果发现粪便呈灰色、质硬、有臭味,多表示牛奶过多,糖分过少,需改变奶和糖的比例。人工喂养的婴儿,如果发现粪便呈深绿色黏液状,表示供奶不足,婴儿处于半饥饿状态,须加喂糖、米汤、牛奶、代乳品。

当婴儿有病时,也要酌情少加或不加辅食。如果大便很干,可以适当再加些菜泥,或者多喂一些蔬菜水或水果汁。此外,要注意大便的颜色,如果给婴儿吃了绿叶蔬菜,大便可能有些发绿;如果给婴儿吃了西红柿,大便有可能有些发红。这些都是正常的代谢反应,爸爸妈妈不必过于担心。但是,当大便中出现黏液、脓血,大便的次数增多,大便稀薄如水,说明婴儿可能吃了不卫生或变质的食物,有可能患了肠炎、痢疾等肠道疾病。小小的婴儿患了这种病,家长当然不能掉以轻心,应该留一点大便,以便能在医院及时得到化验,并根据病因及时为婴儿治疗疾病。

当婴儿加喂了辅食后,是否一定有助于其健康发育呢?

这里有一个观察婴儿营养状况的简单方法,这就是注意观察婴儿的皮肤颜色、光泽等反应。婴儿的面颊、背部、腹部、胳膊上部、大腿内侧都含有一定厚度的皮下脂肪。当婴儿发生营养不良时,皮下脂肪层会立即见少,其消减的次序首先是腹部,其次是躯干、四肢,最后是面颊部。如果婴儿发生了贫血,面色、指甲、眼睑都会苍白。有的婴儿皮肤上还会出现疙瘩或湿疹,这往往是消化不好或对某种食物过敏引起的。



日期:2014年2月24日 - 来自[婴幼儿]栏目

中医辨证识黄疸

  阳黄
  湿热内蕴:目黄身黄,色泽鲜明,或见发热,口渴,心中懊忧,身倦无力,脘腹胀满,食少纳呆,厌恶油腻,恶心呕吐;小溲深黄或短赤,大便秘结,舌苔黄腻,脉滑数。
  热毒炽盛:身目深黄,色泽鲜明,发病急骤,黄疸迅速加深,壮热,心烦不宁,或神昏谵语,鼻衄便血,肌肤斑疹,口渴喜冷饮,腹胀胁痛,舌质红绛苔黄燥,脉弦数或弦细数。
    胆道阻滞:身目俱黄,出现较快,寒热往来,右胁绞痛牵引至肩背,恶心呕吐,口苦咽干,厌恶油腻,小便深黄,大便灰白,舌红苔黄腻,脉弦数。
    寒湿内阻:身目俱黄,色泽晦暗如烟熏,畏寒肢冷,神疲乏力,脘闷或腹胀,纳呆,便溏,口淡不渴,小溲不利,舌淡胖大苔白腻,脉濡缓。
    瘀血停滞:身目色黄而晦暗,胁下症积胀痛,拒按,或有腹水,腹壁青筋暴露,颈胸部位出现红丝血缕,大便黑,舌质隐青或舌淡有瘀斑,脉弦涩。
    脾虚血亏:肌肤发黄无光泽,神疲乏力,心悸失眠,头晕,爪甲不荣,舌质淡,脉濡细。
    阴黄
  寒湿阻遏:身目俱黄,黄色晦暗,脘闷腹胀,食欲减退,大便溏薄,神疲畏寒,苔白腻,质淡体胖,脉沉细而迟。
  肝郁血瘀:身目发黄而晦暗,面色黧黑,胁下有症块胀痛,皮肤可见赤纹丝缕,舌质紫或有瘀斑,脉弦涩或细涩。
  脾虚血亏:面目及肌肤发黄,黄色较淡,小便黄,肢软乏力,心悸气短,纳呆便溏,舌淡苔薄,脉濡细。
    急黄
    热毒炽盛:黄疸急起,迅即加深,高热烦渴,呕吐频作,脘腹满胀,疼痛拒按,大便秘结,小便黄赤,烦躁不安,苔黄糙,舌边尖红,扪之干,脉弦数或洪大。
    热毒内陷:起病急骤,变化迅速,身黄如金,高热尿闭,衄血便血,皮下斑疹,或躁动不安,甚则狂乱、抽搐,或神情恍惚,甚则神昏谵语,舌苔秽浊,质红绛,脉弦细而数。
日期:2014年1月14日 - 来自[辩证施治]栏目

呕血并脘腹胀痛案

 杨某,女,40岁,教师,门诊病例。

  1991年7月2日初诊:脘腹胀痛3日,昨日开始吐血,继则大口呕血,呕吐时血中夹有少许食物残渣,口苦,大便色黑而不畅。询其病史,答:几年前曾患过胃痛,近2个月来,胃中偶有胀满及灼热感。舌红苔黄,脉滑数有力。

  辨证:胃火气逆呕血。

  治法:降气泻火止血。

  主方:小承气汤合失笑散。

  处方:生大黄10克,厚朴10克,枳实10克,炒五灵脂10克,蒲黄炭15克,白茅根20克,田七粉20克(冲服),竹茹10克。3剂,水煎服。

  1991年7月5日二诊:呕血已止,大便色已转黄,脘腹部尚时作胀痛,口苦,舌红苔薄黄,脉滑。乃拟原方加味再进。

  处方:蒲黄炭15克,炒五灵脂10克,生大黄10克,枳壳10克,厚朴10克,香附炭10克,广木香6克,田七粉20克(冲服)。7剂,水煎服。

  1991年7月12日三诊:呕血全止,大便正常,脘腹部胀痛显减,口中尚苦,精神较疲乏,舌苔薄黄,脉滑。改拟清热理气和胃法,拟四逆散合香连丸加味以善其后。

  处方:柴胡10克,白芍15克,枳实10克,黄连3克,广木香5克,白芨20克,田七15克,甘草6克。7剂,水煎服。

  按:《内经》云:“诸逆冲上,皆属于火。”卒暴呕血,且夹有少许食物残渣,舌红苔黄脉数,显属胃火无疑,降其气泻其火则止其血,釜底抽薪之法也。

日期:2013年10月30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熊继柏医案 痢疾下血发热案

  刘某,女,67岁,会诊病例。

  1989年9月15日初诊。主管医生介绍病情:患者7日前入院,发热腹痛,泄泻每日达10余次,大便中夹有脓血,有明显里急后重,入院诊断为痢疾。从入院第三日开始,患者大便下鲜血明显增多,日下达10余次以上,发热持续不退,腹痛里急后重感。诊断为中毒性痢疾。由于大便所下鲜血甚多,且发热较甚,热势持续在39℃以上,故转请中医治疗。

  刻诊:患者一身发热,胸腹部热炽如火,口干多饮,心神烦乱,躁扰不安,形体消瘦,面色淡白无华。询大便所下纯是鲜血,并有紫红色血片,日下十余次。大腹部疼痛微胀。察其舌,舌色鲜红而无苔,全舌竟状如血染一般,且光亮少津;口唇亦鲜红,状如胭脂;脉细数而疾。

  辨证:热伤营血疫毒痢(中毒性痢疾)。

  治法:清热凉血养阴。

  主方:犀角地黄汤合增液汤。

  处方:犀角粉6克(冲服),白芍30克,生地30克,丹皮10克,玄参15克,麦冬30克,地榆炭20克。5剂,水煎服。

  1989年9月20日二诊:患者大便下血明显减少,发热亦随之减退,已在37.5℃~38℃之间,口干心烦明显好转。腹痛及里急后重感亦明显减轻。舌红无苔,但已非血染之状,脉转细数。血热大减,阴液已复,继以原方去玄参,加白头翁,清热凉血止痢。

  处方:犀角粉3克(冲服),白芍20克,生地30克,丹皮10克,麦冬20克,地榆炭20克,白头翁15克。5剂,水煎服。

  1989年9月25日三诊:大便下血已止,便中已无脓血之物,腹痛及里急后重已然消除。但口中尚感干渴,精神疲乏,舌红无苔,脉细略数。此热邪已去而胃阴未复,宜养胃阴,拟益胃汤加白芍以收功。

  处方:玉竹15克,沙参15克,麦冬20克,生地15克,白芍15克,甘草6克。10剂,水煎服。

  按:此证全舌鲜红无苔,光亮少津,舌上如血染,可称是“胭脂红舌”,临床实在罕见,古人亦无此称述。《舌鉴辨正》曾载一种“红星舌”,谓“全舌纯红,而有深红星点,乃脏腑血分皆热。”彼此相较,此虽未见深红星点,但其全舌纯红,无苔少津,且红色极鲜,无疑为血分热甚,阴液欲竭之兆,故急以凉血、增液之法治之,是以捷效。

日期:2013年9月25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伏暑痢治验两则

 病案一

  某患者,发热肠鸣腹泻3天,1982年7月1日初诊。

  患者腹痛局限在脐周,相继大便次数增多;呈暗红色血水样便,一日十余次,腹疼发热不能进食,食则即吐,体温39.8℃。在某医院补液加抗感染等,用药治疗两天未有明显好转,发烧腹疼如故,患者要求中医药治疗。

  刻诊:精神不振,痛苦面容。皮肤灼热,腹软肝脾未触及,脐周疼痛,压疼明显,无包块,小便量少,大便呈酱水色稀便。体温38.5℃,脉沉数,舌质红,苔薄微黄而燥。

  此乃暑热内郁,郁久气滞则血瘀,瘀阻胃肠致胃肠脉络损伤而血溢于胃肠。治宜清热活瘀解毒,佐以止血。犀地清络饮加减。

  处方:生地15克,丹皮12克,黄连12克,生白芍12克,连翘30克,玄参15克,焦山楂30克,蒲公英30克,干姜炭3克,三七(碎)10克,鲜凤仙草60克,2剂水煎,属其频饮。

  7月2日复诊:上2剂中药4煎混合后,取澄清液频饮,一昼夜将药液服尽,症状明显好转,肠鸣腹疼基本控制,稍进稀粥而不呕,大便一日三次,呈少量暗红色稀便,体温降至37.5℃,其它无不适,治疗同原方继服2剂,每日一剂两煎混合,每日早,中,晚各服一次。

  7月4日三诊:腹疼消失,大便一日三次,呈黑色糊状稀便,体温恢复至常温,食欲增加,但不香。治疗同原方去玄参,加炒山药30克,砂仁12克,神曲15克,炒麦芽15克。水煎服以巩固疗效。

  按:伏暑痢,此乃暑邪内郁,属于现代医学谓:“坏死性小肠炎”。此病发病率较低,多发生于处暑前后较多见;其特性有“腹热如焚,大便如酱”等症,为暑热之邪内郁,郁则血瘀,瘀阻胃肠,脉络损伤,血溢于肠道。治以清热解毒,活血化瘀止血为主。生地、黄连、玄参、蒲公英、连翘以清热解毒。干姜炭温暖下元而止血止疼,凤仙草、三七、丹皮、白芍凉血化瘀止血,现代药理研究:凤仙草有清热、解毒、利尿、活血化瘀之功。凤仙草与三七同用,以助三七活血化瘀止血之功效。

  病案二

  某男,60岁,1987年8月24日初诊。

  自诉:腹疼下痢已25天。骤然发烧恶寒,测体温40℃,相继腹疼加重,大便次数增多,呈水样血便,一日20余次,即住某医院治疗,经补液、抗感染等治疗,发烧基本控制,但腹疼下痢未消失。仍腹满不能进食,稍进食腹疼即痢,大便暗红色,一日十余次,要求中医药治疗。

  刻诊:形体瘦弱,精神不振,不欲食,心肺无异常,腹部呈舟状腹,触其腹软,肝、脾未触及,脐周压疼明显,无明显包块,血压110/79mmhg。体温37.5℃。实验室检查:大便常规:软便带粘液。镜检:白血球(3+),红血球(2+)。脉沉缓无力,舌质淡红,苔厚腻布满舌面。

  此乃伏暑湿热郁阻中焦,脾湿不化。治宜芳香化浊,佐以清热解毒。藿朴夏苓汤和香连丸加减。

  处方:藿香15克,厚朴12克,半夏12克,枳实15克,槟榔12克,白豆蔻12克,白芍15克,砂仁12克,黄连12克,木香6克,丹皮12克,吴茱萸6克,玄胡12克,金银花15克,荷叶30克。2剂水煎服,日1剂,3煎3服。

  二诊:上药服第一剂后热退,大便次数减少,一日2~3次,第二剂药服尽,腹疼下痢皆止。食欲增加,舌苔退至白薄,但舌根部稍厚。实验室检查:大便软色黄,红、白血球均消失。治疗仍以原方去吴茱萸、金银花。加焦山楂30克,炒山药20克继服1剂以巩固疗效。

  按:此两例伏暑痢患者,不是同年,发病季节相同,病症相同,但中邪深浅,病情轻重不一,以及治疗方法等都不相同,此患者湿邪较重,故用藿香、厚朴、半夏、草豆蔻、砂仁以芳香化浊祛湿。枳实、槟榔、木香以消滞疏通气机,黄连清热化湿与金银花,丹皮同用以清热凉血解毒止痢。吴茱萸、延胡索散湿止疼并能抑制黄连苦寒之性,以防苦寒伤胃,鲜荷叶祛伏暑之热并能升清降浊,导湿热以下行。热去湿化则病除。

日期:2013年9月10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通腑治失眠

  朱某,女,47岁。患者夜眠不佳,每日夜间转侧不宁,难以入睡;脘腹胀满,大便干结不爽,伴腰酸乏力。于2003年9月到家父处诊治。观其精神不振,面黄,舌淡苔白,脉沉弦。家父认为,证属胃失和降,肠失传导。治以通腑安神。

  组方:桃仁10克,红花6克,熟地15克,当归15克,枳实9克,半夏9克,木香6克,陈皮6克,甘草3克。水煎服,每日1剂。

  患者服药5剂后,食纳有增,大便畅,夜可安睡6小时,精神好转,失眠已愈。

  家父云:此案旨在“祛其邪,通其道”,可使阴阳通,其卧立至。失眠一症,原因虽多,然究其根本,在于阴阳不通。正如《灵枢·大惑论》云:“卫气不得入阴,常留于阳,留于阳,则阳气满,阳气满则阳蹻盛,不得入于阴,则阴气虚,故目不瞑矣。”这就是阴阳不交导致失眠的原因。

  此外,中医有“胃不和则卧不安”之论。《素问·逆调论》云:“阳明者胃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气亦下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引也。”这多由瘀血痰饮,纳食积滞所致,以通为治,常可立效。故《温病条辨》说:“治失眠,条例甚多,总不出乎安胃和中,使阴阳气顺,则阴阳之道路可通而已矣。”

  以通治失眠,乃中医辨证施治之道。笔者在临床中,用活血化瘀治疗失眠,也当属通也。笔者观《金匮要略》酸枣仁汤中,也有川芎一物,其意也取其辛通作用,借以使阴阳相通,失眠可愈。

 

 

日期:2013年8月22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共 57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