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清代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漫谈古人对茶保健功能的认识

  中医向有“药食同源”之说,茶既是饮料,防病、健身,药食一体,两种功效兼备。

  我国古籍有许多关于茶与中医药的记载,说明古人对茶的保健功能早有认识,如唐代陆羽《茶经》曾引用《神农食经》称:“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三国华佗《食论》有“苦茶,久食益意思”之说。晋代张华《博物志》称:“饮真茶,令人少眠。”唐代,人们已普遍认识到茶的药用价值,药学家陈藏器称“茶为万病之药”。此说虽嫌夸张,但茶的药理成分之多和药效作用之广却是事实。自唐至清,可收集到论述茶效的古籍,不下近百种。

  安神除烦  《茶经》称茶能“涤烦”;《神农食经》称茶能“悦志”;五代蜀毛文锡《茶谱》中称茶能益思;宋代苏轼《东坡杂记》中称茶能“除烦”;元代忽思慧《饮膳正要》中称茶能“清神”;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称茶能“使人神思闓爽”;清代王孟英《随息居饮食谱》称茶能“清心神”。此外,还有称茶能“破孤闷”“疗小儿无故惊厥”等。

  清头明目  宋代虞载《古今合璧事类外集》称茶能“理头痛”;宋代周去非《岭外代答》称茶能“愈头风”;明代吴瑞《日用本草》称茶能“止头痛”;清代王好古《汤液本草》称茶能“清头目”;清代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治“头目不清”。还有称茶能治“脑痛”、“治头痛”。古籍中讲茶能明目很多,如《茶经》称茶能治“目涩”,陈藏器《本草拾遗》称茶能“明目”;清代沈李龙《食物本草会纂》称茶能“清于目”,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治“火伤目疾”等。

  提神醒睡  如晋代张华《博物志》、唐代苏敬《新修草本》、清代张璐《本草逢源》及《桐君录》分别称茶能“令人少睡”、“令人少眠”、“令人少寐”和“令人不眠”;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五代蜀毛文锡《茶谱》、清代曹慈山《老老恒言》,分别称茶能“少睡”、“睡少”和“不睡”;明代李士材《本草图解》称茶能“醒睡眠”;清代王孟英《随息居饮食谱》称茶能“醒睡”。此外,还有说茶能“除好睡”、“破睡”等的。

  下气消食  唐代孟诜《食疗本草》称茶能“下气”;《食疗本草》及宋代虞载撰《古今合璧事类外集》、明代缪希雍《本草经疏》和王圻《三才图会》分别称茶能“消食”、“消饮食”和“消积食”;清代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治“食积不化”。此外,还有称茶能“解除食积”、“去胀满者”、“去滞而化”、“养脾,食饱最宜”的。

  醒酒解酒  三国魏张揖《广雅》称茶能“醒酒”;宋代杨士瀛《仁斋直指方》称茶能“解酒食之毒”;明代李士材《本草图解》称茶能治“酒毒”;清代沈李龙《食物本草会纂》称茶是“醉饱后饮数杯最宜”。

  利水通便  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孙思邈《千金翼方》分别称茶能“利水”和“利小便”;唐代孟诜《食疗本草》称茶能“利大肠”;清代赵学敏撰的《本草纲目拾遗》称茶能“刮肠通泄”。此外,还有茶能治“二便不利”、“利大小肠”之说。

  祛风解表  五代蜀毛文锡《茶谱》称茶能“疗风”;李时珍《本草纲目》称茶能“轻汗发而肌骨清”;清代屈大均《广东新语》称茶能“祛风湿”,刘埥《片刻余闲集》称茶能治“小儿痘疹不出”。此外,还有称茶能“发轻汗”,治“四肢烦,百节不舒”等。

  生津止渴  《神农食经》称茶能“止渴”;唐代李肇《唐国史补》称茶能“疗渴”,孙思邈《千金翼方》称茶能治“热渴”;清代王孟英《随息居饮食谱》称茶能“解渴”,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称茶能“清胃生津”,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治“消渴不止”,沈李龙《食物本草会纂》称茶能“止渴生津液”。此外,还有茶能“润喉”,治“烦渴”、“作渴”之说。

  清肺去痰  唐代孟诜《食疗本草》称茶能“解痰”,苏敬《新修本草》称茶能“去痰”;元代忽思慧《饮膳正要》称茶能“去痰热”;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称茶能“吐风热痰涎”;清代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称茶能“涤痰清沛”,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入肺清痰”,张璐《本经逢源》称茶能“消痰”。此外,还有称茶能“除痰”、“解痰”、“逐痰”、“化痰”,以及茶能治“痰热昏睡”、“痰涎不清”等。

  去腻减肥  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称茶能“去人脂”;《东坡杂记》称茶能“去腻”;明代李士材《本草图解》称茶能“解炙煿毒”;《老老恒言》称茶能“解肥浓”,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称茶能“解油腻、牛羊毒”。此外,还有称茶能“久食令人瘦”等。

  清热解毒  唐代孟诜《食疗本草》、清代张路《本经逢源》分别称茶能“去热”和“降火”;《本草拾遗》称茶能“破热气,除瘴气”;宋代宋士瀛的《仁斋直指方》、陈承《本草别说》称茶能“消暑”;清代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清热解毒”;刘献庭《广阳杂记》称茶能“除胃热之病”。此外,还有茶能“清热降火”、“涤热”、“泻热”、“疗热症”、“治伤暑”之说。

  疗痢止泄  宋代陈承《本草别说》称茶能“治痢”;明代吴瑞《日用本草》称茶能“治热毒赤白痢”;清代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治“血痢”,张璐《本草逢源》称茶能“止痢”等。

  涤齿坚齿  《东坡杂记》称茶能使牙齿“坚密”;元代李治的《敬斋古今注》称茶能使牙齿“固利”;明代钱椿年的《茶谱》称茶能“坚齿”;清代张英《饭有十二合说》称茶能“涤齿颊”等。

  疗饥生精  唐代孙思邈的《千金要方》称茶能使人“有力”;宋代苏颂《本草图经》称茶能“固肌换骨”;明代朱橚《救荒本草》称茶能“救饥”,鲍山《野菜博录》称茶能“调食”;清代屈大均《广东新语》称茶能“疗饥”。此外,还有茶能“轻身换骨”、“治疲劳性精神衰弱症”、“羽化”之说。

  养生益寿  宋代苏颂《本草图经》称茶能“去宿疾,当眼前无疾”;明代程用宾《茶录》称茶能“抖擞精神,病魔敛迹”;清代俞洵庆《荷廊笔记》称茶能“养生益”。还有茶“久服,能令升举”之说。

  其他功效  古人还提到茶叶的其他营养与药理功效,如苏轼《格物粗谈》称茶“烧烟可辟蚊”;《本草纲目》称“浓茶能令人吐”;《本草纲目拾遗》称茶能“消膨胀”,张璐《本草逢源》称茶能“开郁利气”等。

日期:2013年5月22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养生名联撷趣(4)

  清代名人翟公栾自撰写养生名联:

  静亦静动亦动,

  五脏克消失欲火;

  荣也忍辱也忍,

  平生不履于危机。

  此联阐述了动静相宜、宠辱不惊的养生之道,对常搅心伤神、易动肝火之人,确系一副妙药良方。

  乾坤容我静;

  名利任人忙。

  此联悬挂于浙江舟山普陀寺,与翟公栾佳联有异曲同工之妙,系名僧苏曼殊所撰。

日期:2012年4月1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养生名联撷趣(2)

  清代名人张仲甫撰写的养生联:

  贪嗔痴,即君子三戒。

  定戒慧,通圣五经言。

  此联对把儒教的入世和佛经的出世兼收并蓄地联为一体。其意思是说,佛教所讲的贪婪、嗔怒、愚痴和《论语》上讲的“君子有三戒”是一样的,只有务必戒除才能益寿延年。

日期:2012年3月16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叶天士以怒胜喜治暴盲

  清代藩宪向为京官,而清代京官并没有多大实权,当听说要到苏州外任,一夜暴喜而盲,众人惊吓不已。急差人去请当代名医叶天士前往诊治。

  叶天士未入藩府前详细了解发病前因,非常严肃地说:“我是一方名医,怎能如此请我?必须备全副仪仗来,方可前往。”差人回禀,藩宪大怒,众人相劝,暂依名医要求,若治不好目疾,重罚不迟。藩宪只得下令仪仗全副相迎。但谁也未料到,叶天士仍不去,又说:“去回禀藩大人,必须由藩夫人亲自来请。”藩闻后,怒不可遏,咆哮如雷,在这之间,藩大人虽怒气未消,但眼睛已忽明。众人难解,此时,只见叶天士已匆匆赶到藩府,对藩说:“我并非无礼,得罪大人,而是为了治好大人的病。”藩大人听后,由怒转喜,尽释前疑,并下令重金酬谢。

  叶天士活用《黄帝内经·素问》之理论。因心藏神,如果过度兴奋和喜乐可伤神,心神荡散可致暴盲,甚至永久失明。因怒为阳性,喜为阴性,阴胜则盛阳,阳盛则胜阴。叶天士故意设计让藩大人暴怒,以阳制阴,阴阳平衡,暴盲因激怒而消散。叶天士以阳治阴,奇术疗暴盲的趣闻很快传遍了江南各地。(周向前)
日期:2012年2月16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香熏在民间

 香熏在元明清时期进入广泛应用阶段,渗透到贵族生活的方方面面,且成为文人生活的必备。

  贵族文人的香熏生活

  元代的朝堂礼仪沿袭了宋代的制度,皇帝登基、封后、立太子等仪式中保留了三上香的程序;官方祭祀有专供焚香的香鼎以及香祝的步骤;礼部选进士的场合也备有香案。但在统治阶级的日常生活中却极少见到香熏之事,而社会地位不如宋代的文人阶层,其风雅生活的精致却未见减少。元代的香熏器具不断创新,玉质镂空香熏、掐丝珐琅香熏等等,在技艺和装饰上寻求改革,可以推知焚香依旧风行于世。

  到了明代,文人重新登上历史舞台,香熏这一极富特色的文人活动更受追捧。周嘉胄28卷香学专著《香乘》的出现是明代文人对历代香学的总结,可以认为是香学进入集大成时期的标志。明代中叶以后,“士大夫以儒雅相尚,若评书、品画、瀹茗、焚香、弹琴、选石等事,无一不精”(《长物志》)。香熏于明代文人来说,是生活必需,正如《溉堂集·文集·埘斋记》所谓“时之名士,所谓贫而必焚香,必啜茗”。明代养生著作《遵生八笺》中载有不少有关香熏的内容,如“燕闲清赏笺”中收录了蝉蚕香、都夷香、兜末香等多种古代名香和聚仙香方、玉华香方、沉速香方等香方,并且将当时流行的合香分为幽闲者可以清心悦性、恬雅者可以畅怀舒情、温润者可以远辟睡魔、佳丽者可以熏心热意、蕴藉者可以伴读啜茗、高尚者可以祛邪辟秽等数品。可知,香熏已经作为文人养生方法之一了。

  从《红楼梦》中的有关描写可见清代社会香熏情况之一斑:元妃省亲的仪仗中有手提香炉焚香开道;大观园中处处焚着百合之香;计时用更香,林黛玉制定的灯谜谜底就是“更香”,颈联曰“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从宝钗所说的“最怕熏香,好好的衣服,熏得烟火气的”,可以推测熏衣在当时仍然流行;居室异味以焚香驱除,如酒醉的刘姥姥误入贾宝玉卧室,袭人“忙将鼎内贮了三四把百合香,仍用罩子罩上”……香熏可谓进入了清代贵族生活的各个方面。

  明清两代的香熏器皿,以香筒(或称“香笼”)或类似狮状的角端、獬豸等形制为常见;清代乾隆年间还出现了一种内盛熏香料的置帽器具——香熏冠架,是后世帽筒之鼻祖。

  清代用天然花果香气来取代焚香的风尚逐渐流行开来。《红楼梦》中探春的卧室中就是用十几个大香橼熏屋子;慈禧太后的寝殿里不愿用香熏,而要用香果子的香味来熏殿,这些水果多半是南果子,如佛手、香橼、木瓜之类……可以认为是香熏的拓展和进化。其器皿则随之出现了用于盛放香橼的香橼盘、盛放香花用的玉雕花熏等品类。

  但到了清代末期,随着国势的衰退及西方文化的侵入,香熏日渐退出贵族和文人的清闲生活。

  香熏外治法

  明清时期,医疗香熏的使用范围更加广泛,《本草纲目》第3卷“百病主治药”在诸风、瘟疫、咳嗽、瘵疰、惊痫、诸虫伤等病症中都有以香熏为代表的外治方法。清代《清太医院秘藏丸散膏丹方剂》中载有清宫所用逼虫香、平安丹、避瘟丹等香熏方剂,可知当时熏香防疫仍是一种常用方法;温病学派则筛选、创制了多种香熏防疫方,载于温病专著如《松峰说疫》、《鼠疫约编》,《泻疫新论》卷下则专门有“除秽熏法”一节,谓“瘟疫盛行之地,邪秽气满于空中……则秽气从鼻口入。防之之法,宜于病者之旁常焚除秽之药,莫令其气少绝,庶几免秽气入口鼻矣”,强调“所以除秽熏法之不可无也”,载有苍降反(返)魂香、避瘟丹等。可见,元明清时期,香熏已经完全进入了防病治病各个领域。  

  中国古代香熏活动经过长期的流传衍变,其内涵不断丰富,已非初时仅作为祭祀和医疗的实用之事,经过历代发展,最终形成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显示了中国古代物质和精神文明所达到的高度。
日期:2012年2月16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共 67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