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呃逆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呃逆症(

 呃逆症(Hiccup)是呼吸肌的阵发性不随意挛缩,空气迅速流入气管内发出特异性声音。多与饮食有关,特别是饮食过快,过饱,摄入很热或冷的食物饮料,饮酒,饮碳酸饮料等,外界温度变化和过度吸烟亦可引起。
基本知识

医保疾病: 否

患病比例:0.013%

易感人群: 无特殊人群

传染方式:无传染性

并发症:胃肠道功能紊乱
治疗常识

就诊科室:内科 消化内科

治疗方式:药物治疗如利他林、胃复安

治疗周期:1-7天

治愈率:90%

常用药品: 健儿清解液 建曲

治疗费用:根据不同医院,收费标准不一致,市三甲医院约(500-3000元)
温馨提示

饮食上应注意清淡,多以菜粥、面条汤等容易消化吸收的食物为佳。

日期:2018年4月5日 - 来自[消化内科]栏目

张仲景对呃逆的认识

  呃逆是指气逆上冲、呃呃连声、声短而频、不能自制的一种病症,相当于古医籍的“哕”、“逆”、“吃逆”等,张仲景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对呃逆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伤寒论》原文中记载哕的条文共有8条,另有些人认为第161条中“噫气”病机描述实是指哕,因此同时列入做为参考,以下便就这九条内容进行讨论。

  虚证的哕

  阳明胃虚的哕一共有六条,分别是:第100条:“……食谷者哕。”:第199条:“……攻其热必哕。”;第214条:“……欲饮水者,与水则哕。”;第229条:“……不能食者,饮水则哕。”;第379条:“……以发其汗,因得哕,所以然者,胃中寒冷故也。”;第161条:“……心下痞硬,噫气不除者,旋覆代赭汤主之”。”

  此六条之哕,均为其人脾胃素虚,又受吐、下、汗法重伤胃土或饮冷伤中,以致胃气虚寒,上逆致哕,多伴见不能食、饮水则哕,并可见其它虚寒之象,哕声低微,间隔时间较长,气无食臭,可伴酸水清涎。舌胖淡,苔白滑,脉濡弱。当治以温中降逆之法,如用旋覆代赭汤及柿蒂、丁香等。

  实证的哕

  邪实内结的哕  第380条:“伤寒哕而腹满,视其前后,知何部不利,利之则愈。”此乃邪实内结之哕,必与实证腹满并见。或因于水气内停,小便不利:或因于燥屎内结,大便不通。当分别通利小便或大便,则腹满及哕自除。

  火热伤阴,病情危笃之哕  第114条:“……久则谵语,甚者则哕。”此多哕声低微,示预后不良。必兼见于发黄、衄、口干咽烂、便秘等一派阳热之证,以及“手足躁扰,捻衣摸床”等阳气欲脱的神明散乱之症。当急扶阳救阴,如用生脉散之类抢救。

  阳明邪热郁闭的哕  第234条:“……若不尿,腹满加哕者不治。”

  本条乃三阳合病,病情较为复杂。其“时时哕”乃阳明邪热郁热盛之象,尚兼一身面目俱黄、小便难、有潮热、耳前后肿等一派阳明热盛之象。当先用刺法,针行阳气以泄经络闭郁之热,然后再视病情偏于少阳或太阳,分别用小柴胡汤和解或麻黄汤汗解。若病情加重,出现“腹满加哕”并与“不尿”并见,则与第(114)条之哕类似,为病情危笃之象,故曰不治。

  此外,《金匮要略》中也有呃逆的论述。如《痉湿喝病脉证第二》:“湿家。其人但头汗出。背强。欲得被覆向火。若下之早则哕……”即指出,素患湿病的人,如果早期用了下法治疗,造成阳气受损,中焦阳虚,寒湿与正气相搏而上逆,即造成呃逆。

  《金匮要略》中还提出了治哕的有关方剂如小半夏汤、小承气汤、生姜半夏汤、橘皮汤、橘皮竹茹汤等。D4

日期:2013年12月9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降逆通腑法消重症“呃逆”

  “呃逆”古称“哕”,俗称“打嗝”,如《素问·宣明五气篇》曰“胃气逆为噦(哕)”。呃逆的病因病机非常复杂,几乎寒热虚实、七情六欲皆可致病。其病状轻重不一,轻者常不治自愈,重者缠绵难愈。中风及久病并发呃逆者,多属危候。当见病知源,探究虚实,始可奏效。笔者选用降逆通腑法治验重症呃逆证二则,谈点肤浅经验。

  验案一

  牛某,男,35岁,2013年5月9日初诊。

  诉:打嗝一周,加重两天。患者打嗝昼夜不停,腹胀便少,欲便无便。近2日已输液(奥美拉唑、西米替丁、克林霉素、佐氧氟沙星、654-2)未能取效。

  刻诊:打嗝频频,声音洪亮,全腹胀硬,拒按,叩诊鼓音,舌苔白腻厚,两脉弦滑。证属肠胃积滞逆气上冲为“呃逆”,治以降逆通腑法。

  组方:姜半夏20克,厚朴50克,陈皮30克,木香20克,赭石30克,砂仁10克,大黄10克,生姜20克。2剂,水煎服。

  用法:嘱患者先用凉水把药浸泡1小时,水面高出药面2厘米。煎开后改微火熬10分钟即淋出。2煎加水600毫升,煎至200毫升(约需30分钟以上)淋出,与头煎药合并,一日分2次温服。配合电针,穴用:鸠尾、中脘、天枢、气海、内关,每日一次。

  患者次日来述,服药1次,3小时后呕吐大量水液,打嗝即见好转。过半夜入睡4小时。当日稀便2次,矢气频频,腹胀已减。嘱原药继服。

  5月29日来述,上次共服药1.5剂即愈。但前天又犯打嗝,28日加重,自感气上攻心(剑突部)和咽部攻疼,昨夜未眠,两天无便。诊见打嗝重势如前次,四诊所见亦同,仍用前方药和电针。30日来诊时述,已服药一剂,打嗝未减,且加干呕阵作(即打嗝时气上攻咽,欲吐无物),整夜未眠,腹胀仍重。

  嘱原药继服,另加调中四消丸,一次6克,6小时一次,便通即停。

  5月31日复诊,30日下午6时汤药与丸药同服。至夜11时、3时,便畅2次,矢气频频,打嗝、腹胀已减大半。

  6月3日来诊述,6月1日中午打嗝已停,已能进食。但心口部隐隐作痛,咽下食物亦痛。查舌苔已退,全腹已软,脉沉无弦滑。考虑其痛为逆气攻冲所致,现已气平,当会自复。

  按:患者年轻体健,虽呃逆几天,又不得眠,尚无虚象。从打嗝声响,舌苔厚腻,脉象弦滑。腹诊全腹胀硬为“气滞邪实”的病机,故遵《金匮》“噦而腹满,视其前后,知何部不利,利之则愈”之旨,用苦辛通降法,取半夏、厚朴、陈皮、木香、赭石理气降逆,加大黄通腑导滞,砂仁、生姜和胃,交通上下,服药一次吐出水液,而打嗝顿减,是药效初达,助自身祛邪,邪去则正安。

  患者初次病愈后两周余,原症复作,且在呃逆中加干呕症状,服药一剂未能取效,加用具有通利作用的调中四消丸与汤药合服2次始能取效。考其原因,初次煎药是遵医嘱自煎,故效较速,第二次发作开药4剂是用煎药机煎药,药机煎药是4剂装入大布袋内泡1小时煎1小时即成。药中含有易挥发起理气作用的那些药及久煎易失效的大黄会遭破坏,药效大减。加服丸药始取良效。

  验案二

  郝某,男,25岁,2013年7月26日初诊。

  诉:打嗝1天,憋气如喘3天。患者1周前,患感冒发热39℃,服药(不详)1天即退热,但增加胸痛(左乳头部),憋气如喘已3天。25日拍胸片示,左胸腔积液。医嘱要其住院,患者不同意,遂来门诊。当日即用清开灵、克林霉素输液一次,及服清肺化痰药一剂。26日胸痛好转,但增加打嗝,持续不断。

  刻诊:打嗝频频声稍高,舌苔白腻厚,脉象弦滑,全腹胀硬,上腹拒按。证属:外邪束表,肺气郁闭,失于肃降,故症见胸痛憋气,肺气不降,腑气不通,气机上逆,以成呃逆。拟用清降肺气通腑法。

  组方:瓜蒌30克,桑白皮30克,葶苈子30克,枳壳15克,郁金20克,赭石30克,姜半夏15克,覆花15克,厚朴60克,木香20克,大黄10克。3剂,水煎服。

  7月29日二诊:胸痛憋气止,白天打嗝无休止,夜间阵作,稍可入眠,但腹胀不减,欲便不畅,舌脉如前。原方继进3剂,加调中四消丸1袋,日3次。

  8月3日三诊:药已服完,打嗝减少,已能安眠,大便未泻,腹胀未减。前方赭石改40克,姜半夏改20克,大黄改15克单包单煎。先泡1小时,一、二煎各煎5分钟,再入煎药机煎出的药液中同服。次日便仍不畅,加用麻仁润肠丸2丸,日2次。

  8月7日四诊:患者未按时服药,四天只服汤药两剂,丸药已服10丸。大便已畅,6日打嗝已止,纳增眠安。查舌苔已退,全腹已软,已无拒按,脉转沉数,呃逆告愈。

  按:肺与大肠相表里,大肠与胃同属阳明经。患者病起外邪束表,肺气郁闭,无力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饮内生成为饮邪肺气更为壅塞,致大肠传导失权,积滞停留,气机难降,胃气上冲已成呃逆腹胀,显示脏腑生理病理上的因果关系,故采用肺胃同治。

  方用瓜蒌、桑白皮、枳壳、郁金、葶苈子清肺利饮,开胸中结气;赭石、姜半夏、旋覆花和胃降逆,厚朴、木香、大黄通腑导滞,滞下气通,逆气始降。三组药(肃肺、降逆、导滞)通调三病位(肺、胃、大肠),用药物的归经为主,君臣佐使,相互为用,病势由上而下逐减,便畅滞下,呃逆即止。

  由腑实气逆引起呃逆,方书辨治少见。笔者连续诊遇两例,都属腑实气逆呃逆证,其病机既相同又有别,治疗方法也同中有异,皆取良效。

 

日期:2013年11月4日 - 来自[临床讨论]栏目

治呃逆试试丁香

  丁香,别名公丁香(花蕾)、母丁香(果实)、丁子香。夏、秋季开花,浓香扑鼻。丁香含挥发油(丁香油)。丁香油中14%~21%为丁香酚、乙烯丁香酚、B-丁香烯、甲基正戊基酮、甲基正庚基酮、水杨酸甲脂等,故有较高的食用和药用价值。在古代,它曾用于治疗口臭。取丁香1-2粒含口中治疗口臭的方法现今仍可用之,且疗效甚佳。由此,有人趣称丁香为“古代的口香糖”。以丁香治牙痛、口腔溃疡也有一定的良效。

  丁香有公丁香、母丁香之分。人们常把未开放的花蕾称为“公丁香”,而把成熟的果实称为“母丁香”,公丁香气味较浓而力优,母丁香则气味较淡而力薄,故中医处方中大多使用公丁香。中医认为,丁香味辛、性温,具有温中降逆、补肾助阳的作用。此外,丁香还是一味很好的温胃药,对由寒邪引起的胃痛、呕吐、呃逆、腹痛、泄泻等,均有良好的疗效。下面介绍两则以丁香为主药的治呃逆方。

  丁香散  丁香、柿蒂各18克,高良姜、炙甘草各9克,共研细末,每次6克,温开水送服,不拘次数。方中高良姜能温中散寒止痛;炙甘草补中益气,缓急止痛。本方能温中祛寒,降气止呃,主治胃寒呃逆。现今常用来治疗单纯性膈肌痉挛、胃神经官能症、胃炎及胃、食道手术后引起膈肌痉挛属胃寒者。

  丁香柿蒂汤  丁香、生姜各6克,柿蒂9克,人参3克。水煎2次,分2次温服,每日1剂。方中柿蒂降逆止呃,生姜温胃散寒降逆,人参补中益气,诸药配合,共奏温中益气、降逆止呕之功。本方主治胃气虚寒之呃逆,症见呃逆不已、呕吐及胸脘痞闷者。临床运用时可随症加减,如胃气不虚者,去人参;寒邪重者,加干姜5克或高良姜5克、吴茱萸3克等;兼气滞痰阻者,加制半夏6克、陈皮6克;呃逆较重者,加橘皮、竹茹各8克。现今此方常常用来治疗神经性呃逆、腹部手术后膈肌痉挛、顽固性呃逆、胆汁反流性胃炎等属胃气虚寒、气逆不降者。

日期:2013年6月6日 - 来自[辨药识药]栏目

揉压双眼球法治疗化疗后呃逆疗效观察

【摘要】  目的 观察揉压双眼球法治疗化疗后呃逆的效果。方法 将82例化疗后出现呃逆的恶性肿瘤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每组41例,观察组采用揉压双眼球法,对照组肌注胃复安。结果 观察组呃逆消失,体力食欲改善优于对照组。结论 该方法治疗化疗后呃逆效果显著,且操作方法简单,无副作用,见效快,患者易于接受。

【关键词】  揉压双眼球 ;化疗; 呃逆

  化疗是恶性肿瘤的主要治疗手段,呃逆等副作用是降低化疗依从性的主要原因,也会加重病情,影响生活质量及后续的抗癌治疗。如何减少、治疗这些副作用是个迫切的问题。2009年8月—2011年5月,笔者用揉压双眼球法治疗化疗后呃逆,疗效满意,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82例病人均为中晚期恶性肿瘤化疗后呃逆患者,男52例,女30例;年龄26~84岁,平均55岁。其中肺癌29例,肝癌21例,胃癌13例,淋巴瘤11例,乳腺癌8例。呃逆发生时间最早为化疗当日起,最晚为化疗结束后48h。

  1.2 治疗方法

  随机将化疗后出现呃逆的恶性肿瘤患者分为两组,每组41例,观察组采用揉压双眼球法,嘱患者闭目,护士将双手大拇指置于患者双侧眼眶上,相当于框上神经处,按顺时针方向适度揉压眼球上部以患者耐受为限,双手拇指交替旋转2~4min,并嘱患者节奏屏气。若心率突然下降到60次/min以下应停止操作,青光眼及高度近视者忌用,心脏病者慎用。对照组于患者出现呃逆后即刻注射胃复安10mg。

  2 结果

  2.1 疗效判定标准

  显效:治疗后呃逆消失不再复发。有效:治疗后呃逆停止但有复发。无效:治疗后呃逆未停止。

  2.2 治疗结果

  见表1。表1 两种方法疗效比较

  3 讨论

  恶性肿瘤患者在化疗后出现呃逆较为普遍,严重影响患者的睡眠、饮食,也给患者增加了不必要的心理负担。临床上目前治疗呃逆的方法主要有:膈神经阻滞法、穴位针灸及解痉止吐、镇静等药物治疗,操作复杂且效果不佳,并给患者带来了一定的痛苦。呃逆的反射中枢位于第3~5颈髓节段,传入神经是迷走神经,传出神经是膈神经,在迷走神经和膈神经走行路线的任何部位,具有刺激膈神经和迷走神经的任何因素均可致膈肌痉挛,而由于眼眶周围有丰富的迷走神经感觉纤维,沿着呃逆反射的输入途径,进而终止其传导,达到止呃的目的。结果显示:观察组治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说明揉压双眼球法治疗化疗后呃逆效果显著,且操作方法简单,无副作用,见效快,患者易于接受,值得推广。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来自[2011年第8卷第15期]栏目

地塞米松致呃逆15例临床分析

【关键词】  地塞米松 呃逆 临床分析

  呃逆又称打嗝,是一种不自主而强有力的一侧或者两侧膈肌的阵发性痉挛,伴吸气时声门突然关闭,发出短促而特别的声音,频率在18~26次/min。现将本科2005-2010年因运用地塞米松导致患者呃逆15例,报告如下。

  1 临床资料

  本组15例,男10例,女5例;年龄30~45岁7例,46~70岁8例;用药后立即出现呃逆11例,20min后出现呃逆4例。停药后呃逆6h内自然消失有7例,其中男5例,女2例;停药后呃逆持续12h 6例,其中男4例,女2例;持续24h以上顽固性呃逆2例,男女各1例。全部病例均无心脑肾及消化道疾病,其中因上呼吸道感染引发哮喘12例,荨麻疹3例。

  2 方法、判断及处置

  2.1 方法

  患病哮喘发作时,给予地塞米松钠10mg加入250ml生理盐水静点。

  2.2 判断

  停药后呃逆自然消失者不给予药物处置,持续6h以上呃逆不消失者应考虑用药物治疗,以减轻患者的痛苦。

  2.3 处置

  立即停用地塞米松,换用氢考或泼尼松,肌注654-2注射液10mg,口服异丙嗪25mg,约2h后呃逆消失,顽固性呃逆可用胃复胺注射液10mg足三里穴位注射,口服山莨菪碱、维生素B6,5天后呃逆次数减少或消失。

  3 讨论

  地塞米松属于糖皮质激素类药物,具有免疫抑制、抗炎、抗过敏、抗休克等作用,属于长效糖皮质激素类药物,主要用于过敏性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血液病以及糖皮质激素的替代治疗,因其快速高效的抗感染、抗过敏作用而广泛用于临床。根据呃逆发生的机制,可分中枢性呃逆和外周性呃逆。外周性呃逆与膈神经受刺激,膈周围病变和迷走神经受刺激有关,其中迷走神经受刺激与胃扩张、胃炎、胃癌、胰腺癌等有关。地塞米松可使胃酸,胃蛋白酶分泌增加,抑制胃黏液分泌进而刺激胃肠道的迷走神经[1],使膈神经兴奋导致膈肌阵发性痉挛出现临床症状呃逆;笔者认为,地塞米松导致膈肌痉挛的原因还可能是它影响细胞表面的肾上腺素能受体数量及受体介导的细胞内信息传递过程,即影响腺苷酸环化酶的活性及环磷酸腺苷(CAMP)的生成,增加受体敏感性和亲合力而致骨骼肌的收缩力。地塞米松导致的呃逆治疗原则是解痉,镇静。其原理解痉药物属于抗胆碱能药,使胃酸分泌减少,抑制迷走神经兴奋性而达到治疗目的,异丙嗪有镇静抗过敏作用。作为临床医师,应严格掌握糖皮质激素的适应证,熟悉地塞米松的不良反应,同时在使用地塞米前要询问有无药物过敏史,并观察患者有无不良反应,以便及时处置,避免发生呃逆,减轻患者痛苦。

【参考文献】
   1 杨世杰.药理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127.

  

日期:2013年2月26日 - 来自[2012年第12卷第7期]栏目

陈宝贵临证经验呃逆从肝论治

  呃逆一证,古无是名,其在《内经》本谓之哕,因其呃呃连声,故今人以呃逆名之。观《内经》治哕之法,以草刺鼻,嚏嚏而已;无息而疾迎引之,立已;大惊之,亦可已。然历考呃逆之证,其因不一。有胃中虚冷,阴凝阳滞而为呃者;有胃虚虚阳上逆,病深声哕者;有中焦脾胃虚寒,气逆为呃者;有下焦虚寒,阳气竭而为呃者,正以元阳无力,易为抑遏,不能畅达而然;有食滞而呃者;等等。此诸法不一,随证治之。

  陈宝贵在多年的临床实践中发现呃逆之声低怯或时郑声的均少见,但见呃逆常见于呃声连连,声高响亮者,以肝郁气滞者为多。脾胃主乎通降,其所以不降而上逆者,皆由于肝气冲逆,阻胃之降而然也。故《灵枢·经脉》篇云:“足厥阴肝所生病者,胸满呕逆。况五行之生克,木动则必犯土,胃病治肝,不过隔一之治。”

  如治一女性,41岁。患者呃逆,呃声连连,时有恶心、反酸,嗳腐酸臭或未消化食物,纳食减少,舌淡红,苔白腻,脉弦滑。中医辨证为肝郁气滞,食滞胃脘证。治疗以疏肝理气和胃,消食导滞为主。药用半夏10克,砂仁10克,陈皮10克,川连10克,佛手10克,香橼10克,沉香10克,连翘15克,莱菔子10克,焦三仙各10克,鸡内金10克。服7剂而愈。

  又治一男性患者,30岁,呃逆腹胀,时有胃脘疼痛,手足心热,按手足心、肘、肩时即呃逆,纳可,寐差,舌淡红,苔白腻,脉弦滑。中医辨证为肝郁气滞,胃气上逆证。治以疏肝和胃,理气止呃为主。药用半夏10克,枳壳10克,厚朴10克,陈皮10克,川连10克,砂仁10克,茯苓15克,郁金10克,沉香10克,元胡10克,佛手10克,香橼10克。服7剂而愈。

  再治一男性患者,43岁,呃逆、胃脘痞满反复发作1年,时有恶心,纳食正常,平素易急躁,舌暗红,舌苔腻,脉弦滑。查胃镜示:慢性浅表性胃炎。中医辨证为胃气上逆证。治以和胃降逆止呃为主。处方:半夏15克,陈皮10克,枳壳10克,旋覆花(包煎)15克,代赭石15克,茯苓15克,藿香10克,赤芍10克,川连10克,荷叶15克,甘草10克。每日1剂,分3次温服,连服7天后复诊,仍有呃逆,胃痛减轻,舌淡红,苔腻。原方加沉香10克,郁金10克,莱菔子10克,继以理气降逆,继服7剂。服7剂后,仍有胃痛,呃逆稍有减轻,舌尖红,苔黄腻,脉弦滑。原方去旋覆花、代赭石,加连翘15克,延胡索10克,连服14剂而愈。

  古人治呃逆多以旋覆代赭汤为代表方,以降气为主,喜用旋覆花、代赭石、丁香等药降气止呃,以上3例有2例未用以上药物均取得了很好的疗效,且7剂而愈。其中1例用旋覆花及代赭石而疗效并不佳,反而去之后加用疏肝理气之药效果更好。由此可见,半夏为治呃逆之主药,其次为砂仁、陈皮等。由以上案例可以看出,疏肝理气、和胃降逆治疗肝郁为主或兼有肝郁症状之呃逆效果很好,不一定要用旋覆花、代赭石等降逆之品。

日期:2013年2月26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呃逆之因非独胃也

  案1  成某,女,22岁。呃逆4月余,伴左侧肋骨下疼痛。胸闷不畅,急躁易怒,四肢不温,月经提前或一月两次。色紫,有瘀块、量多。经期乳房及小腹有胀痛感。西医诊断为膈肌痉挛,兼肋间神经痛,用镇痛和镇静药均罔效。曾服旋覆代赭汤、丁香柿蒂汤、橘皮竹茹汤等加减,均无显效,拖延数月不愈。常常坐而哭泣。诊见情志抑郁,面红,呃声洪亮而频发,腹平软,肝脾不大,腹部及肋间无异常。舌红苔黄,脉弦稍数。证属肝郁化热,蕴伏血分,热迫血行,故月经先期而来。热邪内陷,阳气被郁,不能外达四肢,故四肢不温。肝气逆乘肺胃,胃气上冲,故呃逆。肝气郁滞,经脉不利,故胸肋、乳房、少腹等肝经所过之处发生胀痛。治拟疏肝解郁,活血通降为主,方用四逆汤加味。处方:柴胡、川楝子、延胡索、郁金、全瓜蒌、旋覆花(布包)各9克,枳实、桃仁、红花、甘草各6克,白芍12克。每日1剂,水煎服。

  二诊:服3剂后,患者精神愉快,呃逆已止,四肢转温,肋痛减。舌稍红,苔黄,脉弦。上方去川楝子、郁金、旋覆花,加白蒺藜、香附各9克,续服3剂。

  三诊:药后症情续减,肋痛止,舌苔薄黄,脉弦,以丹栀逍遥散加味,嘱服3剂,以调经和巩固疗效。

  案2  倪某,女,45岁。3年前因劳作后吃了凉饭菜,发生呃逆,初未介意,继而连续不止,日见严重,痛苦难耐,屡服中西药罔效。3月前旧病未除,又添头痛一症,时发时止,痛如锥刺,日轻夜重,并伴心悸眩晕,胸闷不舒。诊见精神忧郁,呃逆连声,面色晦滞,舌淡红,尖边有紫色瘀点,脉沉弦涩。此乃瘀血为患。王清任云:“因血府血瘀,将通左气门、右气门归并心上一根气管,从外挤严,吸气不能下行,随上出,故呃气。……速用此方(血府逐瘀汤)一剂见效。”又云:“查患头痛者,无表证,无里证,无气虚,痰饮等症,忽犯忽好,百方不效,用此方一剂而愈。”遵其旨意,投以血府逐瘀汤加味。处方:当归、赤芍、柴胡、川牛膝、旋覆花(布包)各9克,桃仁、红花、枳壳、川芎、桔梗、甘草、全蝎(研末分2次调服)各6克,生地12克,代赭石(先煎)15克。上方服5剂后,诸症大减,原方加减续服3剂而愈。随访年余,未见复发。

  按:本案呃逆一证,成某以疏肝解郁,活血通降为治获效,因肝主疏泄,其性条达,肝气郁结逆乘肺胃,胃气上逆则产生呃逆。倪某则用活血祛瘀而效验,其理以王清任所云为据,因血府瘀血,使气门不畅,气不下行呃逆。足见呃逆一证非独胃也,乃须辨证审因,去伪存真,方可用药。辨证得当方得良效。

日期:2012年12月17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共 19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