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隐形眼镜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睡觉不宜佩戴隐形眼镜,隐患在静候

睡觉为何不能戴隐形眼镜?试想,生活中睁着眼能为眼部提供足够的氧气,好让眼部形成良好的泪液循环。而闭上眼睛时,泪液的分泌和循环机能相应减低,结膜囊内的有形物质很容易沉积在隐形眼镜上。

  长期处于这种状态,轻者会使角膜周边产生代偿性新生血管,严重则会发生角膜水肿、上皮细胞受损,若再遇细菌便会引起炎症,甚至形成溃疡。帕特里克医生呼吁,摘掉隐形眼镜只需要几秒钟,可万万不能懒!

  趴着睡一时爽,却犯了隐形眼镜大忌

  于上班族而言,各种原因限制下他们或许只能在办公室趴着浅眠。殊不知这一举动,于佩戴隐形眼镜的小伙伴而言恰是犯了大忌!

  趴在桌上午睡,双眼紧贴手臂这种姿势很不健康。这样的姿势会增加了镜片与角膜之间的摩擦,隐形眼镜镜片不能正常活动,会造成角膜缺氧。长期保持这样的姿势午睡,可能会导致角膜水肿和视力下降。

日期:2019年5月9日 - 来自[医疗动态]栏目

男子戴隐形致半年未取导致眼化脓

 38岁的杨先生在曩昔的12年里,竟挨近半年取一次隐形眼镜,导致眼睛绿脓杆菌感染,角膜严峻水肿。现在,经眼科医院医师及时医治操控感染,现正在逐步恢复中。但由于角膜感染损伤眼睛深层安排,导致视力下降是不可逆转的。

男人长时刻戴隐形致眼化脓:认为半年抛是戴半年不取男人长时刻戴隐形致眼化脓:认为半年抛是戴半年不取

  每五个月取一次隐形眼镜,眼睛化脓了

  杨先生近视五百多度,工作关系觉得戴结构眼镜很不便利且影响漂亮,于是在眼镜店配了半年抛隐形眼镜,“店员也没有辅导我具体用法,我了解的半年抛是戴半年不必取下来。”杨先生天天戴着隐形眼镜工作睡觉,直到眼干眼涨(大约4-5个月)才取下来,家里人也没有留意到这个细节,这个坏习惯一向坚持了12年之久。

  几天前,杨先生伤风发烧,眼睛开端呈现红、痛、视力下降等不适症状,他认为把隐形眼镜取下来停戴几天就没事了,谁知异物感越来越显着,乃至剧烈痛苦,还呈现很多的脓状分泌物,杨先生这才感到惧怕,深夜到爱尔眼科东莞医院急诊。急诊医师阮远飞接诊后,主张杨先生住院医治。

  绿脓杆菌感染,严峻可在24小时内失明

  经主治医师具体查看后,确诊杨先生是绿脓杆菌感染,“人在疲劳状况下、包含伤风发烧时抵抗力会下降,眼睛也一样,病菌会趁虚而入。长时刻戴隐形眼镜眼睛长时刻处于缺氧、缺水状况,患病几率会更高。”叶主任解说。

  长时刻戴隐形眼镜乃至戴着隐形眼镜过夜,简单对眼角膜形成损伤,添加眼睛受到绿脓杆菌的危险。绿脓杆菌致病力非常强,眼睛一旦被感染,严峻的可在24小时内因脓性病变导致失明,若角膜感染长时刻重复,又得不到有用医治的话乃至需求去除眼球。

  医师:长时刻戴隐形眼镜,影响透氧性

  叶主任说,近半年不取隐形眼镜的事例的确稀有,但是每年由于隐形眼镜佩带不妥而导致角膜发炎的病例却大有人在。为了下降感染危险,平常除了要注意佩带清洁外,更应该尽量缩短佩带时刻,平常尽量以结构眼镜为主。

  别的,青少年如要佩带医治性隐形眼镜,必定要到正规医院进行查看后,在医师的辅导下佩带。

  如果佩带隐形眼镜后呈现眼干痒,流泪不适等症状,应及时到医院就医。

 

 

日期:2017年12月21日 - 来自[天下奇闻]栏目

可释放药物的隐形眼镜有望治疗青光眼

    青光眼一直是困扰中老年人的常见眼科疾病之一。目前尚没有能够治愈青光眼的办法。临床上一般采用眼药水来降低患者眼压。然而有调查显示这一治疗方法的患者依从性很低。
    最近来自Massachusetts Eye and Ear、Boston儿童医院 和Harvard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了一种可释放药物的隐形眼镜,有望改善这一问题。
    研究人员表示,此前科学家们开发能够释放药物的隐形眼镜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然而阻碍这一设想实现的一大问题就是药物释放过快。负责这一研究的Dr. Daniel Kohane表示,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一方面,研究人员在隐形眼镜上附着了一层多聚物膜用于吸收和缓释药物。由于其较大的体表面积,药物从多聚物膜上释放的速度也大大减缓。另一方面,研究人员将隐形眼镜中心位置空出,保持其透明洁净,避免影响患者的正常视力,同时也保证了佩戴部位的湿润度等生理指标。目前这一设备已经在猴子青光眼动物模型上得到验证。研究人员未来计划将其尽快推向临床研究,这也将为青光眼患者提供一个新的治疗途径。
    青光眼是指眼内压间断或持续升高的一种眼病,持续的高眼压可以给眼球各部分组织和视功能带来损害,如不及时治疗,视野可以全部丧失而至失明。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总人群发病率为1%,45岁以后为2%。青光眼的种类主要有四种:先天性青光眼、原发性青光眼、继发性青光眼、混合型青光眼。

日期:2016年9月19日 - 来自[眼科]栏目

仿生隐形眼镜有望提高人类夜视能力

 

科技日报北京3月16日电 (记者常丽君)象鼻鱼生活在光照度较低的浑水中,却能发现藏在污泥中的捕食者,因为它们独特的眼睛能在黑暗中看清东西。据美国国家眼科研究所近日报道,威斯康辛州大学研究人员正在模仿这种鱼的视网膜结构,希望开发出一种能自动调节焦距,而且能提高人们夜视能力的隐形眼镜。

目前,全世界约10亿人受老花眼影响,由于晶状体老化而看不清近处东西,其中一半没有得到矫正。该研究负责人、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江宏瑞(音译)博士说,眼镜、普通隐形眼镜和手术虽能提高视力,但会让眼睛的敏感性、看东西的对比度有所下降,而且很难在夜间看清东西。他们的想法是设计一种隐形眼镜,能随着一个人自己的角膜和晶状体不断地自动调节,从而恢复他年轻时的视力。

这项研究由国家眼科研究所资助,旨在攻克一些设计难题,包括设计晶状体、算法驱动的感光器、调节晶状体形状的微电路和电源,所有这些都要嵌入一个柔软的弹性材料中,与人的眼球贴合。他们的最新研究集中在设计感光器方面。江博士说:“感光器必须非常小,还要能在低光照条件下获得图像,所以要对光极为敏感。”

他们从象鼻鱼的眼睛得到灵感。这种鱼的视网膜由一系列深杯状结构组成,杯壁能反射光线,有助于聚光,增强了它们暗中视物所需的特定波长的光。研究人员借鉴这种设计,创造出一种含有数千个微小集光器的设备,这些集光器是像指纹似的玻璃凸起,内部是深杯状,涂有一层反光铝膜。当入射光照射这些“指纹”,就会被反射壁聚焦。他们还用一个机械眼模型测试了这种设备增强图像的能力。

为改变焦距,隐形眼镜还需要一个很小的超薄电源。他们的方案是利用一种太阳能电池,从阳光中捕获电子同时转化为电流,且能储电。目前这种装置还需要调整。

据研究人员估计,有望在5到10年内造出临床测试隐形眼镜。江博士说,一旦做出来,它的成本不会比普通隐形眼镜高太多,因为它有巨大的市场,可以大量生产,成本不可能是障碍。

 

日期:2016年3月17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悄然兴起的“很酷”电子医疗

说起“很酷”的电子医疗人们首先会想起日益普及的穿戴健康产品,比如“iWatch”。或者就是传统的生物医学工程技术,象人工器官、生物医学信号处理、医学成像等。这些现代医疗技术对人类疾病的预防、诊断、治疗、康复等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改变了人类生命的轨迹。但今天笔者要介绍的是医药和微电子技术擦出火花的一些“很酷”电子医疗发明。

诺华、谷歌的“智慧”隐形眼镜:

 

最近一两年赚足眼球的“很酷电子医疗”当属诺华和谷歌合作开发的“智慧”和“糖尿病”隐形眼镜。前者在双层隐形镜片之间安装有自动聚焦感应电路(如图),比如阅读时镜片会自动聚焦到书本,而眺望时又能迅速聚焦远距离的物体。聚焦时间可以快到1毫秒。而后者在夹层安装了检测血糖水平的传感器,能即时检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为“怵针”的糖尿病患者即时跟踪血糖带来福音。据说这两款隐形眼镜预计在2016年进入人体临床试验,售价大约每年4500美元。

“智慧眼镜”的微电子技术部分来自神秘的Google X实验室。Google X实验室在双层的隐形镜片之间嵌入作为传感器的光敏二极管。这些光敏二极管能根据眼睑开合的角度控制进光量及视线的上下移动进行调整,随后将信号传输给液晶从而调节镜片之间的相对位置而聚焦。诺华下属眼科公司爱尔康(Alcon)是全球最有经验的眼科公司,负责这种“智慧眼镜”的临床开发。这种技术不仅能让近视的老花眼解脱眼镜的烦恼,还有望应用到象白内障等其它眼科疾病。

除了针对近视/老花眼的“智慧”隐形眼镜之外,诺华和谷歌还联合开发了一种针对糖尿病患者的“糖尿病隐形眼镜”。和“智慧眼镜”一样设计人员在双层镜片之间嵌有微型传感器,但这不是为了聚焦,而是为了检测患者眼液中的葡萄糖浓度,并通过无线电信号输送到用户的穿戴电子用品。医生能借此更加精准地管理病人的饮食和服药情况。这个产品的雏形由华盛顿大学电机工程学副教授巴芭克•帕维兹在2008年开发。他设计的葡萄糖传感器使用电极让微电流流过眼液,并通过测量电流来探测眼液中葡萄糖的浓度,而眼液中葡萄糖浓度可以直接反映血液中的葡萄糖浓度。这些电极同无线电调频天线的计算机芯片一起,建立在聚酯合成纤维制成的一个平板衬底上,帕维兹接着将所有这些物质铸模成一个隐形眼镜的形状。后来这个设计被神秘的谷歌X实验室收购并进一步完善。

虽然诺华的首席执行官(CEO)乔•希门尼斯(Joe Jimenez)最近在接受美国Fox电视台采访时信誓旦旦介绍了这两款智慧眼镜的前景,且表示将在2016年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但许多人业界人士尤其对“糖尿病”隐形眼镜的可行性还表示三个方面的质疑:(一)糖尿病隐形眼镜通过测定眼液的葡萄糖水平,但眼液(眼泪)的葡萄糖含量和血糖含量的相关性还没有被证实。(二)、按照目前葡萄糖检验手段(生物法、化学法、质谱法、物理法),准确检查眼液中微量葡萄糖浓度几乎是不现实的事情,更不用说把这些仪器/电路/电池做得这么小以便置于两层隐形镜片之间且不影响视力。(三)、谷歌前不久和全球领先的血糖仪生产商Dexcom签署了合作计划,合力打造一款“硬币大小的”血糖检测仪。其中Dexcom负责传感器的研发,谷歌负责微型化和数据处理工作。这个合作从一个侧面暗示糖尿病隐形眼镜的传感器开发并不顺利,因此不得不收购Dexcom的技术。当然有钱任性,也许谷歌会把这款新开发的血糖传感器用于隐形眼镜的开发。

糖尿病是一种严重的慢性病,不仅人数众多(平均每19人中就有1人患有糖尿病),且一旦血糖指數失控,患者将面临包括眼、肾、以及心脏损伤等诸多并发症。如果糖尿病隐形眼镜能如期面世,并即时、准确地监测患者的血糖指数(每秒读取一次),对糖尿病患者来说显然是一个革命性产品。衷心希望谷歌X实验室推出一款象谷歌无人驾驶汽车一样信赖可靠的“很酷”电子医疗产品。

即时3D打印药片?

 

3D打印技术日渐普及,大到飞机大炮小至人体器官,听上去好象“无所不能”。应用到制药工业有人预测将来可以取代药房即时打印“个体化药片”。他们想象将来的医生处方也就是一个二进制的“条形码”,用日益普及的自助3D打印机一扫随后就得到适当的药物。这个说法听上去好象“似乎有理”但显然歪曲了3D打印药片技术。

事实上今年8月美国FDA已经批准了首款用3D打印技术制备的SPRITAM®药片(左乙拉西坦速溶片),用于和其它抗癫痫药物联合治疗成人或儿童患者的部分性发作、肌阵挛发作、以及原发性全身癫痫发作。当然Aprecia制药公司的左乙拉西坦速溶片和以上的“个体化”3D打印药片有本质的区别。SPRITAM®实际上就是一种制剂生产技术,通过3D打印技术使新型制剂内部成多空状,因为内表面积高能在短时间内被很少量的水融化。这样的特性给某些具有吞咽性障碍的患者带来了福音。在美国每年有300多万人受到活动性癫痫病的困扰,其中有超过14%是儿童患者。相当一部分患者往往具有一定程度的吞咽性障碍,常发生呕药、卡药等情形影响药效的发挥,也有些儿童对口服药片具有畏惧和排斥心理,不愿意按时服药。3D打印技术制备的SPRITAM®有益于这些患者的给药依从性。

除此之外,每片SPRITAM®的载药量和传统制剂相比也明显提高。尤其是对于一些需要一次性服用大剂量药物的患者来说,这种“速溶片”可以极大地减轻这些患者服药的痛苦。当然3D打印的辅料和活性成分还是药物。

麻省理工学院的“微针胶囊”

 

很多药物比如大多数的生物制剂口服无效。这些药物口服要么无法吸收,要么在没有进入血液之前被消化系统分解。而许多人又害怕打针,所以如果能把把针剂做成口服药丸将是一个巨大市场。正因为此,近年来也出现了很多设计理念,最引人注目的可能是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学生设计的“微针胶囊”。

麻省理工学院化工系的一个叫Carl Schoellhammer的28岁学生在世界头号发明家Robert Langer教授指导下发明了一种“微针胶囊”(Microneedle Pill, mPill)。如上图所示,mPill是表面布满小针头,但这些针头被一种pH敏感物质裹住的一种“胶囊”。外部的pH反应层不仅覆盖针头同时也让吞咽更加容易。在这个满是针头的不锈钢胶囊里装入适量的药品,一旦病人把它吞下,在到达肠道后,表面的保护层就会因pH的变化而溶解,针头因此刺入周围肠壁,直接将药物注射入血液。因为肠道内壁缺乏疼痛神经,这种胶囊比传统注射的疼痛感要小得多。

虽然上述的微针胶囊布满钢针看上去很可怕,但通过X光对猪等动物实验跟踪表明这种微针胶囊实际上很安全,布满钢针的胶囊能顺利排出体外。而且动物实验表明,一个灌注胰岛素的“钢针胶囊”的给药效果等同或优于传统的皮下注射(点击查看录像效果)。

为了避免个别“微针胶囊”发生意外无法排出体外,Schoellhammer还开发另一种版本的胶囊,即使用混有药物的糖制成的实心针头。作用都是一样的,针头穿入消化道表层,直接将药物送至血液,不过这时候针头本身也会溶解,最后只剩下不带针的胶囊。位于加州的Rani Therapeutics的“糖针胶囊”设计原理相同,但是使用可降解的“糖针”并通过酸化反应启动。和“微针胶囊”相比前者的优点是准确性/再现性好但需要顺利通过肠道排出,而后者优势是生物降解但启动准确性(对装置的要求更高更精密)、可加工性有所不如。如何精确地控制“糖针胶囊”在十二指肠/结肠启动“微针”是一个技术考验。

如果说20年后70%的汽车将是电动汽车,传统汽车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那么20年后制药工业除了会出现更多的颠覆性新药之外,也会迈入电子化、数字化时代。相信以上这种通过电子化、数字化改良那些还不是很理想传统药物的发明会越来越多,诺华和谷歌的碰撞只是一场新医疗革命的开端。

日期:2015年11月18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诺华联手谷歌死磕智能隐形眼镜 2016年进行人体实验

    据路透社报道,瑞士制药商诺华(Novartis)宣布其与谷歌一起研发的“智能”隐形眼镜将于2016年进行人体实验,这款眼镜可以帮助人们恢复眼睛的自动聚焦能力。
    据诺华发言人介绍,很多患有老花眼或与年龄相关的远视的人必须依靠眼镜才能阅读,这款智能隐形眼镜便可以帮助他们进行适应性视力矫正,重新获得对附近物体的自动对焦能力。
    这款眼镜是诺华与谷歌于2014年7月15日合作协议的一部分。通过合作,双方充分利用各自的技术专长,携手开发智能隐形眼镜,用于矫正视力和检测血糖水平。
    诺华的首席执行官江慕忠(JoeJimenez)在接受瑞士媒体的采访中说:“这个项目正在顺利进行,我曾经说过,要看到产品面世可能需要5年的时间。我们的计划在按部就班地进行,这种隐形眼镜的原型机将会在2016年进行人体实验。”
    除此之外,江慕忠在采访中还提到了诺华正在检测一项创新的定价模式--按效付费,并在其治疗心脏病的药物Entresto顾客中进行尝试。
    这种定价方式可以让顾客以优惠的价格买到药物。如果药物效果良好,并减少了患者到医院就医的大量花费,患者再付给诺华一部分费用。
    但江慕忠表示这种方式实施起来阻力很大。之前他们就曾建议美国的保险公司施行这种差别收费,但是很多保险公司认为该方式过于复杂而放弃。
    除了与谷歌的合作之外,诺华还与其对手罗氏制药就两种药物达成了贸易协议。江慕忠表示希望看到两者在研发商上的合作,但是“现在时机未到。”(健康界)

日期:2015年9月7日 - 来自[环球]栏目

穿戴隐形眼镜招来“不速之客”


 

隐形眼镜佩戴者要小心随之而来的微生物。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隐形眼镜在看起来美观方便的同时,也经常会给穿戴者的眼睛带来“不速之客”:不受欢迎的微生物。事实上,根据美国纽约大学郎赣医学中心微生物学家一项广泛的分类,戴隐形眼镜者眼球表面的细菌浓度远高于不戴者。这个结论或许可以解释喜欢戴隐形眼镜的人为何比不戴者的眼睛感染率高7倍。

为了进一步了解这种眼微生物,研究人员对20名受试者(11人不戴隐形眼镜,9人戴隐形眼镜)的眼睛和眼睑中上千个微生物进行了测序,佩戴者眼睛中携带的甲基杆菌属、乳杆菌、不动杆菌属和绿脓杆菌等典型细菌是未佩戴者的3倍左右。尽管其中前3种细菌危害性不大,但是绿脓杆菌在进入角膜后却会导致感染,并引发眼睛红肿、疼痛、视物不清等症状。如果未能及时治疗,甚至导致失明。该校微生物学家Lisa Park说:“这些细菌是人类皮肤上经常携带的一种无害细菌。”这意味着,当使用者在佩戴隐形眼镜过程中,这些细菌会“搭顺风车”进入眼睛。

据了解,研究人员在收集的样本中鉴定出了1万种不同菌株。了解患者眼中具体的微生物群落可以帮助医生有目标地进行治疗,芝加哥大学未参与此项研究的Jack Gilbert说。

为了避免感染,佩戴者应该尽可能地遵循隐形眼镜使用原则:在接触镜片时一定要彻底洗手,利用新鲜的盐溶液浸泡贮存眼镜,每3个月更换镜片。通过这种方式,至少可以减少一些微小又危险的“客人”。(冯丽妃)

《中国科学报》 (2015-08-13 第2版 国际)

日期:2015年8月13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科学家研发智能隐形眼镜 通过泪液测血糖

台媒称,科学家正致力研发智智能隐形眼镜,不仅能避免视力恶化,还能测量血糖。

据台湾“中央社”6月30日援引英媒报道,近视是因为眼轴长度比正常眼球的眼轴来得长,较像蛋型而非乒乓球状。当今的硅水胶隐形眼镜镜片能够改变眼睛形状,称作角膜矫正术。

报道说,尽管无法消除近视,然而在眼轴增长时配戴这种在夜间使用的镜片,可能预防或减缓近视。

当前的软性隐形眼镜也抢“防晒”商机,保护眼球不受太阳带来的伤害。

伯明翰艾斯顿大学(Aston University)研究发现,抗UV隐形眼镜对健康有显着益处。

报道说,其中一项重大发现是配戴抗UV隐形眼镜者,眼睛后方存在浓度较高的色素,能够保护黄斑部,黄斑部是主宰中心视力的重要部位。

瑞士科学家正在为老年性黄斑部病变(AMD)研发内建放大功能的隐形眼镜。这种硬式镜片能将影像放大2.8倍,并与智慧眼镜结合,眨一下右眼将画面推近,眨左眼让画面恢復正常。

瑞士公司Sensimed推出名为Triggerfish的隐形眼镜,能够持续监测眼压。

点过眼药水的人都知道,要确保所有药水留在眼睛里是不可能的任务。

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研究人员估计,只有5%的青光眼药水能抵达患部,因此医师处方的剂量远多于实际需要的量。

为了克服这项问题,研究人员研发出一款隐形眼镜,嵌入可释放青光眼药物的微小菱形孔型。

谷歌(Google)和爱尔康(Alcon)公司如今正在研发一款隐形眼镜,能够透过泪液中的葡萄糖来测量血糖,让糖尿病患者毋须再忍受扎针之苦。

日期:2015年7月6日 - 来自[环球]栏目
共 23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