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幽门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为什么我国感染幽门螺杆菌的人如此多?

首先,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基数非常庞大。之所以有那么多人感染幽门螺杆菌,跟中国人的生活习惯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幽门螺杆菌主要是通过口或者粪传播的,我国的饮食文化一直是吃饭不用公筷,人们之间“互相不嫌弃”,在聚餐的时候唾液横飞,这就直接造成了家中一人感染,全家都会被感染的现象出现。

再加上,很多婴儿在没有咀嚼能力的时候,大人会将食物嚼碎之后喂给婴儿食用。如若大人感染幽门螺杆菌的话,那么婴儿也会随之被感染上。

目前在临床上,对于幽门螺杆菌是否需要进行根治是非常有争议的,部分专家认为幽门螺杆菌会引发胃病,甚至会发展成胃癌,所以必须要根治。

日期:2020年7月18日 - 来自[医疗动态]栏目

研究显示四联疗法治疗幽门螺杆菌优于左氧氟沙星三联疗法

近期,发表在AmJGastroenterol上的一项来自台湾的研究提出,作为幽门螺杆菌二线疗法,质子泵抑制剂(PPI)+铋剂+四环素+左氧氟沙星10天四联疗法优于标准的左氧氟沙星三联疗法。研究...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8月10日 - 来自[新药]栏目

北医三院周丽雅牵头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幽门螺杆菌课题通过验收

  北医三院消化科周丽雅教授牵头承担的“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幽门螺杆菌感染诊治的多种因素一次性检验技术平台的研究顺利通过科技部和国家卫生计生委验收。

  该课题由三院消化科牵头承担,联合了国内众多研究机构和大专院校,课题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幽门螺杆菌感染诊治的多种因素一次性检验技术平台的研究”由周丽雅教授牵头,合作单位包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儿童医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内蒙古科技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承德市中心医院以及鄂尔多斯体检保健中心。

  该研究首次建立了简便、迅速、个体化、包含多重信息的幽门螺杆菌感染一次性诊断方法,即基于胃液多重Real Time PCR检测方法,能够同时反映幽门螺杆菌感染、克拉霉素耐药和质子泵抑制剂代谢类型,使得幽门螺杆菌个体化治疗真正能够在临床上开展成为可能。通过实验室和临床一系列验证研究,结果显示个体化诊治是切实可行的,与经验性根除治疗相比,具有更好的根除疗效和安全性。确定了我国不同地区幽门螺杆菌耐药状况、质子泵抑制剂代谢基因多态性的分布特点,这均是在幽门螺杆菌根除治疗决策中的核心信息和决策关键点,为我国幽门螺杆菌诊断和根除治疗的各种方案制定和标准建立提供重要的依据。该研究发表科技论文22篇,其中SCI论文12篇,包括GUT、Medicine、Helicobacter等高水平研究期刊论文。培养临床和科研骨干人才12名,硕士研究生8名,博士研究生15名。申请国内发明专利2项,所建立的基于胃液多重Real Time PCR检测技术及其相关试剂盒具有我国的独立的知识产权,为原创性成果和产品。获得省部级奖项两项(中华医学科技奖二等奖和华夏医学奖二等奖)。

  第二部分“肠道微生物与脑-肠轴功能交互作用平台研究”由我院消化科段丽萍教授牵头,合作单位包括北京大学工学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以及杭州师范大学。

  该研究成功建立了肠道微生态16S rRNA、宏基因组和代谢组学研究平台,在国内外率先构建了消化系统疾病与精神障碍共病肠道菌群宏基因组和代谢谱数据库。系统研究了消化系统疾病和精神障碍疾病中肠道微生物群落、神经免疫系统功能及脑-肠轴功能的变化。首次在国际、国内比较了肠易激综合征和抑郁患者的肠道菌群结构,发现两种疾病虽然临床表现不同,却有着相似的肠道菌群紊乱特征,提示肠易激综合征和抑郁可能涉及共同的肠道菌群-脑-肠轴紊乱相关发病机制。首次在国内外分析并报道了肠易激综合征和抑郁共病患者的肠道菌群结构特征,发现共病患者肠道菌群变化更为复杂,其肠道菌群紊乱和病理生理改变并不是最重,推测脑-肠轴功能紊乱使他们比单纯患病组具有更严重的临床主诉症状。首次系统分析、报道了大鼠沿胃肠道不同区段的微生物群落结构特征组成;完善了一批肠道菌群结构和功能研究的关键技术和手段,自主开发了多种宏基因组学分析工具。截至目前共发表文章14篇,其中SCI文章7篇,包括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等高水平期刊论文。重要国际会议发言4次,包括美国消化疾病周(DDW)、欧盟胃肠病周(UEGW)等。培养博士后1名,博士研究生4名。在此课题的良好基础上后续申请到“北京大学-密西根大学”联合项目1项、北京市科委首都发展课题1项及国家自然基金课题2项,该研究成果一方面为相关领域专家提供知识库和技术的共享平台;另一方面为研发诊断肠道-精神障碍共病的生物学标记物和治疗靶点,提高相关疾病的临床诊断和治疗水平提供理论和实验基础。                            

  (北医三院 周丽雅 段丽萍)

        编辑:玉洁 

 

日期:2016年11月8日 - 来自[北京大学医学部]栏目

面对正在消失的微生物


 

●幽门螺旋杆菌可以导致胃癌与胃溃疡,这一点证据确凿。但作者的研究提醒我们,这可能并不是故事的全部。问题是,幽门螺旋杆菌对人体只有弊端而没有益处吗?

●国内医生有个玩笑话,“在美国,买枪容易,买抗生素难;在中国,刚好反过来”。不过,国内的状况开始转变,购买抗生素需要医生的处方了。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在许多情况下清洁卫生是有好处的。但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俗话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大概是有道理的。科学的任务就是揭示出这句话哪些情况下可以成立,哪些情况下则不行。

《消失的微生物: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美]马丁·布雷泽著,傅贺译,严青校,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年9月出版

1983年10月,第二届国际曲状杆菌感染专题讨论会在布鲁塞尔召开。在这里,时年35岁的美国科学家马丁·布雷泽第一次接触到这种微生物,并结识了32岁的澳大利亚医生巴里·马歇尔。后者发现了“胃部类杆菌状微生物”(1989年被重新命名为“幽门螺旋杆菌”),并在临床上使用抗生素将之清除。2005年,马歇尔与沃伦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发起了对幽门螺旋杆菌的全面战争,以致有人提出口号“幽门螺旋杆菌没一个好东西”。在接近十年的时间里,马丁·布雷泽也跟着一起呐喊。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马丁·布雷泽的想法开始有所转变,以新的眼光看待幽门螺旋杆菌,认识到不分青红皂白地消灭它们可能弊大于利。在多年的研究里,他积累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微生物的丧失极有可能是导致现代疾病的原因之一。“幽门螺旋杆菌带我走入了一个更广阔的研究领域——人类微生物组。”马丁·布雷泽表示。

2014年他撰写的《消失的微生物: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在美国出版,引发舆论强烈反响。在书中,马丁·布雷泽提醒人们,滥用抗生素及剖宫产会危害我们自己的后代。2015年4月,他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同年9月,他被任命为美国总统防治耐药细菌顾问委员会主席,任期四年。

近日,该书由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引进出版。本报记者采访了书的译者、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微生物系博士生傅贺。

《中国科学报》:“消失的微生物”这种提法是作者的首创吗?他在科研上有哪些突出的贡献?

傅贺:2015年在美国微生物学年会上,作者作了长达45分钟的报告。谈到了农场中使用抗生素促进动物增肥以及他们利用小鼠获得的一些最新实验证据,主要是关于肥胖和哮喘。据我所知,这个提法是作者的首创。

就我所知道的一鳞半爪而言,作者的课题组发现了幽门螺旋杆菌中的两个关键蛋白,VacA(穿孔蛋白)和CagA(毒力蛋白),并针对毒力蛋白开发出了免疫检测试剂盒,这都是对该领域的重大贡献。我接触过几位研究幽门螺旋杆菌的微生物学家,他们对作者都是尊敬而且佩服的。

书里还提到过作者多次前往美国国会呼吁加强治理耐药微生物,打通抗生素开发渠道的事宜,可见作者也是关心公共事务的人。

《中国科学报》:这本书谈了微生物的历史,也谈了抗生素在医学史上起的作用,更多的是写了作者自己的研究成果,对微生物认识的变化,你是专业人士,又是译者,能否梳理下作者的思路?

傅贺:这本书,如你所言,跟微生物学的许多方面都有关联,但讲的更多的是与人体有关的微生物,即人类微生物组。我的研究领域是环境微生物,严格说来并不直接相关,翻译本书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人类微生物组是微生物领域里的热点,我在这个行当也耳濡目染了不少,可以谈谈我的理解。

作者从研究幽门螺旋杆菌起步,在解析其致病的分子机制上作出了许多贡献。幽门螺旋杆菌可以导致胃癌与胃溃疡,这一点证据确凿,毋庸置疑。但作者的研究提醒我们,这可能并不是故事的全部。作者多年来思索的一个问题是,幽门螺旋杆菌对人体只有弊端而没有益处吗?这个问题看似突兀,背后是作者独到的观察与推理。

目前,世界上约一半的人都携带着这种微生物。作者设问,一个分布如此广泛的细菌怎么会是致病菌呢?一个相关的观察是,发达国家的人口里,幽门螺旋杆菌出现得更少,而发展中国家及欠发达国家的人口里,幽门螺旋杆菌出现得更多。作者由此大胆猜想,幽门螺旋杆菌是不是随着现代化的进程正在消失呢?如果情况属实,是否还有其他微生物也在消失呢?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情况可能的确如此。

围绕着这个核心假说,延伸出两个问题:第一,这些微生物为何消失?第二,这些微生物的消失会带来什么后果?由此,本书的逻辑骨架建立了起来。前一个问题的答案不难猜到,各种现代的卫生条件和医疗进步(包括抗生素及剖宫产的使用)。后一个问题目前尚无完备的结论,作者再次提出假说,“各种‘现代疾病’,包括过敏、肥胖等,都与微生物的消失有关”。这个假说为目前如火如荼的微生物组学研究提供了一个功能性的解释框架,也与社会现实找到了一个衔接点,可谓相得益彰。

本书后面几章所述的,像幽门螺旋杆菌与胃食道逆流疾病、胃灼热、身高以及肥胖的关系,目前还在研究中,尚无定论。如果确实成立,这将是重大的医学进展,影响力不啻于当年发现维生素。

《中国科学报》:这本书有什么新的内容,是普通读者不了解的?

傅贺:每个人的专业背景,知识结构,阅读兴趣不同,不好一概而论。即使是对微生物领域的人而言,本书也提供了一些有趣的、迷人的细节。

比如,母乳里也包含了尿素。这本来是尿液中的一种主要代谢废物,对婴儿是有毒的,但它可以用于筛选特定的微生物,后者可以利用尿素作为氮源合成蛋白质,而不必直接与婴儿竞争氮源。

又如,在动物身上使用低浓度的抗生素可以促进脂肪积累;母亲阴道的微生物(乳酸杆菌)正是婴儿肠道内的奠基微生物;剖宫产可能的危害以及“纱布术”来补救,等等。

还有,血清素参与了学习、情绪以及睡眠的调控,但你知道吗,人体内80%的血清素都是由肠道内的神经内分泌细胞合成的。肠道—大脑之间还有哪些相互作用?这里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相信每一个认真读过《消失的微生物: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的读者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收获。

《中国科学报》:微生物研究什么开始意识到抗生素与微生物的关系?

傅贺:从一开始就知道。抗生素本来就是微生物产生出来对抗其他微生物的。弗莱明1945年获得诺奖的获奖致辞里曾警告,“无知的人会因滥用青霉素而筛选出耐药细菌”。现在科学界的主流意见是,抗生素的滥用导致了耐药细菌的蔓延,这是不争的事实。

人类微生物组研究与肥胖、免疫、认知都可能有关联。但是,如作者在书中里反复申明的,相关性不等于因果性。厘清微生物组与人体健康的因果机制,还需要更多科学家的努力。事实上,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开始了。

《中国科学报》:作者认为这本书对正在发展中的中国会有一定的提示作用,事实上,抗生素可能引发的问题在国内已受到重视。据你了解,现在中国与西方国家对待这些问题上有什么差距?

傅贺:国内的医生们有个玩笑话,“在美国,买枪容易,买抗生素难;在中国,刚好反过来”。不过,最近国内的状况开始转变,起码购买抗生素需要医生的处方了。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过去我们提起微生物就会想到致病菌,从中文名字里可以看出这种潜意识的敌视态度,什么“细菌”“病毒”,反正都是让人不舒服的捣蛋分子,我们需要想尽各种办法消灭掉,除“菌”、消“毒”。当然,在许多情况下清洁卫生是有好处的。但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俗话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大概是有道理的。科学的任务就是揭示出这句话哪些情况下可以成立,哪些情况下则不行。如人们最近意识到,人的体表和体内有许许多多与人类“和平相处”的微生物,它们参与了人体的代谢、免疫、发育过程;许多疾病其实是平衡被打破的结果。

《消失的微生物: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里提到了“老朋友假说”,也算这种观念的一部分。当然,这里面还有许多不清楚不明朗的地方,比如微生物是如何参与人体代谢、免疫、发育的,其中的生物学机理如何;从临床应用的角度讲,我们有没有可能有针对性地“补回”消失的微生物来治疗疾病。这些,都是目前以及下一步科学探索的目标。

需要提醒的是,畜牧业才是抗生素使用的大户。80%以上的抗生素都用在了动物身上。无论是医院还是畜牧业,抗生素的使用和调整都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盘根错节,如何平衡不同的诉求,需要有关部门统筹协调。

《中国科学报》:请你介绍下微生物方面的科普书。

傅贺:微生物学由来已久,而且涉及到地球生态、人体健康、工业应用(制药、酿酒、废水处理等)方方面面,对推动整个生物学发展作出的贡献举不胜举。

这方面的普及性读物也不少,如比较早的,1926年首次出版的Microbe Hunters(国内译本为《微生物猎人传》)。

人类微生物组与健康的关系是这几年的热门话题,一些业内人士也纷纷著书,比如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Rob Knight,是地球微生物组计划的发起人,去年也出版了相关书籍。

这方面,国内和国外还有较大的差距。当然,这和整个国家的科研水平、传媒水平、教育水平有关。不过,现在已有一些作品让人眼前一亮,比如王立铭教授写的《吃货的生物学修养》。相信未来中国还有更精彩的作品问世。

日期:2016年10月28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武田3款幽门螺杆菌根除产品VONOSAP和VONOPION获日本批准

日本制药巨头武田(Takeda)与大冢制药(Otsuka)近日宣布,日本卫生劳动福利部(MHLW)已批准VONOSAP pak 400、VONOSAP pak 800(以下简称VONOSAP)和VONOPION pak(以下简称VONOPION)用于根除幽门螺杆菌(H.pylori eradication)。

VONOSAP是一种三药罩泡包装(triple-drug blister pack)产品,用于幽门螺杆菌的首次根除治疗,该产品包含了TAKECAB片剂(vonoprazan fumarate,富马酸沃诺拉赞,一种酸抑制剂)、Amolin胶囊(amoxicillin,阿莫西林)、Clarith片剂(clarithromycin,克拉霉素)。

VONOPION也是一种三药罩泡包装产品,用于幽门螺杆菌的二次根除治疗,该产品包含了TAKECAB片剂(vonoprazan fumarate,富马酸沃诺拉赞)、Amolin胶囊(amoxicillin,阿莫西林)、Fragile片剂(metronizadole,甲硝唑)。

这3种三药罩泡包装产品,分别将每日一次剂量的2种抗生素和TAKECAB置于一个包装内,其目的是确保患者能服用所有这三种药物而没有遗漏,从而改善患者的服药依从性,提高治愈率。

幽门螺杆菌(Helicobacter pylori,Hp)是存在于人体胃内的一类细菌,已被证实为某些胃病的原因之一,如活动性胃炎、消化性溃疡、胃黏膜相关性淋巴样组织淋巴瘤,同时,幽门螺杆菌也可能是胃癌的发病因素之一。幽门螺杆菌根除疗法已被证明能够有效预防消化性溃疡复发,接受该疗法治疗后的复发率显著降低,从而为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患者提供巨大的治疗受益。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日期:2016年3月6日 - 来自[新药]栏目

口服幽门螺杆菌(Hp)疫苗3期临床研究顺利完成

    胃炎、胃溃疡、胃癌是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重大疾病,幽门螺杆菌是胃病的最主要致病菌,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其确定为胃癌第Ⅰ级致癌因子。
    我国Hp感染率大于53%,慢性胃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患者超过2亿。传统治疗一直依靠抗生素治疗Hp引发的相关疾病,但抗生素滥用导致Hp耐药菌不断产生。
    近日,第三军医大学药学系教授邹全明研究团队与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研究员曾明、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朱凤才团队合作完成的口服幽门螺杆菌(Hp)疫苗3期临床研究成果。
    相关研究刊登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该成果同时也在《柳叶刀》官网首页头条位置刊出,并配发了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教授菲利普·萨顿的专题评论。
    研究人员通过对4464例6~15岁儿童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证明口服重组幽门螺杆菌疫苗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该研究进一步证明,疫苗能有效降低由该菌感染引起的胃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及胃癌发病率,既能从源头上控制其传播与感染,又能大幅减少防治费用。
    萨顿教授评论称:“该疫苗的成功研制向着预防幽门螺杆菌所致胃癌迈进了重要的一步。这将重新激发这一重要课题的激情,并进一步鼓励更多的投资,通过进行深入的临床试验推动本领域的不断进展。”
    着眼预防Hp感染性疾病的原创疫苗研究,邹全明研究团队在国际上率先创立了“分子内佐剂亚单位粘膜疫苗”设计原理及其关键技术,为黏膜感染病原体新型疫苗的研究提供了全新的思路,成功研发出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世界首个也是目前唯一获批的Hp疫苗。

日期:2015年8月10日 - 来自[新药]栏目

“口服幽门螺杆菌疫苗”获国际同行高度评价

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近日刊发了第三军医大学邹全明科研团队与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曾明、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朱凤才等合作完成的口服幽门螺杆菌疫苗Ⅲ期临床研究成果,并在其官网首页头条位置配发了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菲利普·萨顿教授的专题评论。

  

萨顿在评论中称:该疫苗的成功研制,向着预防幽门螺杆菌所致胃癌迈进了重要的一步,这将重新激发这一重要课题的激情,并进一步鼓励更多的投资,通过进行深入的临床试验推动本领域的不断进展。

  

幽门螺杆菌是胃病的最主要致病菌,世界卫生组织将其定为胃癌Ⅰ级致癌因子。邹全明研究团队从预防着眼进行原创疫苗研究,在国家863计划、科技攻关计划、重大新药创制专项等22项课题的支持下,经十余载努力,在国际上率先创立了“分子内佐剂亚单位粘膜疫苗”设计原理及其关键技术,成功研发出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世界首个也是目前唯一的幽门螺杆菌疫苗,于2009年获批国家1.1类新药证书。该研究通过对4464例6—15岁儿童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证明口服重组幽门螺杆菌疫苗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能有效降低由该菌感染引起的胃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及胃癌发病率,既能从源头上控制其传播与感染,又能大幅减少防治费用。目前该疫苗已获国际发明专利4项及国家发明专利12项,并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日期:2015年7月13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儿时常被大人嚼食喂饭 21岁小伙被查出胃癌晚期

  医生:总是心情不好、有胃癌家族史、饮食习惯不良等人群易患胃癌

  防治胃癌要抓好“四早”

  台海网(微博)6月9日讯  据东南早报报道,21岁的小伙子小李,年纪轻轻就被查出胃癌晚期,追踪病因竟是与他小时候常被大人嚼食喂养染上幽门螺杆菌有关。而他从小胃部就有毛病也一直没当回事,结果熬出大问题来。

  专家表示,胃癌是威胁人类生命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发病率随着年龄增长逐渐上升,感染幽门螺旋杆菌、有胃癌家族史、饮食习惯不良、总是心情不好等人易患胃癌,抓好“早期预防、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这“四早”,可以明显降低胃癌发病率并提高治愈率。

  小伙胃癌晚期 儿时大人嚼食喂饭所致?

  据媒体报道,21岁的小伙子小李,从小胃部就有毛病,时常出现厌食、腹痛、腹胀、恶心、呕吐、反酸、嗳气等症状,但家长都以为是普通胃病没当回事。

  今年春节前,小李突然觉得胃部疼痛加重,随便吃了点胃药。前段时间,小李觉得胃部不适加重,到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出来后,一家人都吓坏了,21岁的他竟患上了胃癌。

  追查病因时,医生了解到,小李从小是奶奶带大的,疼爱孙子的奶奶喜欢口对口地喂食或将食物嚼碎后再喂,喂食时还先用舌头试试食物的温度。医生判断,就是因为这个习惯,让小李感染上了幽门螺杆菌,而经过20年的发展,加上小李平时喜欢熬夜,生活和饮食都没有规律,有了症状也不及时去医院确诊,最终小胃病熬成了胃癌。

  总是心情不好也易患胃癌

  据悉,我国人群幽门螺杆菌感染率为40%-60%,幽门螺杆菌的传染途径包括口对口传播等,感染幽门螺杆菌的儿童,成年后的胃癌发病率是未感染者的4—6倍。

  医生表示,也没必要谈幽门螺杆菌色变,因为幽门螺杆菌感染者众多,但胃癌发病率仅为万分之3.5,并非只要感染了幽门螺杆菌,就一定会演变为胃癌。

  除了感染幽门螺杆菌的患者,还有些人群患胃癌的概率会高一些,包括患有慢性萎缩性胃炎、慢性胃溃疡、胃息肉等癌前病变的患者;饮食不规律、吃饭快速、喜高盐和热烫食品、喜食致癌物质亚硝酸盐含量高的腌制、熏制、干海货以及常食用霉变食物的人;长期酗酒及吸烟者;有胃癌或食管癌家族史;总是心情不好,长期心理状态不佳,如压抑、忧愁、思念、孤独、抑郁、憎恨、厌恶、自卑、自责、罪恶感、人际关系紧张、精神崩溃、生闷气等;长期暴露于硫酸尘雾、铅、石棉、除草剂者及金属行业工人。


  防治胃癌要抓好“四早”

  专家建议:防治胃癌要抓好“四早”——早期预防、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

  早期预防:胃癌与人们的不良生活习惯密切相关,只要人们经常保持良好的心态,注意饮食卫生,合理膳食,不吸烟、不酗酒,适当运动,科学安排自己的生活起居,就能有效预防胃癌发生。尤其要注意不要吃盐腌、烟熏、油炸、烘烤的食物及变质发霉的食物;蔬菜搁置过久,在细菌的作用下会产生亚硝酸盐,可转化成强烈致癌物质亚硝胺,是引发胃癌的元凶。因此,从预防角度来说,应当改变这些不良习惯,平时注意饮食有节制,膳食平衡合理,多吃富含维生素、微量元素、蛋白质、纤维素的食物。

  早期发现:要做到早期发现胃癌,一是对健康人群进行普查;二是依靠人们对胃癌早期症状的认识。胃癌早期无特异症状,也无明显体征,但如有上腹胀痛、隐痛,食欲下降,消瘦乏力等症状,不可掉以轻心;若经常规药物治疗两周仍未好转,应及时到医院做纤维胃镜检查;有的人平时无任何不适,而突然出现黑色柏油样大便,应及早请医生检查,不可延误;慢性萎缩性胃炎、胃溃疡、胃息肉、恶性贫血、胃大部分切除术后患者及有胃癌家族史者等胃癌高危人群,应定期体检,及早发现病情。

  早期诊断:纤维胃镜检查是早期诊断胃癌最重要的方法。目前纤维胃镜设备先进,在经验丰富、技术熟练的内窥镜医生操作下,可发现小到米粒的病变,取少许组织做病理检查,大多数可做出正确诊断。

  早期治疗:一旦确诊为胃癌,应及早治疗,可采取综合治疗措施,如进行胃癌根治术并配合术前术后的化疗、免疫治疗、中药治疗、心理治疗等。早期胃癌只要及时治疗,5年生存率可达80%~90%。


日期:2015年7月2日 - 来自[饮食与健康]栏目
共 40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