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切除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子宫切除术后会阴疝

 子宫切除术后腹腔脏器或组织凸入扩大的,薄弱的盆底直肠前腹膜陷凹,称子宫切除术后会阴疝(perineal hernia caused by hysterectomy),亦可称子宫切除后盆底疝,是子宫切除术后的并发症之一,可发生在经阴道子宫切除术或经腹子宫切除术后。
基本知识

医保疾病: 否

患病比例:女性患病概率0.03%

易感人群: 女性

传染方式:无传染性

并发症:便秘
治疗常识

就诊科室:外科 普外科

治疗方式:手术治疗 药物治疗 支持性治疗

治疗周期:手术治疗周期7天

治愈率:80%

常用药品: 小儿暖脐膏 十香暖脐膏

治疗费用:根据不同医院,收费标准不一致,市三甲医院约(10000——30000元)
温馨提示

饮食宜清淡,容易消化,少渣滓,以免排粪次数增多。

日期:2018年4月15日 - 来自[普通外科]栏目

医源性胆管损伤

医源性胆管损伤是指外科手术时意外的造成胆管损伤,通常是肝外胆管的损伤。主要见于胆道手术,尤其是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此外胃大部切除术、肝破裂修补术、肝切除术时也可发生。

基本知识

医保疾病:

患病比例:0.005%

易感人群: 无特殊人群

传染方式:无传染性

并发症:胆汁性腹膜炎 脓肿 胆管炎 败血症

治疗常识

就诊科室:外科 肝胆外科

治疗方式:手术及内镜下治疗 药物治疗 康复治疗

治疗周期:3-5周

治愈率:80%

常用药品: 盐酸左氧氟沙星胶囊 注射用头孢唑林钠

治疗费用:根据胆管损根据不同医院,收费标准不一致,市三甲医院约(30000——100000元)

温馨提示

医生手术中要时刻注意可能发生的意外,尽量避免。

日期:2018年3月2日 - 来自[肝胆外科]栏目

FDA批准辉瑞Sutent用于肾切除术术后辅助治疗

近日,辉瑞宣布,FDA批准Sutent(舒尼替尼)用于接受肾切除术的肾细胞癌(RCC)高危复发人群的术后辅助治疗,即防止术后复发。舒尼替尼是第一款获批用于高风险RCC患者辅助治疗的药物此次获批...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11月20日 - 来自[新药]栏目

301医院刘荣团队完成千例机器人肝胆胰手术

2月9日,天刚蒙蒙亮,住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以下简称301医院)肝胆胰肿瘤外科9床的李华(化名)毫无睡意,他有些紧张,又有所期待,因为今天是他的手术日。 回想起从最初求医到最终确诊为胰头癌的...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2月14日 - 来自[待分类信息]栏目

河南省肿瘤医院切除百岁老人面部皮肤癌

 

本报讯 日前,河南省肿瘤医院头颈甲状腺外科医生成功对一名百岁老人进行了上唇皮肤高分化鳞癌的切除手术。

两年前高老太太发现,自己上唇左侧皮肤长出一肿块,出现局部瘙痒和破溃肿胀。在两次“冷冻治疗”无明显效果的情况下,来到河南省肿瘤医院救治。医生对高老太太进行上唇皮肤癌扩大根治,同时利用肿物切缘周围的皮下组织,取其旁面蒂以上的鼻唇沟处成为皮瓣,修复上唇缺损区,并重建了鼻唇沟。(史俊庭 王晓凡)

《中国科学报》 (2016-02-04 第4版 综合)

日期:2016年2月5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研究提出三位一体亚肺叶切除术精确指征

 

本报讯(记者黄辛)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多学科综合诊治团队准确描述并定义了周围型肺腺癌的术中冰冻病理诊断,同时以此提出了兼具微创、精准和疗效三位一体亚肺叶切除手术方式的精准指征。相关成果日前在线发表于《临床肿瘤学杂志》。

据上述团队首席专家陈海泉介绍,团队中的放射介入医师在CT的精确引导下,为每一例肺小结节患者通过胸外插入“带钩钢丝”,从而为外科医生术中精确找到病灶作好“位置标记”。此项技术开展近8年来,已完成患者1000余例,定位精准率达99%以上;同时,由于取下的病变组织完整,为病理科作出明确诊断创造了条件。

“术中,我们不仅追求手术切口的大小、打洞的数量,更关键的是能根据术中的病理结果精准地进行病变组织切除,减少术中器械游离时对正常组织造成的伤害。”陈海泉表示。

据统计,肿瘤医院在国内率先开展全腔镜下Ivor Lewis食管癌根治术、胸腔镜下肺癌根治术、保留肌肉的小切口开胸肺叶切除术等微创手术。目前,累计完成超过1万多例胸部肿瘤微创手术。

陈海泉介绍说,此项成果具有里程碑意义:“首先,精确的术中冰冻病理诊断对于早期周围型肺腺癌患者手术方式的选择具有重要指导价值;其次,对于复发低危的周围型肺腺癌患者,行亚肺叶切除术可在保证疗效的前提下,精确划定手术范围,将内部脏器的损伤降至最低,从而最大程度地保留肺功能,提高手术安全性。”

《中国科学报》 (2015-12-02 第4版 综合)

日期:2015年12月2日 - 来自[呼吸系统相关]栏目

刘荣:破桎梏,勇攀肝胆外科高峰


 

■ 本报记者 赵广立 张思玮

“我觉得外科医生不能成为一个‘手术匠’,而要成为‘手术家’。‘手术匠’最多能做到完美拷贝,但‘手术家’才是病人需要的——要经常想如何有更好效果,如何减少疼痛、减少并发症。”

在恩师黄志强院士的病床旁,刘荣展开了自己以第一完成人获得的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证书。

今年春节,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肿瘤外二科主任刘荣守在恩师黄志强院士的病床旁,小心翼翼地展开自己以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的证书,轻声说:“黄老,您看……”

恩师脸上绽开了笑容,勉励这位跟了自己20多年的优秀弟子:“还要继续攻克肝胆胰的诸多难题,拓展机器人手术的适应症……”

站在一旁的同事用相机拍下了这暖人的一幕。这张照片也成了黄志强留在世上珍贵的影像之一。4月24日上午,这位著名的肝胆外科专家、“胆道之父”永远闭上了眼睛。

刘荣在追思恩师的文章里写道:“惟以师志为吾志,以拯救病患为己任,勇攀肝胆外科的高峰。”

1679.5小时,660台

在301医院肿瘤外二科病房外,记者在走廊里见到了刚查完房的刘荣。他一边走一边就一名患者的情况与同行的管床大夫交流:“这个患者手术后都快20天了,为什么还没有出院……”

一切事务处理完之后,刘荣面带歉意地对等在一旁的《中国科学报》记者说:“真不好意思,太忙了。”

他真的忙。病房里有太多的病患需要照顾,太多的手术要他操刀,太多的病例需要琢磨和总结。仅2014年,刘荣就完成了660台手术,手术时间高达1679.5小时,在全院医生的手术时间和手术积分排名榜上,他都名列前茅,而这还不耽误他每周两次门诊。

“1679.5小时是在手术台上的时间,说白了就是从手术刀拿起到放下的时间。”刘荣的助手在一旁轻声告诉记者:“我们科里的‘复杂手术比’在70%以上,大多是肿瘤的切除性手术。”

其实,当医生并不是刘荣的最初梦想。他大学毕业时,正值分子生物学、免疫学、遗传学等“时髦”学科兴起,刘荣一直想投入这些前沿学科的基础研究。孰料毕业后被分配到解放军总医院,成了一名外科医生。

而这一干就是近30年,每年刘荣主刀各类腹腔镜肝胆胰手术、机器人辅助下腹腔镜肝胆胰手术、复杂胰十二指肠切除术、肝门部胆管癌根治术超过500例。

闯禁区,开启微创路

如果当初从事外科医生是刘荣的一种“意外选择”,当这种“意外”转变为职业的时候,科学研究便成为他表达与展现自我的最好途径。刘荣正是凭借一股钻劲儿,屡闯肝胆胰外科医生的手术禁区。

20年前,刘荣刚来到解放军总医院的时候,实施肝脏手术必须在腹部切开一条长达二十公分的切口,全程“浴血”奋战。患者挨上这一刀往往元气大伤,需要在床上躺半个多月才能下床。那一道道长长的伤口,始终让刘荣“耿耿于怀”。

早在那时,黄志强就提出,微创技术将是21世纪的主旋律。在恩师的影响下,刘荣进行了大量的动物实验,琢磨如何将微创技术应用到临床上以减轻病人的痛苦。

2002年,刘荣接治了一名肝门部胆管癌患者,需要进行半肝切除。由于病人有畏难和侥幸心理,不愿接受开刀手术。刘荣在耐心沟通之余,用心琢磨是否可以利用腹腔镜进行微创手术。

这位患者的肿瘤生长在肝门——几千年来,这道沉重的“门”一直向外科医生紧闭,那里密布着河道管网一样的血管,如果不预先阻断其中的血流,手术过程中的出血就会像江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彼时,腹腔镜技术在肝脏手术中的前期经验都是对肝脏边缘的切除,不涉及大血管的处理。传统的做法是,开腹后阻断血流主干道,然后快速切除部分肝脏。而如果在腹腔镜下操作,可能会使阻断血流的时间过长,这对肝脏的损伤几乎无法逆转。

开腹?病人不接受;腹腔镜?几乎是大血管处理的禁区。刘荣陷入了深思。

最终,他还是冷静分析了腹腔镜技术的特点:虽然操作时间长,但它具有精细操作的优势。如果只阻断切除区域的血流,不去动正常肝组织,不就可以扬长避短了吗?

这一想法得到了黄志强的支持。加上前期对动物的实验,刘荣决心打破桎梏。

手术按照刘荣的最初设想成功完成。这是国内首例腹腔镜左半肝切除术。后来,刘荣用这种方法又成功实施了国际首例腹腔镜右三肝切除、国际首例复发性肝癌再切除等手术,并总结出“腹腔镜解剖性肝切除理念”,指导了后来大量腹腔镜肝切除手术。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得益于解剖性肝切除等创新思路和技术的应用,刘荣治疗的肝癌患者术后5年复发率显著降低,5年生存率显著提高。

细思量,创世界首例

在完成数百例腹腔镜肝切除术之后,刘荣切除肝脏的损伤已经缩减到只剩下几个1cm左右的小瘢痕。

然而,这并不是终点。他大胆设想,能否将多孔腹腔镜肝切除转化为单孔腹腔镜呢?2009年,刘荣在为一名44岁的女性患者实施多发血管瘤合并胆囊结石手术时,实践了这个想法。他利用肚脐这个天然“瘢痕”,为患者设计了一个长约2cm的隐蔽手术开口,减轻患者疼痛的同时,术后看不到明显的伤痕,“美容效果非常好”。

爱钻研的同时,刘荣的心思也相当细密。

他在进行左半肝和左外叶切除术时,发现切除肝脏后的胆管直径仍然足以容纳胆道镜。他敏锐地抓住了这个细节,创造性地提出了“顺行胆道镜方法”。

胆管系统就像一棵树,一旦出现结石,可能存在于任何一个树杈。传统手术常采用经胆总管置入胆道镜探查取石的办法。该方法需要切开胆总管,这可能导致胆管损伤,且需在患者身上放置一支从体内连到体外的T管,严重影响生活质量。而如果利用切除肝脏后的胆管断端置入胆道镜,变向上从“树干”取石为向下从“树杈”取石,清除结石的同时不仅不损伤胆管,还不必在患者体内留置T管,可谓“一举多得”。

长期以来,后腹腔镜手术和胰腺手术被视为外科手术的“禁区”和“雷区”,两者结合进行的术式更是鲜有人尝试。究其原因,人体胰腺后方没有自然腔隙,对于“无孔不入”的腹腔镜技术而言,找不到“孔”也就“无路可走”;另外,出于胰腺位置深、毗邻脏器、血管复杂及术后胰瘘等并发症发生率居高不下等原因,到目前为止,我国90%的胰腺手术仍是采取传统方式进行。

有一次,刘荣应邀为某医院泌尿外科进行术中会诊,在那次手术中,术者从后背往前进行肾脏的切除,却不小心损伤到了胰腺。这个细节启发了刘荣:既然可以损伤,那就可以切除,能不能利用后腹腔镜技术进行胰腺切除手术呢?

他一边开展动物实验,一边向泌尿外科请教经验。后来终于成功地在一位胰尾胰岛素瘤患者身上实施了世界首例“单孔后腹腔镜胰腺手术”。

今年9月,刘荣又带领团队成功实施了世界首例达芬奇机器人“单孔胰岛细胞瘤切除术”,成为机器人手术的又一新起点。他们通过术前仔细规划手术路径,从每一针的缝合方法起步推敲手术进程,耗费约4个小时,顺利通过单一孔道入路,切除了患者的胰岛细胞瘤,术后患者恢复良好。

凭着勤于钻研和大胆创新,刘荣逐渐在微创外科手术和复杂肝胆胰手术方面取得很高的学术造诣。今年1月9日,刘荣带领的团队凭借项目“肝胆胰腹腔镜手术技术体系及应用”获得201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刘荣对获奖不意外,他从来没有把获奖作为目标,完全是“做着做着就成了的事情”。

承师志,甘做“人梯”

获奖后的刘荣没时间停下脚步去庆祝。他领衔的肿瘤外二科,是一个平均年龄只有36岁的年轻团队,“年轻团队如何快速成长”是他这个主任经常琢磨的问题。

刘荣自己还是个20多岁“愣头小伙”的时候,经常作为助手参与黄志强的手术。有一次,黄老转过身来对他说:“你来做。”

黄志强问他病人的病情,刘荣支支吾吾语焉不详,背后直冒冷汗。“黄老给我上了重要一课:无论主刀与否,只要参与手术,就要尽可能掌握关于患者病情的第一手资料,这是正确诊断和合理治疗的重要基石。”自那以后,刘荣常叮嘱自己的学生和助手要多看病历。

“我现在教给年轻人的,都是黄老教给我的。”刘荣说。

如今的肿瘤外二科是一支精英团队。解放军总后勤部因刘荣“担任科室主任期间,狠抓科室建设,形成了鲜明的技术特色和学科优势”,为他记个人二等功,并分别授予他和团队里一位年轻人“科技银星”和“科技新星”荣誉称号。

刘荣探索出的创新技术不光在科室、院内应用,还走向了全国。一直以来,他都毫不保留地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这些技术:他们连续13年主办的“北京微创外科论坛”,目前已成为腹腔镜外科领域最有影响力的会议之一;而针对三甲医院副高以上医生的学习班,目前已经准备举办第26期了。

除了国内,刘荣还将视野放在全球。10月14日,他带领团队创新地采用国际网络直播方式,向国内外同行展示一系列复杂肝胆胰外科手术, 既包括机器人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机器人胰体尾切除术,还包括腹腔镜左半肝切除术、腹腔镜胰体尾切除术,也有传统开腹肝门部胆管癌根治术以及开腹前入路右半肝切除术。

这一国际性的肝胆胰外科手术直播秀,首次在国内肝胆胰外科领域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学术交流模式,得到了业内同道的一致称赞,同时也显示了我国在该领域的领先地位。

除了微创手术、传统手术的改进,在机器人辅助手术等新领域的探索,他还经常“锤炼”自己所创新的技术。这导致他的学生只要一段时间不跟着他上手术台,就变成他手术的“对照组”。

“我觉得外科医生不能成为一个‘手术匠’,而要成为‘手术家’。‘手术匠’最多能做到完美拷贝,但‘手术家’才是病人需要的——要经常想如何有更好效果,如何减少疼痛、减少并发症。”刘荣说。

“只有经常钻研和琢磨,才会有好的临床思维和方法,才能让更多的患者受益。”刘荣觉得,一名医生最大的医德就是用超高的手术质量保证患者的健康,“所以未来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不仅仅体现在肝胆胰疾病临床手术方面,还需要在疾病的基础研究上下功夫”。

《中国科学报》 (2015-11-20 第5版 人物)

日期:2015年11月20日 - 来自[肝胆病]栏目

英国首例:成功运用激光探测和智能刀精确切除脑部肿瘤


Reuben Hill,22岁,在读博士,脑部患有肿瘤。他成功接受了一场特殊的脑部肿瘤切除手术:术中采用了两个新技术——激光探测和智能刀。作为实验室成果运用到手术室的成功案例,这场开创性手术是精确外科手术的重大改革。

脑部肿瘤对生命的威胁超过其他任何一种肿瘤,因为它比较罕见且多发于年轻群体。对它的治疗首选脑部手术,以达到切除肿瘤的目的。

脑部肿瘤切除手术具有很大的难度,因为神经组织交错复杂,肿瘤组织又这些精密结构相连,有时候外科医生通过显微镜都很难看清楚组织结构。同时,切除癌变组织面临着很大风险,因为手术刀必须严格确保在不破坏周围的正常脑组织的前提下,把肿瘤组织切除干净。一旦切到健康组织,会导致严重的副作用,例如丧失说话、听觉等功能。

此外,目前的医疗水平要求外科医生将切除的组织送去实验室进行活检,以检测它是否病变。这个过程每次都需要30分钟。

新型激光探针和智能刀大大降低了上述手术风险,且能够向外科医生即时提供组织是否癌变的信息。利用激光探测区分癌变组织和健康组织,且激光能够为外科医生提供肿瘤的映射,达到精确的切除水平。

智能刀,也称iKnife,,能在数秒间确定切下的组织是否癌变,不需要接受活检。它由电子手术刀组成。这种电子手术刀能够灼烧切下的组织,通过烟雾分析组织病变与否。

激光探针+智能刀,大大提高切除脑部肿瘤的准确性

激光探针,利用拉曼光谱分子从组织中反射回来的光进行组织区分,由加拿大温哥华Verisante Technology公司研发提供。Vaqas表示,这是第一次将拉曼光谱应用于人脑部手术的成功案例。

iKnife由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Zoltan Takats教授提出。电外科的烟雾能够作为生物信息的重要资源,烟雾的化学成分由质谱分析仪分析。

Hill表示,当他得知自己的病情,很受打击。但是当他有机会接受这项开创性手术时,他毫不犹豫地签署。这得益于物理知识的学习,他能够理解“激光探针如何准确定位癌变组织的位置”。

手术的主刀医生、神经外科医生Babar Vaqas说:“脑部手术通过这两种创新性技术大大增强了切除肿瘤的精确性和安全性。这意味着病人将降低承受手术副作用的风险。”

日期:2015年9月1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共 138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