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颈项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郭剑华治筋伤验案针刺后溪治落枕

  唐某,女,31岁,会计,重庆市渝中区人。2010年5月10日初诊。

  患者因“颈项强痛伴转动不便2小时”前来就诊。诉其今日晨起时感颈项部强痛,尤以左侧为甚,转动不便,颈项转动时感左侧肩胛骨内侧缘与颈项部有牵扯痛,查体:左侧颈项部及左肩胛部肌肉紧张僵硬,颈项左侧缘压痛明显,左肩胛骨内侧缘压痛明显,无明显放射痛。舌淡红,苔薄白,脉弦滑。

  中医诊断:落枕(气血不畅,筋脉拘急);西医诊断:颈肌筋膜炎。

  郭剑华治疗予以针刺左侧后溪穴。方法如下:嘱患者半握左拳取后溪穴,并用随咳进针法进针,采用快速捻转泻法,得气后嘱患者轻轻地前后左右活动颈肩部,患者即感颈项及左肩胛部疼痛明显缓解,留针20分钟,每5分钟行针1次,患者经一次治疗后症状消失。

  按  《灵枢·经脉》曰:“手太阳小肠经……出肩解绕肩胛……”,该患者左侧肩胛骨与颈项部牵扯痛正处于“绕肩胛”之处,压痛最明显的颈部左侧缘及左肩胛骨内侧缘均为膀胱经所过之处,两经都属于太阳经。《灵枢·杂病》:“项痛不可以俯仰,刺足太阳;不可以顾,刺手太阳。”后溪穴为手太阳经腧穴,根据“经络所过,主治所及”,郭剑华选用针刺后溪穴的治疗本病疗效显著。而后溪穴的主治范围在《针灸大成》中提及:主胸满,颈项强,不得回顾。后溪穴为八脉交会穴之一,是手太阳小肠经的输穴,与督脉相通,在《针灸大成》中提及“后溪配申脉”可治目内眦、颈项、耳、肩臂、小肠、膀胱部疾患。

  后溪穴是手太阳小肠经的第3个穴位,在手小指根部尺侧,第五掌指关节尺侧后下方凹陷处,握拳时横纹头赤白肉际处。考虑本穴所处位置以肌腱、骨骼为主,手掌若摊开则穴位局部皮肉紧绷不易取穴、进针,故半握拳取穴较准确、实用。

  郭剑华采用“随咳进针法”,一方面是为了转移患者注意力,另一方面是因为咳嗽时阳气振奋进针后针感较强。郭剑华还特别强调进针得气后,一定要嘱患者进行相应的运动,运动方式以牵动病灶为目的,能使疼痛缓解更迅速而且更持久。

  相关研究表明,针刺和运动均能止痛,针刺止痛和运动止痛分别是神经系统的两种作用。针刺运动疗法在治疗本病的过程中,存在着相互联系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针刺提高痛阈或耐痛阈,产生疼痛的暂时缓解,作用的部位主要在脊髓,可用疼痛的闸门控制学说来解释,疼痛的暂时缓解为运动患部提供了条件;另一方面在针刺的基础上配合主动运动是疼痛获得持久缓解的决定因素,作用部位主要在脊髓上位中枢,在针刺时患部的运动活动激活脊髓上位中枢,发放下行冲动,在底节、丘脑、脑干网状结构和脊髓水平控制伤害性传入,产生突触前抑制或突触后抑制,改变传入信息的特性,使伤害性刺激在中抠神经系统内产生的异常活动模式转变成(或恢复到)正常的活动模式,从而产生疼痛的持续缓解。

  临床中郭剑华还常通过针刺后溪穴,用于治疗急性腰扭伤、项背强痛、颈椎病、肩周炎等筋伤疾病,疗效颇好。

日期:2013年9月25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郭剑华治筋伤验案综合疗法治神经根型颈椎病

  该患者患神经根型颈椎病,颈项及右上肢前外侧明显牵扯持续性疼痛,动则痛如电击,静则酸胀难忍,夜难入睡。予温针灸,电针,轻手法舒筋,配合坐位定点旋提手法正脊柔筋,以温经散寒、活血通络治疗见效。本案重在浅刺的应用,针感亦需结合“三因治宜”,守法而不拘泥。

  张某,男,64岁,重庆南岸人氏。

  初诊(2011年7月12日):患者因“颈项及右上肢疼痛20天,加重2天”就诊。患者年老气盛,平素体健,好侧身卧位看电视,经常保持该体位3~4小时。20天前因受凉出现颈项及右上肢前外侧轻度酸胀不适,尤其长时间低头或侧身运动后较明显,改变体位时可逐渐改善,每天平均发作5~6次。曾经西医诊断为“C6-7椎间盘突出症”,经内服“弥可保”未见缓解。2天前因气温骤降,加之夜间贪凉好冷,出现颈项、右上肢疼痛加重,无法入睡,自服消炎止痛药未见改善。症见颈项及右上肢前外侧明显牵扯性持续性疼痛,动则痛如电击,静则酸胀难忍,任何体位不能缓解,夜难入睡,饮食尚可,二便调。查:神清神倦,面色青灰,形体偏瘦,舌瘀红,苔薄白,脉浮紧而弦。颈项右侧肌肉较紧张,C5-7棘突右侧旁开1.0厘米深压痛,可引出右侧上肢放射痛,椎间孔挤压试验(++),臂丛神经牵拉试验右侧(+)。MRI:颈椎轻度退行性改变,C6-7椎间盘向后膨出并向右突出。患者虽平素体健,但长期作息姿势不良导致局部筋骨劳损,加之感受寒凉之邪,寒凝血滞,经脉流行不畅,则见颈项、上肢胀痛不适。脉浮主表,紧为寒凝,弦则主痛。

  诊断:神经根型颈椎病。此乃寒凝血滞,经脉不畅。治当温经散寒、活血通络。

  予以温针灸颈百劳各1壮;电针密波刺激双侧C6-7夹脊穴20分钟;平补平泻列缺、合谷,留针20分钟。留针期间患者安然入睡。轻手法舒筋推拿放松颈项肩背肌肉,辅以坐位定点旋提手法正脊柔筋。

  二诊(7月15日):诉经治后颈项、上肢疼痛明显缓解,夜能安睡。但周末由值班医生代诊时,因针刺刺激量过强,情绪大惊,颈项及右上肢疼痛如初,夜不能寐,并露出不愿接受针刺之态。查:脉弦涩,颈项肌肉明显紧张,C5-7棘突右侧旁开1.0厘米深压痛,可引出右侧上肢放射痛,椎间孔挤压试验(++),臂丛神经牵拉试验右侧(+)。

  经云:惊则气乱。针灸时若惊恐而治,势必经气不循常道,逆乱而行,故致症状加重。遂言语安慰之,征求其同意后,择颈项压痛最甚处浅刺,稍得气后留针30分钟;平补平泻神门、百会,留针30分钟。轻手法舒筋推拿,辅以卧位旋提法正脊柔筋。

  三诊(7月17日):诉颈项、上肢疼痛减轻,夜间能够安睡,唯后仰颈项时仍可颈项及右上肢轻度牵扯痛。续以颈项压痛最甚处刺之,先泻后补,留针30分钟。推拿同前。

  四诊(7月24日):诉颈项、上肢疼痛明显消除,偶在疲倦时稍有酸胀感。查:颈项肌肉放松,压痛已不明显,未引出放射痛,椎间孔挤压试验(-)。停止针刺治疗,仅轻手法推拿舒筋,辅以捏脊法善后。经5次治疗后诸症消除。

  按  神经根型颈椎病是各型颈椎病发病率最高类型,据有关统计约占60%以上。其发病诱因多以受凉、外伤、劳顿有关。是例即因感寒而发,故通过温经散寒、活血止痛法治疗见效。然而年老之人即便身体强健,其气血脏腑亦显不足。加之其形瘦气盛,乃肝旺之人,若过强针刺刺激反而增加形体痛苦,势必导致患者情绪不定,惊则气乱,影响疗效,症状反复。仲师曾说“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证变则法变,故以安神定志、活血通络法治之。

  言语安慰可令医患双方得以沟通,平复患者紧张情绪。刺神门、百会能安神定志、舒缓情绪。《灵怄·邪气脏腑病形》所说:“诸涩者多血少气,微有寒。是故刺急者,深内而久留之,……刺涩者。必中其脉。随其逆顺而久留之。”因其惧针,故浅刺以减轻针刺刺激量,且浅刺可引邪外出,久留针能候正气来复。卧位旋提法仅是坐位悬提手法之形式改变而已,同样可正骨柔筋,加之患者处于卧位,一能更加放松肌肉便于操作,二来可使患者安心,利于治疗。

  该例提示我们对于针刺治疗不必过分强调所谓“针感”,应因人施治,方不违“三因治宜”之原则,也诚如《医宗金鉴·正骨心法要旨》所说:“法治所施,使患者不知其苦,方称为手法。”

日期:2013年9月10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郭剑华治筋伤验案 椎动脉型颈椎病验案

  患者患椎动脉型颈椎病,颈项胀痛,间断性头晕,以颈项前屈位时症状明显。此乃寒凝血瘀、太阳经输不利。予针刺祛风散寒、活血通络;灸背部振奋阳气、温散寒凝,改善大脑供血量;推拿可松解项部肌肉,调整脊柱顺应性,再加颈舒汤活血化瘀,散寒通络。本案重在借颈舒汤针对其病机“寒、瘀、痰、虚”有的放矢,治变而施。

  管某某,女,60岁,退休干部,重庆渝中人氏。2011年2月28日初诊。

  患者因“颈项反复疼痛数年,加重伴间断性头晕2月”就诊。其既往长期伏案工作疏于锻炼而出现项背部酸强疼痛,运动后可缓解,因症状反复且轻微未引起重视。2月前因受凉而出现颈项疼痛加重,伴间断性头晕,经多家医院诊治无效。症见颈项胀痛,伴间断性头晕,尤其以颈项前屈位时项痛、头晕明显,左右旋转及后仰颈项无碍,饮食可,睡眠较差,易醒,小便调,大便微结,舌淡红,苔白,脉紧涩。查:面色晦暗,唇色暗红。项肌较紧张,C4~ C6、T2~T4棘突旁压痛(++),低头位可引出眩晕感,椎间孔试验(-),臂丛神经牵拉试验(-)。CR:颈椎生理弧度变直且稍反向,颈椎退行性改变。

  此患者为老年女性,由于长期伏案工作致项背筋肉劳损、气血不和,则项背反复疼痛,虽运动后筋骨舒畅、气血和调,疼痛减缓,但久病不治,结而成瘀,是为伏因。2月前,重庆地区天寒气冻,易伤人阳气,太阳经乃寒水之经,易受寒困,则项背痛甚,寒瘀相合,气血难以上头濡养清空则头昏;阳气者,其性向上、舒展、外越,运动时与之相符则症状不显,若与之相背则症状加重,故低头(向内、向下)时项痛、头晕明显。

  西医诊断:椎动脉型颈椎病。中医诊断:项痹病。

  此乃寒凝血瘀、太阳经输不利。治当温经散寒、活血止痛。

  予针刺风池、风府、颈百劳,先泻后补,得气后电针密波刺激20分钟。艾盒灸上背部各20分钟。以轻手法放松颈项、肩背肌肉,采用卧位牵引旋转法及坐位端提法改善下颈段、上胸段疼痛现象。另予颈舒汤加减内服。

  处方:葛根18克,桂枝12克,白芍15克,炙甘草6克,当归9克,狗脊12克,黄芪15克,细辛6克,川芎6克,全蝎粉3克(装胶囊吞服),5剂,水煎服,日1剂。

  二诊(3月5日):诉颈项疼痛及眩晕感明显缓解,低头位未再引出颈痛、眩晕加重现象。但较长时间久坐后仍可引出颈项酸软不适感。舌淡红,苔白,脉细,有力。颈项肌肉放松,未引出明确压痛及放射痛,体位眩晕试验(-)。因其不喜中药口味而停之,仅予推拿法继续巩固治疗。

  三诊(3月25日):诉颈项疼痛、眩晕消除,久坐及运动均无复发。嘱其避免久坐伏案,可适当从事颈项、上肢功能锻炼。随访6月未曾复发。

  按:项痹病即西医颈椎病,常发生于中老年人群。中老年人颈椎多存在退行性改变,但多数人并不会出现颈项疼痛、眩晕、肢麻等临床表现,或表现出轻微颈项不适,休息后即可消除,这与人的代偿功能有关。但这种退行性改变可理解为“瘀血”内结,只不过“瘀结”程度尚不能诱发临床症状而已。临床中出现症状的患者多数存在诱因而发,或外感寒邪、或颈部外伤、或过度疲劳。故在《灵枢·大惑论》中便有记载“血中于项,因逢其身虚而作脑转耳鸣”。此间的“虚”应理解为正气虚。

  该例即因寒而作,寒瘀内结,太阳经络不通,遂见颈痛、眩晕。针刺风池、风府、颈百劳能祛风散寒、活血通络。背者,胸之府也,胸背为上焦乃阳气最旺之部位,灸之可振奋阳气、温散寒凝、活血通络,现代实验也证实当背部加热时可明显改善大脑供血量,从而减轻眩晕之症。推拿能进一步放松颈项部肌肉、调整脊柱顺应性、改善脊柱生理弧度,尤其卧位牵引旋转法可针对下颈段脊柱进行整脊,而坐位端提法可针对上胸段脊柱进行整脊治疗。

  颈舒汤是郭剑华针对颈椎病共同病机“寒、瘀、痰、虚”所设之方,由葛根、当归、桂枝、白术、黄芪、狗脊、茯苓、白芍、全蝎、炙甘草等10味药物组成,因其未见痰湿之证,故去白术、茯苓二味,加入细辛、川芎以代之。方中葛根为君药,以活血通络、生津润筋;桂枝、黄芪共为臣药,以益气通阳、活血通脉;当归养血活血,白芍柔筋缓急,细辛温经通络,川芎活血行气、狗脊强筋壮骨,全虫搜剔经络,共为佐药;甘草调和诸药为使药。全方共奏活血化瘀、散寒通络之效。

  《医宗金鉴》云:“或有骨节间微有错落不合缝者,是伤虽平,而气血之流未畅……惟宜推拿,以通经络气血也。”故在二诊时当患者症状明显缓解后,仅于推拿之法即可消除残症。加之患者学会如何调理生活,其颈椎病自当痊愈。

日期:2013年8月6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郭剑华治筋伤验案 活血化瘀通络治项痹病

  患者临床表现为后项、肩背酸强不适,颈项右旋位时左上肢胀痛麻木;垂头时眩晕;右下肢酸软乏力,行走时明显,此乃瘀血阻络、气血不足。西医诊断:混合型颈椎病。采用中医综合方案治疗。温针灸可使“瘀去则新生”,疏通经脉、调畅气血;推拿放松局部肌肉、改善血液循环;内服药物益气活血、改善神经营养状态,消除麻木、疼痛症状。本案一大亮点在于合理的正脊手法调整脊柱顺应性,改变椎间盘突出位置,须注意适可而止,否则长时间使用易导致颈椎小关节出现不稳定现象。

  李某某,女,49岁。2011年3月11日初诊。

  患者中年女性,3年前曾后枕部撞墙面,当时无昏迷、头痛、呕吐,未引起重视。此后运动时自觉项肩部牵扯不适,误认为“落枕”,多次到私人门诊接受按摩治疗,治疗时好转,停止治疗则症状反复,迁延未愈。2月前出现颈项酸强加重,双上肢、双手麻木进行性加重,右下肢酸软乏力,尤其在行走时自觉无法跟上左下肢步伐,伴低头位出现头晕目眩,改变体位后消失,无呕恶。曾于1月前在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1.颈椎病;2.高血压;3.上感;4.甲状腺肿大”,经抗血栓、脱水、扩管处理,患者自觉右上肢麻木明显缓解,仅右环指远端关节指面麻木未消,但左上肢麻木、行走乏力、低头位眩晕症状未缓解,前医建议患者接受手术治疗,患者未允,经人介绍到我院诊治。症见后项、肩背酸强不适,尤其颈项右旋位时牵扯左上肢胀痛麻木;低头位眩晕,体位改变后眩晕感消失;右下肢酸软乏力,行走时明显,伴近期记忆力下降明显,少睡,食欲可,二便调,舌淡红,苔薄白,脉细弦。查:神清神疲,面色萎黄,形体适中。颈项肌肉较紧张,C3~6棘突旁压痛(++),未引出上肢明显放射痛,臂丛神经牵拉试验(+),椎间孔挤压试验(-)。左上肢肌力较右上肢有所下降,肌张力正常,腱反射正常,右下肢肌力较左下肢略下降,肌张力正常,腱反射正常,霍夫曼征(-)。MRI提示:颈椎椎体骨质增生及椎体终板炎,C4~7椎间盘变性突出,C4~5椎间盘突出,部分脊髓受压,继发性椎管狭窄。头颅平扫未见明显异常。西医诊断:混合型颈椎病。中医诊断:项痹病。此乃瘀血阻络、气血不足所致,法当活血化瘀通络为主,辅以益气养血,采用中医综合治疗方案治之。刺双侧颈百劳,先泻后补,得气后温针灸各一壮;平补平泻风池、天柱、肩井、巨骨、中府、尺泽、天井、养老,得气后电针刺激20分钟;补太渊,留针20分钟。颈项、肩背、上肢推拿,舒筋为主,辅以坐位牵旋端提法以改善神经刺激症状。另予内服颈舒胶囊2克,日3次;甲钴胺胶囊0.5毫克,日3次。嘱患者可适当做颈肩背部功能锻炼及四肢肌力训练。

  3月14日二诊:诉颈项疼痛及双上肢麻木较往日明显改善,尤其右上肢麻木减退理想;低头位眩晕症状明显缓解。查:颈项肌肉放松,脊柱无侧弯,压痛较前减轻,未引出放射痛,臂丛神经牵拉试验(-)。续前治疗,另在下午给予电脑中频电刺激双侧肺腧穴30分钟。

  3月17日三诊:患者通过治疗后,其低头位眩晕症状基本消失,左上肢麻木程度及下肢乏力症状亦明显改善,说明前期治疗方案正确有效。当患者临床症状缓解后应减少旋转类手法的应用,可以减少对椎间盘的刺激。嘱:适当加强颈项、上肢功能锻炼。因其工作关系需返回荆州,暂停治疗。

  3月29日四诊:今日再次到我院住院治疗。症见后项、肩背轻度酸强,左上肢轻度麻木,夜间睡觉时偶有加重;剧烈抖动(如乘车)时诱发右上肢轻度酸胀、麻木,右环指远端掌面麻木不仁,右下肢轻度酸软乏力,行走时明显,睡眠较往日有所好转,食欲可,二便调。舌淡红,苔薄白,脉弦。查:精神较好,面色少华,颈项肌肉放松,C3~6棘突旁轻微压痛,未引出上肢明显放射痛,臂丛神经牵拉试验(-),椎间孔挤压试验(-)。双上肢肌力较对称,肌张力正常,腱反射正常,右下肢肌力较左下肢略下降,肌张力正常,腱反射正常,锥体束征(-)。仍以气血不足为主,兼瘀血络阻。拟当益气养血、活血通络法治之,予针刺双侧颈百劳、百会,补法,得气后温针灸各一壮;平补平泻颈4、5夹脊穴、中府、曲池、养老,得气后电针刺激20分钟;补太渊、足三里、三阴交,留针20分钟;推拿,舒筋为主,辅以卧位牵引旋转法。由于患者熬药不便,且对胶囊剂型反感,暂不用中药治疗。

  4月8日五诊:诉颈项疼痛基本消除,左上肢间断性轻微麻木,右寰指远端无明显麻木感,行走时双下肢无明显乏力症状。查:一般情况可,颈项肌肉放松,压痛(-),未引出放射痛及椎间孔挤压试验,臂丛神经牵拉试验(-),舌淡红,苔薄白,脉平和有力。续前巩固治疗。嘱:适当加强功能锻炼。

  4月14日六诊:诉颈项疼痛消失,运动功能基本正常;左上肢麻木消失,右环指远端内侧仍轻微麻木,行走时无下肢乏力现象,饮食、睡眠、二便均正常。查:精神好,面色润泽,舌淡红,苔薄白,脉平和有力。颈项肌肉放松,压痛(-),未引出上肢放射痛,双上肢霍夫曼征(-)。病情痊愈而出院。嘱:培养良好生活习惯,避免久坐伏案,适当加强自身功能锻炼。随访半年未见复发。

  按:混合型颈椎病是临床常见颈椎病类型之一,其表现形式多样,可同时并见椎动脉型之体位性眩晕、神经根型之上肢疼痛麻木、交感神经型之心悸、失眠等等表现。甚者伴见脊髓受压出现脊髓症状。该例虽在影像上可见C4~5节段脊髓有压迫影像,但未出现相应脊髓压迫症状(如行走不稳、走路如踩棉花感,执物不稳)、体征(肢体麻木、锥体束征阳性),故应与脊髓型颈椎病相鉴别。该例提示我们并非见到脊髓有受压影像便匆忙做出手术决定,而需查得是否存在脊髓症状方可下“脊髓型颈椎病”的诊断。

  该例曾有后枕撞击史,此后即出现反复颈项强痛。误认“落枕”,实为项部损伤,局部瘀血内阻,经脉不通而见诸症。瘀血内阻日久,血瘀气滞,经脉不通则见项痛加重。手三阳经循手上头,颈项为必经之处,项部瘀血阻滞手经,经络不通日久则气血不足,无以濡养肢体则见麻木。低头位致瘀血加重,气血难以上头则见眩晕。病程日久,气血不足,则见神疲面黄,记忆力减退,少睡,脉细弦。此时若仅以补益气血治之,或单纯祛瘀,则犯“虚虚实实”之弊,故当就其虚实轻重,分阶段进行治疗。早期以活血化瘀通络为主,辅以益气养血;后期以益气养血为主,辅以活血通络法治之。温针灸颈百劳可畅通颈部气血,达到“瘀去则新生”的目的;太渊为肺之原穴,脉之所会,补之能益气通络,“气旺则血行”;配合近端取穴、循经取穴法,可疏通经脉、调畅气血,以求“通则不痛”之效。舒筋推拿可放松局部肌肉、改善血液循环,辅以合理的正脊手法可以调整脊柱顺应性,改变椎间盘突出位置,改善因突出物压迫所引起的血管、神经症状,但应适可而止,否则长时间使用该法容易导致颈椎小关节出现不稳定现象发生。内服颈舒胶囊可益气活血、疏经通络;甲钴胺可改善神经营养状态,消除因神经损伤所引起的麻木、疼痛现象。综合治疗可从内、外同时针对该病治疗,何患症状不解。

日期:2013年5月22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郭剑华治筋伤验案 手法治疗颈部伤筋

 郭剑华系全国第三、四、五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重庆市名中医。从事中医临床工作近50年,擅长用中药内服、外敷,针灸,推拿等药物与非药物疗法综合治疗颈、肩、腰、腿痛,偏、截瘫等病症,疗效显著。本版今起将于每周三介绍其治疗筋伤验案,敬请关注。

  10岁男孩患寰枢关节半脱位(颈部伤筋),症见左颈肩不适,频繁扭动颈项及抽动左肩,此乃筋骨错位、气血不和所致。借轻手法舒筋、理筋以放松颈项、肩背肌肉,予卧位定点旋转扳法纠正寰枢关节位置而获痊愈。本案重在先以手法轻按摩,令其骨和筋舒,再进行复位手法治疗,当“骨正筋柔”时,以轻柔推拿徐徐收功。

  肖某某,男,10岁。2011年6月12日初诊。

  因“左侧颈肩不适2月”就诊。2月前患儿不慎被书包撞击颈项,时未见明显疼痛,仅感到颈项左旋轻微受限,并未引起重视。1个半月前患儿家长发现其总是爱扭动颈项、上抽左肩,曾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就诊,经CR检查提示颈椎生理弧度变直,侧位片齿状突与寰椎前结节间距离大于3毫米,开口位枢椎齿状突与寰椎侧块间距离不对称,右侧较左侧略宽2毫米,诊断为“寰枢关节半脱位”,经卧位牵引及颈托固定治疗未见疗效。证见颈项轻度酸胀,间断性扭动颈项,上抽左肩,颈项俯仰、旋转功能正常,饮食、睡眠、二便正常。查:颈项左侧肌肉较右侧略显紧张,枕骨粗隆下1.0厘米及C2棘突左侧轻度压痛,未引出放射痛,颈项左右旋转、上下俯仰功能均正常。诊断:寰枢关节半脱位,此乃筋骨错位、气血不和所致,法当柔筋正骨,调和气血。予以TDP照射局部20分钟。轻手法舒筋、理筋以放松颈项、肩背肌肉后,予以卧位定点旋转扳法纠正寰枢关节位置,患儿平卧床上,以右手托患儿枕部,拇指顶住C2椎棘突右侧,左手握其下颌,轻度纵向牵引10秒,向左旋转头项同时右拇指推顶C2棘突向左,当闻及轻微弹响声时,停止手法治疗。每日1次。

  6月15日二诊:患儿自诉左颈肩不适感消除,其家长诉近两日未见患儿频繁扭动颈项及抽动左肩。查颈项肌肉柔软对称,未引出明确压痛。考虑骨正筋柔,不必再采用旋转手法治疗,仅予轻手法放松局部即可。

  随访3月未见复发。

  按:儿童寰枢关节半脱位发病率高于成人,原因有三:一是儿童关节囊及韧带松弛,肌力弱,关节易于错位;二是儿童体质较弱,患感染类疾病机会多,病毒或细菌侵犯寰枢关节周围韧带,使之更加松驰,错位机会增加;三是儿童天性好动,关节活动超过生理极限的机会多。此类患者非重大外力所致,不合并骨断筋伤,多在颈部周围感染之后,加之坐姿、睡姿不良或突然转头而发病。因外力较小,故脱位类型为半脱位。寰枢关节的主要生理功能为旋转,错位多在旋转过程中发生,错位方式多为旋转固定。其西医治疗多以颈椎卧位牵引2~3周为主,虽文献疗效较理想,但治疗时间较长,部分儿童因年龄较小也不容易配合。

  中医认为该病属于“骨错缝”范畴,所谓“骨错缝”是指骨关节正常的间隙或相对位置发生了细微的异常变化,并引起关节活动范围受限。如《医宗金鉴·正骨心法要旨》所述之“骨节间微有错落不和缝者”。对于“骨错缝”的治疗,《医宗金鉴·正骨心法要旨》指出:“手法者,正骨之要务……当先揉筋,令其和软,再按其骨,徐徐和缝,背膂始直。”《伤科补要》云:“轻者仅伤筋肉易治,重者骨参差难治。先以手轻轻搓摩,令其骨和筋舒。”故本例在先以手轻轻搓摩,令其骨和筋舒,但病程较久者,一次复位往往不能成功,所以应多次进行复位手法治疗,其要点在于缓慢、持久用力,切勿使用所谓“闪动力”,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伤。当“骨正筋柔”则以轻柔推拿徐徐收功,切勿过多滥用扳法而造成新的损伤。

日期:2013年4月25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按摩头面颈项 五官气血通畅

  按摩是中医养生方法中常用的一种,通过对经脉的刺激,可以促进身体气血的运行,对于缓解上班族们由于每日久坐而造成的气血不畅从而引发的各种疾病很有好处。

  关注诸阳之会

  人体头面颈项处穴位最多,共有76穴,占全身361穴的21%。头藏脑髓,髓为肾精所化,为肾所主。脑是神经中枢,是管理全身运动、感觉、语言和内脏活动的最高司令部。面部内应脏腑,为经脉之所会,气化之所通。人体十四正经,有手三阳经、足三阳经和任督二脉8条经脉循行起或止于头面,故中医认为:“头为诸阳之会,脑为精明之府,又为髓海之所在,凡五脏精华之血,六腑诸阳之气,皆上注于头。”耳有全身反应区,耳为肾之窍,为十二经脉所灌注,内通于脑。“目为肝之窍,心之使”。五脏六腑之精气皆上注于目,为之精。“鼻为肺之外窍”,是肺气出入之门户,司呼吸,主嗅觉。口为脾之窍。延髓是人的生命中枢,位于颈椎管内,支配全身,大部分神经均通过颈部的延髓。颈椎是头颅的支柱,颈动脉是供应脑部血流的主要通道。刺激头部能扩张脑血管,促进脑部血液循环,保证头部供血供氧,提高血流量,改善脑细胞的营养状况,防治脑动脉硬化。所以按摩头面颈项部可促进五官气血通畅。

  按摩方法解读

  十指梳头,掌心摩耳颈 十指环屈成耙状,从前额发际往后梳神庭(位于头部前发际正中直上约0.5寸处)、百会(位于头顶部正中线距前发际5寸处)等穴,经枕骨向下,十指并拢按至颈椎,分手绕颈项两侧到喉结处廉泉(位于颈部,当前正中线上,喉结上方,舌骨上缘凹陷处)及人迎穴(位于喉结两侧旁开1.5寸,颈动脉搏动处)收,掌心顺摩耳颈共50下。

  双掌横摩脑 掌心顺摩耳、颈,双手竖捂面,十指并拢着力前额,掌根着力眼眶,两手从两眉中间(印堂穴处)分手横摩前脑,再往头两侧经后脑向下至颈椎,分手绕颈项两侧到喉结处收,掌心顺摩耳颈共50下。

  双掌竖摩面 双掌竖捂面,闭上眼睛,两无名指沿鼻梁两侧泪腺沟,两掌心着力面两旁,两拇指沿两耳腮,从前额发际往下拉摩至下巴,手不离面返回上推(印堂)至发际,来回摩擦为一下,共50下。

  按揉太阳丝竹空 用双手食、中、无名三指并拢,两食指分按两侧太阳穴(在眉梢与眼梢中间向后约1寸凹陷中),两中指分按两侧丝竹空 (在眉后凹陷中),两无名指分按两侧瞳子髀(在丝竹空直下),两拇指分按两耳垂后凹陷处,两手各四指同时用力先向前揉转50下,再向后揉转50下。

  按揉翳风听宫穴 用两拇指分按两耳翳风(在耳垂后凹陷中),两食指分按两耳听宫(在耳屏前凹陷中),两食指顺按两耳听会(在听宫直下),两中指分按两耳耳门(在听宫上方凹陷中),两无名指分按两耳和髎(在耳前鬓角下),两手各四指同时用力先向前揉转50下,再向后揉转50下。

  揉摩后脑 用双手拇指指腹分别按压枕骨下后脑处,两手余四指搂抱,着力头两侧,随拇指而动,两手拇指同时用力先向外揉摩旋转50下,再向内揉摩旋转50下。

  两掌搓擦颈椎颈动脉 用两手掌交错横按在颈部,左掌在上边(后脑),右掌在下边(颈椎),两手同时用力一推一拉搓擦颈椎和两侧颈动脉,右指端达左颈动脉,左指端达右颈动脉,两掌根拉回相接,来回搓擦为一下,各50下。

  另外,还可以转眼球、转舌、叩齿,方法是头颈不动,两眼球同时先顺时针方向从上向右向下向左再向上转25圈,舌尖亦随着眼球同方向转25圈,每转一圈叩一下齿;再逆时针方向转25圈,叩齿25下。

  以上方法,只要坚持每晚睡前及早醒后在床上各操作1遍(约10分钟),就能有效地调节头、面、眼、耳、口、鼻、咽喉的神经功能,促进大脑神经中枢的血液循环,增进大脑组织血液、氧气、营养物质的供应,保持头面血流畅通,对防治脑动脉硬化,预防脑中风有良好的作用。

  这些方法可以防治头痛、头晕、感冒、失眠、高血压、脑血栓、脑中风、神经衰弱、老年痴呆症、颈椎病、面神经麻痹、口眼歪斜、耳鸣、耳聋、耳闭气、耳神经痛、鼻窦炎、鼻衄、牙痛、痄腮、视力衰退、迎风流泪、白内障、各种眼疾、咽喉肿痛、舌强不语、咳嗽气喘等,还可以调和五脏六腑气血,且能美容,减少皱纹、白发,延缓衰老。笔者坚持锻炼数年,从不间断,效果明显。(孙鸿宾 孙梅)D4
日期:2011年10月28日 - 来自[关爱老人]栏目

针刺穴位配合拔罐法治疗颈项部疼痛32例

【关键词】  针刺穴位;拔罐;颈项部疼痛

临床上颈项部疼痛多见于颈椎间盘退变、颈肌疲劳等,多数以明显的颈肩部疼痛、肌肉紧张及牵拉感为主要症状,且以一侧的颈肩肌肉牵拉感及酸痛不适为主,多因坐姿不当、长期低头、头部外伤,个别因颈椎发育异常所致。是一种常见病和多发病,属于祖国医学“痹症”、“项强”、“头痛”、“眩晕”、“颈筋急”、“颈肩痛”等范畴。笔者运用针刺穴位配拔罐疗法治疗收到较好效果,现报告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情况 32例患者中,男29例,女3例,年龄最小21岁,最大45岁。颈项疼痛27例,其中颈项部软组织急性损伤类20例,男18例,女2例,年龄19~25岁;颈项部软组织慢性损伤类7例,年龄19~25岁1例,26~30岁6例。颈椎病5例,其中颈椎间盘退行性改1例,损伤类4例,年龄30~45岁。病程最短1天,最长4年。

  1.2 诊断 均经颈部X线摄片、CT或CRI检查,符合颈项部疾病诊断标准。

  1.3 治疗方法

  1.3.1 取穴 主穴:大椎、风池、天柱、肩井,配穴手三里、大抒、后溪及阿是穴进行治疗。每次4~5穴交替选用。

  1.3.2 工具 (1)毫针:根据病情及穴位选用28号1寸、1.5寸毫针。(2)火罐:根据不同部位选用不同型号的玻璃火罐。

  1.3.3 手法 直刺穴位0.5~1寸,急性颈项部疼痛可用中等强度刺激,慢性颈项部疼痛,可采用平补平泻手法,留针20min,5min行针1次。拔火罐是在起针后,在大椎、肩井、肩外俞及阿是穴针眼处拔,以皮肤出现水泡或暗紫色为佳。一般急性病例留罐30min,慢性病例一般留罐20min。急性颈项部疼痛如落枕等常可1~2次针刺加拔火罐治愈。慢性颈项部疼痛一般需2~3个疗程, 1个疗程7~10天。中间休息2天。

  2 治疗结果

  2.1 疗效标准 治愈:症状、体征消失,活动功能正常,恢复工作;显效:症状体征明显减轻,活动功能正常;好转:颈项疼痛症状减轻,活动功能有改善;无效:治疗前后无改变。

  2.2 结果 32例中,治愈24例,显效6例,好转2例,有效率100%,治愈率75%。3 讨论颈项部疼痛常见于颈椎间盘退变、颈肌劳损等,中医理论认为颈项部疼痛属“痹证”范畴,其病因主要是由于外因、内因两方面因素造成。外因主要是感受风寒湿热之邪并凝于脉络,致使脉络不通,不通则痛。《素问·痹论》曰:“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素问·举痛论》记载:“寒气入经而稽迟,泣而不行,客于脉外则血少,客于脉动中则气不通。”其乃疼痛机制的总纲。《素问·痹论》:“营卫之行涩,经络时疏,故不通,皮肤不荣,故为不仁”。营卫因风寒之邪而运行不畅,闭阻不通,临床表现则为疼痛。内因主要是由于正气不足。《素问》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奏,其气必虚”[1]。我们知道经络具有联系脏腑组织、运行气血、传导感应、协调生理活动的作用,故《灵枢·海论》说:“夫十二经脉者内属于脏腑,外络于肢节”。而经络的生理功能是通过“经气”来实现的。机体以经络为途径,通过“经气”传注,把气血输送到全身各部分,以供给营养;并通过“经气”传导来自机体内外的各种信息刺激,来调整躯体器官组织之间的功能活动,取得阴阳平衡协调,以维持人体的正常生理功能活动。而十二经脉通过手足阴阳表里经的连接而逐一流注,所以,就构成了一个周而复始,如环无端的传注系统,气血通过经脉,内到脏腑器官,外达肌表,营养全身。大椎穴属督脉,是手、足、三阳经与督脉之交会穴,位于第七颈椎棘突下。其功用可疏风解表,清热通里。主治感冒、发热、咳喘、头痛项强,疟疾、小儿惊风;风池与肩井穴都属足少阳胆经,其体表循行路线起于目外眦经过环耳、侧头、侧项、侧腰、胁、下肢外侧中到达足第4趾和大趾:风池穴位于项后,在胸锁乳突肌与斜方肌上端之间的凹陷中与风府穴平;功用:袪风解表,清头明目。主治:头项强痛,眩晕,目赤肿痛,近视;肩井:在肩上,在大椎(督脉)与肩峰连线的中点处。功用:通经理气,豁痰开郁,主治:头项强痛,肩膀背痛,手臂不举,乳痈,难产。天柱穴亦属足太阳膀胱经,其体表循行路线是目内眦、头项第1侧线、背腰1、2侧线、下肢外侧后、小趾。天柱穴位于第1、2颈椎之间(哑门)旁开1.3寸,斜方肌外缘。功用:疏风解表,通经止痛。主治:头痛项强,肩背痛,落枕,急性腰扭伤。配穴:肩外俞、后溪亦属手太阳小肠经,其经体表循行路线是:小指、上肢外侧后、肩胛、颈、耳前、目内眦。肩外俞位于第一胸椎棘突下(陶道)旁开3寸。功用:舒筋散风。主治:肩背痛,颈项强急。后溪:手太阳小肠经的“输穴”八脉交会穴之一通于督脉,其经体表循行路线为小指、上支外侧后、肩胛、颈、耳前、目内眦。其穴位于第五掌指关节后橫纹头,握拳击取之。功用:散风舒筋,通督脉。主治:头项强痛,落枕,耳鸣耳聋,癫狂,急性腰扭伤,坐骨神经痛,疟疾。手三里属手阳明大肠经,其经体表循行路线为次指、上肢外侧前、肩前、颈、下齿、鼻旁。位于阳溪与曲池的连线上,曲池下2寸,肱桡肌凹陷处。功用:上肢不遂,肩臂疼痛,腹痛,吐泻。由于上述穴位,所属经络循行都经过颈项部及肩部,而经穴具有主治本经病证的共同作用,同时还能反映十四经及其所属脏腑的病证。还可根据病情遵循“循经取穴、以痛为输”的原则,取阿是穴配合治疗。通过针刺这些穴位,以适量的刺激激发经络的协调阴阳作用从而达到“泻其有余,补其不足,阴阳平复”的目的以发挥其调整虚实的功能。同时,因共同作用亦加强其“经气”的传注,把气血输送到病变部位,而起到对颈项部疾病的治疗作用。拔罐法是一种物理疗法,通过负压的作用,使毛细血管扩张、局部充血,通过机体的调整功能,以疏通气血,宣泄风寒湿邪,从而直接改善局部状态,而达到治病的目的。大椎穴袪风通络、肩井穴通经理气、肩外俞舒筋散风,对因寒湿风等诱因引起的颈项部疼痛,有很好的活血化瘀、强筋健骨、强壮肌肉、鼓舞气血之效加强其针刺效果。针刺穴位拔针后,在大椎穴、肩井及肩外俞穴或阿是穴处进行拔罐,可继续有效地刺激穴位,达到疏通经络,激发人体之阳气的,平衡其阴阳,调理脏腑的功能。由于基层部队官兵大多比较年轻且因军事训练及应急任务较多,多以颈肌劳损和急性损伤性疼痛为主,所以,遵循主次相配,上下相配、左右相配、远端近端相配及疼痛点阿是穴等针刺原则进行治疗,常收到较好的疗效,值得在基层部队使用和推广。

【参考文献】
   1 杨秀惠,魏婧婧.介质正红花油走罐对颈腰背疼痛干预的临床研究.光明中医杂志,2009,24(8):1519.

  

日期:2011年6月30日 - 来自[2010年第6卷第2期]栏目

辨治颈椎病五法

   颈椎病是颈椎间盘退变及其继发椎间关节退变,致使其周围重要组织(脊髓、神经根、交感神经及椎动脉)受到损害,而呈现相应的临床症状,如头痛头晕,视力模糊,血压升高,枕颈部或颈肩部疼痛或麻木,上肢肌肉萎缩以及听力下降等。颈项与人体脏腑息息相关,脏腑功能正常,则颈部血液流畅,气机升降得以保障,若脏腑功能失调,则可导致颈项失和,表现出相关病证。颈椎病多虚实夹杂,可由外邪所中,邪害空窍,内犯于脑,或由肝肾失调,肝经气逆上冲,气血不足,脑海空虚,精血不能上濡。治疗以补为主,以通为用是关键。
    祛风通络法多因外邪所中,邪害中窍,证见颈肩不舒或痛引肢臂,麻木痛着,指摄无力,恶风畏寒,舌苔薄白,脉弦或细。治用葛根汤加味。
    祛痰利湿法多因脾湿不运,日久气血不足,颈项失养。证见颈项失和,转动不利,或因活动加重,眩晕呕吐,头昏失眠,纳差腹胀,或倦怠乏力,舌苔白腻,脉濡滑。治用温胆汤加味。
    平肝潜阳法多由肝血失调,肝阳上亢,经脉不利引起。证见颈项强直疼痛,掣引肢臂,抬举无力,或麻木、眩晕头胀,急躁易怒,面部烘热,失眠多梦,恶心呕吐,口苦咽干,腰膝酸软,舌薄黄,舌质红,脉弦数。治用镇肝熄风汤加减。
    活血化瘀法多因久病入络,血脉不通,精血不能上濡。证见颈项疼痛,不能转侧,牵及肩背,抬举困难,肢体困重疼痛,失眠健忘,或耳鸣耳聋,或步履蹒跚,面唇紫暗,舌有紫斑,脉弦涩。治用身痛逐瘀汤加减。
    补益肝肾法多由肝肾精血亏虚,脑海空虚,不能上濡空窍,颈项失养引起。证见颈项转侧无力或疼痛,或突然晕厥猝倒,肢臂抬举无力,头眩耳鸣,四肢发麻,眼目干涩,腰膝酸软,心悸健忘,自汗心悸,舌质红,脉弦细。治用河车大造丸化裁。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辩证施治]栏目
共 6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