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生活 > 女性 > 情感 > 婚恋物语 > 前尘

前尘

来源:精品购物指南 作者:佚名 2005-1-2

摘要: 关于前生的故事我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每块玉都有着一个前生的故事”、“等有缘人来唤醒它们的来世” 特殊的字体,剔透的色彩,并不似古色古香的沉闷。因为……,确实……,每块玉都有一个前生,或陪伴主人青灯古卷,或目睹了一切生离死别,这样的故事怎么能不触动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日渐麻木的你我呢。 没有前世记忆......



L
    一个人最大的痛苦就是记性太好。谁让我偏偏贪上了这么痛苦的角色?
    关于前生的故事我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可是,又不能释然。
    他的呼吸在我的讲述中渐渐均匀、平实,这几乎成了每晚的必修课,如果我们恰巧都不想做爱,或者是激情完毕后对疲惫的身体来个简单的安抚。 
    我也累了。
    他翻了个身,咕哝了一句:“可是,那块玉会在哪儿呢?”,恐怕已经进入梦乡了。

J
    认识她是我今生不容错过的一个细节,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像梦一样不真实,那个黄昏我像着了魔一样在那条本来根本不会吸引我的小街上走了三个来回,直到视线里出现了一顶桔黄色的帽子。信了吧?昨天网上星座奇缘里说让我留意戴桔黄帽子的女生,这将是我今生的归宿。谁让玩笑碰上了无聊呢?
    从此我掉了进去,没再自拔。
    但我总觉得这就是命,逃不开的。不管是玩笑还是无聊,无论是宿命还是偶然,我逃不出她的桔黄色笼罩。
    也许,这就是她说的今生吧?

L
    我在等什么呢?在我二十六岁的生命里,停停走走,玩玩看看,哭哭笑笑,始终找不到令心灵悸动的根源。
    但我知道,我该等下去。
    直到那天,他过来问路:“石之忆”怎么走?
    显然我的回答令他觉得我很特别。他乖乖地跟在我的后面,直到我打开店门。

J
   “石之忆”不过是我的一个藉口,其实那间别致的玉器店的门口我已经反复经过了三次。非常热闹的步行街上,这间店却紧闭小门,这儿的租价应该不菲,老板不想赚钱吗?还是不在乎吧。现在能开店的女孩儿谁用自己的钱呀?每个成功致富的女孩儿背后都有一个慷慨出资的“承包商”。 
    且慢嗤之以鼻,门的左右写着什么?
   “每块玉都有着一个前生的故事”、“等有缘人来唤醒它们的来世”
    特殊的字体,剔透的色彩,并不似古色古香的沉闷。
    前生,来世,这些字与这个充斥着商业气息的街道多么不相衬。
    可惜大门紧闭,我也没兴趣对那些玉的前世今生去负什么责任。
    可是,为什么见到她的时候,会用问路来搭讪呢?而且还问了一间根本没开门的店!我想是怕她回答得太简单吧,或者根本一言不发只伸出一根手指。 
    结果都没有。
   “跟我走吧”。
    于是,我着了魔似的跟在这个洋气时髦瞅都不瞅我一眼的女孩儿后面找一家根本无关紧要的玉器小店。


L
    开这家店从未奢望能赚到大钱,只不过是把走走玩玩中的小道具归到一起而已。每件玉器都是我从各个产地精心淘来的。在我的旅行中总是会碰上与众不同的雅致,西藏的咖啡屋,云南的吊脚楼,内蒙古的帐篷……,那些散落在尘世间的玉器仿佛都在我这儿找到了归宿,我把它们重新清洗抛光,最重要的是重新定义了它们的“前世”。
    其实我的前世是谁?谁的今生又是我?我从来就想不明白,看似满不在乎的外表下我经常被这些不可能有答案的问题折磨得无法入睡。 
    那男孩儿看来不打算买什么,他只是盯着我喝水用的玉碗出了一下神。

J
    这个浑身找不到任何古典气质的女孩儿一进到这个屋子俨然就是个女王了。她坐在镶着玉面的小凳上,用一只半镂空的豆青色玉碗,喝着刚从饮水机里接出来的纯净水。 
    摘下帽子后的她有着一张娃娃脸,黑黑的眼睛却没什么焦点,一张小巧的嘴总算有点儿婉约派的风格了。
    说实话,这店里的玉器着实不多,如果不去看那些附上去的漂亮小纸片,恐怕呆不了五分钟就觉得枯燥了。偏偏是那些小纸片……! 
    怎么形容呢?那是些印着花纹的浅浅的豆青色藕荷色淡蓝色淡粉色的纸,上面有蜡笔的涂鸦,模糊间依稀可辨是遥远的年代遥远的爱情,然后是一些清晰的字。
   “那个清晨后你去了哪儿?我躺在她的胸膛就这样等待了千年……”
   “不再来了吗?可是我却被他一直戴在腰际,直到最后他将自己当成猎物的狩猎……”
   “她没有嫁人,那只是她家人的谎言,我陪着她最后的岁月,知道她全部的思念。”
    ……
    不能再看下去了!这样的文字有毒,会让人着魔。因为……,确实……,每块玉都有一个前生,或陪伴主人青灯古卷,或目睹了一切生离死别,这样的故事怎么能不触动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日渐麻木的你我呢?

L
    其实没有什么人是冲着玉来的。他们驻足的原因大抵是看了那些文字。我毒害着人们本没有痛苦的心灵,同时也毒害着自己寂寞的青春。最可怕的是,我无怨无悔。
    没有前世记忆的人是幸福的,不知道任何故事的人是简单的,偏偏我让你记起,并且一旦了解便放不下,连忘记都忘记不起! 
    男孩子,其实应该说是男人了,但眉宇间仍留着孩子气,他的百无聊赖写着了身体的每一部分,却偏偏做出对一切都感兴趣的样子。也许不是无聊,也许,也是寂寞吧。

J
    突然,我看到她中指上的一枚玉指环,那种颜色并不多见,浅浅的像粉色又像月白色,没有什么装饰,隐约有些小菱形将指环的外侧削磨成小片小片的反光面。有点儿大,不太适宜娇弱的她,对,她应该很配我家里那只。
    是的,我的惊异在于:在妈妈的老式首饰小匣子里也有一只,是那只小的,也可以理解成是女的那只。显然,她戴的是男的那只。 
    听妈妈说过,这枚玉指环是姥姥给少女时的她玩的,不算太值钱,但那种颜色的玉并不多见,妈妈一直收在首饰匣中,家境优越的她渐渐忘了这个被埋没在众多金银宝石玛瑙中的小东西,直到上中学时差点儿被我拿出来送给早恋的对象,因为我觉得那只是个不值钱的小玩意儿,没想到被妈妈一顿好打。
    这枚玉戒我印象深刻。 
   “你戴的这个,有故事吗?” 
   “需要吗?这个不卖。” 
   “需要,因为它并不完整,女式的那只在我们家。”大有解放时期用半张钞票对暗号的阵势。 
    她没笑,也没表示吃惊。我知道,她以为我在套磁。


L
    它没有故事的。
    如果非要给它一个故事,也一定与眼泪有关。
    那年夏天,我在平遥古城的街道中发现它躺在一只装满针头线脑的小筐中,一个表情单一的老头儿坐在后面,晒着太阳,爱搭不理地应对着熙熙攘攘的游客。小筐里有一些蒙着积尘的银饰,也有几个玛瑙项坠,而我偏看上了这枚指环,她的颜色是我钟爱的,有点藕荷又有点象牙还有点像少女未着修饰的嘴唇色,粉,但不俗,白,但不假。
    老头儿看出我的喜爱,抬高了价钱,“喜欢吗?80!”
    我还价:“50!”
    旁边的本地人跟老头儿打哈哈:“七少,又在拿那些家底儿哄人呢吧?”
    讨价还价后,我花了60元买下它。
   “姑娘,是北京来的吧?一口京腔儿真好听!来,没有盒子,就给你戴在手上吧。”
    我伸出左手,他的手一直颤抖着,几次对不准:“太大了,这是个男式的,只能戴在中指上。”我才发现他的一口话与当地人不同,地道的京片子。 
  《胭脂扣》的情节在我脑子里上演,神游到那个年代,我有几分眩晕。
    手指上凉凉的。不只是指环的温度,好像还有几滴老泪。
    旁边的人提醒:“小姐,买了就快走吧。这老头儿有病,卖一件东西就哭一回。”
    我不甘:“那大爷,那只女式的呢?” “没了,都没了……”他兀自嘟囔着,十足《胭脂扣》里张国荣老迈时的样子。才发现老人有着一张周正的面孔,年轻时也是个帅哥吧?岁月中什么样的故事让他如此落魄呢?这样的脸孔应该与爱情有关吧?
    午后的阳光把我照得迷迷糊糊的,这个下午很快就被我忘在了途中。
    也曾想给她个故事,不,应该是“他”了,那么,一定还有个“她”。那样才会完整。
    ……
    现在,这个毛头小子说的是真的吗?

J
    那个无聊的下午,我们聊着聊着,把寂寞摊开了晒着,竟然擦出了电。
    傍晚我带她回家,我们忘了玉,只记住了彼此柔软的嘴唇和炽热的身体。
    再后来,我翻遍了家里的小匣子,没找到那枚女式的稍小点的指环。
    也许,她以为我在骗她。管她呢,反正我们现在生活得很好。
    妈妈从国外寄来了最新式婚纱的照片,问要不要给她订做一件。我问她那枚玉指环的下落,妈妈说就在家里的那个小匣子里,嗨,又不值钱,再买好的吧。我说可是张格格有一只男式的,她想配成一对儿。妈妈说人都配成一对儿,还要什么指环嘛。唉,这个永远新潮可爱的妈,是不是也以为我在骗张格格呢?

L
    不是所有的物件都能给它个前世今生的故事;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需要有眼泪和分离的点缀;
    不是所有的恋爱都得要死要活地闹出点事儿来。
    认识刘小帅以后,我不再执着于痛苦。小店被我们重新布置,原来的故事还在,被放在一角,另外大面积的地方,我们挂起了维尼小熊史努比米奇和一休小和尚。
    当然,也曾在无眠的夜里,一遍遍追问他:那枚玉呢?你说呀!

J
    我治好了张格格的忧郁。
    也治好了我自己的寂寞。
    今天的生活完全可以阳光明媚,干嘛还想去知道昨天的故事后的泪迹斑斑?
    我褪下她中指上稍嫌大的玉指环,放进那只匣子中。

L J
    我们是那一对儿玉指环。
    我们现在在一起了。
    刘小帅从小就马虎,那次被她妈妈打过以后,我就被丢在了首饰匣夹层的小缝隙中,他和张格格当然怎么都看不见我了。 
    现在匣子被扣上了,我的脸正好对着他。
    我们相认了。
    平整光滑的菱形折射出一些其它首饰的细小光泽。它们都在羡慕我们,找到了彼此的前世今生。
    并且,不会再分开。
    胜却人间无数。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前尘》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