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医药经济 > 招标采购 > 药品采购提回扣成“明规则”

药品采购提回扣成“明规则”

来源:www.cpia.org.cn 作者: 2014-10-9
336*280 ads

摘要: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在保证用药质量、控制药价、规范采购等方面取得较好成效的同时,一些深层次问题仍在潜藏。一家县级医院药剂科骨干医生王善书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采购中按照购药款的2%至3%收受“回扣”30余万元。”在部分药品经销商和医院医生等业内人士看来,药品集中采购提回扣已经成为行业“......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在保证用药质量、控制药价、规范采购等方面取得较好成效的同时,一些深层次问题仍在潜藏。一家县级医院药剂科骨干医生王善书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采购中按照购药款的2%至3%收受“回扣”30余万元。日前,海口市中院二审维持原判,以受贿罪判处王善书有期徒刑11年。

“再先进的电子监控,也管不住医生手中的笔。”在部分药品经销商和医院医生等业内人士看来,药品集中采购提回扣已经成为行业“明规则”,药品招投标过程中监督失效、约束失灵的深层次问题仍然不容小觑。

药品采购回扣成行业“明规则”

年仅36岁的海南省万宁市人民医院原药剂科主任王善书利用其对药品采购审核的职务便利,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在药品采购中分别按照购药款的2%至3%不等,收受好处费。

据海口中院的办案人员介绍,2009年,海南盛南药业有限公司业务员蔡深武负责到万宁市人民医院洽谈药品购销业务。为了海南盛南药业有限公司能得到被告人王善书在药品采购审核上给予关照,约定将该医院购药款的2%作为好处费。2009年至2013年期间,蔡深武先后送给被告人王善书好处费22.7万元。

据蔡深武交代,医药代表付给医生一定比例的购药款的回扣早已成为行业内的潜规则,如果不主动支付给王善书一定额度的回扣款,药品就很难进入万宁市人民医院销售。

而在王善书看来,采购药品收取回扣是行业内的“明规则”,购药价格2%左右的回扣与其他地区药品回扣相比并不算高。从2009年以后,在药品采购中凡是王善书能够参与其中,对药品采购有决定性影响的采购项目中,他都收取了一定数量的好处费。海南炳胜药业有限公司的业务员吴琼光表示,为能得到王善书在药品采购审核上的关照,2010年至2013年,前后8次送给王善书好处费8万元。

海口中院的案件审理法官认为,王善书在担任万宁市人民医院药剂科副主任、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0.7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收取药品采购回扣在业内不少见,海南几家医药公司的几位医药代表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年资越低的医生,越容易产生这种利益交易。“年资低的医生就靠那些工资奖金实在不够吃,他们要找点其他收入来源。”

电子监控管不住医生的笔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万宁市人民医院在药品采购权过程中,尽管按照相关规定实行了招投标,其结果也同样是以给过好处费和药品回扣的公司最后中标。那么,程序和形式上的合法性为什么对其违法行为没有起到应有的制衡和约束呢?

办案件人员介绍说,此前万宁市人民医院原院长林俊杰涉嫌受贿被调查,由于权力过于集中,医院院长对医院的管理演变成家长制,院务会议成了一言堂,致使院务会议和招投标都失去了制度应有的约束效应。形式上看这些决策都是合法的,而实际上,在决策之前,院长和王善书都已经在暗中达成了协议,尽管在决策中有一些不同意见,但却没有人敢提出来。

此外,记者采访海南省的一些医药代表发现,与此前送有价证券、购物卡等不同的是,现在的购药回扣主要以现金交易为主。“回扣直接以现金的形式或是直接交给科主任,科主任再进行分配,有的是给医生本人。”办案法官也认为,现金直接往来具有隐蔽性,这无形中增加了案件金额查实的难度。

一位在医药公司从事医疗代表近5年的张姓工作人员说,药物在生产环节,研发费用占比较大。药品主要成本是在销售环节,医院进药后会加15%左右,除去其他销售、物流成本、医生回扣,剩下的基本就是公司利润。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公共中心主任朱恒鹏说,返利和回扣不过是医院、医生的权力寻租的一种实现形式,并且是一种成本颇高的形式。在公立医院在药品零售环节拥有垄断地位的情况下,医疗服务价格管制和购销加价率管制合在一起构成回扣产生的条件。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在药品采购过程中,部分医院工作人员与药品产销企业建立了事实上的利益联盟。“即使中了标,后期的公关费用仍然不能少,从医院分管院长一直到临床医生,都要打点,否则医院可能很快就不进中标的低价药。”对此,一位从事药品经销的人士无奈地告诉记者:“再先进的电子监控,也管不住医生手中的笔。”

药品集中招标谨防监督失灵

近年来,“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在保证用药质量、控制药价、规范采购等方面取得较好成效。但在竞标过程中,过度强调“最低价”,却引发部分药品“一招就没、只招不采”的现象时有发生。

业内人士认为,应尽快完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对药品集中采购实行分类管理。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郑奎城认为,现行集中招标采购办法是以省为单位,对那些多家生产、能够形成充分竞争的药品,价格通过集中招标采购明显下降。但对独家生产经营、不能形成充分竞争的垄断性产品,则难以通过一省的集中采购明显降低价格,这些企业宁愿放弃一省市场,也不愿意大幅降价而影响其全国的销售价格。

郑奎城表示,进一步扩大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对临床常用且价格低廉的基本药物,不再纳入集中采购范围,由国家实行“四统一”管理,即统一目录、统一价格、统一定点生产或招标生产、统一配送,并实行医保全额报销使用。

“药品采购价格能否像其他商品一样浮动?”在业内人士看来,药品零售指导价有一部分是脱离实际的。一方面,要充分挤出药品价格的虚高部分,抑制其相互间的恶性竞争,防止“药品采购回扣”再刮歪风;另一方面,要给一些价廉物美的药品保留一定的利润空间。

如何狠刹药品采购过程中的“回扣”歪风?朱恒鹏认为,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机构要认真贯彻关于药品价格管理的有关规定,重点管住管好国家基本药品目录中由政府定价的药品价格。采购涉及的各相关监管部门应当找准职能定位,对招标采购全过程监督,加大对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结果的有效监督:招标工作结束后采取定期或不定期进行价格抽查对比,如果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价格明显高于当地同生产厂家、同规格、同剂型的同期市场药品价格,就应该高度重视,主动及时查明原因并作出公正处理。

此外,记者采访发现,海南省万宁市人民医院的纪检工作和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成了院领导对下级和普通职工的一种约束,而群众监督对领导的约束力却变得极其微弱。王善书受贿案的办案法官表示:“在一个对部门主要领导监督机制失效,部门内部上下级之间、干群之间约束力量失衡的环境中,面对金钱的诱惑,对腐败的抵制只能依仗领导干部自身的道德水准。”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药品采购提回扣成“明规则”》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