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经济 > 人物 > 科兴生物掌门:政府怂恿我们成立协会 喜欢数据说话

科兴生物掌门:政府怂恿我们成立协会 喜欢数据说话

来源:和讯网 作者: 2013-10-30
336*280 ads

摘要: 两年前的一天,常常跟其他公司掌门聚会交流的科兴生物(纳斯达克:SVA)董事长兼CEO尹卫东,突发灵感:中关村也应该有一个上市公司协会,那样才能更加全貌地判断趋势展示实力并整合资源。后来,在这种愿望更加强烈的中关村管委会的“怂恿”之下,尹卫东等几个对协会这样的公共事务并不熟悉的非专业人士,担当了成立协会的......


    创新极其活跃的中关村,上市公司扎堆。

  两年前的一天,常常跟其他公司掌门聚会交流的科兴生物(纳斯达克:SVA)董事长兼CEO尹卫东,突发灵感:中关村也应该有一个上市公司协会,那样才能更加全貌地判断趋势展示实力并整合资源。

  这个想法很快引起了其他掌门的共鸣。后来,在这种愿望更加强烈的中关村管委会的“怂恿”之下,尹卫东等几个对协会这样的公共事务并不熟悉的非专业人士,担当了成立协会的主力军和操盘手。

  如今,谈起协会成立以来的点点滴滴,尹卫东颇感欣慰。

  以下为访谈实录。

  和讯网:您是中关村上市公司协会的发起人,也是首任会长,请您谈谈咱们协会成立的初衷和背景。

  尹卫东:首先感谢和讯网这样一家全国最权威的财经媒体跟我们有这样的对话。中关村是一个创新非常活跃的地区。谈到创新大家都会想到科技,谈到科技的时候大家都会想到大学、科研院所和人才,每个人都会这样想,都会这样描述。

  一个经济在科技推动下的最有活力的东西是什么?是公司,是企业。但是如何反映企业发展的状况,我们只能用有多少家企业去反映,我们没有一个总的数据反映创新型企业的状况。企业很多,有大的、小的,很复杂,用以万计的企业来看创新状况和经济发展状况,所以我们就看到了上市公司。

  在中关村自主创新的示范区里面又有一个极大的特点,有一部分企业在中国上市,在主板、在深圳、在上海、在创业板,还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在中国之外的资本市场上市,在美国,在纳斯达克、在香港。这时候大家对国内上市企业的统计很清楚,但是在境外上市的企业没有人统计。

  所以两年前就有这样一个想法,因为这些上市公司负责人经常在一起交流,有互联网、生物医药等不同行业的人。我们有很多行业协会,大家经常在一起开会、交流、对话等等。

  后来我们觉得还不够,如何把这些上市公司的力量集中起来?在公司运营层面上有什么样的新趋势?应该如何思考?在资本层面上如何给投资人展示更完整的创新科技型企业的状况?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在政府层面上。在推动中关村的发展方面,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都有很大的动力。政府官员的愿望很强烈,所以我们就在中关村管委会的“怂恿”之下,这个词用得很对,因为我们每个会长其实都不是做社会机构的专业人士,我们对像协会这样的公共事务并不熟悉,但是市长、书记、管委会主任和有关的处室都极力的推动,把我们拉出来,在他们的支持下,在民政局注册,按照社团法我们专门成立了这么一个合法合规的群众性组织,实际上是自发的由各上市公司成员组织起来的组织,这是一个成立的背景。

  和讯网:如何把一个个个体整合起来,在良好地展示个体的同时,变得更有凝聚力?协会是否是带着这份使命感应运而生的呢?

  尹卫东:我还不太敢用使命感这样一个很严肃的词语。中关村的企业有很大的特点,企业家往往都是这个行业里的技术人员。我本身也是这样的,我是做技术开发的,我更多的背景是科学研究,是在生物、医疗方面的研究。因此我们有一个惯性的思路,我们得出来的结论是要科学的,我们要导出来要用数据说话,我们不习惯用文件说话,也不习惯用媒体说话,我们习惯用数据说话。

  什么数据?你说你中关村创新科技发展的好与坏,什么是数据,有什么数据?这个数据的现状是什么,历史是什么,未来是什么,趋势是什么,一定要说准确,这是协会成立之后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怎么做呢?很简单,所有的上市公司都有年报,这些年报都是在自己的管理层、董事会的审核之下,又被相关的监管机构审核过。在境外上市的会被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在中国的上市公司会被证监会和第三方机构审计,这些数据相对来讲是准确的。我们只是把所有上市公司的年报拿出来,然后所有的上市公司集中在一起建立一个数据库,有不同的财务数据的指标,这样我们就可以汇总成一个区域上市公司的整体情况。

  怎么保证数据的准确呢?我们聘请了专门的研究人员,他们是在金融、财务领域里很有经验的,特别我们今年还邀请了安永。当然感谢安永中国来无偿的支持我们,它提供了非常好的专业审计,我们对这些数据进行的复合、审计,算出来的趋势也跟他们交流,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因此我们觉得发布中关村竞争力报告数据是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如何凝聚会员,为什么要做数据?我们就要达到这样几个层次的目的:

  第一,在任何一个行业把市值、资产、利润、销售、收入这些主要指标的趋势排出来,所有的成员都会考虑自己如何成为最大的公司,每个上市公司都希望自己的市值涨。但是你在不同的领域里发展的趋势是不一样的,排名也是不同的。我们现在看到,从整个中关村上市公司大的构成来看,互联网还是领军的,我们就看到了百度这样一个遥遥领先的企业它的市值已经超过千亿,这是一个标杆。这时候对于百度的影响,是看到了跟竞争者之间的关系,得跑得快,得继续增强竞争力,否则就被人追赶上了。反过来也给第二、第三、第四造成压力,排到后面的企业也有了机会。十年之后再分析,就不一定谁是领军的了,后面的也可能超过前面的。

  还有行业的不同。互联网企业20年前还没有,我们就看到新生机会是不断涌现的,其实我们常常看到市值排名的尾部,可能未来的活力就在尾部。在不同的行业,可能移动互联网和高端制造业在北京的发展已经受到一定的制约,他们的成长速度减慢了,但是后边的生物医药、环保,它们的增速提高了。

  移动互联网增长在2012年是负的,基本没有增长,因为国际国内的资本市场2012年都不好。但是环保、生物医药都是超过20%的速度在增长,这就要求我们企业进行选择,应该投身到什么领域里面去创业、发展?在这方面,我们的会员就感觉到这样一个协会能给大家提供这样的数据,每个人都会期待着竞争力报告的发布,期待着获得资料,然后自己拿回去再做系统的研究,再指导公司自己的发展策略。

  第二,对投资人。其实中国的资本市场到目的为止没有完全开放,我们国内的资本市场发展应该说蓬蓬勃勃,非常好,特别是对创新科技的发展,如果你企业运行得好会获得超出国际上所有资本市场的市盈率,融资都很大,投资人也很热情,政府也很支持,这都是中国资本市场给全球带来的贡献。

  国际资本市场其实对中国有一个再认识的过程,大家一致认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应该有公司诞生出来,多一些百度,甚至能达到google、intel这样一些国际级公司的级别,所以国际资本市场对于中国公司其实也一直非常热衷。可是你怎么给投资人一些整体的数据?我们习惯叫概念,概念不用给,中国概念已经全世界都叫得响了,我们走到哪一个角落里都有中国概念,概念不用讲,已经满足不了投资者的需要了,更多的是应该有一些数据。

  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创新型领域这些公司的集合状态是什么样子的?投资人很容易研究一家、两家公司,但是把这一系列放在一起看可能更有指导意义,特别是如果我们把中国的上市公司整理出数据,我们交给境外的投资人看,我们再把中国在境外上市的公司集成下来给中国的投资人看。我是非常看好,早晚有一天中国资本市场的大门会敞开,投资人会非常好的融通、流动,这时候协会提交的这些资料、发布的这些报告是有意义的。

  第三,协会一直得到了政府的支持。目前中国发展创新科技,特别是企业发展创新科技大量地受政府政策环境的影响。如何改善这些环境,使它变得非常有利于创新型企业的发展?这是政府的难题。过去大家没有搞过,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政府就非常愿意倾听科技型企业和科学家的愿望、想法、困难。在过去20年,随着中关村的发展,其实中关村的科技型企业对于中央政府和市政府的政策影响是非常大的,现在已经形成对全国的示范,全国很多的科技政策都受中关村地区的影响。

  经过20年的发展,难道我们还仅仅停留在我需要办一个户口、我房租太贵、我科研没钱,这样的小事吗?我就讲了,过去是保姆性的科技政策了,就是你科技还很稚嫩,你像一个小娃娃,这时候你需要奶瓶、摇床等。现在应该改变了,到底创新型科技企业如何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做贡献?你就要数据。国民经济发展多少,你能做多少?

  北京市2012年的GDP是1.7万亿元,上市公司有多少?做了多少?说得清楚吗?现在说得很清楚。中关村地区科技型企业的总市值是1.3万亿,这两个数直接比较起来经济学家不一定认同,但是我跟市长谈的时候他非常认同,因为1.3万亿的市值是市场给的价值,然后1.7万亿是全北京市民干出来的价值。GDP的增长,我们现在的趋势是放缓了,为什么我们要环保,要高附加值?所以这时候创新科技给我们国民经济发展到底带来什么样的直接影响,拿数据说话,竞争力报告发布了这样的数据,就对政府产生了直接的影响。他们认识到,原来要支持创新科技不仅仅是概念,而是能解决经济发展的数据问题。

  怎么使我们的经济发展又好、赚钱又多,对社会的负担越小,我们不影响环境,我们使人口更加的优化,我们对能源的依赖小,我们的附加值更高,我们能给国民经济保驾护航,我们能有更多的新技术输出到全国、全世界去,让他们的经济、结构有所调整,这就是中关村这些企业家的、这些上市公司的使命。

  这个过程中你还给政府带来了更多的税收。其实税收还是一个小问题,更主要的问题是前景,是前途、是这个社会的前途,未来我们发展的天,不是灰蒙蒙的天,而是阳光明媚的天。阳光明媚靠什么?靠减排。还靠什么?靠高附加值。

  总结一下,协会最主要的工作是通过中关村竞争力报告的分析、研究,得出一些数据来,提供给三个层面:企业,上市公司自己;投资人,我们的衣食父母,他们投了公司,我们要给他们创造价值;政府,政府通过这样的数据,来反馈自己政策如何调整,如何支持创新科技的发展。现在看来做了两年都很愉快,这个方向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和讯网:我听到一个关键词,叫数据。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中关村上市公司协会是新成立的、比较年轻的协会;对于您个人而言,协会也是一个新生的使命、新的任务,刚开始是怎么切入到这个工作的?

  尹卫东:开始是很困难。现在是一个复杂的社会,有统计、税务,各种报告,每个企业的角色又不同,中关村的企业最大的特点就是特别杂,分布在各个领域,很难统一。

  去年搞了一个版本。最早走了很多弯路,发过问卷,开过几次会,大家集中起来,但是报上的资料口径很不一致,很难统合。

  后来我们在清华几个教授的帮助下,定位了一个第三方,不再由每个公司主动提交数据,我们通过第三方的方式,直接在市场中采集数据。我们跟证监会也做了一些交流讨论,和美国资本市场的管理者,比如纳斯达克的管理者,他们也很支持我们的想法。我们通过第三方的方式直接采集数据,撇开会员申报,撇开会员的主观,这样就解决了一个难题。数据的收集来源就确定了,而且得到了认同。

  还有一个就是时间。因为协会的精力是有限的,我们很多人都是志愿者,我们都是一边忙公司一边拿出一点精力来做,这个困难就靠大家公益性来解决,每一个会长、副会长、理事单位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蛮积极的,提供了帮助。还有很多的学者,他们牺牲了一些休息时间来跟我们一起去计算,建立这样的数据库,是这么一个过程。

  第一年的报告发布还是有一些牵强,甚至有一些错误。统计的不准确、计算的不准确。

  和讯网:是2011年?

  尹卫东:2011年的,趋势也不明显,2012年就调整得好了一些,数据库更加健全、更加准确,而且请了像安永这样的公司,使这个报告更加准确。

  但是还有不足,什么不足?没有往纵深进一步的分析,比如税收的分析,有一些政府部门提出来,你们有没有可能对上市公司的税收构成进行系统的分析?我们现在还做不到,因为这些数据都有,但是可以挖掘。比如我们希望能够对上市公司销售收入的分配,就是销售收入的布局做一些分析。销售收入的增长跟规模、工业企业的销售的增长,这是两个数。比如在北京市有一个规模以上企业的销售收入的增长,它有一个比例,我们做一个比较。我们能不能分析到底是在北京地区发生的,还是在中国之外发生的?还是在不同省份发生的?我们这个还没有做。这样凝聚会员在日常活动当中就比较丰富,也比较有意思。但是这个我觉得是小事,就是协会会员之间的互动互访经常会有。

  还有一点就是跟政府的对话,跟政府有关部门和领导进行一些对话,这些会员也很开心。为什么?因为一边对话,一边化解了企业自身去哪里投资、在哪些项目上需要政府支持的问题,有一些领导现场就拍板了。这一点协会做起来也比较开心,大家也比较愿意参与这样的活动。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科兴生物掌门:政府怂恿我们成立协会 喜欢数据说话》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