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经济 > 人物 > 叶湘武 - 贵州益佰药业

叶湘武 - 贵州益佰药业

来源:医源世界 作者:佚名 2006-9-18
336*280 ads

摘要: 叶湘武 制药企业:贵州益佰药业 他回避记者,说是因为记者通常看问题不够全面。 他说记者写的东西他不会看,惟一的要求是不要诽谤他。 他是叶湘武,贵州益佰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也许正是因为上面的原因他远没有他的企业知名度高。 2004年3月8日,益佰制药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叶湘武
 

 

制药企业:贵州益佰药业

 
     他回避记者,说是因为记者通常看问题不够全面。

     他不愿接受采访,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但愿这是最后一次接受你的采访。

     他说记者写的东西他不会看,惟一的要求是不要诽谤他。

     他是叶湘武,贵州益佰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也许正是因为上面的原因他远没有他的企业知名度高。

 

     2004年3月8日,益佰制药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2005年初,贵州省省长石秀诗在其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特意提到“这是贵州第一家成功上市的民营企业”。今年对于益佰来说是特殊的一年,6月12日是其成立lO周年纪念日,10年间,这家长于中药产品的企业所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做足100(益佰)!”已经成为了几乎人所共知的经典广告词。除了这些,益佰还有一个十分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总经理叶湘武的夫人窦啟玲也在公司任职,并且担任的职务是董事长。   

 

    关于窦、叶两人分别是公司的第一、第二大股东,当时这种“夫妻店”式的股权模式给益佰的上市之旅增添了一些麻烦。

     可是叶湘武却并不认为益佰制药的股权模式会带来什么额外的风险,上市一年后的今天,他对资本市场的看法也颇为与众不同。

 

    “上市只是为了融资”

 

    记者:今年3月8日是益佰上市满一周年的日子,您认为在这一年里公司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你有什么感受?

    叶湘武:没有什么改变,这一年来公司还是在按着我的期望与设计向前走。除了资金,上市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倒是增添了麻烦和压力,这就是我对上市的感受。

    记者:既然是这样,那当初为什么还要选择上市?

    叶湘武: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为了融资,进一步把企业做大。所以上市只是增加了一条融资的渠道而已,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十分特殊的意义。现在看来,如果2004年证监会告诉我,你的企业不能上市,那后果也只是融资速度慢一点而已,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此前我们在银行的信用额度还是很高的。

  

    记者:很多人都觉得上市进入资本市场本身就蕴含了很多契机,你不这样认为吗?

    叶湘武:我不认为是这样的,不过是拿到了钱继续做大企业。

    记者:益佰在谋求上市的时候,曾有人对公司家族式的控股方式产生过疑虑,你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叶湘武: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在上市前益佰根本谈不上是家族企业,现在更不是,它完全是一个自然人发起的公司。虽然上市后我和窦啟玲占有大部分股份,但大股东的这种关系并不代表家族控股。

    当初发起成立公司的时候,第一,我希望能够占有控股的地位,这才能保证企业未来按照我的设想发展;第二,我们也引进其他的股东,这是因为企业要做大靠一个人是不可能实现的;第三,我的亲属没有任何人持有公司股份,我的亲妹妹在益佰工作,犯了错误照样被开除了。

    所以说从一开始,益佰就不是一个家族企业的概念,这是别人的误解。

 

    记者:你发表个人看法的时候非常地直接,一向都这样吗?

    叶湘武:我说话从来就是直接了当,比较诚恳。所以我不敢接受记者的采访,从来就不喜欢见记者。

    记者:还有其他的原因吗?

    叶湘武:我觉得没有必要对媒体夸耀自己,只要埋头苦干把企业做好就够了。

 

    记者:你很坦白。

    叶湘武:我为什么要隐瞒呢?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我就是要踏踏实实地按照我的年纪和精力做应该做的事。

    还有,我的企业可能比王石的大吗?我会比柳传志聪明吗?我能比张瑞敏更有能力吗?所以我没有必要夸夸其谈,我跟你讲的话都是直接了当的,你没有碰到过吧?

 

    “我们更看重长期利益”

 

    记者:问你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益佰在上海的子公司佰加壹去年出现了亏损,并对整个上市公司的利润造成了不利的影响,人们对此有很多负面的看法,你怎样认为?

    叶湘武: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尖锐。哪个孩子一出生就会喊妈妈呢?同样的道理,一个企业的任何一项投资,获得回报总是要有个过程的。如果5年的时间里能够把我们投在佰加壹这个公司上的钱收回来,并且平均每年的收益达到25%,到时候就会有人喊好了。   

    我既不希望别人盲目地表扬我,同样也不希望看到盲目地批评。

    记者:但是在中国股市,很多投资者看重的都是短期利益。

    叶湘武:我跟那些买了我们股票的基金说,你要投资我们益佰就要看长线,不要看短线,否则我建议你马上卖掉。因为我们做的战略设计都是从企业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不是为了满足投机目的的。做企业肯定都是看长不看短,一边要求我们做强做大,做成航空母舰,一边又在期望得到更多的每股收益,这是不现实的。

 

    记者:业内都认为,益佰之所以会成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特别重视营销

    叶湘武:你觉得企业可以不去重视它吗?

    记者:这同时就会产生一个疑问,你们会不会对研发重视程度弱一些?

    叶湘武:不是。我认为,从中国制药企业的自身情况来看,绝大多时企业单独完成研发是不可能的,周期也太长了,我们没办法等下去,所以要借助外部的力量。

 

    记者:由于去年国家开始执行宏观调控政策,很多以资本运作见长的企业都在收缩,放缓扩张的脚步,但益佰似乎选择了相反的做法,所以有人认为你们上市之后扩张过猛,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叶湘武:一些企业慢了下来,那是因为他们已经走了不该走的路。但我们刚刚才开始走,脚都没迈完一步,怎么可能收回来。大家所处的阶段不同,做法当然会有差异。另外,上市之后,我们只是收购了一个桂林漓江制药厂而已,并且由于它的净资产比较低,收购价格很便宜。

    记者:益佰的产品结构一直是以特色中成药制剂为主的,近期内会不会有所改变?

    叶湘武:我们已经着手做普药了,主要做西药

 

    记者:大家都认为,做普药的利润比较低,上马普药通常是为了增加销售额,你们是出于这样的目的吗?

    叶湘武:不一定,我们可以依靠降低成本来获得更高的利润。

    记者:你们凭什么可以降低成本呢?

    叶湘武:凭借我们各方面不断完善的管理

 

    记者:能举一个例子吗?比如通过销售管理的改善来降低成本?

    叶湘武:我们有很多关于费用控制的办法,并且还在不断创新。

    记者:但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是益佰去年的销售费用非常高。

    叶湘武:我但愿你并不是真有这样的看法。

    应该看到我们去年销售费用偏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当你为任何目标做准备的时候,总是要有付出的。等到我们把框架搭起来了之后,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又会有人不停地说好。你应该看看我们到底是准备赚今天的钱,还是明天的钱。

 

    记者:投资连云港灌南人民医院,是出于什么目的?是一个为了“赚明天的钱”的尝试吗?

    叶湘武:是的。中央已经说明了,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非国有企业可以进入垄断性的行业,甚至连第一家民营航空公司都已经诞生了。假设我也去投资航空业,那肯定会被媒体和基金骂得狗血淋头,好在我投的只是一家医院。

    之所以要做这个尝试是因为,我们要定位于大健康产业,那就不应该只靠药品生产或者销售。如何最有效地将我们的核心业务与价值链的最末端联系起来?我选择了这样—个方式。开始我们内部有很多人都不赞成

    记者:你认为他们的不赞成有道理吗?

    叶湘武:只是角度不一样嘛,我认为我比他们看得更远。并不是单单为了赢利。

 

    记者:你觉得这个尝试已经初步获得成功,或者已经可以看到成功的希望了吗?

    叶湘武:起码我们已经站住脚了,医院的医护人员没有集体站起来反对或者罢工。

    记者:你做决策的时候,非要看到类似这样的结果才会停下来?

    叶湘武:不是。关键在于这家医院我们刚刚才接手,经营的时间还不到—年,所以还谈不上成功或失败。

 

    “我是公司的主要决策者”

 

记者:你在做决策的时候,会与窦总一起讨论吗?

    叶湘武:我们有自己的决策机制。我会通报她的,但不会等待她的批准,在公司最主要的决策者是我。这就像在家里你要买一件东西,一定要等到你的老婆批准你才买吗?

    记者:那不一定,如果是买房的话,我肯定要跟她商量一下,看看她同不同意。

    叶湘武:很简单,那你就把这个房子尽量描述得好一些。如果我都不能让她听了之后马上同意买,我做这个事情干什么?

 

    记者:你们有过意见很不一致的时候吗?

    叶湘武:到现在为止还没有。

    记者:你估计以后会有吗?

    叶湘武:可能会有,但问题不大,因为我相信我的能力。

 

    记者:你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能力吗?

    叶湘武:是的。

    记者:当你还在做药厂职工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叶湘武: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是想老老实实做事,埋头干活,根本想不到会是今天这样。但我敢果断地做事,敢于承担风险。

 

    记者:您原来工作过的药厂现在情况怎么样?

    叶湘武:垮了。体制不好,必然会这样。

    记者:你是否担心益佰也会有体制上的漏洞?

    叶湘武:我担心,益佰现在的确还不够完美。但我不会说出我们的缺点在哪里,因为这些缺点是可以改正的,解决了之后我才会跟别人说我的经验。如果现在就说出去,那么经过媒体一放大,那些缺点可能就无法改变了。

 

    记者:十年前,你想过会把企业做大吗?

    叶湘武:关键在于怎样的规模才算大。

    记者:益佰现在的规模算不算大?

    叶湘武:不大,并且我觉得益佰这几年的发展速度并没有多快,年平均增长率也不过就是30%几嘛,只不过比较健康。有时候,突飞猛进式的发展并不一定是好事,很有可能会根基不牢,德隆发展快不快?

    我觉得我们的发展速度相当于一年长一岁,这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这样会平稳一些。

 

    记者:益佰现在还处在打根基的阶段吗?

    叶湘武:是的。我说我是一个可悲可怜的创建者,当能够看到益佰真正辉煌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变得颤颤巍巍了,即使还有心去做,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记者:我曾听一个制药企业的老总说,“一代人在一个企业里只能做一代人的事”,所以他现在才40几岁,就已经在选择、培养接班人了,他说10年内他们这一批创业者就会全部退下来,你赞同他的观点吗?

    叶湘武:从那句话来看他比我先进得多。

 

记者:你现在还不能说这样的话?

   叶湘武:我明明做不到,为什么要说它呢?我还是处在一个比较保守的状态,我要再看看企业的发展情况才能决定。

   记者:10年内你有没有出现过很严重的失误?

   叶湘武:应该没有,我的直觉还比较准确。

 

   记者:你的企业里是否有其他人具备与你类似的决策能力?

      叶湘武:有,但是可能是因为我在上面,他不能或者还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华。

      记者:你是一个非常强势的管理者,你是否这样认同?

      叶湘武:应该是。

 

     记者:那么在这种风格之下,你能够很容易就听取别人的意见吗?

     叶湘武:我不能听取别人的意见,公司有可能发展到今天吗?

     记者:如果他的意见与你的观点完全相反呢?

     叶湘武:很难说我会妥协。

 

     记者:宗庆后曾说过他基本不会听取别人的意见,你觉得这样做有道理吗?

     叶湘武:他有他的领导风格啊,他有本事靠这样的方式把企业搞上去,没什么不可以的。

     记者:你觉得你的管理风格跟他是否接近?

     叶湘武:我没有看过关于他的东西,我不太喜欢看这类东西,所以比较孤陋寡闻。可能就是因为这些原因,我的企业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也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记者:一个有趣的巧合,从去年到今年有好几家医药企业都刚刚走过10年,与这些同龄的企业相比之后.你会有什么感想?

     叶湘武:我觉得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大家之间是互不干扰的。没有必要进行比较,天天想着一定要超过哪个企业,只会徒增压力,没有什么意义。

     记者:如果让你用一句话来形容益佰,你会怎样说?

     叶湘武:一句话形容不了。

 

    记者:10年之后益佰会怎样?

叶湘武:应该是处在中国医药50强的位置,现在是第86位。

       摘自《医药经济报》文/倪文昊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叶湘武 - 贵州益佰药业》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