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求医问药 > 专家门诊 > 名家医案 > 魏品康消痰祛风除湿法治疗顽固性湿疹经验

魏品康消痰祛风除湿法治疗顽固性湿疹经验

来源: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 作者:赵婧 魏品康 2013-7-15
336*280 ads

摘要: 顽固性湿疹是皮肤科常见病、多发病,其成因复杂,病情缠绵,临床治疗颇为棘手。本院魏品康教授为上海市名中医、国家首批师承制博士生导师,有40余年临床经验,医术精湛,在中医药治疗疑难杂病方面建树颇丰,对治疗顽固性湿疹有独到经验。笔者有幸跟师学习,收获颇多,现将魏师治疗顽固性湿疹经验介绍如下。1 对病因病机的......


    顽固性湿疹是皮肤科常见病、多发病,其成因复杂,病情缠绵,临床治疗颇为棘手。本院魏品康教授为上海市名中医、国家首批师承制博士生导师,有40余年临床经验,医术精湛,在中医药治疗疑难杂病方面建树颇丰,对治疗顽固性湿疹有独到经验。笔者有幸跟师学习,收获颇多,现将魏师治疗顽固性湿疹经验介绍如下。
1  对病因病机的认识
    魏师认为,顽固性湿疹多因饮食失节或嗜食肥甘厚味,伤及脾胃,脾失健运,水湿代谢异常,痰湿内生,又兼外受风邪,内外之邪相搏,外溢肌肤所致。其病机主要为阴阳失调,气血不和,脏腑功能紊乱,致生痰、生风、生湿,通过经络的联系,在体表出现病变。痰性黏腻,不易祛除,故病情迁延日久,反复发作。痰浊在肌表留伏遏阻,局部营卫气血运行受阻,故可见患处皮肤增厚、浸润,色棕红或带灰色,色素沉着,表面粗糙,个别患者有不同程度的苔藓样变、边界较清楚、呈阵发性瘙瘁,部分皮损可出现新的丘疹和水疱,抓破后有少量留滋   。魏师根据顽固性湿疹产生的病因病机,以消痰祛风除湿法治疗该病取得良好疗效。
2临证用药
    魏师常用制天南星、制半夏、山慈菇消痰散结,消散停于肌表的顽痰。在此基础上,对于急性期,佐以清热燥湿、祛风止痒,药用苍术、土茯苓、白鲜皮、苦参、泽泻等清热燥湿利水:乌梢蛇、天龙、地龙、全蝎、蝉蜕、野菊花等祛风通络止痒;热邪侵犯营血,血分蕴热者加生地黄、赤芍、紫草、牡丹皮、板蓝根、大青叶等清热凉血;病久气血亏虚,易成血虚血瘀,可加当归、何首乌、胡麻仁、熟地黄等以补血养血;女性患者多伴有月经不调、面部色素沉着或痤疮及脓性分泌物,可合桃红四物汤活血调经,佐以薏苡仁、皂角刺、桔梗、浙贝母托毒排脓;伴情志抑郁者,可酌加柴胡、郁金等疏肝之品;下肢病变者,用四妙散加川牛膝;后期加活血化瘀之品,如桃仁、红花、赤芍、丹参等,以改善血液循环。另外,魏师方中多用甘草梢、车前子、泽泻以通利小便;制大黄、炒枳实、炒枳壳以宽肠理气、通畅大便,使留滞肌肤之邪有出路,邪去则正安,疾病向愈。
3典型病例
    患者,男,45岁,2010年5月12日初诊。患者10年前,胸背部发红色皮疹,高出皮肤,上有水疱,搔抓时有渗液,逐渐融合成片,红肿明显,且伴有剧烈瘙痒,日夜难寐,后皮疹逐渐发展至整个躯干及四肢。病情反复发作,冬重夏轻,缠绵难愈,患者生活质量极差。西医诊断为全身泛发性湿疹。曾应用口服抗组胺药,注射长效皮质类固醇激素,外用药膏艾洛松、皮肤康等,可获暂时缓解,但不久即复发,也曾在外院口服中药,亦未见明显疗效。就诊时,患者皮疹又有新发,瘙痒剧烈,痒时坐卧不安。查体:背部有粟粒大小丘疱疹、红斑,成片状,皮肤肿胀色鲜红,肤温较高,伴抓痕血痂,局部有渗液,双侧大腿有黯红色皮损,小腿皮肤上覆白色鳞屑。纳可,口渴,大便难解,需服通便药,小便黄,睡眠差。平素嗜食烟酒(每日2瓶啤酒或半斤白酒)及辛辣刺激之品。舌紫黯,苔黄厚腻,脉滑数。西医诊断:慢性湿疹。中医诊断:湿疮。久病多痰,其证当属风湿痰毒凝聚,治拟消痰祛风除湿、清热凉血解毒。处方:制天南星15 g,制半夏15 g,山慈菇15 g,麻黄6 g,葛根30 g,野菊花30 g,生地黄30 g,土茯苓30 g,白鲜皮30 gJ黄柏30 g,薏苡仁9 g,天花粉15 g,蝉蜕15 g,泽泻30 g,牡丹皮15 g,大青叶30 g,板蓝根30 g,桃仁15 g,当归15 g,炒枳实、炒枳壳各15 g,制大黄15 g,龙骨、牡蛎各30 g,甘草6 g。每日l剂,水煎,分早晚2次温服。
    二诊:患者服上方14剂后,背部皮损明显减轻,疱疹干燥,颜色转黯,双侧大腿可见黯红色皮损,全身皮肤瘙痒已减大半,症状较前显著缓解。纳可,大便每日3次、质软,夜寐较前好转。舌淡,苔黄腻,脉弦滑。其在表之邪已发散,但湿热余邪未尽,仍以原方出入。处方:制天南星15 g,制半夏15 g,山慈菇15g,生地黄30 g,玄参30g白芍15 g,土茯苓30 g,决明子30 g,黄柏30 g,薏苡仁9 g,牡丹皮15 g,大青叶30 g,板蓝根30 g,桃仁10 g,当归15 g,何首乌30 g,天花粉15 g,制大黄15 g,蝉蜕15 g,龙骨、牡蛎各30 g,石菖蒲30 g,西瓜翠衣30 g,甘草6 g。继服14剂。
    三诊:背部皮损完全消退,大腿前部皮损亦基本消退,仅有略微肿胀,大腿后侧及小腿部皮肤色黯红,上覆白色厚厚痂皮,角化明显,皮肤粗糙,皮肤纹理增粗、肥厚、色黯,略有肿胀,瘙痒已除。纳可,大便每日2~3次、质较稀,夜寐尚可。舌紫黯,苔略黄腻,脉弦滑。患者皮肤干燥角化,颜色黯红,乃久病成瘀,久病成虚,治以养血生血、活血祛瘀为主,.兼清余邪。处方:制天南星15 g,制半夏15 g,山慈菇15 g,桃仁12 g,红花12 g,熟地黄30 g,当归15 g,川芎15 g,牡丹皮15 g,赤芍30 g,生地黄60 g,丹参30 g,何首乌30 g,板蓝根30 g,大青叶15 g,炒槐花30 g,龙葵30 g,土茯苓30 g,干蟾皮6 g,绿豆衣30 g,炒枳壳、炒枳实各15 g,泽泻30 g,制大黄15 g,黄柏30 g,甘草6 g。继服14剂后,患者痂皮脱落明显,皮肤颜色由黯红转浅,后守方治疗1个月,患者小腿部皮肤痂皮角化层脱落,皮肤颜色基本转为正常。随访半年,患者全身未再有新发皮损,临床治愈。
    按:本案患者为顽固性湿疹,蕴湿日久,风湿痰毒凝聚。故治疗上以消痰法贯穿始终,用药选用制天南星、制半夏、山慈菇等。首诊时,皮损明显,新发疱疹主要集中在背部,邪热郁闭在内,故见背部疹出不畅,斑疹隐隐,瘙痒剧烈。治疗上,魏师在清热凉血、利湿解毒、养血祛风基础上选用麻黄、葛根、野菊花发散邪热,使邪热由表而解,且葛根另有引药至项背之功,郁者发之,发表透肌,使邪出有路;另选泽泻通利小便,制大黄、炒枳实、炒枳壳宽肠理气、通畅大便,使邪从下走。服药14剂后,患者在表之邪己去大半,故减解肌发表之品,继以清热凉血、利湿解毒为主要治法。三诊时,患者症状明显减轻,皮肤角化肥厚乃久病必瘀所致,魏师选用桃红四物汤养血祛瘀生血,将赤芍剂量增至30 g,同时并用丹参、何首乌以活血祛瘀润燥。纵观本案治疗,魏师层层递进,标本兼顾,寓意颇深。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魏品康消痰祛风除湿法治疗顽固性湿疹经验》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