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求医问药 > 专家门诊 > 名家医案 > 成肇仁治肝脾不和经验

成肇仁治肝脾不和经验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姚妍杰 2013-7-15
336*280 ads

摘要: 所谓肝脾不和乃肝胆疾病累积肠胃所致,它是一个广义的范畴,临床有肝郁脾虚、土虚木乘、肝木太过横逆而犯脾土等区别,具体而言,小柴胡汤、四逆散、逍遥散、痛泻要方等方都是此法的具体体现,也是临床比较常用的方药。湖北中医药大学成肇仁教授是全国著名的伤寒学者,从事中医临床、科研、教学四十余年,临证善于用经方治......


  所谓肝脾不和乃肝胆疾病累积肠胃所致,它是一个广义的范畴,临床有肝郁脾虚、土虚木乘、肝木太过横逆而犯脾土等区别,具体而言,小柴胡汤、四逆散、逍遥散、痛泻要方等方都是此法的具体体现,也是临床比较常用的方药。湖北中医药大学成肇仁教授是全国著名的伤寒学者,从事中医临床、科研、教学四十余年,临证善于用经方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并注重采集时方之精华,临床治病收效甚好,笔者有幸跟从成师学习,深受其谆谆教诲,现以肝脾不和为例,阐释其临床用药心得。

  谢某某,女,56岁,2013年3月20日初诊。主诉脘腹痞胀不适已三年,伴嗳气,失眠,大便偏干,舌暗红苔薄白,脉细滑。

  处方:苍白术各10克,厚朴12克,法夏10克,茯苓15克,陈皮10克,苏叶梗各10克,枳壳10克,香附10克,连翘15克,佛手10克,香橼10克,太子参15克,焦三仙各15克,大腹皮10克,代赭石20克(先煎),旋覆花10克(包煎),甘松10克,7剂,水煎,日分3次服。

  二诊:脘腹痞胀不适、嗳气、失眠均减轻,舌苔根部薄黄,脉细滑。守上方去甘松,加茯神15克,炒枣仁15克,怀牛膝15克,7剂。

  三诊:脘腹痞胀继减轻,但仍腰酸,舌脉同上。守上方去太子参,加虎杖15克,炒莱菔子30克,合欢花皮各15克,7剂。

  四诊:上症减轻,但仍嗳气,腰酸,舌脉同上。守上方去枣仁、合欢花皮,加黄柏10克,砂仁6克,甘草6克,竹茹12克,7剂。

  五诊:上症续减,但因感冒停药,舌淡红苔白,脉弦细。守上方去黄柏、竹茹、虎杖,加广木香6克,草豆蔻10克,郁金10克,甘松10克,7剂。因此病人病情较久,病情复杂,后继续根据病情加减辨证施治,均有好转。

  按  木土失和是消化系统最常见的病机,其中肝胆脾胃的升降失运是关键。脾胃同居中焦,是一身气机升降之枢纽,脾主运化,胃主受纳,共司饮食水谷的消化吸收和输布,脾主升清,胃主受纳,清升浊降则气机调畅。肝主疏泄,调畅脾胃气机,肝气条达则脾升胃降,气机顺畅,病理状态下,肝失疏泄,脾胃失和,中焦气机升降失常,就会出现腹胀、痞满、嗳气、脘痛等表现。“治胃病不理气非其治也”,故疏肝理气是遣方的重要法则,肝失疏泄,疏泄不及,土失木疏,气壅而滞;肝之疏泄太过,横逆而犯脾胃,脾胃不和,均可引起脾胃系病证,故调肝可以安胃。本病例即是,用了一系列调理气机的药物如厚朴、苏叶、苏梗、陈皮、枳壳、香附、佛手、香橼、大腹皮等。其次,用清解郁热的变通之法,胃病日久,脾胃虚弱,气滞血瘀,日久均可郁而化热,临证时病人的舌象反应最明显,要灵活运用。本例中患者舌暗红,显然有郁热之象,故用连翘清此郁热。第三,健脾养胃,补虚以固本,尤其是慢性胃病,中医讲治病求本,故健脾养胃时时刻刻都要牢记。在本例中成肇仁用六君子汤补益脾气,焦三仙消食和胃,以补脾胃虚之本。诸药合用,标本兼治,收效甚好。


医学百科App—医学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页:
返回顶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夹】【收藏到新浪】【发布评论



察看关于《成肇仁治肝脾不和经验》的讨论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