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麻风病人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医院院长与妻子照顾麻风病人36年

  在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牛车河水库中,有一座传说中的“恐怖岛”——麻风岛。人人谈之色变,避而远之。然而,有一个人,却在此默默守护了36年,与这些被社会遗弃的麻风病人为伴,度过了人生最精华的时光。他也曾孤独,也曾茫然,而这一切因无悔的选择而释然——

  守望麻风岛,36年的孤独

  ◎文/白剑峰

  站在岛上,四顾茫茫,他的眼泪流了下来。难道自己的一生就在麻风岛上度过?

  36年来,江志国一直守护在麻风岛上。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岛国里,他就是家长,病人就是孩子。

  他是团风县麻风病医院院长。长期的孤岛生活,使他变得沉默寡言。他喜欢戴一顶黑色的遮阳帽,帽檐总是半掩着深邃的目光。在麻风岛上,他由黑发人变成了白发人。

  1970年9月,22岁的乡村医生江志国被分配到麻风岛工作。一名老医生问:“年轻人,你犯什么错误了?到了这里,就是到鬼门关了!”

  团风县麻风病医院始建于1964年。当时,岛上有81名病人,挤在20间破旧腥臭的茅草棚里。6名医护人员大多年老,年轻人都因忍受不了寂寞和偏见,纷纷调走了。他上岛的那天晚上,和3名医务人员共住一间草棚,床还是从一名刚刚去世的麻风病人屋里抬过来的。

  岛上没有路,没有水,没有电。一到晚上,野兽就来踢门。有一名医生的孩子放在屋里,竟然被狼叼走,只剩下一双鞋。站在岛上,四顾茫茫,江志国的眼泪流了下来。难道自己的一生就在麻风岛上度过?

  两年后,江志国被任命为麻风病医院院长。此前,这里先后有8任院长,都是来去匆匆。他想,自己这么年轻就当了院长,肯定能干出点名堂来!

  在几年间,他带领全院职工和有劳动能力的病人,没日没夜地干,种树、开荒、盖房、修路、打井、通电,使荒凉的小岛有了生机,病人全部住进了砖房。自1979年开始,江志国带领大家在岛上栽树。春去秋来,杉树、樟树、松树等长大成林,为岛上增添了绿色。为了防止有人偷盗林木,他们每天夜里巡山。有一年,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江志国为了追赶盗林者,差点翻船。最后,木材虽然追回了,他们却遭到了盗贼的殴打。

  岛上有38名麻风病人,他们基本没有经济来源,前些年政府每人每月发给生活费180元,后来又提高到了260元。但是,这些钱远远不够开支。为了解决吃饭问题,江志国带领大家开荒种地,自给自足。如今,岛上不仅有芝麻、花生、红薯、苦荆茶和蔬菜,还有板栗、柑桔、苹果、红枣等果树。吃不了的农产品,就拿到集市上卖掉。去年,剩余的水果、蔬菜卖了3000多元。

  岛上还种植了各种花卉,以弥补经费不足。1989年,江志国到浙江金华学习花艺,并带回了优质种苗。自此,岛上有了茶花、梅花、桂花、君子兰、栀子花、铁树、榕树等,品种达三、四十个。仅此一项,每年能有两三万元的纯收入,这些钱基本贴补给了病人。

  江志国的妻子童秋香,麻风病医院最老的护士,1973年上岛,1976年与江志国结婚。岛上的生活是枯燥的,也是寂寞的。早些年,岛上狼多。一到晚上,她就把门用木棍顶住,防止野兽袭击。夏天热得大汗淋漓,却不敢开门窗。有时,丈夫外出不在家,她心里发毛,就在门上吊一个铁桶,隔半小时敲几下,给自己壮胆。她有3个孩子,都是在岛上出生长大的。30多年来,她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麻风病人,为他们打针发药、缝补衣服、清洗被褥,从无怨言。

  在外人眼里,麻风岛是绝望之岛;而在病人心中,却是希望之岛。

  那年,一场罕见的龙卷风袭击麻风岛。傍晚时分,突然乌云密布,天昏地暗,平静的水库涌起了几米高的巨浪。碗口粗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屋顶的瓦片似纸片飞扬,整个小岛似乎都在颤动。顷刻间,屋倒墙裂,病人们吓得大喊大叫,哭成一团。

  这时,江志国冲了过来,大声喊道:“不要怕,跟我来!”说完,他一边指挥医护人员转移轻病号,一边背起重病号跑。很快,病人们都转移到了安全地带。一点人数,只有77名病人,还差一个。原来,烂腿的易以波还留在屋里。江志国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将易以波一把拉到背上。刚走几步,只听身后一声巨响,23间病房倒塌了,变成一片废墟。

  在狂风暴雨中,病人无法过夜。于是,工作人员找来了木料,支撑起几间还未倒塌的病房,又在树林里搭了几间临时棚子,总算有了栖身之地。

  第二天,江志国带领大家开始重建家园。当他正忙着指挥盖房时,家乡有人来送信:“你家的房屋被龙卷风揭顶了,你父母让你赶快回家修房子。”他想: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是该回去。可是,岛上这么多病人没处住,眼巴巴等着修房呢!于是,他对送信人说:“我这里实在抽不开身,你转告老人家,雇几个人修房吧!”说着,他将身上仅有的30元钱掏了出来,让送信人带给父母。消息传回,父亲拄着拐杖直戳地,大骂儿子不孝。当年10月,病房抢修完工,小岛重现生机。

  然而,祸不单行。1995年6月,倾盆大雨连降数天,水库猛涨,很快便淹了小岛,病房被连排冲倒。面对又一场灭顶之灾,很多病人失声痛哭。

  看着破碎的家园,江志国心如刀绞。他迅速向上级报告灾情,得到了8万元救灾款。为了节省经费,他带领医院职工和有劳动能力的病人当小工、搬红砖、运石灰,一干就是半年。

 [1] [2] [下一页]

  当时,岛上有两条小木船。江志国每天亲自划船往返8趟运砖,从天不亮运到天黑。砖一到岸,病人们再往工地搬运。最苦的要算运石灰了,因为天热,大家都穿凉鞋,没有任何防护,脚整天泡在石灰里。白天没感觉,一到晚上,脚上的皮肤大块大块地脱落,疼痛难忍。

  就这样,他们建成新病房15间,维修病房20间,节约开支近两万元。当年12月,病人全部从帐篷搬进了新房。

  在外人的眼里,麻风岛是一座绝望之岛;而在病人的心中,麻风岛却是一座希望之岛。经过治疗,这里先后有21人回归社会,走向新生。

  唐氏三兄弟都曾是麻风病患者,老大、老二没有治疗,相继去世。老三也患上麻风病,村里人害怕传染,垒起了一圈石头墙,把他家围了起来,不让他出门。江志国知道后,把他接到了岛上,进行了精心治疗。两年后,他的病治愈了,医护人员把他送回家中,并告诉乡亲们:麻风病并不可怕,治好就不传染了,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如今,唐老三靠跑运输赚钱,家里盖了楼房,两个女儿也都上了大学,日子过得很幸福。

  这一辈子,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麻风岛了。

  为麻风病人送葬,是麻风病医院的一件大事。

  1980年7月,一名30多岁的女麻风病人因患肝腹水死亡。然而,把尸体送到火葬场成了最棘手的事。听说是运麻风病人,不管是船工,还是汽车司机,要么不愿意拉,要么漫天要价。费尽周折,他们总算找到一辆手扶拖拉机。

  到了火葬场,工作人员听说是麻风病人,立刻躲得老远,连尸体也不愿抬,他们让江志国等人自己动手。当医务人员通知家属取骨灰时,家属冷淡地说:“骨灰不要了,你们随意处理。”于是,他们只好把骨灰埋在岛上。

  几乎每年的春节,江志国都是在岛上度过的。除夕之夜,沉寂的岛上响起鞭炮声。他和病人们一起包饺子,喝米酒,其乐融融。有时,他还亲自下厨,炒几个拿手菜。在这个大家庭里,没有他,过年就没了味道。

  在社会上,“麻风病”三个字就像瘟疫一样令人恐惧嫌恶。有一次,江志国到武汉出差。下了长途汽车,天已经黑了。他找到一家小旅馆,拿出了麻风病医院开的介绍信办住宿登记。当服务员看到“麻风病”三个字,吓得脸色都变了,说什么也不让他住。一连找了几家旅馆,都是同样的遭遇。没办法,他只好找到湖北省卫生厅,才算解决了住宿问题。

  更令他伤心的是,连亲人竟然也不理解。那年,他和妻子生平第一次到北京,看望妻子的哥哥。哥嫂都是国家机关干部,长期在国外工作,见到他们格外亲热。晚上,哥嫂邀请他们在家里包饺子。在饭桌上,嫂子随口问了句:“你们在哪儿工作?”江志国说:“我们都在县麻风病医院。”嫂子顿时愣了,笑容也消失了。哥哥马上解释:“他们是医生护士,不会传染。”可是,嫂子再也不说话了。直到吃完饭,也没开过口。本来,嫂子已经铺好了床铺,准备留他们在家里住宿。此时却突然改了主意,冷冷地说:“附近有个招待所,你们去住吧!”后来的几天,哥嫂再没露面,陪同他们旅游的计划也取消了。原来,哥嫂为此吵了架,嫂子把他们用过的碗筷都扔了。北京之行,伤感之至。两人无心久留,含着眼泪踏上了火车。

  这些年来,江志国的心里似乎总有一个阴影,不愿与外界交往。他从来不走亲戚,也不爱交朋友,麻风岛就是他的全部世界。县里开会时,他总是独自坐在角落,从不与人同桌吃饭。因为他明白,别人尽管不说什么,可毕竟害怕麻风病。他不愿讨人嫌。

  最让他寒心的是,他的3个孩子在学校里也饱尝冷眼。当年,他们住在岛上,每天孩子们天不亮就起床,坐40分钟的船,上了岸再走四五里的山路。尤其是碰上坏天气,狂风骤起,船在水中剧烈摇晃,险象环生。可当孩子们辛辛苦苦赶到学校后,同学们都喊“麻风婆”、“小麻风”。没有人愿意和他们同桌,有的还向他们吐口水。孩子们辩解道:“我爸爸是医生,不是麻风病人。”可是,他们稚嫩的声音,总是淹没在了一片哄笑之中。

  于是,老师把他的孩子单独安排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后来,老师竟然让他们转学,以免因麻风病影响学校的生源。有一次,他的小儿子哭着跑回家,说学校不让他上学了。江志国心酸地把孩子搂在怀里,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无奈之下,他向县领导反映了情况。一个月后,在县领导的关心下,小儿子终于复学。

  为了让孩子们读书不受歧视,江志国曾向上级打报告,要求离开麻风病医院。上级领导总是答复:“等有了合适的人选,就让你走。”然而,谁又愿意来这个孤岛呢?于是,他留了下来。直到今日,孩子们都已参加工作。多年来,医院职工的月均收入不到500元,很难留住人才。不少人宁愿辞职到外地打工,也不在这里苦熬。只有江志国和他的妻子,默默地坚守了36年。如今,他眼看就到了退休年龄,可以安享晚年了。他说:“我这一辈子,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麻风岛了。就是死了,心也会留在麻风岛上。”■

[上一页] [1] [2]

日期:2008年3月21日 - 来自[健康快讯]栏目

青春献给“麻风村”

    广西医生李云华自20岁来到福建南安市“麻风村”当医生后,和麻风病人共处已十三载。如今,他虽已结婚生子,仍带着全家住在“麻风村”旁,以便照顾病人。13年里,他送走了22位麻风病人。他说,“只要南安市疾控中心愿意雇我,我会亲手送走最后一位麻风病人。”

    冲破世俗偏见来到“麻风村”工作

    “麻风村”建于1958年,如今已更名为南安市麻风病人康复点。记者从南安市驱车半个小时,才赶到这个群山环抱、少有居民的“麻风村”。

    1993年,“麻风村”一位老医生退休回家,一直没有医生愿意来接替此工作。1994年1月,刚刚从广西百色卫校毕业的李云华却冲破世俗的偏见,从老家百色来到了“麻风村”,成为村里一名临时医护人员。

    听说村里来了新医生,几十个麻风病人“哗”地围了上来。尽管李云华一再告诫自己“麻风病并不可怕”,但现实还是让他呆住了。“一个病人眼眶深陷、眼球浑浊,当我以勇敢的笑脸迎接他的目光时,却惊恐地发现他的眼眶边正流下一些黄色的脓水。”李云华说,“那一夜,我挣扎到天亮时才无奈地作出一个决定:既然来了,只好先试试看了。”

    第二天,李云华正式上班了,他的任务就是防止“麻风村”病人畸残的进一步加重。随着麻风病患者越来越少,“麻风村”的病人都是曾经患麻风病经过治疗留下后遗症的人,并没有新的病人。“足底溃疡、五指不全、流脓淌血、肉腐发臭”,这些都是麻风病的后遗症。

    随后的日子里,李云华每天要承担多种角色:“给病人打针、挂瓶、冲洗伤口、换药”,“给他们更衣、洗衣、理发、抓虱”,“帮他们到山外小店买柴米油盐”……李云华说:“忙碌起来时,就淡忘了当初的那一份不安和恐惧,不知不觉中就适应了这一群人以及这个山坳里的生活。”

    13年来送走了22位麻风病人

    1996年,一位1958年进入“麻风村”的病人突然去世,病人临终前口中不停地呼唤女儿的名字。“他已在这已有30多个年头,有老婆,有女儿,也有亲戚,但从来没有一个亲人来看望他,直到死亡。这一幕让我最终下定决心要留下来。”李云华说,“麻风病人最缺乏的是社会的关爱和理解,我如果走了,无疑是在他们伤痕累累的心上再深深地划上一道伤口。”

    李云华先后亲手给22位麻风病老人送终。李云华说,“一些病人没有家属,一些病人有家属却不愿意来。我眼看着一些病人快不行了,就赶快通知他们的家人,一些家人却说,‘他怎么还没有死,等死了再告诉我’,很多病人的家属也歧视他们。”

    第22位去世的病人是72岁的老洪。他过世前已骨瘦如柴,失明的双眼开始流出黄色脓水,脚底溃疡恶臭。李云华医生每天坚持帮他喂饭,冲洗伤口,定时翻身,直到过世。“没有一个儿女来送终,最后还是李云华替老洪穿上了寿衣。”“麻风村”主任老潘说。

    “不要歧视麻风病人”

    李云华对自己的选择没有后悔过,只是觉得愧对老婆和孩子。“他们都很支持我,村子离学校远,儿子要到6公里外的小学读书,必须我来接送。有时工作晚了,看到儿子眼巴巴等着自己十分难过。”

    采访中,李云华不停地说,“麻风病可防可治不可怕,希望更多的人了解他们,理解他们,不要谈‘麻’色变,让他们也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李云华在照料麻风病人的过程中,遇到了太多歧视麻风病人的现象。“被家人遗弃,甚至被医院遗弃……”李云华说,“我带麻风病人到医院做截肢手术,一些医院看到是麻风病人,拒绝治疗。后来我让病人去做手术都不得不隐瞒他们的病情。”

    李云华说,王芸(化名)是“麻风村”收养的一个孩子,如今已成为福建一所高校的一名学生,她的自立自强更说明了麻风病并不可怕,而真正可怕的是人们对麻风病的不理解。

日期:2007年10月30日 - 来自[名医出镜]栏目

李桓英:为麻风病人“痴狂”一生

    86岁的我国著名麻风病专家李桓英,本就应该颐养天年,但她却不去享这个福,心里依然惦记着那些偏远地区的麻风病人。再过几天,她带着几位助手,又要奔赴麻风病防治现场。

    “这究竟是第几次走进麻风村?”李桓英对此已经记不清了。一年两三次,二十多年下来,怎么也得四十多次了吧。两次翻车、一次翻船的经历,都没能挡住这位老人的足迹走遍云贵川17个地州、59个县的麻风病高发区。

    “以前人们对麻风病怕得要命,我就不信那个邪,就要和这种错误观念斗”

    1970年,由于海外留学、工作的经历,李桓英被下放到江苏泰州麻风村。也就在那些日子里,李桓英选择了做一名麻风病医生。

    1983年春节前,李桓英来到云南西双版纳勐腊县的一个与世隔绝的麻风病村寨,开始了全球第一个不住院短程联合化疗试点。

    当时,李桓英看到很多患者手足畸形、眼鼻歪斜。但她二话不说走上前去,握住患者的手。接着又跪了下来,给几位麻风病人检查伤口,甚至还用手去摸他们的鞋子,告诉他们要注意清理鞋里的异物。

    李桓英不但自己与麻风病患者亲密接触,甚至鼓励当地官员也这么做。她握完一位病人的手,顺势把这双残疾的手引向一位当地官员:“来,你们也握一下。”对方却勉为其难地拉了一下。于是,李桓英微笑着给大家上了科普第一课:麻风病不可怕,只要及时治疗,就能好。

    “以前人们对麻风病怕得要命,我就不信那个邪,就要和这种错误观念斗。”李桓英采取的办法不是别的,而是拿自己做试验:病人家的水她仰头就喝,饭捧起就吃;病人试探着同她握手,她拉着就长时间不松;遇见病人,她总是拍拍对方肩膀问个好,摸摸对方的鞋里有没有沙粒。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两年后,所有服药的47名病人全部治愈!之后其他省的病人也获得了同样效果。这一成功将麻风病的治疗时间缩短了3年半!据此,她向世界卫生组织申请资金,把试点扩大到全国59个县。

    “回到祖国去,用知识回报养育自己的土地”

    青年时代的李桓英曾赴美留学。1959年,她后来推掉世界卫生组织与她续签的合同,没有告诉在美国生活的父母,提着一皮箱书回到刚成立10年的新中国。从那开始,她决定:“回到祖国去,用知识回报养育自己的土地。”

    1980年,李桓英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访问学者前往美国。这是她回国后第一次在美国与亲人团聚。父母已经过世,弟弟、妹妹劝她:“大姐,您年纪大了,在国内又孤身一人,就留下来吧。”但是,李桓英却一直牢记着对麻风病人的承诺:“我一定带着药回来,把你们的病治好。”

    李桓英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考察了美、英等7个国际麻风中心,掌握了最新的防治麻风病方法。之后,她向世界卫生组织申请了治疗100人份的麻风新药氯苯吩嗪,按期回到了北京。

    1982年,从世界卫生组织学来的最新的麻风病治疗方法,让已过花甲之年的李桓英,把后半生与六大热带病之一的麻风较上了劲儿。

    “那些畸残的脸,我看着别扭,非解决不可”

    李桓英此番再进麻风村,又是为着新课题而去。近几年,随着麻风病例越来越少,对其发病机制的研究工作显得越发重要。李桓英说:“目前,麻风病的疫苗还是空白,发病机理也不清楚,我们正在寻找易感基因,并试图从中药中寻找克服治疗过程中出现麻风病反应的方法。”

    耄耋之龄的李桓英仍然工作在一线,每天清晨到办公室先要看看国际上最新的研究麻风病杂志,再指导助手做实验、搞研究。

    在李桓英的办公室有张云贵川交通图,上面插了20多面三角旗,那是她的足迹。虽然足迹遍布全国多个省,但是,李桓英也明白,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无法消灭麻风病。

    从1985年起,李桓英就开始给云贵川三省的省、州、县麻防人员办学习班。每个班40人,迄今上万人次接受过她的培训。自1994年开始,李桓英又在云贵川边远落后的麻风病高流行区开展消灭麻风病的“特别行动计划”和“消除麻风运动”,之后又建立省、地、县医生三级防保网。通过普及卫生教育宣传,培训基层卫生人员和志愿者,以达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

    李桓英现在心中有这样一个心愿:我年纪大了,不能每年都下来检查,麻防工作还得靠当地培训过的人员自己去做,“特别行动”一定要坚持到没有一个麻风病人。

    “那些畸残的脸,我看着别扭,非解决不可,让中国没有麻风病。”这是李桓英的理想,也是她的信念。为我国麻风病工作奔走了48年的李桓英,仍然为这个理想和信念在奋斗。

日期:2007年8月29日 - 来自[名医出镜]栏目

广西提高麻风病人生活和医疗费用发放标准

  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南宁讯(记者伍鸽玲)记者2月9日从自治区卫生厅获悉,为改善麻风病人生活和医疗条件,自治区卫生厅、自治区财政厅和自治区民政厅近日联合发文,对麻风病人的生活费用、医药费用的标准做了调整。

  麻风病是全球关注的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广西累计发现麻风病人27334例,已治愈22443例。目前,除死亡、外迁和其他原因减少外,有现症病人297例,治愈存活11608例,治愈留院1035人。建国以来,广西采取综合防治措施,使麻风病防治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但由于各种原因,麻风病人和治愈留院残老、无家可归人员(以下简称留住人员)生活水平低下,医疗费用短缺等问题都急待解决。

  据广西各市、县皮防机构统计,麻风病院村留住人员每人每月生活费最高的只有190元,这部分收入人员仅占总数的2%,多数为25~150元,个别地方甚至没有生活费补助。而麻风病院村留住人员中无医药费者占9%,每月平均20元以下者占20%,每月平均21~60元者占绝大多数,60元以上者仅占15%。

  由于医疗费用短缺,大部分院村没有必要的康复设施和器械,留住人员不仅无法进行愈后功能康复,而且连基本的药品、医用耗材也不能满足病人的需求,致使医护措施难以到位,给病人的畸残康复医疗以及疾病的治疗带来很大的困难,导致原有畸残加重和新的畸残发生,病情迁延不愈。据悉,在治愈存活的11608例病人中,2级畸残的有3159例;在治愈留院的1035人中,2级畸残的有713例。

  据了解,广西住院病人主要是麻风病治愈后无家可归、丧失劳动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的残老人员,及少数有合并症的重症麻风病人。他们的生活来源主要靠当地民政救济,医疗费用由当地财政列支,多年来仍执行以前的老标准,已不能满足病人的实际需求。

  针对这样情况,广西有关部门决定,根据现行财政管理体制的要求,麻风病院村病人和留住人员的生活费发放维持现行管理渠道不变,发放标准不低于当地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由各级人民政府纳入当地财政预算解决;麻风病院村留住人员的医药费每人每月补助120元,其中自治区财政补助70元,当地财政补助50元。

日期:2007年2月13日 - 来自[医疗动态]栏目

中国仍有六千余名麻风病人今年将建麻风院

  国家卫生部今天提供的消息说;今年计划投资二亿二千万元人民币,通过改扩建或选址新建一批麻风院(村),调整总体布局,改善麻风病人现有生活、医疗和康复条件。

  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在昆明市安宁八街镇麻风村慰问麻风病休养员时透露,目前中国内地百分之九十的县、市麻风病患病率已控制在十万分之一以下,现症麻风病人数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约五十万人减少到现在的六千余人。去年卫生部制定了麻风病防治“十一五”规划,继续加大防治力度,尽早实现以县为单位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

  他说,国家已设立用于消除该病的线索调查、畸残预防、健康教育等专项经费,从二00四年起中央通过转移支付已超过二千万元人民币。

  今天是“世界防治麻风病日”,也是“中国麻风节”,今年的主题是“消除麻风歧视,共建和谐社会”。中国残联副理事长程凯、中国麻协秘书长潘春枝、马海德基金会会长周幼马,云南省和昆明市政府的有关领导等到昆明市安宁八街镇麻风村慰问麻风病休养员并向他们赠送慰问品。

  云南是麻风病疫情较重的省份之一。为了减轻患者畸残带来的痛苦,卫生部、中国残联和云南省多次派遣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麻风病控制中心和省内专家组成的医疗队,开展麻风康复手术,组织病人进行康复锻炼,对症配发康复用品,帮助畸残病人改善自我生活能力。同时还得到意大利麻风防治协会等国际组织和中、外志愿者真诚的帮助。

(责任编辑:石翔)

日期:2007年1月29日 - 来自[医疗动态]栏目

中国已查治50万麻风病人 未来5年防治规划发布

2006年07月11日 中新网 60 据中国卫生部消息,为推进中国麻风病防治进程,有效控制麻风病的流行,早日实现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卫生部近日印发《全国麻风病防治规划(2006-2010年)》。
《全国麻风病防治规划(2006-2010年)》提出,最大限度地发现新、复发病人,规划期内新发现病人总数不少于8000名;全国所有县(市)的患病率均控制在1/万以下(指县、市人口在3万以上者);患病率大于1/10万的县(市)总数量控制在170个(约占全国6%)以内:2008年,安徽、青海省实现以县(市)为单位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2010年,重庆、广东、陕西3省份实现以县(市)为单位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2010年,云南、贵州、四川和西藏4省份应在省级水平上将患病率控制在1/10万以下;2010年,以县(市)为单位未实现基本消灭麻风病目标的县(市)数量,湖北省控制在全省县(市)数的4%以内(不超过4个),福建省控制在6%以内(不超过5个),江西省控制在6%以内(不超过6个),西藏自治区控制在11%以内(不超过8个),广西壮族自治区控制在12%以内(不超过13个),湖南省控制在12%以内(不超过15个),海南省控制在20%以内(不超过4个),四川省控制在20%以内(不超过36个),贵州省控制在34%以内(不超过30个),云南省控制在38%以内(不超过49个)。
规划工作指标包括麻风病联合化疗的覆盖率达到100%;麻风病联合化疗的规则率达到95%以上;麻风病联合化疗治愈率达到95%以上;新发现麻风病人中Ⅱ级畸残率控制在20%以内;现症病人完成治疗时新发生的畸残率控制在10%以内;完成治疗的现症病人每年随访监测率达到95%以上;现症病人的密切接触者每年检查率达到90%以上;皮肤科医生接受麻风病诊疗培训率达到90%以上;乡村医生麻风病防治培训率达到80%以上;公众麻风病知识知晓率达到70%以上;完成麻风院(村)的改造建设任务,并投入正常运转。
中国现已共计免费查治麻风病人约50万例,全国绝大多数县(市)已达到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但近年来,在全国整体疫情保持平稳的同时,部分地区疫情仍无明显改善,甚至呈上升趋势,与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存在一定差距,防治工作形势依然严峻。截至2005年底,全国有27个省份在省级水平,89.6%的县(市)以县(市)为单位,达到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4个省份在省级水平,298个县(市)以县(市)为单位,尚未达到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其中43个县(市)(约占全国1.5%)的患病率仍大于1/万。
目前,全国尚有现症病人6300余例,其中需要治疗的3100余例。年新发现麻风病人1600余例,年复发病人约160例。新发现病人中,儿童约占2.1%,Ⅱ级畸残者约占21%,病人发现平均延迟在3年左右。在疫情分布上,全国现症病人的62%、新发现病人的61%,尚未达标县(市)的69%及患病率大于1/万的43个县(市),位于云南、贵州、四川、湖南和西藏5个省份;海南、广西、江西、福建、湖北等省份基本消灭麻风病的达标工作进展缓慢,防治任务仍很艰巨。我国现有麻风病治愈存活者约21万名,其中约10万名存在不同类型的可见畸残;约2万名治愈残老者滞留在麻风院(村)内。
日期:2006年7月12日 - 来自[医疗动态]栏目

中国每年新发现麻风病人1600余例 年复发160例

  中新社北京七月七日电(记者曾利明)中国内地目前每年新发现麻风病人一千六百余例,年复发病人约一百六十例,防治工作形势依然严峻。这是国家卫生部今天发布的《全国麻风病防治规划(二00六-二0一0年)》披露的信息。

  防治规划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国已免费查治麻风病人约五十万例,绝大多数县已达到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但近年部分地区疫情仍无明显改善,甚至呈上升趋势,与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存在一定差距。

  截至去年底,全国仍有四个省区的二百九十八个县,尚未达到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其中四十三个县的患病率仍大于万分之一。

  目前,全国尚有现症病人六千三百余例,其中需要治疗的三千一百余例。新发现的麻风病人中,儿童约占百分之二点一。现有麻风病治愈存活者约二十一万名,其中约十万名存在不同类型的可见畸残;约二万名治愈残老者滞留在麻风院(村)内。

  疫情统计表明,超过六成的现症病人和新发现病人集中在云南、贵州、四川、湖南和西藏五个省区;海南、广西、江西、福建、湖北等省份基本消灭麻风病的达标工作进展缓慢,防治任务仍很艰巨。

  《全国麻风病防治规划》提出,要最大限度地发现新、复发病人,规划期内新发现病人总数不少于八千名;使全国所有县(市)的患病率均控制在万分之一万以下,完成治疗的现症病人每年随访监测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现症病人的密切接触者每年检查率和皮肤科医生接受麻风病诊疗培训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同时完成麻风院(村)的改造建设并投入正常运转。(完)

日期:2006年7月12日 - 来自[医疗动态]栏目

卫生部要求每位麻风病人均要登记

  信报讯(记者方芳) 从现在起,发现每一例麻风病人,从县级麻风病防治业务负责单位开始,就要对发现的病人进行登记并报告,确保每一位麻风病人均要登记在案。

  昨天,卫生部出台《全国麻风病监测方案(试行)》,首次提出发现麻风病例除了进行检查确认外,还需填写《麻风初发病例初诊、现症病例年度随访检查及复发病例登记报告卡》并进行报告。卫生部提出监测系统将由卫生部、各级卫生行政部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麻风病控制中心、各级麻风病防治业务负责单位及各级各类医疗机构组成。

日期:2006年7月5日 - 来自[医疗动态]栏目
共 2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67730号-1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