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表达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沟通时少说10个词

    中国古代对君子的标准有“三和”:“语柔和,身矮和,心平和。”首要的就是话语温软如玉,在表达心意的同时让对方生出欢喜心。但如今,我们常用尖刻语、冷峻语使别人感到被伤害,也在无形之中为自己设置障碍。美国“实用个人发展”网近日刊文提醒,以下四组词要慎用。
  “应该”、“必须”、“一定”。“你必须去”、“一定得答应我”、“你应该这样做”……这样的措辞生硬、居高临下,给人压迫感,让对方产生抵触心理。最好换成“可以这样吗”、“我建议”、“我觉得”等商量口吻,再解释一下理由,比如“我实在太困了”等。
  “不得不”。像“我不得不洗碗”之类的表达会给自己没有生活主动权的消极心理暗示。不妨提醒自己:“我爱我的家人,愿意为他们洗碗。”事情虽没变,心情却改变了。
  “不能”、“不可能”、“绝不”。这些绝对否定词就像在别人面前摔上门,让人尴尬,伤人感情,把机会挡在门外。事无绝对,山穷水尽疑无路,还能柳暗花明又一村呢。不妨用委婉的“可能不行”、“可能有困难”等来表达。
  “闭嘴”、“讨厌”、“你别管”。生硬的拒绝带来负面情绪,哪怕开玩笑也别随意讲,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别人一旦当真,就可能造成情感伤害。也别用指责的话,实在不想被打扰,可以单纯表达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如:“我现在头很痛,能让我静一会吗?”也可先表达感谢,“谢谢你的关心,但请让我自己呆一会儿好吗?”别人就很容易接受了。
  时刻记得用柔和语、恭敬语来待人,人际关系会变得优雅而美妙。

日期:2013年9月25日 - 来自[职场专题]栏目
循环ads

细胞红蛋白基因过度表达有助神经元耐受缺氧损伤

细胞红蛋白在组织缺氧或耗氧突然增加时,把储存的氧释放,并且增强氧气扩散进入细胞线粒体的能力,提高氧利用率,从而满足组织细胞活跃的需氧代谢需求。

中国医科大学于秀玲所在研究团队首先采用带有绿色荧光蛋白的质粒为载体,用基因工程的方法构建表达细胞红蛋白基因的重组质粒,然后将其转染至SH-SY5Y细胞使之过表达。发现细胞红蛋白过表达可以保护氯化钴缺氧的SH-SY5Y细胞。

该研究从体外基因工程的角度探讨了神经细胞保护手段,为缺血缺氧神经系统疾病的基因治疗提供了可靠证据。

相关内容发表于2013年8月第23期《中国神经再生研究(英文版)》杂志中。

日期:2013年9月17日 - 来自[神经科]栏目

降低单个基因表达可让小鼠延寿20%

    据物理学家组织网近日报道,通过降低单个基因的表达,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人员让一群小鼠的平均寿命延长了20%。如果比作人类的话,相当于将寿命延长了16年——从79岁延长到了95岁。这项研究发表在近日出版的《细胞报告》杂志上。

    该研究小组针对的是一个名为mTOR的基因,该基因参与物质代谢和能量平衡。研究人员利用基因工程技术抑制小鼠体内mTOR蛋白质的产生,使这些小鼠体内mTOR蛋白质的水平仅为正常小鼠的25%,或者说mTOR小鼠中仅含有生存所需的最低量mTOR。除体型上略小外,这些基因工程小鼠与普通小鼠相比并无更多差异。

    研究人员通过对比发现,mTOR小鼠的平均寿命分别是28个月(雄性)和31.5个月(雌性),而普通小鼠的平均寿命仅为22.9个月(雄性)和26个月(雌性)。此外,mTOR小鼠的最长寿命更长。此次研究中寿命最长的小鼠几乎全部都是mTOR小鼠。到目前为止,这一寿命增加的幅度是在小鼠研究中最大的。

    在迷宫和平衡能力测试中,基因工程小鼠普遍优于普通小鼠,这表明它们与普通小鼠相比有更好的记忆力和平衡能力。此外,在肌肉力量上基因工程小鼠也更胜一筹。

    但更为详细的研究显示,对该基因的干预所产生的延寿现象并没有影响到所有的组织和器官。例如,随着年龄的增长,mTOR小鼠会获得更好的记忆力和平衡能力,但是它们的骨骼却会变差得更快。随着年龄的增加,其骨量会发生严重损失,并且更容易被感染,这暗示它们的免疫功能可能受损。

    负责此项研究的美国国家心、肺、血液研究所(NHBLI)的研究人员托仑·芬克尔说:“虽然显著延长寿命是此次研究最引人瞩目的一个亮点,但更重要的是,研究加深了人们对衰老的理解——即衰老是不均匀的。这类似于昼夜节律,一个动物可能有几个器官特异的衰老时钟,它们协同控制了整个生物体的衰老过程。”

    芬克尔指出,该结果可能有助于阿尔茨海默症等与老龄化相关的疾病的治疗。但是,进一步的小鼠实验和人类细胞层面的研究仍然是必要的,因为需要在分子层面上确定这些不同组织的衰老是如何联系起来的。(王小龙) 

日期:2013年9月9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Nature突破守则:干细胞基因表达新规则

十年前,基因的表达看上去是那么的简单:基因被开启或被关闭,不能同时开启又关闭。之后时间到了2006年,一个重磅级的发现指出,在小鼠胚胎干细胞中的发育调控基因可以即激活基因,又抑制基因,这样的基因被称为“二价标记基因(bivalently marked genes)”,在发育和分化过程中可以有多重选择。

 

这种矛盾的状态类似于希望弄清楚红绿灯是如何导航交通信号的一样,吸引着全球的实验室科学家们探索。研究指出在未分化状态中,存在一些基因的控制区域(或启动子),尤其是那些对于发育至关重要的基因,这些区域通过与被激活或抑制的组蛋白进行“交流”,保持着可塑性,生物学家将这种状态命名为“二价(bivalency)”状态。

 

在最新这项研究中,来自Stowers医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蛋白复合物,能在小鼠胚胎干细胞的可塑性基因中实现激活组蛋白标记,并且指出缺失这种复合物,不会对干细胞分化过程中发育基因激活产生大的影响。这说明在胚胎,甚至癌细胞中的组蛋白修饰模式还存在许多可探究之处。

 

这项研究由Stowers医学研究所Ali Shilatifard教授领导完成,发表在Nature Structural and Molecular Biology杂志上,Shilatifard教授表示,“关于发育调控基因的启动子(开启和关闭信号),目前已经获得了不少令人兴奋的新发现”,“这项工作提出了组蛋白修饰能为调控基因表达组成代码,但是我们认为这种代码并不是绝对的,而是依赖于相关序列。”

 

在2001年,Shilatifard教授研究组第一次报道了一种称为COMPASS的酵母蛋白复合物,他们指出COMPASS蛋白能够对组蛋白H3进行生化修饰,对染色体组蛋白上的lysine 4 (K4)位点进行甲基化。研究显示,Set1/COMPASS能给H3K4添加一个、两个或三个甲基。其中三甲基化H3K4现在已经成为从酵母到人类中转录活跃基因的标志。研究人员还发现,单甲基化的H3K4特异针对增强子,增强子是调控基因组织特异性表达的一种DNA元件。

 

此后他们又在人类细胞也发现了同样的机制,哺乳动物也拥有与增强子区域存在关联的,类COMPASS复合体,其中就包括MLL3和MLL4。研究人员针对MLL3进行了研究,他们构建了缺乏MLL3的小鼠胚胎细胞,并通过全面组蛋白甲基化分析来观察甲基化模式的改变。研究显示,这种细胞中增强子区域的H3K4单甲基化水平降低。

 

“研究指出,即使MLL2缺陷型小鼠胚胎干细胞失去了二价区域H3K4me3的标记,但依然会收到一种分化信号,仍然可以激活成熟所需的基因”,文章的第一作者胡德庆(Deqing Hu,音译)博士表示,“这项工作为了解二价区域在多能干细胞和发育过程中的真正作用,提出了新的见解。”

这项研究的结果也有助于癌症研究,比如癌症干细胞也能在某些基因中出现二价组蛋白标记,这项研究将有助于解析癌症干细胞是如何形成肿瘤的,并提出关闭这些基因的新方法。

日期:2013年8月19日 - 来自[克隆与干细胞研究]栏目

昆明动物所揭示乳腺癌细胞增殖的分子机制

  乳腺癌是一种严重危害女性身心健康的常见肿瘤,其中以ER/PR/HER2三阴性的乳腺癌恶性程度最高,至今缺乏靶向治疗的药物。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陈策实研究员领导的肿瘤生物学实验室通过多年研究证实,KLF5在三阴性乳腺癌中高表达并促进肿瘤的增殖,是三阴性乳腺癌一个潜在治疗靶点。一般认为,KLF5是通过调节下游靶基因转录来行使功能的。陈策实研究员领导的科研小组早期研究证实,在乳腺癌中,KLF5可以诱导FGF-BP的转录,从而促进乳腺细胞增殖和生存。但KLF5作为一个转录因子同时调节大量下游靶基因,KLF5在乳腺癌如何发挥作用迄今仍缺乏全面的了解。

  肿瘤生物学实验室早期研究用microarray鉴定发现,microsomal prostaglandin synthase-1(mPGES1)受到KLF5的诱导,可能是KLF5另外一个潜在的靶基因。mPGES1参与花生四烯酸的代谢,和COX2偶联在一起负责将花生四烯酸催化为前列腺素E2(PGE2)。PGE2是一种促进细胞增殖和血管新生、促进炎症并抑制细胞凋亡的生长因子。因此合成PGE2的酶COX2和mPGES1都是抗癌药物的重要作用靶点。

  在后续的研究工作中,肿瘤生物学实验室助理研究员夏厚军博士、博士研究生王春艳等人在陈策实研究员和刘蓉副研究员的指导下研究发现,在多个乳腺癌细胞系中瞬时过表达或敲低KLF5都相应地提高或降低了mPGES1 mRNA和蛋白的表达。研究发现致癌剂佛波酯在乳腺癌细胞通过诱导的KLF5,从而诱导mPGES1 mRNA的表达,敲低KLF5表达完全抑制佛波酯对mPGES1基因表达的诱导。进一步研究发现,KLF5能够直接结合mPGES1基因的启动子并促进其转录和表达。在功能上KLF5和mPGES1过量表达或者敲低都能够调节PGE2产生,调控下游p21、p27及Survivin的表达和乳腺细胞的增殖。稳定过表达mPGES1能够部分恢复KLF5敲低所引发的下游的基因表达改变和增殖减少。大量乳腺癌临床样本免疫组化结果也显示,mPGES1表达与ER/PR/HER2三阴性肿瘤呈显著正相关。该研究结果表明,作为KLF5的下游基因,mPGES1有可能为三阴性乳腺癌的防治提供潜在的诊断预后标志物和药物靶标。

  该研究成果在线发表在JBC网站。

  该研究项目获得了中国科学院干细胞先导专项、云南省高端科技人才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以及中国科学院“西部博士”等项目的资助。

日期:2013年8月15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循环ads

当我们渐渐老去 基因表达如何改变

当我们渐渐老去,基因表达会如何改变。伦敦国王学院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对多个组织的基因表达变化进行了大范围的研究,发现皮肤表现出最明显的年龄相关基因表达变化。这项成果于近日发表在《Genome Biology》上。

衰老是一种复杂的自然现象,表现为结构和机能衰退,适应性和抵抗力减退。年龄也是许多疾病发展的一个重大风险因素,然而,衰老过程与年龄相关疾病的病因之间的关系尚不完全清楚。

过去的研究证实,基因表达水平会随着年龄的变化而变化。人们推测,这些变化会影响一个人的老化速度。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856对女性双胞胎的腹部皮肤、皮下脂肪组织以及淋巴母细胞系(LCL)中的基因表达变化,这些女性的年龄在39至85岁。此外,他们还研究了参与基因型与年龄互作的基因型变异,以便了解基因表达的基因组调控如何随年龄而改变。

研究人员利用Illumina Human HT-12 V3 BeadChip芯片,获得了各个组织的表达谱。利用一种线性的混合模型,他们鉴定出皮肤中1672个基因和脂肪组织中188个基因的差异表达。而在淋巴母细胞系中,只有两个基因的表达随年龄而表现出显著的变化。在那些基因中,有43个在皮肤和脂肪组织中都被发现。对于大部分基因而言,年龄对基因表达的影响方向是相似的,皮肤中48.6%的基因随着年龄的增加而表达水平降低,而脂肪组织中为50.8%。

他们还将随年龄变化明显的基因与932个脑部样本的表达谱进行了比较,这些样本来自100个突然死亡的个体,年龄在16至83岁。在这三种组织中,他们只发现了一个共有的年龄相关基因。此外,在皮肤和大脑组织中还有12个基因随年龄变化明显,而脂肪和大脑组织中还有2个随年龄变化明显。他们发现,大脑中许多随年龄变化的基因也与癌症及其他衰老相关疾病存在关联。

作者总结道,在此次研究的所有组织中,皮肤表现出最明显的年龄相关基因表达变化,其中大部分基因与脂肪酸代谢、线粒体活性、癌症和剪接有关。此外,相当一部分与年龄有关的基因表达变化似乎是组织特异的,而只有少数基因在多个组织中表现一致。

作者认为,目前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更好地了解衰老和基因表达调控之间的复杂相互作用,以及它与年龄相关疾病的关系。(生物通 薄荷)

日期:2013年8月3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PNAS:快乐影响你的基因


好的心态会对你的基因产生影响。在首个该类研究中,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研究人员调查了积极心理状态对于人类基因表达的影响。他们发现,不同类型的快乐对人类基因组的影响有着很大的差异。研究报告在线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杂志上。

那些有着高水平实现幸福感(eudaimonic well-being,由深切地感受生活的目标和意义而获得的一种快乐)的人们,他们的免疫细胞中显示非常有利的基因表达谱:其炎症基因呈低水平表达,抗病毒及抗体基因则强有力地表达。

而那些具有较高水平享乐幸福感(hedonic well-being,由于满足自身欲望而获得的一种快乐)的人,实际上刚好相反。他们拥有不利的表达谱:其炎症基因高水平表达,而抗病毒和抗体基因则呈低水平表达。

在过去的10年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教授Steven Cole和同事们一直在调查人类基因组对于压力、不幸、恐惧和各种消极心理的反应。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将焦点放到了人类基因组对于积极心理的反应上。他们想知道,情况是仅仅与压力和不幸相反,还是积极的幸福感激活了不同类型的基因表达程序?研究人员从人类基因组的角度,调查了享乐幸福感和实现幸福感的生物学影响。

以往的研究发现,在长时间的压力、威胁或不确定的情况下,循环免疫细胞的基础基因表达谱会发生彻底的改变。这种转变被称之为对逆境的保护性转录反应(conserved transcriptional response to adversity,CTRA),其特点是:炎症相关基因表达增高,抗病毒反应基因表达下降。

Cole说,这种反应有可能进化,在我们的祖先时期帮助了免疫系统对抗了与社会环境条件变化相关的微生物威胁模式改变;这些威胁包括社会冲突引起受伤所导致的细菌感染,以及与社会接触相关的病毒感染风险增高。

“然而在当代社会以及我们相当不同的环境中,社会或价值观信仰威胁的慢性激活,可以促进炎症,引起心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以及其他疾病,可以损害对病毒感染的抵抗力,”Cole说。

在新研究中,研究人员抽取了80名健康成人的血液样本,并评估了他们是有享乐幸福感还是实现幸福感,以及潜在混杂的消极心理及行为因素。研究小组利用CTRA基因表达谱,描绘了享乐幸福感和实现幸福感潜在不同的生物学影响。

那些有实现幸福感的人免疫细胞显示有利的基因表达谱,而有享乐幸福感的人显示不利的基因表达谱。“有高水平享乐幸福感的人感觉并不比有高水平实现幸福感的人要糟。两者似乎具有相同高水平的积极情绪。然而,他们的基因组反应却非常的不同,即便他们的情绪状态同样积极,”Cole说。

“这项研究告诉我们,做的好和感觉好对于人类基因组有着非常不同的影响,即便它们产生了相似水平的积极情绪。显然,相比于意识,人类基因组对于获取快乐的不同途径更为敏感。”

(生物通:何嫱)

  【美国每日科学网站7月29日报道】题:人类细胞对不同种类的快乐作出不同反应

  一项新研究发现,在分子水平上,人体对所有的快乐并不是一视同仁的,它会对不同种类的快乐作出不同反应,从而可能对人体健康造成有益或有害的影响。这项研究由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艺术与科学学院的心理学教授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森领导。

  研究者发现,由“崇高目标”带来的幸福感可能会在分子水平上增进人体健康,而“单纯的自我满足”则可能造成负面影响,尽管人们在这两种情况下都能感受到快乐。该研究29日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月刊。

  弗雷德里克森与同事写道:“哲学家长期以来一直对快乐的两种基本形式进行区分:一种是“享乐主义”形式的快乐,它代表着个人的愉快体验,另一种是更深刻的“幸福论”(幸福论主张通过由理性支配的积极生活而获得幸福———译者注)形式的快乐,它超越了单纯的自我满足,它来源于朝着崇高目标和重要意义而奋斗。”

  弗雷德里克森说:“很多研究告诉我们,这两种形式的快乐不仅会减少压力和沮丧情绪,还会增进人的生理和心理健康。但我们获得的信息却有些不同。”

  如果所有的快乐都是一样的,那么无论人产生的是“享乐主义”还是“幸福论”形式的快乐,基因表达的模式都应该是一样的。但现在研究人员发现,情况并非如此。

  “幸福论”形式的快乐实际上会大幅减少同压力相关的CTRA基因的表达。相反,“享乐主义”的快乐则会大大增加CTRA基因的表达。研究人员对这两种快乐的基因分析显示,纯粹的“享乐主义”快乐实际上是要付出代价的。

  最初,弗雷德里克森觉得这些结果令人吃惊,因为参与研究的志愿者都报告说感到快乐。她认为,一种可能性是,体验到更多“享乐主义”快乐的人在情感上是“零热量”消耗。她说:“他们的日常活动提供了短暂快乐,但从长期来看却对身体造成负面影响。”

  她说:“一些单纯的愉悦体验会让我们快乐,但是这些‘零热量’不会以有益我们健康的方式来帮助我们增长智慧或塑造能力。在细胞水平上,人体似乎对一种不同的快乐会作出更好的反应,那就是建立在归属感和使命感上的快乐。”

日期:2013年8月3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Nature:华人科学家操控基因表达的新技术

尽管人类细胞中有着大约2万个基因,根据细胞的需要,在特定的时间只有一小部分的基因表达开启,且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改变。要弄清楚这些基因的功能,研究人员需要一些工具以同样短的时间尺度来操控它们的状态。

现在,麻省理工学院和Broad研究所开发的一项新技术使这一切成为可能,只需用光照射细胞就能够快速地启动或终止任何目的基因的表达。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7月22日的《自然》(Nature)杂志上。

领导这一研究的是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医学工程学助理教授、McGovern 脑研究所及Broad 研究所核心成员张峰(Feng Zhang)博士。其目前的研究方向是设计新的分子工具来操控活体大脑。不久前他获得了美国生物医学瓦利基金青年研究家奖(Vallee Foundation Young Investigator Award)。

该研究工作是基于一项称之为光遗传学(optogenetics)的技术,其利用了可以响应光而改变功能的蛋白质。在这种情况下,研究人员采用光敏蛋白可在光亮后几乎即刻刺激或抑制特定靶基因的表达。

“细胞在相当短的时间内会发生非常动态的基因表达,然而到目前为止,研究人员所采用的那些扰乱基因表达的方法都无法追踪这样的动态。要更好地了解这些基因表达改变所造成的功能影响,我们必须要尽可能紧密地接近这些自然发生的动态,”论文的主要作者、麻省理工学院脑和认知科学研究生Silvana Konermann说。

能够精确地控制基因定时表达及持续的时间,可使人们更容易地弄清楚特定基因,尤其是那些与学习和记忆有关的基因的功能。此外,这一新系统还可用于研究表观遗传修饰——人们认为其在学习和记忆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用光照射基因 新系统由几个元件构成,它们彼此之间相互作用控制了DNA复制为信使RNA(mRNA)。第一个元件是称之为转录激活子样效应因子(transcription activator-like effector ,TALE)的DNA结合蛋白。TALEs是可以按定制方式组装到一起结合所有DNA序列的模块蛋白。

与TALE蛋白融合的是一种称作为CRY2的光敏蛋白,它自然存在于开花植物拟南芥中。当光照射CRY2时,它会改变形状,结合它的自然伙伴蛋白CIB1。为了利用它,研究人员操控将一种形式的CIB1与另一种或是激活或是抑制基因复制的蛋白融合到一起。

在将所有这些元件的基因传递到细胞中之后,TALE蛋白会找到它的靶DNA并结合它。当光照射细胞时,CRY2蛋白会结合漂浮在细胞中的CIB1。CIB1携带的是基因激活子,就会启动DNA复制为mRNA。携带的是基因抑制子,则会关闭这一过程。

一个光脉冲即足以刺激蛋白结合或启动DNA复制。研究人员发现每隔一分钟左右传递光脉冲可最有效率地获得持续期望时间的转录。在30分钟的光传递时间内,研究人员检测到靶基因生成的mRNA量上升。一旦脉冲停止,在大约30分钟内mRNA会开始降解。

经元及活体动物神经元中近30种不同的基因。根据靶向的基因以及它的正常表达量,研究人员将转录提升了2-200倍。

斯坦福大学生物工程学教授、光遗传学发明者之一Karl Deisseroth(未参与该研究)说,这项技术最重要的创新之处在于,不同于科学家们传递工程基因,它控制的是自然存在于细胞中的基因。

“你可以在精确的时间控制特定的遗传位点,以高时间精确度观察所有的事物如何做出反应,”Deisseroth说。

表观遗传修饰

白化学修饰是一类重要的表观遗传效应物。研究人员证实,他们还可以通过将TALE蛋白与组蛋白修饰因子相融合来改变这些表观遗传修饰。

人们认为表观遗传修饰在学习和记忆形成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然而由于缺乏好的方法来破坏这些修饰,尚未对这一机制进行深入地探索。新技术提供了一种更加精确的方法来改变个别基因的表观遗传修饰。

张峰说:“我们想让人们能够证明特定的表观遗传修饰在基因组中的因果作用。”

到目前为止,研究人员已经证实了一些组蛋白效应子结构域能够与光敏蛋白连接;他们现正致力扩大能够纳入到这一系统中去的组蛋白修饰子的类型。 

“这对于扩大我们能够控制的表观遗传标记的数量非常有帮助。目前,我们已经成功获得了一组组蛋白修饰,但我们和其他研究人员还希望能够将这一技术应用于更多的组蛋白修饰,”Brigham说。

(生物通:何嫱)

日期:2013年7月31日 - 来自[遗传与基因组]栏目
共 143 页,当前第 9 页 9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