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热病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外感热病传变规律考

  外感热病是一大类病症,它包括了现代医学所说的大部分传染性和感染性疾病,如感冒、白喉、猩红热、病毒性肝炎、痢疾、肠炎、流行性出血热、肠伤寒、SARS和禽流感以及将来可能出现的热病等等。中医同外感热病斗争的历史很长久,对于外感热病传变规律的认识,也随着时代的进步而不断深入。今就历代中医对外感热病传变规律的认识作一探讨。
  一、 汉代以前的认识
  汉代以前的热病成就,其中既有脏腑辨证热病的论述,也有用六经辨证热病的理论。《素问·刺热篇》按五脏来分类外感热病,但是外感热病往往不能局限于一个脏腑经络,按五脏来分类外感热病很难动态地、全面地反映外感热病的全过程。这是用脏腑辨证的方法诊断外感热病的缺陷。《素问·热论》用三阴三阳的六经来概括热病的证候,认为热病是按“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四日太阴,五日少阴,六日厥阴”的次序,每日传变一经的速度,依次传遍六经。然后,热病再依次衰退,直至痊愈。这种“日传一经”的学说,虽然比较绝对、刻板,有着浓厚的程式化理想色彩,与临床实际不一定完全相符,但是它却试图从整体上把握外感热病的整个过程,以及用六经囊括外感热病的全部证候,所以成就很高,影响相当深远。仲景吸收此学说之精华而按六经分篇述其证治,同时又不拘泥“日传一经”,而是将一切外感热病在不同阶段所共有的证候加以归纳;他重视不同阶段病证的有机联系,而不是肢解证候、强求伤寒证候与脏腑经络的一一对应。因此,《伤寒论》才有了不同于《素问·热论》的伤寒六经辨证体系。这正如时贤刘渡舟、时振声先生所指出的,“六经”既是伤寒受病之体的病位概念,又有疾病发展的时序先后层次的含义,是整体观与辨证观的统一。
  然而,许多医家过分拘泥于六经辨证与经络关系的学说,从而导致了牵强附会地理解六经辨证。所以,过分强调仲景继承《素问》的一面,会造成对仲景师古而不泥经的治学方法,特别是对他以六经辨证作为论治一切外感热病大纲突出贡献的认识不足。
  二、宋金元医家的不同学说
  宋金元医家在临证实践中,观察到某些病候归类与其所属经络不尽相符,或与仲景原论难以合拍,但往往是看作伤寒传入手经,或视为脏腑辨证对六经辨证的补充,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也未能从根本上动摇“六经即经络”学说。庞安常、王好古关于肺主表证,谵语、斑疹属心肺热盛的有关论述,皆得之于临证,不拘于仲景六经学说,体现了与后世温病学的渊源关系,也可以说他们是较早用脏腑辨证补充六经辨证的典范。
  朱肱《类证活人书》主张“病不必起自太阳,以脉证为准,不拘日数”的临证活法体现了仲景辨证论治的精髓,足可羽翼仲景。王好古《此事难知》与尚从善《伤寒纪玄妙用集》在此基础上,进一步阐发为“太阳六传”学说。王好古认为,太阳病进一步发展,可以有六种传变形式:传膀胱为传本,传阳明为循经传,传少阳为越经传,传少阴为表里传,传太阴为误下传,传厥阴为循经得度传。其后尚从善也有类似的认识,但名称不完全相同。尚氏认为太阳传阳明是循经得度传,传厥阴是首尾传,并按“日传一经”说,解释了《伤寒论》中的“过经”、“再经”和“传经尽”。王氏、尚氏“太阳六传”的理论对后世影响很大,目前刊行的《伤寒论》教材中也吸收了此论的主要精神。“太阳六传”学说,不仅否定了“日传一经”学说,而且对伤寒热病六经传变的规律性也提出了否定性的意见。但它也蕴含着这样一种思想:伤寒病都是由表入里传变的。
  郭雍对“日传一经”的理论与临床实际不符的矛盾,提出传经理论中的“常”与“变”加以阐析。他在《仲景伤寒补亡论》中说:“日犹经也,大抵受病皆有常变,其经与日不相应者则变。循常则易治,既变则难通。然变当从证,常可从日。”郭氏此说较为圆通可取,但临床实际“日传一经”或传变六经者均属罕见,而郭氏所论“变证”却比比皆是。
  三阴病问题历来争论不休,从仲景所设方证来看,其中除论述了与三阴经络有关的证候外,主要是论述外感热病后期所出现的危重证候,即所谓“三阴死证”。现代医学证明,传染性和感染性热病发展到危重阶段,往往因中毒,缺氧,失液失血,水、电解质和酸碱平衡紊乱,引起呼吸、循环衰竭而致死亡。因此,三阴证,除了与经络相关的病证外,其死证代表了外感热病最危重的阶段。
  太阳病可以“六传”入里,三阴死证,证趋危亡,故六经辨证从总体上描述了众多外感热病由表入里,由轻而重的基本病变规律。
  三、明清时期的认识
  温疫属于中医外感热病或者说属于广义伤寒范畴。吴又可《温疫论》阐发温疫学说,强调“疫有九传”。温疫为什么有这么多变化,恐怕吴又可也不能给出正确的论断,所以他说:“传变不常,皆因人而使。”结合现代医学的知识,我们可以说这是因为“温疫”一词包括了众多的传染性和感染性疾病,它们分别有各自的发病过程和不同的病位,再加上病人的体质不同,所以就会出现纷纭复杂的传变状态。
  吴又可的温疫学说并未完全脱却仲景的广义伤寒论。如吴又可所说的邪位于“内不在脏腑,外不在经络,舍于伏脊之内,去表不远,附近于胃,乃表里之分界,是为半表半里,即《针经》所谓横连膜原是也”,以表里来定位,无论如何会让人看到仲景的影子。因为《素问·热论》虽然以六经论述热病,但是并没有表里的概念。而仲景《伤寒论》非常注重对伤寒表里证的划分,表里是仲景伤寒学说中的基本概念,居于非常重要的地位。
  自从叶天士提出温病的卫气营血辨证,吴鞠通倡导温病按上中下三焦辨证的学说之后,温病学说就与仲景的伤寒六经辨证学说分道扬镳,成为外感热病辨证的一套新体系,使外感热病的诊治水平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当然,温病学说也有不完善之处,受到后世医家的批评。如以卫气营血代表外感热病的四个阶段,按照传统的中医理论分析,存在不少问题。叶天士云:“肺主气属卫,心主血属营。”由此看来,卫气营血似乎只与心肺二脏有关。但是五脏主贮藏精气而不能输泻,所以温热邪气陷入营血,出现神志昏迷时,也只能清心开窍,而不应当使用三承气汤,使自古以来行之有效的攻下逐邪的方法,在理论阐释上受到限制。再如叶天士的卫气营血辨证,非常强调外感热病后期,热邪深入营血而见斑疹隐隐,或见斑疹透露。其实许多热病是不发斑疹的,即使到了最后阶段也见不到“斑疹隐隐”。而发疹的风疹、麻疹病,在临床上证候多数并不严重,甚至发热很轻微就“斑疹透露”了。这时的营血证,反而不如伤寒的阳明证深重和凶险。“卫气营血辨证”作为描述外感热病由浅入深、自轻而重的一般规律,以及其辨证体系所包容的证候内容的丰富性,远不如六经辨证那样贴切成熟。
  吴鞠通提出温病的三焦辨证方法,认为温病之邪由上而下,从肺心所居的上焦,逐渐发展到脾胃所居的中焦,最后深入到肝肾所在的下焦。他的这一论点,曾受到王孟英、叶霖等温病学家的激烈批评。王孟英云:“(吴鞠通)自注云:‘肺病逆传,则为心包。上焦失治,则传中焦。始上焦,终下焦’。嘻!是鞠通排定路径,必欲温热病导其道而行也。有是理乎?!彼犯肺之邪,若不外解,原以下传于胃为顺,故往往上焦未罢已及中焦。惟其不能下行为顺,是以内陷膻中为逆传。章虚谷亦昧此义,乃云火本克金,而肺邪反传于包络,故曰逆。夫从所胜来者为微邪,胡可反以为逆?岂二公皆未读《难经》耶!其不始于上焦者,更无论矣。”柳宝诒《温热逢原》也批评说:“试观温邪初发者,其果悉见上焦肺经之见证乎?即或见上焦之证,其果中下焦能丝毫无病乎?鞠通苟虚心诊视,应亦自知其说之不可通矣”。
  四、小结
  种种外感热病,除了发热症状之外,不仅临床表现各不相同,其发展变化与转归、治疗,都是不尽相同的。古人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不能一一细加区别;另一方面,每一个医家遇到的疾病流行的病种和病情表现可能互不相同,只能根据自己所见到的情况,发掘它们病理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共性,总结出一套或几套辨治规律。那么,这种“共性规律”必然会有这种或那种缺陷,不能深入指导到每个疾病的具体细节,而医疗过程应当是非常个体化的。
  到目前为止,如果我们非要总结外感热病传变规律,那我们只能说大多数外感热病都遵循从表入里,由轻而重,或自上而下的趋势。但这只是一个很粗略的规律,任何企图强化或神化这种变化规律的做法,都不可避免地存在着不够全面的缺陷。

日期:2006年9月18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循环ads

中医药治疗外感热病的研究进展浅析

  全球气候的变暖,生态环境的变化,人类现代行为的改变,都无一不助长了新病毒的滋生。SARS的到来就是很好的证明。随着现代科技的发达,人们虽已逐渐寻找到某些疾病的病原体,但似乎仍缺乏有效可行的防治方法。我们的中医药学在感染性疾病防治中,尤其是病毒性感染,却有着一定的优势和特色。现将中医治疗外感热病的近况阐述如下。

     1 理论探讨

     中医认为病毒性感染性疾病主要归属于外感热病范畴。由感受六淫外邪而引发,邪毒或从口鼻而入,或从皮毛而侵。以恶寒、发热、体温升高、口渴脉数等为主要临床特征,常见于温病、伤寒的发病过程之中。

    外感热病并非只是单纯的发热征象,同时还伴有一系列的全身症状。其病因病机更是错综复杂。赵氏 [1] 认为外感高热以卒感六淫邪毒、疫疠之气为致病因素;卫气虚弱,卫外失固为发病之内因,所谓“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其病因病机特点为外感邪毒内侵,正邪交争,阴阳失衡,而致热盛急候;易于伤阴耗气,而致昏谵、痉、闭、脱各种出血等脏真受戕的危象,形成邪实或正虚邪实等复杂证候。张氏 [2] 则认为热病急症多为六淫化毒,毒灼气血为瘀,毒瘀交换为外感热病急症之病机,正邪相拒,气血壅盛为邪之化火成毒之始因;邪遇阳气,灼津耗血为瘀为毒;血气败坏为毒瘀交挟之结果,可见于气营之不同病理阶段,清热解毒,活血化瘀为其治疗大法。郝氏 [3] 提出风、暑、湿、燥四种邪气既是热病的主要致病因子,同时也是造成热病伤阴证的主要因素。更有学者提出的”热毒”致病学说,认为热毒是热病的致病因素,毒为热之极,初起虽有风暑湿燥之分,但后必转化为热成毒,从而出现热病过程中的阴伤证及神昏惊厥等症候。戴氏 [4] 认为在外感热病的发生、发展和转归中,正气不足贯穿始终,人体的气、血、精、津液的虚弱出现在热病的每一环节之中。正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

    综上所见,外感热病多由六淫之邪,疫疠之毒所致,以热毒瘀滞、阴伤气耗为其病机所在,以毒、瘀为病理产物。病邪由表及里,病情由渐而甚,病证由实而虚,引起全身一系列正虚邪实的病理生理改变。

   2 临床研究

     在外感热病方面,近年来在传统的治法如清热解毒法、通腑泻热法之外,又对滋阴法、活血化瘀法、益气扶正法在热病治疗中的应用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运用于临床治疗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2.1 清热解毒 外感热病多以感受热毒之邪,其中可能夹湿、夹瘀、夹痰,或伤阴。根据“热由毒生”的理论,不管处于卫、气、营、血哪一阶段,都因不忘病因的治疗 [5] 。有人甚至强调指出,温病治疗中,及早使用清热解毒法,对于阻断传变、扭转病势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6] 。徐氏 [7] 采用穿琥宁注射液治疗外感热病65例,与病毒唑常规治疗65例相对照,均以5天为1个疗程,一般治疗2个疗程。结果两组间治愈率、显效率、有效率比较差异均有显著性(P<0.01)。穿琥宁注射液具有清热解毒、镇静安神之功效,对外感热病有良好的疗效。

    2.2 活血化瘀 大量临床和实验研究证实:温病卫气营血的不同阶段,皆有血瘀现象存在,从而揭示了“血瘀是温病重要病理变化”的事实 [8] 。热壅气滞、热毒烁津、热邪伤络等诸多因素皆可致瘀,提示活血化瘀并非入营血分的才可使用的方法,整个外感热病的过程使用活血化瘀也是必不可少的。杨氏 [9] 以活血化瘀为立法,自拟活肺汤治疗病毒性肺炎36例,与西药治疗组36例作对照。治疗组活肺汤加水400m1煎至200m1,1日2剂。西药组以病毒唑500ml静滴,1日2次。疗程皆10天。结果显示活肺汤的治愈率达到88.89%,总有效率达到94.44%,明显高于西药组(P<0.01)。活肺汤有利于改善肺通气和换气,使瘀化血活胸宽热退肺宣之效。

    2.3 养阴生津 外感热病以感受热邪为主,温热病邪最易化燥伤阴,且后期尤多见津枯液涸之象,故有叶天士的“存得一分津液,便有一分生机”之说。从现代医学的观点来看,养阴药具有补充水和电解质及各种营养物质的作用,从而维持水电解质平衡,有效地补充了血容量,便可起到改善热瘀证患者微循环障碍的作用 [10] 。陈氏 [11] 以养阴护津,清泻脏腑之法,采用滋幼清解汤加葛根、贯众、鲜生地、鲜石斛加减治疗外感热病118例。治疗结果为痊愈68例,显效42例,无效8例,总有效率为93.22%。

    2.4 通腑泄热 ”温邪上受,首先犯肺”。肺又与大肠相表里,导致上闭下实,腑气不通,攻下则可利肺气肃,气机通达。温病有下不厌早之说。攻下法不仅可以下实下热,还可以下瘀 [12] 。张氏 [13] 选用解毒通腑汤的代表方加味凉膈散为基本方作观察组,并设立西药对照组,治疗气分发热患者共73例,观察组38例,治疗组35例。观察组加味凉膈散煎剂为主方。对照组采用青霉索480~640万u静滴,并口服麦迪霉素0.1~0.3g,每日3次。3天为1个疗程。结果显示:观察组在急性上呼吸道感染、肺炎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急性气管-支气管炎疗效接近;对照组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疗效优于观察组。说明解毒通腑法在治疗急性热病上疗效优于西药抗菌法。

    2.5 益气扶正 外感热病虽由外感邪毒所致,但正气相对或绝对不足实为外邪入侵之本由。益气扶正法可以在温热病治疗中起到了融抗菌(主要是抑菌)、增强机体免疫功能、改善机体功能状态等综合作用 [14] 。

    综上所述,中医并不是运用一方一药来解决病毒所致的感染性疾病,更不是以直接杀菌,抗病毒为其治疗原则 的,而是贯彻中医整体观和辨证论治的思想,将辨病与辨证相结合,清热解毒、活血化瘀、养阴生津、通腑泄热、益气扶正等方法综合运用,使得病情转急为缓、转危为安。

     3 述评

     近年来,外感热病学在病因病机研究、诊断治疗等多方面的取得了可喜的进展。与西医单纯使用抗生素、抗病毒药物进行治疗相比,中医对外感热病的辨证施治及预防等方面确有着一定的优势和特色。如何发挥好这种优势正是我们所要研究的。

    外感热病从病原体而言,以病毒感染为多。病毒感染初期对机体的影响相当重要,但更为关键的是病毒感染后所引起机体的免疫反应,尤以细胞免疫为主。现代医学的抗病毒治疗,只是针对疾病早期的一种对症处理。而中医药的优势不在于抗病毒作用的本身,更不是寻找植物性的抗生素和抗毒素去取代西药,中医学的立足根本在于运用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不是简单地用一方一药来控制病毒感染,而是充分贯彻中医整体观和辨证论治的思想,发挥中药复方的优势,多途径给药、多种方法结合的综合疗法,从根本上来调整机体的免疫状态,从多个环节寻找治疗的突破口,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优途径。这才是中医治疗外感热病取得疗效的重要物质基础。

    【参考文献】

    1 吴英,叶勇.赵淳教授诊治外感高热的思路与方法.中国中医急症,2004,13(1):35-36.

    2 申锦林,于为民.张学文教授治疗热病急症经验之一———毒瘀.中国中医急症,1995,4(3):127-129.

    3 郝瑞福.外感热病伤阴证的证因机理与治疗探讨.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1999,6(1):14-15.

    4 苏和,黄燕.论外感热病中的“虚”与“补”.内蒙古中医药,1996,增刊:127-128.

    5 姚沛雨,庞国明.浅论温病表热清里解毒法.中医研究,2002,15(6):9-10.

    6 李刘坤.试论清热解毒法.中国医药学报,2002,17(5):267-269.7 徐彩虹.穿琥宁注射液与病毒唑治疗外感热病的疗效比较.中医药临床杂志,2004,16(1):95.

    8 龚婕宁,卞惠敏.略论温病活血化瘀法的运用.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1997,5(7):12-13.

    9 杨振汉.活血化瘀法治疗病毒性肺炎36例临床观察.新中医,1996,(5):25-26.

    10 万海同,王灿晖,杨进.论养阴生津是治疗温病热瘀证的主要治法.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1999,5(4):42-46.

    11 陈国庆.滋幼清解汤加味治疗外感高热118例.中国煤矿工业医学,2004,7(1):88.

    12 牛宝玉.热病用下法之研究.中国中医急症,1999,8(6):276-278.

    13 张云松.解毒通腑法治疗温病气分发热的研究.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1998,22(2):118-121.

    14 高雅,李更生.论益气扶正法在外感热病中的应用.中医研究,2002,15(4):49-51.
    
  作者单位:1201203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Δ 2004级硕士研究生)
       
       2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
 
      (编辑:若 木)

日期:2006年8月19日 - 来自[2005年第5卷第9期]栏目

温疫论译注

作者:曹东义 主编
出版社:中医古籍出版社
ISBN:780174229X
印次:1
纸张:胶版纸
出版日期:2004-9-1
字数:373000
版次:1
a
内容提要:
    《温疫论》是明代医学吴又可具有独创精神的一部著作,不仅开创了温疫病辨证治疗的新领域,而且充分继承了此前的伤寒学术成就,为此后的温病学的诞生奠立了独树一帜的基础。吴又可关于温疫病病因的认识,最接近现代的微生物致病学说,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理论;他关于疫有九传的论述和对于温疫病症候的详细观察,说明他充分认识到外感热病的多样性与复杂性;他使用达原饮力图直捣膜原、驱邪外出的治疗思想,一直影响着后人对于外感热病的认识,至今仍然具有很大的指导意义。
在SAPS肆虐的时候,尤其觉得《瘟疫论》的珍贵,它深厚的底蕴还远远没有被我们充分认识和利用。今见曹东义、杜省乾整理的《温疫论》,能够充分吸收前人的成就,比如其中收集的清代医家年希尧、孔毓礼、龚绍林的评注按语就很有参考借鉴价值;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曹东义长期研究外感热病学史,他在“评介”之中把吴双可的论述,与《内经》《伤寒论》的有关论述进行比较,难道不是古人倡导的“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精神的很好体现吗?这样的研究与整理工作,必将有益于后人的学习与探索,有益于中医学术的振兴。  
目录:
上卷
原病
温疫初起
传变不常
急证急攻
表里分传
热邪散漫
内壅不汗
下后脉浮
下后脉复沉
邪气复聚
下后身反热
下后脉反数
因证数攻
病愈结存
下格
注决逐邪勿拘结粪
蓄血
发黄
邪在胸膈
辨明伤寒时疫
发斑战汗合论
战汗
自汗
盗汗
狂汗
发斑
数下亡阴
解后宜养阴忌投参术
用参宜忌有前利后害之不同
下后间服缓剂
下后么痞
下后反呕
夺液无汗
补泻兼施
药烦
停药
虚烦似狂
神虚谵语
夺气不语
老少异治论
妄投破气药论
妄投补剂论
妄投寒凉药论
大便
小便
前后虚实
脉厥
脉证不应
体厥
乘除
下卷
附录  
日期:2006年8月8日 - 来自[中医]栏目
循环ads

兔热病

概述
兔热病(tularemia)又称土拉菌病或鹿蝇热,是一种人兽共患的自然疫源性传染病。临床表现主要有发热,淋巴结肿大,皮肤溃疡,眼结膜充血、溃疡,呼吸道和消化道炎症及毒血症等。

本病于1907年由Mortin在美国发现,1921年Francis命名为土拉菌病。我国青海、新疆、西藏、黑龙江等省区曾有病例报道。


病原学
土拉杆菌是一种微小(0.3~0.7×0.2μm)、无活动力的革兰氏阴性球杆菌,在培养基上可具多形性,在组织内可形成荚膜。在一般培养基中不易生长,常用血清一葡萄糖一半胱氨酸培养基及血清一卵黄培养基。菌型可分为:1.美洲变种(A型),能分解甘油,对家兔毒力强;2.欧洲变种(B型),不分解甘油,对家兔毒力弱。本菌具有三种抗原:①多糖抗原,可使恢复期患者发生速发型变态反应;②细胞壁及胞膜肮原,有免疫性和内毒素作用;③蛋白抗原可产生迟发型变态反应。土拉杆菌在自然界生存力较强,但对理化因素抵抗力不强,加热55~60℃、10分钟即死亡,普通消毒剂可灭活,但对抵温、干燥的抵抗力较强。在尸体中能生存133天。

流行病学
(一)传染源 自然界百余种野生动物、家畜、鸟、鱼及两栖动物均曾分离出土拉菌,但主要传染源是野兔、田鼠。羊羔和1-2岁幼羊感染后也可作为传染源。人传染人未见报道。

(二)传播途径 主要为直接接触,昆虫叮咬以及消化道摄入传染。亦可由气溶胶经呼吸道或眼结合膜进入人体。本菌传染力强,能透过没有损伤的粘膜或皮肤,所以人类在狩猎、农业劳动、野外活动及处理病畜时要特别注意。

(三)易感人群 不同年龄、性别和职业的人群均易感。猎民、屠宰、肉类皮毛加工、鹿鼠饲养、实验室工作人员及农牧民因接触机会较多,感染及发病率较高。本病隐性感染较多,病后可有持久免疫力,再感染者偶见。

本病一年四季均可流行,较多病例发生在夏季。


发病原理与病理变化
病原菌经不同途径侵入人体后即循淋巴管进入附近淋巴结,引起淋巴结炎症和淋巴结肿大,在局部繁殖的细菌部分被吞噬细胞消灭,部分则从淋巴结进入血循环,侵入全身各组织,其中肝、脾、淋巴结、骨髓等网状内皮系统摄菌尤多。土拉杆菌在组织中大量生长繁殖,并释放出内毒素,导致临床症状的发生。临床症状恢复后,还有部分患者在淋巴结或骨髓中长期带菌。

病理变化可见局部淋巴结充血、肿胀,镜检可发现浆液性浸润和淋巴组织增生,病灶中心有坏死和化脓,称为原发溃疡。随着病情进展或慢性化,肝、脾和淋巴结发生继发性炎症,表现为结核样肉芽肿形成。肉芽肿由上皮细胞构成,周围有淋巴细胞、浆细胞和中性粒细胞包围,中心往往发生坏死和化脓。但肉芽肿无出血现象,是别于鼠疫的重要标志。


日期:2006年7月24日 - 来自[其他]栏目

保加利亚采取措施防控兔热病

    据保通社报道,由于上月在保加利亚舒门地区发现兔热病疫情,这一地区的兽医部门决定对舒门地区的森林地带消毒,以清除兔热病病原体。       兔热病病例出现后,舒门医疗机构对该地区森林地带的150只野兔和蓄水池内的壁虱进行了化验,其结果均为阴性,没有发现兔热病病原体。目前,有关样本已被送到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进行微生物学研究。       一名患者6月在舒门韦内茨区因食用野兔肉而感染兔热病,这是舒门地区50年来首次发现兔热病患者。经过治疗后,该患者目前状况良好。       兔热病由土拉杆菌引发,是一种人畜共患的急性传染病,症状因感染方式不同而有所差异,主要包括发热、皮肤溃疡、眼结膜充血和局部淋巴结肿大等。这种病常在兔形目和啮齿目等野生动物中流行,人会因接触这类动物、食用未煮熟的含菌兔肉等受到感染,但该病一般不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新华社)
日期:2006年7月14日 - 来自[环球疫情观察]栏目
循环ads

怎样对待鹦鹉热病?

  鹦鹉热又称饲鸟病,是一种自然疫源性疾病。由于它来自家养的鹦鹉,故取名为“鹦鹉热”。目前已发现海鸥、鸽子、金丝雀、相思鸟、红雀、苍鹭、鸡、鸭等190余种鸟类和家禽可传播此病。当人们吸入含有病原体的空气时即会感染此病,而养鸟老人在清扫鸟笼、鸟粪、投喂饲料或抚弄爱鸟时,如不当心就会成为被感染者。

  鹦鹉热的主要症状是发烧、头痛、全身无力、食欲不振、咳嗽、恶心呕吐,像得了重感冒一样。有的患者皮肤还会出现玫瑰疹、淋巴结炎等。

  得了鹦鹉热首选药物为四环素,日服2g,连服半月左右,直至体温下降到正常为止。土霉素治疗鹦鹉热肺炎,效果较好。日服600mg,每日2次,平均治疗期限为2周。此外,在饲养和逗弄爱鸟过程中要注意卫生,打扫鸟笼,清除粪便时,应戴口罩,防止干燥的鸟粪尘土吸入鼻腔。鸟笼应经常使用2%漂白粉喷洒,或用5%的甲酚皂液冲洗。发现病鸟要及时隔离、消毒或宰杀。

日期:2006年4月23日 - 来自[老年养生保健280问]栏目

为什么热病易造成便秘?

  所谓热病即指人体感受温热病邪而引起的以热象偏重,而且极易化燥伤阴的一类外感疾病。热病初期,侵袭肺卫,而肺与大肠互为表里,热邪袭肺,肺为热邪壅闭,气机宣降不利,传导失司,则可致大肠积滞不通,而生便秘。邪热若不解,入之于内,可见里热炽盛,造成阳明腑实,兼有阴液亏损之证,导致胃肠积热,腑气不通,而成腹满燥实,亦会出现便秘。邪热留连日久,耗伤阴津,津液既亏,大肠失于濡润,水不行舟,或邪热造成大肠燥热,耗伤津液,或热邪灼津,使脾阴不足,不能下及大肠,均可导致大肠津亏,亦发便秘。由上论述可见热病易致便秘是由于热邪致病及其传变特点所决定的。
日期:2006年4月15日 - 来自[便秘防治285问]栏目
循环ads

疟疾:20亿人受害

 

  疟疾(中国俗称“打摆子”)大约威胁到90个国家的公共卫生,受害者可能超过20亿人。据估计每年实际患疟疾的人数在3亿到5亿之间,90%以上发生在非洲的热带国家。每年死于疟疾的人数在150万到350万之间,大多数是非洲儿童,通常是在很少或根本没有任何医疗保健服务的遥远乡村。其他极易患疟疾的人群包括孕妇,还有难民和迁移的人。

  疟疾的典型症状是发烧和无任何不适感的两个阶段的反复循环。疾病开始的标志是头 痛,一般的小病如疲乏、作呕、肌肉痛、轻度腹泻和体温稍有增加等等都会有这种感觉。这些非常模糊的症状经常会被误认为是流感或胃肠感染。但是疟疾最严重的时候,开始是急遽的高烧,然后发展成谵妄、惊厥和意识逐步丧失,随后是持续昏迷直至死亡。

  疟疾发病的最普通原因是被传播疟疾的按蚊叮咬所致,当蚊子刺破血管吸血的时候,它把疟原虫注入了宿主的血液中。世界上大约有400种按蚊,其中有大约60种传播疟疾。疟疾也可以通过输血或污染的皮下注射器来传播。先天性疟疾,可以在生育前或生育期间由母亲传给婴儿。人类疟疾由四种疟原虫所引起:镰刀状疟原虫、长命疟原虫、卵形疟原虫和疟疾疟原虫。这其中最厉害最危险的是镰刀状疟原虫,如果碰巧有足够多种类的蚊子,那就也有可能同时感染上所有这些非同一般的微生物。

  疟疾绝非只限于人类。现在已知的近120种疟原虫中至少有22种感染灵长目动物,19种感染啮齿目动物、蝙蝠和其他哺乳动物。还发现有70多种可以感染鸟类和爬虫类。

  汗热病:英国的克星(节选自《人类瘟疫报告》第二章不醒的噩梦)

  1552年英国著名的医生约翰·凯厄斯写了一本书,名为《汗厥症治疗刍议》。书中写道,从1485年8月的第二星期开始,英国突然出现了一种疾病并延续到9月底。这种病以出其不意的速度和奇特残酷性把灾难降临到英国人身上。有些人早晨正在开窗户便突然死去;有些人正与孩子在街巷中玩耍,却突然倒了下去;还有些人正高高兴兴地吃饭,但饭未吃完便一命归天。从病症发作到病人咽气前后不用两小时。

  在凯厄斯写书的前一年,即1551年4月,他曾亲眼目睹了这一残酷的病在英格兰中、西部的什鲁斯伯里再次爆发,然后从那儿向东南蔓延到英吉利海峡,向北扩散到苏格兰边界。到了9月份,疾病却一下子消失了。

  这种疾病俗称为英国汗热病。凯厄斯发现,在中世纪前英国历史上从未见过这种疾病,它于1485年首次爆发。1485年8月,亨利·都泽在博思沃思原野上打败了约克王朝的国王查理三世,结束了英国的“玫瑰战争”。但当凯旋的军队进入伦敦时,汗热病也被带了进来。在短短的三个星期内,该病夺去了伦敦两个市长、四个高级市政官、许多贵族和无数英国平民的生命。亨利·都泽七世的加冕典礼也不得不推迟。牛津大学被迫停课6个星期,学校的教员和学生不是在床上死去,就是逃离城市到乡下躲避灾难。

  1485年晚秋时节,汗热病神奇地销声匿迹。有人说是一场猛烈的风暴把它刮到海中去了。不管怎么说,反正它不见了。第二年它没出现,第三年也没见它的影子。事实上,在整整一代人的时间中,它已不知踪影。

  1508年的夏天,它又回来了。如同头一次一样,它的出现是如此突然,连国王也吓得魂不附体,来回几次变换住所,以求逃脱死神的追赶。这次疾病滞留时间也不长,到了中秋时节,它又神秘地消失了。

  9个春秋过去了,1517年,汗热病再一次神奇地出现在英国人面前。这次,它来势凶猛,吞噬了更多人的生命,亨利八世的大法官沃尔西就险遭它的毒手,牛津大学400多名学生被它夺去了生命,伦敦街头丧钟不断。著名的政治家托马斯·摩尔曾在信中感叹道:“我相信,血战沙场也比呆在伦敦城内要安全得多”。

  该病的可怕之处在于突如其来,而且通常在夜间致凌晨之间袭击人们。发病开初病人浑身发冷、颤抖,有的还伴随着头疼、背痛、干渴、食欲不振、呼吸短促或高烧。几小时后,病人或是立即痊愈或是在昏迷中死去。

  该病的另一特征是特别“偏爱”英国人。其他疾病在英国出现后,通常会穿过英吉利海峡传播到欧洲大陆去。而该疾病好似专与英国人作对。疾病爆发了6次,只有1582年那一次传到了欧洲大陆,在德国扎下根,翌年又传播到北欧和中欧地区,其他5次都局限在英国境内。

  1528年6月发生的那场汗热病是第四次爆发。亨利八世的情人,即他后来的妻子安妮·博珍也染上了疾病。虽然后来她被治愈了,但其他很多人都没有她那份运气,他们纷纷死于疾病恶魔的手中。

  汗热病的具体病因至今还是个谜。人们对它的解释更多的只是一种猜测,凯厄斯认为,被阳光蒸发的大地恶雾和水蒸汽也许是该病的主要病因。他还说,疾病之所为喜欢袭击英国人是由于英国人食肉过多、饮酒过甚,并食用了过多带病毒的水果,而且生活优裕的中年男子尤其是疾病进攻的对象。

  贫困的人们好像确实比富有的绅士抵抗力要强得多。也许他们悲惨的生活环境使他们逐渐地增强了免疫力。另外,穷苦的人很少去找医生看病,而当时医生的一些疗法比疫病本身更可怕。其中一种常用的疗法是找一群人看护在病人周围并以各种方式不让病人睡觉,因为汗热病人大多是在睡眠或昏睡状态下死去的。还有的医生不仅不让病人休息而且还让人往病人鼻孔中压入气体或灌入烈醋。

  1551年,汗热病再次袭击伦敦,也正是这次疾病促使了凯厄斯写下了自己研究汗热病的书。从那以后,许多人也试图用科学方式解释有关该疾病的问题。汗热病究竟是什么样的疾病?它从何而来?为什么它定期发生?而在它不爆发时又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为什么它喜好袭击英国人,而且受害的男人要大大多于女人?为什么在1551爆发后便销声匿迹了?

  汗热病的病症很像流感、猩红热、斑疹、伤寒、脑膜炎等病的一些病症,其发生过程更像回归热,其病菌携带物不是人,而是多年寄生在鸟或小动物身上的虱子,但在一定环境中,如气候条件特殊,不协调的饮食而引起的免疫力下降、人口迁移等情况下,疾病可能突然爆发。

  但是,尽管这诸多解释纷繁复杂,而且很富有想像力,可都只是一种假设罢了。400多年过去了,这些问题仍然悬而未决。而且,这种疾病如同它在16世纪一样,也许仍在某处躲藏着,随时伺机袭击人类。

日期:2006年2月5日 - 来自[第二章 不醒的噩梦]栏目
共 13 页,当前第 8 页 9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