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炎症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中国科大发现缓解炎症新机制

 

本报讯(通讯员曾皓)近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周荣斌研究组、田志刚研究组与北京蛋白质组中心丁琛研究组合作,在NLRP3炎症小体调控机制研究方面取得重要突破,发现神经元分泌的化学物质多巴胺可以通过抑制NLRP3炎症小体,缓解神经炎症和系统炎症。该研究成果近日发表于《细胞》。

炎症小体是一种由细胞浆内天然免疫识别受体参与组装的多蛋白复合物,能够介导IL-1等多种炎症介质的产生,对炎症反应的发生至关重要,并参与肿瘤、神经退行性疾病、代谢性疾病等多种人类炎症相关重大疾病的发生发展。

由于炎症小体在炎症性疾病发生中的关键作用,其活化必然受到机体严格的调控,但是炎症小体活化的调控机制并不清楚。在该项工作中,研究人员发现多巴胺可以很好地抑制巨噬细胞中NLRP3炎症小体的活化,从而抑制炎症因子的分泌。

进一步研究发现,多巴胺可作用于其受体蛋白DRD1诱导NLRP3炎症小体的降解。最后,研究者还发现,多巴胺可以通过对NLRP3炎症小体的抑制,缓解神经炎症导致的多巴胺神经元损伤以及外周炎症导致的腹腔炎。

该项工作不仅发现了一种NLRP3炎症小体的内源性调控机制,还提示可以通过设计靶向DRD1的药物用于治疗一些NLRP3炎症小体相关的疾病,比如Ⅱ型糖尿病、关节炎等。

《中国科学报》 (2015-01-28 第1版 要闻)

日期:2015年1月28日 - 来自[待分类信息]栏目
循环ads

Immunity:人为什么会得炎症?


人类许多疾病都伴随有异常的炎症反应。在细胞表面模式识别受体(Pattern Recognition Receptor)受到病原体特异性分子(Pathogen Associated Molecular Pattern)刺激后,会激活免疫细胞转录因子NF-kB的表达,从而产生一系列炎症因子(IL-18,IL-1β)的前体,这些前体分子会进一步被一种叫做\"炎症小体(inflammasome)\"的蛋白复合体切割成熟,从而分泌到胞外参与炎症反应。因此,炎症小体是近年来被认为调控免疫反应的中心元件。 

最近,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系的Averil Ma课题组在Immunity杂志在线发表了一篇他们关于A20蛋白(一种去泛素化酶)参与NLRP3炎症小体胞内信号传递的机制的研究。 

A20缺失能够引起受刺激状态下巨噬细胞pro-IL-1β的切割与分泌。作者比较了野生型小鼠与A20缺失突变体小鼠(A20-/-)体内原代巨噬细胞在受到病原体分子刺激后炎性细胞因子的表达情况。结果显示:野生型小鼠与A20-/-小鼠巨噬细胞均能产生pro-IL-1β(IL-1β前体蛋白),并且能够在胞内累积,然而野生型小鼠巨噬细胞几乎没有成熟的IL-1β的分泌,与此不同,A20-/-小鼠巨噬细胞有大量成熟IL-1β的分泌。之后的一系列体外刺激实验证明了A20能够控制pro-IL-1β的切割与分泌。 

A20与NLRP3蛋白复合体,以及RIPK1,RIPK3蛋白在受到刺激时会发生相互作用,从而激活NLRP3。由于NLRP3炎症小体由NLRP3, ASC, 以及 Caspase 1三个基本元件构成,为了研究NLRP3炎症小体是否参与了A20-/-小鼠巨噬细胞刺激后炎症因子的释放过程,作者分别将A20-/-小鼠与NLRP3-/-,ASC-/-,或Caspase 1-/-小鼠进行杂交,得到三种类型的双缺失突变体小鼠。 

通过比较这三种突变体小鼠与 A20-/-小鼠的巨噬细胞在受到刺激后IL-1β的分泌情况,发现炎症小体中任何一个元件蛋白的缺失都会严重影响IL-1β的成熟与分泌,以上结果说明A20的缺失引起的IL-1β的切割是由NLRP3炎症小体调控的。另外,作者还发现另一种被认为是引起\"细胞坏死\"的关键分子-RIPK3,也参与了这一过程。之后,作者通过免疫共沉淀手段证明:在接受PAMP刺激后,巨噬细胞中pro-caspase 1,pro-IL-1β,RIPK3以及A20发生了相互作用,在缺少A20的时候,另外几者的相互作用更加强烈。 

A20抑制了RIPK3调控的pro-IL-1β 113位的K63型泛素化,从而抑制了蛋白复合体的结合与进一步NLRP3炎症小体对pro-IL-1β的切割。那么A20是如何调控NLRP3炎症小体的活性呢?由于A20的本质是一类去泛素化酶。作者检测了野生型与A20-/-突变体巨噬细胞刺激前后整个复合体的泛素化情况。结果显示:PAMP的刺激能够引起pro-IL-1β的泛素化,而且在A20-/-细胞中pro-IL-1β泛素化程度更加明显,说明A20对pro-IL-1β的泛素化起到了负向调节的作用。另外,作者通过在293T细胞系中过表达的手段发现:A20能够抑制caspase1切割pro-IL-1β的活性,同时能够抑制pro-IL-1β K63型泛素化作用。最后,作者通过质谱的方法找到pro-IL-1β第113位的赖氨酸是K63泛素化的作用位点。 

综上,作者利用一系列生化的手段证明了A20负向调节了NLRP3炎症小体对pro-IL-1β的切割过程,并且发现pro-IL-1β的泛素化对于其进一步的信号传递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日期:2015年1月22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他汀类药物可破“十面霾伏”?

随着全国雾霾天数的普遍增加,为了应对“十面霾伏”,人们想出了各种应对方法,口罩、空气净化器等装备更是齐齐上阵。不过,最近美国的一项新的研究发现,或许给防治雾霾支了一个新招。

旧药新用

他汀类药物是在美国广泛使用的处方药之一,它通常用于降低胆固醇、减少心脏病发作和中风危险。据统计,大约1/4的45岁以上的美国人都使用过该药物。

近日,一项新研究又揭示出这类药物的一个新功效:在消除人体吸入空气颗粒物引发的炎症方面可能大展身手。

“大气颗粒物到达峰值后的大气现象对人体健康危害极大,如雾霾天气。他汀类药物不仅可以保护肺部免受空气污染的影响,而且还能对心脏起到保护作用。”美国肺脏协会资深医疗顾问Norman Edelman博士说。

虽然他汀类药物目前还不能作为保护人们免受空气污染而开具的处方药,但是几项研究已经显示,那些服用他汀类药物的人,血液中与组织炎症相关的蛋白质数量更少,而这种炎症可能会加重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从事肺部健康研究的副教授Stephan van Eeden博士指出。

最近,一项针对1923名美国妇女展开的研究发现,那些服用他汀类药物的人出现炎症的几率较低,领导该项研究的加州环境健康风险评估办公室流行病学家Bart Ostro表示。

“一些(如糖尿病患者)特定群体,如果长期暴露于空气污染的环境中,那么出现炎症的几率更高。”Ostro说,“相反,我们发现,服用他汀类药物的人对PM2.5具有一定的抗炎反应。”

当然,这并不是研究人员第一次发现这种关联性。

此前,美国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在一项关于92人的研究中就已经发现,服用他汀类药物的人血液中炎症指标下降。而另一项涉及5778个样本的全国性研究也发现,他汀类药物能清除由PM2.5、一氧化碳和二氧化氮而引发的炎症。

抗炎性获验证

为此,van Eeden及其同事用兔子做了相关实验。

在把兔子放置于空气污染的环境之前,研究人员给兔子喂食了他汀类药物。之后发现,兔子肺部炎症发生的几率确实下降了。

在第二项关于兔子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再次发现,他汀类药物能通过促进白细胞向附近淋巴结的转移,将兔子肺部的大颗粒物清除。

“很显然,如果在动物暴露于颗粒物之前,用他汀类药物治疗一个月左右,你会发现这种药物显著降低了沉积在兔子肺部的空气颗粒物数量,并减缓了血管炎症产生的进程。” van Eeden表示。

不过,目前还不清楚他汀类药物是如何减少肺部颗粒物的。但van Eeden表示,接受他汀类药物治疗的兔子淋巴结上有更多的颗粒物,这或许表明该药物刺激颗粒物转移到了这一结点。

van Eeden及其同事现在正试图弄清动物的研究结果是否适用于人类肺部的治疗。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工作看上去“很有希望”。

防霾为时过早

然而对医生而言,开具他汀类药物作为保护人们免受空气污染的处方还为时过早。西北大学和伊利诺伊大学的心血管流行病学家Martha Daviglus博士表示。

去年,美国心脏协会就曾提倡,为治疗高胆固醇,应该增加他汀类药物的使用。如今,服用该药物患者的数量已经大大增加。

“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现在已经有很多人为了治疗胆固醇在服用他汀类药物,但是我们并不完全了解长期服用该药物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Daviglus坦言。

当然,还有待确定的是,人们置身于空气污染的环境之前是否要服用该类药物。如果是的话,服用多长时间才能使药物发挥效用,也有待进一步研究。

“看起来,这些药物对保护人们免受空气污染能产生好的效果,但我们需要对生活在道路附近或者高排放设施附近的人进行临床试验。”Daviglus说。

Ostro表示,用他汀类药物作为减轻空气污染影响的处方的思路“有点跳跃”,因为这类药物有一些明显的副作用,如对肝脏的损伤。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Kristofer Baumgartner指出,任何一种药物宣传的新效用,都必须要由一个科学家小组进行审查,其益处必须要大于任何风险。

不过,van Eeden看到了他汀类药物在减少空气污染影响中的潜力,他认为该药物有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发挥作用。眼下他正在寻求资金支持,以检测在消防人员中使用他汀类药物是否可以帮助减轻他们肺部由于烟雾引发的炎症。

尽管他汀类药物的新发现确实让研究人员有些激动,但Edelman表示,净化空气,保持空气清洁才是保护人类健康的最佳解决方案。

“我不希望人们形成这样一种意识,即现在我们可以用一种药物控制空气污染带来的影响,所以我们就不必担忧空气污染。”他说,“空气污染仍然是人类健康的巨大威胁。

日期:2015年1月8日 - 来自[呼吸系统相关]栏目
循环ads

培养消炎药的“接班人”——科学家看好促炎症消退分子应用前景


人们开始意识到这类化合物的潜力,而且我想说这种潜力是巨大的。

医生们从未找到Charles Serhan在1990年亚洲之旅期间,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他的肠道上刺出一个洞。它可能是未煮熟米饭中的一粒米,抑或海鲜菜里的一个贝壳碎片。无论原因是什么,当Serhan被飞机送回美国波士顿时,他已痛不欲生。“我几乎都站不起来了。”Serhan回忆道。他将自己的痛苦归因于脱水和严重的时差反应,“因为我并没有发烧”。

Serhan是哈佛医学院的一位生物化学家和实验病理学家。在妻子劝说他去医院后,医生在Serhan的腹部发现了一个葡萄柚大小的脓肿。很明显,肠道细菌已经顺着刺痕进入他的腹腔。此时,体内天然的前线防御反应—— 一连串的免疫细胞和分子,亦即通常所说的炎症反应不仅没起到作用,反而让病情变得更糟。脓团、白血球和在刺痕处形成的细菌全部发作,同时炎症反应开始扩散,造成了危及生命的腹膜炎。Serhan被直接从电脑断层扫描仪上送到手术室。

促炎症消退分子潜力巨大

此前,Serhan一直在研究与炎症反应相关的分子。不过,Serhan说要感谢此次创伤事件,尽管最终接受了3次手术,但这让他直观地感受到如何控制炎症是如此的重要。同时,这促使他更加深入地探究机体是如何“管理”这个强大过程的。

Serhan和其他科学家已经发现,同他们此前预料的相反,人们的身体会“部署”一套精心设计的机制,以关闭或者消退为应对伤口和感染而天然产生的炎症反应。这个精心的“策划者”便是一系列促炎症消退分子,包括20余种脂质、蛋白质、激素以及其他可消减引发炎症的细胞和分子的化合物。

不过,促炎症消退分子的作用或许超越了抑制炎症的范围。在动物实验研究中,它们会促进受损组织的修复。一些证据显示,其在传染性疾病如流感的恢复过程中也必不可少。研究人员找到一些线索,表明这些分子停止信号至少介入了一些涉及长期炎症反应的普通慢性疾病,包括哮喘、动脉粥样硬化和阿尔茨海默氏症。

辨别这些停止信号是利用它们治疗疾病的第一步。“人们开始意识到这类化合物的潜力。”研究牙周炎的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福尔塞斯研究所牙科医生Thomas Van Dyke表示,“而且我想说这种潜力是巨大的。”

对于一些分子来说,这种潜力将很快变成现实。一种促炎症消退化合物的合成版本已在对抗眼睛发炎时表现出广阔的应用前景。Van Dyke和同事正打算启动一项针对牙龈炎患者体内其他促炎症消退分子的安全性研究。

其他研究人员则期望,这些分子最终能被用来对抗从癌症到糖尿病的所有疾病。“我们将利用促使炎症消退的药物治疗诸多慢性疾病。”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分子细胞生物学家Catherine Godson预测说。

英国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药理学家Mauro Perretti表示,由于该类药物将激活人体抑制炎症反应的天然通道,因此它们比现有的消炎药更加安全。“基于促使炎症消退的药物将会是更好的选择。”

分子猎人

让Serhan重新思考炎症反应的研究开始于跟随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研究所生物化学家Bengt Samuelsson攻读博士后期间。Samuelsson曾因发现细胞如何产生一系列引发炎症和其他生理反应的分子而和他人共享198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在寻找其他可作为信号的脂质时,Serhan和同事在1984年从白血球中分离出一种此前未被发现的分子。他们将其称为脂氧素。

在实验室研究中,其他更熟悉的脂质信号会刺激炎症。但Serhan在1987年搬到哈佛大学后继续开展的试验中发现,脂氧素会平息炎症。1992年,在另一项惊人的研究中,他和同事发现阿司匹林能触发细胞产生脂氧素。这也解释了为何该药物会具有一定的、为人们所熟知的消炎作用。

随着更多关于脂氧素“做了”什么及其如何同促炎症分子相互作用的数据出现,Serhan和同事意识到,脂氧素只是一种关闭炎症反应的更大机制的一部分。随后,他们开始寻找其他具有同样作用的化学物质。“你也可以说,我们是分子猎人。”Serhan表示。

20世纪90年代末,Serhan带领的团队开始利用一种不同的“圈套”捕捉脂质信号。他们将气泡注入老鼠背部的皮肤中,然后注入促炎症反应的细菌或分子。在气泡中形成的小脓滴充满了脂质。研究人员基于它们的质量和电荷,利用液相色谱—串联质谱对其进行了分类和确认。

十年间,Serhan实验室收获了其他3组促炎症消退脂质。其他团队则扩展了结束炎症反应的分子清单。Serhan、Perretti和其他科学家开展的研究揭示了这类分子的一些作用机制。同时,他们还促进了另一项重要任务的解决,即修复炎症带来的组织损伤。

不过,一些研究人员并不像Serhan和其他人那样如此相信这些炎症停止信号的巨大潜力。这些化合物在体内存在的浓度极低,以至于无法让宾夕法尼亚大学脂类生物学家Garret Fitzgerald相信它们会产生太大的影响。“我并不是说它们在消退炎症的过程中不重要,而是证据很不完整。”Fitzgerald说。不过,他也承认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化合物不会产生疗效。在更高浓度下,这些分子或者由它们制成的药物可能会引发有益的效果。

临床实验成为关键 目前,研究人员正在临床上测试这些分子的应用前景。现有消炎药的局限性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一些包括皮质类固醇和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的抗体在内的药物,如果被长时间使用,便会抑制整个免疫系统,让病人很容易感染甚至患上癌症。相反,促炎症消退分子并不会降低免疫系统与感染和癌症作斗争的能力。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血管生物学家Michael Conte、Serhan和同事当下正在努力研发能将促炎症消退分子运送到发炎动脉内的支架或其他设备。“我们想让血管成形术更多地变成像被蚊虫叮咬了一下那样简单。”Conte说。据他预测,该团队将大约于两年后在人体上测试这些设备。

这些分子的其他潜在用途则更为深远。例如,2013年,中国研究人员报道称,一种含有脂氧素的面霜能缓解婴儿常见的炎症性皮肤病——湿疹。一种消退素的合成物已在治疗干眼症的实验中表现出一定的功效。

Van Dyke和同事计划在今年早些时候开始他们的临床实验。他们将让患有牙龈炎的中年志愿者像使用漱口水一样,服用一种脂氧素及其衍生物。牙龈炎不会直接引发牙齿脱落,但会导致牙周炎。促炎症消退分子并未在动物实验研究中产生副作用。Van Dyke希望将它们用于人体也是安全的。这些分子会刺激细胞只有在炎症发生时才会产生的受体,因此“如果你没有炎症,它们就不会产生作用”。

促炎症消退分子很难合成,而且即使对临床实验来说也很难有足够的量。不过,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Karsten Gronert预测说,假若最初的实验显示出良好的前景,那么业界将很快克服这些障碍。“只要从实验室到临床成功了,随后该领域将获得极大发展。”

日期:2015年1月7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科学家看好促炎症消退分子应用前景


 

人们开始意识到这类化合物的潜力,而且我想说这种潜力是巨大的。

图片来源:V. ALTOUNIAN/SCIENCE

医生们从未找到Charles Serhan在1990年亚洲之旅期间,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他的肠道上刺出一个洞。它可能是未煮熟米饭中的一粒米,抑或海鲜菜里的一个贝壳碎片。无论原因是什么,当Serhan被飞机送回美国波士顿时,他已痛不欲生。“我几乎都站不起来了。”Serhan回忆道。他将自己的痛苦归因于脱水和严重的时差反应,“因为我并没有发烧”。

Serhan是哈佛医学院的一位生物化学家和实验病理学家。在妻子劝说他去医院后,医生在Serhan的腹部发现了一个葡萄柚大小的脓肿。很明显,肠道细菌已经顺着刺痕进入他的腹腔。此时,体内天然的前线防御反应—— 一连串的免疫细胞和分子,亦即通常所说的炎症反应不仅没起到作用,反而让病情变得更糟。脓团、白血球和在刺痕处形成的细菌全部发作,同时炎症反应开始扩散,造成了危及生命的腹膜炎。Serhan被直接从电脑断层扫描仪上送到手术室。

促炎症消退分子潜力巨大

此前,Serhan一直在研究与炎症反应相关的分子。不过,Serhan说要感谢此次创伤事件,尽管最终接受了3次手术,但这让他直观地感受到如何控制炎症是如此的重要。同时,这促使他更加深入地探究机体是如何“管理”这个强大过程的。

Serhan和其他科学家已经发现,同他们此前预料的相反,人们的身体会“部署”一套精心设计的机制,以关闭或者消退为应对伤口和感染而天然产生的炎症反应。这个精心的“策划者”便是一系列促炎症消退分子,包括20余种脂质、蛋白质、激素以及其他可消减引发炎症的细胞和分子的化合物。

不过,促炎症消退分子的作用或许超越了抑制炎症的范围。在动物实验研究中,它们会促进受损组织的修复。一些证据显示,其在传染性疾病如流感的恢复过程中也必不可少。研究人员找到一些线索,表明这些分子停止信号至少介入了一些涉及长期炎症反应的普通慢性疾病,包括哮喘、动脉粥样硬化和阿尔茨海默氏症。

辨别这些停止信号是利用它们治疗疾病的第一步。“人们开始意识到这类化合物的潜力。”研究牙周炎的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福尔塞斯研究所牙科医生Thomas Van Dyke表示,“而且我想说这种潜力是巨大的。”

对于一些分子来说,这种潜力将很快变成现实。一种促炎症消退化合物的合成版本已在对抗眼睛发炎时表现出广阔的应用前景。Van Dyke和同事正打算启动一项针对牙龈炎患者体内其他促炎症消退分子的安全性研究。

其他研究人员则期望,这些分子最终能被用来对抗从癌症到糖尿病的所有疾病。“我们将利用促使炎症消退的药物治疗诸多慢性疾病。”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分子细胞生物学家Catherine Godson预测说。

英国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药理学家Mauro Perretti表示,由于该类药物将激活人体抑制炎症反应的天然通道,因此它们比现有的消炎药更加安全。“基于促使炎症消退的药物将会是更好的选择。”

分子猎人

让Serhan重新思考炎症反应的研究开始于跟随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研究所生物化学家Bengt Samuelsson攻读博士后期间。Samuelsson曾因发现细胞如何产生一系列引发炎症和其他生理反应的分子而和他人共享198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在寻找其他可作为信号的脂质时,Serhan和同事在1984年从白血球中分离出一种此前未被发现的分子。他们将其称为脂氧素。

在实验室研究中,其他更熟悉的脂质信号会刺激炎症。但Serhan在1987年搬到哈佛大学后继续开展的试验中发现,脂氧素会平息炎症。1992年,在另一项惊人的研究中,他和同事发现阿司匹林能触发细胞产生脂氧素。这也解释了为何该药物会具有一定的、为人们所熟知的消炎作用。

随着更多关于脂氧素“做了”什么及其如何同促炎症分子相互作用的数据出现,Serhan和同事意识到,脂氧素只是一种关闭炎症反应的更大机制的一部分。随后,他们开始寻找其他具有同样作用的化学物质。“你也可以说,我们是分子猎人。”Serhan表示。

20世纪90年代末,Serhan带领的团队开始利用一种不同的“圈套”捕捉脂质信号。他们将气泡注入老鼠背部的皮肤中,然后注入促炎症反应的细菌或分子。在气泡中形成的小脓滴充满了脂质。研究人员基于它们的质量和电荷,利用液相色谱—串联质谱对其进行了分类和确认。

十年间,Serhan实验室收获了其他3组促炎症消退脂质。其他团队则扩展了结束炎症反应的分子清单。Serhan、Perretti和其他科学家开展的研究揭示了这类分子的一些作用机制。同时,他们还促进了另一项重要任务的解决,即修复炎症带来的组织损伤。

不过,一些研究人员并不像Serhan和其他人那样如此相信这些炎症停止信号的巨大潜力。这些化合物在体内存在的浓度极低,以至于无法让宾夕法尼亚大学脂类生物学家Garret Fitzgerald相信它们会产生太大的影响。“我并不是说它们在消退炎症的过程中不重要,而是证据很不完整。”Fitzgerald说。不过,他也承认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化合物不会产生疗效。在更高浓度下,这些分子或者由它们制成的药物可能会引发有益的效果。

临床实验成为关键

目前,研究人员正在临床上测试这些分子的应用前景。现有消炎药的局限性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一些包括皮质类固醇和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的抗体在内的药物,如果被长时间使用,便会抑制整个免疫系统,让病人很容易感染甚至患上癌症。相反,促炎症消退分子并不会降低免疫系统与感染和癌症作斗争的能力。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血管生物学家Michael Conte、Serhan和同事当下正在努力研发能将促炎症消退分子运送到发炎动脉内的支架或其他设备。“我们想让血管成形术更多地变成像被蚊虫叮咬了一下那样简单。”Conte说。据他预测,该团队将大约于两年后在人体上测试这些设备。

这些分子的其他潜在用途则更为深远。例如,2013年,中国研究人员报道称,一种含有脂氧素的面霜能缓解婴儿常见的炎症性皮肤病——湿疹。一种消退素的合成物已在治疗干眼症的实验中表现出一定的功效。

Van Dyke和同事计划在今年早些时候开始他们的临床实验。他们将让患有牙龈炎的中年志愿者像使用漱口水一样,服用一种脂氧素及其衍生物。牙龈炎不会直接引发牙齿脱落,但会导致牙周炎。促炎症消退分子并未在动物实验研究中产生副作用。Van Dyke希望将它们用于人体也是安全的。这些分子会刺激细胞只有在炎症发生时才会产生的受体,因此“如果你没有炎症,它们就不会产生作用”。

促炎症消退分子很难合成,而且即使对临床实验来说也很难有足够的量。不过,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Karsten Gronert预测说,假若最初的实验显示出良好的前景,那么业界将很快克服这些障碍。“只要从实验室到临床成功了,随后该领域将获得极大发展。”(闫洁)

《中国科学报》 (2015-01-07 第3版 国际)

日期:2015年1月7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想当健康男要守八项规定

    随着生活环境、饮食结构、生活方式的改变,男科疾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但男性健康长期受到忽视。男性在日常生活遵守八项规定可以起到预防疾病、减轻病痛的目的。
  1、不忍渴 喝水有利于新陈代谢,加速炎症消退,可以减少肾结石、输尿管结石等泌尿系统的结石生成。长时间忍渴会造成尿液浓缩,刺激尿道,引起不适,甚至加重炎症。
  2、不憋尿 经常憋尿会使膀胱黏膜的抵抗力降低,使细菌有机可乘造成感染,甚至影响肾功能。另外,长期憋尿膀胱肌肉会逐渐变得松弛无力,收缩力量变弱,会出现排尿不畅和排尿缓慢。尤其是有前列腺增生的老年人如果长期憋尿,膀胱颈部和后尿道部经常处于充血、水肿状态,很可能诱发尿潴留。
  3、不憋精 在精液中有30%左右是前列腺液,60%左右是精囊液,10%左右是附睾液和尿道球腺液。如果出现炎症,腺体可能堵塞,影响正常分泌,造成分泌液的淤积,同时会进一步加重炎症。排精时,分泌腺的收缩会把阻塞的腺体冲开,并把已有炎症的物质排出。尤其是慢性前列腺炎、精囊炎的患者,适当的排精对炎症的消退是有好处的。另外,长期不排精,精液在生殖腺内储存时间过久,可使精子活力下降,导致不育。
  4、不压抑 现在社会生活节奏快,致使很多男性长期处于焦虑、抑郁状态。而男性的性活动与心理因素有很大关系,焦虑、抑郁的不良情绪会造成性欲下降、勃起功能障碍、早泄等情况的出现。
  5、不久坐 久坐者是慢性前列腺炎的高发人群,尤其是IT人士或司机。由于前列腺的特殊位置,久坐会压迫前列腺,造成前列腺充血肿胀、循环障碍、腺体堵塞,从而引起前列腺炎。另外,睾丸温度要比正常体温低3℃~5℃,久坐会使局部温度升高,影响睾丸散热,从而造成精子活力或密度下降。建议坐1个小时左右就要站起来活动一下。
  6、不贪凉 寒冷可使人体交感神经兴奋,前列腺腺体收缩而导致排泄受阻,加重前列腺疾病。同时,着凉后可能会出现感冒、发热等情况,这也会加重前列腺疾病。
  7、不喝酒 酒精进入血液后可刺激前列腺组织,加重充血,影响腺体的正常分泌排泄,引起或加重前列腺炎症。同时充血肿胀的前列腺也会压迫刺激尿道,加重前列腺增生患者的尿频、尿急、排尿困难的症状。酒精还会降低睾酮的生成速度,引起男性体内雌激素增高,抑制精子的产生与发育,甚至影响勃起。
  8、不食辛辣 辛辣食物可直接刺激前列腺,使腺体充血水肿,从而加重前列腺及邻近器官如后尿道、输精管、附睾、精囊的炎症。辛辣食物会导致尿液中产生刺激性的物质,刺激尿道、前列腺,产生不适的感觉。因此,泌尿生殖系统有炎症的人应不吃或少吃辛辣刺激食物。 
    (作者:李海松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日期:2014年12月23日 - 来自[体贴男人]栏目

危险预警分子及炎症性疾病学术论坛在湘举行

 

本报讯(记者成舸 通讯员梁国清)近日,国际危险预警分子及炎症研究协会中国分会在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宣告成立。来自美国匹兹堡大学的十余名专家与我国解放军总医院、南方医科大学等机构的学者一道,就相关研究达成三点重要共识,将危险预警分子(Damps)这一前沿领域推至前台。

记者从12月13日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医学部支持、湘雅三医院主办的国际学术论坛上了解到,危险预警分子实际上是对一类内源性分子的形象表述,由于其可导致炎症反应失衡及免疫反应紊乱,在治疗患有某些慢性疾病的晚期危重病人时是一种很好的“标志物”。高迁移率族蛋白1(HMGB1)即是其典型代表。

据新当选的中国分会主席、解放军总医院教授姚咏明介绍,与会学者在此次论坛上达成如下共识:一是Damps在细胞内具有重要的生理功能和生物学效应,只有释放到细胞外后才会导致炎症反应失衡,因此减少其释放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二是Damps在脓毒症、心脑血管疾病和内风湿性关节炎等发病过程中起重要作用,但在其他一些炎症相关疾病的病理生理作用尚不完全清楚;三是Damps与病原体可能通过不同的分子机制引起炎症反应。

“人们对病原体如何引起炎症反应已经比较清楚了,但还有一类炎症反应并非病原体导致,而是由人体产生的内源性小分子——危险预警分子引起的。”中国分会副主席、湘雅三医院研究员吕奔表示,目前人们对危险预警分子的认识还有待提高,以HMGB1分子为代表的相关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将来很可能为某些重大疾病的诊治提供新的视野。

《中国科学报》 (2014-12-18 第4版 综合)

日期:2014年12月18日 - 来自[待分类信息]栏目
循环ads

Science:炎症的煽动者


在局部炎症反应过程中,称作为中性粒细胞(neutrophils)的白细胞结合到血管壁上,并沿着血管壁爬行。这使得中性粒细胞能够向着感染迁移:细胞找到有利的位置从而离开血管,迁移到感染组织中,在那里它们吞食病原体。根据发表在12月4日《科学》(Science)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启动这一过程需要活化血小板与中性粒细胞伸入到血流中、像触角一样的一种蛋白PSGL-1相结合。当中性粒细胞无法结合血小板时,它们不能正常迁移,炎症会减少。

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免疫学家Paul Kubes(未参与该研究)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概念,血小板在炎症及调控中性粒细胞生物学中居然如此重要。我认为人们已开始意识到血小板在免疫中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论文的共同作者、西班牙国家心血管研究中心(CNIC)免疫学家Andrés Hidalgo,将中性粒细胞和血细胞之间的这种相互作用称作为检查点:它向中性粒细胞证实了这里有一种机体损伤。炎性细胞因子刺激了血管壁活化,以及中性粒细胞结合血管壁,但仅这还不足以激活整个炎症反应。活化血小板的存在表明了有血管损伤。Hidalgo说:“不仅血管在这一局部位置激活表明有损伤,你还需要循环来告诉你确实有点不对劲。”

流行病学和动物数据日益表明,血小板参与了病理性的炎症。事实上,阿司匹林能够预防心脏病发作就是因为它干扰了血小板。研究人员试图利用活体显微镜检查在活体动物中显像中性粒细胞和血小板的关系。

研究人员检测了麻醉小鼠的提睾肌。当他们用肿瘤坏死因子α (TNFα)来处理小鼠诱导炎症时,如预期的那样,中性粒细胞被招募结合到了炎症血管壁上。这触发了中性粒细胞前后缘装备上不同的一组蛋白而变得不对称。

研究人员发现血小板往往粘附着中性粒细胞的后缘进入到血管内,血小板频繁地碰撞并粘附它。当研究人员敲除小鼠的配体PSGL-1时,血小板不再粘附中性粒细胞的后缘。同样,只有表达P-selectin受体的活化血小板能够结合PSGL-1,表明这些蛋白质在介导中性粒细胞和血小板的互作中起作用。

当研究人员阻断P-selectin结合PSGL-1时,他们发现沿着血管内表面爬行的中性粒细胞少很多。各种减少血液中血小板或抑制PSGL-1活性的实验都具有相似的影响,表明中性粒细胞需要通过PSGL-1来结合血小板启动正常爬行。

由于爬行是中性粒细胞移行穿过血管、进入组织的必要条件,接下来研究人员尝试确定了阻碍中性粒细胞和血小板的互作是否会改善小鼠的炎性疾病。

以往有人证实在急性肺损伤模型中当不存在中性粒细胞或血小板时损伤减小。研究人员对急性肺损伤小鼠的肺脏进行了活体成像,发现阻断PSGL-1介导的血小板结合可在某种程度上降低小鼠的死亡风险。在注射细菌蛋白的小鼠中,阻断血小板和中性粒细胞的互作可减少肝损伤。并且阻断这些互作可以改善小鼠对中风的反应。

最后,研究人员证实阻断血小板和中性粒细胞之间通过PSGL-1的互作,可以减少中性粒细胞胞外诱捕网(neutrophil-derived extracellular traps,NETS)水平。NETS是中性粒细胞拉伸的一种纤维网络,能够中和病原体。

Kubes说:“就成像量来说这篇论文本身就是一项创举。”不过他指出,应当更全面地确定抑制中性粒细胞和血小板相互作用所造成影响的特征。举例来说,Kubes说他想知道终止这些相互作用是否能阻止中性粒细胞离开血管迁移到感染组织处。

Kubes说,在血管损伤小鼠模型中阻断中性粒细胞与血小板的互作其影响是有趣的。Hidalgo认为,在人类中阻断这些互作有可能帮助罹患与炎症相关的一些血管疾病,例如心脏病和中风的患者。尤其是阻断PSGL-1,而非敲除血小板或中性粒细胞的功能,可以减少干扰这些重要细胞所造成的有害副作用。

“对于炎症的调控以及抑制和终止炎症我们仍然知之甚少。我们仍在设法阐明所有这些不同的检查点,”Kubes说。

原文检索:

Vinatha Sreeramkumar, José M. Adrover, Ivan Ballesteros, Maria Isabel Cuartero, Jan Rossaint,Izaskun Bilbao, Maria Nácher, Christophe Pitaval, Irena Radovanovic, Yoshinori Fukui, Rodger P. McEver,Marie-Dominique Filippi, Ignacio Lizasoain, Jesús Ruiz-Cabello, Alexander Zarbock, María A. Moro,and Andrés Hidalgo. Neutrophils scan for activated platelets to initiate inflammation. Science, 5 December 2014; DOI:10.1126/science.1256478

日期:2014年12月9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共 79 页,当前第 7 页 9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