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热病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阴虚血热,误作痧治

       吾里中有口头语,见卧病者,则曰伤寒热病,医者来,则曰汗症也。而不知伤寒与热病二者大相反。盖伤寒,则真伤于寒,须用热散,仲景之法是也。热病,则外而风寒暑热,内而饮食嗜欲,皆能致之。一或不慎,杀人易于反手。春温夏热,河间之法最善。至饮食嗜欲,则合东垣丹溪之法。参而通之,无遗蕴矣。
       长媳初入门十余日,得温病。呻吟叫号,反侧不安。因新妇,急告其父。其父延一医来,则吾里中丙午茂才也。幼尝同考试,其人玩世不恭,乡党薄之,颇落拓。虽通医理,而所读不知何书,每治病,药寥寥三四味,皆以分计,故获效甚少。请视长媳,出告余曰,痧也。宜服犀角解毒汤。尚觉近理,急服之,痧未出而热如故。又易一医,乃河南武安药侩也,初解药性,立方字常误,胸无墨水,而治病颇有一二效者。适为邻治病,延之来。诊脉不一刻,即出曰,此是痧症,又兼胃寒,故胸烦作呕耳,须用温散。请其方,则平胃散也。余不欲令服,而家中人皆曰,时医常以误效,请一试之。药入口则热几如狂,昼夜不安。实无可处。余乃入诊之,脉极沉极数,而外症甚险。告其父曰,以弟愚见,当是阴虚血热。此热症,非痧症也。如是痧,流连将十日,何无一点发耶。此虽新来,乃弟儿妇,当以私意治之,倘有误,亲家亦相谅也。其父诺。乃以大剂地黄汤易生地,合三黄汤满饮之。二更许沉沉睡矣。又恐余热未清,加蝉蜕、灯芯,四服而热止,病始安。令常服麦味地黄丸,半月痊愈。
 

日期:2008年5月8日 - 来自[醉花窗医案]栏目
循环ads

胎产并病

       琇按:孕妇热病胎堕多死,宜先取井底泥涂腹上,护住其胎,燥即易之,再以药治症,多获两全。
       政和中,蔡鲁公之孙妇有孕,及期而病。国医皆以为阳症伤寒,惧胎堕,不敢投凉剂。张锐视之曰:儿处胎十月,将生矣,何药之能效。即以常法与药,且使倍服之,半日而儿生,病亦失去。明日,妇大泄,而喉闭不入食。众医复指其疵,且曰:二疾如冰炭,又产蓐甫近,虽司命无若之何。张曰:无庸忧,将使即日愈。乃取药数十粒,使吞之,咽喉即通,下泄亦止。(琇按:此妇必元气素实,又十月既足,产则热随血去,故病如失。至大泻喉闭,必由苦寒倍进所伤,故服理中而愈。其功罪正不相掩。)及满月,鲁公酌酒为寿,曰:君术通神,吾不敢知,敢问一药而愈二疾,何也?张曰:此于经无所裁,特以意处之。向者所用,乃附子理中丸裹以紫雪尔。方喉闭不通,非至寒药不为用,既以下咽,则化消无余,其得至腹中者,附子力也,故一服而两疾愈。公大加叹异。《夷坚志》
       愚尝闻一妇,寒月中产后腹大痛,觉有块,百方不治。一人教以羊肉四两,熟地黄二两,生姜一两,(此与当归羊肉汤同义,第以地黄易当归耳。)水煎服之,二三次愈。

日期:2008年5月8日 - 来自[卷十一]栏目

急性热病的耳穴疗法

工不留行子耳压法
穴位:主穴取神门 交感 肺 耳尖;配穴取气管 扁桃体咽喉
痰多者,加脾;喘重者,加大肠。
操作步骤:每次选用3-6穴,先用耳穴探仪找出敏感点,再按压数秒钟,留下压痕,将王不留行子贴压穴处,家长每天按压数次。
日期:2007年7月2日 - 来自[耳穴疗法]栏目
循环ads

坦桑尼亚裂谷热病致117人死亡

  新华网达累斯萨拉姆5月17日电(记者 义高潮)坦桑尼亚农业部官员16日表示,截至15日,裂谷热病累计在坦桑尼亚致死117人和10多万头牲畜。

  自今年初裂谷热病从邻国肯尼亚传入以来,坦桑尼亚有10个省份先后出现裂谷热疫情,其中最严重的是坦桑尼亚中部的畜牧大省多多马省,该省迄今共报告156例裂谷热病例,其中55人不治身亡。据介绍,目前裂谷热疫情在坦的传播已趋平缓。

  坦桑尼亚出现裂谷热疫情的省份主要在坦北部与肯尼亚接壤的地区,还有一些以畜牧业为主的地区。

  裂谷热是东非大裂谷地带雨季易流行的一种病毒性传染病。该病主要在牛羊中传播,也可通过蚊子叮咬或接触受感染的动物传播给人。患者多出现急性腹泻、高烧、脑水肿,并伴随肝肾功能严重受损,有些患者会因脑血管破裂出血而死亡。

日期:2007年5月18日 - 来自[环球疫情观察]栏目

坦桑尼亚已有89人死于裂谷热病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4月21日电(记者义高潮)坦桑尼亚政府总理爱德华·洛瓦萨20日宣布,截至4月18日,裂谷热病已经在坦桑尼亚造成89人死亡,另有87人留院治疗。

  爱德华·洛瓦萨在多多马举行的坦桑尼亚议会会议上宣布,自今年1月底以来,坦桑尼亚26个省份中已有9个省出现裂谷热疫区。截至18日,全国累计有249人患裂谷热病,其中89人已死亡,87人正留院治疗,仅有73人病情好转或者基本痊愈而出院。

  出现裂谷热疫情的省份主要在坦桑尼亚北部与肯尼亚接壤地区,其他为坦桑尼亚畜牧业为主的地区。多多马省疫情最为严重,先后就有144人患裂谷热病,结果其中56人已不治而亡。

  爱德华·洛瓦萨还宣布,坦桑尼亚现已有5500多头菜牛、6800余只山羊和近4000只绵羊死于裂谷热病。

  裂谷热是东非大裂谷地带雨季易流行的一种病毒性传染病。该病主要在牛羊中传播,也可通过蚊子叮咬或接触受感染的动物传播给人。患者多出现急性腹泻、高烧、脑水肿,并伴随肝肾功能严重受损,有些患者会因脑血管破裂出血而死亡。

日期:2007年4月25日 - 来自[环球疫情观察]栏目
循环ads

病原躲过白血球追杀的绝技

        美国爱荷华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于12月the  Journal  of  Leukocyte  Biology的研究阐明了,为何死掉的兔热病杆菌(或称为法兰西斯氏菌,Francisella  tularensis)能避开人类的免疫系统而成为生化恐怖工具的秘密。
        兔热病杆菌通常出现在北半球,可经由蚊虫叮咬或接触到受感染的动物(如啮齿动物、兔子及野兔等)而传染,也可经由食物、水或空气传播。Lee-Ann  Allen博士指出,过去兔热病杆菌感染人类的机会很少,但由于恐怖份子将此菌作为生化攻击的工具,因此,了解此菌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变得格外重要。
        自1940年代起,兔热病(tularemia  or  rabbit  fever)感染的比率显著的下降,但此菌若被当成生化武器就有极高的致死性,只要吸入极少量就会致死。研究人员想要了解为何兔热病杆菌能躲过人体内嗜中性白血球(neutrophils)的追捕,进而造成人类死亡。
        研究人员把兔热病杆菌和嗜中性白血球混合,结果发现嗜中性白血球能将菌体吸收,但却无法将菌体杀死,并发现兔热病杆菌会造成嗜中性白血球的两种防御功能丧失,其中一种防御功能与氧有关,而另一种则与氧无关(oxygen-independent),兔热病杆菌能抑制这两个防御功能的许多酵素,在数小时后,菌体便能逃开嗜中性白血球的追杀,继续进行复制,使受感染者致病。
        Allen博士还提醒说,虽然兔热病杆菌不会经由人传人而感染,但却可经由多种感染途径而得病,若以吸入式感染而得病,未获得药物的妥善治疗,致死率相当高。根据美国疾病管制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于1990到2000年的统计,大约有124件疑似案例,其中60%为确认案例。于2001年的马撒葡萄园岛(Martha's  Vineyard)也发现一些庭园设计师及园丁都有得到兔热病杆菌的高风险,必须特别留意。(生物通雪花)
日期:2006年12月25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原病篇

原病篇 

  
 
 
  1.六元正记大论曰: 「辰戍之岁,初之气,民厉温病。卯酉之岁,二之气,厉大至,民善暴死。终之气,其病温。寅申之岁,初之气,温病乃起。丑未之岁,二之气,温厉大行,远近咸若。子午之岁,五之气,其病温。巳亥之岁,终之气,其病温厉。」

  叙气运,原温病之始也。每岁之温,有早暮微盛不等,司天在泉,主气客相加临而然也。细考《素问》注自知,兹不多赘。

  按吴又可谓温病非伤寒,温病多而伤寒少,甚通。谓非其时而有其气,未免有顾此失彼之诮。盖时和岁稔,天气以宁,民气以和,虽当盛之岁亦微;至于凶荒兵火之后,虽应微之岁亦盛,理数自然之道,无足怪者。

  2.《阴阳应象大论》曰: 「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故重阴必阳,重阳必阴。故曰: 冬伤于寒,春必病温。」

  上节统言司天之病,此下专言人受病之故。

  细考宋元以来诸名家,皆不知温病伤寒之辨,如庞安常之卒病论,朱肱之活人书,韩祇和之微旨,王实之证治,刘守真之伤寒医鉴,伤寒直格,张子和之伤寒心镜等书。非以治伤寒之法治温病,即将温暑认作伤寒,而疑麻桂之法不可用,遂别立防风通圣、双解通圣、九味羌活等汤,甚至于辛温药中加苦寒,王安道濂洄集中辨之最详,兹不再辩。论温病之最详者,莫过张景岳、吴又可、喻嘉言三家,时医所宗者三家为多,请略陈之。按张景岳、喻嘉言皆著讲「寒」字,并未理会本文上有「故曰」二字,上文有「重阴必阳,重阳必阴」二句。张氏立论出方,悉与伤寒混,谓温病即伤寒,袭前人之旧,全无实得,固无足论。喻氏立论,虽有分析,中篇亦混入伤寒少阴、厥阴证,出方亦不能外辛以发表,辛热温里,为害实甚,以苦心力学之士,尚不免智者千虑之失,尚无怪后人之无从取法,随手杀人哉!甚矣,学问之难也。吴又可实能识得寒温二字,所见之证,实无取乎辛温辛热甘温,又不明伏气为病之理,以为何者为即病之伤寒,何者为不即病,待春而发之温病,遂直断温热之原,「非风寒所中」,不责己之不明,反责经言之谬。瑭推原三家之偏,各自有说,张氏混引经文,将论伤寒之文引证温热,以寒化热之后,经亦称热病故也,张氏不能分析,遂将温病认作伤寒。喻氏立论,开口言春温,当初春之际,所见之病,多有寒证,遂将伤寒认作温病。吴氏当崇祯凶荒兵火之际,满眼温疫,遂直辟经文,「冬伤于寒,春必病温」之文,盖皆各执己见,不能融会贯通也。瑭按:伏气为病,如春温冬温疟,《内经》已明言之矣。亦有不因伏气,乃司天时令现行之气,如前列大元正纪所云是也。此二者皆理数之常者也,更有非其时而有其气,如又可所云「戾气」,间亦有之,乃其变也。惟在司命者,善察其常变,而补救之。

  3.金匮真言论曰: 「夫精者,身之本也。故藏于精者,春不病温。」

  易曰: 「履霜坚冰」,至圣人恒示戒于早,必谨于微。记曰: 「凡事豫则立」。经曰: 「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圣人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一节,当与月令参看,与上条冬伤于寒互看,盖谓冬伤寒则春病温,惟藏精者足以避之。故素问首章上古天真论,即言男女阴精之所以生,所以长,所以枯之理。次章紧按,四气调神大论,示人春养生,以为夏奉长之地;夏养长,以为秋奉收之地;秋养收,以为冬藏之地;冬养藏,以为春奉生之地。盖能藏精者,一切病患皆可却,岂独温病为然哉。《金匮》谓五脏元真通畅,人即安和是也。何喻氏不明此理,将冬伤于寒,作一大扇文字,将不藏精又作一大扇文字,将不藏精而伤于寒,又总作一大扇文字,勉强割裂《伤寒论》原文以实之,未免有过虑则凿之弊,「不藏精」三字须活看,不专主房劳说,一切人事之能摇动其精者皆是,即冬日天气应寒,而阳不潜藏,如春日之发泄,甚至桃李反花之类皆是。

  汪按:喻氏天姿超卓,学力精锐,在此道诚为独辟榛芜,深窥窍奥,但帖括结习太重,往往于闻加门面上着力,论伤寒以青龙桂麻鼎峙,柯氏已正其失矣。乃论温病,仍用三扇,甚至方法数目,一一求合《伤寒论》,正如汉唐步天,以律吕卦文为主,牵凑补缀,反使正义不明,读者当分别观之也。寓意草中金鉴一条,仍属伤寒,指为温病者非。

  4.热论篇曰: 「凡病伤寒而成温者,先夏至日者为病温,后夏至日者为病暑,暑当与汗出勿止。」

  温者,暑之渐也。先夏至,春候也。春气温,阳气发越,阴精不足以承之,故为病温。后夏至,温盛为热,热盛则湿动,热与湿博而为暑也。「勿」者,禁止之词,勿止暑之汗,即「治暑之法」也。

  5.刺志论曰: 「气盛身寒,得之伤寒,气虚身热,得之伤暑。」

  此伤寒暑之辨也。经语分明如此,奈何世人悉以治寒法治温暑哉。

  6.生气通天论曰: 「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

  暑中有火,性急而疏泄,故令人自汗。火与心同气相求,故善烦(烦从火从页,谓心气不宁而面若火烁也)。烦则喘喝者,火克金故喘,郁遏胸中清廓之气,故欲喝而呻之。其或邪不外张,而内藏于心则静,心主言,暑邪在心,虽静亦欲自言不休也。

  7.论疾诊尺篇曰: 「尺肤热盛,脉盛躁者,病温也。其脉盛而滑者,病且出也。」

  此节以下,诊温病之法。

  经之辨温病,分明如是,何世人悉为伤寒,而悉以伤寒足三阴经温法治之哉?张景岳作「类经」,割裂经文,蒙混成章,由未细心紬绎也。尺肤热甚,火烁精也。脉盛躁,精被火煎沸也。脉盛而滑,邪机向外也。

  8.热病篇曰: 「热病三日,而气口静,人迎躁者,取之诸阳,五十九刺,以泻其热,而出其汗,实其阴以补其不足者,身热甚,阴阳皆静者勿刺也。有可刺者急取之,不汗出则泄。所谓勿刺者有死征也。热病七日八日动喘而弦者,急刺之,汗且自出,浅刺手大指间。热病七日八日脉微小,病者溲血口中干,一日半而死,脉代者一日死。热病已得汗出,而脉尚躁,喘且复热,勿刺肤,喘甚者死。热病七日八日,脉不躁,躁不散数,后三日中有汗,三日不汗,四日死,未曾汗者,勿腠刺之。热病不知所痛,耳聋,不能自收,口干,阳热甚,阴颇有寒者,热在骨髓,死不可治。热病已得汗,而脉尚躁盛,此阴脉之极也,死;其得汗而脉静者生。热病者脉尚躁盛,而不得汗者,此阳脉之极也,死。(阳脉之极,虽云死征,较前阴阳俱静有差,此证犹可大剂急急救阴,亦有活者。盖已得汗而阳脉躁甚,邪强正弱,正尚能与邪争,若留得一分正气,便有一分生理,只在留之得法耳,至阴阳俱静,邪气深入,下焦阴分正无捍邪之意,直听邪之所为,不死何待)。脉盛躁,得汗静者生。热病不可刺者有九: 一曰汗不出,大颧发赤,哕者死。二曰泄而腹满者死。三曰目不明,热不已者死。四曰老人婴儿,热而腹满者死。五曰汗大出,呕,下血者死。六曰舌本烂,热不已者死。七曰欬而衄,汗不出,出不至足者死。八曰髓热者死。九曰热而痉者死,腰折、瘈瘲、齿噤齘也。凡此九者,不可刺也。太阳之脉,色荣颧骨,热病也;与厥阴脉争见者,死期不过三日。少阳之脉,色荣颊前,热病也;与少阴脉争见者,死期不过三日。」

  此节历叙热病之死证,以禁人之刺,盖刺则必死也。然刺固不可,亦间有可药而愈者,盖刺法能泄能通,开热邪之闭塞最速,至于益阴以留阳,实刺法之所短,而汤药之所长也。

  热病三日,而气口静,人迎躁者,邪机尚浅在上焦,故取之诸阳,以泄其阳邪,阳气通,则汗随之,实其阴以补其不足者,阳盛则阴衰,泻阳则阴得安其位,故曰「实其阴」,泻阳之有余,即所以补阴之不足,故曰「补其不足」也(实其阴以补其不足,此一句实治温热之吃紧大纲,盖热病未有不耗阴者,其耗之未尽则生,尽则阳无留恋,必脱而死也。真能体味此理,则思过半矣。此论中治法实从此处入手)。身热甚而脉之阴阳皆静,脉证不应,阳证阴脉,故曰勿刺。

  热病七八日,动喘而弦,喘为肺气实,弦为风火鼓荡,故浅刺手大指间,以泄肺热,肺之热痹开则汗出,大指间肺之少商穴也。

  热证七八日,脉微小者,邪气深入下焦血分,逼血从小便出,故溲血。肾精告竭,阴液不得上潮,故口中干,脉至微小,不惟阴精竭,阳气亦从而竭矣,死象自明,倘脉实者可治,法详于后。

  热病已得汗,脉尚躁而喘,故知其复热也,热不为汗衰,火热克金故喘,金受火克,肺之化源欲绝故死,间有可治,法详于后。

  热病不知所痛,正衰不与邪争也。耳聋阴伤,精欲脱也。不能自收,真气惫也。口干热甚,阳邪独盛也。阴颇有寒,此寒字作虚字讲,谓下焦阴分,颇有虚寒之证,以阴精亏损之人,真气败散之象已见,而邪热不退,未有不乘其空虚而入者,故曰热在骨髓,死不治也。其有阴虚阳盛,而真气未至溃散者,犹有治法,详见于后。

  热病已得汗,而脉尚躁盛,此阴虚之极,故曰死,然虽不可刺,犹可以药,沃之得法,亦有生者,法详于后。

  脉躁盛不得汗,此阳盛之极也。阳盛而至于极,阴无容留之地,故亦曰死。然用药开之得法,犹可生,法详于后。

  汗不出而颧赤,邪盛不得解也,哕脾阴病也,阴阳齐病,治阳碍阴,治阴碍阳,故曰死也。泄而腹满甚,脾阴病重也,亦系阴阳皆病。目不明,精散而气脱也。经曰「精散视歧」又曰「气脱者,目不明」。热犹未已,仍烁其精,而伤其气,不死得乎?老人婴儿,「一则孤阳已衰,一则稚阳未足,既得温热之阳病,又加腹满之阴病,不必至于满甚,而已有死道焉。汗不出为邪阳盛,呕为正阳衰,下血者,热邪深入,不得外出,必逼迫阴络之血下注,亦为阴阳两伤也。舌本烂,肾脉胆脉心脉,皆循喉咙系舌本,阳邪深入,则一阴一阳之火,结于血分,肾水不得上济,热退犹可在,热仍不止,故曰死也。欬而衄,邪闭肺络,上行清道,汗出邪泄可生,不然则化源绝矣。髓热者邪入至深,至于肾部也。热而痉,邪入至深,至于肝部也。以上九条,虽皆不可刺,后文亦间立治法,亦有可生者。太阳之脉,色荣颧骨,为热病者,按手太阳之脉,由目内眦,斜络于颧,而与足太阳交,是颧者两太阳交处也。太阳属水,水受火沸,故色荣赤,为热病也。与厥阴脉争见,厥阴木也,水受火之反克,金不来生水反生火,水无容足之地,故死速也。少阳之脉,色荣颊前,为热病者,按手太阳之脉,出耳前,过客主人前,「足少阳穴」交颊至目锐眦,而交足少阳,是颊前两少阳交处也。少阳属相火,火色现于二经交会之处,故为热病也。与少阴脉争见,少阴属君火,二火相炽,水难为受,故亦不出三日而死也。

  9.评热病论:帝曰: 「有温病者,汗出辄复热,脉躁汗疾,不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为何?」岐伯曰: 「病名阴阳交,交者死也。人所以汗出者,皆生于谷,谷生于精,今邪气交争于骨肉而得汗者,是邪郄而精胜也,精胜则当能食,而不复热,复热者邪气也,汗者精气也,今汗出而辄复热者,邪气胜也。不能食者,精无俾也。病而留者,其寿可立而倾也。且夫热论曰: 「汗出而脉尚躁盛者,死。」今脉不与汗相应,此不胜其病也,其死明矣。狂言者是失志,失志者死。今见三死不见一生,虽愈必死也。」

  此节语意自明,《经》谓必死之证,谁敢谓生,然药之得法,有可生之理,前所谓针药各异用也,详见后。

  10.刺热篇曰: 「肝热病者,小便先黄,腹痛多卧身热。热争则狂言及惊,胁满痛,手足躁,不得安卧。庚辛甚,甲乙大汗,气逆则庚辛日死。刺足厥阴少阳。其逆则头痛员员,脉引冲头也。」

  肝病小便先黄者,肝脉络阴器,又肝主疏泄,肝病则失其疏泄之职,故小便黄也。腹痛多卧,木病克脾土也。热争,邪热甚而与正气相争也。狂言及惊,手厥阴心包病也,两厥阴同气,热争则手厥阴亦病也。胁满痛,肝脉行身之两旁,胁其要路也。手足躁,不得安卧,肝主风,风淫四末,又木病克土,脾主四肢,木病热,必吸少阴肾中真阴,阴伤故骚扰不得安卧也。庚辛金日克木,故甚。甲乙肝木旺时,故汗出而愈。气逆,谓病重而不顺其可愈之理,而逢其不胜之日而死也。刺足厥阴少阳,厥阴系本脏,少阴厥阴之腑也。逆则头痛以下,肝主升,病极而上升之哉。

  自庚辛日甚,以下之理,余脏仿此。

  11.刺热篇曰: 「心热病者,先不乐,数日乃热。热争则卒心痛,烦闷善呕,头痛面赤无汗。壬癸甚,丙丁大汗,气逆,则壬癸死。刺手少阴太阳。」

  心病先不乐者,心包名膻中,居心下,代君用事,《经》谓膻中为臣使之官,喜乐出焉,心病故不乐也。卒心痛,凡实痛皆邪正相争,热争故卒然心痛也。烦闷,心主火,故烦。膻中气不舒,故闷。呕,肝病也,两厥阴同气,膻中代心受病,故热甚而争之后,肝病亦见也,且邪居膈上,多善呕也。头痛,火升也。面赤,火色也。无汗,汗为心液,心病故汗不得通也。

  12.《刺热篇》曰: 「脾热病者,先头痛颊痛,烦心,颜青,欲呕,身热。热争则腰痛不可用俯仰,腹满泄,两颔痛。甲乙甚,戊己大汗,气逆则甲乙死。刺足太阴阳明。」

  脾病头先重者,脾属湿土,性重,《经》谓湿中之人也,首如里,故脾病先重也。颊,少阳部也,土之与木,此负则彼胜,土病而木病亦见也。烦心,脾脉主心也。颜青欲呕,亦木病也。腰痛不可用俯仰,腰为肾之腑,脾主制水,肾为司水之神,脾病不能制水,故腰痛。再脾病胃不能独自,阳明主约束而利机关,故痛而至于不可用俯仰也。腹满泄,脾经木病也。颔痛,亦木病也。

  13.刺热篇曰: 「肺热病者,先浙然厥起毫毛,恶风寒,舌上黄身热。热争则喘欬,痛走胸膺背,不得太息,头痛不堪,汗出而寒。丙丁甚,庚辛大汗,气逆则丙丁死。刺手太阴阳明,出血如大豆立已。」

  肺病先恶风寒者,肺主气,又主皮毛,肺病则贲郁,不得捍卫皮毛也。舌上黄者,肺气不化,则湿热聚而为黄苔也(按苔字,方书悉作胎。胎乃胎包之胎,特以苔生舌上,故从肉旁。不知古人借用之字甚多,盖湿热蒸而生苔,或黄、或白、或青、或黑,皆因病之深浅,或寒、或热、或燥、或湿而然,如春夏间石上土坂之阴面生苔者然。故本论苔字,悉从草不从肉)。喘,气郁极也。欬,火克金也。胸膺,背之腑也,皆天气主之,肺主天气,肺气郁极,故痛走胸膺背也。走者,不定之词。不得太息,气郁之极也。头痛不堪,亦天气贲郁之极也。汗出而寒,毛窍开故汗出,汗出卫虚故恶寒,又肺本恶寒也。

  14.刺热篇曰: 「肾热病者,先腰痛,胻痠,苦渴数饮,身热。热争则项痛而强,胻寒且痠,足下热,不欲言。其逆则项痛,员员澹澹然。戊己甚,壬癸大汗,气逆则戊己死。刺足少阴太阳。」

  肾病腰先痛者,腰为肾之府,又肾脉贯脊,会于督之长强穴。胻,肾脉入跟中,以上腨内,太阳之脉,亦下贯腨内,腨即胻也。痠,热烁液也。若渴数饮,肾主五液而恶燥,病热则液伤而燥,故苦渴而饮水求救也。项,太阳之脉,从巅入络脑,还出别下项,肾病至于热争,脏病甚而移之腑,故项痛而强也。胻寒且痠,(胻义见上),寒,热极为寒也。痠,热烁液也。足下热,肾脉从小指之下,邪趋足心涌泉穴,病甚而热也。不欲言,心主言,肾病则水克火也。员员澹澹,状其痛之甚而无奈也。

  15.「肝热病者左颊先赤」「心热病者颜先赤」「脾热病者鼻先赤」「肺热病者右颊先赤」「肾热病者颐先赤」,病虽未发,见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

  此节言五脏欲病之先,必各现端绪于其部份,示人早治,以免热争,则病重也。

  16.热论篇:帝曰: 「热病已愈,时有所遗者何也?」岐伯曰: 「诸遗者,热甚而强食之,故有所遗也,若此者皆病已衰,而热有所藏,因其谷气相薄,两热相合,故有所遗也。」帝曰: 「治遗奈何?」岐伯曰: 「视其虚实,调其逆从,可使必巳也。」帝曰:「病熟当何禁之?」岐伯曰: 「病热少愈,食肉则复,多食则遗,此其禁也。」

  此节言热病之禁也,语意自明。大抵邪之着人也,每借有质以为依附,热时断不可食,热退必须少食,如兵家坚壁清野之计,必俟热邪尽退,而后可大食也。

  17.刺法论帝曰: 「余闻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不施疗救,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岐伯曰: 「不相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此言避疫之道。

  按此下尚有避其毒气若干言,以其想青气、想白气等,近于祝由家言,恐后人附会之词故节之。要亦不能外「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二句之理,语意已尽,不必滋后学之惑也。

  18.玉板论要曰: 「病温虚甚死。」

  病温之人,精血虚甚,则无阴以胜温热,故死。

  19.平人气象论曰: 「人一呼脉三动,一吸脉三动,而躁,尺热曰病温,尺不热,脉滑曰病风,脉涩曰痹。」

  呼吸俱三动,是六七至脉矣,而气象又急躁。若尺部肌肉热,故知为病温。盖温病必伤金水二脏之津液,尺之脉属肾,尺之穴属肺也,此处肌肉热,故知为病温。其不热而脉兼滑者,则为病风,风之伤人也,阳先受之,尺为阴,故不热也。如脉动躁而兼涩,是气有余而血不足,病则为痹矣。

 
 
 
 

日期:2006年12月15日 - 来自[温病条辨]栏目
循环ads

伤寒同异篇

  雷公问于岐伯曰:伤寒之病多矣,可悉言之乎?岐伯曰:伤寒有六,非冬伤于寒者,举不得谓伤寒也。雷公曰:请言其异。岐伯曰:有中风,有中暑,有中热,有中寒,有中湿,有中疫,其病皆与伤寒异。伤寒者,冬月感寒,邪入营卫,由腑而传于脏也。雷公曰:暑热之症,感于夏,不感于三时,似非伤寒矣。风寒湿疫,多感于冬日也,何以非伤寒乎?岐伯曰:百病皆起于风。四时之风,每直中于脏腑,非若传经之寒,由浅而深入也。寒之中人,自在严寒,不由营卫直入脏腑,是不从皮肤渐进,非传经之伤寒也.水王于冬,而冬日之湿,反不深入,以冬令收藏也,他时则易感矣。疫来无方,四时均能中疫,而冬疫常少二症,俱不传经,皆非伤寒也。雷公曰:寒热之不同也,何热病亦谓之伤寒乎?岐伯曰:寒感于冬,则寒必变热,热变于冬,则热即为寒,故三时之热病不可谓寒,冬日之热病不可谓热,是以三时之热病不传经,冬日之热病必传经也。雷公曰:热病传经,乃伤寒之类也,非正伤寒也,何天师著《素问》,有热病传经之文,而伤寒反无之,何也?岐伯曰:类宜辩而正不必辩也。知类即知正矣。雷公曰:善。
  陈士铎曰:伤寒必传经,断在严寒之时,非冬日伤寒举不可谓伤寒也。 辩得明说得出。
日期:2006年12月13日 - 来自[卷八]栏目
共 13 页,当前第 6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