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卵巢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国家食药监局批准首个卵巢储备功能检测上市

 

本报讯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日前批准瑞士罗氏集团研发的首个用于评估女性卵巢储备功能的全自动Elecsys 抗缪勒管激素检测上市,用于临床指导女性不孕症治疗和试管婴儿的个体化诊疗。

据了解,卵巢功能早衰是导致女性不孕症的直接原因,抗缪勒管激素(AMH)是一种由卵巢小滤泡的颗粒层细胞分泌的激素,可反映卵巢里的卵泡储存数量。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教授孙爱军介绍,卵巢储备功能反映了女性的生育能力,而年龄是其最重要的预测指标。AMH值越高说明卵子的库存量越大,生育能力就较强。AMH降低意味着卵巢正在老化和女性生育力的衰退。(盛夏)

《中国科学报》 (2015-06-30 第7版 生物)

日期:2015年6月30日 - 来自[检验与超声影像]栏目

未来6年亚太地区卵巢癌市场将保持稳步增长

    全球知名市场调研公司GBI Research发布研究报告指出,未来6年(2014-2020),亚太地区(APAC)卵巢癌(OC)治疗市场将以5.1%的年度复合增长率(CAGR)稳步增长,到2020年达到4.176亿美元。该市场在2013年市值2.943亿美元。
    日本在亚太地区卵巢癌治疗市场中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2013年为62%;其次是中国,市场份额为16.5%;其余为澳大利亚、印度及其他国家。总体上,在预测期间内,亚太地区卵巢癌治疗市场将保持稳步增长,这主要是由于该地区患病人群的增长,尤其是印度和中国。
    报告指出,卵巢癌治疗中2个关键未获满足的临床需求也将激励亚太地区市场在预测期间内的稳步增长:其一是铂耐药卵巢癌患者对有效治疗药物的临床需求;其二是经一线和二线治疗后,患者需要一种有效的维持疗法,来延长疾病无进展生存期(PFS),这一需求集中体现在铂敏感卵巢癌群体。之前在临床获得成功的新药,将进一步激励卵巢癌领域的药物研发。
    报告还指出,目前卵巢癌药物管线从早期到晚期阶段均有稳定数量的候选药物,在整个预测期间内预计将持续有新药上市。然而,尽管晚期管线已十分拥挤,但还没有药物在总生存期(OS)方面表现出显著改善,大多数后期管线药物所能提供的临床利益十分微弱,与当前标准护理相比,仅仅是无进展生存期(PFS)方面轻度至中度的改善。最有前途的实验性药物olaparib(阿斯利康研发,已在欧美获批)和trebananib(安进研发)预计将于预测期内在亚太地区上市,然而这些药物预计不会达到很高的市场渗透,主要是由于有限的疗效和预期的高昂价格。
    另一方面,仿制药在亚太市场中的充斥将限制这些预期新药在4个主要亚太地区国家中的处方容量。其结果是,整个亚太地区卵巢癌治疗市场在2020年以前不会出现急剧的变化,而只会平稳的增长。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增长预计不是由新药上市刺激,而是由通货膨胀(inflation)以及卵巢癌发病率的升高驱动。
    然而,尽管当前后期管线药物的临床表现不尽如意,但有迹象表明制药行业对卵巢癌市场仍继续保持浓厚兴趣,具体表现在早期管线中有大量的候选药物,尤其是临床前阶段。同时,有广泛的新分子靶标分布在这些候选药物中,包括生长因子、丝氨酸/苏氨酸蛋白激酶、肿瘤相关抗原等。这表明业界对于将更多靶向疗法引入卵巢癌治疗有持续的兴趣,相比肿瘤学其他领域,卵巢癌治疗领域靶向疗法的开发明显滞后。(生物谷)

日期:2015年4月10日 - 来自[数据与行业分析]栏目

基因检测:掀起你的“盖头”来

 

■本报见习记者 袁一雪

近日,现年39岁的好莱坞女星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宣布自己已经接受了卵巢和输卵管切除手术,因为医生通过基因检测认为她有很高的风险罹患卵巢癌。

这并不是朱莉第一次对自己“下狠手”。两年前,她就曾经因为类似的原因接受了切除两侧乳腺的手术。手术后,她患有乳腺癌的几率由87%下降到5%。她在切除卵巢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我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及坚强。”

为了生命的延续,为了陪伴孩子的成长,朱莉的牺牲不可谓不大。那么,是否只要家族中有卵巢癌、乳腺癌病史的人,都要进行这样的手术,以达到杜绝卵巢癌、乳腺癌的目的呢?专家的意见还是因人而异。

突变先天遗传与兔子耳朵上的焦油

安吉丽娜·朱莉通过检查发现,自己的BRCA1基因发生了突变。那么什么是BRCA1基因呢?

“如果整个人体基因组是一部厚厚的书,那么基因就是这部书籍中的一页,很多页组成一个章节,再组成一本书。如果某一页的一个字母出现了问题,那么这里就出现了突变。比如白化病、色盲、血友病,都是由于相关基因的一个字母产生突变导致的。”清华长三角研究院-雅康博生物医药研发中心的执行副主任丁凤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朱莉身上查出的变异基因BRCA1,全名为乳腺癌易感基因1(Breast Cancer Susceptibility Gene 1),发现于1990年。4年后,科学家又发现了致病机理类似的BRCA2基因。

尽管最初是在患有乳腺癌的家族中发现,BRCA1/2与卵巢癌也有着密切的关系。实际上,它们是两种具有抑制恶性肿瘤发生的基因。“它们就像修理工,修复被损伤的DNA。”丁凤说。如果BRCA1/2基因发生了突变,它们就变成了不合格的“修理工”,导致卵巢癌和乳腺癌发生的概率大幅度上升。

“朱莉身上携带的变异基因BRCA1是从受精卵开始,其生殖细胞中就发生了遗传性的突变。”丁凤说。因为这种突变是从母体中带出来的,所以朱莉的血液、皮肤等细胞中都可以检测出BRCA1已经发生变异。学术中称这种突变为“生殖系突变”。

纵观朱莉的家族,她的母亲、外祖母和阿姨都因癌症去世,她也成为患癌高风险一族。朱莉本人也曾在日记中写道:“医生表明,要做预防性手术,时间点必须比我女方亲戚罹癌第一时间点要早个10年,而我母亲49岁诊断出卵巢癌,我现在39岁。”

与之相对的是“体细胞突变”。1916年,日本科学家山极将焦油涂抹在兔子耳朵的皮肤上,长期涂抹后,这只兔子的耳朵皮肤发生了癌变。“这是个经典的实验。煤焦油作为致癌剂,会导致兔子身体的局部发生基因突变。不过这种突变是随机产生的,不同的兔子或者不同的人携带的基因有区别,其接触致癌物质后,产生的突变速度有快有慢,有可能变为恶性肿瘤,也有可能被凋亡脱落,就像头皮屑一样。”丁凤解释道。肿瘤的发生,就是体细胞发生基因突变,导致细胞的异常增生和癌变。而这种后天引发的体细胞基因突变,只能通过检测病灶才能发现。在生殖系带有BRCA1/2基因突变的人中,这些不合格的“修理工”无法有效地修复被损伤的DNA,因此在乳腺与卵巢中的体细胞突变频发,产生癌变的风险升高。

预防“碎玉”保“瓦全”,有无必要

在朱莉是否过度预防的争论中,一部分焦点集中在“是否真的有必要完全切除卵巢和乳腺”。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副院长兼妇科肿瘤专科主任林仲秋则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目前国内外还没有完善的卵巢癌筛查方法,无法发现早期卵巢癌。因为早期卵巢癌并没有特殊的发病征兆,就诊时约三分之二的患者已是晚期,所以卵巢癌的治疗效果是最差的。这就是为什么专家要推荐采取切除器官的方法来预防卵巢癌这么极端的措施了。”

林仲秋进一步解释说,虽然目前对于这种预防性切除的方式有不同意见,但撇开一些炒作因素不讲,针对预防卵巢癌而言,学术界的主流还是认为:带有这种危险基因的女性,在完成生育任务之后,推荐这些女性到了40岁以上行预防性输卵管卵巢切除为好。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乳腺癌、卵巢癌基因缺陷者都需要做这种手术。果壳网的一位妇科专业出身的作者黄婴就撰文说:“虽说BRCA携带者发生卵巢和乳腺癌的风险增加,可这不代表有这个基因突变,就一定会得癌。”因此,个人要综合考虑风险,作出适合自己的选择。

去年2月24日,《临床肿瘤学》杂志上一项最新的研究发现,携带BRCA1突变基因的女性,在35岁前切除她们的卵巢可明显降低她们患卵巢癌死亡的可能性。研究人员表示,切除卵巢的女性患有卵巢癌的可能性降低了80%。携带BRCA1突变基因的女性推迟手术直到40岁的患有卵巢癌的可能性增加了4%,如果女性等到50岁才进行手术,可能性增加14.2%。这就是在美国有70%的女性知道她们携带BRCA突变基因后选择切除卵巢的原因。

治疗 针对基因突变的“神药”

除了预测罹患癌症的风险,基因检测对于癌症治疗也有着重要的指导作用。

“基因检测的一个重要应用是个体化治疗, 特别是靶向治疗。”丁凤说。对于癌症的基因检测是使用靶向药物治疗的第一步。基因检测中精准的定向,在降低痛苦的同时延长了癌症患者的生命。

“传统化疗药物也可以理解为‘毒药’。因为它要抑制生长迅速的癌细胞,但无法分辨‘敌我’。所以化学药物一旦进入体内,打击的将是所有代谢旺盛和增殖旺盛的细胞,这其中就包括人体健康的卫士——白细胞。”丁凤说,靶向药物则对癌症中发生异常的目标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痛苦更小,且治愈性更高,是各大制药公司药物开发的重要方向。

也因此,基因检测带来了靶向药物的兴旺。首先受益的是肺癌患者。2004年,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公司针对肺癌的抗癌靶向药物“易瑞沙”登陆中国。当时靶向药物已在国际上崭露头角,成为医疗界临床的新宠,市场规模达550亿美元左右,占抗肿瘤药总体销售额的30%以上。

在中国上市10年,易瑞沙成了中国最流行的抗癌靶向“明星”,在商业上获利颇丰,2012 年,易瑞沙在中国的销售额为8亿元人民币,而它的“老对手”特罗凯(另外一种用于肺癌治疗的靶向药物,由罗氏制药公司出品),也获得了6.3亿元的销售进账。《时代》周刊曾以封面报道“神奇的药物”来报道靶向药。

易瑞沙在中国显示“神奇”得益于东方人的基因。“经过研究发现,易瑞沙只针对带有EGFR基因突变的患者有突出的疗效,而对其他患者无效。所幸的是,30%~40%的亚洲肺癌患者带有自发激活的EGFR基因突变,所以推荐使用易瑞沙及类似的药物。”丁凤进一步说明。

基因检测也给乳腺癌患者带来了福音。例如,两个乳腺癌患者中,一个带有HER2基因扩增,而另一个没有此基因异常,那么两者要采取不同的治疗方案。前者的生存率往往比较低,需要用高剂量的化疗,或者采用靶向药物赫赛玎;而后者采纳低剂量的化疗即可。

今年年初,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5年国情咨文演讲中谈到了“人类基因组计划”所取得的成果,并宣布了新的项目——精准医疗计划。文中提到:“精准医疗的目的就是为患者提供最有利的治疗,因为我们已经从基因的层面掌握了精确的病因。确切而言,如果两个患者的病因不完全相同,就不能使用同一种药物。这既能避免不必要的浪费,也能避免出现副作用。能够了解疾病主因的精确缺陷,这主要得益于基因技术和蛋白质生物化学技术。这些技术能让我们识别疾病,然后根据疾病主因的精确缺陷将其划分为若干子集。但精准医疗的另一部分是,知道如何开发药物来抑制之前确定的精确缺陷。”

现状 基因检测路途漫漫

尽管目前基因检测的技术日趋成熟,人类目前也无法将其应用到所有已知的癌症中。“欧美国家是基因研究的主力,所以目前问世的大部分基因检测目标和靶向药物都针对欧美国家多发的癌症,比如肺癌、乳腺癌、结肠癌等。而对我国多发的癌症,如胃癌和食管癌,基础研究和药物开发相对滞后。”丁凤说。

目前医院在对患者进行基因检测时,也只针对有明确临床相关性的基因,例如癌症病人需要检测与靶向药物、化疗、放疗及病情预测相关的基因。美国一家基因检测创业公司23andMe,在提供个人基因检测服务的公司中颇有名气。它曾经面向大众进行“物美价廉”的基因检测服务。人们只需提供自己的唾液样本,然后将试管寄给 23andMe,即可进行基因检测。生成的报告涉及 240 多项健康状况特点,甚至还包含家谱、病史、遗传性状等信息。而享受这项服务则只需花费 99 美元。

但是很快,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就叫停了这项服务,理由是 23andMe 服务涉及医疗设备方面,而这些尚未取得监管部门的批准。“23andMe提供的服务,相当于将人体的全部基因透明化。但是基因与疾病的关系极其复杂,现阶段研究无法将这些数据全部解读。”丁凤表示。

在我国,基因检测的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达安基因、华大基因、雅康博等公司在推广并普及基因检测在临床上的应用。未来,随着科技的发展,DNA“密码”总能“大白于天下”。拿到基因图谱的人类终会将自己了解得更加透彻。

链接

常见的家族遗传病

结直肠癌▲▲在全球范围内,结直肠癌新发病例高达93万,在我国每年新发病例高达13~16万人,已经成为中国五大癌症之一。我国结直肠癌发病有一个明显的特点:结直肠癌多发生在中年以上的男性,发病年龄以40~60岁之间居多,30岁以下的结直肠癌患者比欧美更为多见。在结直肠癌患者中,约20%左右的患者有家族史,《NCCN临床实践指南》提出:所有的大肠癌患者都应该询问家族史,疑似遗传性大肠癌的应当进行相应遗传学检测,做到早发现早预防,早诊断早治疗。

乳腺癌▲▲乳腺癌有明显的家族遗传倾向。流行病学调查发现,5%?10%的乳腺癌是家族性的。如有一位近亲患乳腺癌,则患病的危险性增加1.5?3倍;如有两位近亲患乳腺癌,则患病率将增加7倍。发病的年龄越轻,亲属中患乳腺癌的危险越大。

胃癌▲▲调查发现,胃癌患者的一级亲属(即父母和亲兄弟姐妹)得胃癌的危险性比一般人群平均高出3倍。比较著名的如拿破仑家族,他的祖父、父亲以及三个妹妹都因胃癌去世,整个家族包括他本人在内共有7人患了胃癌。

高血压▲▲通过高血压患者家系调查发现,父母均患有高血压者,其子女今后患高血压概率高达45%;父母一方患有高血压者,子女患高血压的几率是28%;而双亲血压正常者其子女患高血压的概率仅为3%。

糖尿病▲▲糖尿病具有明显遗传易感性(尤其是临床上最常见的Ⅱ型糖尿病)。家系研究发现,有糖尿病阳性家族史的人群,其糖尿病患病率显著高于家族史阴性人群。而父母都有糖尿病者,其子女患糖尿病的机会是普通人的15?20倍。

日期:2015年4月10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Nat Comm:第一个高通量卵巢癌药物筛选平台

最近,芝加哥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建立了一种模型系统,使用来自患者的多种细胞类型,快速测试可阻断卵巢癌早期转移步骤的化合物。他们的三维细胞培养系统,适用于高通量筛选,使我们能够确定可抑制粘附和侵袭的小分子,从而预防卵巢癌细胞扩散至邻近的组织。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2月5日的《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首次描述了一种高通量的卵巢癌药物筛选平台,可模拟人体组织的组织结构和功能。该模型可重现网膜和腹膜表面,这两层膜是腹腔内的粘膜,是卵巢癌最常转移的部位。

本文资深作者、芝加哥大学产科学和妇科学教授、临床妇产科肿瘤学家Ernst Lengyel博士指出:“可视化肿瘤细胞如何与肿瘤微环境相互作用,可精确地反映卵巢癌的复杂生物学,从而帮助我们理解转移过程的根本机制,以及确定可抑制这一过程的新疗法。”

这是迈向卵巢癌治疗期待已久的一步。转移性卵巢癌目前的治疗方法是手术和化疗,其5年生存率极低。虽然最近批准的治疗方法可使无进展生存期提高几个月。但Lengyel说:“我们认为,这种新的筛选系统,可能会发现新的、更有效的药物,可以更有针对性地靶定患者的肿瘤。”

在美国,每年约有21,290名女性将被诊断为卵巢癌,约有14,180名女性死于这种疾病。卵巢癌是侵袭性的,很少能在早期阶段检测的到。在卵巢或输卵管形成的肿瘤,通常会通过腹膜液到达其他腹部器官的表面。转移性肿瘤通常局限于腹腔,最初很少引起症状。

为了组装这个模型,研究人员收集了接受腹部外科手术的患者的非癌网膜组织。在实验室中,他们分离和培养了间皮细胞和成纤维细胞——网膜组织中发现的两种主要细胞类型。然后,他们将这些细胞与细胞外基质蛋白相结合,生成一种多层细胞培养模型。

作者能够使他们的模型小型化,用于高通量筛选(HTS)——该药物发现过程可以迅速确定数千种化合物的生物活性或生化活性。因为HTS历来是在一个不切实际的平台(在塑料表面培养的单层癌细胞)上进行的,许多在初筛中似乎有用的药物,在临床试验中却被证明是无效的。生物通 www.ebiotrade.com 

因此,研究人员开发出一种新系统,可更好地反映人类生物学,并对卵巢癌具有特异性。他们不是在塑料上培养癌细胞,而是在384孔或1536孔HTS平台的每个孔中插入多层网膜组织培养模型。

然后,分别加入用表达荧光标记以区别于其他细胞的卵巢癌细胞。然后,将这些孔暴露于一个小分子化合物库。统计粘附或侵入HTS模型的卵巢癌细胞数量,并评估每种化合物的抑制潜力。

在初筛选中,研究人员鉴定出17种化合物,可抑制至少75%的癌细胞粘附和侵袭。其中6种化合物在其他三种不同的卵巢癌细胞系中对剂量反应关系很活跃。有4种化合物可以极低剂量在转移早期阶段抑制关键卵巢癌细胞的功能。

该研究小组通过在注射卵巢癌细胞的小鼠中检测低剂量的4种化合物,证实了这些结果。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4种化合物都能抑制转移。有2种以上化合物可使生存期翻倍。在后续研究中,一种化合物——β-七叶素,从中国七叶树种子中提取——可抑制肿瘤的生长和转移达97%。

本文第一作者、芝加哥大学妇产科学助理教授Hilary Kenny博士说:“这项研究是基于我们对2,420种化合物的初步测试。自那时以来,我们的模型已被用来测试68,000种以上的化合物。在今年年底可能超过100,000种。我们正在学习鉴定具有相似结构和功能的化合物,它们对于抑制转移的关键步骤可能是非常重要的。”

这个项目,是随着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采取的患者导向方法的一个结果应运而生。Kenny说:“这是迈向个性化医疗的一个重要步骤,正如奥巴马总统提议的新的精密医学所述,在未来,反映患者个体独特生物学的器官模型,可用于药物筛选。因此,个性化的高通量筛选平台可以使我们为每位患者确定有效的治疗方法。个性化药物就是这样运作的。”

日期:2015年2月15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Nature Communications:科学家确认卵巢癌一对重要致癌基因和抑癌基因

卵巢透明细胞癌(OCCC)是卵巢癌种类中恶性程度高的一种,对化疗不敏感,预后不良。近日,美国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医学院的一群研究人员找到了OCCC发生的两个重要基因ARID1A和PIK3CA,当这两种基因同时发生突变,OCCC的发生率是100%。这篇研究发表在最近一期的

根据以前的癌症基因组测序的结果,研究人员已经知道ARID1A是很多肿瘤,包括OCCC的抑癌基因,并且在OCCC中突变率很高。不过最近研究发现,ARID1A单独突变不足以导致OCCC的行成,除非同时有另一个编码磷酸肌醇3-激酶催化亚基(phosphoinositide 3-kinase catalytic subunit)的基因—PIK3CA的超表达。在小鼠上沉默ARID1A同时激活PIK3CA后,小鼠发展出具有高度渗透性的肿瘤,与OCCC病理类型相似,出现血型腹水,最后生存期都未超过7.5周。随后科研人员在小鼠身上试验一种PI3K抑制药物BKM120,发现肿瘤生长得到抑制,小鼠的存活期显著延长。研究人员表示PIK3CA基因突变就如同一个控制细胞生长的催化剂,与ARID1A突变结合,就能使促癌作用加速。

不过为什么要两个突变结合就能发生100%的致癌效果?研究小组发现了一个关键因子,白细胞介素6(IL-6)参与这个过程。ARID1A与PIK3CA突变,导致IL-6生成过度。一般情况下,IL-6主要介导细胞信号参与炎症反应,但对肿瘤是否有作用还不甚清楚。不过研究人员猜测IL-6能促进OCCC的发展,并可能导致死亡。而ARID1A作为抑癌基因,能抑制这种作用。

总结来说,确定ARID1A和PIK3CA突变对OCCC发展的的作用能帮助未来研究新的卵巢癌药物,更可能作为一种新的肿瘤标志物,用于早期OCCC筛查或者预防。

日期:2015年2月3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多囊卵巢综合征妊娠成功率提高

    由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妇科病首席专家、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科主任吴效科教授领衔完成的科研项目《多囊卵巢综合征病征结合研究的示范和应用》,日前获得201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课题组在国内外首次阐明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的内分泌、卵巢形态、临床表型、遗传学标志等病征特点,率先捕捉到PCOS致不孕的“元凶”是胰岛素抵抗。
  PCOS的发生率约为10%,临床表现为肥胖、多毛、闭经、不孕等,严重影响女性生殖健康。吴效科课题组基于妇科文献研究和中医临床症候规律,提炼出本病症候要素为“痰”“瘀”,锁定症候靶位为胞宫(卵巢)、肌肤,创新性地提出PCOS生殖藏象病机为“痰壅胞宫”。课题组通过构建卵巢胰岛素抵抗的细胞、器官和动物模型等专利技术方法,阐明了“痰壅胞宫”的生物学效应表现为卵巢机能自主亢进,中药制剂疗效的关键靶点在于纠正卵巢胰岛素抵抗。课题组还首次发现,我国PCOS患者无排卵、促性腺激素失调和多囊卵巢形态发生率,与欧美人群的高雄激素血症、代谢异常等特征存在显著差异,这为制定我国PCOS的诊疗规范提供了科学依据。
  吴效科等人通过大鼠模型研究发现,针刺足三里、三阴交、丰隆等穴位,可恢复动情周期,降低实验动物的体重、血糖和胰岛素水平,调节大鼠骨骼肌和卵巢内胰岛素的信号传导。课题组利用细胞模型筛选中药单体,发现葛根素、小檗碱、丹参酮和薯蓣皂甙可通过提高颗粒细胞对葡萄糖的摄取,来抑制甾体激素的合成,从而改善卵巢的胰岛素抵抗。课题组通过3个临床随机对照试验发现,实施针刺+补肾活血化瘀方剂等手段,可有效提高妊娠成功率。
  据悉,针刺+补肾活血化瘀方剂疗法在9家中医妇科重点学科、专科单位应用多年,纳入病例约1.6万例,排卵率为80%,年妊娠率平均为27%。(健康报)

日期:2015年1月27日 - 来自[待分类信息]栏目

NICE 对 5 款卵巢癌药物开展审查

英国国家卫生保健优化研究所 (NICE) 正在审查 5 款药物的使用指南,以决定这些药物是否应该作为治疗选择被推荐用于先前化疗治疗后疾病又复发的卵巢癌患者。

NICE 正在考虑吉西他滨、紫杉醇、聚乙二醇脂质体盐酸阿霉素 (PDLH)、拓扑替康(Topetecan)及曲贝替定(Trabectedin)针对这种适应症的应用,该机构在最终指南中表示, 紫杉醇与 PLDH 是成本效益好的药物,应该继续被推荐纳入 NHS 常规使用。

该草案指南还推荐 PLDH 与铂类化疗合并用药。虽然 PLDH 目前未被许可用于这一适应症,但其已显示是用于复发性卵巢癌的两种最有效治疗选择之一,来自卫生部的特定协议已使 NICE 评估委员会给出这一推荐。

但草案指南未推荐吉西他滨、拓扑替康或曲贝替定用于这一阶段的卵巢癌。该机构称,在以铂类为基础化疗治疗至少 6 个月后,当疾病首次复发时这些药物与其它选择相比显示对患者几乎不提供收益。

评估委员会未推荐这些药物用于后期卵巢癌治疗,因为没有证据可以用来预测其临床及成本效益,该机构补充称。对以铂类为基础化疗不响应或在这种治疗后 6 个月又复发的卵巢癌患者,委员会认为 PLDH 和紫杉醇可能会被推荐使用,但拓扑替康不是一款成本效益好的药物。

“卵巢癌是妇女最常见癌症之一,对于该类患者大多数人来说,她们的癌症在完成治疗两年内复发。这些妇女,就像所有其他纳入 NHS 范畴的患者应该获得将会对她们生命产生最重要影响的药物,这些药物 NHS 能够支付得起,” NICE 行政长官 Dillon 称。

他补充称,草案推荐已经基于生产商、独立评估组织、卫生保健专业人员及患者组织的最好证据而得以确定。 生产商及其它注册的该评估利益相关方组织可以对这些推荐进行上诉,但上诉的范围只能是他们认为 NICE 行为不公平或超出其职责权限。否则,这一草案指南明年将继续公布,Andrew 表示。

日期:2014年12月26日 - 来自[环球]栏目

Genome Biol :PTEN基因缺失触发卵巢癌


2014年12月18日讯 /生物谷BIOON/ --英国癌症研究中心科学家都揭示名为PTEN基因的缺失会触发某些形式的卵巢癌,即所谓的高分级浆液性卵巢癌,相关研究公布在Genome Biology杂志上。

由英国癌症研究、剑桥研究所研究人员开展的一种革命性方法,即结合癌症样本图像与遗传数据获得了这项研究发现。他们证明确证PTEN的缺失是只在癌细胞常见,而在“正常”细胞中不常见。PTEN在健康细胞中作为制动机制,防止触发细胞快速分裂并生成新副本的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该基因的缺失会移除此制动机制,会引发许多癌症类型的发展。

这一发现可能为新的治疗方法铺平道路,研究报告的作者Filipe Correia Martins博士说:很少有人知道这种形式的侵略性卵巢癌的背后遗传缺陷,但我们的研究得出结论证明,PTEN是一个关键缺失基因。下一步是开发新方法能够快速识别PTEN水平低肿瘤,使医生可以挑选最好的治疗方法。

在英国每年7000妇女诊断出患有卵巢癌,35%会存活至少10年。英国癌症研究所Nell Barrie说:我们迫切需要更好的治疗卵巢癌的方式,这项研究给科学家和医生一个更清晰的视野,是什么推动这种形式的卵巢癌,并有助开发出新的治疗方法。

日期:2014年12月24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共 149 页,当前第 4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