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PLOS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PLoS ONE:意念可以减轻机体疼痛感?

近日,来自卢森堡大学的科学家通过研究发现,当人们听到中性声音后或可缓解机体疼痛,这就可以帮助人们学习如何利用意念高于物质的方法来战胜疼痛感,相关研究刊登于国际杂志PLoS One上。

长期以来研究者一直清楚知道,当人类机体某个部位发生新的疼痛时,机体另一个部位的持续疼痛感会下降,这种疼痛的阻断是通过神经系统来完成的一项生理学反应,目的可以帮助机体来处理一些潜在的更加相关的新威胁。

为了解释这种疼痛抑制疼痛的现象,研究者利用疼痛电脉冲对实验对象的足部(首次疼痛)进行试验,并且检测其疼痛的强度;随后将一桶冰水放置于实验对象的足部,这就可以作为一种新型刺激来降低实验对象之前的疼痛感,当其进行这样操作的时候其头戴话筒的电话铃声就会想起;当这一过程重复数次之后,研究者就发现,当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实验对象因电脉冲产生的疼痛感就会降低。

我们的大脑已经习惯于将铃声作为一种信号,利用这种信号来刺激机体产生疼痛的阻断机制,被检测的个体不仅会感觉到疼痛明显减轻了,而且还会出现较少的客观疼痛迹象,比如面部的肌肉活动(皱眉)等。

研究者Fernand Anton表示,这项研究中我们对32名个体进行了研究得到了上述的研究结果,与此同时我们也发现,对巴甫洛夫的狗进行摇铃会刺激其产生分泌唾液的生理学反应,这就类似于人类面部疼痛的反应一样。相反,相似的学习效应或许会使某些病人的疼痛感增强并且长期持续下去。

日期:2014年7月15日 - 来自[神经科]栏目

PLOS Med:爱长痣?当心乳腺癌来袭

根据发表在本周PLOS Medicine杂志上的新研究证实:皮肤色素痣,俗称痣,可能是乳腺癌一种新的预测因子,研究人员Jiali Han和印第安那大学、哈佛大学以及法国INSERM同事报告说,拥有更多数量痣的女性,更容易患乳腺癌。

研究人员使用来自两个大型的前瞻性队列研究的数据,得出上述结论,这两项大型的前瞻性队列研究分别为美国的Nurses' Health Study,其中包括74,523名女护士,追访研究了24年,以及法国的E3N Teachers' Study Cohort,其中包括89,902名妇女,追访研究了18年。

在Nurses' Health Study中,Han和他的同事在初步评估时,询问研究参与者,让她们自己报告其左臂上的>3毫米的痣的数量​​。他们观察到,痣的数量在15个或以上女性比没有痣的女性,诊断出患有乳腺癌的风险高出35%。而相对应的,没有痣的妇女患乳腺癌的绝对风险为8.48%,有15个或更多痣的妇女患乳腺癌的绝对风险为11.4%。在所研究的女性中的一个子群,研究观察到有六个或更多痣的绝经后妇女,雌激素和睾丸激素血液浓度比无色素痣的女性较高,但是在调整激素水平后,痣和乳腺癌风险之间的相关性消失。

在E3N Study中,主要参与者是教师,Kvaskoff和他的同事问研究参与者报告她们有没有痣,有几个痣,是否有许多痣,或者很多痣。他们观察到“很多”痣的女性比报告没有痣的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高出13%,尽管该相关性在调整乳腺癌已知的危险因素后不再显著。

但这些研究并没有表明,痣会引起乳腺癌,只是提示痣可能会提高患乳腺癌的可能性,因为色素痣受性激素水平的影响,而这可能涉及乳腺癌的发展。研究结果确实表明,痣的数量可以作为乳腺癌风险的标志物,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信息是否以及如何将改进基于以往风险因素的风险评估。由于研究参与者是自我报告痣的数量,因此调查结果的准确性也受到限制。此外,这些研究结果可能不适用于非白人女性,因为这些研究涉及的大多数是白色肤色女性。

研究人员认为:应进行更多的研究调查痣和其他皮肤特征与乳腺癌以及其他雌激素有关的增生性疾病风险的相关性。我们希望,这项研究将推动色素痣及相关表型在乳腺癌风险评估中的潜在运用。

日期:2014年7月10日 - 来自[专家提示]栏目

赵斌:谈谈开放获取(OA)和PLoS ONE 刊物

  Cameron在Nature周刊谈开放获取(Open Access),本人顺谈PLoS ONE

  2012年,科学网谈论开放获取(open access,简称OA)的文章不少。这一年对全球的广大科研工作者来说,也是开放获取重要的启蒙、宣传和推广的一年。在上周出版的Nature周刊(2012-12-20)中[1],Cameron Neylon就发表了一篇文章,对开放获取进行了总结和说明。他认为:“2012年末,对于研究的结果是否应该可自由获取已经不再有什么争论,剩下的就是找出什么时候以什么方法允许获取。研究人员应该看到OA在2012所取得的引人瞩目的成就。这种转变,以及政府和资助者越来越乐意采用开放获取的方式,应该不仅仅是可以获取的好处。开放获取可能会提高研究本身的效率,为公共投资获得更大的回报率。”因此,“自由获取是不够的。为了让公众利益的价值和投资回报最大化,研究成果必须是可重复使用的。这不仅意味着使数据或文章可以通过互联网访问,而且要保证创新者可以管理自己的素材,包括挖掘、转化,或通过具有创造力的方式表现出来。”

  Cameron是何许人也?其实,Cameron在科学界是非常有名望的,这归功于他的专业精神、经历、在学术出版业中的眼光和影响力、沟通能力以及科学研究。他之前曾担任过PLoS ONE的学术编辑,今年七月他加入公共科学图书馆(PLoS)出版团体,担任促进事务部主任。卡梅伦一直倡导开放获取的发展战略,并致力于驱动研究交流方面更广泛的改革。他经常发表一些文章,探讨有效利用互联网进行学术交流的技术和社会问题。

  Cameron之前曾经也供职过英国维康信托基金会(Wellcome Trust),因此,在他的文章中,他以自己熟悉的两个机构:英国研究理事会(RCUK)和英国维康信托基金会(后简称Wellcome)为例进行了说明,他认为,2012年OA最重要的政策举措都来自于这两个机构。而且,从2013年4月开始,RCUK资助的论文必须提供免费获取。值得注意的是,政策的核心目标是最大化研究成果的可重用性(reusability),而不仅仅是能提供免费获取。从让研究成果可用性出发,技术层面上规范的数据和知识的恰当表现形式可让其更容易转化。马上会遇到的是法律上的挑战,Cameron认为知识共享许可制度(Creative Commons licences)可能是一个不错的工具,让科学家可采用一些合理的方式重复利用一些研究成果,他将此定义为“可重用权”(reuse rights)。例如,RCUK和Wellcome就是采取的知识共享协议CC BY许可:如果版权所有者愿意贡献出来的话,允许任何类型的可重复使用。PLoS也是采用的这种CC BY策略,CC BY成为了OA出版业的标准,目的是创建一个可免费获取和自由可重用文献的过渡。

  让论文可获取并不困难:出版社可建立免费获取的在线版本(“金色库”);机构、学科或资助者也可建立知识库提供可获取的版本(“绿色库”)。而Cameron称这两种方式分别为期刊介导的OA和知识库介导的OA。过去十年,知识库介导的OA已经提供最大的可获取性。据估计,全世界超过20%的同行评议的文献可通过这种机制免费阅读,这要归功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公共访问政策。该政策要求:受NIH资助的论文,在经过同行评审后,出版12个月以内的版本都被存入PubMed的在线档案中。到目前为止,这个存档文件库已经拥有约250万篇文章。

  Cameron认为,PubMed和其他学科与机构知识库在成功的同时,也暴露了一些弱点。尽管现在有数以百万计的文章可供阅读,但大多数内容除了阅读并不能用于其他任何方面。例如,如果您希望索引一组论文中所有基因的名字,并把它们放在一个网站上,或转化这个知识,汇总在文本或图像中,或仅打印出所收集论文的几个拷贝,此时你只能使用具有知识共享许可的文章,那就被限制在约50万篇论文中。对于商业用途来说,受到的限制更大,只有更少一些具备CC BY许可的论文可供使用。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让研究成果的重使用可让创新研究有最大化潜力。曾经有一个自然实验,研究者与NIH签订了一项协议,让研究中的一组老鼠品系可自由获取,之后因这个品系产生了更多的引用,并变得更加丰富而带来更多应用研究。另外,由公共资金资助的人类基因组计划产生的是自由可重用数据,到现在,仅仅在经济上就产生了141倍的巨大投资回报。与此相比,1998年,克雷格・文特创办了塞雷拉基因组(Celera Genomics)公司,以商业公司的形式开展自己的人类基因组计划并进行封闭测序,希望将研究成果申请专利,并对外界收费获利。现在发现,执行开放获取政策的可重用数据却比这个公司多产生30%的新临床产品。

  显然,资助者不可能简单地通过要求论文有一个CC BY许可来解决可重用性的问题。当资助者不承担出版费用时,对他们要求特殊的许可条款会更加困难。为了打破这种僵局,一种办法是购买出版服务。当赞助商支付出版服务,他们就有资格要求提供某种服务。RCUK和Wellcome就要求他们资助的论文必须提供CC BY许可。SCOAP3在粒子物理学领域创建了一个杂志介导的开放获取环境。他们通过竞争投标,来获得他们需要的服务,让许可条款成为需求的一部分。另一种方法是建立在NIH上的政策,规定受资助的作者对其研究保留权利,这样其成果就可放入知识库中。

  RUCK等的政策也受到了一定的批评,主要集中在过渡期成本的问题上。现在,有些是执行开放获取与传统出版混合的方式,这意味着机构将同时支付订阅费和出版费。基于这种费用进行简单的计算就可以发现,通过开放获取的方法,所有机构都会节省开支的,过渡期几年的投资可看做是为今后的智能管理所服务的。所以机构应抓住这个机会与出版社进行更有想象力、可互利的协商,节省过渡期的成本。

  同时,Cameron还举了粒子物理学研究中的成功案例。21年来,该领域近100%的论文是通过arXiv进行开放获取的,而这并没有降低粒子物理期刊的订阅。当这个研究领域通过“粒子物理开放获取出版资助联盟”模式(SCOAP3),利用其联合购买力时,整个领域就被转化为全方位的开放获取,而无需额外的过渡成本。

  最后,Cameron强调,任何改变都是有风险的。探索中不能裹足不前,应该充分利用Internet的优势。这种许可制度只是优化的一部分,但它是我们今天可以解决的一个重要元素。

  最近,科学网谈论PLoS中的一个重量级杂志PLoS One的人不少,而且褒贬不一。让我们也先来看看PLoS One对投稿的要求[2]:

  1. The study presents the results of primary scientific research. (研究呈现了原始科学研究的结果)

  2. Results reported have not been published elsewhere. (所报道的结果并没有在其他地方发表)

  3. Experiments, statistics, and other analyses are performed to a high technical standard and are described in sufficient detail. (实验、统计和其他分析具有一定的高技术标准,并描述了充分详细的细节)

  4. Conclusions are presented in an appropriate fashion and are supported by the data. (结论用合适的方式表现出来,并受数据的支持)

  5. The article is presented in an intelligible fashion and is written in standard English. (文章用标准英语写作,而且是可以理解的)

  6. The research meets all applicable standards for the ethics of experimentation and research integrity. (研究符合所有标准实验伦理和科研诚信的标准)

  7. The article adheres to appropriate reporting guidelines and community standards for data availability. (文章遵循适当的报道路线以及可用数据的公共标准)

  从这个要求来看,似乎只是说明了杂志对论文的普通规范,无任何特殊之处。整理网友在不同地方对PLoS One的看法,总结如下。褒扬这个杂志的人认为:(1)杂志对学术规范要求很高,思路必须足够新颖,设计必须足够合理,文字撰写必须足够好(对英文表达要求很高)。(2)相较其他杂志,编辑的偏见少些,文章曝光率远远高于传统期刊,所做的工作容易及时得到同行的检验。(3)影响因子高,发表周期快,便以交流。贬抑这个杂志的人认为:(1)文章不考虑论文学术影响力,学术水平(投稿要求中的确没有说);任何学术论文不考虑方向,不考虑价值,不考虑观点是否正确。(2)杂志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盈利,为了支撑PLoS系列其他杂志的生存。收费太高(可以申请减免)。(3)每年发表的文章数量太多(2012年超过2万篇),文章水平参差不齐,许多是灌水的论文。

  的确,在学术界,目前任何人都不能忽略PLoS One的存在了,其影响力已经超过任何出版物,可能成为学术交流和论文发表的一种规范,而且影响力在不断增强。在评价该杂志上,我非常同意孙学军在他博文中的看法:“鉴于这一杂志在接受论文方面的相对公平性、新颖性和影响力,可用这个杂志上发表论文数量来分析一个国家和学术机构的相对影响力,特别是基本符合国际规范的学术规模。当然优秀的学者不会把这个杂志发表论文作为最终的追求目标,但必须作为一个重要的交流平台和信息获取来源。”[3]

  好酒不怕巷子深,在大家兴高采烈地完成了一个自我感觉良好,创新性强的工作,却无法发表出来的时候,可鼓励投稿这个刊物。学术界有一句流行语:“ Published or perished ”,意思是一项研究成果如果没有机会发表出来,与同行们进行充分交流,就意味着这个研究成果已经悄无声息地死亡。是否好工作,我想时间会检验一切的。因此,工作的好坏,不是根据是否在PLoS ONE上发表来论定,而是时间考验出来的文章质量。

  最后,用我在其他博文后的留言来结束本文。我认为:降低发表论文的门槛,是有其进步意义的,可使得一些具有潜在价值和“离经叛道”的论文早日面世,所做的工作容易及时得到同行的检验。但是,如果有人本来就是将PLoS ONE作为垃圾堆扔过来的垃圾,就不要到处宣扬自己发了一篇二区刊物的文章了。

  【名词:开放获取(OA)】

  开放获取是指把同行评议过的科学论文或学术文献放到互联网上,使用户可以免费获得,而不需考虑版权或注册的限制。开放获取运动旨在打破学术研究的人为壁垒。ISI对它下了一个简单的定义:任何经由同行评论的电子期刊,以免费的方式提供给读者或机构取用、下载、复制、打印、发行或检索文章。作者可保有著作权,但在出版前需付500至1500美元予出版社。OA的出版方式包含很广,有出版后完全免费利用全文者,有的则限于出版后一年才公开使用的全文,有的出版社甚至仅提供免费的目录或摘要内容。采用开放获取,目前有两个途径:1)开放获取期刊(OA Journals),采取读者免费,作者付费模式。代表期刊有:PLoS Biology, BioMed Central (BMC), New Journal of Physics (NJoP)等。2)作者自存档(Author-Self Archiving),即作者把将发表,或已发表的研究文章以电子格式放到专门的开放获取知识库中与同行交流。代表:arxiv.org, qiji.cn/eprint等。

  【参考资料】

  [1] Cameron Neylon. Open access must enable open use, Nature, 493: 348-349 (2012-12-20).

  [2] PLOS ONE Publication Criteria 

  [3] 孙学军。Plos One已成为中国学者追求目标

  网友问答:

  ZhenhongHu:学习了,赵老师说的这个事很好,资源的可获取性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对科研可持续的发展是极为有益的,但对于利于提高期刊水平怎么样?据说国内生态学很多好的期刊,2000年以后大步下滑,可否借鉴?

  作者回复:是值得借鉴一些好的方法!. 

  宁利中:由PLoS One对投稿的要求看,PLoS One 是一个综合的各专业都能投稿的杂志,是吗?能否一篇论文多少钱?

  作者回复:嗯,没有明确说专业限制,用刚从王守业老师那里学来的理解,就是All in One,所以叫做PLoS ONE。论文发表费在千美元等级,有人说可申请减免的,但从我认识的人所发表的论文来看,没有看到免费的。

  ydeng:我认为,所谓的OA不过是适应published or perished游戏规则的另外一种产业化而已。PLOS ONE就是一个典型。

  作者回复:谢谢您用学术界的流行语来说事儿。“ Published or perished ”,意思是一项研究成果如果没有发表出来,与同行们进行交流,就意味着会悄无声息地死亡。 其实,现在发表自己观点的渠道很多了。如果一定有非常好的发现要分享出来,写博客也是可以的,只是各机构的学术评价中不算博客的内容,呵呵。 我希望未来理想的学术成果发布渠道就是应该类似博客的这种方式,门槛很低,质量靠读者的眼光,整理靠编辑。

日期:2013年1月28日 - 来自[科教新闻]栏目

中国学者PLoS Biology挑战传统观点

来自台湾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最新发现,植物叶绿体中运输的蛋白会随着叶绿体的“年龄”而出现差异,这推翻了此前普遍接受的观点,即这一过程与叶绿体存在时间无关,或者说这只是一种整体的上调或下调的蛋白形式。这一研究成果公布在10月30日的PLoS Biology杂志上。

领导这一研究的是中研院分子生物学研究所李秀敏教授,她主要从事叶绿体蛋白输入方向的研究。

早在许多年前,科学家们就已经知道基因表达会随着年龄的变化而变化,比如说,某些基因只在年轻生物机体中表达,而某些基因则只存在于年老生物机体中。然而迄今为止,科学家们普遍都认为发生在细胞内的蛋白质运输过程与细胞年龄并无关联。

PALL Microsep Advance 新一代离心浓缩管,样品申请中… 还有神秘礼品送~~

李教授与她的同事分析了不同时间段的豌豆苗,发现进入叶绿体的蛋白可以分成三种类型——叶绿体是植物中的一种细胞器结构,能进行光合作用,一种倾向于进入非常稚嫩的叶绿体,第二种则没有特殊喜好,第三种则喜欢进入老化的叶绿体。

“关于在蛋白运输水平上的年龄相关调控,此前并未被分析,这主要是由于技术限制,”李教授解释说,“豌豆苗是进行此类研究的一个很好的模型,因为每株植物单个茎干上都有不同时间段的叶子,而且培育起来也很便宜。其他研究人员也利用了这一点,但是在当时能进行检测的蛋白非常有限。现在有了这么多基因组和蛋白分析的数据,我们就可以检测大量更多的蛋白,从而不仅能发现已有的调控,而且也能找到每种蛋白的调控差异。”

在发现了这种新调控机制之后,李教授研究组又尝试寻找调控年龄选择性的信号,他们发现,每个蛋白的年龄选择信号都定位于调控细胞器输入的信号肽中,他们还找到了一种信号肽结构域,这种结构域对于蛋白靶向老化的叶绿体是必需的。

“我们知道,信号肽特异性的一种细胞器蛋白应该是有针对性的,就像地址标签一样,”李教授说,“当我们发现它们也包含有我们发现的年龄选择性信息的时候,我们决定尝试找到这个‘代码’,这个‘代码’能指导蛋白首先选择老化的叶绿体,这样一个代码的存在意味着叶绿体信号肽并不仅仅只是地址标签,它们还包含有指示何时蛋白应该被运输的信息。”

这些研究结果对于选择性靶向蛋白进入老化组织也具有特殊意义,“我们相信,在其它生物,譬如人类身上的其它器官中可能也存在相同的调控机制,比如,也许存在信号肽结构域能帮助我们将特殊靶向的治疗性蛋白送入老化的心脏组织中。” 

(生物通:张迪)

日期:2012年10月31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贺林院士组PLoS获癌症研究进展

来自上海交通大学Bio-X研究院,中科院上海生科院营养科学研究所等处的研究人员发表了题为“Dynamic Network of Transcription and Pathway Crosstalk to Reveal Molecular Mechanism of MGd-Treated Human Lung Cancer Cells”的文章,介绍了一种抗癌药物在肺癌治疗过程中的调控网络和分子机制,并解析了参与这一调控网络的转录因子和信号通路之间的相互沟通方式。相关成果公布在PLoS ONE杂志上。

文章的通讯作者是上海交通大学贺林院士,以及刑清河(Qinghe Xing,音译),贺林院士研究组主要从事人类遗传学和各类组学等方面的研究。这项研究得到973项目,863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处的支持。

肺癌是严重危害我国人民生命健康的重大疾病之一,揭示关键的分子标记对于肺癌发生发展,以及临床上的诊断治疗具有重要意义。近期的研究揭示了几种不同的肺癌分子标记,但是对于这些标记遗传调控网络相关组织规律,科学家们还并不十分清楚。

在这篇文章中,研究人员采用网络分量分析(Network Component Analysis,NCA),以及通路串扰分析(Pathway Crosstalk Analysis,PCA),构建了人体肺癌系在施用一种抗肿瘤药物:莫特沙芬钆50uM剂量后,产生的调控网络,从中找到了一系列关键的转录因子。

莫特沙芬钆是一类广谱含金属离子的抗癌药物,在临床上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与化疗和放疗联用,研究显示,这一药物能抑制多种对癌细胞生存很重要的酶类,目前已有基于此类药物的新一代抗癌药物作为癌症定位载体,用于运载已知或潜在的化疗药物。

研究人员利用这一抗癌药物,找到了一组关键的转录因子,以及这些转录因子的靶基因,还有这些调控网络中涉及的信号途径。研究人员发现一些转录因子之间,转录因子和靶基因之间,还有一些信号途径之间可能存在相互作用,这些关联包括ESR1/Sp1,E2F1/Sp1,c-MYC-ESR,Smad3/c-Myc,和NFKB1/RELA(转录因子之间),BMP41/Est1, TSC2/Myc, APE1/Sp1/p53, RARA/HOXA1,和SP1/USF2(转录因子和靶基因之间),PPAR激素受体信号通路,脂肪细胞因子信号通路(信号途径之间)。

这些研究结果为肺癌调控网络,以及莫特沙芬钆街道的人类肺癌细胞治疗调控机制,提出的新观点。

在肺癌遗传学研究方面,近期来自上海生科院生化与细胞所等处的研究人员,在非吸烟肺腺癌患者中寻找到一个新的致病基因融合CCDC6-RET。在在线发表的三篇Nat Med 文章 (2012, epub Feb 12) 和一篇Genome Res文章 (2012, epub Jan 23)也报道了类似的工作,指出RET融合基因是肺癌中新的关键致病基因。 

目前临床上已经有能够有效抑制RET激酶活性的抑制剂,因此这些研究将对于那些具有RET基因融合的肺腺癌患者的“个体化”治疗具有直接的指导意义。 

(生物通:张迪)

日期:2012年6月23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PLoS Genetics:一种新的肿瘤发生机制

来自法国国立健康与医学研究学院的研究人员5月10日表示,对正常的肾上腺皮质细胞以不同的顺序导入Ras和p53突变体基因,会产生出不同的肾上腺皮质癌的表型,即遗传变异获得顺序不同会表现出不同的肿瘤表型。

肾上腺皮质癌(ACC)是一种罕见的内分泌肿瘤,往往预后极差,与此相反,肾上腺皮质瘤为良性肿瘤,在人群中较为常见。

肾上腺皮质瘤是否为一个独立的肿瘤实体,亦或是肾上腺皮质癌发展的一个阶段性表现,目前仍不明确。

为此,他们创建了一个预示肿瘤发展的老鼠模型,在这种模型中,正常的肾上腺皮质细胞被导入了肾上腺皮质瘤中的突变基因。

癌基因Ras等位基因(H-RasG12V)及p53突变体(p53DD)能够扰乱p53信号通路而产生肿瘤,研究发现,以不同的顺序导入这两种基因,会在组织特征、致瘤性及转移行为表现出显著差异。

RasG12V及p53DD的成功表达会导致具有转移特性的高度恶性肿瘤,然而以相反的顺序导入后,促进发生的仅仅为良性肿瘤。

微阵列分析表明157个基因与癌症发展有关。对比于良性细胞群,在恶性肿瘤细胞群中,这些基因里有40个基因的表达上调,117个基因的表达下调。

研究人员Michal Thomas表示,这是第一次由实验观察结证明肾上腺皮质癌是由多级进程发展而来,而遗传变异的获得顺序直接影响了肿瘤的表型。

日期:2012年5月17日 - 来自[肿瘤相关]栏目

PLoS ONE:发现流感治疗的新靶点

近日,来自美国乔治亚大学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确定了对流感病毒复制必需的宿主基因及miRNAs,为流感的治疗提供了潜在的新靶点。

甲型流感病毒通过季节性流行及周期性的大范围流行,正严重威胁着人类健康。一般来说,接种疫苗是降低流感发病率及致死率的有效途经,如果没有药物抗性,药物预防的疗效也比较显著。然而,药物抗性的迅速出现突出了对新的药物靶点的迫切需求。

总所周知,流感病毒的复制需要一定的宿主细胞组分。目前,对这些宿主细胞组分的研究已经成为了一个新的领域来靶向治疗流感。

在这项研究里,研究人员通过RNA干扰分析,确定了与流感病毒复制紧密相关的人蛋白酶基因。被确定是与流感病毒复制有关的基因有ADAMTS7、CPE、DPP3、MST1及PRSS12。进一步分析表明,这些基因主要作用于宿主细胞内控制炎症(NF-κB),cAMP/Ca信号(CRE/CREB)及凋亡的细胞通路。

对控制这些基因表达的microRNAs的分析表明,在病毒复制期间,宿主细胞内有8种miRNAs调节了这些基因的表达。

日期:2012年5月17日 - 来自[流行病与传染病]栏目

复旦大学最新PLoS Genetics文章

来自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复旦大学乳腺癌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乳腺癌干细胞相关小RNA,与肿瘤恶性转化相关基因在乳腺癌遗传易感性中的关键作用,从而为临床寻找乳腺癌高危女性提供了参考,也为深入乳腺癌提供了遗传学基础。这一研究成果公布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PLoS  Genetics上。
文章的通讯作者是复旦大学邵志敏教授,邵志敏教授曾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乳腺中心,和美国马里兰大学癌症中心进行乳腺癌的研究多年,是首批“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国家教育部特聘教授,现任复旦大学附属肿瘤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分子生物实验室主任等职位。
乳腺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这种疾病通常发生在乳房腺上皮组织,发病率占全身各种恶性肿瘤的7-10%,是一种严重影响妇女身心健康甚至危及生命的最常见恶性肿瘤之一。
在这篇文章中,研究人员深入探讨了乳腺癌干细胞相关微小RNA(microRNA)——let-7,与肿瘤恶性转化相关基因LIN28形成的LIN28/let-7双向负反馈调控环的基因变异在乳腺癌发生中的作用。研究首次揭示了LIN28的3’非翻译区多态位点参与LIN28/let-7反馈环的生物学调控,调节LIN28和let-7的基因表达;尤为重要的是,多态效应通过双向负反馈环得到级联扩增。该项成果为临床寻找乳腺癌高危女性提供了参考,也为let-7这一乳腺癌“干性”调控microRNA在生理条件下如何影响LIN28/let-7环的基因差异表达提供了遗传学基础。
该研究由邵志敏教授领衔的乳腺癌易感性研究课题组完成。课题组立足于中国人群乳腺癌和正常对照的DNA及组织样本,系统分析了中国人群的基因突变和基因变异,取得了如BRCA1/2突变在中国家族性、早发性乳腺癌中的流行病情况,p53基因的变异热点和功能学改变,以及散发性乳腺癌中雌醌代谢酶基因多态性对乳腺癌发生的作用等一系列研究成果。
本次针对LIN28/let-7环遗传变异的研究,是对散发性乳腺癌遗传易感性研究的有力补充,提示microRNA相关多态在乳腺癌发生发展中的地位。当前,乳腺癌高危人群筛查、肿瘤风险预测成为乳腺癌预防中的重要任务,本成果为寻找乳腺癌特异性预测位点提供了临床前基础。项目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的资助。
PLoS  Genetics是公共科学图书馆(the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简称PLoS)旗下代表国际顶级水平的科学期刊,发表遗传学领域的重大进展,2010年和2009年的影响因子分别为9.543和9.532。
日期:2011年9月16日 - 来自[遗传与基因组]栏目
共 3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67730号-1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