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SSRI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抗抑郁类选择性 5- 羟色胺重吸收抑制剂知多少

选择性 5- 羟色胺重吸收抑制剂(SSRI)是近年来广泛使用的处方抗抑郁药物,其通过抑制 5- 羟色胺重摄取进入突触前细胞而增加突触间隙 5- 羟色胺的水平。

SSRIs 是应用“合理药物设计”发现的第一类精神病药品。“合理药物设计”是指寻找与靶标蛋白(如受体、吸收泵)结合的分子作为研发的候选药物,避免药物与其它位点作用的方法,这样研制的药物具有更有效、更安全、耐受性更佳等特点。

目前,中国市场上主要的 SSRI 有:西酞普兰(喜普妙,灵北)、草酸艾斯西酞普兰(来士普,灵北)、氟西汀 (百优解,礼来)、氟伏沙明(兰释,雅培苏威)、帕罗西汀(赛乐特,葛兰素史克)、舍曲林 (左洛复,辉瑞)。

尽管 SSRI 类药物的作用机制相同,SSRI 抗抑郁的作用根据其对抑制 5- 羟色胺重吸收的选择性和对其它受体 / 转运体的结合能力而不同。SSRI 之间因分子结构、药物特征和药代动力学相异,导致每种 SSRIs 的半衰期、临床活性、副作用和药物相互作用的不同。因此医师应洞悉这些不同,才能更好地临床用药。

一、疗效

艾司西酞普兰对重度抑郁的疗效优于西酞普兰,是治疗重度抑郁症疗效最佳的 SSRI。帕罗西汀、氟西汀和舍曲林对重度抑郁、伴高水平焦虑的抑郁疗效相当。其中,帕罗西汀是唯一可治疗 5 种焦虑障碍的 SSRI;舍曲林对惊恐障碍的治疗优于帕罗西汀;氟西汀的起效较慢,因为与其它受体的结合能力较强,因而疗效较差。

有趣的是,SSRI 类抗抑郁药互相不可替代。不能耐受某种 SSRI 的患者,却可能对另一种 SSRI 反应甚佳。

二、副作用

如上表,SSRI 存在一些共同的副作用,但因与不同受体结合能力的差异,这些副作用的程度相异。

1. 恶心

恶心是 SSRI 最常见的副作用,帕罗西汀和曲舍林恶心的发生率稍高。

2. 性功能障碍

SSRI 可致多种性功能障碍,如性感缺失、性欲缺乏和勃起障碍。临床研究表明,与喜普妙、帕罗西汀和曲舍林相比,氟伏沙明和氟西汀较少引起性功能障碍。

3. 体重增加

帕罗西汀引起增重的风险最高,氟西汀和曲舍林长期治疗的增重效应较小。氟西汀因有抑制食欲的作用可引起不明显的体重下降。

4. 失眠

氟西汀、帕罗西汀和曲舍林可延迟快速动眼期睡眠的启动。氟西汀和帕罗西汀增加觉醒时间,减少快速动眼期和慢波睡眠时程,减少总睡眠时间和睡眠效率;而曲舍林减少夜间觉醒时间而稍增睡眠效率,有益于伴有睡眠障碍的抑郁患者。

5. 抗胆碱能效应

帕罗西汀可与毒蕈碱胆碱受体结合,引起抗胆碱能效应,如口干、便秘和认知障碍,该效应对老年患者来说常难耐受。

6. 腹泻

舍曲林和氟西汀更易引起腹泻,而帕罗西汀的抗胆碱能效应导致腹泻的发生率最低。

7. 焦虑和易激惹

氟西汀最易引起焦虑和激惹,艾司西酞普兰和西酞普兰引起焦虑、失眠等兴奋性副作用的风险最低。如若患者有 SSRI 致激惹的病史,则禁用氟西汀。

8. 口干、头晕

西酞普兰和帕罗西汀比艾司西酞普兰和氟西汀更易引起口干。帕罗西汀最易引起头晕和嗜睡。

9. 头痛

舍曲林和氟西汀与头痛相关。

三、撤药综合征

SSRI 并不致瘾,但停药后可引起撤药症状,如恶心、头痛、头晕、嗜睡和流感样症状。半衰期较短的帕罗西汀、舍曲林和氟伏沙明较易出现撤药综合征,其中帕罗西汀的发生率最高,西酞普兰和氟西汀的发生率较低。

四、妊娠禁忌

帕罗西汀为妊娠用药 D 级,可引起新生儿的心脏缺损或重度肺部问题。其余 SSRI 为妊娠用药 C 级,可能不安全。

五、药物相互作用

每种 SSRI 对细胞色素氧化酶 P450 的作用不同,因而临床应用中药物的相互作用也不同。帕罗西汀、氟西汀、舍曲林、西酞普兰和氟伏沙明对药物代谢酶细胞色素 P450-P2-D6 的抑制能力依次减低。

SSRI 常与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AOIs)、三环类抗抑郁药、氯氮平、锂、美沙酮等其它抗精神药物联用,其中 MAOIs 和 SSRIs 的交互作用限制了 SSRI 的应用。MAOIs 和 SSRIs 的联用可引起高 5- 羟色胺综合征,表现为兴奋、出汗、僵直、高热、心动过速、高血压,有致死可能。

因此,应用氟西汀的患者转为 MAOI 治疗时需要至少 5 周的洗脱期,彻底清除氟西汀;而西酞普兰、艾司西酞普兰、帕罗西汀和舍曲林的洗脱需要至少 14 天;这种洗脱期的不同是 SSRI 的关键差异。

舍曲林、西酞普兰和艾司西酞普兰是药物相互作用最少的 SSRI,因而适宜于需要服用其它药物的患者。

六、半衰期

药物半衰期指达到血浆浓度稳定状态所需的时间(如在血浆中最高浓度降低至 50% 所需的时间),常被用来计算治疗开始后药物从体内清除的时间。

氟西汀及其活性代谢产物诺氟西汀的半衰期均较长,前者为 2-4 天,后者为 4-16 天。相反,西酞普兰、艾司西酞普兰、帕罗西汀和舍曲林的半衰期较短,约为 20-35 小时;其中舍曲林的半衰期因性别和年龄而相异,男性的半衰期约为 22.4 小时,女性或老年患者约为 32.1-36.7 小时。

氟西汀的长半衰期有利于依从性差的患者(漏服或停药),但在转换成 MAOI 或三环类药物时需要更长的洗脱期(数周)。此外,氟西汀的起效慢,如若患者有重度抑郁需要尽快控制病情,且不适宜。

短半衰期意味着药物可更快的达到稳定血浆浓度。帕罗西汀和氟伏沙明的体内清除速度最快。短半衰期的抗抑郁药物可用于需服多种药物的患者,如若治疗失败,医师也可安全、迅速的更换成另一种抗抑郁药物。

七、线性和非线性药代动力学

SSRI 另一个关键不同就是其药代动力学特性是否呈线性。

西酞普兰、艾司西酞普兰和舍曲林的药代都为线性,血浆浓度与服用的药物剂量成比例,因而可以预测患者的药物血浆浓度。

相反,氟伏沙明、氟西汀和帕罗西汀为非线性,血浆浓度的增加斜率高于服用剂量的增加,因此帕罗西汀和氟西汀的临床滴定法用药更难掌握。

八、权衡利弊,选择 SSRI

对患者个体来说,何种 SSRI 最佳,并没有统一的答案。近期 Lancet 发表的一项 meta 分析显示,临床疗效和耐受性较好的为艾司西酞普兰和舍曲林,但前者费用较高。

起效最快的 SSRI:艾司西酞普兰起效最快,氟西汀起效较慢。但对服药依从性差的患者来说,氟西汀是最佳的选择。

最具兴奋作用的 SSRI:氟西汀和舍曲林都有兴奋作用,适宜于伴有情感淡漠、无精打采、嗜睡的抑郁患者,不适宜于伴焦虑和失眠的抑郁患者使用。

最具镇静作用的 SSRI:氟伏沙明和帕罗西汀是最具镇静作用的 SSRI。

药物交互作用风险最小的 SSRI:舍曲林和西酞普兰对药物代谢酶的抑制性最低,因此发生药物交互作用的风险最小。

治疗焦虑的最佳 SSRI:帕罗西汀具有抗焦虑样作用。

耐受性最好的 SSRI:艾司西酞普兰和舍曲林。

日期:2014年12月11日 - 来自[药学研究]栏目
循环ads

每周减量10%共10周能有效减轻SSRI类药物的停药反应

2008年05月01日 Annual Conference of the Canadi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医学空间(MEDcyber.com)5月1日消息—近期在加拿大精神病协会年会上进行交流的一项研究指出,每周减量10%共10周能有效减轻许多SSRI类抗抑郁药物的停药反应。
所有SSRIs类药物的产品说明书上都提到医生在治疗后期减量时要非常谨慎和小心,但未给出减量的具体意见。每周减量10%共10周是否能有效减轻停药反应目前尚无定论。为此,加拿大的Dipen Kalaria博士和他的同事们近期对20名患者进行了上述方案的尝试。在19名最终同意参加试验的患者中有13人曾经尝试过停用SSRI,但未成功。研究人员根据患者在最初尝试停药过程中出现的9大不良反应(易激惹、眩晕、思维混乱、头痛、紧张、睡眠障碍、恶心、情绪化和哭泣)的程度进行0~3级的划分。并记录在逐步减量过程中的不良反应情况。最终13名患者均成功停药,53%的人在减量过程中无症状的反复。研究人员指出,这样的10步减量法具有可行性。
日期:2008年5月1日 - 来自[精神心理疾病]栏目

美研究显示:妊娠期间使用SSRI通常安全

2007年07月03日 医业网 根据6月28日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 Engl J Med 2007;356:2675-2683.)上报告的两项研究,妊娠期间使用选择性5羟色胺再吸收抑制剂(SSRIs)对大多数出生缺陷风险没有影响。虽然某些SSRIs使用可能与特殊的出生缺陷相关,但是绝对风险很小。
在第一项研究中,哈佛公共卫生学院的Carol Louik博士及其同事评估了母亲使用SSRIs对9849例有出生缺陷的婴儿和5860例无出生缺陷的婴儿的影响。作者报告,总的来说,SSRI使用不增加颅缝早闭、脐突出或心脏缺陷的风险。然而,舍曲林使用与脐突出和间隔缺损风险增加相关,而帕罗西汀使用与右心室流出道阻塞缺陷相关。虽然舍曲林和帕罗西汀的这种相关性有统计学意义,但是作者强调说这些缺陷很少见,因此使用这些药物的绝对风险很小。
在由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Jennita Reefhuis博士及其同事进行的第二项研究中,涉及母亲使用SSRI对9622例有严重出生缺陷婴儿和4092例无严重出生缺陷婴儿的病例对照比较。总的来说,SSRI使用与先天性心脏缺陷或大多数其他严重出生缺陷不相关。母亲使用SSRI 可使无脑畸形、颅缝早闭和脐突出的风险分别增加两倍以上。然而,作者强调说这些缺陷的绝对风险很小。
Reefhuis博士在一项声明中说:“我们的结果显示妊娠期间抗抑郁药物使用对出生缺陷的影响。我们知道严重抑郁症孕妇能保持某种治疗对母亲和婴儿都有益。”
日期:2007年7月3日 - 来自[妇科与产科]栏目
循环ads

SSRI可能导致老年抑郁病人情感淡漠

2007年04月20日 中国医学论坛报 46 加拿大学者报告,在老年抑郁病人中,用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虽然能改善抑郁症状,但可能导致情感淡漠。(Ann Gen Psych 2007,6:7)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Wongpakaran和同事指出,这些结果支持以往的研究报告“过去10年应用SSRI,可能与病人出现情感淡漠相关”。
在老年病中心数据库,Wongpakaran等选择了384例老年抑郁病人,160例用SSRI治疗,224例用非SSRI抗抑郁药。
根据老年抑郁和汉密尔顿量表,研究者制作了一个情感淡漠量表。
他们确认用SSRI治疗的153例病人在入院时有情感淡漠,128例在出院时仍有;而214例用其他抗抑郁药者,在入院时有情感淡漠,出院时157例仍有。
研究者说,用SSRI不是入院时情感淡漠的预测因素,而是出院时的预测因素(P = 0.0029)。与非SSRI组相比,SSRI组显示有更多的病人有情感淡漠,调整的比值比为1.9。
Wongpakaran医师和同事的结论为,病人和护理人员应被告知更多的有关用SSRI的不良作用。小心监测情感淡漠,对用SSRI有情感淡漠的病人,应考虑换用其他类的抗抑郁药。
日期:2007年4月27日 - 来自[老年医学]栏目

抗抑郁药SSRI增加老年人骨折危险

      加拿大McGill大学的Richards等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老年抑郁症患者服用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骨矿物质密度(BMD)降低,骨折和跌倒的风险增加。(Arch Intern Med 2007,167:188)

    抑郁症和骨质疏松性骨折均为老年人常见病,SSRI为老年抑郁症患者的常用药。但每日服用SSRI与骨折的关系尚不明确。为此,Richards等进行了一项以人口为基础的随机、前瞻性队列研究。该研究共纳入5008例≥50岁的社区居民,随访5年,脆性骨折定义为最小创伤骨折,需经临床和放射学证实,并记录与每日SSRI使用情况。

    结果显示,有 137例病人为每日服用SSRI者。调整可能的相关变量后,每日服用SSRI者脆性与骨折风险增加1倍(危险比2.1)相关;与跌倒风险增加亦相关(优势比 2.2);每日服用SSRI者髋部BMD降低,脊柱BMD呈降低趋势,这些效应具有剂量依赖性。但该研究的局限性包括不知道研究人群服用SSRI的疗程,以及抑郁病人未经精神科医师的诊断。

    研究提示,由于SSRI被广泛使用,特别是在老年人群中,进一步研究SSRI与骨折的关系具有重要的公共卫生意义。评价SSRI抗抑郁带来的益处时,必须考虑到其增加骨折风险。

   

日期:2007年3月12日 - 来自[药品不良反应]栏目
循环ads

抗抑郁剂临床疗效及应用情况分析

  [摘要]  目的  比较各类抗抑郁剂应用情况及疗效。方法  将我院2000年6月~2005年5月住院治疗,应用抗抑郁剂的患者,按时间分为3个阶段,按药品分成3组,即三环类抗抑郁剂(TCA)组,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组和其他抗抑郁剂组,比较临床应用频度、疗效以及副作用情况。结果  TCA组用药频度显著下降,而SSRI组用药频度显著上升。SSRI组疗效好,副作用小,优于TCA组和其他组。结论  SSRI和TCA同样有效,SSRI具有副作用小的优点,成为临床抗抑郁治疗的首选药。

  [关键词]  抗抑郁药;治疗结果;数据收集
 
  2000年6月~2005年5月,笔者应用不同种类抗抑郁剂对符合CCMD-3抑郁症诊断标准的674例病人进行治疗,比较其临床应用频度、疗效及副作用情况,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00年6月~2005年5月我院住院符合CCMD-3抑郁症诊断标准病人674例,疗程在2个月以上,男391例,女283例,年龄19~76岁,均采用不同种类抗抑郁剂治疗。

  1.2  方法  按用药类型分成3组:TCA组、SSRI组和其他组(包括四环类,单胺氧化酶抑制剂),按20个月为1个时间段分为3个阶级,即2000年6月~2002年1月(第1阶段),2002年2月~2003年9月(第2阶段),2003年10月~2005年5月(第3阶段),比较用药频度、疗效及副作用关系,总结抗抑郁剂治疗的安全、有效性。

  2  结果

  2.1  不同时间段用药频度关系比较  见表1。

  表1  3组间用药频度比较(略)

  第1阶段和第3阶段比较,TCA应用例数逐渐下降,SSRI应用逐渐增多,其他组应用减少。

  2.2  药物疗效和副作用关系比较  见表2。

  表2  3组药物疗效和副作用关系比较(略)

  注:汉密顿抑郁量表(HAMD)、副作用量表(TESS)为各组的平均分

    从3个阶段各组治疗量表评分比较,TCA组汉密顿抑郁量表评分高于SSRI组,说明SSRI组疗效优于TCA组和其他组;SSRI组副作用量表评分明显低于TCA组和其他组,差异有显著性,说明SSRI组副作用低于TCA组和其他组。

  3  讨论

  抑郁症状的产生与中枢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及受体功能低下有关,因此,调节中枢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递质及受体的功能成为治疗抑郁症的重要手段,从临床观察角度,TCA虽疗效肯定,但副作用较大,如:心脏毒性,心律失常,心肌损害,口干,便秘,视力模糊,尿潴留,共济失调,皮疹等。而新型抗抑郁剂SSRI临床应用副作用小,无心脏毒性,即使超量服用也安全,病人耐受性好。目前常用的SSRI类药有帕罗西汀、氟西汀、舍曲林、西酞普兰。从3类药物的用药频度、疗效和副作用方面比较,TCA组用药频度逐渐下降,SSRI组明显上升。汉密顿抑郁量表和副作用量表评分,SSRI组分值明显低于TCA组和其他组,说明抗抑郁疗效和副作用方面优于TCA组和其他组,SSRI是目前治疗抑郁症安全、有效的首选药物。

  (编辑:杨  熠)

  作者单位: 164092 黑龙江北安,黑龙江省第三医院精神科


 

日期:2006年8月28日 - 来自[2006年第4卷第13期]栏目

SSRI可用于其他治疗失败的肠易激综合征患者

2006年07月31日 医业网 22 一项小型、对照交叉研究的结果提示,使用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抗抑郁药治疗,可减少肠易激综合征(IBS)患者的腹部症状和促进整体健康,独立于它们对抑郁症的作用。
比利时Leuven大学的Jan Tack博士及其同事在8月1日的《肠》(Gut 2006;55:1065-1067,1095-1103)杂志上指出,SSRIs常被用于治疗IBS,虽然它们的功效证据不足。因此,他们比较了西酞普兰治疗(20 mg治疗3周,40 mg治疗3周)与安慰剂对23例有IBS的非抑郁患者的作用,共治疗2个6周,中间有3周的清除期。
研究组报告,在3周和6周治疗之后,与安慰剂组比较,西酞普兰显著改善腹痛、胃胀气、症状对日常生活的影响和总体健康。西酞普兰对便形也有一定影响。西酞普兰减轻几种IBS症状的作用似乎与其对抑郁症或焦虑的影响无关,因为抑郁患者没有被纳入研究,并且情绪的改变与IBS症状改善不相关。
作者总结说:这项研究提示,SSRI西酞普兰可能是IBS的一种治疗选择。他们指出,西酞普兰可提供症状益处,被良好耐受,与三环抗抑郁药的副作用例如嗜睡或便秘无关。
日期:2006年8月1日 - 来自[精神心理疾病]栏目
循环ads

Study: SSRI Antidepressants Save Lives

June 12, 2006 - Far from increasing suicide risk, SSRI antidepressants have saved thousands of lives since they became available in the U.S. in the late 1980s, according to findings from a new study.

Researchers estimate that after the availability of the new generation of drugs for depressiondepression, there were 33,600 fewer suicide deaths than would have otherwise been expected between 1988 and 2002. They use mathematical probability modeling to come up with the figure.

Researcher Julio Licinio, MD, who led the study while at UCLA, is now chairman of the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and behavioral sci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Miami's Leonard M. Miller School of Medicine.

"The overall message is that on a population level these drugs are safe," he tells WebMD. "They have been prescribed in huge numbers and suicides have been going down."

Fourteen-Year Decline

The study joins a growing body of research challenging claims that the widely-prescribed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 (SSRI) antidepressants are linked to an increased risk of suicidal thoughts and behaviors.

Researchers analyzed suicide data from the CDC and the U.S. Census Bureau from the early 1960s until 2002. They looked at deaths from suicides and did not include suicidal behaviors or suicidal feelings or thoughts in their analysis.

They found that while suicide rates remained fairly steady for the 15 years prior to introduction of Prozac (fluoxetine) in 1988, they dropped steadily over the next 14 years as sales of the drug increased.

Prozac was the first SSRI antidepressant to be sold in the U.S. and it is still the most widely prescribed antidepressant. Sales of Prozac skyrocketed from 2.5 million prescriptions in 1988 to around 33 million in 2002.

The study reports that between 12.7 and 13.7 suicides occurred among every 100,000 people in the U.S. from the early 1960s until 1988. Suicides steadily declined after that to a low of 10.4 per 100,000 in 2000.

Licinio and colleagues developed a mathematical model designed to estimate the impact of SSRI use on suicides. Based on suicide figures prior to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antidepressants, the researchers concluded that there was a cumulative decrease in expected suicides of 33,600 from 1988 through 2002.

Early Monitoring Important

While the findings suggest SSRI use has resulted in a decrease in suicides among the population at large, they say nothing about whether the drugs pose a risk for specific subpopulations of users.

Seattle-based psychiatrist Gregory E. Simon, MD, MPH, tells WebMD that it would take much larger studies than are likely to be performed to answer that question. Simon is a researcher for Group Health Cooperative, a nonprofit private insurer in the Pacific Northwest.

Other studies have suggested that if there is an increase in suicide risk associated with SSRI use, it is greatest in the early days and weeks of treatment. For that reason, the FDA has called for close monitoring of newly-treated patients.

Simon agrees that close monitoring is important -- but not because the antidepressants are dangerous. Rather, it is important, he says, because finding an antidepressant that works often takes time.

"Unfortunately, many people who start taking these drugs stop within a week or so because they don't seem to be working," Simon says.

Careful early monitoring could boost the effectiveness of antidepressant treatments from 40% to 50% up to around 75%, he says.

Closer monitoring of patients when they start SSRIs is a positive outcome of the suicide-risk controversy, Licinio says.

"It used to be that people were put on these drugs and told to come back in a few months, but that is not happening so much anymore," Licinio says. "These drugs do change mood and behavior among very vulnerable people, so close monitoring is important."


SOURCES: Milane, M.S. PLoS Medicine, June 2006; vol. 3: online edition. Julio Licinio, MD, chairman,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University of Miami Leonard M. Miller School of Medicine, Miami. Gregory E. Simon, MD, MPH, psychiatrist and researcher, Group Health Cooperative, Seattle.

日期:2006年7月4日 - 来自[General Health]栏目
共 2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