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MRSA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NFL Player‘s MRSA Infection ‘Extremely Unusual‘

By Dennis Thompson

HealthDay Reporter

TUESDAY, Oct. 13, 2015 (HealthDay News) -- Infectious diseases doctors say they're puzzled by a serious MRSA infection that could cost a professional football player his foot.

The case of New York Giants tight end Daniel Fells is unusual for several reasons, the experts say. First, because infection rates for the so-called "superbug" are fall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second, the 6-foot, 4-inch 260-pound Fells is far from the type of patient who's likely to develop a MRSA infection so serious that amputation may be required.

"In a healthy young athlete, to have an amputation from MRSA is extremely unusual," said Dr. Aaron Glatt, a spokesman for the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

People who typically develop serious MRSA infections are older, frequently hospitalized, or suffering from a chronic disease like diabetes, said Glatt, who's also an infectious diseases specialist at South Nassau Communities Hospital in Oceanside, N.Y.

Fells, 32, appeared to develop his infection after he received a cortisone shot last month to treat a toe and ankle injury, according to the National Football League.

A week later, on Oct. 2, he appeared in an emergency room with a 104-degree temperature. Doctors determined that he had a MRSA infection in his ankle.

Fells has since undergone five surgeries to fight off the infection, and there's concern that the bacteria might have spread to his bone and bloodstream, prompting the potential need for the foot amputation.

The Giants, meanwhile, have taken the precaution of scrubbing down their locker room, training room and meeting rooms, according to the team.

MRSA, or 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is a strain of bacteria that has developed a resistance to several common antibiotics.

Typically, MRSA causes a simple skin infection that's easily treated by lancing the abscess or taking alternative antibiotics. But, if it reaches the deep tissue, bone or bloodstream it can cause severe illness, said Dr. Pritish Tosh, an infectious diseases doctor with the Mayo Clinic in Rochester, Minn.

"Very few of these cases turn into these very serious limb- or life-threatening infections," Tosh said. "But when they do, it's very debilitating."

日期:2015年10月15日 - 来自[Health News]栏目
循环ads

治疗绦虫感染的药物或对MRSA感染有效

    随着细菌耐药性的不断持续威胁,就像腐肉的鸟等待一顿饭一样。科学家们不断地在寻找新的疗法,从而阻止造成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感染。然而,来自布朗大学的科学家们利用两个药物化合物已被使用来治疗人类绦虫感染,他们的报告在一个新的研究表现出极大潜力。
  这项研究结果最近发表在一篇题为"Repurposing Salicylanilide Anthelmintic Drugs to Combat Drug 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的PLoS ONE上。
  布朗大学的研究人员筛选了600对抗MRSA感染药物,使用在体内人类绦虫感染试验。研究人员发现了两种化合物的氯硝柳胺,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名单的基本药物,与氯羟柳胺密切相关的药物,均能均能有效抑制MRSA。此外,这两种药物作为当前最后临床治疗是一样有效的。
  “由于氯硝柳胺是FDA批准的,和所有的水杨酰驱虫药一样失去了专利,他们是有吸引力的候选药物的再利用,需要进一步的临床研究用于治疗葡萄球菌感染“布朗大学的第一作者Rajmohan rajamuthiah博士解释道。
  rajamuthiah博士和他的同事们发现,氯羟柳胺更能有效杀灭MRSA,而氯硝柳胺更能有效抑制细菌,但不能完全消除细菌。
  从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是非常令人鼓舞的,rajamuthiah博士和他的同事们也感到很乐观。研究人员也指出,这些药物的作用还需值得进一步分析。药物氯羟柳胺、氯硝柳胺在身体内不能有效的被清除,并且从血液转移到外周组织,其中一些MRSA感染可能任然存在。
  “低水平的循环耦合与氯硝柳胺迅速消除分析表明氯硝柳胺、氯羟柳胺用于治疗全身性感染的潜在效果有进一步测试的必要性,”科学家们写道。”进一步的研究应该包括这些化合物在啮齿动物的全身和局部感染模型的评价”
  然而,快速清除场景的另一面是,药物可能对患者具有非常有限的毒性。为了确定在哺乳动物中这些药物的实际效果,研究人员已经计划了一系列在啮齿类动物的实验,以确定这两种化合物用于治疗MRSA感染的疗效和总体毒性。(药品资讯网)

日期:2015年5月1日 - 来自[药学研究]栏目

Genome Res:全基因组测序追踪耐药细菌传播机制


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是一种常见的引发院内感染的致病菌,其也是资源不足医院感染的一大负担,此前当资源较好的临床机构运用全基因组测序来追踪MRSA的扩散时,针对有限的感染控制的传播动力学常常并不清楚,近日,来自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就利用全基因组测序的技术揭示了高传播率的资源受限医院中MRSA的扩散,相关研究发表于国际杂志Genome Research上。

研究者对来自泰国东北部的一家医院的两个加强医疗病房(ICUs)的病人进行了3个多月的MRSA的监测,在监测期间46名病人和5名工作人员至少一次检测出MRSA阳性;而不同MRSA菌株之间的遗传相似性也阻碍了传统低分辨率基因分型技术来对人群之间的传播进行区分,因此全基因组测序技术就派上了用场,研究者利用其对76个分离自病人机体的菌株进行研究。

研究者Sharon Peacock说道,基于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全基因组测序的系统发育树的一大显著特征就是多个不同进化枝的出现,这就表明,相同菌株谱系的多个分枝或许在同一时间里在医院进行循环。基于对MRSA分离株的基因组改变对单一菌株进行研究将帮助研究人员推理出感染病人之间的MRAS传播路径,研究者的长期目标就是利用对MRSA的全基因组分析来制定感染的控制策略,而当前文章中阐明的MRSA传播程度指示研究人员应该优先改善个体的手部卫生。

全基因组测序同时也揭示在超过3个月的研究时间里ICU中MRSA的分化枝是动态变化的,随着研究人员深度测序的开展,他们也发现,尽管所有的菌株都具有相同的分化枝,但是其之间还是存在一些微小的遗传差异,这就揭示了在单一的载体中细菌仍具有多样性;当前的研究结果表明,揭示MRSA的传播网络仍然需要测定宿主机体中细菌的多样性。

日期:2014年12月15日 - 来自[药学研究]栏目
循环ads

武汉病毒所在抗MRSA感染研究中取得新进展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危宏平研究团队在抗MRSA感染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相关研究成果继2014年1月发表在抗微生物药物领域杂志Antimicrobial Agents and Chemotherapy上后,最近该团队在抗MRSA生物膜方面的研究也被细菌生物膜领域杂志Biofouling接受发表。  

金黄色葡萄球菌广泛存在,是医院内感染的重要病原菌之一,也是引起奶牛乳腺炎等的主要致病菌之一。目前临床上普遍发现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MRSA),因其对多种抗菌药物耐药,导致感染治疗困难,病死率较高,已成为全球公共卫生体系的重大危害,被称为“超级细菌”。发展新的抗MRSA感染的抗菌分子刻不容缓。  

危宏平研究团队利用噬菌体天然的进化和选择优势,通过噬菌体杀灭靶细菌的武器——裂解酶来对抗日益严重的MRSA耐药性问题。该团队在充分研究噬菌体裂解酶结构的基础上,通过功能域重组的方式构建了一个全新的靶向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嵌合裂解酶ClyH,在大肠杆菌中表达纯化后具有高效裂解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活性,比溶葡菌素高4-10倍。体外试验表明,ClyH能在几分钟内快速裂解所有测试的临床MRSA菌株。小鼠试验显示ClyH对MRSA感染的小鼠具有明显的保护效果。该新型裂解酶也在体外显示出来了清除MRSA生物膜的良好效果。这些研究表明新型嵌合裂解酶ClyH具有高效裂解MRSA的活力,为研制预防和治疗MRSA及其生物膜引起的感染药物提供了新的靶标分子。该研究受到科技部“973”计划项目的资助。 噬菌体裂解酶具有与抗生素完全不同的杀菌机制,能迅速破壁杀菌和清除生物膜,不易产生耐药性,且对动物和人体无毒副作用,稳定性好,可替代局部和全身抗生素使用。基于裂解酶可以研制系列生物产品,如抗感染新型药物、食品防腐剂、消毒剂等,国外以噬菌体裂解酶为主要成分的预防金葡菌感染的药物已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日期:2014年3月21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基因测序追踪超级细菌源头


全基因组测序技术可以帮助研究人员追踪MRSA、克雷伯氏菌等超级细菌的源头,同时也为寻找抑制它们的药物或疗法提供了线索。

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克雷伯氏菌等细菌能引起多种疾病和感染,同时各种抗生素往往又对它们无可奈何,这些令人色变的细菌因而被称为超级细菌。幸运的是,近年来,研究人员已经能用全基因组测序技术追踪这些细菌的源头,同时也为寻找抑制它们的药物或疗法提供了线索。

罗西医院的MRSA感染

2011年6月,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临床中心发生了克雷伯氏菌感染导致6人死亡的严重事故。该临床中心利用全基因组测序技术追踪到了克雷伯氏菌的来源。事后,英国剑桥大学微生物学家沙龙·匹考克(Sharon Peacock)对这一事件做出了积极评价:全基因组测序技术对疫情调查和监测具有潜力。

没想到匹考克等人不久就成为追踪超级细菌MRSA起源的主角。

2011年底,英国剑桥市罗西医院的医生发现,该院婴儿特别监护室中的3名婴儿相继染上MRSA。恐慌随即开始在医院蔓延。从3名婴儿身上分离出MRSA后,高度紧张的医护人员马上打扫了病房,并彻底消毒,以期切断传染源。

但是罗西医院的MRSA感染并没有就此结束。在病房杀菌消毒后几天,又有1名婴儿的MRSA检测结果呈阳性。检测结果显示,3名婴儿染上MRSA的同时,至少还有另外8名儿童感染了相似耐药性的MRSA菌株。但是,这些染上MRSA的儿童在几周内都没有出现感染症状,这似乎说明,感染这8名儿童的MRSA可能并非来自这3名婴儿或婴儿的病房。

到2012年3月,匹考克的研究小组请缨领命,试图追踪造成罗西医院广泛感染的MRSA究竟来自何处。匹考克小组对取自这所医院婴儿身上的MRSA菌株与取自其他医院成年患者相似的MRSA菌株进行全基因组测序,并进行比较,结果让人吃惊,婴儿病房的MRSA菌株与其他疑似病例的MRSA菌株有相似的来源。

这个检测结果提示,MRSA在剑桥市的多所医院爆发,如不采取措施,很可能蔓延到全市甚至整个英国。匹考克小组又马不停蹄地对在婴儿病房工作的154名工作人员进行细菌检测,只有1人检测结果呈阳性。但是,这名工作人员没有出现任何疾病症状。为保险起见,医院对他采取了隔离措施。

顺藤摸瓜,事情又有了更多进展。匹考克小组在6个月内对17名典型的携带者身上分离到的MRSA进行全基因组测序,以期找到罗西医院MRSA的源头。在分析对比之后,他们发现有14人的MRSA有一个特定的新基因序列,称为ST2371,这是一种以前从未检测到的MRSA类型,而此前英国有3种MRSA被确认,分别为ST1、ST8和ST22。此后,匹考克等人又把调查扩展到婴儿特别护理病房以外的范围,再次鉴别出另外有10人携带ST2371序列的MRSA,其中9人很可能与婴儿特别护理病房有直接关系。

这些结果表明,婴儿特别护理病房的医护人员是持续性MRSA感染源头的一部分,但最初的源头是特护病房的某一名婴儿,受感染的医护人员也许是在病房的某个婴儿那里染上MRSA。

由于对携带MRSA的人进行了隔离,并对他们采取根除感染治疗,剑桥市的MRSA感染得到了控制。在疫情得到控制后,参与这项研究的英国剑桥桑格学院的西蒙·哈里斯(Simon R. Harris)称,MRSA的全基因组测序对感染的控制调查以及实践是一项重要贡献。

对克雷伯氏菌的追踪

在匹考克等人对罗西医院的MRSA成功追踪之后,回顾一下以前那场医疗事故的处理可能就更有意义,它就是2011年NIH临床中心对克雷伯氏菌的追踪。微生物的全基因组快速测序不仅能追踪MRSA的源头,而且能追踪到其他耐药细菌的源头,由此可以找到最好的临床治疗和预防方式。

2011年6月,来自纽约的一名43岁的妇女因血液感染到NIH临床中心治疗。经检查,医生发现这名病人携带有一种有高度耐药性的肺炎克雷伯氏菌。不过,这种细菌并未使她患肺炎。经过慎重考虑,医生还是让她入住隔离病房。尽管如此,这名女性携带的克雷伯氏菌仍然造成了可怕的后果。

这名女性病情康复后出院,出院时医院也没有其他人被克雷伯氏菌感染。但是,几个星期后,临床中心的一名患者被发现携带了这种细菌。在接下来的3个月内,临床中心的12名重症监护患者感染了克雷伯氏菌。其中6名患者确诊死于该菌感染。

对最先入院携带有克雷伯氏菌的那名女性病床位置的调查表明,她没有直接接触过其他病人,但理论上她可能就是克雷伯氏菌的最先来源。为了弄清情况,临床中心的医生求助于全基因组测序,对所有患者以及医护人员身上提取的克雷伯氏菌的基因组进行比较。结果发现,从2011年6月女患者入院后,这次克雷伯氏菌感染就开始了。这是通过比对细菌基因组的细微差异确认的。

尽管女病人与其他人没有直接接触,但是克雷伯氏菌还是通过她以某种方式三次独立传染给了其他患者。中心的传染病医师塔拉·帕尔摩(Tara Palmore)认为,克雷伯氏菌由女病人带入临床中心,慢慢扩散到医院环境中,然后主要是通过医师的手传播。临床中心的重症监护病房外有1人专门监守,以确保每一个进入监护病房的人都要进行特定的卫生消毒,因此,人们普遍认为,在这样的环境中,细菌不会存活下来。但是,克雷伯氏菌还是在该中心的物体表面或医疗设备上繁殖,并且以同样的方式传播开来。

这从全基因组测序和医院环境检查获得了部分答案。在重症监护病房外,携带这种细菌的患者有4人。而且,对重症监护病房进行全面细致检查和消毒后发现,在6个水槽的下水口和1个通风装置中发现了这种细菌。

对于克雷伯氏菌感染,目前的许多抗生素都不起作用,只有几种较老的药物,如替加环素 (Tigecycline) 和多粘菌素 (Colistin)能起一定作用,但效果也有限。幸运的是,临床中心在对每个人进行细菌的全基因组检测后,只发现了1个携带更具耐药性的克雷伯氏菌病例。不过,临床中心的研究人员也感到后怕,因为克雷伯氏菌的变异和耐药性甚至比MRSA还可怕。

不过,进行病原体的全基因组测序的费用还是比较高。这次感染爆发后,该中心的每一个患者的检测费用都达2000美元。但是,今天这一费用已经大大减少,一次病原体的全基因组测序只要500美元。

耐药性的遗传机理

大量研究表明,医院是超级细菌的产生地和播散地。不过,超级细菌的产生既有细菌自身的原因,也有环境方面的原因。前者包括细菌基因的突变、转移和耐药基因的作用等,后者则包括医院的卫生条件、过度治疗,以及当今除医院以外的环境污染等。

1959年甲氧西林首次应用于临床,有效地控制了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感染。于是,这种药物广泛应用于世界各地的医院。但是,仅仅过了两年,英国人杰文斯(Jevons)就发现了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MRSA通过修饰酶催化、改变抗生素作用位点等对多种抗生素产生不同程度的耐药性。目前医院内分离到的金黄色葡萄球菌中,60%-70%都是具有多重抗药性的MRSA。

尽管MRSA和克雷伯氏菌的耐药机制非常复杂,但既往的研究大致弄清了两种耐药机理。一是细菌质粒介导的DNA转导、转化,或其他类型的DNA插入,导致β-内酰胺酶产生,从而能耐受抗生素,这是一种获得性耐药;二是由细菌染色体DNA介导的固有耐药性。

属于克雷伯氏菌的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NDM-1)耐药菌的发现就是一个典型例子。2008年1月,英国加的夫大学微生物学教授沃尔什(Timothy R. Walsh)等人在瑞典一名患尿道感染的60岁印度裔患者身上分离到可表达金属β-内酰胺酶(MBL)的肺炎克雷伯氏菌,但是这一细菌中编码MBL的基因和此前已知的几种MBL基因都不相同。新发现的MBL酶全长269个氨基酸,与过去发现的MBL相比,两者氨基酸序列的差异达67%,一致性不足33%。而且,在新发现的MBL酶活性位点附近具有独特的氨基酸残基以及插入序列,并能与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更紧密地接合,由此使克雷伯氏菌呈现更强的耐药性。

最近,美国国立过敏和传染性疾病研究院(NIAID)的微生物学家迈克尔·奥托(Michael Otto)和中国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陆远(Yuan Lu)等人的一项研究发现,MRSA的一种能够遗传的基因是其传染性和耐药性强的一个重要内在因素。这个基因就是sasX,是从ST239型菌株提取的,它能编码一个固定在金黄色葡萄球菌表面的蛋白质,从而使MRSA聚集在一起。

研究人员分析了过去10年中,从中国国内三家医院的807位患者身上分离的MRSA菌株样本,发现中国MRSA菌株中sasX基因要比以前料想的多。从2003到2011年,MRSA样本中出现的sasX基因几乎增加了一倍,从21%达到39%。

美国休斯敦卫理公会医院病理学和基因医学部主任詹姆斯·马瑟(James Musser)认为,sasX基因可能在不同类型的MRSA中产生不同的毒性。但是,这无法通过对感染人群进行实验得出答案,只能等待临床病例的观察来了解。

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也发现了金黄色葡萄球菌如何从普通细菌转变为耐药的MRSA的一条途径。原来,金黄色葡萄球菌中一个名为sigH的基因如果表达,就能使该病菌启动一种机制,从其他生物那里引进特殊基因,将其转变为自己的耐药基因,从而产生对甲氧西林的耐药性。

尽管全基因组测序能寻找到MRSA、克雷伯氏菌等超级细菌感染的源头,并能获得一些有效的控制感染扩大和治愈病人的方法,但是人类迄今还没有有效控制这类超级细菌的方法,遇上这样的感染,很多人不是迁延不愈,就是命丧细菌。因此,目前最好的方法是减少抗生素的使用,控制和减少环境污染,同时从这些超级细菌耐药的分子机制入手研发疫苗和药物,以抵御它们对人类的危害。

日期:2013年6月4日 - 来自[流行病与传染病]栏目
循环ads

科学家发现快速杀灭MRSA的药物分子

近日在中科院华南植物园获悉,该园科学家发现一种能够快速杀灭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的天然产物药物分子,可望成为非常有应用前景的新型抗感染候选药物。相关研究日前发表在《BBA -蛋白质与蛋白酶学》上。

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是医院院内感染的重要病原菌之一,其中大多数是皮肤感染,也可引起肺炎血液感染。现在每年有超过100万人因为感染MRSA而住院治疗。MRSA是一类对β-内酰胺类抗生素耐药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除对甲氧西林耐药外,对其他所有与甲氧西林有相似结构的β-内酰胺类如苯唑西林、青霉素、阿莫西和头孢类抗生素均耐药。MRSA还可通过改变抗生素作用靶位,对氨基糖苷类、大环内酯类、四环素类、氟喹喏酮类、磺胺类、利福平均产生不同程度的耐药,有的还对万古霉素耐药。

华南植物园天然产物化学生物学研究组研究员邱声祥等发现,山竹外果皮中的活性成分?琢-倒捻子素能快速杀灭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由于?琢-倒捻子素是通过直接破坏细菌细胞壁和膜的通透性这一独特作用机制,因而不易产生耐药性,并且由于?琢-倒捻子素对细菌和哺乳动物细胞膜表现出高选择性,因而可以期待临床应用的安全性,成为非常有应用前景的新型抗感染候选药物分子。

目前课题组正在对?琢-倒捻子素的化学结构进行修饰改造,并对一系列衍生物进行构效关系分析和优化,以获取抗MRSA活性更强、毒副作用更小的先导药物分子。

日期:2013年4月4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基因组测序追踪超级病菌

研究人员通过基因组测序最终了解了去年困扰英国剑桥一家新生儿特护病房达数月之久的超级细菌疫情。他们将这一案例报告在11月14日的《柳叶刀传染病》(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杂志上,标志着首次科学家们通过测序病原体基因组积极控制了一场持续爆发的疫情。

在两天内Rosie医院24-cot新生儿特护病房的3名婴儿测试出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阳性,随后剑桥大学临床微生物学家Sharon Peacock和他的研究小组参与了此次疫情调查。

Peacock说从3名婴儿处分离获得的细菌对于几乎相同的抗生素谱耐受,表明其具有共同的来源。医护人员对该病房进行了彻底地清洁,管理人员期望能够疫情能够尽快结束。

在科学求知欲的驱动下,Peacock研究小组继续研究了这三个病例,看是否与此前6个月Rosie医院一连串的MRSA感染有关联。实验室测试表明那时至少还有8名儿童受到具有相似抗生素耐药性的MRSA菌株感染。然而相隔数周不发生感染,表明细菌并不仅仅是在病房的婴儿之间传播。

将点连接起来

Peacock希望将这些点连接起来,于是他们开始测序来自病房的MRSA菌株以及来自其他医院和医生手术室的相似菌株的基因组。他们推测成人携带者或可解释婴儿病房中传染之间的长时间间隔。

然而疫情并没有结束。在对病房进行消毒数天后,另一个婴儿也检测出MRSA阳性。基因组测序证实其菌株与另一起疑似病例相匹配。

最终,研究人员对17名婴儿处分离获得的MRSA进行基因组测序的结果发现14人感染了遗传上相关的MRSA菌株,代表了从前未检测到的一种MRSA序列类型,称作ST2371。其他三种被归类为ST1,ST8和ST22。 

面对持续不断的爆发,Peacock和医院的流行病学家将网撒得更广,他们调查了婴儿病房154名工作人员的菌株。其中一人虽未显示症状,却测试出匹配MRSA菌株阳性。Peacock 说:“我们认为有可能这一个体参与建立了联系。我们将此人带离这一环境,即有效地阻止了疫情继续爆发。”

研究人员进一步监控了这一群体成人间的感染,包括从婴儿处接触到MRSA的父母。总共有14人,包括6名婴儿和8名成人形成了严重的感染,需要接受治疗。最后一个病例,在疫情开始一年后一名父亲从他的妻子那里获得了MRSA。但无一人死亡。

消除秘密

Wellcome Trust Sanger研究所Julian Parkhill说微生物学家基因组测序可以提供用其他方式无法获得的清晰度。在这篇Lancet论文中,采用采用Illumina MiSeq进行基因组测序揭示了在疫情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小突变,流行病学家由此生成了一个进化树,追踪疫情逐步靠近可疑的源头。进化分析表明受感染的工作人员也许是在病房的某个婴儿那里获得MRSA。

“许多的秘密解开了,现在我们真正了解了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事情,以及所有的关联。并且这是一次极好的机会来改进医院实习,”美国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所微生物学家Julie Segre说。

(生物通:何嫱)

日期:2012年11月19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共 12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