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周围神经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周围神经

 周围神经是指嗅、视神经以外的颅神经和脊神经、自主神经及神经节,周围神经炎在多数情况下并发感染或炎症而出现的周围神经系统的结构和功能损害,又被称之为周围神经病。
基本知识

医保疾病: 否

患病比例:0.001%

易感人群: 无特定人群

传染方式:无传染性

并发症:躯体感觉障碍 运动障碍疾病
治疗常识

就诊科室:内科 神经内科

治疗方式:药物治疗 支持性治疗

治疗周期:1-3个月

治愈率:80%

常用药品: 甲钴胺胶囊 维生素B1片

治疗费用:根据不同医院,收费标准不一致,市三甲医院约(500——2000元)
温馨提示

饮食宜富营养、清淡,忌膏粱厚味,尤忌烟酒。
 

日期:2018年1月17日 - 来自[神经外科]栏目
循环ads

口服氟喹诺酮可增加周围神经病变的风险

为量化周围神经病(peripheral neuropathy ,PN)发生风险与口服氟喹诺酮类药物之间的关系,来自温哥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 Etminan 博士科研团队展开了相关研究,这一研究成果于近期发表在 Neurology 杂志上。

该课题采取病例对照研究的方法,选取 2001—2011 年内美国 45 至 80 岁间首次被诊断为周围神经病、多神经病或药物引起的多神经病男性患者。同时设立 4 个相应的对照组。作为一种灵敏度分析,另外,同时量化口服非那雄胺与周围神经病变风险的关系(非那雄胺预计不会增加周围神经病变风险)。

本研究采用条件式 logistic 回归的方法计算口服氟喹诺酮患者的比值比(RRs),为调整以下影响因素:慢性肾功能衰竭、慢性肝脏疾病、甲状腺功能减退、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和呋喃妥英、灭滴灵的使用。

本试验中,实验组共 6226 人,对照组为 24904 人。研究结果显示,口服氟喹诺酮患者发生周围神经病风险高;初始口服氟喹诺酮患者发生周围神经病的风险最高;而口服非那雄胺与周围神经病变风险无关。

本研究得出结论,口服氟喹诺酮患者,尤其是初始口服氟喹诺酮的患者,周围神经病变风险高。因此,在临床上,对于氟喹诺酮的使用,我们应该根据患者具体情况权衡利弊,谨慎行事。

日期:2014年10月13日 - 来自[药品不良反应]栏目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中西医治疗进展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diabetic pefipher~neuropathy,DPN)是糖尿病常见的慢性并发症之一。其以远端原发性感觉神经病变和自主神经病变最常见,病变可发生于双侧或单侧,或对称或不对称,但以双侧对称多见,临床表现为手套、袜筒式感觉障碍,并伴疼痛、麻木、发凉、无力及肌萎缩等。DPN给患者带来极大的肉体和精神痛苦,严重影响糖尿病患者的生存质量和生存寿命。DPN病因及发病机制尚未阐明,临床上尚无疗效确切的治疗方法,也没有理想的药物治疗。因此,综合发挥中医药优势,中西医结合防治该病是十分紧迫和必要的。现对近年来DPN的中西医治疗进展予以综述。
    中医对DPN病因及病机的认识  DPN,是在糖尿病久治不愈、病程迁延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糖尿病属中医消渴病范畴,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与消渴病引起的“痹证”、“痿证”相吻合。《黄帝内经》载:“营气虚则不仁,卫气虚则不用,营卫俱虚则不仁且不用。”而《血证论》记载:“瘀血发渴,脉中有瘀血则气为血阻,不得上升,水津涸不能随气上升,但去下焦之瘀,则水津上布而渴自止。”由此而知,气虚和瘀血构成了DPN发病基础。现代医学认为DPN病理特点可概括为气阴两虚为本,痰瘀阻络贯穿病程的始末。糖尿病初期脾气虚弱,气虚则无力推动血液运行而致血瘀;阴虚燥热,煎熬津液,津亏液少,不能载血运行导致瘀血内停;津液不能正常输布,聚而为痰,痰阻脉道,痰瘀阻络。柴科夫认为,糖尿病久治不愈,气阴两虚,运血无力,气滞血瘀,不通则痛,最终变生而成DPN。
    中医药对DPN的治疗
    中医重视整体调节、辨证论治,在临床观察中,中药与西药降糖有着相仿的作用,中药在改善患者的自觉症状,增加运动和感觉神经传导速度方面更有着良好作用。
1辨证论治
    朱晓丹总结大量文献,将DPN分为四型论治:①气阴两虚型:用益气养阴、活血通络之法,方药如下:西洋参或太子参,路路通,生地黄,赤芍,当归,川牛膝,木瓜,地龙,鸡血藤,丹参等。②阳虚寒凝型:治医温阳散寒、活血通络之法,方药如下:山药,熟地,山萸肉,当归,桂枝,芍药,细辛,通草,大枣,炙甘草等。③脾肾亏虚型:用温补脾肾,助阳通痹之法,方药如下:基本组成为黄芪,熟地,附子,桃仁,茯苓,淫羊霍,当归,姜黄,水蛭,骨碎补等。④痰瘀阻络型:选化痰逐瘀、通络止痛之法,方药如下:生地,山药,丹皮,泽泻,茯苓,当归,桃仁,红花,赤芍,丹参,地龙,白芍,陈皮,半夏,炙甘草等。
2专方论治
    杨明才用补阳还五汤加减方(气阴两虚者加太子参、麦冬;阴阳两虚者加熟附子、山茱萸;瘀血阻络者加丹参、鸡血藤,每日1剂,分2次口服,10d为1个疗程,连服4个疗程。)对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128例患者进行临床观察,治疗组有效率84.4%,对照组有效率59.4%,治疗组在扩张血管、改微循环、提高组织耐氧的能力方面都有明显改善,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
3以法论治
    严倩华对门诊DPN患者29例分组经观察,临床疗效治疗组有效率为64.3%,对照组有效率为20%,说明滋阴活血法治疗对糖尿病神经病变疗效显著。治疗后神经传导速度和感觉神经传导速度与治疗前相比均明显提高,差异有显著性(P<0.05),并且治疗组神经传导速度提高的幅度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
4中药注射液治疗
    詹氏将DPN患者96例随机分为2组,治疗组用丹参川芎嗪和凯时治疗,对照组单纯用凯时治疗,治疗后2组神经症状均有显著改善,且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故得出结论,丹参川芎嗪联合凯时注射液治疗糖尿病神经病变比单独应用凯时疗效好,两者联用因其具有抗凝、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增加缺血区血流量和供氧等作用叠加而使其疗效得以提高,能明显改善临床症状,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5中药足浴法治疗
    韦氏将DPN52例患者作为观察组,观察组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予中药足浴,每天1次,14d为1个疗程,观察2个疗程。对照组50例采用常规治疗,观察组显效23例有效率94.2%,提示在常规治疗上加用中药足浴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疗效肯定。
6中药复方制剂治疗
    刘氏将30例患者在糖尿病教育、常规降血糖、血压的基础上口服大活络丹。观察30例患者中显效3例,有效16例,无效11例,有效率为63.33%。说明大活络丹对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有疗效。
7针刺疗法
    郑氏等将58例2型糖尿病并发周围神经病变患者随机分为2组,其中治疗组联合给予中药注射制剂血栓通注射液穴位注射,每日1次,注射穴位选择双侧足三里、阳陵泉、三阴交及承山穴等,对照组采用甲钴胺注射液500t~g静脉推注,每日1次,VitB。10mg每日3次口服,10d为1个疗程,共治疗2个疗程。对照组治疗有效率35.17%,治疗组为93.13%,效果显著。故血栓通注射液穴位注射疗法对糖尿病并发围神经病变疗效显著,无任何不良反应,是一种安全、有效,并且操作简便,可重复性强的治疗方法。
    西医对DPN发病机制的认识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发病机制迄今尚未完全阐明,但经近年来国内外研究表明,代谢异常、血管因素、神经因子及自身免疫损伤因素等为其发病的重要因素。
1代谢异常
    代谢异常主要有,①山梨醇增多:糖尿病患者血糖升高,葡萄糖经醛糖还原酶(AR)催化生成山梨醇,山梨醇再经山梨醇脱氢酶催化生成果糖。神经组织内不含果糖激酶,不能利用果糖,造成山梨醇和果糖在细胞内积聚,在胞内形成很高的渗透压,导致神经细胞肿胀、变性甚至坏死;②肌醇减少:在高血糖情况下,葡萄糖能竞争性地抑制神经组织摄取肌醇,肌醇减少致Na’一K’一ATP酶活力减低,使一些复合神经发生可逆性的传导速度减慢;③非酶蛋白糖基化作用:体内葡萄糖可与蛋白质分子8.氨基发生非酶促聚合反应,形成不可逆的糖基化终产物,这些产物使低密度脂蛋白糖化,糖化的蛋白可使自身氧化产生自由基,引起神经细胞的结构和功能损伤。  
2血管因素
    长期高血糖导致血脂代谢紊乱,使血管内膜增生,毛细血管基底膜增厚,血管与内皮细胞肿胀增生、透明变性,管壁内脂肪及糖蛋白沉积,导致管壁狭窄,微循环障碍,从而导致神经组织缺血、缺氧,最终发展成为神经病变;另外,血管活性因子减少也可能导致糖尿病患者神经内膜的平滑肌舒张功能受损,其中NO可能是重要因素之一。
3神经营养因子缺乏
    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GF)有维持交感神经和感觉神经的生理功能,对成年神经的功能维持、结构的完整及损伤后的再生修复都有重要意义。DPN患者血清IGF21明显低于无DPN者和正常人,外源性IGF21对DPN受累神经具有保护作用,提示IGF21水平下降与DNP的发病有关。DPN时,恢复IGF21血清水平可减弱雪旺细胞空泡形成和外周感觉神经纤维脱髓鞘改变,血清IGF21水平进一步升高可改善运动功能,预防肌肉萎缩和外周运动神经脱髓鞘。另外,研究发现,糖尿病的神经生长因子(NGF)高亲和力的受体表达减少,提示NGF与DPN的发病有关。
4自身免疫损伤因素
    近年来发现,自身免疫损伤也参与DPN的发生发展,糖尿病神经病变患者腓肠神经束膜和神经内膜处有免疫球蛋白IgG、IgM和补体3(c3)的沉积,说明神经组织自身免疫性损伤可能与高糖引起神经血管屏障破坏,使机体对某些神经组织产生免疫反应有关。
5维生素缺乏学说
    VitB~2能够维护神经髓鞘的代谢与功能。缺乏VitBn时,可引起神经障碍、脊髓变性,导致周围神经炎,研究发现,DPN患者坐骨神经甲基B。:明显减少,可能与组织内的VitB,,辅酶在DPN发生发展中有重要作用有关。_j副
    西药对DPN的治疗
    DPN至今尚无特异性治疗方法,主要以严格饮食控制,合理应用降糖药物,并辅以改善微循环、营养修复神经等药物对症治疗。
l基础治疗
    治疗DPN的基础和关键就是控制血糖,这是唯一得到公认的能有效改善病情的疗法,严格控制高血糖可以改善其症状,延缓DPN的进程。  
2调节神经细胞代谢,营养修复神经的药物
    醛糖还原酶抑制剂,可以抑制醛糖还原酶活性,抗氧化应激,改善神经血流,保护神经,乌仁塔娜在观察依帕司他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疗效后得出结论:依帕司他可以改善DPN的症状,提高周围神经传导速度,是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有效方法。另外,马威在对甲钴胺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观察中发现治疗:甲钴胺对前后正中神经、腓总神经的传导速度改善明显。
3直接扩张血管及改善微循环药物
    山莨菪碱为直接扩血管药物,山莨菪碱属人工合成的生物碱,可使平滑肌松弛,解除微血管痉挛,增加微血管流量。李进等将112例DPN患者随机分为2组,治疗组应用山莨菪碱50mg/d静脉滴注,对照组20mg/d,均持续2~3周。结果治疗组有效率为88%,对照组为69.5%,说明山莨菪碱治疗末梢神经炎疗效满意。
4抗凝、纤降药物
    前列腺素E1具有很强的抗血小板黏附聚集作用,能抑制血栓烷素A2、动脉粥样硬化脂质斑块及免疫复合物的形成,可提高血流量。薛磊在观察前列腺素联合甲钴胺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后发现,前列腺素在改善麻木、疼痛、感觉异常等症状方面效果明显。
5小牛血去蛋白注射
    小牛血去蛋白注射可以直接作用于细胞代谢,改善细胞能量代谢,改善神经髓鞘细胞代谢,促进其再生,改善微血管病变,使神经组织病变恢复,因此减轻了糖尿病性周围神经病变的症状增加了末梢神经传导的功能。
6其  他
    周围神经止痛药如三环类抗抑郁药、卡马西平、曲马多和麻醉类镇痛剂等药物在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中也有疗效;另外,周围神经松解术为DPN治疗提供一条新的途径,可以改变DPN为“逐渐加重且不可逆转”这一自然病程。   
    结  语
    综上所述,DPN是一种慢性并发症,探讨其发病机制及临床治疗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但单纯中医或西医治疗DPN临床较难取得理想的效果。因此,DPN采取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相结合治疗能够改善糖尿病患者周围神经病变的症状,提高糖尿病患者的生活质量。但是,临床上对其疗效判定无统一指标,很难评价各自疗效,并且现阶段对DPN的研究仍在动物模型方面,真正用于临床的研究很少,我们应在中医辨证论治理论为指导的前提下,结合现代医学对DPN作用机理进行探讨,研究出更好、副作用更小的药物,改善患者临床症状,延长患者寿命。
日期:2013年9月23日 - 来自[中西医结合]栏目
循环ads

王绪保辨治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经验介绍

    本院王绪保老中医是甘肃省第四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从事医疗工作40余年,博及医源,精研医理,临床经验颇丰,享有盛誉。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是糖尿病的常见慢性并发症之一,西医目前主要是针对病因和对症治疗,近期缓解症状有效,但远期效果不理想。本病属中医学“消渴”范畴。王师通过大量临床实践,总结前贤,主张紧紧抓住消渴病久入络、痰瘀阻滞这一重要病机,灵活运用活血化瘀、化痰通络之法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这一顽疾,效果明显。笔者有幸作为王师学术经验继承人待诊左右,受益匪浅。现将其从瘀从痰论治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学术思想及临床经验总结介绍如下。
1  阴虚燥热,瘀血为患.贯通活血化瘀
    消渴基本病机是阴虚为本、燥热为标,病及多个脏腑。阴虚耗液,燥热伤津,从而影响气血的正常运行,血行不畅致血脉瘀滞,尤其是消渴多种并发症多与血瘀有关。有学者认为,“瘀血发渴者,以津液之生,其根出于肾水……有瘀血,则气为血阻,不得上升,水津因不能随气上布 ”,《医林改错》认为“血受热则煎熬为块”,说明消渴发病常与血瘀有关。王师在长期临床实践中发现,消渴患者常有舌质黯红、红绛、紫黯、瘀点、瘀斑、舌下络脉迂曲,或面色灰黯、口唇偏黯、手掌之大小鱼际色红或黯,凡此种种,皆为消渴阴虚燥热,耗津灼液,兼有瘀血。消渴及其并发症不论病程长短多存在血瘀征象,且贯穿于病程始终,故治宜滋阴润燥、活血化瘀。以消渴方合二冬汤加减:生地黄、麦冬、天冬、葛根、知母、黄连、黄芩、天花粉、当归、赤芍、鸡血藤、牛膝、川芎。方中生地黄、麦冬、天冬、葛根、知母、天花粉滋阴润燥、生津止渴;黄连、黄芩既清热燥湿,又反佐生地黄、二冬等药之滋腻;当归、川芎、赤芍行气活血,散无形之血瘀;鸡血藤、牛膝既活血通络,又载药走四肢肌表,直达病所。全方滋润而无留腻之嫌,活血却无伤阴助燥之弊。不论病之新久,有斯证用此方常可收到满意效果。
2津液耗伤.脉络瘀滞.关键化瘀通络
    消渴以阴性为本,燥热为标,两者互为因果,阴愈虚则燥热愈盛,燥热愈盛则阴愈虚。病变脏腑主要在肺、胃、。肾,尤以肾为关键。三者之中,虽有所偏重,但往往又相互影响。消渴之人,肾阴亏虚,虚火上燔,肺受燥热所伤;反之,肺不布津,津液失于敷布,则脾胃不得濡养,肾精不得滋助;脾胃燥热偏盛,上可灼伤肺津,下可耗伤肾阴,这些均可使津液耗伤。《医学纲目•消瘅门》说:“肺无病则气能管摄津液之精微,而津液之精微者收养筋骨血脉。”王师认为,消渴日渐,阴虚内热,津液耗伤,引起血行不畅,血脉瘀滞,四肢肌肤筋脉失于濡养,因血行滞涩不畅而并非血液凝滞不通,故无疼痛或疼痛不甚,但见肢端感觉异常,如麻木、蚁行、虫爬、发热、发凉等,往往从四肢末端上行,呈对称性“手套”或“袜套”样感觉减退。治以行气活血、化瘀通络为主。方用血府逐瘀汤加减:桃仁、红花、当归、赤芍、丹参、鸡血藤、桔梗、牛膝、柴胡、枳壳、地龙、川芎。方中桃仁、红花、当归、赤芍、丹参、鸡血藤活血化瘀:柴胡、枳壳一升一降,调畅气机;桔梗、牛膝二味,一载药以上行,一引血以下行,调节升降。若气虚推动乏力者,加黄芪以益气;若气阴不足者,可合生脉散以治之。
3燥热凝炼.痰阻脉络.不忘祛痰通络
    消渴病久,肾阴亏虚日渐,则虚火上燔心肺愈烈,肺受燥热所伤愈久,则耗津伤液愈盛;又肺不布津,津液失于敷布,则脾胃不得濡养,肾精不得滋助;而脾胃燥热偏盛,又上可灼伤肺津,下可耗伤肾阴,肾阴不足,阴虚火旺,亦可上灼肺胃。《医学心悟•三消》日:“三消之证,皆燥热结聚也。”《医门法律》云:“水精不四布,五经不并行之处,以言其患……一由胃而下流于肠……一由胃而旁流于四肢……始先不觉,日积月累,水之精华,转为混沌,遂成痰矣。”且“血积既久,化为痰水”。王师认为,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出现肢体疼痛者当属此类证型,其病机为阴虚燥热内炽,炼液成痰,痰阻脉络,不通则痛,故出现以四肢或其末端对称性疼痛为主诉,疼痛呈针刺痛、烧灼痛或钻凿样疼痛,其表现各种各样,多数患者常难以正确描述,有的疼痛甚为剧烈,患者难以忍受,白天或行走后可以减轻;并指出,血滞为有瘀,血凝乃夹痰,前者为后者之渐,后者则为前者之甚。所以,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感觉异常先于疼痛出现,而一旦出现疼痛,则日渐加剧以致难忍,盖因血脉经络不通之故。临床除上述肢体疼痛等症状外,还常表现有头身困重、乏力、脘腹胀满、纳差、痰多、苔厚腻等。王师在清热凉血化瘀的同时,还主张祛痰通络。他认为,痰浊形成后,既是病理产物,亦是致病因素,易停聚而阻遏气机,血行不畅,又生瘀血,二者互为因果。方用钩藤饮合四妙勇安汤合加减:玄参、生地黄、金银花、忍冬藤、蒲公英、紫花地丁、僵蚕、石菖蒲、钩藤、全蝎、地龙、炒穿山甲、法半夏,配以丹参、当归、赤芍、川芎等。方中全蝎、地龙、炒穿山甲、僵蚕、钩藤、石菖蒲、法半夏走窜经络、祛痰散结;玄参、生地黄滋阴凉血,清血分热毒;赤芍、地龙凉血活血通络;金银花、忍冬藤、蒲公英、紫花地丁清热解毒;丹参、川芎活血祛瘀。方中除用金银花、蒲公英等清热解毒以及玄参、生地黄等滋阴凉血以防他药温燥外,还运用了活血与虫藤类,尤其是虫藤类,走窜入络,搜剔化痰散结,松透病根。《临证指南医案》云:“考仲景于劳伤血痹诸法,其通络方法,每取虫蚁迅速飞走诸灵,俾飞者升,走者降,血无凝著,气可宣通,与攻积除坚,徒入脏腑者有间。”且“飞者升,走者降,灵动迅速,追拔沉混气血之邪。”如此,则燥热清、瘀血化、痰结散,病症焉能不瘥。    
4气阴两虚。血脉瘀滞,更要补通并举
    消渴原本阴虚燥热,耗气伤津,然病程迁延日久,阴伤气耗,终致气阴两虚,且病久入络,血脉瘀滞。正如《医林改错》所说:“元气既虚,必不能达于血管,血管无气,必停留而瘀。”《血证论•发渴》又说:“瘀血发渴……则气为血阻,不得上升,水津因不能随气上布。”总之,阴虚内热,耗津灼液,气阴亏虚,导致血瘀。王师认为,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身体消瘦,病程较长,肢体疼痛绵绵不断且疼痛于夜间或劳累后加重,足趾麻木觉冷,或如虫行皮中,步履欹侧或站立不稳,两足如踩棉花,指趾麻木或手指不能摄物,肌肤不仁,触之木然,腓肠触痛,肌肉瘦瘪,且觉无力,张力减退者则多见此证型,此类患者舌体胖而嫩红、边有齿痕,苔薄少或无苔。王师主张治宜益气和营、调养八脉,补通并用。方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合麇衔白术泽泻汤加减:黄芪、白芍、桂枝、鹿衔草、焦白术、玉竹、当归、锁阳、穿山甲、木防己、泽泻。方中黄芪益气实卫;鹿衔草补冲督之精血;玉竹柔润滋阴、濡养冲任;当归主冲任为病而宣通带脉,活血化瘀;木防己入阳跷脉络;穿山甲入阴阳二跷,通络化滞;锁阳补阴气、益精血、润燥养筋;桂枝、白芍调和营卫,营卫周流不息,气血自然流畅。如此,则气血营阴得以滋补,八脉得以调养,瘀血化,脉络通,补通并举,每获奇效。
5肝肾亏虚.瘀血内结.侧重滋养肝肾
    消渴病久,常变生他证。临床常有部分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始觉足趾发冷,渐次麻木,年经月累,上蔓至膝,渐至上肢,手指麻木,甚或痛如针刺,或如电灼,拘挛急痛,或如撕裂,昼轻夜重,轻轻抚摸,即觉疼痛,肌肤干燥,甚或皲裂,阳事萎顿,四末欠温,臂腕腿股肌肉瘦瘪,甚或肌肉无力,步履艰难,亦可并发白内障、雀目、耳聋等,舌红,少苔,脉弦濡。盖因消渴日久,阴虚燥热,病久不愈,必生瘀血,肝肾亏虚,瘀血内结,阻滞经脉,脉络不通故也,更有甚者,肝失涵养,肝。肾精血不能上承于耳目,则变生耳目疾患。《证治要诀》日:“三消之久,精血既亏,或目无所见,或手足偏废如风疾,非风也。”王师把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出现上述症状者总结归纳为肝肾亏虚、瘀血内结证,治法侧重毓养肝肾,兼以化瘀通络。方选虎潜丸合三虫二甲散加减:炙龟甲、鳖甲、牡蛎、全当归、牛膝、枸杞子、全蝎、蜣螂、地龙、炒穿山甲、制何首乌、丹参、桃仁、红花、川芎、鸡血藤。方中炙龟甲、鳖甲、牡蛎、牛膝、枸杞子、制何首乌毓养肝肾;丹参、桃仁、红花、川芎、鸡血藤活血化瘀;全蝎、蜣螂、地龙、炒穿山甲熄风通络止痛。方中重用补肝肾、填精髓之品,同时不忘用相当分量的活血化瘀药物,再配以虫藤类通络散结止痛。纵观全方,虽侧重在于“补”,但关键却在于“通”,如此,补通共进,肝肾阴精既可以滋养充盈,瘀结络阻又能散通,本虚之证得补,标实之邪得解,诸症皆可除。
日期:2013年6月9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单味中药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研究进展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diabetic peripheral neu—ropathy,DPN)的发病率可达25%~90%,但其发病机制目前尚不完全清楚,文献记载有多方面的因素。中医药治疗DPN多靶点、多层面具有一定的疗效和优势。笔者主要通过发病机制的3方面:代谢因素(多元醇通路亢进、肌醇减少、非酶糖基化终产物形成)、血管病变(血液流变学异常、血管障碍、血管活性因子)、神经营养因子缺乏分别综述实验研究以及临床研究近几年对单味中药的有效成分及中药制剂干预治疗该病的研究进展。
1  多元醇通路亢进及代谢因素的相关的干预研究
    持续高血糖时使得多元醇通路亢进  ,葡萄糖经醛糖还原酶催化生成山梨醇,使得大量山梨醇和果糖聚集,神经细胞内渗透压增高,致神经细胞肿胀、变性,神经传导速度减慢;葡萄糖在高糖条件下竞争性抑制细胞对肌醇的摄取使肌醇减少,同时山梨醇通路的活跃亦可导致肌醇合成的减少,最终使Na’一K’一ATP酶活性下降,周围神经传导速度减慢;高血糖可引起蛋白质糖基化,非酶糖基化终产物形成  ,从而破坏了髓鞘的完整性、轴突变性萎缩,使其结构和功能发生变化;细胞内基质蛋白可营养周围神经,而基质蛋白非酶促糖基化可使其营养作用受到损害。
1.1水飞蓟素
    水飞蓟素是从植物水飞蓟中提取的有效成分,郑冬梅等  给链脲佐菌素诱导的实验性糖尿病(STZ-DM)大鼠予水飞蓟素灌胃,糖尿病对照组和正常对照组均给予等量蒸馏水灌胃3个月,结果显示水飞蓟素糖尿病组较糖尿病对照组SNS含量低;水飞蓟素糖尿病组神经传导速度较糖尿病对照组快,但慢于正常对照组。水飞蓟素明显降低糖尿病大鼠红细胞山梨醇含量、抑制糖醛还原酶活性,提高了神经传导速度。郑冬梅等   的研究还表明水飞蓟素能够减轻大鼠坐骨神经结构的改变,以提高神经传导速度。这与Sima等  研究糖醛还原酶抑制剂能有效改善神经结构与功能的结果相一致。
1.2槲皮素
    槲皮素主要组成成分为黄酮类化合物,王宝江等  给四氧嘧啶诱导的实验性糖尿病大鼠喂服不同浓度梯度的槲皮素50天,结果显示随着槲皮素剂量的增加,神经传导速度明显增加,当剂量增加到6.4 ml/kg时,与弥可保的药效相一致。槲皮素具有较强的抑制醛糖还原酶的作用,其提高神经传导速度,可能因其能降低组织中山梨醇含量有关。
1.3牛蒡子
    牛蒡子主要有效成分为牛蒡甙、脂肪油、维生素A、生物碱等。王桂霞等  给STZ-DM大鼠予牛蒡子灌胃治疗16周,结果显示治疗组非酶糖基化终产物含量明显降低,神经传导速度增快。牛蒡子能通过降血糖、减少糖基化终末产物以改善周围神经传导速度;黄少花等  研究牛蒡子具有镇痛抗炎功效;魏东  研究牛蒡子具有降血脂、抗动脉硬化的功能,这些研究对于治疗DPN都有一定的辅助作用。
1.4黄芩素
    黄芩主要含有黄芩素、黄芩苷、黄芩苷元等有效成分,付明耀  予STZ-DM大鼠不同浓度黄芩素灌胃治疗3个月,结果显示黄芩素明显减低实验大鼠山梨醇的水平,改善神经传导速度;董砚虎等观察74例患者研究发现黄芩苷通过抑制醛糖还原
酶活性来保护周围神经。
1.5葛根素
    葛根素是从中药野葛中提取的单体,钟艺等_1。]对D一半乳糖诱导的糖尿病大鼠予不同剂量葛根素腹腔注射42天,结果显示葛根素降低糖基化产物水平、抑制醛糖还原酶活性;陈秀芳等  研究发现葛根素可提高糖尿病大鼠血液NO含量、维持神经内
膜血管张力以达到保护周围神经的作用;邝石峰等   研究发现葛根素通过对血小板凝集的抑制改善周围神经病变。葛根素注射液也在临床得到应用,林甲宜等  在维生素常规治疗上给予对照组加用甲钴胺注射液,实验组加用葛根素注射液静脉滴注60天,结果显示治疗组症状和体征改善,其机制是通过抑制蛋白的非酶性糖基化作用,加快DPN患者神经传导速度;李荷英等  的临床研究发现葛根素的有效成分可有效地扩张血管,抑制血小板的凝集,提高周围神经的传导速度;张益民   的临床研究葛根素治疗DPN可能与其能改善神经组织的缺血缺氧有关。
2  血管病变的干预研究
    糖尿病高血糖时,血液流变学异常  使得神经内膜血管中红细胞的可塑性变差、血小板粘附和聚集能力增强,血流减慢,导致神经组织缺血缺氧;毛细血管基底膜增厚,出现血管障碍  ,内皮细胞的病变,管腔狭窄,导致神经组织灌注不足,致神经缺血、缺氧和功能异常。糖尿病患者血管活性因子减少  主要表现为PGl2抑制与NO合成减少,神经血管收缩,导致微血管血流速减慢,加重神经组织缺血缺氧。
2.1灯盏花素
    灯盏花素是从中药灯盏细辛中提取的灯盏甲素、灯盏乙素的混合物。刘立新等  给STZ-DM大鼠予灯盏花素腹腔注射3个月,研究结果显示灯盏花素是通过扩张血管、降低阻力以改善坐骨神经传导速度。谢雄根等   研究灯盏花素通过降低血液粘滞度、抗凝等机制提高神经传导速度,与赵锦国等  研究结果相一致。灯盏花素注射液现已应用于临床,彭乙华等   在对照组甲钴胺肌注的基础上加用灯盏花素注射液静脉滴注2周,结果显示神经传导速度明显改善。研究因灯盏花素具有扩张血管、抗血小板凝聚等功效。吴静等   认为灯盏花素治疗DPN因其黄酮是醛糖还原酶抑制剂对AR由较强的抑制作用,灯盏乙素具有改善微循环、抗凝,灯盏花素能明显升高NO水平,通过降低AR活性有效地治疗DPN。
2.2刺五加注射液
    刺五加注射液由五加皮科植物刺五加中提纯而成,有效成分包含总黄酮、异嗪吡啶、丁香甙和刺五加甙等。应卫婵等  在西医对照组弥可保肌肉注射基础上加用刺五加注射液静脉滴注4周,结果显示治疗组神经传导速度有显著增加,症状体征有明显的改善,其机制与刺五加改善微循环、改善血液流变学、抗凝聚有关。司巧梅   临床研究刺五加治疗DPN有明显的疗效,其机制与刺五加能改善红细胞的可塑性、扩张血管、抗血栓,同时还能清除氧自由基有明显的相关性。
2.3银杏叶注射液
    银杏叶的提取物主要包括银杏黄酮甙、银杏苦内酯、白果内酯等,潘启明等  在西医口服甲钴胺、肌肉注射B组维生素的基础上加用银杏叶注射液静脉滴注30天,结果显示治疗DPN患者组症状与体征显效明显,红细胞压积、纤维蛋白原均下降。相关研究[29-31]显示银杏叶注射液能扩张血管、抗血栓、清除氧自由基改善神经组织缺血缺氧。
2.4当归注射液
    当归的主要成分为阿魏酸,陈慧芳等   在西医VitBl、弥可保治疗的基础上加用当归注射液静脉滴注4周,结果显示治疗组神经传导速度明显改善。其治疗DPN机制主要是通过抑制血小板的聚集、抗血栓。
2.5丹参粉针
    丹参有效成分主要为脂溶性非醌色素类化合物,如丹参酮ⅡA、丹参酮ⅡB等。陈晓    在对照组常规治疗的基础上丹参粉针剂加入生理盐水静滴12周,结果表明治疗组的症状与体征的改善明显。丹参通过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增加血流量、改善周围组织的缺血、缺氧达到治疗DPN的目的。
2.6川芎嗪注射液
    川芎嗪注射液是中药川芎的提取物,韩亚玲等   在西医治疗的基础上加用川芎嗪注射液静滴4周,结果显示治疗组神经传导速度明显提高,症状和体征明显改善。川芎嗪注射液具有抗血小板凝集、改善微循环的作用,可有效的治疗DPN。
2.7水蛭注射液
    水蛭主要含有水蛭素、类肝素、抗血栓素等多种生物活性物质。刘春红   在西医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加用水蛭注射液静脉滴注2个月,结果显示治
这与刘娟等  的研究结果相一致。
3  神经营养因子(neumtrophin,NT )缺乏的干预研究
    神经营养因子   具有加强神经再生,刺激神经递质表达等生理特征,对神经系统的生长、修复和发挥功能起着重要的作用。与DPN有关的NTs包括:神经生长因子(NGF)、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GF)等。
    马松涛等  给四氧嘧啶诱导的实验性糖尿病大鼠予桑白皮提取物灌胃给药8周,实验结果显示大剂量桑白皮组NGF表达显著,碱性髓鞘蛋白表达增加,均优于弥可保组,桑白皮通过促进神经营养因子的表达、增加髓鞘蛋白以修复周围神经。其另一研究  还证实桑白皮提取物还能增加血清超氧化物歧化酶(SOD)的活性,降低神经组织中AGEs的含量,但其作用机制尚不清楚。
4结语与展望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发病机制复杂,是多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与代谢因素、血管病变、神经营养因子缺乏、遗传因素、自身免疫功能等方面密切相关。近年来随着现代医学的研究,单味中药治疗DPN取得一定的进展,其中代谢因素和血管病变起着重要的作用,但尚未见中医药在遗传因素、自身免疫功能等方面的研究。可能存在的问题:(1)近几年中药复方治疗DPN的研究记载有很多,考虑可能中药治疗讲究配伍规律,单味中药治疗的效果不及复方的治疗;(2)实验研究例数甚少,DPN动物模型判断标准的严格、新的病证结合动物模型还未见雏形有一定的相关性;(3)随着量表的引入,中医药对症治疗的临床疗效评价应该更能得到世界的认可。因此,单味中药治疗DPN研究开发尚有很大的潜力,应当充分发挥中医药治疗的优势和特色,真正有效地为提高临床医学水平做贡献。
日期:2013年6月6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循环ads

香港城大科学家研究基因疗法促进受损神经再生

支配人体活动的周围神经受损伤后再生缓慢,阻碍活动功能的复原。香港城市大学生物及化学系助理教授马智谦博士及他的团队利用基因疗法加速周围神经再生,可帮助受伤肌肉在黄金期内康复。

 

    周围神经将人体各处接收的感觉传送至大脑,同时也将大脑的指令传送给肌肉。周围神经若受损伤,受它们支配的肌肉会变得无力,甚至会萎缩而丧失活动功能。周围神经受损伤后虽然会重生,但每天只生长约1毫米,例如肩膊的臂丛神经(将信息从脊髓传送至手臂及手的神经网络)受伤后,手部活动功能或需要一年才能恢复一部份功能。

 

    马博士及其研究团队确认,有一个与神经元的内生增长相关的基因,称为“小热休克蛋白27”,它有助周围神经再生。他们的实验显示,在一般情况下,小鼠“小热休克蛋白27”的表达水平非常低,它们的周围神经被切断后经手术重新连接,要到八星期后其脚爪才能恢复少许活动功能,肌肉明显萎缩。

 

    然而研究人员发现,同样是周围神经被切断的小鼠,若通过基因改造工程,增加小鼠身上的“小热休克蛋白27”表达水平,脚爪的活动能力可恢复至受伤前的五至六成,肌肉萎缩也较轻微。

 

    进一步的研究表明,小鼠的康复有一个“关键时期”——如果神经无法在35天之内再生而连接至肌肉,即使神经再生并到达与足底肌肉的接触点,运动功能也无法恢复。

 

    这一重大发现,将有助开拓新的研究方向和领域,以便深入了解如何延长“关键时期”、如何克服错过“关键时期”的后果,从而促进恢复百分之百的运动功能。

 

    为进一步了解病人的“关键时期”,马博士与研究团队观察了一百多名因罹患腕管综合症(俗称鼠标手,患者手部丧失感觉和运动功能)和20名因肘管症候群(手指萎缩成鸡爪状,麻木无力)而接受手术的病人。

 

    他们发现,人体神经可能与小鼠神经相似,有某个限定的最佳康复时段。在接受观察的肘管症候群病人中,出现病征后10个月内接受手术的人,活动功能的恢复程度,远高于10个月后才接受手术的病人。

 

    马博士现正进行一个重要的蛋白质和基因筛选测试,找出“关键时期”里有利于周围神经再生的主要分子,以及在这“关键时期”过后阻止周围神经与肌肉彼此联系起来的抗拒分子。通过基因改造工程或小分子筛选 (Small molecular screening),马博士将在动物身上测试这些分子对“关键时期”之内周围神经再生的影响,究竟是如何促使或如何阻止运动功能的完全恢复,期望这项研究有助研发加速神经再生的药物。

日期:2013年3月29日 - 来自[遗传与基因组]栏目

穴位注射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护理体会

【摘要】  目的 探讨穴位注射在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应用的效果。方法 将94例糖尿病合并周围神经病变患者分为两组(护理组和对照组)观察其疗效。结果 护理组患者症状改善情况优于对照组,差异有显著性(P<0.05)。结论 对合并周围神经病变的糖尿病患者,给予合理的护理指导,使患者更好的缓解症状,从而有利于血糖控制。

【关键词】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穴位注射

  糖尿病神经病变(diabetic neuropathy,DN)是糖尿病最常见的慢性并发症之一,在糖尿病的众多并发症中,占有很大的比例。国外文献报道,在糖尿病确诊的十年内,有60%~90%的患者有不同程度的神经病变,国内报道,糖尿病神经病变发病率为10%~90%[1]。糖尿病神经病变可累及中枢神经和周围神经,尤以后者常见,常侵犯感觉神经、运动神经和自主神经等,致麻木、针刺痛、烧灼痛等症状,给患者带来很大的痛苦,严重影响其生活质量。临床上即使采用综合治疗措施,DN患者疼痛仍然难以缓解,顽固性DN疼痛已成为疼痛治疗领域里一大难题。本院在控制血糖及常规治疗的同时,使用甲钴胺穴位注射治疗周围神经病变,配合精心的护理,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94例住院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护理组49例(其中男21例,女28例),平均年龄(58.3±18.2)岁;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病程为(8.3±2.4)年,体重指数(BMI)为(25.8±3.4)kg/m2。对照组45例(其中男19例,女26例),平均年龄(57.6±19.0)岁;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病程为(8.5±2.1)年,BMI(25.4±3.0)kg/m2(表1)。表1 两组人群基本资料

  1.2 方法

  在控制血糖的基础上,两组患者每日使用甲钴胺500μg穴位注射1次,选取下肢穴位7个(两侧共14个穴位),14天为1个治疗周期。护理组护士指导患者在治疗的同时进行足部护理(按摩每日2次,每次30min,温水泡足每日睡前1次,局部锻炼床上轮替蹬腿每日2次,每次15min等)、糖尿病知识宣教、与患者沟通消除其紧张因素,对照组由患者自行进行足部维护。观察治疗前后患者臂踝指数(ABI)及震动感觉阈值(VPT)、血糖、血脂、糖化血红蛋白检查等改变并询问患者自觉症状改善情况,判断治疗效果。

  1.3 疗效判定

  ABI升高VPT降低同时患者自觉症状明显减轻或消失为显效;ABI升高VPT降低同时患者自觉症状有减轻为有效;ABI降低/不变VPT不变/升高同时患者自觉症状无改变为无效。

  2 结果

  护理组经治疗后症状改善明显优于对照组(表2)。护理组治疗后显效28例,有效15例,无效6例;对照组治疗后显效13例,有效10例,无效22例。护理组血糖、糖化血红蛋白控制情况优于对照组差异有显著性;护理组ABI、VPT升高明显优于对照组差异有显著性,两组间血脂变化差异无显著性。表2 治疗后两组资料情况

  3 讨论

  糖尿病神经病变的发病机制目前尚未完全阐明,一般认为与糖尿病引起的周围神经结构和功能障碍有关。胰岛素缺乏和高血糖是始动因素,神经缺血、多元醇通路活性增高、神经营养因子减少、自身免疫等共同参与其发病过程,此外,交感神经及心理因素也在糖尿病神经痛的发生中起一定作用。目前最新疼痛机制可能包括丝裂原激活蛋白激酶信号转导通路障碍、钠离子通道异常、神经胶质细胞受损、交感神经对损伤后感觉神经元的兴奋作用增强、脊髓胶质细胞激活增加等。杨秀琴等[2]报道精心护理使用大剂量甲钴胺静脉输液治疗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本院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使用甲钴胺改善神经功能同时加以穴位刺激激活神经的正常反应,配合精心的足部护理、良好的心理安慰,使患者血糖及糖化血红蛋白达标率显著升高,自觉症状改善明显,达到了更加满意的治疗效果。

【参考文献】
    1 马学毅.糖尿病神经病变的诊断与治疗.中国糖尿病杂志,2002,10(5):300-303.

  2 杨秀琴,黎萍.甲钴胺治疗糖尿病并发下肢周围神经病变的护理.宁夏医学杂志,2010,32(11):1086.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来自[2012年第9卷第11期]栏目
循环ads

疏血通加甲钴胺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65例临床观察

【摘要】  糖尿病神经病变是糖尿病常见而复杂的并发症,可涉及整个系统的不同部位,临床表现各异,其发生、发展与血糖控制理想与否密切相关,发病率与病程相关,常在DM诊断10年内出现明显的临床症状和体征,晚期治疗复杂。本文根据一定的资料与方法,对65例临床患者进行对比研究与观察,进而得出相关结果,并对其结果进行深入讨论。

【关键词】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中西医联合疗法;疏血通;甲钴胺

  糖尿病并发周围神经病变(DPN),最常见,通常为对称性,下肢较上肢严重,病情进展缓慢[1]。早期出现肢体感觉异常,痛觉过敏、疼痛、麻木;后期出现运动神经受累,肢体运动异常,严重甚至出现肌力减弱,肌肉萎缩和瘫痪。腱反射早期亢进、后期减弱或消失,电生理早期发现感觉和运动神经传导速度减慢。目前尚无特效疗法。应用甲钴胺注射液治疗,虽无明显的不良反应,但疗程较长,起效缓慢,患者依从性差。笔者采用疏血通注射液加甲钴胺注射液治疗糖尿病并发DPN 65例,与单独使用甲钴胺的患者进行对照观察,取得满意的疗效。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回顾性分析本院内科2009年2月—2011年12月期间住院的糖尿病DPN患者,共100例,年龄50~75岁,平均62.5岁,男61例,女39例。糖尿病病程5~20年,DPN病程2~10年,治疗组65例,男36例,女29例;对照组35例,男25例,女10例,两组患者的年龄及病程均具有可比性。

  1.2诊断标准 符合国际上通用WHO糖尿病专家委员会提出的诊断标准(1999)[2],并具有以下表现之一者,可诊断为DPH:(1)肢体感觉及运动神经病变,表现为蚁爬感、麻木、发凉、烧灼感、撕裂感或针刺样疼痛及肌无力。(2)肱二、三头肌腱反射,膝腱反射、踝反射减弱。(3)运动神经传导速度减慢。

  1.3排除患严重其他疾病者如肾功能严重不全,心力衰竭,严重阻塞性疾病,近1年患脑出血、消化道出血等出血性疾病,严重血小板减少,药源性多发性周围神经炎,脑梗死引起单侧肢体麻木无力,严重糖尿病出现足背动脉消失等。

  1.4方法(1)两组均采用最佳降糖治疗方案,饮食控制+适当运动+口服降糖药(或/和胰岛素)治疗,空腹血糖控制在6~7mmol/L,餐后2h 10~11mmol/L,合并高血压、高血脂者给予降压调脂处理,将其控制在正常范围。(2)治疗组采用疏血通(牡丹江药业)6ml加入生理盐水100ml中静脉滴注加甲钴胺(亚宝药业)0.5mg 肌肉注射 1次/d,14天为1个疗程;对照组采用甲钴胺0.5mg 肌肉注射 1次/d, 14天为1个疗程,两组治疗各2个疗程,观察2组治疗前后临床症状、血流变及肌电图检查的结果。

  1.5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10.0软件进行统计学处理,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疗效评定标准参照《中医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3]。显效:临床症状总体改善>50%,肌电图检查提示神经传导速度提高5m/s以上或正常;有效:临床总积分改善≤50%而≥30%,肌电图示神经传导速度提高3m/s;无效:达不到上述标准者。

  2.2临床疗效比较见表1。表1两组治疗后疗效对比例

  2.3症状改善情况 治疗组肢体麻木、刀割痛、感觉过敏、肌肉紧缩感、小腿抽搐,袜套感等症状改善分别为80.23%、68.77%、74.12%、79.23%、81.12%、75.45%,对照组分别为56.57%、51.21%、53.24%、73.41%、54.94%、53.46%。治疗组改善率优于对照组,其中肢体麻木两组比较差异显著。

  2.4治疗前后临床症状总积分比较治疗组分别为(11.32±3.28)分,(5.80±2.45)分。对照组为(11.0±4.35)分,(7.76±4.10)分。2组治疗后积分均较治疗前显著下降,治疗前后差异有显著性(P<0.05或P<0.01),但治疗组较对照组降低更为显著(P<0.05)。

  2.5治疗前后血液流变学指标变化比较见表2。表2治疗前后血液流变学指标变化比较

  2.6治疗前后正中神经传导速度比较治疗组治疗前后分别为(43.59±7.15)、(50.14±6.82)m/s,对照组分别为(42.97±0.91)、(45.12±7.12)m/s.显示治疗组治疗前后差异有显著性(P<0.01)。

  3讨论

  糖尿病合并DPN是糖尿病最常见的合并症之一,人口调查显示2/3的糖尿病患者有一种或多种形式的神经病变,不少患者DPN症状先于糖尿病或其他糖尿病并发症发生,常呈对称性多发性神经病变和非对称性单一或多发神经病变[4]。其发病机制尚不明了,近几年来的病理机制研究进展[5]:(1)血管异常:血管壁糖基化;梗阻性血小板血栓;毛细血管闭塞;神经外膜血管动脉硬化。(2)代谢异常:轴索内蛋白合成及转运降低;氧自由基活性增加;神经缺氧。(3)另外:神经水肿增加;血-神经透性增加。到目前为止,对糖尿病合并DPN还没有满意的特异性治疗方法。甲钴胺是一种内源性辅酶B12,在由同型半胱氨酸合成蛋氨酸的转甲基反应过程中起重要作用。易向神经细胞内的细胞器转移,促进核酸及蛋白质的合成;促进轴索内输送及轴索的再生;促进髓鞘的磷脂酰胆碱合成;恢复神经传导的延迟和神经传导物质的减少。甲钴胺虽无明显不良反应,但一般起效缓慢,往往用药1~2月才有明显效果,治疗时间较长,患者依从性差。《景岳全书·风痹》曰:“痹者,闭也”,是说痹症就是经络闭塞之证,糖尿病DPN出现肢体麻木、疼痛等临床症状就是经络阻滞的结果,因此笔者认为本病可归属于中医“痹症”的范围,是痹症的一种特殊形式,这种特殊痹症的发病过程,实际上是在消渴的基础上瘀血阻络所致。疏血通注射液是由水蛭、地龙两种虫草精制而成,其主要成分为:水蛭素样物质、蚓激酶样物质等多种抗栓物质。水蛭咸苦平,归肝经,主要用于阻滞之证,水蛭功擅破血逐瘀;地龙咸寒,归肝脾膀胱经,具有清热,通利经络的功效[6]。西医认为:水蛭素是凝血酶特效抑制剂,能阻止凝血因子Ⅴ、Ⅷ的活化及凝血酶诱导的血小板反应,抑制凝血酶与血小板结合,并使凝血酶与血小板解离,从而有效地降低血小板聚集率,改善血液流变性[7]。从地龙中提取的天然蚓激酶具有纤溶活性的多酶组分,蚓激酶又类组织纤溶酶原活剂的作用,与纤溶蛋白有特殊的亲和力,有很强的纤溶作用;可延长凝血时间,降低血小板聚集和黏附率,抑制血栓形成,增加栓塞血管的血流量。在糖尿病合并DPN的慢性病程中,疏血通与甲钴胺合用,达到了化瘀通络,抑制血小板聚集,改善神经缺氧,营养神经,增加神经周围血管的血流量,而不加重神经水肿。提高了临床疗效,明显改善周围神经病变的症状,缩短疗程,增加了患者的依从性,为进一步降低病残率奠定了基础。本文联合应用疏血通及甲钴胺治疗糖尿病DPN,经过对65例患者两个疗程的治疗,总有效率达到78.5%. 而对照组仅仅是45.7%,联合用药有效率高出对照32.8%。如表3所总结的无论是症状改善,还是血液指标的变化,联合用药都明显优于单独用药,说明(中西药)多靶点治疗能更有效的改善糖尿病引起的DPN,也验证了笔者最初的设想(表3)治疗中未发现不良反应,有一定的临床意义。疏血通中水蛭和地龙起到主要作用,用药后的长期预后效果还需要更多的基础实验和临床观察。这两种药物与其他糖尿病药物的相互作用,病人配合食物控制和针对性锻炼所起到的协同作用也需要更多的研究。笔者相信中西医各有其优缺点,如果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发挥他们的长处,克服其缺陷,可能能够更好地治疗一些常见病,多发病,是医药研究的方向之一。笔者的研究结果可能对关注中西医结合治疗的学者有一定的启发和帮助。表3两组各观察指标比较

【参考文献】
    1陆再英,钟南山.内科学,第7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777-788.

  2衡先培.糖尿病性神经病变诊断与治疗.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2:12-23,214.

  3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1993:252.

  4朱本章.临床糖尿病的现代诊断和治疗.西安:陕西科技出版社,1998.

  5张胜兰,刘春标,姜兆顺.糖尿病神经病变的电生理研究.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1996,12(1):53.

  6陈华有,黄静,姜芝君,等.抗凝良药水蛭素的研究进展.生物学通报,2003,38(3):3-5.

  7张璇,肖兵,胡长林.疏血通注射液抗栓、溶栓作用机制的研究.中国中药杂志,2005,30(24):1950-1952.

  

日期:2013年2月26日 - 来自[2012年第12卷第10期]栏目
共 17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