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霉素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克拉霉素对心脏病患者有害

     近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一份药品安全布告中指出,医务人员应慎给冠心患者开克拉霉素,由于该药可增加患者逝世危险。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心内科教授俞梦越表明,FDA的这项警示根据一项研讨的10年随访成果,该研讨证明,运用克拉霉素医治2周后,冠心患者的逝世率呈现了升高。早在2005年,该研讨的1年随访成果就已提示这一危险,近10年后,研讨再次验证了这一定论。这项研讨样本量大、随访时间长,可信度较高。因而,FDA主张,冠心患者应选用其他类型抗生素代替克拉霉素。

克拉霉素是一种大环内酯类抗生素,这种类型的抗生素对大部分细菌、支原体、衣原体都有按捺或杀伤效果,首要用于上下呼吸道、皮肤感染,临床运用广泛。它有许多代替药物,如罗红霉素、阿奇霉素等,冠心患者可运用这些药物代为治

 

日期:2019年3月15日 - 来自[医疗动态]栏目
循环ads

脉管畸形

 脉管畸形是由衬有内皮细胞的无数血窦所组成。血窦的大小、形状不一,如海绵结构。窦腔内血液凝固而成血栓,并可钙化为静脉石。静脉畸形可用血管硬化剂行病变腔内注射,使病变纤维化、闭锁,致病变缩小或消失。常用药物为平阳霉素、博莱霉素等。注射时需压追周围组织,阻断血流,采用小剂量多点拄射,每次间隔7~10天。如疗效不好,则静外科手术切除或低温治疗。
基本知识

医保疾病: 否

患病比例:0.0001%

易感人群: 无特殊人群

传染方式:无传染性

并发症:面瘫 瘫痪 失语症 失血性休克
治疗常识

就诊科室:外科 普外科

治疗方式:药物治疗 支持性治疗

治疗周期:1-3个月

治愈率:60%

常用药品: 注射用盐酸平阳霉素 鱼肝油酸钠注射液

治疗费用:根据不同医院,收费标准不一致,市三甲医院约(10000 —— 50000元)
温馨提示

忌油炸及辛辣刺激食物,辛辣食物如辣椒、洋葱、 生蒜、胡椒粉等

日期:2018年2月28日 - 来自[普通外科]栏目

“明星分子”甘露霉素首次实现化学全合成

记者3月15日从南开大学获悉,南开大学元素有机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陈弓教授团队历时七年,实现了被誉为抗生素研究领域“明星分子”——甘露霉素的高效化学全合成,破解了困扰科学界十几年的糖肽合成难题,为开发有效应对“超级细菌”的新型抗生素药物开辟了道路。该成果日前在线发表在国际顶级化学学术刊物《美国化学会会志》上。

甘露霉素是一类从吸水链霉菌中提取出来的对多种耐药菌有着突出抗菌活性的环状糖肽天然产物。甘露霉素可以使阻碍细菌细胞壁的形成,进而使致病菌溶解死亡。甘露霉素最早发现于上世纪50年代,十几年来由于具有高度复杂的糖肽结构,其关键的化学全合成一直未能实现,受制于这个瓶颈问题相关药物的开发也难以大步前进。

经过七年的不断探索,陈弓带领科研团队巧妙运用了金催化的俞氏糖苷化反应高效构建了带有N-甘露糖的N-Man-D-βhEnd片段,运用该课题组发展的钯催化C-H键活化方法高效制备了L-βMePhe单元,采用汇聚式的策略完成了环六肽骨架的组装,最后经过催化氢化整体脱保护实现了甘露霉素α和β的首次高效全合成。陈弓说:“该项研究不但验证了当年惠氏公司通过核磁光谱推导的化学结构的正确性,为类似复杂糖肽天然产物的合成提供了重要的策略指导。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项合成工作也为基于甘露霉素开发能够克服现有耐药性的新型抗生素药物打下了坚实基础。”

日期:2016年3月18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南开团队合成甘露霉素助力人类对抗超级细菌

 

中新社天津3月15日电 (张道正 吴军辉)对抗“超级细菌”,人类将有新武器。中国南开大学15日透露,该校团队历时七年,攻克新型抗生素研发关键难题,首次化学全合成抗耐药菌天然产物“甘露霉素”,为开发有效应对“超级细菌”的新型抗生素药物开辟了道路。

上世纪二十年代,青霉素的发现开启了人类的“抗生素时代”。统计数据显示,人类平均寿命因使用抗生素而延长了15-20年。然而,由于传统抗生素的滥用,近年来越来越多具有耐药性的“超级细菌”频频肆虐,人类急需可有效应对的新型抗生素。

据南开大学化学学院、元素有机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陈弓教授介绍,甘露霉素最早发现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凭借突出的抗耐药菌活性,成为各国科学家争相研究的“明星分子”,全球众多课题组也纷纷聚焦于此。然而,由于甘露霉素具有高度复杂的糖肽结构,其关键的化学全合成一直未能实现,受制于这个瓶颈问题相关药物的开发也难以大步前进。

经过七年的不断探索,陈弓带领科研团队运用了金催化的俞氏糖苷化反应高效构建了带有N-甘露糖的N-Man-D-βhEnd片段,最后实现了甘露霉素α和β的首次高效全合成。

此次的全合成成果将为日后类似复杂糖肽天然产物的合成提供重要的策略指导。陈弓教授说,“更为重要的是,这项合成工作也为基于甘露霉素开发能够克服现有耐药性的新型抗生素药物打下了坚实基础。”

美国化学会旗下全球顶尖化工行业新闻杂志《C&EN》14日对南开团队的这一成果进行了专门报道。(原标题:南开大学团队合成甘露霉素 助力人类对抗超级细菌)

 

日期:2016年3月15日 - 来自[待分类信息]栏目

科学家阐释浅蓝霉素A生物合成途径中氨基转移酶CrmG的催化机制


科学家阐释浅蓝霉素A生物合成途径中氨基转移酶CrmG的催化机制

近日,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刘劲松课题组与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张长生课题组、中国海洋大学朱伟明课题组合作,揭示了浅蓝霉素A (CRM A)生物合成途径中氨基转移酶CrmG的催化机制。1月12日,该研究成果以Biochemical and Structural Insights into the Aminotransferase CrmG in Caerulomycin Biosynthesis 为题在线发表于美国化学学会的化学生物学期刊ACS Chemical Biology,广州生物院刘劲松课题组的徐进新作为共同第一作者参与了该项研究。

浅蓝霉素是在青蓝链霉菌中首次发现的、具有独特的2,2′-双吡啶环结构的抗生素。浅蓝霉素具有很强的抗真菌、抗阿米巴、抗肿瘤活性,和一定的抑菌作用。除此之外,浅蓝霉素A还具有显著的免疫抑制活性。与著名的免疫抑制剂环孢霉素A相比,浅蓝霉素A能更加有效地抑制白细胞增殖。由于浅蓝霉素A具有新颖的2,2′-双吡啶环的结构特征和较强的免疫抑制活性,美国Nostrum制药公司正致力于将浅蓝霉素A开发成新型的免疫抑制剂。

CrmG是浅蓝霉素A生物合成途径中非常重要的氨基转移酶,负责在浅蓝霉素A的C7位置上引入氨基。广州生物院刘劲松课题组解析了CrmG与PLP复合物、CrmG与PMP复合物以及CrmG与氨基受体浅蓝霉素M(CRM M)复合物的晶体结构。晶体结构表明,CrmG具有一个独特的亚结构域。另外,保守的F207残基在与辅因子相结合的同时,还通过构象变化参与了浅蓝霉素M的结合。该研究不仅阐述了CrmG的催化机理,也为新型抗生素和免疫抑制剂开发与生物合成提供了新机遇。

该研究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的经费支持。

日期:2016年1月26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地塞米松/利妥昔单抗/环孢霉素三药方案对ITP患者有持久缓解作用

据发表在 Blood 网络版上的一项单组 2b 期试验结果,对慢性原发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患者来说,一种三药方案与较高的缓解率及无复发生存期相关。

20 名患有原发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ITP)的患者接受一种三联疗法,其中有 12 名患者出现缓解,该三联疗法包括口服地塞米松 40 mg(1-4 天),口服环孢霉素,剂量为每天 2.5-3.0 mg/kg(1-28 天),以及静脉注射利妥昔单抗 100 mg(第 7、14、21 和 28 天用药)。平均缓解时间是 7.4 天,所有患者保持他们的缓解至少 7 个月的时间,澳大利亚高嘉华市新南威尔士大学圣乔治临床学院的 Choi 博士与其同事报道称。

在第 6 个月时,完全缓解率是 30%,在平均 17.5 个月的随访期中,只有两名患者病情复发。在无复发生存期第 12 及 24 个月,患者的缓解率分别为 92% 和 76%。

经过 6 个月治疗后,不管病情有没有缓解,所有患者的外周 T 细胞出现减少,但缓解者与未缓解者相比 CD4+ T 细胞计数较低。到第 28 天时,所有患者的外周 CD19+ B 细胞均变得无法检测,但 50 岁以下患者能较早恢复。该三药方案一般情况下具有良好的耐受性,未出现任何死亡、治疗相关严重不良事件、血清疾病、毒性引起的治疗中断或延迟。

这一方案的一个主要优势是治疗期短,但 20 名患者中有 12 名患者享受了一个延长的 7 个月或更长时间无需进一步治疗的缓解。然而,数据的阐述受到了样本量较小的限制,研究者指出称。

「尽管我们的研究显示了令人鼓舞的结果,但将环孢霉素添加到利妥昔单抗及地塞米松中的增量受益仍无法判定,需要另外进行随机对照试验,」他们写道。这项研究没有投资来源。一位作者报告接受了罗氏的演讲费,另一名作者在演讲事务处,并接受来自葛兰素史克与安进的研究资助。其他作者宣布没有经济利益竞争。

日期:2015年8月17日 - 来自[新药]栏目

台湾地区5件红曲食品含超量橘霉素

   台湾地区“食品药物管理署”5月1日公布市售食品真菌毒素含量监测检验结果,共抽验花生、花生粉、薏仁、咖啡、原料用红曲米等5类食品61件,5件不合格,违规率8.2%。不合格的5件都是散装红曲,分别来自台北市金丰春商行、新北市平衡食品、新北市快乐妈妈DIY烘培、台中市汉泰食品原料行、台中市迪化中药行。这些红曲检测出的橘霉素分别为7到28ppm,高于标准5ppm。
日期:2015年5月5日 - 来自[安全快报]栏目
循环ads

药品“独家”秘籍:同种克拉霉素软胶囊差价22倍

一颗中标的克拉霉素软胶囊,何以能比普通克拉霉素胶囊定价高出22倍?

日前刚刚参与了广东省药品招标的陈生(化名)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抱怨,一款名为克拉霉素的常用药,只是改变了剂型,由普通胶囊改成软胶囊,就成为独家品种,但价格却能翻数十倍。

软胶囊何以贵22倍?

据本报记者了解,克拉霉素主要用于细菌感染,比如扁桃体发炎等病症,是一种常用药。本报记者查阅了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官方网站公布数据,第一轮基药招标的“克拉霉素”目录里,石药集团0.125g片剂为0.39元;浙江京都0.25g片剂为0.4936元;辰欣药业0.125g胶囊为0.3132元;石药集团0.25g胶囊0.505元。而在非基药中标名单中:上海雅培0.25g片剂(即“克拉仙”)为7.318元;西安大恒0.125g软胶囊为7.246元。其中,上海雅培生产的“克拉仙”为拥有专利技术的原研药,而本次中标的软胶囊是一款独家剂型药,去年才推出市场,生产的厂家为西安大恒。

陈生表示,胶囊的最低中标价格为0.3132元/0.125g,片剂同一剂量的克拉霉素的最高中标价格也只是0.39元,但同一个品种的软胶囊价格则为7.246元/0.125g,比普通胶囊高出22倍。而这款由西安大恒生产的软胶囊,相同剂量甚至比上海雅培生产的原研药“克拉仙”中标价(片剂7.318元/0.25g)还贵出一倍左右。“软胶囊生产成本并不高,而且只是普通工艺水平,为什么它的中标价比胶囊贵出这么多?”陈生表示难以理解。

记者以咨询的名义致电西安大恒,该公司销售部人员向记者解释,“价格高是因为软胶囊里面添加了进口油酸,使克拉霉素能均匀地包裹在其中。研发、原料的成本高,因此跟发改委申请了议价。”

按照国家发改委2011年印发的《药品差比价规则》规定,软胶囊的价格不得高于普通胶囊的1.2倍,但由于西安大恒生产的属于独家剂型,所以并不适用上述规定。

对于西安大恒的解释,陈生并不认同,他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油酸就是普通的大豆油,最多100元/公斤,克拉霉素原料最多1500元/公斤,因此原料成本是相当低的。”他认为,从技术上看,克拉霉素并不适合做软胶囊。厂家推出独家剂型,就是为了在招标过程中成为独家品种,没有竞品与之竞价,从而获得较高的定价。记者查询的公开资料显示,西安大恒生产的克拉霉素软胶囊为5类新药,即只改变了剂型,但用药用途、服用次数均没有改变。

卓创资讯医药行业分析师赵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抗生素药品市场实际上已经比较成熟,目前的剂型已经可以满足患者需求,在没有跨越式进步的情况下,花费功夫研发独家剂型,实际上有些多余。”

对于以上说法,本报记者多次致电西安大恒有关负责人并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该公司并没有对问题给予回应。而对于西安大恒为何高价格能中标,当中是否有进行议价评估,本报记者一个星期前向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去采访提纲,但在截稿前也没有得到回应。

高价药排挤“便宜药”?

陈生向本报记者表示,在“一品两规”以及医院在购入价加价15%作为零售价的这两重规定下,就可能会导致医生倾向于开贵药,便宜胶囊没有医院买。这无形中给患者增加了治疗费用。

一家三甲医院药房负责人表示,大医院有药事委员会,中标的同种药品很多,在“一品两规”下,医院进哪一种是药事委员会来定。但是患者实际用哪种则基本由医生处方决定。这位人士也认为,而有医药代表负责推广的药品,销售肯定会好过没有医药代表的同类产品。结果可能会导致,高价药可能开得更多,因为高价药利润空间大,销售费用也更多。

广州某医院一位从业多年的医生向本报记者坦言,医生处方考虑的因素很多,撇开价格回扣的问题,不少医生仍然会偏向开高价药,因为虽然是同一品种同一剂型,但临床使用的效果往往会有差别,在医生层面看,用药安全及有效是首先会考虑的问题,而不是价格。他表示,一方面,价格高的药通常是原研药、独家药,这些品种常年使用,比较有保障,医生用药比较放心,另一方面,以一些抗生素为例,旧的抗生素虽然仿制多,价格便宜,但副作用比较大,新一代的抗生素则会较贵。

剂型“独家”一窝蜂

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1~11月,全国三级公立医院次均门诊费用为267.9元,二级公立医院次均门诊费用为176.3元,而在5年前,2010年,这两个数据分别为220.2元和139.3元,同比分别上涨了21.66%和26.56%。

但是另一方面,本报今年以来采访中多次接触到医改药品招标的话题,很多医药中标企业又反映药品招标过程中,砍价“太过血腥”,企业无利可图,中标价甚至低于生产成本。

一位医药生产企业负责人与本报记者谈及药价问题时认为,目前的新药研发能力过低,国内药厂跟风仿制,低水平竞争,虽然一些药物的价格已经降到很低,但看病贵问题仍未解决,原因在于药品招标降的多是仿制药,独家药、新特药物依然很高。多名接受采访的行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一边是政府组织的招标降药价挤水分,一边却是各种独家药、进口药等缺乏竞争的品种价格一直虚高。赵镇表示,药品招标竞争激烈,独家剂型、独家药、专利药面对的是一个蓝海市场,竞争小,也就意味着药品可以待价而沽。

医药行业统计机构医药魔方向《第一财经日报》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类似西安大恒这类独家药的数量不少。目前国内独家品种批文有4474个,其中2054个为剂型独家。“剂型独家中,既有创新的品种,也有为了获得‘独家’而改变剂型的品种。”

一位业内观察人士向本报记者坦言,从前药品审批的准入门槛很低,因此不少厂家为了“独家”而改变剂型,但对临床并没有太大作用。但到底谁是真“创新”,谁是为了“独家”而“创新”,他表示难以统计,“但我估计最多只有三分之一是创新的,这要逐一分析,即使在国家层面,因为本来的基数大,要筛选的工作量也不小。”

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国家已经注意到这种情况,并将在年内开启对包括独家药在内的贵族药谈判。但上述业内观察人士坦言,由于筛选工作量不小,现在招标各个省份多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有的不管是否创新,只要独家都压价,有的则统一不降。

日期:2015年4月20日 - 来自[药品价格]栏目
共 131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