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痛痒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诸痛痒疮皆属于心

“诸痛痒疮皆属于心”出自《内经·素问·至真要大论第七十四》中的病机19条中,该条虽仅8个字却把痛证、疮疡、瘙痒诸证之病机非常明确地统括归属于心。2000多年来,它一直指导着临床各科的医疗实践,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而,长期以来该条目似乎仅是外科或皮肤科的专利,其他科则用之甚少。其实,它对其他科的多种疾病也是很适用的,若辨证准确,用药精当,其效如神。笔者20多年来,应用该条目诊治不同的疾病,取得了很多意想不到的疗效,使一些陈年痼疾迎刃而解。
  12岁的女学生孙某,6年前因受邻居家小狗追逐惊吓,夜里常被噩梦惊醒,曾服用镇静安定剂。服后虽嗜睡,噩梦停止,但此后却遗下发作性头痛、呕吐等病症,每次发作头痛如裂,以右侧太阳穴为甚,每痛必吐,吐后则睡,睡后则安,每周发作一次,每次持续两个小时左右,几年来从未间断,家长曾遍访各家大医院,先后做过头部CT、磁共振、脑电图、脑地形图等检查,均未发现异常,最后在一次发作时做头部彩超,发现颞动脉及大脑中动脉痉挛,应用镇痛解痉药治之亦未见好转,转而求助于中医治疗。根据上述情况,诊断为血管神经性头痛,又根据患者舌暗红、苔薄黄、脉弦数之证情,诊断为雷头风,属气滞血瘀脉络痹阻型,施以疏肝行气,清心安神,化瘀通脉法治之。方用:柴胡10克,黄芩10克,黄连7.5克,栀子7.5克,川芎10克,赤芍7.5克,地龙7.5克,生地10克,蔓荆子15克,元胡10克,龙胆草7.5克,生龙骨10克,服药5剂,头痛基本消失,未再吐。此后连续服药3个月,仅有1次感冒时短时头痛,一直未再头痛,也未再呕吐,两次复查脑彩超,脑血管痉挛消失。该病起于惊恐之后,“惊则气乱,恐则气下”则心无所依,神无所归,心气逆乱,心之主血、行血、藏神之功能紊乱,则血行不畅,络脉痹阻,“不通则痛”,出现头痛。该患者用药与证情相应,因而很快痊愈。
  女个体户张某某,以持续性左上腹剧痛阵发性加重3天来诊,来诊时病人腹痛连及左腰部,伴恶心、呕吐。患者既往有慢性胰腺炎病史3年,每因劳累、饱餐、情绪波动而发作。此次发病起于过劳后又过食冷饮。病人体温38℃,面色苍白,表情痛苦,轻度脱水貌,舌胖大,色暗红,苔白稍腻,脉弦紧,腹平坦,左上腹压痛,无明显反跳痛。血清淀粉酶128单位,尿淀粉酶(+),血白细胞13.4×109/L,腹部彩超:胰体及胰尾部肿胀,表面粗糙。诊断:慢性胰腺炎急性发作(水肿型),属中医腹痛(肝郁脾虚,痰瘀阻络型)。治疗:禁食,静脉支持疗法,镇痛,中医采用疏肝健脾,祛痰化瘀,通络止痛法治之。方用:柴胡15克,黄芩20克,元胡25克,白芍20克,炙甘草15克,白豆蔻15克,川芎20克,郁金15克,赤芍20克,莱菔子20克,水煎服,每次100毫升,每日3次。服药当天,疼痛即明显减轻、吐止,体温降至正常,两天后渐恢复正常饮食。连续服药两周,疼痛完全消失而病愈。
  退休干部王某,患银屑病3年余,周身奇痒,以头部及双下肢为甚,患处红斑鳞屑,结痂处脱皮、脱屑,因奇痒终日不能入眠。查看患处,见头顶及枕部头发已大部脱去,脱发处及四肢、躯干可见大片状棕黑或棕红色,如多年生柳树皮样结痂,有的尚有搔抓后的溃烂皮肤,其状惨不忍睹。观其舌脉,见舌暗红,苔黄厚,脉沉滑。中医辨证属血瘀兼湿毒内蕴,治疗:化瘀利湿,凉血解毒。方用:生地20克,玄参20克,黄连15克,栀子15克,苍术20克,川芎20克,赤芍20克,丹皮20克,白藓皮25克,地肤子15克,防风15克,苦参20克,莱菔子20克,白术20克,6剂,水煎服,每日3次,另以上方减莱菔子、白术,加黄柏20克,白蒺藜25克,水煎熏洗,每日两次。1周后瘙痒及疼痛明显减轻,晚间已能安眠,且皮肤溃烂处基本愈合,红斑鳞屑结痂处已变软,脱屑明显减少。连续治疗半年,病情已基本控制。
  上述各例,虽表现形式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侵及血络,致络脉痹阻,或瘀血与湿毒相结,浸渍肌肤致血败肉腐,而表现为痒痛。然心主血脉,内灌五脏六腑,外濡四肢百骸,皮肉经筋,气血运行,无处不到,若气血瘀滞则诸证蜂起,故血脉瘀滞所致之痛痒之证皆可从心论治。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辩证施治]栏目
循环ads

诸痛痒疮 亦属于肝

【摘要】  本文从“诸痛痒疮,皆属于心”这一观点得到启示,结合在学习过程中逐渐认识到五脏皆使人痒,与肝的关系甚为密切,从肝的生理特性——肝为风木之脏,主升主动;生理功能——肝主疏泄,调畅气机;肝主藏血,调节全身血液运行;以及肝肾同源,肝胆相表里,肝体阴而用阳等方面论述其与瘙痒的密切关系,得出可通过疏肝、清肝、养肝、平肝之法止痒的结论。

【关键词】  瘙痒;肝

瘙痒是诸多皮肤病症状中的一种常见自觉症状,也是皮肤病患者感觉最痛苦的症状之一。《素问·至真要大论》指出“诸痛痒疮,皆属于心”,主张从心治痒。由于《内经》的学术权威性,自《内经》以后的历代医家在论疮疡疾患的病机时,多从此条。诚然《内经》所言为至理名言,但笔者认为言之未尽。疮疡一类与心的关系自然密切,但其他脏腑与之亦有关系。笔者认为肺、肾、脾、肝等脏腑与疮疡、皮肤疾病也有联系,笔者在学习过程中逐渐认识到五脏皆使人痒,与肝的关系甚为密切,论述如下。皮肤瘙痒症中医文献称之为“风瘙痒”,“风痒”,“血风疮”及“痒风”等[1]。肝在五行属木,在五气属风,肝主藏血。可见皮肤瘙痒之疾与肝的关系十分密切。肝为风木之脏,主升主动。风性主动,木性升发,同气易于相求,且风为百病之长,素体肝火旺盛之人,易外感风热之邪,内外相引而发病,以红斑丘疹、风团先发于头面五官继而遍布全身,痒甚,搔破渗血,结为血痂,遇热加重。肝主疏泄,调畅气机。《素问·举痛论篇》说:“百病生于气也。”情志不遂,则肝气郁结,气滞血瘀湿停而生微热。《素问玄机原病式》中曰:“热微则痒,故而发病。”症见全身瘙痒难忍,抓后痒剧,伴情志抑郁不舒或烦躁易怒,两胁胀痛,其痒随情志变化而变化。肝主藏血,调节全身血液运行,王冰谓:“肝藏血,行之,人动则血运行于诸经,人静则血归于肝。”无论是血虚、血热、血寒、血瘀、血燥皆可引起风证。如血热炽盛可引起血热生风;血虚可致虚风内生;血虚又可生寒;血热、血寒、血虚皆可导致血瘀,由于瘀血阻滞,血不养肤,风从内生而发为皮肤病。血为气之母,血虚气亦不足,气不足则卫阳不固,腠理疏松而为表虚,风邪多易中表虚之人,外邪乘虚而入,阻于皮肤之间,内不得疏泄,外不得透达,营卫不和,气血运行失常亦成皮肤病。症见全身性红斑丘疹,结节,或脓疮,自觉灼热刺痒。如芒刺针扎,或伴有脱屑。“血脉流通,百病不生”。“血和则经脉流行,肌肤得养”。“营卫调和,风证自愈”。明·李梃在《医学入门》中说:“人皆知百病生于气,而不知血为百病之始也,凡寒热、疼痛、蜷挛、痹病、瘾疹、瘙痒等皆血病也。”可见皮肤性疾病与血的异常有关,而血流阻滞,经络阻隔,营卫不和是风邪致病的一个重要病理环节。针对此病机,采取相应的治血方法,“先补其虚,后祛其邪”,是祛除风证病因,切断发病途径的根本措施。虚体得以滋养,血流畅通,营卫调和,正气充盛,抗邪有力,邪不能留,正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养其血,风自去”,此即“扶正祛邪”之法,又是审证求因的治本之法。远比“见风祛风”、“见痒止痒”的治标之法更胜一筹。此即为最早见于宋·陈自明《妇人大全良方》的“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法。许多治疗皮肤病的方中都有“治血”之法,如《济生方》的“当归饮子”治疗血虚风燥引起的风瘙痒;《医宗金鉴》中的“四物消风饮”治疗变态反应性皮肤病,“地黄饮”治疗丘疹性湿疹,痒疹,皮肤瘙痒症;《外科正宗》的“消风散”治风毒之邪侵袭人体与湿热相搏,内不得疏泄,外不得透达,郁于肌肤腠理之间的风疹,湿疹。张国安等[2]自拟血风汤治疗皮肤瘙痒症;唐的木等[3]自拟养血润肤饮治疗皮肤瘙痒症有效率达95.0%。肝肾同源,老年性皮肤瘙痒多因肝肾阴虚致病。肝肾阴虚,水不涵木,或因气郁化火,阴液被耗,以致阴不敛阳,肝风内动而发病。肝胆相表里,肝胆湿热亦可致皮肤瘙痒。外感湿热之邪或嗜酒肥甘、湿热内生或脾胃运化失常,湿浊郁而化热,蕴结肝胆,外淫于肌肤而发为瘙痒。且肝经循股阴,入毛中,过阴器抵小腹。症见下肢或前后二阴皮肤红斑丘疹、疱疹,搔破渗液,浸润,瘙痒剧烈,甚则糜烂。肝体阴而用阳。肝主疏泄,其用属阳,又主藏血,其体属阴。久病或素体阴血亏虚,肝失濡养,以致疏泄不及或太过,肌肤筋脉失养,或血虚生风致皮肤干燥而发为瘙痒。瘙痒的产生与人的情志密切相关,肝主疏泄能调畅情志;肝主藏血,使肌肤得到血液的濡养。若肝脏的疏泄功能失调或肝血亏虚,则血虚生风,肌肤失养而致瘙痒,可通过疏肝、清肝、养肝、平肝之法止痒。综上可得诸痛痒疮,亦属于肝。

【参考文献】
  1 喻文球,谈煜俊.中医皮肤病性病学.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0,299-300.

2 张国安,杨经健.血风汤治疗皮肤瘙痒症30例.湖南中医杂志,2000,16(1):42.

3 唐的木,方丽华.养血润肤汤治疗皮肤瘙痒症60例.安徽中医学院学报,1997,16(3):27.

(本文编辑:李晓言)


作者单位:510405 广东,广州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

日期:2009年8月24日 - 来自[2009年第5卷第3期]栏目

阴疮

妇人阴内忽生疮,痛痒无时不可当,

寻取鲫鱼将胆抹,不超时刻便清凉。


日期:2008年6月13日 - 来自[孙真人海上方]栏目
循环ads

病理性瘢痕组织中c-fos和5-HT表达及与其增生和痛痒的关系

  [摘要]目的 通过对病理性瘢痕组织中c-fos和5-HT表达变化的研究,探讨其与病理性瘢痕痛痒和增生的关系。方法 利用免疫组化方法检测病理性瘢痕和正常皮肤中c-fos和5-HT的表达情况。结果 痛痒的病理性瘢痕组织中c-fos、5-HT的表达显著高于正常皮肤组织和非痛痒的瘢痕组织( F=19.86、17.61,q=5.43~8.84, P < 0.01);非痛痒的瘢痕组织中c-fos的表达显著高于正常皮肤( q=3.41,P <0.01),而5-HT表达无明显差异( P > 0.05 )。结论 c-fos、5-HT表达增高可能导致病理性瘢痕临床痛痒症状的发生,c-fos表达增高可能与病理性瘢痕的形成、发展有关。

  [关键词] 瘢痕;原癌基因蛋白质c-fos;血清素;疼痛;瘙痒症;增生

  EXPRESSIONS OF c-fos AND 5-HT IN ABNORMAL SCARS AND THEIR RELATIONSHIP WITH HYPERPLASIA , ITCH AND PAIN

  CHEN ZHEN-YU, ZHANG WEI-NA, MIAO YUAN-XIN, et al

  (Department of Plastic and Cosmetic Surgery, The Affiliate Hospital of Qingdao University Medical College, Qingdao 266003, China)

  [ABSTRACT]ObjectiveTo study the expression of two mediums, i.e. c-fos and 5-HT, in abnormal scars and their rela-tionship with hyperplasia, itch and pain. MethodsThe immunohistochemistry method was applied to study expressions of c-fos and 5- hydroxytryptamine (5-HT) in pathologic scars and normal skin. ResultsIn the itching or painful scars, c-fos and 5-HT expressions were all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ose in non-itching or painful scars and normal skin ( F=19.86,17.61;q=5.43- 8.84 ; P <0.01); the expression of c-fos in non-itching or painful scars was higher than that with normal skin ( q=3.41, P < 0.01 ), while 5-HT expression was of no difference ( P >0.05). ConclusionThe high expressions of c-fos and 5-HT may induce itching and painful symptoms of abnormal scars, and c-fos may contribute to the formation of the abnormal scars.

  [KEY WORDS] scar; proto-oncogene proteins c-fos; serotonin; pain; pruritus; hyperplasia

  瘙痒和灼痛是病理性瘢痕常见的临床症状,尤其在瘢痕增生的早期,往往痛痒越重者,瘢痕增生越快,但是痛痒的发生机制很复杂,涉及到神经生理、内源性生化物质等多个方面。许多体内外的因素及细胞受损后所产生的物质均能引起痛痒,其机制目前尚不十分清楚。本研究采用免疫组化方法检测原癌基因c-fos和5-羟色胺(5-HT)在痛痒、非痛痒瘢痕及正常皮肤组织中的表达情况,旨在探讨这两种生化递质的变化与病理性瘢痕增生及其痛痒症状相关性,为临床治疗瘢痕增生及痛痒症状提供新思路。

  1 材料和方法

  1.1 标本的取材与分组 瘢痕标本均来源于我院整形外科门诊手术病人(病程6~24个月)典型的病理性瘢痕(瘢痕疙瘩或 增生性瘢痕)组织,标本取瘢痕中心部分0.7 cm×1.0 cm全层组织块;正常皮肤取自美容手术病人,修剪至0.5 cm×0.7 cm大小。A组(痛痒瘢痕组):瘢痕潮红,高出皮面,触之硬,具有明显的瘙痒或刺痛症状;B组(无痛痒瘢痕组):无任何自觉症状;C组(正常皮肤组):取自无瘢痕体质及免疫性疾病的外科手术病人,每组标本20例。

  1.2 免疫组化检测及结果判定 采用通用型二步法,兔抗人5-HT多抗(工作液)为美国Zymed公司产品,兔抗人c-fos多抗(稀释度1∶100)为美国Santa Cruz公司产品,Pic-TureTM-PV6000免疫组化染色试剂盒购自北京中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其中,检测c-fos行微波抗原修复。DAB显色,镜下控制显色时间。阴性对照省略一抗,以PBS代替。染色阳性信号为细胞核或细胞浆内出现棕黄色颗粒。

  1.3 图像定量分析采用 VIDAS 图像分析系统(德国 Opton 公 司),设定灰度级为256级,白为0,黑为255;每组切片随机选取5张,光镜下(40倍)每张切片按系统抽样法随机取10个视野;对所测定组织的背底进行面积、灰度、吸光度测定,制定标准作为参考值;通过计算机自动数据统计系统计算出所测细胞平均吸光度、面密度、积分吸光度,以积分吸光度为主要指标进行定量分析。

  1.4 统计学处理 图像分析数据以 x±s 表示,应用SPSS 10.5统计软件进行方差分析。

  2 结果

  2.1 形态学观察

  2.1.1c-fos免疫组化染色 在正常皮肤组织中,c-fos蛋白产物主要分布于表皮基底层细胞、小血管内皮细胞、皮脂腺及毛囊上皮细胞,胞核及胞质均有着色。在痛痒的瘢痕组织中,除表皮基底层细胞、小血管内皮细胞染色阳性外,在胶原结节、漩涡状结构 中的成纤维细胞中呈阳性着色,密度高、着色浓。在无痛痒的瘢痕组织中,c-fos蛋白分布于表皮基底层细胞,但分布密度及着色较痛痒的瘢痕组织淡而稀少,成纤维细胞中c-fos蛋白阳性分布很少。

  2.1.25-HT免疫组化染色 5-HT表达阳性细胞主要是表皮基底层细胞、小血管内皮细胞、皮肤附属器、成纤维细胞,痛痒的瘢痕组织5-HT蛋白阳性着色程度及阳性细胞分布范围强于、大于非痛痒的瘢痕组织及正常皮肤组织。

  2.2 图像定量分析结果

  2.2.1c-fos c-fos阳性分布的平均吸光度、面密度和积分吸光度均以A组最高,C组最低。其中A组和B组c-fos的表达均显著高于C组( F=19.86,q=3.41、8.84,P <0.01);A组又显著高于B组( q= 5.43,P <0.01)。见表1。
 
  2.2.25-HT A组5-HT的表达均显著高于B组和C组( F=17.61,q=7.86、6.47,P <0.01);B组和C组相比差异无显著性( P >0.05)。见表1。

  表1 正常皮肤及瘢痕组织中c-fos和5-HT图像分析结果(略)

  3 讨论

  增生性瘢痕与瘢痕疙瘩是临床上常见的病理性瘢痕,是创伤愈合反应过度的结果,表现为瘤样增生并伴有不同程度的痛痒症状,通常痛痒症状越重者,瘢痕增生越快。目前多数学者致力于瘢痕发病机制的研究,而有关病理性瘢痕的痛痒机制研究尚不多见。已有研究证实,瘢痕疙瘩及增生性瘢痕中神经纤维增生、粗大、排列杂乱,其组织中肥大细胞数量增多,提示神经及生化递质的变化与痛痒症状有关,但有关神经纤维及神经递质、生化递质的变化与病理性瘢痕痛痒相关性的研究目前在国内外尚罕见报道。为此,本研究检测了c-fos和5-HT在病理性瘢痕中的表达情况,旨在探讨这两种生化递质的变化与病理性瘢痕增生及其痛痒症状的相关性。

  3.1 c-fos 即刻早期基因c-fos是编码核蛋白的癌基因,其产物具有转录调节作用,介导细胞由静止期向增殖期转化并在伤口愈合中起作用。它在大多数正常细胞中表达水平较低,但可受多种炎症递质、炎症细胞 和细胞因子刺激激活,激活后可激活多种炎症递质及细胞因子[1]。原癌基因c-fos的表达与细胞生长、分化和启动细胞的增殖活性密切相关[2]。本研究显示,瘢痕组织中c-fos免疫阳性细胞分布密度显著高于正常皮肤组织。c-fos蛋白产物主要分布于基底层细胞、血管内皮细胞以及增生性瘢痕组织的成纤维细胞中,这些细胞均是功能活跃的细胞。基底层细胞是皮肤组织中有丝分裂和新陈代谢最为活跃的细胞,血管内皮细胞可合成内皮素等许多细胞因子,成纤维细胞是皮肤组织中胶原合成的主要来源,据此推测c-fos的表达可能与这些细胞的功能有关。成纤维细胞是皮肤伤口愈合和瘢痕增生的关键细胞,与胶原和细胞外基质产生密切相关,c-fos在瘢痕组织中呈强阳性表达,提示它们的表达可能在瘢痕增生中起重要作用。有研究表明,瘢痕组织中高水平的TGF-β可不断刺激c-fos的表达,并促进胶原合成,致使瘢痕增生[3]。本文结果与文献报道一致,即病理性瘢痕组织中c-fos的表达高于正常皮肤组织,提示c-fos的激活可能参与了成纤维细胞的分化增殖或表型转化或胶原合成与降解,以及对细胞因子的调控并导致瘢痕异常增生。

  近年来研究结果表明,c-fos还与疼痛关系密切。c-fos基础表达水平很低,它在中枢神经系统内的表达与痛觉调制有关,外周伤害性刺激可使脊髓背角c-fos蛋白表达增加,c-fos蛋白可作为伤害性感受神经元被激活的标志物[4]。HUNT等[5]首次证明c-fos与疼痛的关系,即外周的伤害性刺激可以快速诱导c-fos的表达。张仲文等[6]在实验中发现,硬膜外瘢痕粘连和疼痛程度与c-fos表达呈正相关。本研究结果证实,c-fos蛋白在痛痒的病理性瘢痕组织中表达显著高于非痛痒的病理性瘢痕组织,正常皮肤组织仅有少量表达,提示c-fos的激活与病理性瘢痕临床痛痒症状的发生密切相关。目前对这方面的研究尚未见报道,根据原癌基因的生物学,并结合有关体外试验,作者推测:原癌基因c-fos影响瘢痕痛痒可能是通过作用于不同类型细胞(包括组织修复细胞与炎性细胞)和调控生长因子的产生两条途径来实现的,即原癌基因持续高表达将激活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基因或成纤维细胞,导致组织修复过度,激活炎症细胞又将导致蛋白酶分泌增多而使胞外基质溶解增加,从而释放多种可致痛痒的递质,但其具体作用机制以及c-fos具体高到什么程度才能引起疼痛,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3.25-HT 作为一种经典的致痛致痒递质,5-HT在体内广泛分布并具有多种生物活性,它不仅是重要的神经递质,也是重要的免疫调节因子。它在周围组织中的致痛机制是:当组织破坏时,5-HT从解体的血小板中释放出来,低浓度即可致痛,且主要参与血管性疼痛、损伤性疼痛。1985年NARA[7]采用Nin-hydin法分别测定了人正常皮肤和瘢痕组织中5-HT的含量,发现5-HT可致创伤愈合后非稳定瘢痕组织的痛痒感,并且发现瘢痕组织中5-HT的多寡与伤后时间长短无关,但与伤后瘢痕状态有关,肥厚、发红并挛缩的非稳定型瘢痕组织5-HT含量明显高于伤后早期稳定型瘢痕组织。但他并未将痛痒和非痛痒的瘢痕明确分组。本研究显示,痛痒的瘢痕组织中5-HT蛋白阳性着色程度及阳性细胞分布范围强于非痛痒的瘢痕组织及正常皮肤组织;非痛痒的瘢痕组织和正常皮肤组织相比无显著差异,提示5-HT表达的升高可导致病理性瘢痕疼痛、瘙痒症状的发生。而NARA在正常人皮肤中未检测到5-HT,可能与不同实验方法有关,他所采用的Nin- hydin法不足以测定出正常人皮肤中微量的5-HT。有关结缔组织代谢与5-HT关系的报道较少,但存在着两方面的意见。NAGAI[8]的实验结果表明,结缔组织中5-HT含量比组胺少得多,认为5-HT在结缔组织中的作用是次要的。崔玉芳等[9]则认为5-HT对离体培养的成纤维细胞也有促增殖作用,且这种作用有时甚至比组胺还强。通过以上的研究推测:c-fos、5-HT可能与病理性瘢痕的临床痛痒症状有关,这两种生化递质的表达增高可能导致痛痒症状的发生,c-fos还可能促进病理性瘢痕的增生。据此,设想若能通过调控瘢痕组织中c-fos、5-HT的含量来抑制瘢痕的生长和减轻瘢痕的痛痒症状,将为病理性瘢痕防治提供一种新途径[10],但其确切的反应途径和方式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 PIECHACZYK M, BLANCHARD J M. C-fos proto-oncogene regulation and function [J]. Crit Rev Oncol Hematol, 1994,17:93-99.

  [2] WANG R, GHAHARY A, SHEN Q, et al. Hypertrophic scar tissues and fibroblasts produce more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beta1 mRNA and protein than normal skin and cells[J]. Wound Repair Regen, 2000,8:128-137.

  [3] CHODON T, SUGIHARA T, IGAWA H H, et al. Keloid-derived fibroblasts are refractory to Fas-mediated apoptosis and neutralization of autocrine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beta1 can abrogate this resistance[J]. Am J Pathol, 2000,157:1661-1669.

  [4] BULLITT E, LEE C L, LIGHT A R, et al. The effect of stimulus duration on noxious-stimulus induced c-fos expression in the rodent spinal cord[J]. Brain Res, 1992, 580:172-181.

  [5] HUNT S P, PINI A, EVANS G. Induction of c-fos like pro-tein in spinal cord neurons following sensory stimulation[J]. Nature, 1987, 328:632.

  [6] 张 仲文,肖光,朱东,等. 硬膜外瘢痕粘连与脊髓中P物质、c-fos的表达[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01,2:6-8.
 
  [7] NARA T. Histamine and 5-hydroxytryptamine in human scar tissue[J]. Ann Plast Surg, 1985, 14: 244-247.

  [8] NAGAI U. Connective tissue and mast cell[J]. Metabolism (Jpn), 1975, 13: 375-384.

  [9] 崔 玉芳,高亚兵,杨瑞彪,等. 组胺对正常和受照NIH/3T3成纤维细胞生长的影响[J].中华放射医学与防护杂志,1997,17:105-110.

  [10] 赵 秀峰,宋翠凤,苏毅鹏,等. 病理性瘢痕药物治疗进展[J].齐鲁医学杂志,2005,20(5):465-466.

  (本文编辑 马伟平)

  (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整形美容科,山东 青岛 266003; 胜利油田中心医院皮肤科)

日期:2007年4月26日 - 来自[2006年第21卷第5期]栏目

诸痛痒疮

诸痛痒疮   指各种疮疡疼痛瘙痒的病证。《素问·至真要大论》:“诸痛痒疮,皆属于心。”
日期:2006年1月12日 - 来自[字母Z]栏目
循环ads

身体不仁

身体不仁   证名。身体肌肤顽痹,不知痛痒冷热的证象。《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外证身体不仁,如风痹状。”《医林绳墨》卷六:“有所谓不仁者,谓肌肤麻痹,或周身不知痛痒,如绳扎缚初解之状。”或因正气虚,外邪乘袭,或因痰湿停滞,或因风湿相搏,营卫行涩,经络疏散,皮肤少荣,以致遍体不仁,有似麻痹。轻则不见痛痒,甚则不知人事。治宜驱风理气,养血祛湿,用二陈汤加当归、白术、天麻、防风、防己、黄芩、黄连之属,如不效者,去芩、连,加薄、桂。
日期:2006年1月12日 - 来自[字母S]栏目

臊疳

臊疳   病证名。指患下疳且兼痛痒者,见《洞天奥旨》卷十二。即瘙疳。详该条。
日期:2006年1月12日 - 来自[字母S]栏目
循环ads

疮   病名。皮肤感染与肌肤创伤等之总称。出《素问·至真要大论》:“诸痛痒疮,皆属于心。”《素问·五常政大论》:“故适寒凉者胀之,温热者疮,下之则胀已,汗之则疮已。”   ①疮疡之简称。《外科启玄》卷一:“夫疮疡者,乃疮之总名也。”   ②泛指皮肉外伤而言。《外科启玄》卷一:“疮者伤也。肌肉腐坏痛痒,苦楚伤烂而成,故名疮也”。如金刃所伤之刀疮、金疮即是。   ③一切痈疽、皮肤病的通称。《外科启玄》卷一:“疮之一字,所包括者广矣。虽有痈、疽、疔、疖、瘰疬、疥、癣、疳、毒、痘、疹等分,其名一止大概而言是也。”
日期:2006年1月11日 - 来自[字母C]栏目
共 2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