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痈疽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皂刺之体会

 《本草汇言》曰:“升麻……此升解之药,故风可散,寒可驱,热可清,疮疹可透,下陷可举,内伏可托,诸毒可拔。为疮家圣药。”

  在领会这段文字时,对“寒可驱,热可清”句应加以分析,主要是指麻疹、痈疽初期阶段有发热、恶寒(或憎寒)的症状而言,其本质仍是热,这里不是指寒证,读当悟之。

  对于“诸毒可拔”的理解,结合临床中实际情况,可以定性为毒的情况,大致可归纳为两种。一种可定性为毒而系暴发者,如具有传染性的温毒、时疫之类的疾病,皆属其范畴之中。其二是因误食药物或有毒食物所致的疾病。在用量上,当代已故名医方药中先生曾用升麻、皂刺各30~45克,效果很好,无不良反应。余临床中依法用之,亦疗效满意,效果确佳,未见不良反应。

  对于皂刺,于疮疡诸毒药中,为第一要药。凡痈疽未成者,能引之以消散;将破者,能引之以出头;已溃者引之以行脓。实践证明,凡疮疡用之,无不显效。尤其是乳痈患者,及早大量投以升麻、皂刺,多能消散,免除溃脓或手术之痛苦

日期:2012年7月17日 - 来自[临床讨论]栏目
循环ads

化痰散结山慈菇

  山慈菇又名毛姑、朱姑、毛慈姑,为兰科植物杜鹃兰或独蒜兰等的假球茎。药理证实其衍生物秋水仙酰胺更具有抗癌活性,用于治疗乳腺癌、宫颈癌、食管癌、肺癌、皮肤癌、淋巴肉瘤、白血病等。过量服用可引起胃肠道反应,轻度骨髓抑制,脱发及中枢神经抑制中毒症状(常用量3~6克)。

  山慈菇最早载《本草拾遗》:“山慈菇生山中湿地,叶似车前,根如慈姑。”《滇南本草》云:“消阴分之痰,止咳嗽,治喉痹,止咽喉痛。治毒疮,攻痈疽,敷诸疮肿毒,有脓者溃,无脓者消。”《本草纲目》云:“主疔肿,攻毒破皮。解诸毒,蛇虫、狂犬伤。”其性味辛,寒。功能清热化痰,解毒散结。主治痈疽肿毒,瘰疬结核,喉痹肿痛,蛇虫、狂犬咬伤。本药不可多服久服,体虚者慎服。

  简易疗法如下:

  1. 痈疽肿痛:山慈菇15克,蒲公英30克,金银花30克,水煎外洗。

  2. 瘰疬结核:山慈菇15克,连翘30克,煅牡蛎30克,川贝母20克,紫胡15克,研末蜜丸,每次6克,日服2次。

  3. 咽喉红肿:山慈菇6克,山豆根6克,射干6克,牛蒡子9克,大青叶9克,水煎服。

  4. 萎缩性胃炎:山慈菇10克,吴茱萸15克,白蔻仁15克,蒲公英50克,姜黄连10克,研末,每次6克,日服2次。亦用于本病伴肠化、异型增生者。

  5. 乳腺增生病:山慈菇10克,夏枯草15克,益母草15克,浙贝母10克,栝楼10克,水煎服。

  6.小儿癫痫:山慈菇适量,加茶水研如泥,每次3克,日服1~2次。使吐出痰涎即止。

  7.疔疮肿毒:山慈菇适量,研末。使用时取少许,加米醋调和外涂。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妙方精选]栏目

小巷名医——袁惠民

  十几年来袁先生治愈痈疽病人无数,小巷常有车辆塞途、舟船盈河之盛况

  “当归补血有奇功,归少芪多力最雄。更有芪防同白术,别名止汗玉屏风。”这是我学生时代经常听到,今天仍很熟悉的《汤头歌诀》中的一首,是当时家乡江苏盐城储巷医院袁惠民先生兴来吟诵被我无心记住的。袁先生虽故去多年,但先生的医术和学问使我终身难忘。

  储巷医院是一家以中医外科为主的小医院,是上世纪50年代由袁先生组织当地知名医生创办的民营医院。鼎盛时,也就十来人,却承担着周边城乡居民治病救命的责任。医院离我家很近,每逢学校寒暑假,这里成了我最好的去处。医院院长就是袁先生,但人们习惯称他为先生。

  袁先生是盐城地区中医外科名家,尤其擅治疔疮、痈疽、流痰等病证,名声远达徐州、南通等苏北地区,时常也有上海、杭州等外地病人慕名而来。远道来的多为疑难病症患者,凡经袁先生之手多获奇效。我曾见过一个中年男性病人右腿膝盖处溃破,患处颇似人脸。此病俗称“人面疮”,非常少见,绝大多数外科医生一生难见一例。病人在上海、南京的许多大医院都没能治好,最后经人介绍过来,袁先生只用了几贴膏药就治好了。

  痈疽是南方湿热之地常见、多发又最难诊治的病症。历史上西楚霸王项羽的亚父范增就死于痈疽,印度诗人泰戈尔晚年也饱受痈疽之苦。痈疽俗称搭背,人们常以手臂过肩,手够到处的痈疽为上搭背,手臂向下反伸到后背,手够到处的痈疽为下搭背。痈疽又分有(脓)头为痈、无(脓)头为疽。痈疽又有阴阳之说,有头者为阳痈,无头者为阴疽,最难治的是阴疽。袁先生对痈疽之病的辨证施治颇为精细,用药非常审慎。诊治过程极为严格,凡有痈疽病者入院,一定要禁声(音)、背光。并要求病人的居处不可有杵臼、推磨、爆竹之声,以防痈疽因声而扩散,他说痈疽之散则近危殆。十几年来我所见袁先生治愈痈疽病人无数,慕名求治者络绎不绝。夏秋多雨时节,也是阳痈多发之际,小巷常有车辆塞途、舟船盈河之盛况。

  今天准确诊断病症并不难,各种先进检测手段多得很,而几十年前则完全靠医生凭经验诊治。好药仍是治病的关键,袁先生之所以有很大的名气,在于他研发的“七里散”、“八里集”等一批家传的药。这些以散、集为名的药方,今天想来蕴含着非常深刻的哲学道理。散者,化也;集者,聚也。活血化瘀自然为散,聚毒除病自然要集。

  袁先生所以名振一方,除了药到病除,还因为他授徒较多。他是许多医科学校的客座教授,上海、南京、苏州许多著名的医学院和大医院经常请他授课讲学,或请他会诊疑难杂症。袁先生声誉很好,不仅在于他的医技高,也在于医德修养。且不说接受过他治疗的病人,但凡接触过他的人或他的同道,也均皆视其为楷模。因而袁先生荣任盐城中医协会副理事长、区医协会主任,还兼有县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各种社会职务。

  袁先生要求他的学生,三年课程除了要背熟中医名家典籍,更要求熟读之后的融会贯通和深刻理解。袁先生治病的神奇之处在于他每次给病人动完手术后,在病人伤口处上的各类药粉。他上药时,会在很多小药罐里精心选择各类药粉,无计量标准,全凭感觉和经验,但极为讲究。其中的决窍他讲得少,主要靠学生们在实践中去悟。

  学徒医生们还要制做中草药。医院每年夏秋季节会收购大量中草药,堆满好几间屋子。到了冬季,学徒医生要把夏天晾晒之后的药材全部用手工切成小块或薄片,或用脚踩的碾槽碾制成粉末,工作量巨大。三年学徒下来,上百种草药和各种丸、散、膏、丹之类的药全部都要亲手研制而成,这种基础功夫对于一个医生来说,是一个学习药物知识难得的经验积累。名师出高徒,三年一个学季,从这个小医院走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医生,有不少后来成为当地名医。

  袁先生是个治病救人的名医,也是一位大学问家,他那遒劲充满张力的书法艺术作品,今天仍有许多经过精心镌刻之后用牌匾悬挂在当地的商店酒楼之中。袁先生熟知《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和《水浒传》这些著名文学经典里的主要情节,他在评析这些经典中复杂的人物关系时条理清晰,尤其对这些人物不同的角色地位相同的悲剧下场的归属解析得非常透彻。他解析《论语》形成的时代背景见解独到,他主张学习和继承孔子思想,要以原文为基础,如果以二手、三手研究资料为基础,我们会与孔子的思想渐行渐远,甚至远离十万八千里了。现在想来,袁先生所讲在今天仍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和社会意义。

  袁先生给学徒们讲评中国历史文化有其深刻用意。他经常讲,一个好的中医大夫,不能没有中国传统历史文化作基础。袁先生对《红楼梦》一书,常有大量的篇幅借用中医大夫诊治病情、剖析病理、处置良方、善用医药作情节设计表示赞赏。但他也常以“美人首饰侯王印,尽是沙中浪底来”的诗句告诫学徒医生们,《红楼梦》再好,但不是医书,书中所涉方剂只可参考不可全信。他说,曹雪芹北方人也,所用草药大多取之北地,性干燥,且贵,常人用不起。我们所处江淮之地的草药,大多湿热,南北两地气候、水土相去甚远,切不可照搬混用,耗人钱财,误人性命。

  后来我常常思考家乡所以有袁先生这样的大学问者,或许因为家乡特别重视文化教育。家乡有许多没有上过学、没有读过书的人,他们都能熟记和讲解中国的四大名著。盲打算盘和下盲棋,常常成为家乡人们一种时髦的竞技比赛。可能在过去盐城有太多的袁先生,也有太多的类似小医院,他们既是历史和文化的传播者,又是信息和知识交流的集散地,自然培养教育和影响了许多好学上进的青年人。我想,今天家乡像袁先生这样的知识和文化传播者仍不在少数吧。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名医出镜]栏目
循环ads

宝庆新增方

  千金漏芦汤
                 
  治痈疽发背,丹毒恶肿,时行热毒,发作赤色,瘰倁初发,头目赤痛,暴生障翳,吹奶肿痛。一切无名恶疮,虽觉所苦细微,不可轻慢,急服此药,并皆内消,更不成脓。若发背、痈疽已成脓者,当排脓,服之,直至脓尽。
  漏芦(去芦)麻黄(去根、节)升麻()赤芍药(生)黄芩(去皮)、甘草(生)白敛(净洗)白芨(去须)枳壳(米泔浸一宿,去白)各四两、生大黄一十三两上俰咀。每服四钱,水二盏,煎至一盏,纱帛滤去渣,空心,食前热服,以快利为度。病人更自量,增损服之,立效。
                 
  滑肌散
                 
  治风邪客於肌中,浑身瘙痒,致生疮疥,及脾肺风毒攻冲,遍身疮疥皱裂,乾湿发疮,日久不瘥,并皆治之。
  剪草七两(不见火)轻粉一钱上为细末。疮湿,用药乾掺;疮乾,用麻油调药傅之。
                 
  神效托里散
                 
  治痈疽发背、肠痈、奶痈、无名肿毒,作疼痛,憎寒壮热,类若伤寒,不问老、幼;虚人,并皆治之。
  忍冬草(去梗)黄(去芦)各五两当归一两二钱甘草(炙)八两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酒一盏半,煎至一盏。若病在上,食後服;病在下,食前服。少须再进第二服,留渣外傅。未成脓者内消,已成脓者即溃。

 

日期:2008年6月16日 - 来自[卷之八]栏目

绍兴续添方

  化毒排脓内补十宣散(亦名折裹十补散)
                 
  治一切痈疽疮疖。未成者速散,已成者速溃,败脓自出,无用手挤,恶肉自去,不犯刀杖,服药後疼痛顿减,其效如神。黄(以绵上来者为胜,半如箭竿,长二、三尺,头不叉者,洗净,寸截,槌破丝擘,以盐汤润透,用盏盛,盖汤上一炊久,焙燥,随众药入碾成细末)一两、人叁(以新罗者为上,择团结重实滋润者,洗净,去芦,薄切,焙乾,捣用)、当归(取川中来者,择大片如马尾状,滋润甜辣芬香者,温水洗,薄切,焙乾)、各二两厚朴(用梓间者,肉厚而色紫,掐之油出,去粗皮,切,姜汁罨一宿,熟,焙燥,勿用桂朴)桔梗(以有心味苦者为真,无心味甘者,也,主解药毒,切勿误用。洗净,去头尾,薄切,焙燥)桂心(用卷薄者,古法带皮桂每两只取二钱半,合用一两者,当买四两,候众药罢,别研方入,不得见火)芎(以川中来者为上,今多用抚芎大块者,净洗,切,焙)、防风(择新香者净洗,切,焙)甘草(生用)白芷各一两上十味,选药贵精,皆取净、晒、焙、极燥方秤,除桂心外,一处捣,罗为细末,入桂令匀。
  每服自三钱加至五、六钱,热酒调下,日夜各数服,以多为妙。服至疮口合,更服尤佳,所以补前损,杜後患也。不饮酒人,浓煎木香汤下,然不若酒力之胜也。或饮酒不多,能勉强间用酒调,并以木香汤解酒,功效当不减於酒也。大抵痈疽之作,皆血气凝滞,风毒壅结所致,治之不早,则外坏肌肉,内攻脏腑,其害甚大,才觉便服,倍加服数,服之醉,则其效尤速。
  发散风毒,流行经络,排脓止痛,生肌长肉,药性平和,老人、小儿、妇人、室女,皆可服之。
                 
  没药降圣丹
                 
  治打扑闪肭,筋断骨折,挛急疼痛,不能屈伸,及荣卫虚弱,外受游风,内伤经络,筋骨缓纵,皮肉刺痛,肩背拘急,身体倦怠,四肢少力。
  自然铜(火煅,醋淬十二次,研末水飞过,焙)」川乌头(生,去皮、脐)、骨碎补(,去毛)白芍药没药(别研)乳香(别研)当归(洗,焙)各一两、生乾地黄川芎各一两半上并生用,为细末,以生姜自然汁与蜜等分炼熟和圆,每一两作四圆。每服一圆,捶碎,水、酒各半盏,入苏木少许,同煎至八分,去苏木,热服,空心,食前。

 

日期:2008年6月16日 - 来自[卷之八]栏目
循环ads

痈疡之剂

  朱丹溪曰,痈疽皆因阴阳相滞而生,盖气阳也,血阴也,血行脉中,气行脉外,相并周流,寒与湿搏之,则凝滞而行迟为不及,热与火搏之,则沸腾而行速为太过,气得邪而郁,津液稠粘,为痰为饮,积久渗入脉中,血为之浊,此阴滞于阳也,血得邪而郁,隧道阻滞,或滞或结,积久渗出脉外,气为之乱,此阳滞于阴也,百病皆由于此,不止痈疽而已也,内经曰,荣气丕从,逆于肉理,乃生痈肿,又曰,诸痛痒疮,皆属心火,外科方证,至为繁多,兹取可通用者,量录数方,以备缓急,其余各证,各有专方,不能多录,若夫泻热解毒,活血托里之剂,多散见于诸门,惟在用者之圆神而已。}

  真人活命饮〔消痈散毒〕

  各一切痈疽肿毒初起未消者。金银花〔三钱〕、陈皮〔去白〕、当归〔酒洗钱半〕、

  防风〔七分〕、白芷、甘草节、贝母、天花粉、乳香〔一钱〕、

  没药〔二味另研候药熟下〕、皁角刺〔五分〕、穿山甲〔三大片剉蛤粉炒去粉用〕,用好酒煎,毒在上饱服,在下飢服,喜饮者多饮酒以行药势,忌酸物铁器。{酸性收歛,凡药多忌铁。}此足阳明厥阴药也,金银花散热解毒,痈疽圣药,故以为君,花粉清痰降火,白芷除湿祛风,并能排脓消肿,当归和阴而活血,陈皮燥湿而行气,防风泻肺疏肝,贝母利痰散结,甘草化毒和中,故以为臣,乳香调气,托里护心,{能使毒气外出,不致内攻。}没药散瘀消肿定痛,故以为佐,穿山甲善走能散,皁角刺辛散剽锐,皆厥阴阳明正药,能贯穿经络,直达病所,而溃壅破坚,故以为使,加酒者,欲其通行周身,使无邪不散也。{此药当服于未溃之先,未成者散,已成者溃,若已溃后不可服。}

  金银花酒〔痈疽初起〕

  治一切痈疽恶疮,不问发在何处,或肺痈肠痈,初起便服奇效。{痈疽之生,始于喜怒忧乐之不时,饮食居处之不节,或金石草药之发动,寒暑燥湿之不调,致阴阳不平,而蕴结荣卫,凝濇而腐溃,轻者起于六腑,浮达而为痈,重者发于五脏,沉濇而为疽,浅者为疖,实者为痈,深则为疽矣,发于外者,为背疽脑疽眉鬓等疽,发于内者,为肝痈肺痈肠脐等痈,外证易识,内证难明,太阳经虚从背而出,少阳经虚从鬓而出,阳明经虚从髭而出,督脉经虚从脑而出。}金银花〔五两乾者亦可不及生者力速〕、甘草〔一两〕,水二碗,煎一碗,再入酒一碗,略煎,分三服,一日一夜服尽,重者日二剂,服至大小肠通利,则药力到,外以生者捣烂,酒调敷毒四围。此足太阴阳明药也,金银花寒能清热解毒,甘能养血补虚,为痈疮圣药,甘草亦扶胃解毒之上剂也。本方用金银花〔二两〕甘草〔一两〕加黄耆〔四两〕酒一升,重汤煮服,名回毒金银花汤,治痛疡色变紫黑者。附忍冬膏〔金银花一名忍冬藤〕四月採鲜花,捣汁熬膏,茶酒任点服,养阴退阳,补虚疗风,尤宜于火热炽盛之人,永无疔疽之患,窨酒亦佳,花叶同功,而花香尤胜。

  蜡矾丸〔托里护心,李迅〕治一切疮痈恶毒,先服此丸,护膜托里,使毒不攻心,或为毒虫蛇犬所伤,并宜服之。黄蜡〔二两〕、白矾〔一两〕先将蜡溶化,候少冷入矾和匀,为丸,每服十丸,二十丸,渐加至百丸,则有力,疮愈后服之亦佳,加雄黄为雄矾丸,治蛊毒蛇犬虫咬毒。此手少阴药也,心为君主,不易受邪,凡患痈疽及蛇犬所伤,毒上攻心,则命立倾矣,黄蜡甘温,白矾酸涩,并能固膜护心,解毒定痛,托里排脓,使毒气不致内攻,故为患诸证者所必用也。

  托里散〔托里内消〕

  治一切恶疮,发背疔疽便毒,始发脉弦洪实数,肿甚欲作脓者。{脉弦洪实数,乃实热坚满之证,故宜下之。}金银花、当归〔一两〕、大黄、朴硝、花粉、连翘、牡蛎、皁角刺〔三钱〕、黄芩、赤芍〔一钱〕,每五钱半酒半水煎。此足阳明厥阴药也,金银花清热解毒疮痈主药,当归赤芍调荣血,大黄芒硝荡胃热,黄芩清肺火,牡蛎软坚痰,连翘花粉散结排脓,角刺锋锐直达病所而溃散之也。{李东垣曰,疮疡及诸病,面赤,虽伏火热,禁不得攻里,为阳气拂郁,邪气在经,宜发表以去之,故曰火郁则发之,虽大便数日不见,宜多攻其表,以发散阳气,少加润燥药以润之,如见风脉风证,只见风脉风证,只宜发表风药,便可以通利大便,若止乾燥秘濇,尤宜润之,慎不可下,九窍不利,疮疡郁冒,皆不可下,汗之则愈,纲目曰,大便秘实,不知其气不降也,便以为实而行大黄,些少寒热,不知其血气不和也,便以为有外感而行表散,如此害人甚速。

  救苦胜灵丹方{少阳阳明经毒,一名救苦化坚汤,东垣}治瘰闹马刀挟瘿,从耳下或耳后下颈至肩,或入缺盆中,乃手足少阳经分,其瘰闹在颈下或至颊车,乃足阳明经分受心脾之邪而作也,今将三证合而治之。{一切杂病,皆有六经所见之证,外科亦然。}

  黄耆{护皮毛实元气活血生血疮家圣药}、

  连翘{能散诸经血凝气聚十二经疮药中不可无也}、漏芦、升麻〔各一钱〕、

  葛根{五分,此三味足阳明本经药也}、丹皮{去肠胃中留滞宿血}、当归、生地、熟地{此三味和血凉血生血}、白芍药{各三分,酸寒能补中益肺治腹痛必用之,夏月倍之,冬寒则不可用}、防风、羌活、独活{一钱,此三味必关手足太阳证,脊痛项强腰似折顶似拔角者之,防风辛温,若疮在膈已上虽无太阳证亦当用之,为能散上部风邪去病人拘急也}、柴胡{八分,功同连翘,如疮不在少阳经去之}、鼠粘子{解毒,无肿不用}、人参{各三分,补肺气,如气短不调反喘者加之}、甘草{炙五分,能调中和诸药泻火益胃气,亦去疮邪}、肉桂{二分,能散结积阴证,疮疡当少用之,此寒因热用之意,又为阴寒覆盖其疮,用大辛热以消浮冻之气,烦躁者去之}、黄连{以治烦闷}、黄蘗{炒各三分,如有热或腿脚无力加之,如烦躁欲去衣者肾中伏火也,更宜加之,无此不用}、昆布{二分鹹能软坚,疮坚硬者宜用}、三稜〔煨二分〕、莪茳{煨三分此二味疮坚甚者用之,不坚不用}、益智{二分,唾多者胃不和也,病人吐沫吐食胃寒者加之}、麦芽{一钱,治腹中缩急兼消食补胃}、神麴〔炒能化食〕、厚朴{一钱二分,腹胀加之否则勿用},蒸饼为丸。每服三钱,如气不顺,加陈皮木香,大便不通,加酒制大黄,血燥加桃仁大黄,风燥加麻仁、大黄、秦艽、皁角子。{煨用}此足阳明手足少阳药也,解照东垣註各药下,东垣立此法,以听用者之进退,倘能随证加减,实能统治诸疡,亦嘉惠后人无穷之心也。

  散肿溃坚汤〔消坚散肿,东垣〕治同前证。黄芩〔八钱半酒炒半生用〕、知母、黄蘗〔酒炒〕、龙胆草〔酒炒〕、

  花粉〔酒洗〕、桔梗、昆布〔五钱〕、柴胡〔四钱〕、升麻、连翘、甘草〔炙〕、

  三稜〔酒洗〕、广茳〔酒洗炒三钱〕、葛根、归尾〔酒洗〕、芍药〔二钱〕、

  黄连〔一钱〕,每服六七钱,先浸半日,煎,食后热服,服后仰卧,取药在上膈,另将半料蜜丸,留药汤吞之,量虚实服。此手足少阳足阳明药也,柴胡、连翘、清热散结,升麻、葛根、解毒升阳,花粉、桔梗、清肺排脓,归尾、芍药、润肝活血,甘草和中化毒,昆布散痰溃坚,三稜、莪茳、破血行气,{三稜破血中之气,莪茳破气中之血。}黄芩、蘗、连、龙胆、知母、大泻三焦之火,而桔梗又能载诸药而上行也。

  飞龙夺命丹〔以毒攻毒〕

  治一切疔肿痈疽,恶疮初发,或发而黑陷,毒气内攻者。

  天南星、雄黄、巴豆〔去油一钱〕、黄丹、乳香、浭砂、信石〔五分〕、

  斑蝥〔十六个去头足炒〕、麝香〔少许〕为末,蟾酥和为丸,如麦米大,每服十丸,或十四五丸,量人虚实,好酒送下,疮在上者,食后服,疮在下者,食前服,忌油腻鱼肉荤辛之物。此十二经通行之药也,毒气内攻,疮疡黑陷,非平剂所能胜,南星、雄黄、黄丹、味辛性燥,能杀毒破痰,巴豆、浭砂、大毒大热,能祛寒化积,斑蝥、蟾酥、辛寒至毒,能拔疔肿,下恶物,{斑蝥能泻毒,从小便出,巴豆能泻毒,从大便出。}信石燥烈劫痰,麝香香窜通窍,乳香能使毒气外出,不致内攻,引之以酒,使行经络,无毒不泻也,此乃厉剂,所谓药不瞑眩,厥疾不瘳,此类是也。{玉机微义曰,此方世俗多用之,然香窜燥毒之剂,盖无经不至者,备汗吐下三法,病因食一切禽兽毒发及疮,脉沉细紧数,毒蕴在里,并湿毒,用之神效,若大热大渴,毒气燃发,脉浮洪在表,及膏梁积热之人,不宜轻用,世人多不分此,又有以半夏代雄黄者,殊不知雄黄治诸疮,及百节中大风中恶者之意也。}

  雄黄解毒丸〔缠喉风痹,丹溪〕治缠喉急痹。{咽在后主食,喉在前主气,十二经中,唯足太阳主表,别下项,余经皆内循咽喉,尽得以病之,而缠在君相二火,喉主天气,属肺金,变动为燥,燥则濇而闭,咽主地气,属脾土,变动为湿,湿则肿而胀,皆火郁上焦,致痰涎气血结聚于咽喉,肿达于外,麻痒且痛,为缠喉风,肿于两旁为喉痺.}雄黄〔一两〕、郁金〔二钱〕、巴豆〔十四粒去皮油〕,醋糊为丸,每服五分,津嚥下。{或用巴豆油蘸纸撚上燃火,吹息,带烟刺入喉中,出紫血恶涎,即宽,此以热攻热,热则流通之义也。}此手足少阴少阳药也,吴鹤皋曰,缠喉急痹,缓治则死,雄黄能破结气,郁金能散恶血,巴豆能下稠涎,丹溪生平不用厉剂,此盖不得已而用者乎。{单蛾双蛾,木舌子舌,胀缠喉风,走马喉风,病同于火,故不分也,惟缠喉走马,杀人最速,张子和曰,治喉痺用针出血,最为上策,内经,火郁发之,发谓发汗,出血者乃发汗之一端也。}

  皂角丸〔金匮〕

  治肺痈欬逆上气,时时唾浊,但坐不眠。{肺者,五脏之华盖也,处于胸中,主气候在皮毛,劳伤血气,腠理虚而风邪乘之,内感于肺,汗出恶风,欬嗽短气,鼻塞项强,胸膈胀满,久久不瘥,则成肺痿,风伤皮毛,热伤血脉,风热相搏,气血稽留,蕴结于肺,则成肺痈,多唾涎沫而无脓者,肺痿也,口乾喘满,咽燥而渴,甚则四肢微肿,咳吐脓血,胸中隐痛者,肺痈也,痿为正气虚,痈为邪气实。}皁角〔刮去皮弦酥炙〕,为末,蜜丸,以枣膏和汤服三丸。此手太阴药也,喻嘉言曰,火热之毒,结聚于肺,表之里之,温之清之,曾不少应,坚而不可攻者,令服此丸,庶几无坚不入,聿成洗荡之功,不可以药之微贱而少之也。千金方用桂枝汤,去芍药,加皁角名桂枝去芍药加皁角汤,治肺痿吐沫,本方加蛤粉等分为末,名皁蛤丸,治妇人风邪客于乳房,而成乳痈,每服二钱,酒下。{此药能导其汗,散其风邪,汗出而病自愈矣。}

  托里十补散〔解表托里,局方,即外科精要十宣散〕治痈疮初发,或已发,邪高痛下,疮盛形羸,脉无力者。{若痈疽不因膏梁丹毒火热,胃虚劳气郁者,止宜补形气,调经脉,自当消散,不待汗之下之也。}黄耆、人参、当归、川芎、桂心、白芷、防风、厚朴、桔梗、甘草〔一钱〕每服二钱,加至六钱,热酒调下,本方加芍药、连翘、木香、乳香、没药、亦名托里散,治发背疔疮。此手足太阴足厥阴阳明药也,参耆补气,芎归活血,甘草解毒,桂枝白芷桔梗排脓,厚朴泻实满,防风散风邪,为表里气血之药,共成助阳内托之功也。{朱丹溪曰,若冬月肿疡,用之可转重就轻,若溃疡夏月用之,以桂朴之温散,佐以防风白芷,吾恐虽有参耆,难为倚仗,世人不分冬夏,无论经络,不能无误也,机要曰,治疮须用托里,疏通脏腑,调和荣卫,三法,内之外者,其脉沉实,发热烦躁,外无焮赤,痛深于内,其邪深矣,当疏通脏腑,以绝其源,外之内者,其脉浮数,焮肿在外,形证外显,恐邪气极而内行,当先托里,内外之中者,外无焮恶之气,内亦脏腑宣通,知其在经,当和荣卫,用此三者,虽未即瘥,必无变证。}

  托里黄耆汤〔溃后补虚,总录〕治诸疮溃后,脓多内虚。{溃后脓血出多,阴阳两竭,宜大补气血。}黄耆、人参、当归、桂心、茯苓、远志、麦冬、五味子〔炒〕,等分,每服五钱,食远服,此手足太阴足阳明药也,人参黄耆,补气固卫,当归桂心,活血生肌,茯苓渗湿健脾,麦冬清热补肺,远志辛散,专理痈疽,{散郁补精,长肌肉,助筋骨。}五味酸温,善收肿大,丹溪曰,疽痈溃后,补气血,理脾胃,实为切要,否则数月半年之后,虚证仍见,转成他病也。

  托里温中汤〔疮疡内陷,孙彦和〕治疮疡为寒,变而内陷,脓出清稀,皮肤凉,心下痞满,肠鸣切痛,大便微溏,食则呕逆,气短呃逆,不得安卧,时发昏愦。{此孙彦和治王伯禄臂疡方也,六脉沉微,色变肤凉,加以呃逆,胃中虚寒极矣,遂于盛夏,用此大辛热之剂,盖舍时从证之变法也。}附子〔炮四钱〕、乾薑〔炮〕、羌活〔三钱〕、木香〔钱半〕、茴香、丁香、沉香、益智仁、陈皮、甘草〔炙一钱〕,加生薑五片煎。此足阳明三阴药也,卫生宝鑑曰,经曰寒淫于内,治以辛热,佐以苦温,附子、乾薑、大辛热温中,外发阳气,自里之表,为君,羌活味苦辛温,透关节,炙甘草温补脾胃,行经络,通血脉,胃寒则呕吐呃逆,不下食,益智、沉香、丁香大辛热以散寒邪,为佐,疮气内攻,聚而为满,木香、茴香、陈皮、辛苦温、治痞散满,为使。

  止痛当归汤〔止痛,总录〕治脑疽背疽,穿溃疼痛。当归、生地黄、芍药、黄耆、人参、甘草〔炙〕、官桂〔各一两〕此足阳明厥阴药也,当归、生地、活血凉血,人参、黄耆、益气补中,官桂解毒化脓,{毒化成脓,则痛渐止。}芍药和脾,酸以敛之,甘草扶胃,甘以缓之,则痛自减矣。{齐德之曰,世人皆谓乳没珍贵之药,可住疼痛,不知因病制宜,殊非一端,热痛凉之,寒痛温之,风痛除其风湿痛导其湿,燥痛润之,塞痛通之,虚痛补之,实痛泻之,脓郁而闭者开之,恶肉败溃者引之,阴阳不和者调之,经络闭涩者利之,不可执一而无权也。}

  生肌散〔敛疮长肉〕

  敛疮长肉。{疮初起者禁之。}寒水石〔脁〕、滑石〔二两〕、龙骨、海螵蛸〔一两〕、密陀僧、枯矾、定粉〔即铅粉〕、乾胭脂〔五钱〕,共为细末,掺疮口上。此阳明药也,{阳明主肌肉。}疮口不敛,盖因脓水散溢而溃烂也,石膏{亦名寒水石,李时珍曰唐宋诸方寒水石即石膏}滑石解肌热,龙骨、枯矾、善收濇,胭脂活血解毒,螵蛸、陀僧、定粉、收湿燥脓,故能敛疮而生肉也。又方槟榔枯矾〔各一两〕陀僧、黄丹、血竭、〔各一钱〕轻粉〔五分〕亦名生肌散,张子和方,黄连〔三钱〕、密陀僧〔五钱〕、胭脂、菉豆粉〔各二钱〕、雄黄、轻粉〔各一钱〕,亦名生肌散,治同。

  灸法

  治一切痈疽恶疮。凡人初觉发背,欲结未结,赤肿焮痛,以湿纸覆其上,先乾处即痈头也,取独头大蒜切片,安于头上,用艾灸之,三壮换一蒜片,痛者灸至不痛,不痛者灸至痛时方住,最要早觉早灸为上,若有十数头者,即用蒜研作饼,铺头上,聚艾于头上烧之,若初发赤肿,一片中间,有黄粟米头子,便用独蒜片安于头上,着艾灸十四壮,或四十九壮使毒气外出则易愈。{李迅曰,痈疽用灸,胜于用药,三壮一易,百壮为率,但头顶以上,切不可用,恐引气上,更生大祸也,史源曰,有灸至八百壮者,约艾二筛,初坏肉不痛,直灸至好肉方痛,至夜火焮满高阜头孔百数,则毒外出,否则内通五脏而危矣,纲目曰,精要谓头上发毒,不得炙,此言过矣,头为诸阳所聚,艾炷宜小,壮数宜少,小者如椒粒,少者三五壮而已,按东垣炙元好问脑疽,以大艾炷如两核许者,灸至百壮,始觉痛而痊,由是推之,则头上发毒,灸之痛者,艾炷宜小,壮数宜少,若不痛者,艾炷大,壮数多,亦无妨也。}

  芙蓉外敷法

  一切痈疽肿毒,用芙蓉花或叶或根皮捣烂,或乾研末,蜜调涂四围,中间留头,乾则频换,初起者即觉清凉,痛止肿消,已成者即脓出,已溃者则易敛,疡医秘之名为清凉膏,清露散,铁箍散,皆此物也,或加赤小豆末,或苍耳烧存性为末加入亦妙。{芙蓉辛平,性滑涎粘,清肺凉血,散热止痛,消肿排脓。}


 

日期:2008年6月15日 - 来自[医方集解]栏目

备急千金要方卷第二十二 (丁肿痈疽) 183方

1 至于丁肿, 若不预识, 令人死不逮辰, 若着讫乃欲求方: 其人巳入木矣, 所以养生之士, 须早识此方, 凡是疮痍无所逃矣, 凡疗丁肿, 皆刺中心至痛, 又刺肆边拾余下令血出, 去血傅药, 药气得入针孔中佳, 若不达疮里, 疗不得力。 又其肿好着口中颊边舌上, 看之赤黑如珠子, 碜痛应心是也, 是秋冬寒毒久结皮中? 变作此疾, 不即疗之, 日夜根长, 流入诸?数道, 如箭入身捉人不得动摇, 若不慎口味房室, 死不旋踵, 经伍陆日不差, 眼中见火光, 心神惛口干心烦即死也 壹曰麻子丁, 其状肉上起头, 大如黍米, 色稍黑肆边微赤多痒, 忌食麻子及衣布并入麻田中行。 二曰石丁, 其状皮肉相连, 色乌黑如黑豆甚硬, 刺之不入, 肉内阴阴微疼, 忌瓦砾砖石之属。 三曰雄丁, 其状疱头黑黶, 四畔仰苍疱浆起, 有水出色黄, 大如钱孔形高, 忌房? 四曰雌丁, 其状疮头稍黄, 向里黶亦似灸疮, 四畔疱浆起, 心凹色赤, 大如钱孔? 忌房事。 五曰火丁, 其状如汤火烧灼, 疮头黑黶, 四边有疱浆又如赤粟米, 忌火灸烁。 六曰烂丁, 其状色稍黑有白斑, 疮中溃溃有脓水流出, 疮形大小如匙面, 忌沸热食烂臭物。 七曰三十六丁, 其状头黑浮起, 形如黑豆, 四畔起大赤色, 今日生一, 明日生二? 至三日生三乃至十, 若满三十六, 药所不能治, 如未满三十六者可治, 俗名黑疱, 忌嗔怒畜积愁恨。 八曰蛇眼丁, 其状疮头黑皮上浮, 生形如小豆, 状似蛇眼, 大体硬, 忌恶眼人看? 并嫉妒人见及毒药。 九曰盐肤丁, 其状大如匙面, 四边皆赤, 有黑粟粒起, 忌咸食。 十曰水洗丁, 其状大如钱形或如钱孔大, 疮头白里黑黶, 汁出中硬, 忌饮浆水水洗渡河。 十一曰刀鎌丁, 其状疮阔狭如薤叶大, 长一寸, 左侧肉黑如烧烁, 忌刺及刀鎌切割铁刃所伤, 可以药治。 十二曰浮沤丁, 其状疮体曲圆少许不合, 长而狭如薤叶大, 内黄外黑, 黑处刺不痛 内黄处刺之则痛。 十三曰牛拘丁, 其状肉疱起掐不破。 右十三种疮, 初起必先痒后痛, 先寒后热, 热定则寒, 多四肢沉重, 头痛心惊眼? 若大重者则呕逆, 呕逆者难治, 其麻子丁一种始末惟痒, 所录忌者不得犯触, 犯触者即难疗, 其浮沤丁牛拘丁两种, 无所禁忌, 纵不疗亦不能杀人, 其状寒热与诸丁同, 皆以此方疗之, 万不失一, 欲知犯触, 但脊强疮痛极甚, 不可忍者, 是犯之状也。 治十三种丁方, 用枸杞, 其药有四名, 春名天精, 夏名枸杞, 秋名却老, 冬名地 春三月上建日采叶, 夏三月上建日采枝, 秋三月上建日采子, 冬三月上建日采根, 凡四时初逢建日, 取枝叶子根等四味并暴干, 若得五月五日午时合和大良, 如不得依法采者, 但得一种亦得, 用绯缯一片以裹药, 取匝为限, 乱发鸡子大, 牛黄梧子大, 反钩棘针二十七枚末, 赤小豆七粒末, 先于绯上薄布乱发, 以牛黄末等布发上, 即卷绯缯作团, 以发作绳十字缚之, 熨斗中急火熬之令沸, 沸定后自干, 即刮取捣作末, 绢筛以一方寸匕, 取枸杞四味合捣, 绢筛取二匕, 和合前一匕共为三匕令相得。 又分为二分, 早朝空腹酒服一分, 日三。 治凡是丁肿皆用之, 此名齐州荣姥方, 白姜石 (一斤软黄者) 、牡蛎 (九两烂者) 、 枸杞根皮 (二两) 、钟乳 (二两) 、白石英 (一两) 、桔梗 (一两半) 。 右六味各捣, 绢筛之, 合和令调, 先取伏龙肝九升末之, 以清酒一斗二升搅令浑浑然, 澄取清二升和药捻作饼子, 大六分厚二分, 其浊滓仍置盆中, 布饼子于笼上, 以一张纸藉盆上。 以泥酒气蒸之, 仍数搅令气散发, 经半日, 药饼子干, 乃内瓦坩中, 一重纸一重药遍布, 勿令相着, 密以泥封三七日, 干以纸袋贮之, 干处举之, 用法以针刺疮中心深至疮根, 并刺四畔令血出, 以刀刮取药如大豆许内疮上, 若病重困日夜三四度着, 其轻者一二度着, 重者二日根始烂出, 轻者半日一日烂出? 当看疮浮起, 是根出之候, 若根出已烂者, 勿停药仍着之, 药甚安稳, 令生肌易? 其病在口咽及?腹中者, 必外有肿异相也, 寒热不快疑是此病, 即以饮或清水和药如二杏人许服之, 日夜三四服, 自然消烂或以物剔吐根出即差, 若根不出亦差, 当看精神自觉醒悟, 合药以五月。 五日为上时, 七月七日次, 九月九日, 腊月腊日并可合, 若急须药佗日亦得, 要不及良日也, 合药时须清净烧香, 不得触秽, 孝子, 不具足人, 产妇六畜鸡犬等见之, 凡有此病, 忌房室猪鸡鱼牛生韭蒜?芸薹胡荽酒醋面葵等, 若犯诸忌而发动者, 取枸杞根汤和药服并如后方, 其二方本是一家, 智者评论以后最是真本。 赵娆方, 姜石 (二十五两) 、牡蛎 (十两崔氏七两) 、枸杞根皮 (四两) 、 茯苓 (三两) 。 右四味各捣筛, 合和, 先取新枸杞根合皮切六升, 水一斗半, 煎取五升去滓, 内狗屎 (崔氏云尿) 。 二升搅令调, 澄取清和前药熟捣, 捻作饼子阴干, 病者以两刃针当头直刺疮, 痛彻拔出针, 刮取药末塞疮孔中, 拔针出即内药, 勿令歇气, 并遍封疮, 头上即胀起, 针挑根出, 重者半日已上即出, 或以消烂。 挑根不出亦自差, 勿忧之, 其病在内者, 外当有肿相应, 并怕恶寒发热, 疑有疮? 以水半盏, 刮取药如桐子大五枚和服之, 日夜三度服, 即自消也, 若头根出, 服经一日, 以鸡羽剔吐, 即随吐根出, 若不出根亦自消烂, 在外者亦日夜三度傅药 根出后常傅勿住, 即生肉易差, 若犯诸忌而发动者, 取枸杞根合皮骨切三升。 以水五升, 煎取二升去滓, 研药末一钱匕, 和枸杞汁一盏服之, 日二三服, 并单饮枸杞汁两盏弥佳, 又以枸杞汁搅白狗屎取汁服之更良, 合讫即用, 不必待干? 所言白狗屎, 是狗食骨其屎色如石灰, 直言狗白屎也, 如预造, 取五月五日, 七月七日, 九月九日, 腊月腊日造者尤良, 神验, 或有人忽患喉中痛, 乍寒乍热? 即是其病, 当急以此药疗之, 无故而痛, 恶寒发热者, 亦是此病, 但依前服之立? 前后二方, 同是一法, 用一同, 亦主痈疽甚效。 治丁肿病, 忌见麻勃, 见之即死者方, 胡麻、烛烬、针沙 (各等分) 。 右三味末之, 以醋和傅之。
2 又方 针刺四边及中心, 涂雄黄末, 立可愈神验。 (一云涂黄土) 。
3 又方 马齿菜 (二分) 、, 石灰 (三分) 。 右二味捣以鸡子白和傅之。
4 又方 鼠新坌土和小儿尿傅之。
5 又方 铁衣末和人乳汁傅之立可。
6 又方 以小豆花为末傅之差。
7 又方 以人屎尖傅之立差。
8 又方 以四神丹一枚, 当头上安, 经宿即根出矣。 (方在第十二卷中) 。 治一切丁肿方, 苍耳根茎苗子, 但取一色烧为灰, 醋泔淀和泥涂上, 干即易之, 不过十度。 即拔根出, 神良, 余以正观四年, 忽口角上生丁肿, 造甘子振母为帖药, 经十日不差, 余以此药涂之得愈, 已后常作此药以救人, 无有不差者, 故特论之以传后嗣也, 丁肿方殆有千首, 皆不及此方, 齐州荣姥方亦不胜此物造次易得也。
9 又方 取铁浆每饮一升立差。
10 又方 面和腊月猪脂封上立差。
11 又方 蒺藜子一升烧为灰, 酿醋和封上, 经宿便差, 或针破头封上更佳。
12 又方 皂荚子取人作末傅之, 五日内差。 正观初衢州徐使君, 访得治丁肿人王山韩光方, 艾蒿一担烧作灰, 于竹筒中淋取汁? 以一二合和石灰如面浆, 以针刺疮中至痛, 即点之, 点三遍, 其根自拔, 亦大神? 正观中治得三十余人差, 故录之。
13 鱼脐丁疮, 似新火针疮, 四边赤中央黑色, 可针刺之, 若不大痛即杀人。 治之方: 以腊月鱼头灰和发灰等分, 以鸡溏屎和傅上, 此疮见之甚可而能杀人。 (外台不用发灰以鸡子清和涂) 。
14 又方 以寒食锡传之良, 又硬者烧灰涂帖即差。 治鱼脐疮, 其头白似肿, 痛不可忍者方, 先以针刺疮上四畔作孔, 捣白苣取汁, 滴着疮孔内。
15 又方 傅水獭屎大良。 治赤根丁方, 熬白粉令黑, 蜜和傅之良。
16 又方 以新坌鼠壤水和涂之, 热则易之。
17 又方 捣马牙齿末, 腊月猪脂和傅之, 拔根出, 亦烧灰用。 犯丁疮方, 芜菁根, 铁生衣。 右二味各等分和捣, 以大针刺作孔, 复削芜菁根如针大, 以前铁生衣涂上刺孔中, 又涂所捣者封上, 仍以方寸匕, 绯帛涂帖上, 有脓出易之, 须臾拔根出立差, 忌油腻生冷醋滑五辛陈臭粘食。
18 又方 刺疮头及四畔令汁极出, 捣生粟黄傅上, 以面围之勿令黄出, 从旦至午根拔出矣。
19 又方 以面围疮如前法, 以针乱刺疮, 铜器煮醋令沸, 泻着面围中, 令容一盏, 冷则易? 三度即拔根出。
20 又方 取蛇蜕皮如鸡子大, 以水四升煮三四沸去滓, 顿服立差。
21 又方 烧蛇蜕皮灰, 以鸡子清和涂之差。
22 又方 取苍耳苗捣, 取汁一二升饮之, 滓傅上立差。
23 又方 生地黄汁煎如胶, 作饼子帖之, 日四五度。 食恶肉散方, 流黄、马齿矾、漆头?茹、丹妙麝香、雄黄、白矾 (各二分) 。 右八味治下筛, 以粉之, 吮食恶肉, (千金翼薄帖篇无白矾雌黄有藜芦云亦膏和傅之, 又处疗痈疽篇无丹砂, 广济方疗痈肿脓溃疮中有紫肉破不消以此散充头内蚀之) 。
24 又方 ?茹、矾石、雄黄、流黄 (各二分) 。 右四味治下筛, 内疮中, 恶肉尽即止, 不得过好肉也。 治痈疽发背坏后生肉膏方, 生地黄 (一斤) 、辛夷 (二两) 、独活、当归、大黄、 黄耆、芎藭、白芷、芍药、黄芩、续断 (各一两) 、薤白 (五两) 。 右十二味 〔口父〕咀, 以腊月猪脂四升煎, 取白芷黄下之去滓, 傅之立差。 生肉膏, 治痈疽发背, 溃后令生肉方, 甘草、当归、白芷、苁蓉、蜀椒、 细辛 (各二两) 、乌喙 (六分生用) 、蛇衔 (一两) 、薤白 (二十茎) 、 干地黄 (三两) 。 右十味 〔口父〕咀, 以醋半升渍一宿, 猪膏二斤煎, 令沸, 三上三下, 膏成 ? 蛇衔生肉膏, 主痈疽金疮败坏方, 蛇衔、当归 (各六分) 。 干地黄 (三两) 、黄连、黄耆、黄芩、大黄、续断、蜀椒、芍药、白及、芎藭、 莽草、白芷、附子、甘草、细辛 (各一两) 、薤白 (一把) 。 右十八味 〔口父〕咀, 酢渍再宿, 腊月猪脂七升煎, 三上三下, 酢尽下之, 去滓 日三夜一。 (崔氏有大戟独活各一两无地黄黄连黄耆续断白及芎藭白芷甘草) 。 五香汤, 主热毒气卒肿痛结作核, 或似痈疖而非, 使人头痛寒热气急者, 数日不除杀人方, 青木香、藿香、沉香、丁香、薰陆香 (各一两) 。 右五味 〔口父〕咀, 以水五升, 煮取二升分三服, 不差更服之, 并以滓薄肿上。 (千金翼以麝香代藿香) 。 漏芦汤方, 漏芦、白及、黄芩、麻黄、白薇、枳实、升麻、芍药、甘草 (各二两) 、 , 大黄 (二两) 。 右十味 〔口父〕咀, 以水一斗, 煮取三升分三服, 快下之, 无药处单用大黄下之? (肘后云治痈疽丹轸毒肿恶肉, 千金翼旡白薇。 刘涓旡子芍药有连翘治时行热毒变作赤色痈疽丹轸毒肿及眼赤痛生瘴?若热盛者可加 芒消二两, 经心录旡白薇有知毌犀角芒消各二两, 此方与小儿篇方相重分两服法异。 丹参膏方, 丹参、蒴藋、莽草、蜀椒、踯躅 (各二两) 、秦艽、独活、白及、牛膝、 菊花、乌头、防巳 (各一两) 。 右十二味 〔口父〕咀, 以醋二升浸一宿, 夏半日, 如急要便煎之猪脂四升煎令醋气 慢火煎之, 去滓, 用傅患上, 日五六度。 (肘后用防风不用防巳治恶肉恶核瘰?风结诸肿云此膏亦可服) 。 治气痛小竹沥汤方, 淡竹沥 (一升) 、射干、杏人、独活、枳实、白术、防巳、 防风、秦艽、芍药、甘草、茵芋、茯苓、黄芩、麻黄各二两。 右十五味 〔口父〕咀, 以水九升, 煮取半下沥, 煮取三升分四服。 白薇散方, 白薇、防风、射干、白术 (各六分) 、当归、防巳、青木香、天门冬、 乌头、枳实、独活、山茱萸、萎蕤 (各四分) 、麻黄 (五分) 、柴胡、 白芷 (各三分) 、莽草、蜀椒 (各一分) 、秦艽 (五分) 。 右十九味治下筛, 以浆水服方寸匕, 日三, 加至二匕。 治气肿痛疾藜散方, 疾藜子一升熬, 令黄, 为末, 以麻油和之如泥, 炒令焦黑以傅故熟布上, 如肿大小, 勿开孔帖之, 无蒺藜用小豆末和鸡子如前, 干易之甚妙。 治赤色肿有尖头者, 藜芦膏方, 藜芦 (二分) 、黄连、矾石、雄黄、松脂、 黄芩 (各八分) 。 右六味末之, 猪脂二升二合煎令烊, 调和以傅上瘑癣头疮极效, 又治浅疮经年抓搔成痒孔者。 瞿麦散, 治痈排脓止痛利小便方, 瞿麦 (一两) 、芍药、桂心、赤小豆 (酒浸熬) 、 芎藭、黄耆、当归、白敛、麦门冬 (各二两) 。 右九味治下筛, 先食酒下方寸匕, 日三。 (千金翼用细辛、薏苡人、白芷、 不用桂心、麦门冬、白敛治诸痈溃及未溃疮中疼痛脓血不绝不可忍者。 薏苡人散, 治痈肿令自溃长肉方, 薏苡人、桂心、白敛、当归、苁蓉、 干姜 (各二两) 。 右六味治下筛, 先食温酒服方寸匕, 日三夜再。 痈疽溃后脓太多, 虚热, 黄耆茯苓汤方, 黄耆、麦门冬 (各三两) 、芎藭、茯苓、 桂心 (各二两) 、生姜 (四两) 、五子 (四合) 、大枣 (二十枚) 。 右八味 〔口父〕咀, 以水一斗半, 煮取四升分六服。 (千金翼有远志、当归、人参? 甘草六两) 。 内消散, 治凡是痈疽皆宜服此方, 赤小豆 (一升醋浸熬) 、人参、甘草、瞿麦、 当归、猪苓、黄芩 (各二两) 、白敛、黄耆、薏苡人 (各三两) 、防风 (一两) 、 升麻 (四两) 。 右十二味治下筛, 以酒服方寸匕, 日三夜一, 长服取差。 治痈疽脓血内漏, 诸漏坏败, 男发背, 女乳房及五痔?皮散方, ?皮 (一具) 、 蜂房 (一具) 、地榆、附子、桂心、当归、续断 (各五分) 、干姜、蜀椒、 ?本 (各四分) 、厚朴 (六分) 。 右十一味治下筛, 空腹以酒服方寸匕, 日三取差, 加斑猫七枚益良。 凡患肿皆因宿热所致须服冷药, 差后有患冷利不止者方, 赤石脂、人参、龙骨、 甘草、干姜 (各二两) 、附子 (一枚) 。 右六味 〔口父〕咀, 以水八升, 煮取二升十分三服, 每服八合。 栀子汤, 主表里俱热, 三焦不实, 身体生疮及发痈疖, 大小便不利方, 栀子人 (二七枚) 。 芒消 (二两) 、黄芩、甘草、知母 (各三两) 、大黄 (四两) 。 右六味〔口父〕咀,以水五升煮减半,下大黄,取一升八合,去滓,内芒消?五利汤,主年四十已还强壮, 常大患热, 发痈疽无定处, 大小便不通方, 大黄 (三两) 、栀子人(五两) 、升麻、黄芩 (各二两) 、芒消 (一两) 。 右五味 〔口父〕咀, 以水五升, 煮取二升四合, 去滓, 下芒消, 分四服, 快利? (刘涓子名大黄汤) 。 干地黄芩丸, 壮热人长将服之, 终身不患痈疽, 令人肥悦耐劳苦方, 干地黄 (五两) 、芍药、甘草心、黄耆、黄芩、远志 (各二两) 、石斛、当归、 大黄 (各三两) 、人参、巴戟天、栝楼根 (各一两) 、苁蓉、天门冬 (各四两) 。 右十五味末之蜜丸, 酒服如梧子大十丸, 日三, 加至二十丸, 干地黄丸,
25 主虚热消疮疖方: 干地黄 (四两) 、大黄 (六分) 、芍药、茯芩、王不留行、甘草、远志、麦门冬、 人参、升麻、黄芩 (各三两) 、桂心 (六两) 。 右十二味末之蜜和, 酒服如梧子十丸, 日三, 加至二十丸, 长服令人肥健, 一方有枳实三两。 (外台无甘草、远志、麦门冬、人参、升麻、黄芩) 。 干地黄丸, 主虚劳客热, 数发痈肿疮疖经年不除方, 干地黄 (四两) 、 天门冬 (五两) 、黄耆、黄苓、大黄、黄连、泽泻、细辛 (各三两) 、甘草、桂心、 芍药、茯苓、干漆 (各二两) 、人参 (一两) 。 右十四味末之蜜丸, 酒服如梧子大十丸, 日三夜一, 加至二十丸, 久服延年, 终身不发痈疽, 凡方中用大黄, 薄切, 五升米下蒸熟, 暴干用之, 热多倍大黄。 (要籍喻义无泽泻) 。 地黄煎, 补虚除热, 散乳石去痈疖痔疾, 悉宜服之方, 生地黄随多少, 三捣三压? 取汁令尽, 铜器中, 汤上煮, 勿盖令泄气, 得减半, 出之, 布绞去?碎结浊滓秽 更煎之令如饧, 酒服如弹丸许, 日三, 勿加之, 百日痈疽永不发。 枸杞煎, 主虚劳, 轻身益气, 令人有力, 一切痈疽永不发方, 枸杞三十斤锉, 叶生至未落可用茎叶, 落至未生可用根, 以水一石, 煮取五斗去滓淀, 将滓更入釜与水依前, 煮取五斗, 并前为一斛, 澄之去淀, 釜中煎之, 取二斗许? 更入小铜锅子煎, 令连连如饧去, 或器盛, 重汤煮更好, 每日早朝服一合半, 日? 初服一合, 渐渐加之。 主风湿体痛, 不能饮食, 兼痈疽后补虚赢方, 蔷薇根、枸杞根 (各一百斤) 。 生地黄、食蜜 (各十斤) 。 右四味 〔口父〕咀, 以水煮二根令味浓, 取二斛去淀, 内地黄煮令烂, 绞去滓。 微火煎令如粥, 内蜜耗令相得, 每食后服如弹丸许。 拓肿方, 大黄、黄芩、白敛、芒消 (各三分) 。 右四味咀, 以水六升, 煮取三升汁, 故帛四重内汁中, 以拓肿上, 干即易之, 无度数, 昼夜为之。 治痈疽始作, 肿赤焮热长甚速方, 青木香、犀角、大黄、升麻、黄苓、栀子人、 黄连、甘草、芒消、射干、黄蘗、紫檀香、羚羊角、白敛 (各二分) 、 地黄汁 (五合) 、麝香 (二分研入) 。 右十六味 〔口父〕咀, 以水五升, 煮取二升小冷, 故帛两重内汤中, 拓肿上, 干日夜数百度。 治颈项及?背有大肿赤发, 即封令不成脓方, 生干地黄 (半斤) 、香豉 (半斤) 、 朴消 (五两) 。 右三味合捣, 令地黄烂熟, 傅肿上, 厚二分, 日三四易, 至差止, 此兼治一切肿 治痈肿痛烦闷方, 生楸叶十重帖之, 以帛包令缓急得所, 日二易, 止痛兼消肿, 蚀脓甚良, 胜于众物, 如冬月先收干者, 用时盐润之, 亦可薄削楸皮用之。 治痈始觉肿令消方, 大黄、通草、葶苈、莽草 (各等分) 。 右四味为末, 以水和傅上, 干则易之。
26 又方 以莨菪末, 三指撮, 水和服之, 日三神良。 治痈方, 芫花为末, 胶和如粥傅之。 治痈疽发腹背阴匿处, 通身有数十痈者方, 取干牛粪烧灰下筛, 以鸡子白涂之, 干复易。 若已结脓, 使聚长者方, 栝楼根末之, 苦酒和傅上, 燥复易, 赤小豆亦佳。 治大人小儿痈肿方, 生猪脑傅纸上帖之, 干则易, 日三四度。
27 又方 芥子末汤傅纸上帖之, (千金翼以猪胆和涂之) 。
28 又方 白姜石末蒜和捣傅上差。
29 又方 马鞭草捣傅上即头出。 大人小儿痈肿, 灸两足大拇指奇中立差, 仍随病左。 右。 治疖子方, 凡疖无头者, 吞葵子一枚, 不得多服。
30 又方 烧葛蔓灰封上自消, 牛粪灰封之亦佳。
31 又方 鼠粘根叶帖之。
32 又方 水和雀屎傅之。
33 又方 生椒末、釜下土。 右二味等分, 醋和涂之, (千金翼有曲末为三味) 。
34 又方 狗头骨芸台子。 右二味等分末之, 醋和傅上。 治痈有脓令溃方, 鸡羽三七枚烧末, 服之即溃。
35 又方 人乳和面傅上, 比晓脓血出并尽, 不用近手。
36 又方 箔经绳烧末, 腊月猪脂和傅下畔, 即溃, 不须针灸。 治痈肿发背初作, 及经十日已上, 肿赤焮热毒气盛, 日夜疼痛, 百药不效方, 毈鸡子 (一枚) 、新出狗屎 (如鸡子大) 。 右二味搅调和, 微火熬令稀稠得所, 捻作饼子, 可肿头坚处帖之, 以纸帖上, 以帛抹之, 时时看之, 觉饼子热即易, 勿令转动及歇气, 经一宿定, 如多日患者? 三日帖之, 一日一易差止, 此方秽恶不可施之贵胜, 然其愈疾一切诸方皆不可及, 自外诸方还复备员设仪注而已, 觉者当晓斯方, 亦备诸急尔。 乌麻膏, 主诸漏恶疮, 一十三般丁肿, 五色游肿, 痈疖毒热, 狐刺蛇毒, 狂犬虫狼六畜所伤不可识者, 二十年漏金疮, 中风皆以此膏帖之, 恶脓尽即差, 止痛生肌, 一帖不换药, 惟一日一度拭去膏上脓再帖之, 以至差乃止方, 生乌麻油 (一斤) 、黄丹 (四两) 、蜡 (四分皆大两大升) 。 右三味以腊日前一日从午, 内油铜器中微火煎之, 至明旦看油减一分, 下黄丹消尽? 下蜡令沫消, 药成, 至午时下之, 惟男子合之, 小儿女人六畜不得见之。 治诸肿紫葛帖方, 紫葛 (十分) 、大黄 (五分) 、白敛、玄参、黄芩、黄连、升麻、 榆白皮、由跋 (各三分) 、赤小豆 (一合) 、青木香 (一分) 。 右十一味治下筛, 以生地黄汁和如泥, 傅肿上, 干易之, 无地黄汁与米醋和之。 又帖膏方, 松脂 (一斤) 、大黄 (一两) 、猪脂 (半斤) 、细辛、防风、黄芩、 芎藭、白敛、当归、白芷、芍药、莽草、黄蘗、黄连 (各半两) 、白蜡 (四两) 。 右十五味 〔口父〕咀, 先煎脂蜡令烊, 乃内诸药, 三上三下, 绞以绵及布, 以着 取少许火灸之, 油纸上傅之, 贴疮上, (千金翼有黄耆一两) 。 青龙五生膏, 治痈疽痔漏恶疮脓血出皆以导之方, 生梧桐白皮、生龙胆、生桑白皮、 生青竹筎、生柏白皮 (各五两) 、蜂房、?皮、蛇蜕皮 (各一具) 、雄黄、 雌黄 (各一两) 、蜀椒、附子、芎藭 (各五分) 。 右十三味 〔口父〕咀, 以三年苦酒二斗浸药一宿, 于炭火上灸干捣, 下细筛, 以猪脂二升半于微火上煎, 搅令相得如饴, 着新未中水白瓷器中盛, 稍稍随病深浅傅之, 并以清酒服如枣核, 日一。 治痈疽痔漏恶疮, 妇人妒乳漆疮方, 野葛、芍药、薤白、当归、通草 (各二分) 。 附子 (一分) 。 右六分 〔口父〕咀, 醋浸半日, 先煎猪脂八合令烟出, 内乱发二分令消尽, 下之? 又内松脂八分蜡二分, 更着火上令和, 即内诸药煎令沸, 三上三下去滓, 故帛傅药帖肿上, 干即易之, 如春去附子, 其发须洗去垢, 不尔令人疮痛。 治痈肿松脂膏方, 黄芩、当归、黄耆、黄连、芍药、大黄、蜡、芎藭 (各一两) 。 右八味 〔口父〕咀, 合松脂一斤半, 猪脂一合半, 微火煎之三上三下, 绵布绞去? 火灸傅纸上, 随肿大小帖之, 日三易之即差。 治诸色痈肿恶疮差后有瘢、减瘢膏方, 矾石、安息香 (一作女萎) 、狼毒、乌头、 羊踯躅、附子、野葛、白芷、乌贼骨、赤石脂、皂荚、干地黄、天雄、芍药、芎藭、 大黄、当归、莽草、石膏、地榆、白术、续断、鬼臼、蜀椒、巴豆、 细辛 (各一两) 。 右二十六味捣末, 以成煎猪脂四斤和药, 以此为准, 煎之三上三下, 以好盐一大匙下之, 膏成须服者与服之, 须摩者与摩之, 摩之忌近眼, 服之忌?娠人, 若灭瘢者, 以布揩令伤傅之, 鼻中息肉, 取如大豆内鼻中, 如瘀血酒服如枣核大, 痔漏以绵里如梅子内下部, 若中风摩患上取差, 崩中亦内, 若灭瘢取少许和鹰屎白傅之, 取腊日合之神效, (千金翼有礜石一两) 。 治脓溃后疮不合方, 烧鼠皮一枚作末, 傅疮孔中。
37 又方 熟嚼大豆以傅之。
38 又方 炒乌麻令黑熟捣以傅之。
39 又方 以牛屎傅之, 干即易之。
40 又方 烧破蒲席灰, 腊月猪脂和, 内孔中。 治痈久不差方, 马齿菜捣汁, 煎以傅之。 治痈疖溃后脓不断, 及诸物刺伤疮不差方, 石流黄粉 (二分) 、筋一片捶头碎。 右二味少湿筋, 内流黄中以刺疮孔, 疮差为度。 治痈肉中如眼, 诸药所不效者方, 取附子削令如碁子安肿上, 以唾帖之, 乃灸之, 令附子欲焦, 复唾湿之, 乃重灸之, 如是三度, 令附子热气彻内即差, 此法极妙。 治诸疮着白痂复发方, 大蒜、鼠矢、书墨。 右三味等分为末傅之, 日三。 禁肿法, 凡春初雷始发声时, 急以两手指雷声, 声止乃止, 后七日勿洗手。 于后有一切肿。 及蝎螫恶注肿疮, 摩之寻手差。 书肿方, 太乙 (甲一不生) 。 未 (乙一不成壬癸死) 。 右以丹书闭气书肿上立差。 治恶毒肿或着阴卵, 或着一边, 疼痛挛急, 引入小腹不可忍。 ) 。 一宿杀人方, 取茴香草捣取汁, 饮一升, 日三四服, 滓薄肿上, 冬中根亦可用, 此是外国神方, 从永嘉年末用之, 起死人, 神验。 治风劳毒肿, 疼痛挛急, 或牵引小腹及腰髀痛方, 桃人一升研如常法, 以酒三升搅和顿服之, 厚衣盖令汗, 不过三剂。 若从脚肿向上至腹者即杀人, 治之方, 赤小豆一斗, 以水三斗煮令烂, 出豆以汁浸脚至膝每日一度差止, 若已入腹不须浸, 但煮豆食之, 忌盐菜米面等, 渴饮汁, 差乃止。 麻子小豆汤, 治毒肿无定处, 或赤色恶寒, 或心腹刺痛烦闷者, 此是毒气深重方, 麻子、赤小豆 (各五升) 、生商陆 (二升) 、升麻 (四两) 、附子 (二两) 、 射干 (三两) 。 右六味 〔口父〕咀, 以水四斗先煮四味, 取二斗半去滓, 研麻子碎和汁煮一沸 ? 取汁煮豆烂取汁, 每一服五合, 日二夜一, 当利小便为度, 肿退即差, 并食豆。 治一切毒肿, 疼痛不可忍者方, 取蜱麻子捣傅之即差。 治痈有坚如石核者, 复大色不变, 或作石痈练石散方, 粗理黄石 (一斤) 、 鹿角 (八两烧) 、白敛 (三两) 。 右三味以醋五升, 先烧石令赤内醋中不限数, 醋半止, 捴捣末, 以余醋和如泥厚傅之, 干则易, 取消止, 尽更合, 诸漏及瘰?其药悉皆用之, 仍火针针头破傅药, 又单磨鹿角半夏末和傅之, 不如前方佳也。 治石痈坚如石不作脓者方, 生商陆根捣傅之, 干即易之, 取软为度, 又治湿漏诸痈疖。
41 又方 蜀桑根白皮阴干捣末, 烊胶以酒和药傅肿, 即拔出根。
42 又方 醋和茛菪子末傅头上, 即拔出根矣。
43 又方 蛇蜕皮帖之, 经宿便差。
44 又方 栎子一枚以醋于青石上磨之, 以涂肿上, 干更涂, 不过十度即愈。
45 又方 梁上尘、葵根茎灰 (等分) 。 右二味醋和傅之即差。 凡发肿至坚有根者名曰石痈。 治之法当上灸之百壮, 石子当碎出, 如不出, 益壮乃佳。 发皆第三 (论一首方十五首) 。 论曰, 凡发背皆因服食五石寒食更生散所致, 亦有单服钟乳而发者, 又有生平不服而自发背者, 此是上代有服之者, 其候率多于背两胛间起, 初如粟米大, 或痛或痒, 仍作赤色, 人皆初不以为事, 日渐长大, 不过十日遂至于死, 其临困之时, 以阔三寸高一寸, 疮有数十孔, 以手按之诸孔中皆脓出, 寻时失音, 所以养生者小觉背上痒痛有异, 即火急取净土水和为泥, 捻作饼子, 厚二分阔一寸半, 以粗艾大作炷, 灸泥上帖着疮上灸之, 一炷一易饼子, 若粟米大时可灸七饼子即差, 如榆荚大灸七七饼炷即差, 如钱大可日夜灸之, 不限炷数, 仍服五香连翘汤及铁浆诸药攻之乃愈, 又法。 诸发背未作大脓, 可以冷水射之, 浸石令冷熨之, 日夜莫住差乃止, 此病忌面酒五辛等, 亦有当两肩上发者。 凡服石人皆须劳役, 四体无令自安, 如其不尔者多有发动, 亦不得逐便恣意取暖, 称已适情, 必须遗欲以取寒冻, 虽当时不宁, 于后在身多有所益, 终无发动之虑耳 凡肿起背胛中, 头白如黍粟, 四边相连肿赤黑, 令人闷乱即名发背也, 禁房室酒肉蒜面, 若不灸治即入内杀人, 若灸当疮上七八百壮, 有人不识, 多作杂肿治者皆死。 治发背及痈肿已溃未溃方, 香豉三升少与水和, 熟捣成强泥可肿作饼子厚三分已上, 有孔勿覆孔上, 布豉饼以艾列其上灸之使温, 温而热勿令破肉, 如热痛, 即急易之 患当减, 快得安稳, 一日二度灸之, 如先有疮孔, 孔中得汁出即差。 治发背背上初欲结肿即服此方, 大黄、升麻、黄芩、甘草 (各三两) 。 栀子 (三七枚) 。 右五味 〔口父〕咀, 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取快利便止, 不通更进。 治痈疽发背已溃未溃及诸毒肿方, 栝楼根、榆白皮、胡鷰窠、鼠坌土。 右四味等分末之, 以女人月经衣, 水洗取汁和如泥, 封肿上, 干易, 溃者四面封? 亦觉即封, 从一日至五日令差。 内补散, 治痈疽发背巳溃排脓生肉方, 当归、桂心 (各二两) 、人参、芎藭、厚朴、 防风、甘草、白芷、桔梗 (各一两) 。 右九味治下筛, 酒服方寸匕, 日三夜二, 未差更服勿绝, (外台无防风甘草白芷) 内补散治痈疮发背方, 蜀椒、干姜 (各二分) 、白敛 (一两) 、 黄芩人参 (各二分) 、桂心 (一分) 、甘草 (一两) 、小豆 (一合半) 、附子、 防风 (各一两) 、芎藭 (二两) 。 右十一味治下筛, 酒服方寸匕, 日三夜二。 治痈疽发背及小小瘰?, 李根皮散方, 李根皮 (一升) 、通草、白敛、桔梗、厚朴、 黄芩、附子 (各一两) 、甘草、当归 (各二两) 、葛根 (三两) 、半夏 (五两) 、 桂心、芍药 (各四两) 、芎藭 (六两) 、桔楼根 (五两) 。 右十五味治下筛, 酒服方寸匕, 日三, 疮大困者夜再服之。 曾有人患骨从疮中出, 兼有三十余痈疖, 服此散得差。 治发背痈肿经年, 差后复发, 此因大风, 或结气在内, 经?闭塞, 至夏月已来出攻于背, 久不治, 积聚作脓血为疮内漏大内塞排脓散方, 山茱萸、 五味子、茯苓、干姜 (各一分) 、当归、石韦、芎藭 (各四分) 、附子 (二分) 、 苁蓉、巴戟天、远志、麦门冬、干地黄 (各八分) 、桂心、芍药 (各三分) 、地胆、 菟丝子 (各三分) 、石斛、人参、甘草 (各五分) 。 右二十味治下筛, 酒服方寸匕, 日三夜一, 稍加之, 长服终身不患痈疖。 治发背方, 乱发灰酒服方寸匕, 亦治瘭疽。
46 又方 饮铁浆二升取利。
47 又方 三年醋滓, 微火煎令稠, 和牛脂傅上, 日一易。
48 又方 猪狗牙烧灰醋和傅上, 日三四易之。
49 又方 猪脂傅上日四五, 亦治发乳, (救急方云取猪羊脂切作片吟水浸帖上暖易之五六十片差若初帖少许即寒寒定好眠甚 妙。
50 又方 蛇头灰醋和傅之, 日三易。
51 又方 烧鹿角灰和傅之, 日四五。
52 又方 烧古蚌灰鸡子白和傅之, 日三易。 丹毒第四 (论一首方三十八首) 。 论曰, 丹毒一名天火, 肉中忽有赤如丹涂之色, 大者如手掌, 甚者偏身有痒有肿, 旡其定色, 有血丹者, 肉中肿起, 痒而复痛, 微虚肿如吹状隐轸起也, 有鸡冠丹? 赤色而起, 大者如连钱, 小者如麻豆粒状, 肉上粟粟如鸡冠肌理也, 一名茱萸丹, 有水丹者, 由偏体热起遇水湿搏之结丹, 晃晃黄赤色, 如有水在皮中, 喜着股及阴处, 此虽小疾不治令人至死, 治之皆用升麻膏也。 升麻膏方, 升麻、白薇 (肘后作白敛) 、漏芦、连翘、芒消、黄芩 (各二两) 、 蛇衔、枳实 (各三两) 、栀子 (四十枚) 、蒴藋 (四两) 。 右十味微捣之, 水三升浸半日, 以猪膏五升煎, 令水气尽、去滓膏成傅诸丹皆用之? 及热疮肿上, (经心录无枳实以治诸毒肿) 。 治丹毒升麻拓汤方, 升麻、漏芦、芒消 (各二两) 、栀子 (二十枚) 、 黄芩 (三两) 、蒴藋 (五两) 。 右六味 〔口父〕咀, 以水一斗浸良久, 煮取七升, 冷, 以故帛染汁拓诸丹毒上, 拓后须服饮子并漏芦汤, 方并在前痈肿条中, 但服之立差。 (小品用治丹轸赤毒肿) 。 治丹毒单用药方, 水苔、生蛇衔、生地黄、生菘菜、蒴藋叶、慎火草、五叶藤、 豆叶、浮萍、大黄、栀子、黄芩、芒消。 右十三味但以一味单捣, 涂之立差, 大黄巳下水和用。
53 又方 凡天下极冷无过藻菜最冷, 但有患热毒肿并丹等, 取渠中藻菜。 细切熟捣傅丹上, 厚三分, 干易之。 治诸丹神验方, 以芸台菜熟捣厚封之, 随手即消, 如余热气未愈, 但三日内封之, 陵醒醒好差止, 纵干亦封之勿歇, 以绝本, 余以正观七年三月八日于内江县, 饮多至夜睡中觉四体骨肉疼痛, 比至晓, 头痛目胘, 额左角上如弹丸大肿痛, 不得手近, 至午时至于。 右角, 至夜诸处皆到, 其眼遂闭合不得开, 几至殒毙, 县令周公以种种药治不差,
54 经七日, 余自处此方: 其验如神, 故疏之以传来世云耳。 五色油丹俗名油肿, 若犯者多致死不可轻之方, 缚母猪枕头卧之, 甚良。
55 又方 牛屎涂之, 干易。 赤流肿丹毒方, 取榆根白皮作末, 鸡子白和傅之, (千金翼又用鸡子白和蒲席灰傅) 。
56 又方 捣大麻子水和傅之。
57 又方 以羊脂煎了摩之, 得青羊脂最良, (集验方云治人面目身体卒赤黑丹起如疥状不治日剧遍身即杀人) 。 治小儿丹毒方, 捣马齿苋一握, 取汁饮之, 以滓薄之。
58 又方 捣赤小豆五合水和, 取汁饮之一合良, 滓涂五心。
59 又方 浓煮大豆汁涂之良, 差亦无瘢痕。
60 又方 腊月猪脂和釜下土傅之, 干则易。 治小儿五色丹方, 捣蒴藋叶傅之。
61 又方 猪槽下烂泥傅之, 干则易。 (集验治卒赤黑丹) 。
62 又方 服黄龙汤二合并傅患上。 治小儿白丹方, 烧猪屎灰, 鸡子白和傅之良。 治小儿赤丹方, 芸台叶汁服三合, 滓傅上良, (千金翼云末芸台以鸡子白和涂之) 。 治小儿赤丹班駮方, 唾和胡粉从外向内傅之。
63 又方 铜铁屎以猪脂和傅之。
64 又方 屋尘和腊月猪脂傅之。 治小儿火丹, 赤如朱走皮中方, 以醋和豉研傅之。
65 又方 鲤鱼血傅之良。
66 又方 捣荏子傅之良。
67 又方 猪屎水和绞取汁, 服少许良。 治小儿天火丹, 肉中有赤如丹色, 大者如手, 甚者偏身, 或痛或痒或肿方, 赤小豆二升末之, 鸡子白和如薄泥傅之, 干则易便差, 一切丹并用此方皆差。
68 又方 生麻油涂之。 治小儿骨火丹其疮见骨方, 捣大小蒜厚封之, 着足踝者是。 治小儿殃火丹毒着两?及腋下者方, 伏龙肝末和油傅之, 轧则易, 若入腹及阴, 以慎火草取汁服之。 治小儿尿?丹, 初从两股起, 及脐间走入阴头皆赤色者方, 水二升, 桑皮切二升煮取汁浴之良。
69 又方 烧李根为灰, 以田中流水和傅之良。 治小儿朱田火丹, 病一日一夜即成疮, 先从背起渐至遍身如枣大正赤色者方, 浓煮棘根汁洗之, 以成疮者, 赤小豆末傅之, 未成疮者, 鸡子白和小豆末傅之, 凡方中用鸡子者, 皆取先破者用之, 完者无力。 治小儿天?火丹, 病从髀间起, 小儿未满百日, 犯行路?君,
70 若热流下令阴头赤肿血出方: 伏龙肝捣末, 鸡子白和傅之, 日三良。
71 又方 鲗鱼肉 (锉五合) 、赤小豆末 (五合) 。 右二味和捣, 少水和傅之良。 治小儿野火丹, 病遍身皆赤者方, 用油涂之。 治小儿茱萸丹, 病初从背起, 偏身如细缬, 一宿成疮者方, 赤小豆作末以粉之, 如未成疮者, 鸡子白和傅之。 治小儿废?火丹, 初从足趺起正赤色者方, 以枣根煮汁沐浴五六度。 隐轸第五 (论一首灸法一首右二十九首) 。 论曰, 素问云, 风邪客于肌中则肌虚, 真气发散, 又被寒搏, 皮肤外发凑理开毫? 淫气妄行之则为痒也, 所以有风轸搔痒, 皆由于此, 又有赤轸者, 忽起如蚊蚋啄, 烦痒剧者, 重沓垄起, 搔之逐手起, 又有白轸者赤如此, 赤轸热时即发, 冷即止? 白轸天阴冷即发, 白轸宜煮矾石汁拭之, 或煮蒴藋和少酒以浴之良, (姚氏治赤轸) 。 或煮石南汁拭之食, 或水煮鸡屎汁, 或煮枳实汁拭之良, 余一切如治丹方法, 俗呼为风屎, 亦名风尸。 石南汤治六十四种风, 淫液走人皮中如虫行, 腰脊强直, 五缓齐急, 手足拘挛, 隐轸搔之作疮, 风尸身痒卒面目肿起, 手不得上头, 口噤不得言, 方出第八卷中, 此方但是隐轸宜服之差。 治风痒隐轸, 心迷闷乱方, 天雄、牛膝、桂心、知母 (各四分) 、防风 (六分) 、 干姜、细辛 (各三分) 、人参 (二份) 、栝楼根、白术 (各五分) 。 右十味治下筛, 酒服半钱匕, 加至一匕为度。 治搔痒皮中风虚方, 枳实 (三升) 、独活、苁蓉、黄耆、秦艽 (各四两) 、丹参、 蒴藋 (各五两) 、松叶 (切一升) 。 右八味 〔口父〕咀, 以酒二斗浸六宿, 每服二合, 日二, 稍稍加之。 治风瘙隐轸方, 大豆三升酒六升, 煮四五沸, 每服一盏, 日三。
72 又方 牛膝为末, 酒下方寸匕, 日三, 并治骨疽癞病及喑?。
73 又方 芥子末浆水服方寸匕, 日三。
74 又方 白术末酒服方寸匕, 日三。
75 又方 白术 (三两) 、戎盐、矾石 (各半两) 、黄连、黄芩、细辛、芎藭、 茵芋 (各一两) 。 右八味 〔口父〕咀, 以水一斗, 煮取三升洗之良, 日五。
76 又方 马蔺子、蒴藋、茺蔚子、矾石、蒺藜子、茵芋、羊桃、萹竹 (各二两) 。 右八味 〔口父〕咀, 以浆水二斗, 煮取一斗二升, 内矾石洗之, 日三。
77 又方 蒴藋、防风、羊桃、石南、茵芋、芫花、蒺藜、矾石。 右八味各一两 〔口父〕咀, 以浆水一斗, 煮取五升去滓, 内矾石令小沸, 温浴之。 治隐轸痒痛方, 大黄、升麻、黄蘗、当归、防风、芍药、黄芩、青木香、 甘草 (各二两) 、枫香 (五两) 、芒消 (一两) 、地黄汁 (一升) 。 右十二味 〔口父〕咀, 以水一斗, 煮取三升半去滓, 下芒消令消, 帛染拓病上, 日四五度。 治举体痛痒如虫啮, 痒而搔之, 皮便脱落作疮方, 蒺藜子 (三升) 、蛇床子、 茺蔚子 (各二升) 、防风 (五两) 、大戟 (一斤) 、大黄 (二两) 、矾石 (三两) 。 右七味 〔口父〕咀, 酒四升水七升, 煮取四升去滓, 内矾石, 帛染拭之。 治风瘙肿疮痒在头面, 大黄拓洗方, 大黄、芒消 (各四分) 、 莽草 (二分一作甘草三两) 、黄连 (六分) 、黄苓 (八分) 、蒺藜子 (五合) 。 右六味 〔口父〕咀, 以水七升, 煮取三升去滓下消, 以帛染拓之, 日一度, 勿近
78 治风瘙隐轸方: 蛇床子(二升) 、防风 (二两) 、生蒺藜(二斤)。右三味〔口父〕咀,以水一斗, 煮取五升拭病上, 日三五遍。
79 治身体赤隐轸而痒, 搔之随手肿起方: 莽草 (二分) 、当归、芎藭、大戟、细辛、芍药、芫花、蜀椒、附子、 踯躅 (各四分) 、猪膏 (二升半) 。 右十一味 〔口父〕咀, 以酒渍药一宿, 猪膏煎之, 候附子色黄膏成, 去滓以傅病?
80 青羊脂膏, 主风热赤轸, 搔之逐手作疮方: 青羊脂 (四两) 、甘草、芍药 (各三两) 、白芷、寒水石、防风、黄芩、白及、 黄蓍、升麻 (各四分) 、百膏 (一升) 、竹叶 (切一升) 。 右十二味 〔口父〕咀, 先以水八升煮石膏竹叶, 取四升去滓, 浸诸药, 以不中水猪脂二升合煎,膏成傅病上良。
81 治风搔隐轸方: 石灰淋取汁洗之良。
82 又方 白芷根叶煮汁洗之。
83 又方 酪和盐熟煮摩之,手下即消良妙。
84 治隐轸百疗不差者方: 景天一斤, 一名慎火草, 细捣取汁傅上, 热灸手摩之再三度差。
85 又方 芒消八两水一斗, 煮取四升, 适寒温, 绵拭。
86 又方 黄连 (切) 、芒消 (各五两) 。 右二味以水六升, 煮取半去滓, 洗之, 日四五。
87 治风搔隐轸, 心迷闷乱方: 巴豆二两以水七升, 煮取三升, 故帛染汁拭之, 大人小儿加减之。
88 又方 矾石二两末, 酒三升渍令消, 帛染拭病上。
89 又方 吴茱萸苡一升酒五升, 煮取一升半, 帛染拭病上。
90 治暴气在表攻皮上隐轸作疮方: 煮槐枝叶洗之。
91 治小儿患隐轸入腹体肿强而舌干方: 芜菁子末, 酒服方寸七, 日三。
92 又方 车前子作末粉之良。
93 又方 蚕沙二升水二升煮去滓洗之良。
94 又方 盐汤洗了, 以蓼子挼傅之。 举体痛痒如虫啮痒而搔之, 皮便脱落作疮, 灸曲池二穴随年壮, 发即灸之神良。 瘭疽第六 (论一首方十五条) 。 论曰, 瘭疽者, 肉中忽生点子如豆粒, 小者如黍粟, 剧者如梅李, 或赤或黑或青或白, 其状不定, 有根不浮肿, 痛伤之应心, 根深至肌, 经久便四面悉肿疱, 黯熟紫黑色, 能烂坏筋骨, 若毒散, 逐?入藏杀人, 南人名为榻着毒厚肉处即割去之亦烧铁烙之, 令焦如炭, 或灸百壮, 或饮葵根汁, 或饮蓝青汁, 若犀角汁, 及升麻汁竹沥黄龙汤等诸单方治, 专去其热取差, 其病喜着十指, 故与代指相似, 人不识之, 呼作代指, 不急治之, 亦逐?上入藏杀人, 南方人得之, 皆斩去其指, 初指头先作黯?, 后始肿赤黑黯, ?痛入心是也。 代指者, 先肿?热痛, 色不黯缘爪甲边结脓, 剧者爪皆脱落, 此谓之代指病也, 但得一物, 令药汁拓渍之佳, 若热盛服漏芦汤及拓渍之, 傅升麻膏亦可, 针去血不妨洗渍涂膏也, 复有恶肉病者, 身上忽有肉如赤豆粒, 突出便长, 推出如牛马乳, 上如鸡冠, 不治自长出不止, 亦不痛痒, 此由春冬时受恶风入肌?中, 变成此疾, 治之宜服漏芦汤, 外烧铁烙之, 日日为之令焦尽, 即以升麻膏傅之, 积日乃差。 又有赤?病, 身上忽有赤?络起陇耸如死蚯蚓之状, 看之如有水在?中, 长短皆逐?所处, 此由春冬受恶风入络?中, 其血肉瘀所作也, 宜五香莲翘汤, 及竹沥等治之, 刺去其血, 仍傅丹参膏, 亦用白鸡屎涂之良。 恶核病者, 肉中忽有核累累如梅李核, 小者如豆粒, 皮肉?痛壮热?索恶寒是也, 与诸疮根瘰?结筋相似, 其疮根瘰?因疮而生, 是缓无毒, 恶核病卒然而起, 有毒 若不治入腹烦闷杀人, 皆由冬月受温风, 至春夏有暴寒相搏, 气结成此毒也, 但服五香汤主之, 又以小豆末傅之, 亦煮汤渍时时洗之, 消后以丹参膏傅之, 令余核捴消尽, 凡恶核初似被射工毒无常定处, 多恻恻然痛, 或时不痛, 人不痛者便不忧, 不忧则救迟, 迟治即杀人, 是以宜早防之, 尤忌牛肉鸡猪鱼马驴等肉, 其疾初如粟米, 或似麻子, 在肉里而坚似疱, 长甚速, 初得多恶寒须臾即短气, 取吴茱萸五合作末。 水一升和之绞取汁顿服之, 以滓傅上, 须臾服此汁, 令毒散止, 即不入腹也, 入腹则致祸矣, 切慎之。 凡?病喜发四肢, 其状赤?起如编绳, 急痛壮热, 其发于脚, 喜从?起至踝, 亦如编绳, 故云?病也发于肾喜着腋下, 皆由久劳, 热气盛为湿凉所折, 气结筋中成此病也, 若不即治其久溃脓亦令人筋挛缩也, 若不消溃其热气不散多作?病, 漏芦汤主之, 泻后锋针数针去恶血, 气针泻其根, 核上傅小豆末, 取消为度, 又用治丹法治之, 亦用治痈三味甘草散傅之, 若溃傅膏散如痈法。 恶核?病瘭疽等多起岭表, 中土甚少有, 南方人所食杂类繁多, 感病亦复不一, 仕人往彼深须预防之, 防之无法, 必遭其毒, 惟须五香汤小豆散吴茱萸皆是其要药。 凡附骨疽者, 以其无破 (外台作故) 。 附骨成脓, 故名附骨疽, 喜着大节解中, 丈夫产妇喜着?中小儿亦着脊背, 大人急著者, 先觉痛不得动摇按之应骨痛经日, 便觉皮肉渐急, 洪肿如肥状是也, 小儿才手近便大啼呼, 即是肢节有痛喉也, 大人缓者先觉肌烘烘然, 经日便觉痛痹不随, 小儿四肢不能动摇, 亦如不随状, 看肢节解中若有肌烘烘处, 不知是附骨疽, 令?身成肿不至溃, 体皆有青黯, 大人亦有不别, 呼为贼风风肿, 不知是疽也, 凡人身体患热, 当风取凉, 风入骨解中, 风热相傅, 便成附骨疽, 其候嗜眠沉重, 忽忽耳鸣, 又秋夏露卧为冷所折, 风热伏结而作此疾, 急者热多风少, 缓者风多热少, 小儿未知取。 风冷, 何故而有此疾, 由其血盛肌嫩, 为风折之, 即使凝结故也, 凡初得附骨疽? 即须急服漏芦汤下之, 傅小豆散得消, 可服五香连翘汤, 方在痈疽条中。 凡贼风, 其人体卒无热, 中暴风冷, 即骨解深痛不癈转动, 按之应骨痛也, 久即结痛或结瘰?, 其附骨疽久即肿而结脓, 以此为异耳, 若治附骨作贼风, 则增益病深脓多, 若治贼风作附骨, 即加风冷遂成瘰?偏枯挛曲之疾也, 疗之为效? 都在其始耳, 此非天下至精, 其孰能与于此, 若候附骨与贼风为异者, 附骨之始, 未肿但痛而已, 其贼风但痛不热, 附骨则其上壮热, 四体乍寒乍热, 小便赤大便涩而无汗, 若得下却热并开发凑理便得消也, 纵不消尽, 亦得浮浅近外? 凡贼风但夜痛骨不可按抑不得回转, 痛处不壮热, 亦不乍寒乍热, 多觉身体索索然冷, 欲得热熨痛处即小宽, 时。 复有汗出, 此为贼风证也, 宜针灸熨?诸服治风药即愈, 方在风条中。 又有风热毒相搏为肿, 其状先肿上生瘭浆如火灼处, 名曰风热毒, 治之一如丹法。 又有洪烛疮, 身上忽生瘭浆如沸汤洒, 剧者偏头面, 亦有?胁腰腹肿缓通体如火汤灼瘭起者是也, 治之法, 急服漏芦汤下之, 外以升麻膏傅之, 其间傅升麻膏若无效, 一依傅丹方, 凡热疮起便生白脓黄烂, 疮起即浅, 但出黄汁名肥疮。 浸淫疮者, 浅搔之曼延长不止, 搔痒者, 初如疥, 搔之转生汁相连者是也。 瘑疮者, 初作亦如肥疮, 喜着手足, 常相对生, 随月生死, 痛痒拆裂, 春夏秋冬随差剧者是也。 有人痈余疮, 败为深疽者, 在?胫间喜生疮中水恶露寒冻不差, 经年成骨疽, 亦名胻疮, 深烂青黑, 四边坚强, 中央脓血汁出, 百药不差, 汁溃好肉处皆虚肿? 亦有碎骨出者, 可温赤龙皮汤渍 (方见下卷肠痈篇) 。 夏月日日洗, 冬天四日一洗, 青肉多可傅白?茹散, 食却恶肉, 可三日傅之止, 候长傅家猪尿散得差止, 取猪屎烧灰末如粉, 致疮中令满, 白汁出吮去, 随更傅之差止, 碁更青肉, 复着白?散, 如前法家猪散取平复, 凡骨疽百疗不差者 可疮上以次炎之, 三日三夜便差, 如疮不差, 差而复发, 骨从孔中出者, 名为骨? 取先死乌雌鸡一只, 去肉取骨, 熬焦如炭, 取三家牛棓木刮取屑, 三家甑?各一两 皆烧成炭, 合导疮中碎骨, 当出数片差。
95 治瘭疽秘方, 世所不傅, 神良无比方: 射干、甘草、枳实、干地黄、升麻、黄芩 (各二两) 、大黄 (十分) 、 麝香 (二分) 、犀角 (六分) 、前胡 (三分) 。 右十味 〔口父〕咀, 以水九升, 煮取三升下大黄, 一沸去滓, 内麝香, 分三服, 不限剂数 (外台无黄芩, 云翼深师加黄芩、麻黄、白薇、枳实、升麻、松叶) 。 治疗疽诸疽, 十指头掀赤痛而痒方, 白芷、大黄、芎藭、黄芩、黄连、甘草、细辛、 ?本、当归、藜芦、莽草 (各一两) 。 右十一味 〔口父〕咀, 以水二斗煮猪蹄一具, 取一斗煮药, 取五升浸疮即差。 (千金翼名猪蹄汤) 。
96 治瘭疽浸淫多汁日渐大方: 胡粉、甘草、?茹 (各二分) 、黄连 (二两) 。 右四味治下筛, 以粉疮上, 日三四。
97 凡瘭疽着手足肩背, 累累如米起色白, 刮之汁出差后复发方: 黄耆 (六分) 、款冬花 (二分) 、外麻 (四分) 、附子、苦参、赤小豆 (各一分) 。 右六味治下筛, 酒服方寸七, 加之, 日三, (范汪无苦参) 。
98 又方 虎屎白者以马屎和之, 暴干烧为灰, 粉之良。
99 又方 胡粉 (一两) 、青木香、滑石、龙骨 (各三两) 、米粉 (一升) 。 右五味为末, 稍以粉病上, 日三。
100 又方 ?屋尘、?突墨、斧下土 (各一升) 。 右三味合研令匀, 以水一斗煮三沸, 取汁洗疮, 日三四度。
101 治瘭疽着手足肩背, 忽发累累如赤豆, 剥之汁出者方: 芜菁子熬捣, 帛裹展转傅上良。
102 又方 以麻子熬作末, 摩上良。
103 又方 酒和面傅之。
104 又方 鲗鱼 (长三寸者) 、乱发 (鸡子长大) 、猪脂 (一升) 。 右三味煎为膏, 傅之。
105 又方 剥去疮痂, 温醋泔清洗之, 以胡鷰窠和百日男儿屎如膏, 傅之。
106 又方 乱发灰服方寸七, 日三, 亦治发背。
107 又方 煮芸台菜, 取汁一升服之, 并食干熟芸台数顿, 少与盐酱, 冬月研其子, 水和服?
108 又方 以猪胆傅之良。
109 又方 枸杞根葵根叶煮汁煎如糖, 服之随意。
110 又方 腊月糖昼夜浸之, 数日乃愈。
111 治疽溃后方: 以汤洗拭了, 烧皂荚灰粉上良。
112 又方 梁上尘和车?脂傅之。
113 又方 以牛耳中垢傅良。
114 又方 以生麻油滓, 绵裹布疮上, 虫出。
115 又方 以沸汤灌疮中三四遍, (汤一作锡) 。 凡疽似痈而小有异, 今日去脓了, 明日还满, 脓如小豆汁者方, 芸台熟捣, 湿布盛之, 埋热灰中更互熨之, 即快得安, 不过再三即差, 冬用干者。
116 又方 皂荚煎汤洗疮拭干, 以蘗皮末傅, 勿令作痂。 凡疽卒着五指, 筋急不得屈伸者, 灸踝骨中央数十壮, 或至百壮。
117 治浸淫疮苦瓠散方: 苦瓠 (一两) 、蛇蜕皮、蜂房 (各半两) 、梁上尘 (一合) 、大豆 (半合) 。 右五味治下筛, 以粉为粥和傅纸上帖之, 日三, (古今录无大豆) 。
118 又方 以煎饼承热拓之, 亦治细癣。
119 疮表里相当名浸淫疮方: 猪牙车骨年久者, 椎破烧令脂出, 热涂之。
120 又方 取苦楝皮若枝, 烧作灰傅, 干者猪膏和涂, 并治小儿秃疮及诸恶疮。
121 治瘑疮方: 醋一升温令沸, 以生薤一把内中, 封疮上, 差为度。
122 又方 捣桃叶和鲤鱼鲊?封之, 亦可以鲊薄之。
123 又方 炒腊月糖薄之。
124 又方 烧故履系末傅之。
125 又方 烧松根取脂涂之。
126 治燥瘑方: 醋和灰涂之。
127 又方 热牛屎涂之。
128 治湿瘑方: 烧干虾蟆, 猪脂和傅之。
129 治瘑疥百疗不差方: 楝实 (一升) 、地榆根、桃皮、苦参 (各五两) 。 右四味 〔口父〕咀, 以水一斗, 煮取五升稍温洗之, 日一。
130 治久瘑疥湿疮, 浸淫日广, 痒不可堪, 搔之黄汁出, 差后复发方: 羊蹄根净去土, 细切熟熬, 以醋和熟捣, 净洗疮, 傅上一时间, 以冷水洗之, 日 又阴干作末, 痒时搔汁出, 以粉之, 又以生葱根揩之, (千金翼无葱字) 。 一切瘑疮, 炎足大指奇间二七壮, 炎大指头亦佳, 治脚?及曲?中痒, 搔之黄汁出
131 是风疽方: 以青竹筒一枚, 径一寸半长三尺, 当中着大豆一升, 以糠马屎二物烧为火, 当竹筒中烧之, 以器承两头取汁, 先以泔清和盐热洗疮了, 即涂豆汁, 不过三度极效。
132 又方 嚼胡麻傅, 以绵裹之, 日一易, 神良。
133 治石疽状如痤疖而皮厚方: 捣榖子傅之, 亦治金疮。
134 治久痈疮败坏成骨疽方: 末龙骨粉疮, 四面厚二分, 以膏着疮中, 日二易之。 虫出如发, 尽愈, 膏方如左。 大虾蟆 (壹枚自死者) 、乱发 (壹块鸡子大) 、猪脂 (壹斤) 。 右三味内脂中煎之, 二物略消尽, 下待冷, 更内盐一合搅和之, 充前用。
135 治疮久不差, 差而复发, 骨从孔中出, 名为骨疽方: 以猪胆和楸叶捣封之。
136 又方 捣白杨叶末傅之。
137 又方 芜菁子捣傅之, 帛裹, 一日一易。
138 又方 穿地作坑, 口小裹大, 深二尺, 取干鸡屎二升, 以艾及荆叶捣碎和鸡屎令可然火, 坑中烧之令烟出, 内疽于坑中熏之, 以衣拥坑口勿泄气, 半日当有虫出甚效。
139 治久疽方: 鲗鱼破腹勿损, 内白盐于腹中, 针缝之, 于铜器中火上煎之令干, 作末傅疽疮中, 无脓者以猪脂和傅之, 小疼痛无?也, 十日差。
140 治附骨疽方: 槲皮烧末, 饮服方寸七。
141 又方 新剥鼠皮如钱孔大, 帖肿上即脓出, 巳渍者, 取猪脊上脂帖之, 则脓出。 附骨疽, 炎间使后一寸, 随年壮, 立差。
142 治诸疮因风致肿方: 烧白芋灰, 温汤和之, 厚三分, 傅疮上, 干即易, 不过五度差。
143 又方 栎根皮三十斤锉, 水三斛煮令热, 下盐一把, 令的的然热以浸疮, 当出脓血, 日日为之, 差止。
144 治恶露疮方: 捣薤菜傅疮口, 以大艾炷炎药上, 令热入内即差。
145 治反花疮并治积年诸疮方: 取牛蒡根熟捣, 和腊月猪脂对上差止, 井治久不差诸肿恶疮漏疮等皆差。
146 又方 取马齿菜捣封, 差止。
147 又方 取蜘蛛膜帖疮上, 数易之, 差止。
148 治恶疮方: 矾石、蜡松、脂乱发 (各二分) 、猪膏 (四两) 。 右五味煎发消, 内矾石, 次内松脂, 次内蜡, 去滓, 先刮洗疮以涂之, 日再三, 不痛久疮, 时愈新疮, 迟愈蜗蚧痒疮, 头秃皆即愈生发, 胜飞黄膏。
149 又方 烧萹竹灰和楮白汁涂之。
150 又方 羊矢麻根烧烟断膏和封, 有汁者干傅之。
151 又方 面一升作饼, 大小覆疮, 炎上令热, 汁出尽差。
152 治恶疮似火烂洗汤方: 白马屎暴干, 以河水和煮十沸, 绞取汁洗之。
153 治恶疮名日马疥, 其大如钱方: 以水渍自死蛇一头, 令烂去骨, 以汁涂之, 手下差。
154 治身疮及头疮不止方: 昌蒲末傅上, 日三夜二。
155 治疮久不差方: 芜荑、藜芦 (各一两) 、姜黄、青矾、雄黄 (各一分) 、苦参、沙参 (各三分) 、 附子 (一枚) 。 右八味治下筛, 先以蓝汁洗疮去痂, 干拭傅之, 小儿一炊久剥去之, 大人半日剥之 再傅, 不过三四度愈。
156 治恶疮十年不差似癞者方: 蛇蜕皮一枚烧之, 末下筛, 猪脂和傅之, 醋和亦得。
157 又方 苦瓠一枚 〔口父〕咀煮取汁洗疮, 日三, 又煎以涂癣甚良。 皆先以泔净洗乃涂, 三日差。
158 又方 盐汤洗, 捣地黄叶帖之。
159 又方 烧假猪矢傅之。
160 又方 烧莨菪子末傅之。
161 又方 烧鲗鱼灰和酱清傅之。
162 治诸疮久不差, 并治六畜方: 枣膏三升, 水三斗, 煮取一斗半, 数洗取愈。
163 乌膏主恶疮方: 雄黄、雌黄、芎藭、升麻、乌头、及巳、竹灰、黄连、黄蘗、水银 (各二分) 、 杏人 (三十枚) 、胡粉 (一分) 、巴豆 (二十枚) 、松脂、乱发 (各一鸡子大) 、 蜡 (三两) 。 右十六味 〔口父〕咀, 以猪膏三升急煎, 令发消, 去滓, 停小冷, 以真朱二钱七投搅令相得以傅之, 凡用膏先净疮, 拭干乃傅之,
164 傅讫以赤石脂黄连散粉之, 千金翼无竹灰水银蜡乌膏治种种诸疮不愈者方: 水银 (一两) 、黄连 (二两) 、经墨 (三分) 。 右三味治下筛, 以不中水猪膏和之傅上, 不过再三愈神良, 若欲多作任人, 惟不治金疮, 水银大须熟研。
165 治代指方: 甘草二两 〔口父〕咀, 水五升, 煮取一分半渍之, 若无, 用芒消代之。
166 又方 以唾和白硼砂, 搜面作?子, 盛唾着硐砂如枣许, 以爪指着中, 一日差。
167 又方 以毛杂黄土作泥泥指上, 令厚五分, 内糖灰中煨之, 令热可忍, 泥干易, 不过数度差。
168 又方 刺指热饭中二七遍。
169 又方 以麻沸汤渍之即愈。
170 又方 单煮地榆作汤, 渍之半日。
171 又方 先刺去脓血, 灸鱼鲊皮令温以缠裹周匝, 痛止便愈。
172 又方 以蜀椒四合, 水一升煮三沸, 以渍之。
173 又方 取萎黄葱叶煮沸渍之。
174 治指痛欲脱方: 猪脂和盐煮令消, 热内指中, 食久住 (翼和干姜) 。
175 治手足指掣痛不可忍方: 酱清和蜜温涂之。 又炎指端七壮立差。
176 治手足指逆胪方: 此缘厕上搔头, 还坐厕上以指到捋二七下, 即差。
177 又方 青珠 (一分) 、干姜 (二分) 。 右二味捣以粉疮上, 日三。
178 治冻指瘃欲堕方: 马屎三升以水煮令沸, 渍半日愈。 治手足?裂逆胪代指方, 酒搦猪?洗之慎风冷, 治手足?劈破裂, 血出疼痛方, 猪脂着热酒中洗之。 治冬月冒涉冻凌面目手足?瘃及始热痛欲瘃者方, 取麦窠煮令浓热洗之, 治手足?痛方, 煮茄子根洗之。
179 又方 芎藭 (三分) 、蜀椒 (二分) 、白芷、防风、盐 (各一两) 。 右伍味 〔口父〕咀, 以水四升煎浓涂之, 猪脂煎更良。
180 治人脚无冬夏常拆裂, 名曰尸脚方: 鸡矢一升, 水二升煮数沸, 停小冷, 渍半日差止, 亦用马矢。
181 又方 烊胶胶干帛帖上。
182 割甲侵肉不差方: 硼砂矾石末裹之, 以差为倏。
183 又方 捣鬼针草苗汁鼠黏草根和腊月猪脂傅之。 备急千金要方卷第二十二。

日期:2008年5月23日 - 来自[备急千金要方]栏目
循环ads

痈疽、疮疖、熛疽等证治方

  治痈疽肿,松脂帖方。  

  黄柏 芎䓖 白芷 白蔹 黄芪 黄芩 防风 芍药 菵草 白蜡 当归 大黄(各一两) 细辛(二分) 膒脂(三两) 松脂(二斤)  

  上十六味切,曝干极燥,微火煎三上下,手不得离,布绵绞去滓贴之。  

  治痈疽肿,松脂帖方  

  当归 黄芪 黄连 芍药 黄芩 大黄 腊蜜 芎䓖(各一两) 松脂(一斤半) 陈膒脂(各一合半)  

  上十味细切,合煎,微火三上下,膏成绵绞去滓,向火涂纸上贴之。  

  治痈疽肿,松脂帖方  

  松脂(一斤) 大黄(三分) 膒脂(一两) 细辛(半分) 黄芩(一分半) 防风(半分) 白芷 白蔹 芎䓖 当归 芍药 菵草 黄连 白蜡 黄柏(各一分)  

  上一十五味细切,曝令极燥,先煎脂蜡下松脂烊尽,内诸药三上下,候色足绞以绵布,水中以新竹片上火炙之,施纸上贴之。此药大秘,实有奇效,不妄传之。   

  治痈疽极冷,升麻薄方  

  升麻(一两) 大黄(一两) 白蔹(六分) 黄芪(一两) 黄芩(六分) 白芨(一分,干者) 牡蛎(二分,粉) 龙骨(一两) 甘草(二分,炙) 芎䓖(一两)  

  上十味筛,和以猪胆,调涂布敷之痈上,燥易之。  

  治痈疽,白蔹薄方  

  白蔹 大黄 黄芩(各等分)  

  上三味捣筛,和鸡子白涂布上,敷痈上,一燥辄易之,亦可治。又以三指撮置三升水中,煮三沸,绵注汁拭肿上数十过,以寒水石沫涂肿上,纸覆之,燥复易,一易辄以煮汁拭之,昼夜二十易之。  

  治痈疽始一二日,痛微,内薄令消,猪胆薄方  

  黄芪 龙骨 青木香 栀子仁 羚羊角 干地黄 升麻 白蔹 大黄 黄柏 黄芩 芎䓖 赤小豆 麻黄(去节) 黄连 犀角(一两)  

  上十六味各等分捣筛,以猪胆调令如泥,以故布开口如小豆大,以泄热气。  

  治痈肿热盛,口燥患渴,除热止渴,黄芪汤方  

  黄芪 栝蒌 干地黄 升麻(各二两) 麦门冬(三两,去心) 栀子(二十枚) 芍药 黄芩(一两半)  

  上八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治客热郁积在内,或生疖,黄芪汤方  

  黄芪(二两) 人参(一两) 芎䓖 当归 甘草(炙,各一两) 远志(去心) 干地黄(各二两) 大枣(二十枚) 生姜(五两) 麦门冬(去心,五两)  

  上十味切,以水一斗二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治痈未溃,黄芪汤方  

  黄芪(四两) 甘草(二两,炙) 桂心(三两) 芍药 半夏 生姜(各八两) 饴(一斤)  

  上七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饴化分三服。  

  治痈,内补竹叶黄芪汤方  

  竹叶(切,一升) 黄芪(四两) 甘草(二两) 芍药(四两) 黄芩(一两) 人参(二两) 桂心(一两,如冷用半两) 大枣(十二枚) 干地黄(二两) 升麻(三两) 茯苓 生姜(各一两)  

  上十二味以水二斗,煮竹叶澄清,取九升,内诸药,更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治补度冷下,赤石脂汤方 

  赤石脂 人参 甘草(炙) 干姜(各二两) 龙骨(一两,碎) 附子(大者,一枚,炮)  

  上六味切,以水八升,煮取二升半,去滓,分温三服,如人行十里进一服。 

  治取冷过寒,下蚀见出,温中汤方  

  甘草(六分,炙) 干姜(六分) 附子(炮,去皮破,六分) 蜀椒(二百四十粒,去口者出汗)  

  上四味切,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温三服。  

  治断下补骨,附子汤方  

  附子(二分,炮) 当归 人参 黄连 甘草(炙,各一两) 干姜 桂心 芍药(各二分) 蜀椒(去汗目闭口,半分)  

  上九味以水五升,煮取一斗五合,去滓分温二服。  

  治痈疮及恶疮,有恶肉,猪蹄汤洗方  

  猪蹄(一具,治如食法) 白蔹(二两) 白芷(二两) 黄连(一两) 狼牙(二两) 芍药(二两) 黄芩 独活 大黄(各一两)  

  上九味以水三斗,煮猪蹄一斗五升,去蹄内诸药煮,煮五升洗疮,日四次,甚良。  

  治痈疽肿坏多汁,猪蹄汤方  

  猪蹄(一具,治如食法) 芎䓖 甘草(炙) 大黄 黄芩(各二两) 芍药(三两) 当归(二两)  

  上七味先以水一斗五升,煮蹄取八升,去蹄,内诸药,更煮取三升,去滓及温洗疮上,日三。亦可布内汤中,敷疮肿上,燥复之。  

  治肘疽方  

  黄连 皂荚(各等分,炙去皮子)  

  上二味捣下,和以淳苦酒,调令如泥,涂满肘,以绵厚敷之,日三易,良。  

  治痈疽最脓,增损散方  

  黄芪(五分,脓多倍之) 小豆(一分,热口干倍之) 芎䓖(二分,肉未生倍之) 白蔹(三分,有脓疮不合倍之) 栝蒌(三分,若小便利倍之)  

  上六味捣筛,令细酒调温服方寸匕,日三。  

  治痈消脓,木占斯散方  

  木占斯 桂心 人参 细辛 败酱 干姜 厚朴 甘草(炙) 防风 桔梗(以上各一两)  

  上十味捣筛,酒服方寸匕,入咽觉流入疮中。若痈及疽之不能发坏者,可服。疮未坏,去败酱。已发脓,纳入败酱,此药时有化痈疽成水者,方正桂为异,故两存焉(案:正桂句似误)  

  治发背及妇人发房并肠痈,木占斯散方  

  木占斯 厚朴(炙) 甘草(炙) 细辛 栝蒌 防风 干姜 人参 桔梗 败酱(以上各一两)  

  上十味捣筛,清酒服方寸匕,日七夜四。以多为善。败酱,草名也。病在上者当吐,在下者当下脓血,此谓肠痈之属也。诸病在里,惟服此药,即觉有力。及痈疽便即腹痛,长服。治诸疮及疽痔疮已溃,便即早愈。凡俗流医不知用此药,发背有不善而渴,便勤服之。若药力行觉渴心,便消散。若虽服坏,终无苦,但昼夜服勿懈也。发此药消散不觉,肿去时即愈。或长服即去败酱,偏治妇人乳肿诸产,疵速愈良。又云惟服有异,始觉背有不善之也。  

  治诸痈疽已溃未溃,疮中疼痛,脓血不绝,瞿麦散方

  瞿麦 白芷 黄芪 当归 细辛 芍药 薏苡仁 芎䓖 赤小豆(末,各一两)  

  上九味先以清酒小豆出于铜器中,熬令干后,渍渍后复熬五过止。然后治末,合捣筛,温酒服方寸匕,昼夜各五。三日后痛痒者,肌肉也。又方:用苦酒渍小豆,多痛倍瞿麦,疮口未开倍白芷,多脓倍黄芪、薏苡仁、芍药等。 

  治痈,食恶肉散方  

  藜芦(一分半) 真珠(一分半) 石硫黄 雌黄 麝香(各三分) 马齿 矾石(熬) 漆头 芦茹(各三分)  

  上九味筛捣,粉疮上,亦可为膏和敷疮上。  

  治痈疽,食恶肉散方  

  雄黄(一两) 矾石(一分,熬) 芦茹(一两)  

  上三味捣筛,稍著之,随用多少,不限一两。  

  治痈疽,兑膏方  

  当归 芎䓖 白芷 松脂(各二两) 乌头(一两) 猪脂(二升) 巴豆(十枚,去心皮)  

  上七味(口父)咀,纳膏中,微火合煎三沸,已纳松脂搅合相得,以绵布绞之去滓,以膏著绵絮兑头丈作兑,兑之疮虽深浅,兑之脓就,兑尽即善。肉疮浅者不起,兑著疮中日三,恶肉尽则止。  

  治食肉,青龙膏方  

  白矾(二两,火炼末之) 熟梅(二升,去核) 盐(三合) 大钱(二十七枚)  

  上四味于铜器中猛火投之,摩灭成末,乃和猪脂捣一千杵,以涂疮上,甚痛勿怪。此膏食恶肉尽复著,可敷蛇衔膏涂之,令善肉复生。  

  治痈疽、金疮,生肉膏方  

  大黄 芍药 黄芪 独活 白芷 芎䓖(各一两) 当归(一两) 薤白(二两) 生地黄(三两)  

  上九味(口父)咀,以盛煎猪膏三升,煎三上下,以绵布绞去滓,用兑摩,多少随意,常用之。  

  治丹、痈疽始发,焮热浸淫长成,拓汤方  

  升麻 黄芩(各三两) 黄连 大黄(各二两) 当归(一两) 甘草(一两,炙) 芎䓖(二两) 芒硝(三两) 羚羊角屑(各一两)  

  上九味(口父)咀,以水一斗三升,煮取五升,绞去滓,铛中纳芒硝,上火搅令成沸,尽滓,稍分适冷热贴帛,肿上数过,其热随手消散。(王练甘林所秘,不传此方。)




 

日期:2008年5月21日 - 来自[卷第四]栏目
共 19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