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范畴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餐饮企业或纳入转基因标注范畴

昨天,北京市科委联合市发改委、经信委、环保局等就《北京技术创新行动计划(2014-2017年)》召开发布会。北京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餐饮企业未纳入转基因标注范畴,今后制定标准时或将考虑列入。

在发布会上,有记者提到,麦当劳宣布在国外使用转基因饲料喂养鸡,国内快餐企业应不应该标识转基因成分?对此,北京市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转基因食品除包装食品中有部分要求标注以外,目前餐饮企业没有纳入转基因标注范畴,国家还没有制定标准,需要有关单位进行研究和制定。

该负责人表示,需要三年左右时间把目前的国家相应标准进行归结汇总,重新梳理后确定国家食品安全标准,转基因问题今后也会列入标准的考虑范畴内。

日期:2014年5月8日 - 来自[转基因食品]栏目
循环ads

江西新建县将艾滋病纳入医保范畴

  据新华社电 记者从江西省新建县卫生局获悉,该县已经将艾滋病纳入医疗保险范畴,并明确了艾滋病感染者及病人发生医疗费用的报销方式。

  新建县是全国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据介绍,新建县规定,有用人单位的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可随用人单位一起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无用人单位的,可按城镇居民参保办法参加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

  据了解,新建县艾滋病感染者及病人的门诊报销按城镇职工和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特殊门诊报销管理办法》进行报销;住院费用的结算,个人先全额现金垫付再报销。住院医疗费用采取二次报销的结算办法,即不属于基本医疗保险范围内的个人支付费用部分,由统筹基金救助50%进行报销。

  艾滋病及其并发症确需使用目录外药品和目录外检查的,经县医疗保险经办机构审核批准后,药品按照乙类药品标准进行核算,检查治疗项目列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部分费用范围执行。

  为了保护艾滋病感染者及病人的隐私权,病人的抗艾滋病用药报销将一律通过疾控部门进行,即艾滋病感染者及病人将相关证件及票据交给疾控部门,由疾控部门把票据递交给社保部门进行报销,然后艾滋病人再到疾控部门进行领取。

日期:2010年2月22日 - 来自[医保]栏目

治未病范畴包含亚健康

  编者按:亚健康与治未病是人们关注的热门话题,更是学界当前讨论的重点。《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积极发展中医预防保健服务,充分发挥中医预防保健特色优势,将中医药服务纳入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等。这意味着在推动医改中处理好亚健康和治未病的关系至为关键。本文力求理清两者关系,希望给读者以启示。

  亚健康是指人体处于健康和疾病之间的一种状态

  中华中医药学会在《亚健康中医临床指南》中将亚健康定义为:亚健康是指人体处于健康和疾病之间的一种状态。处于亚健康状态者,不能达到健康的标准,表现为一定时间内的活力降低、功能和适应能力减退的症状,但不符合现代医学有关疾病的临床或亚临床诊断标准。

  被称为处于亚健康状态者主要有两类人群。一类人群表现为各种不同的躯体、心理、社会交往方面的主观感觉上的不适或能力的减退等,但运用现代的仪器或方法检测却未发现阳性指标,或虽有部分指标的改变,但尚为达到西医学有关疾病的诊断标准,也即所谓“有症无据”。另一类人群则表现为体检中发现一些生物参数偏离了正常范围,但够不上疾病的诊断标准,临床上也无明显不适。

  亚健康是一个大概念,不仅涵盖了与健康和疾病衔接的区域或阶段,而且可能存在有一些独立的实质性内容。

  如果能对上述不同状态进行及早、有效的识别,进行有针对性的干预或调整,对于促进健康状态的维持及疾病的防控有着重要的意义。

  治未病主要是倡导预防为主、防患于未然的理念

  “治未病”一词,最早见于《黄帝内经》,如《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篇》指出:“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如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这里所言“治未病”是其最经典的含义,即处于健康状态时,要未病先防。又如《素问·刺热篇》指出:“肝热病者,左颊先赤,心热病者,颜先赤......病虽未发,见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这里的“治未病”是指在疾病初发之际,症状轻微不明显时(热病首先通过面色赤表现出来),就及时予以治疗。又如《灵枢·逆顺篇》指出:“上工,刺其未生者也,其次,刺其未盛者也,其次,刺其未衰者也。下工刺,其方袭者也,与其形之盛衰者也,与其病之与脉相逆者也。故曰:方其盛也,勿敢毁伤,刺其已衰,势必大昌。故曰: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此之谓也。”这里的“治未病”,主要强调在疾病未发、病后邪气未盛、病后正气未虚时要及时治疗。 

  根据中医历代医家在《内经》基础上对“治未病”内涵的发展,其范畴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未病养生、防病于先  当人体处于健康状态时,要注意运用各种养生保健的方法和手段,增强体质,维护健康,提高生活质量,防止疾病的发生。这种无疾病的状态,被今人称为“健康未病态”。

  欲病救萌、防微杜渐  当人体出现一些偏离健康的迹象、征兆,但还达不到疾病的标准时,要及时调理、治疗,防止其发展为疾病。即《素问·序》中所指出的“消患于未兆”、“济羸劣以获安”。在唐代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论诊候第四》中出现了“欲病”的概念:“古人善为医者,上医医未病之病,中医医欲病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若不加心用意,於事混淆,即病者难以救矣。”这种“欲病”的状态,被今人称为“前病未病态”。

  从上述引文可看出,孙思邈在提出“欲病”的同时,还提出了“未病之病”的概念。如何理解“未病之病”?从诊断角度可以将其理解为机体内已经存在疾病的信息,但尚未显化而从症状上表现出来,看上去如同健康人一样。这种情况与现在意义上的疾病潜伏期(如传染病的潜伏期),疾病早期有体内病理改变而无临床表现(如恶性肿瘤的早期),或发作性疾病的缓解期(如癫痫、哮喘等疾病的缓解期)等相似,今人将其称为“潜病未病态”。根据现在有关疾病的概念,严格上已经属于“已病”的范畴,只是缺乏明确的诊断依据,或目前没有明显的临床表现。

  已病早治、防其传变  当人体患有疾病后,要早期诊断,及时治疗,并掌握其发生发展的规律及传变途径,以防止其进一步的发展和传变,使病情更为严重,或累计更多的脏腑。如《难经·七十七难》指出:“所谓治未病者,见肝之病,则知肝当传之于脾,故先实其脾气,无令得受肝之邪,故曰治未病焉”。这种疾病的早期或未传变状态,今人称为“传变未病态”。

  瘥后调摄、防其复发  当疾病初愈后,要采取适当的调养方法及保健手段,促进机体的完全康复,防止疾病的复发。古人认为疾病痊愈后,如调养不当,可发生复发,并有食复、劳复等的不同。依照上述命名原则,将疾病愈后的未复发状态称为“愈后未病态”。 

  从上述“治未病”的含义可以看出,广义“治未病”中的“未病”包括无疾病、欲病、已病和病愈后四个状态;而狭义“治未病”中的“未病”仅指前两个阶段,即无疾病和欲病。

  古人提出“治未病”概念,主要是要倡导一种预防为主,防患于未然的思想和理念。中医经几千年实践形成的诊治疾病的理论体系及丰富的治疗与养生保健的方法和手段,在“防患于未然”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

  亚健康属于中医治未病的范畴

  从广义上来说,中、西医对于疾病的认识是一致的,但从狭义上来说,诊断疾病的侧重点是不同的。中医更强调功能上的失调,多根据机体所表现出来的外在的宏观征象进行判断,因此,书中记载的很多疾病的名称是以主症命名的,但从西医学角度看就是症状。而西医学更重视机体内形态、结构方面的改变,当然也有属于功能改变而导致的疾病者。其所言疾病,一般来说有较为明确的病因和发病机理。如果比较中、西医有关健康(无病)、疾病(已病)、亚健康(欲病)范畴的大小,假设在中医“无病”与西医“健康”范畴一样大的前提下,西医学“疾病”的范畴比中医的“已病”小,只是部分中医的“已病”;西医“亚健康”的范畴涵盖了中医的“欲病”和部分“已病”。

  亚健康虽然是西医学基于健康新概念而提出的一种新概念,但其所反映的理念早在中医《黄帝内经》时代的“治未病”思想中就有体现,也就是要重视疾病的预防,提高健康质量及生活质量。亚健康状态的范畴不等同于中医广义“治未病”中的未病,但属于中医“治未病”的范畴,与中医所言“欲病”的状态最为接近,但可能包括一部分“已病”的内容,这是因为中医所言病主要根据症状进行判断的缘故,它比西医“疾病”的范畴要大。

  亚健康虽然作为一种新概念是基于西医学健康和疾病概念诞生,但根据西医学的指导思想,如果其机理不明确,就无法采取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而中医的“治未病”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中医理论体系是侧重于从宏观表现来认识和辨识、判断机体的状态,更何况中医所言疾病的部分属于亚健康的范畴,因此,中医“治未病”的思想为亚健康的调摄指明了方向,其理论体系可指导亚健康的临床辨识及干预,其优势具体可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中医“天人相应”、“形神合一”等整体观的思想为亚健康的辨识与干预提供了理论依据;中医“三因制宜”的思想为亚健康人群的个体化诊疗提供了基本原则;中医“四诊合参”的诊察手段,有利于对亚健康状态的早期诊察;中医体质学说与辨证理论有利于对亚健康状态的辨识与分类;中医丰富多样的治疗方法和技术为亚健康的干预提供了手段;中医科学的养生理念及丰富的保健手段可运用于亚健康的预防和调摄。

  “上工治未病”已经提出几千年,一直到目前仍然是一种很新的理念。虽然也有人提出“未病学”,并通过学术专著而体现,但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体系尚存在不足。因此,通过亚健康的研究,集中、西医的精华和优势,将这种朴素而先进的理念和当代先进的研究方法和技术有机结合,促进人们对中医“治未病”更深入的理解,使中医的“治未病”从理念、思想发展成为看得到的、更容易被世人接受的、具有丰富内涵的理论体系及中医未病学学科,在疾病预防和保健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日期:2009年7月16日 - 来自[临床讨论]栏目
循环ads

任秀玲 :五行范畴对中医学的影响

 内蒙古医学院中蒙医学院
“五行”最早见于《尚书·甘誓》:“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此处“五行”所指,没有明言。但“五行”是神圣字眼,是交战双方共同承认不可威侮的意识形态,以至宣战者无须对其论证,只需指出敌对一方违背了它就足够了。范文澜在《古史辩》中解释为:“威侮五行”,就是依仗威势,轻视经济百业,使民众无以聊生,“五行”基本上指社会产业,物质生活元素、国民生存的命根等意思。
  对“五行”最早作系统解释的是《尚书·洪范》。《洪范》记载了箕子之言:“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叙。初一曰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
  中国古人有追求圆满和谐的意识倾向,最早代表圆满观念的数字就是五。至迟在春秋末期,这种以“五”为圆满的观念,已深深积淀在中国文化的结构中了。《孙子兵法》说:“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沿袭了“尚五”的传统观念。此外,《尚书·尧典》提出“五典”;《尚书·皋陶谟》记载有“五辰”、“五享”、“五礼”、“五服”、“五章”、“五刑”、“五用”、“五采”、“五色”,“五声”、“五长”;《尚书·洪范》还提出“五事”、“五纪”、“五福”。所以春秋战国时期,五行思维基本完善成熟,它把社会物质生活中的事物归纳起来分为五种基本类型,赋予哲理,认为这五类基本的物质要素相互统一,相互补充,构成了一个完整而又圆满的物质存在系统。
  “五行”是构筑中医理论的重要范畴
  五行思维也深深地影响了中医理论的形成,在《黄帝内经》中“五行”是作为一种思维模式拿来应用的,而很少把“五行”作为研究对象来讨论。“五行”作为构筑中医理论的重要范畴,主要起了两个方面的作用:
  1.运用五行规律认识藏于体内的脏腑
  与时代相适应,《黄帝内经》运用了中国古代哲学思想“五行”为思维模式、规律,探索、把握内脏的生理功能、相互关系及疾病传变。
  (1)脏数为五与五行的五相关。如果中国哲学是“六行”的话,中医理论的脏很可能是六脏,把脑髓也作为一脏。脑髓为脏的观点在《黄帝内经》成书时期是存在的,《素问·五脏别论》说:“余闻方士,或以脑髓为脏,或以肠胃为脏,或以为府,敢问更相反,皆自谓是,不知其道,愿闻其说。”因此,中国医学把脏归结为五个,是与五行学说的“五”数相关。
  (2)由五行推导五脏之象,即通过五行的属性和五类的推演认识五脏的生理、病理现象。《素问·五脏生成》说:“五脏之象,可以类推。”五脏的生理、病理征象,可以按照“类”推理得出。《素问·金匮真言论》指出:“东方青色,入通于肝,……其类草木……;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其类火……;中央黄色,入通于脾,……其类土……;西方白色,入通于肺,……其类金……;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其类水……”《黄帝内经》推导五脏之象是以木火土金水为五类标准,建立一个推理模式而进行的。由此而推出的五脏之象是由五脏、五窍、藏精、五体、五志、五液、五神、五色、五味、五音、变动等等内容组成。换言之,五脏的生理、病理形象是通过以上各个方面归纳形成的。
  (3)揣度五脏间的关系。《黄帝内经》依据五行的生克规律、揣测五脏间的内的联系。《素问·五脏生成》说:“五脏相音,可以意识。”相,段玉裁说:“目接物曰相,故凡彼此交接皆曰相。”音,由声音引申为“音迅”、“消息”、“信息”。如《诗经·郑风·子衿》:“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其中的“音”就是音迅。所以,五脏间彼此交接的消息、信息、可以用心意,依据相生、相克关系去分析、揣度。
  (4)应用五行的所胜、所不相胜关系,揭示五脏病情的轻重、死生日期及疾病的传变规律。《素问·脏气法时》说:“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更贵更贱,以知死生,以决成败,而定五脏之气,间甚之时,死生之期也。”“更贵更贱”即指五行间存在着所胜所不胜的关系。利用所胜、所不胜关系,判断五脏病变的轻重及死生日期。又如《素问·玉机真脏论》说:“五脏受气于其所生,传之于其所胜,气舍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病之且死,必先传行至其所不胜,病乃死。……肝受气于心,传之于脾,气舍于肾,至肺而死。……五脏相通,移皆有次,五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五脏疾病的轻重,死生之期及传变规律,是按五行的相生、所胜,所不胜关系来认识的。
  2.为中医理论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五行五脏结构系统
  “五行”范畴从中国哲学移植到中医,并且作为中医理论之网上的纽结,为中医理论带来了一种思维方式,建立起一个以五行为思维起点,以自然界的五方、五气,人体的五脏为基本框架的天人相应的整体结构,使中医理论自始至终贯穿着以五脏为中心的多因素、多层次地考虑人体的生理病理活动的整体观念。因此,“五行”范畴是中医学、中医理论整体性思想的渊源。
  《黄帝内经》引进“五行”范畴形成五行思维方式的意义
  第一,五行思维方式使中医理论具有多样性、联系性的观念。任何问题都从五个要素出发,如脏有五脏,神有五神,液有五液,咳有五脏咳等,并且五个要素间又存在相生、所胜、所不胜的内在联系。
  第二,五行思维本身包含着矛盾观念。因为五行中任意一行,都与其它四行构成对立统一关系,为阴阳观念的引入及阴阳与五行结合奠定了基础。
  第三,五行思维还包含着运动的观念。因为五行的“行”字在甲骨文、金鼎文中的字形,有行走、运行、畅通等含义。五行间的生克制化,就是五行间的运动变化规律。
  《黄帝内经》把“五行”作为客观规律的固定模式,将生命现象纳入其体系中,只需与“五行”特性部分吻合,即可按“五行”的关系,推理生命运动了,大有机械论之嫌疑。因为,只要纳入五行结构中的内容,就具有了“五行”那样的“生胜”关系,又具备了辩证的运动属性。其由五行模式推理的医学命题,具有主观性、或然性,其必然性需要重新认识。但中国人(中医学)在很早以前,就可以借助于“五行”思维工具,探索未知,无疑是智慧的。

日期:2006年10月13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任秀玲:研究中医理论范畴 促进中医学术发展

任何科学理论都有自己的基本范畴。一门科学的基本范畴是它特有本质的最集中的反映。开展中医药理论范畴及范畴体系的研究,有助于我们正确把握中医的本质、特征及其规律,进而探讨概念、范畴内涵的发展和转化,对促进中医药理论的发展是十分有益的。
  透过中医理论的外在形式,把握理论的本质特征
  黑格尔曾说:“我认为,如果从出现在哲学史中的各个体系的基本概念身上清除掉属于其外在形式、属于其局部应用范围等等的东西,那未就会得出观念自身在其逻辑概念中的规定的不同阶段。”黑格尔的这一说法也适用于对中医理论体系的分析认识。那么,怎样才能清除一个理论体系的外在形式和偶然因素,揭示出其中所包含的基本概念(范畴),把握其本质特征呢?中国哲学史家冯契先生说:“我们如果对历史上各种哲学体系作了具体分析,揭露了它们所由以产生的社会历史条件和认识论根源,揭示出它们所包含的基本概念,于是我们就粉碎了这些体系的外在形式,清除掉局部性的和偶然的东西,看到了人类认识运动的一些环节;而正是这些环节构成了基于人类社会实践的认识的辩证运动。”可见,对于一个理论体系,如果我们能够揭露形成它们的社会历史条件,即充分认识它们形成时期的生产力、生产水平、生产工具等社会条件对其的影响和限制;挖掘出形成它们的认识论根源,即寻找出形成理论的基本命题、基本方法的思想根源,受哪些历史上的哲学思潮的熏陶、培育;揭示出它们所包含的基本概念,即形成该理论体系的哲学、逻辑、科学方法及本学科的基本概念范畴。
  挖掘、揭示出中医理论所包含的基本概念范畴,解剖范畴体系间的内在联系,并把这些概念、范畴放回到《黄帝内经》构筑中医理论的先秦、秦汉之际那个历史时期,分析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生产力、生产水平、生产工具)对这些概念范畴及理论的影响及限制。揭示这些概念范畴的形成与当时哲学思潮、人类理论思维水平的源流关系。无疑,我们也就粉碎了中医理论的外在形式,清除掉了局部性和偶然性的东西,把握了理论的本质、特征和规律。
  揭示中医学如何将医学经验升华为理论
  《黄帝内经》在两千多年前建构了中医理论体系,并且把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保留至今,这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文化现象。为什么这一理论具有如此强大、顽强的生命力?除了近几十年来有国家政策的保护外,与这一理论自身有着较强的解释已知事实和对未知事实推测的能力有关。
  《黄帝内经》汲取、引进、移植了中国古代哲学、逻辑、科学方法等领域的认识成果——范畴,用来作为整理医学经验事实、推动生命科学深入的工具和手段,这是《黄帝内经》成功地建构中医理论体系的关键,也为中医理论注入了众多的生长点。例如,移植哲学范畴的阴阳、五行于医学土壤之中,使之成为中医理论体系的重要范畴,作为中医理论的思维规律,控制业医者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并且导致阴阳、五行等哲学范畴在医学土壤上有变异、有发展,丰富了其作为哲学范畴的内涵。再如,引进先秦逻辑的“形名”、“应因”范畴,解决了中医理论的名词概念的命名及制定原则,充分地认识了名、形、实三者的关系,奠定了中医理论的概念及概念体系的基础。
  总结理论思维的经验,促进中医药理论的发展
  恩格斯指出:“理论思维仅仅是一种天赋的能力。这种能力必须加以发展和锻炼,而为了这种锻炼,除了学习以往的哲学,直到现在还没有别的手段。”所谓“以往的哲学”,就是以往出现的哲学体系及其范畴逻辑结构。人类理论思维的经验教训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人们在认识客观世界时,一个正确的认识(概念范畴)是怎样形成和发展的;二是人们在反映客观世界时,在哪些情况下容易失足,真理和错误在什么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要总结这些理论思维的经验教训,离不开对该理论的概念范畴的研究和分析。只有对中医理论体系中的基本概念、范畴的内涵;诸范畴之间的关系以及前后发展的逻辑联系,这些范畴在理论框架中的作用等进行深入的解剖、分析,才能从中总结出理论思维的经验及教训,从而提高中医理论的理论思维能力,促进中医药理论在现代的发展。

日期:2006年9月19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循环ads

任秀玲:“道”范畴的形成及意义

  《黄帝内经》建构中医理论时,受先秦哲学思想的影响,许多先秦时期的哲学、逻辑、科学方法范畴被移植、引进,作为中医理论中的重要概念范畴,成为中医理论的指导思想、基本命题和捆绑医学经验事实的理论网结。“道”范畴,作为中医理论体系之网上的一个重要网结,是指导中医学探索认识人体的生命运动、疾病变化、针石机理、养生方法的理性信念。梳理“道”范畴的形成及在中医理论体系中的作用和意义,有利于我们理清思路,准确地理解中医理论的本质和规律。
  一、“道”范畴的形成及涵义
  《说文》:“道,所行道也,一达谓之道。”道的本义,是人行之路,具有一定方向的路。引申为天和人所必须遵循的轨道或规律,通称为道。日月星辰所遵循的轨道称为天道,人类生活所遵循的轨道称为人道。道字虽然在《尚书》等古文献中已屡次使用,但是作为哲学范畴,则是始于老子。老子以前,随着农业生产和天文学的发展,已提出了五行和阴阳的学说,但是这种以多种元素为世界本原的学说,不仅难以说明有限的客观物质如何成为无限世界本原的问题,而且也无力对抗意志之天的绝对权威。老子提出道这一概念,并把它从有限的物质升华为无限的理性,这就从理论上解决了春秋时期在哲学上所面临的疑难,把中国古代哲学的思维水平推进到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作为宇宙本原的道是什么?老子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道是混然一体的东西,先于天地。老子肯定天地万物具有普遍规律,但他把规律从物质世界脱离出来,认为先有规律性的道,由道产生天地万物。庄子的道,“生天生地”(《庄子·大宗师》),也是凌驾于物质世界之上的非物质性的绝对。
  庄子后学和《管子》四篇(《管子》中的《心术》上下、《白心》、《内业》),是老、庄道论转化的过渡环节。《心术上》说:“道在天地之间也,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此外,《内业》还以精气解道。成书于战国末年的《易传》,把道看成自然规律,如:“天地交,‘泰’。后以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泰卦·象传》)。《系辞上》说:“一阴一阳之谓道”,这里的“一阴一阳”是指宇宙的普遍规律。
  荀子说:“夫道者,体常而尽变,一隅不足以举之”(《荀子·解蔽》)。“大道者,所以变化遂成万物也”(《荀子·哀公》)。道既是万物变化遂成的所以然,又是万物的普遍规律。
  韩非发展了道论。在《韩非子·解老》中说:“道者,万物之所然也,万理之所稽也。理者成物之文也,道者万物之所以成也”。理是指万物的条理、规则、规律,道是万理之综合。理是具体事物的特殊规律,道则是物质世界的一般规律。
  二、《黄帝内经》“道”的涵义及作用
  道字在《黄帝内经》中出现多次,频繁使用,是中医学认识人体生命运动、疾病变化、针石机理、养生方法的指导思想。因而,道的概念是《黄帝内经》构筑中医理论体系的基本范畴之一。《黄帝内经》中道的涵义主要有两个方面。
  其一,来源于《易传》的观点,把道解释为“一阴一阳”,阴阳之道是宇宙间的普遍规律。例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所说:“阴阳者,天地之道也”,这是对道的定义。“道,昭乎其如日醒,窘乎其如夜瞑,……何谓日醒?岐伯曰:明于阴阳,如惑之解,如醉之醒”(《灵枢·病传》)。道就是“阴阳”,明白道,就是要懂得“阴阳”,即为“日醒”。《素问·上古天真论》说:“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上古懂得道的人,遵循阴阳规律,和于术数方法。“非道,何可小大深浅,杂合而为一乎?……昭昭之明不可蔽。其不可蔽,不失阴阳也”(《灵枢·外揣》)。阴阳是“小大深浅杂合为一”的方法和规律。“夫阴阳逆从标本之为道也,小而大,言一而知百病之害,少而多,浅而博,可以言一而知百也”(《素问·标本病传》)。阴阳、逆从、标本这些既对立又统一的自然规律作为道的内涵,言简意赅,可以执一权万,也是认识疾病的根本规律。“故善为脉者,谨察五脏六腑,一逆一从,阴阳、表里、雌雄之纪,藏之心意,合心于精,……是谓得道”(《素问·金匮真言》)。善于诊断的医生,谨慎地从逆从、阴阳、表里、雌雄等对立统一规律中审察五脏六腑,并深知变通,就是得道,即深得道涵义的人。
  综上所引,道是自然界的根本规律,即“一阴一阳”。道的这一内涵确立了阴阳在构筑中医理论体系时的指导地位。阴阳是我国古代朴素的对立统一思维律,它是古人对自然界客观存在的对立统一规律认识后,在古医家对人体组织结构了解甚微的情况下,运用矛盾分析方法,在对立统一中把握生命运动,揭示生命活动的矛盾运动,为中医先哲们回避人体的组织结构而先研究生命运动的过程、疾病变化规律,提供了思维工具和方法,指导中医学建立了“生命就是对立运动”等重要的理论命题。这决定了中医学认识生命运动、分析病理变化及临床诊断、治疗疾病的思维过程是逐级矛盾(阴阳)分析方法,还控制着理论体系的概念、判断和推理形式,形成了辩证逻辑的概念、判断、推理形式,使中医学以辩证性质的概念、判断及推理形式反映人体生命运动整体的对立规定性,揭示生命运动的辩证本质和运动发展规律,把握疾病过程中的矛盾运动,以征服疾病。
  其二,《黄帝内经》中的道字,有时也指具体事物的特殊规律,即《韩非子·解老》中所说之“理”的涵义。在这一意义上,《内经》道与理通用。如《素问·四气调神》中的“养生之道”、“养长之道”、“养收之道”、“养藏之道”;《灵枢、九针十二原》的“持针之道”;《灵枢·官能》的“用针之理,必知形气之所在,……刺道毕矣。”这些道与理都是指具体事物(养生、持针、针刺等)各自的规律。尤其是《灵枢·五乱》所载:“黄帝曰:五乱者,刺之有道乎?岐伯曰:有道以来,有道以去,审知其道,是谓身宝”。客观事物包括疾病,都是按自身规律发展变化,能察知其规律就是“身宝”。
  可见,“道”范畴在《黄帝内经》中的内涵,一是指“一阴一阳”的对立统一观点,是宇宙间、生命运动及预防疾病和治疗疾病过程中普遍存在的客观规律;二是指自然界任何具体事物(包括生命运动中的各种生命现象)都存在自身的具体规律。前者即哲学中的一般规律;后者则为具体事物的特殊规律。前者确立了中医理论是在对立统一思维律控制下,形成的具有辩证思维性质的理论体系(辩证逻辑体系);后者“求道”、“寻理”,则成为历代医家探索人体生命运动奥秘、认识疾病机理和诊断、治疗疾病的动力及实现人生价值的理想,直至现代医家仍然为之奋斗不已。
  所以,“道”范畴为中医理论注入和确立的对立统一思维规律及“求道”、“寻理”的科学精神,仍然是现代中医学要继承和发扬的优秀传统。

日期:2006年9月19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任秀玲:积极开展中医理论概念范畴研究

内蒙古医学院中蒙医学院
目前,中医学界急需回答中医学的本质特征及中医理论的结构框架是什么?一门科学的基本概念范畴是它特有本质的最集中的反映,如果我们能够梳理出一门科学的基本概念范畴,揭示出各基本概念范畴的内涵,弄清楚各概念范畴之间的主要联系,一门科学的基本特征和结构框架也就显现出来了。
  开展中医理论的概念、范畴研究,整理出中医理论的概念范畴体系,以此揭示中医理论的结构框架,标志着中医学界对中医理论的认识,已不满足于中医理论的组成(即理论体系内容),其思维进程已步入对中医理论结构框架(即理论是由哪些概念、范畴建构的)的揭示。
一、理论框架、概念范畴疏释
  什么是“框架”?框架,原本指建筑工程中,由梁、柱等联结而成的结构。从语义学角度看,“框”,是限制、规定的意思,“架”,是用来支撑各种物质的基体,“框架”,就是把相关内容框入或限制在同一基体上,使那些零散的东西构成一个整体,变得有秩序。“理论框架”,形象地说,是指构成一门理论学科的“梁”、“柱”及由此搭建的基本骨架,是一门学科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体。这些“梁”、“柱”,就是构成该理论学科的蕴含着命题和方法的基本概念范畴。因此,所谓理论框架,是指建构理论体系过程中,由基本概念、范畴联结而成的理论结构。中医理论框架,就是指中医理论体系中,由基本概念、范畴联结而成的理论结构。
  什么是“概念”、“范畴”?概念、范畴,是逻辑思维(理论思维)的基本形式。哲学家张岱年先生将其定义为:“意义比较广泛,具有普遍性的概念,谓之范畴”。列宁曾说:“自然界在人的认识中的反映形式,这种形式就是概念、规律、范畴等等”。
  范畴,是学科的基本概念,而不是所有概念。是蕴含着该门学科中基本命题、基本方法的那些概念。如“藏象”就是中医理论框架中的一个重要的概念范畴,它是中医理论中的重要命题,凝聚着对人体内脏实体的生理、病理变化及与之对应的生理、病理征象的探索成果,而且还蕴含着中医学“以象测脏”的研究藏象方法。
  范畴,是人们认识成果的结晶。范畴作为思维形式,具有主观性。但它是客观世界一般现象和过程的本质规定性及关系在主体意识中的反映,是对自然现象、社会现象认识的高度概括,是客体移植于人们思维中的主观形式。如“阴阳”,它是中国古人对自然界普遍存在的对立统一规律的认识成果,被移植入中医理论框架中,以概念范畴形式出现,作为基本方法指导中医学对生命、疾病、诊断、治疗、药物等的认识和理论的概括。再如“经络”,它是由古医家对生命体中存在着的“信息通路”的认识成果,进而形成概念,成为中医理论框架中起支撑作用的重要范畴。
  在中医理论形成、发展的两千多年中,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概念、范畴以及由此构成的命题、规律和方法,这就需要依据范畴的性质、含义及其内在联系加以整理、分类、综合,系统地确定各个范畴的地位和作用,并按照范畴的历史顺序和逻辑次序,构成一个完整的中医理论的概念、范畴体系。
二、概念范畴体系揭示中医理论框架
  概念范畴是认识过程中的一个阶段,认识的不同阶段产生不同的概念范畴,不同阶段产生的概念范畴构建的概念范畴体系就揭示了人类认识发展的规律。每一个范畴不仅是横向系统中的核心概念,而且是纵向系统必不可少的逻辑环节,是纵横交错的理论之网上的交错点、网结。这些网结就决定了中医理论能够接纳、捆绑的经验事实是哪些,也就决定了这个理论的性质和特征。
  概念范畴是人类认识过程中的知识支点,人们依靠一个支点向新的高峰攀登,成为揭示客观事物更深层次本质的手段和工具。正是这些概念范畴决定了中医理论的发展方向和所选用的方法及手段。
  综上可见,由概念范畴组建的中医理论概念范畴体系,既能揭示出中医理论框架中起建构作用的同时态核心范畴,又总结了中医理论框架中承上启下的历时态逻辑环节,这些概念范畴反映了中医理论的形成、发展历程,能够认识理论的本质及思维方法。因此,由概念范畴建构的网状知识系统即概念范畴体系,就深入到理论的本质层面,揭示出了中医理论的本质特征和结构框架。
三、建构中医理论概念范畴体系
  概念范畴既是认识的成果,又是进一步认识的工具。因而,奠定了中医理论的基础性概念范畴,就孕育着后续概念范畴的胚芽。对基础概念范畴所蕴含的命题、规律的深入分析和进一步展开,就是对中医理论体系的发展,同时也往往伴有新的概念范畴形成或引入。例如:张仲景在《素问·热论》的基础上进一步对“六经”概念进行研究,发展了中医理论,形成了“六经辨证方法”,也确立了“证”在中医理论中的核心范畴地位。所以,立足于基础概念范畴,联系历代医学学派或医家提出的理论、观点,就不难整理出中医理论的概念范畴体系。由概念范畴研究到建构起概念范畴体系,需要做以下几方面工作:
  (一)挖掘《黄帝内经》建构中医理论体系的基本概念范畴
  这是中医理论概念范畴体系的重要部分,是概念范畴体系的基础和源头。其任务在于整理出《黄帝内经》是以哪些概念、范畴为网结建构了中医理论框架;这些概念范畴的形成、确切涵义及其在中医理论中的作用;由概念范畴凝聚的理论命题、注入的方法及选择的科学事实是什么;这些概念范畴的次序及相互关系是什么?理清了这些问题就奠定了概念范畴体系的基础。这部分内容,笔者在《中医理论范畴——<黄帝内经>建构中医理论的基本范畴》一书中进行了初步的探讨。
  (二)总结重要医学学派形成的概念范畴
  自《黄帝内经》问世以后,在中医理论发展的两千多年中,形成了许多医学流派,为发展中医理论做出了重要贡献,如伤寒学派、河间学派、易水学派、攻邪学派、丹溪学派、温补学派、温病学派等,考察各学派提出的概念范畴及这些概念范畴在中医理论框架中的作用、地位,是构筑概念范畴体系的重要内容。
  (三)寻找历史上重要医家提出的概念范畴
  在中医理论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还有许多著名医家总结实践经验,或汲取其他学科的成果,提出了不少的概念范畴,有些概念范畴已成为中医理论框架中不可或缺的概念、范畴。如赵献可、张景岳提出的“命门”。研究这些概念范畴形成、提出的环境及这些概念范畴在中医理论框架中的地位、作用,也是极为有价值的。
  (四)整理分析中医药统编教材中的概念范畴
  国家中医药统编教材,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医药得到全方位发展和整理后形成的,反映了现阶段中医理论框架中的概念范畴。整理这些概念范畴,分析与中医历史中存在的概念范畴的承继、沿革、内涵及地位转变,完善新增概念范畴的内涵与外延,将会有助于中医理论概念范畴体系的建立。
  对以上四个方面的概念范畴进行分析,整理出历史上不同阶段在中医理论中起构筑作用的概念范畴,并根据其性质,区别为哲学范畴、逻辑范畴、科学方法范畴和医学范畴,能帮助人们认识这些范畴的作用。哲学范畴、逻辑范畴和科学方法范畴属于整理医学经验事实,上升为理论的哲学层次范畴;医学范畴则是历代医家对生命规律、疾病本质的研究成果。在建构概念范畴体系过程中,要确定一个概念范畴的内涵,不仅要对其进行句法、语义层面的诠释,而且要把它放在概念范畴体系这个网上,从各概念范畴之间相互联结、渗透、影响中反求这一概念范畴的蕴义。还应该把这些概念范畴放回到它形成的那个时代,从时代思潮的整体联结中,确定它的义蕴,力争由浅入深,全面、系统地把握每一个概念范畴。并按照概念范畴的历史顺序和逻辑结构次序,排列成一个概念范畴系统。
  这样一个概念范畴体系,可以反映中医理论从《黄帝内经》建构中医理论的基本概念范畴,经过数千年历代医家的发展,到现阶段统编教材中概念、范畴的形成、发展历史,理清了中医理论起框架作用的基本概念范畴以及概念范畴凝聚的认识成果、理论命题、思维规律。就触及到中医理论的本质,容易看清中医理论的优势及不足。更何况“任何理论的发展都是要在概念、范畴的运动和转换中来实现”(封毓昌《辩证逻辑——认识史的总结》131页)。因此,通过研究中医理论的概念范畴,整理概念范畴体系,揭示出中医理论的本质特征和结构框架,进而探讨如何促进这些概念范畴的运动转换,寻找现代科技手段、思维方法与中医理论的契合点,才能够符合中医学规律地发展中医理论。中医学界亟待开展中医理论的概念、范畴研究。《中国中医药报》

日期:2006年9月18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循环ads

中医理论建构的新思路

                    --读任秀玲的《中医理论范畴--<黄帝内经>建构中医理论的基本范畴》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   刘培育
    中医是中华民族的瑰宝,然而中医理论的现代建构却是一项十分艰巨的工作。任秀玲的《中医理论范畴——<黄帝内经>建构中医理论的基本范畴》 (中医古籍出版社出版)为中医理论的现代建构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路。作者任秀玲女士1978年毕业于北京中医学院,现为内蒙古医学院中医系教授,内蒙古逻辑学研究会副理事长。
  任何科学理论都有自己的基本范畴。一门科学的基本范畴是它特有本质的最集中的反映。如果我们能够梳理出一门科学的基本范畴,揭示出各基本范畴的内涵,弄清楚各范畴之间的主要联系,一门科学的基本框架也就显现出来了。
  就中医学而言,诞生于战国至秦汉之际的《黄帝内经》的理论体系是中医理论的光辉代表。准确地阐释《黄帝内经》理论体系的基本范畴,揭示各个基本范畴之间的联系,有助于我们正确把握中医的本质、特征及其规律,对于我们建构现代中医理论体系是十分有益的。
  《中医理论范畴》一书恰恰抓住了《黄帝内经》这一古代中医理论成果,从对其基本范畴的揭示和分析入手,显现了古代中医理论的基本脉络。该书对《黄帝内经》基本范畴的阐述有以下特点:
  首先,作者对《黄帝内经》进行深入研究,搞清了《黄帝内经》在建构中医学理论中的基本范畴。
  其次,作者用逻辑与历史相统一的方法研究中医理论的范畴及范畴体系,把各个范畴放回到形成它的那个历史时期,去考察它的形成、发展及演变,进而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进行科学抽象,抛弃偶然,抓住必然,理清中医理论的基本范畴及范畴间的内在联系,形成中医理论的范畴体系。
  再次,作者十分注意挖掘中医理论基本范畴的理论来源,清晰地揭示了中国古代哲学、古代逻辑和科学方法等对中医理论范畴形成的深刻影响。这是中医理论研究中最具难度的部分,也是此书最具特点的部分,是最成功之处。要特别指出的是,从书中看,作者不仅熟悉中国古代哲学、古代逻辑和古代科学方法的主要成果,而且在一些基本范畴上还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张岱年先生称《中医理论范畴》一书“对于中国哲学史、中国逻辑思想史以及中国科学技术思想史的研究会有所促进,并将提供有益的借鉴”。
  掩卷而思,各门学问是相通的,一个学者如果能多了解一些与本学科相通的其他学科的基本知识,从而进行跨学科的研究,对于搞清本学科的基本问题和基本理论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日期:2006年9月18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共 3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