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寒热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咽炎用药须分寒热

不少人出现喉咙痛等咽炎症状,会自行购买咽炎片、西瓜霜含片等进行缓解治疗。但是患者如果用药前没有进行辩证,反而可能错误用药,病情得不到改善,甚至加重。武警广东总队医院耳鼻喉中心龙目恒主任医师此前接受家庭...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7月5日 - 来自[用药指南]栏目
循环ads

景天

 火母原能辟火灾,盆中石上种应栽。

  女人带漏须寻至,军士金疮早觅来。

  产后酒调阴不脱,昏时汁点眼能开。

  丹疮风疹驱皆去,更好煎汤浴小孩。

  按:景天味苦酸寒无毒,入心经。《图经》曰:景天,生泰山山谷,今南北皆有之,人家多种于中庭,或以盆盎植于屋上,云以辟火,谓之慎火草。又名戒火(《本经》)、救火(《别录》)、据火(同)、火母(同)、护火(《纲目》)等。叅曰:性喜高显,因名景天。具高明之象,秉寒水之化令。大寒纯阴之品,故独入离宫,专清热毒。性能凉血解毒,故主大热,火疮身热烦,邪恶气,诸蛊毒,痂疕,寒热风痹,诸不足。风疹恶痒,热狂赤眼,头痛寒热游风,女人带下,金疮止血。煎水浴小儿,去烦热惊气。热解则毒散血凉,血凉则阴生故也。乃治一切赤游风,各种火丹之神药也。《外台秘要》治瘾疹:以慎火草一斤,捣绞取汁,敷上热炙,摸之再三,即瘥。《千金方》治小儿丹发:慎火草生一握,捣绞汁,以拭之上,日十遍,夜三、四遍。《子母秘录》治产后阴下脱:慎火草一斤,阴干,酒五升,煮取汁,分温四服。又方:治小儿赤游,行于体上下,至心即死,捣生景天敷疮上。眼生花翳,涩痛难开:景天捣汁,日点三、五次。(《圣惠》)

 

日期:2014年1月14日 - 来自[辨药识药]栏目

临症误辨得失三论

  医者繁难,难在识证,此言不缪,辨证惑则施治难以遣方用药;然辨证准,立法遣方虽有不中,也差不远也。可见辨证是中医治病的关键。临床辨治也常以辨证以论得失。

  谨察寒热

  寒热是临床常见症状,临症将有无寒热作为辨内伤外感之依据,无寒热者多内伤;外感又以寒多热少或但寒不热为表寒证;以热多寒少或但热不寒为表热证。

  内伤见寒热多为自觉症状,如五心烦热、骨蒸潮热为阴虚内热;形寒肢冷或手足逆冷为阳虚生寒,故明察寒热为临床辨证的重要依据。

  然在临证之时察寒热并非易事,发热有翕翕发热、蒸蒸发热之别。恶寒有畏寒、憎寒之异,同时发热恶寒也因程度有异有属温属寒之别,若不细细审之,则有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之误。

  2010年5月7日,有妇产后百日患寒热身痛。诉:今春气候趋冷而感寒,症见恶寒发热,发作有时,时有汗出,脉不甚急。笔者以其为一般风寒表证,予桂枝汤2剂。但药后非但前证未减,反见双目红赤,发热更盛,口渴脉急。

  笔者详诊之,见其恶寒而憟,热势甚高,舌质红,苔黄厚,此乃温热病之证而误作寒治之。全身检查:观其咽部红肿,颈部淋巴结肿大,乃以温热证急投以重剂银翘散治疗,服药3剂,热退身凉,调理一周而愈。

  可见临证寒热多复杂,热证见寒象,多表现初为憎寒,继则发热甚高,而非桂枝汤之淅淅恶寒,翕翕发热,古训:“恶寒非寒,明是热证”足可信也。

  辨证毋忘辨病

  中医辨证有“同病异治,异病同治”之论,但临床之时,则多重辨证而忽视辨病,笔者验之临床,当以辨证为先,若忽视辨病是不全面的。

  2004年3月6日,张某因妊娠五月腹痛而求治。主诉:“胃脘疼痛,并伴恶心呕吐,腹痛甚时汗水淋漓,大便不畅,舌红苔薄黄,脉滑数。辨证此乃妊娠胎气不和,肠腑气滞之故。投以紫苏和气饮2剂以图缓解(组成:当归、川芎、炒白芍、党参、紫苏、陈皮、大腹皮、砂仁、枳壳)。

  患者服药后症状加重,腹痛转甚,汗出呕吐,急诊之,触之腹部压痛,以右下腹明显,综合各种证据诊为妊娠合并阑尾炎,中西医结合以保守治疗,给中药清热解毒并兼安胎之品,治疗10余日而愈。

  此例病人诊治之误,误在辨证而忽视辨病,中医之证可反映疾病的全过程,包括病因病机,及治疗总则等因素,以总体揭示病之性质规律。中医之“病”则是疾病过程某一阶段主要矛盾的综合,“证与病密切相关,只有相互结合才能正确诊断治疗。

  施治重体质

  疾病的发生多是以体质作为基础的,《内经》早有:“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体质有阴阳偏颇之异。疾病的发生常以体质为机转。故体质决定发病,也决定“证”的性质,故体质对中医的辨证施治有重要意义。

  李某,女,42岁,患头晕数年,经服中药少效。2008年7月5日初诊:主诉头晕时有发作,甚则天旋地转,恶心呕吐,并见口干,口苦,便秘,溲黄。观其面红,体胖,舌边红苔厚腻,脉沉滑。

  而前医用药多以养阴熄风清热等药,诸如生地、生白芍、天麻、钩藤、僵蚕之类,笔者思其体胖乏力,胸膈满闷,时有恶心吐涎之候,实属痰湿郁阻,清窍不利之证,四诊合参,用药如下:竹茹、枳壳、陈皮、半夏、茯苓、天麻、泽泻、焦白术、苍术、甘草。嘱服5剂,水煎饭后服,每日一剂。

  一周后复诊,头晕减半,胸膈觉宽,食欲也增,前方加神曲、旋覆花等品,先后服药20余剂,病未再发。

  观此案实乃重视体质因素,改阴虚生风为痰热证治而收效。可见体质与疾病关系密切。

日期:2013年12月9日 - 来自[辩证施治]栏目
循环ads

刘沈林运用辛开苦降法治疗消化系统疾病经验

    刘沈林教授师承吴门医派,兼蓄孟河余韵,对消化系统疾病的辨证论治造诣颇深。刘师临证善用经方、圆机活法,多方组合、多法组方,如常用酸甘化阴法、辛凉濡润法、辛开苦降法等精心配伍,病证结合,屡起沉疴顽疾。吾有幸师从刘教授,受益匪浅。现将刘师运用辛开苦降法治疗消化系统疾病的临床经验介绍如下。
1寒热错杂证
    患者主要表现为胃脘部疼痛痞胀,伴有恶心呕吐,或肠鸣泄泻,口渴而冷饮不舒,苔白罩黄或边尖露红,脉细弦。治当清胃泄热、温中散寒。临证可用半夏泻心汤合乌梅丸。半夏泻心汤集辛开苦降、寒热补泻于一体,方中半夏、干姜味辛性温,行走散通,可助脾气上升,相须为君,以辛助辛,辟阴通阳,开泄湿浊,通畅气机:辅以黄芩、黄连苦寒沉降,下气燥湿,两药寒凉,既可遏制辛燥之品化热之势,又可救弊于已成,清泻湿热内蕴中焦之证,且黄连配干姜能泻能开,黄连清泻邪热为主,配干姜直入中焦,于清泻中卫护中阳,且又借宣开湿邪之机达热于外,使热从中散,胃阳旋转而无助湿留热之弊,如叶天士所谓“湿热非苦辛寒不解”。半夏、干姜、黄芩、黄连四药相合,辛开苦降,燥湿和胃,协同燮理中焦。且在重剂祛邪的同时,兼以扶正补虚、顾护胃气,即以人参、甘草、大枣为佐使,补中和胃健脾,恢复受损之胃气。全方配伍,辛开苦降甘调,泻不伤正,补不滞中,可使气机通畅,升降复其司职,清浊归还本位。
    案例1:患者,女,42岁,2009年7月1日初诊。胃脘部嘈杂不适,返酸,嗳气,心下胀满,多食及食冷后腹胀明显,睡眠多梦,舌淡,苔薄白,脉细濡。辨证为寒热错杂,治拟降逆和胃、平调寒热、散结除痞。药用:法半夏10 g,黄连3 g,黄芩10 g,干姜6 g,大枣10 g,党参10 g,茯苓15 g,生姜5 g,紫苏梗1 g,炒枳壳10 g,炒麦芽15 g,蒲公英15 g,甘草5 g。每日1剂,水煎服。服7剂后,患者诸症明显减轻。
    按:本案患者心下胀满、食后胀甚,为脾胃气虚不能运化,遇寒加重,食冷不舒;中焦气机不舒,郁而化热,故胃脘部嘈杂、吞酸;气机升降失常,故见嗳气、心下胀满。辨证为寒热错杂之痞证,治用半夏泻心汤加茯苓、生姜、紫苏梗、枳壳温中理气,起到标本兼治的作用。
    案例2:患者,男,45岁,2009年5月27日初诊。腹痛、腹泻2年余,西医诊断为慢性溃疡性结肠炎,大便每日3~5次、为黏液状稀便,胃脘胀痛,腹部畏寒明显,肠鸣,矢气痛缓,伴精神倦怠,形体消瘦,心中烦热,常自汗出,舌质淡红,苔薄白,脉细数。证属上热下寒,寒热错杂,久泻脾阳已虚,积滞未净,治拟寒温并调、消导积滞。药用:制乌梅5 g,炒党参15 g,炒白术15 g,炮姜炭3 g,细辛3 g,黄柏6 g,黄连3 g,制附片10 g,当归10 g,陈皮6 g,乌药10 g,炒防风10 g,诃子6 g,甘草5 g。药进7剂,腹痛减轻,便次减少。
    患者服药14剂后,大便成形,每日1~2次,腹痛基本消失,稍有腹胀,继以参苓白术散加减巩固。
    按:久泻患者,阳气亏耗较甚,临床虽寒热错杂,但阳虚寒湿尤应重视。对此,刘师常用乌梅丸治之。乌梅丸适于寒热错杂、虚实相兼、肝脾(胃)失和、气机逆乱之证。寓寒温于一方,相反相成,以纠正寒热的两极变异,调畅气机,恢复冲和。乌梅丸为“寒热并用,温清结合、敛肝固涩”之代表方,与本案病机相符,故效若桴鼓。
2痰(湿)热互结证
    患者主要表现为胃脘部痞满闷胀,或脘腹疼痛,伴有呕吐痰涎,口中腻浊,或口苦而黏,或身热,大便或溏或秘,舌苔黄腻,脉弦滑或濡数。治当清热与化痰(燥湿)并施。对此类病证,刘师常仿小陷胸汤或连朴饮化裁,取黄连与厚朴、半夏相伍以疏通气机、清化痰热。湿热交蒸,阻于胃腑,则中焦痞塞不通,胃气升降失常。只有把疏通气机、恢复升降功能与清热泻火有机结合起来,才能获得良效。黄连苦寒,具清热泻火燥湿之功,善清泻中州湿热,但其性寒,守而不走,故伍以苦辛甘温之厚朴,以宣化散满、导滞下行之用,相辅相成而达宣降通泄之功。半夏辛温,降逆和胃、散结除痞,善燥化痰湿,与黄连合用,辛开苦降,清热化痰开结,善治痰热内阻,对除心下之痞实、清心下之痰结尤为适宜。
    案例3:患者,男,50岁,2009年6月3日初诊。胃脘疼痛2年余,反复发作,时轻时重,胃镜示慢性浅表性胃炎。近3 d胃痛明显加重。刻下:胃脘部灼热饱满闷痛,两胁胀满不舒,口中腻浊,噫气泛恶,每于饮食后疼痛加重,口苦咽干,大便干结。患者平素喜食辛辣,嗜烟酒,性情急躁,舌质红,苔黄腻,脉弦滑。证属痰热湿浊互结,气机不畅,治拟清热化痰、调畅气机,取苦降辛通法。药用:瓜蒌15 g,法半夏10 g,黄连9 g,吴茱萸2 g,枳实10 g,厚朴6 g,蒲公英10 g,川楝子10 g,茯苓15 g,紫苏梗10 g,竹茹10 g,莱菔子10 g,炙鸡内金10 g。每日1剂,水煎服。连用14剂后,胃脘部疼痛消失,大便通畅。
    按:本案以清热与化痰并施,仿小陷胸汤方意,用黄连、法半夏辛苦相合,清热化痰开结:患者胃脘饱满闷痛,噫气泛恶,为痰热夹食,故以枳实、莱菔子、鸡金消食化痰导滞。
3肝胃郁热证
    患者常表现为脘胁疼痛,心下痞胀,噫气,干呕恶心,嘈杂,心烦,口千口苦,舌质红,苔薄黄,脉弦。治应在清泻胃热基础上,配合辛味药升散郁火。刘师常取丹溪左金丸为主施治。《删补名医方论》谓左金丸“此泻肝火之正剂……左金丸独用黄连为君,从实则泻其子之法,以直折其上炎之势;吴茱萸从类相求,引热下行,并以辛燥开其肝郁,惩其悍性,故以为佐。然必木气实而土不虚者,庶可相宜”。方中以黄连之苦寒清心泻火,间接泻肝经横逆之火,即“实则泻其子”之意。心火得降则不刑金,金旺则能制木。黄连又善清胃热,胃火得降,则胃气和顺,对肝胃郁热之呕逆、吞酸尤为适宜。盖肝经郁火,纯用苦降,恐郁结不开,故少予辛热疏利之吴茱萸以为反佐,辛能制酸,热可制寒,少投辛热疏利之品于大剂苦寒之中,非但不会助热,且可使肝气条达,郁结得开,郁开则火能速降,相反相成。吴茱萸下气最速,又助黄连和胃降逆而止呕吐,其性辛热可制黄连之苦寒,相伍使用泻火而无凉遏之弊。黄连与吴茱萸,一寒一热,寒热并投,苦降辛开,有直达肝经、清泻肝火、开泄肝气、令热从下达的作用。虽日治肝,而心、肺、胃兼顾,使肝火得清、胃气得降,而诸症自除。
    案例4:患者,女,64岁,咽喉部烧灼感伴嗳气返酸10年,口干苦,胃脘胀痛,食纳一般,二便尚可,夜寐不安,性情急躁,身体下半部发凉。西医诊断为反流性食道炎,常用阿莫西林、甲氰咪胍、洛赛克等治疗,无明显好转,症状时轻时重。查:舌红,少苔,脉弦细。治拟降逆和胃、苦泻辛开。药用:黄连3 g,吴茱萸3g法半夏10 g,陈皮6 g,茯苓15 g,佛手10 g,香橼皮10 g,旋覆花(包煎)10 g,代赭石(先煎)15 g,煅瓦楞粉(包煎)30 g,紫苏梗10 g,制乌梅5 g,白芍10 g,蒲公英15 g,甘草5 g。每日1剂,水煎服。服药7剂后,患者嗳气返酸明显减少,仍食纳不馨,上方加炒谷芽15 g、炙鸡内金10 g。继服14剂后,诸症改善。
    按:本案患者咽喉部烧灼伴口苦,返酸,嗳气,证属肝胃不和,郁而化热。方用黄连温胆汤合左金丸、旋覆代赭汤加减,刘师“忌刚用柔”,又选佛手、香橡皮理气不伤阴。全方共奏疏肝清热、降逆和胃、理气和胃之功。
4讨论
4.1关于辛开苦降法
    辛开苦降法又名苦降辛通法,是将苦寒与辛温两种不同性味与功能的药物相互配伍合用的一种方法。辛开苦降法作为中医治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运用可追溯至《内经》。《素问•至真要大论篇》日:“湿淫所胜,平以苦热,佐以酸辛,以苦燥之,以淡泄之,湿上甚而热,治以苦温,佐以甘辛。”强调应注意药物的趋向性能。《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是其最早的理论基础。《伤寒论》泻心汤及其类方的广泛运用和临床效验为后世的发展树立了典范。此后成无己、尤在泾等在诠释半夏泻心汤时对辛开苦降有关内容进行过论述,特别是明代医家张秉承明确指出半夏泻心汤中黄芩、黄连与干姜的配伍是“一升一降,一苦一辛”,对辛开苦降法的实质已有所论及。而辛开苦降法的明确提出,当首推叶天士。叶氏继承前贤经验,在《临证指南医案》中提出“微苦以清降,微辛以宣通”的论点,认识到辛苦合用则“苦寒能清热除湿”,“辛通能开气泄浊”,并在辛开苦降法原则指导下化裁出多个治疗脾胃及湿热诸疾的泻心汤类方。继之,吴鞠通也认识到“非苦无能胜湿,非辛无能通利邪气”,提出了“苦与辛合能降能通”的论点,揭示了辛开苦降法的实质内涵。至此,辛开苦降法的确立日臻完善。
4.2药义分析
4.2.1  调整气机升降苦寒药性主泄降,寒能清泄胃热、郁火,苦能泄痞健胃;辛温药性主宣通,辛能理气开痞健胃,温能宣阳散寒。苦辛合用,清热和胃、顺气降逆,使中焦痞结得开,痛呕能平,气机升降得和。刘师从肺治秘的一味常用药紫菀,辛苦温,集辛开苦降于一身。《本草从新》载紫菀“苦能下达,辛可益金……虽入至高,善于达下”,其通便作用正与其清肺气(辛开)推动大肠传导(苦降),调整气机升降有关。
4.2.2相互制约偏性苦寒太过,寒凉冰伏之性每易戕伤脾胃阳气;辛温燥烈,往往助热生火伤阴。二者相伍,辛温可制苦寒之偏性,苦寒能制辛温之燥烈。
4.2.3反佐从治  在用大剂热药或寒药治疗寒证或热证时,根据“从治”之意,反佐少许相反性能的寒药或热药作为引导,以防格拒发生。如火热上冲的呕吐,纯投苦寒而吐逆不下者,反佐辛通,每能取效。中药的炮制,姜汁炒黄连或栀子即有寓辛于苦之意。刘师临证常用的苦寒类药有黄连、黄芩、栀子、大黄等,这几味药虽都有清热泄痞的作用,但又各有特性。黄连、黄芩性燥,栀子、大黄性润;黄连、黄芩清热燥湿,苦而性滞,寒而气燥,守而不走;栀子清胃降火、散郁除烦,导热下行;大黄清热泻火、下滞破结,走而不守。因此,湿火见口苦黏、苔黄腻,一般用黄连、黄芩;郁火见口干渴、苔薄黄、舌质红,宜用栀子;有形热结,脘腹痞痛拒按,苔黄,当取大黄。常用的辛温类药有附子、干姜、桂枝、吴茱萸、厚朴、法半夏、紫苏梗等。其中附子、干姜、桂枝温中散寒,以寒热错杂者为宜;吴茱萸温中利气,入肝解郁,主治肝胃郁火上逆;厚朴燥湿宽中,主治湿热中阻;法半夏化痰和胃,以痰热交结者最合;紫苏梗理气解郁,适用于胃热气滞。以上两类药物,根据其特性分别选用,或同时选用2~3种协同增效。
日期:2013年8月12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观舌色 ,知寒热虚实

    舌色是指舌质的颜色。正常人舌色为淡红色。常见的舌色分为几种:
    淡白色:表示病人患虚证、寒证、血气亏虚证。如果舌淡白而瘦薄,则属血气两虚;舌淡白而湿润,舌体胖嫩,有齿痕,多为虚寒证。若舌淡白,毫无血色,枯萎无光泽,无舌苔,称为熟白舌,此情况属危重之症,病人阳气衰微,阴精衰竭。
    红色:舌色较正常舌稍红,甚者呈鲜红色,表示病人患热证。如果舌色鲜红但干燥少津液,舌苔黄厚者,属实热证。仅仅为舌尖变红,则为心火上炎。舌边红色为肝胆火旺。如果舌中红色则为中焦热盛。若舌布满了深红色小点,为温热之邪伤于心脾。舌中伴有紫斑,表示将要发斑。舌色鲜红,少苔或舌起裂纹者,属虚热证。舌质红嫩,看起来湿润,摸起来感到干燥,为津液衰竭迹象。
    绛舌:舌苔深红色,颜色介于红色与紫色之间,称为绛舌。表示病人有外感或内伤之证。绛舌的形成,是由于热盛血行加速,舌体脉络充盈所致。舌绛而干燥,舌面有芒刺、裂纹,为里热炽盛,热入营血。若舌绛而有黄白苔,为邪留气分。.舌绛有大红点者,为热毒攻心。舌尖绛为心火炽盛。舌中干燥而绛为胃火伤津。舌根绛为血热内燥。若舌绛也少津液,少苔,舌体瘦小或有裂纹,为阴虚火旺之证。如果舌绛而枯萎,光滑无苔,称为镜面舌,此证为胃、肾阴液枯竭之危侯。若舌绛少苔而泽润,多为血瘀之证。
    紫舌:表示寒、热病及瘀血症。若整个舌头全为紫,为脏腑热极。舌紫且肿大,而见大红点,为热毒攻心。舌质紫暗,为瘀血证。舌尖有紫色斑点者,为心血肝郁血瘀。舌色紫如猪肝,枯晦无泽,为胃肾阴液已衰竭之危证。

 

日期:2013年4月8日 - 来自[辩证施治]栏目
循环ads

辛开苦降法在脾胃病中的证治研究进展

    辛开苦降法属于“八法”中“和法”、“消法” 的范畴,系指将辛温与苦寒两类不同性味与功用的药物,相互配伍合用的一种常用独特的治疗方法,以调整脾胃的脏腑功能,使中焦气机通畅,气化功能正常,调理全身之阴阳平衡,对脾胃系统疾病的治疗具有重要的意义。
    辛开苦降法的_历史渊源
    辛开苦降法源自《内经》,立方首推《伤寒论》,后世医家多有发挥及完善。《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首先提出了“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素问.至真要大论》云:“风淫于内,治以辛凉,佐以苦(甘),以甘缓之,以辛 散之”;“阳明之复,治以辛温,佐以苦甘,以苦泄之,以苦下之”。由此提出了具体的治疗方法,指出辛苦两类不同性质的药物可以合理配伍,为后世依据药性气味遣药组方奠定了理论基础。张仲景遵《内经》之原则,集辛热的半夏、干姜和苦寒的黄连、黄芩等药于一方,创立了“半夏泻心汤”及其类方,开辛开苦降之先河。此后,成无己、尤在泾等对辛开苦降有关内容进行过论述,明代医家张秉承明确指出“半夏泻心汤”中“黄芩、黄连与干姜”的配伍时“一升一降.一苦一辛”,已论及辛开苦降法的实质…。明清时代温病学家针 对外感温病病邪性质特点,对温病夹湿病证治疗运用“辛开苦降”法提出独特见解,如叶天士在《临证指南医案》 中指出“微苦以清降,微辛以宣通”,辛苦合用则“苦寒能清热除湿”,“辛通能开气泄浊”,并在此原则指导下化裁出多个泻心汤类方以治疗脾胃及湿热诸病,拓展了“辛开苦降,,法的运用范围。吴鞠通在《温病条辨》日:“心下痞满,湿热互 结而阻中焦气分。故以半夏、枳实开气分之湿结,黄连、黄芩开气分之热结”  。认为“非苦无能胜湿,非辛无能通利邪气”,提出了“苦与辛合能降能通’’的观点。至此,本法运用日渐成熟完善。
    辛开苦降法与脾胃病的关系
    辛开苦降法的确立是对《内经》有关中药性味理论的进一步发展,也拓开了“升降乃治法之大机”的先河,仲景辛开苦降法为后世医家临床辨治脾胃疾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脾胃由于其自身的生理、病理特点而以寒热错杂证较多见。寒热错杂证,不同于单纯的寒证或热证,不能用“寒者热之”、“热者寒之”的治则,必须寒热并治、阴阳并调,补虚泻实,方能恢复正常。  有学者认为,脾升胃降是对脾胃功能的高度概括,脾升胃降失常以寒热错杂证多见,辛开苦降调理脾胃气机升降,辛开苦降法是治疗脾胃病之大法。 调理脾胃为治疗脾胃之要则,脾与胃只有燥湿相济、升降相因、纳化有序才能维持正常生理功能,用药方能效应桴鼓。辛开苦降法源于张仲景的半夏泻心汤,主要是以调理脾胃寒热为主,治疗以寒热错杂之邪痞结于中焦之证,以半夏泻心汤、生姜泻心汤、乌梅丸在《伤寒论》方中最具有代表性。半夏泻心汤中,以半夏、干姜为辛味药组主升降,黄芩、黄连为苦味药组以燥湿,人参、炙甘草、大枣为甘味药组以补益。辛开苦降法以辛温或辛热药物与苦寒或苦辛寒凉药
物合用,达到开通气机,祛寒化湿并泄热除积,降逆和胃的用药方法。辛开苦降法既按脾胃生理与病机特点选药,又符合古今复杂病证常用的相反相成配伍方法,善清湿热而疏通气机,以通为补。其法合阴阳,药简效捷,除明显阴虚津亏者慎用或合以养阴之品外,应用范围较广,实为治疗慢性反复发作的慢性系统疾患的有效方法。所以脾胃病,适当选辛(苦)苦温与苦(辛)寒及甘味药合用,多能符合脾胃生理与病机特点,其辛苦寒热并行而不悖。…
    现代医家运用辛开苦降法对脾胃病的理论研究
    薛西林  认为,由于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医疗条件的改善,现临床上以胃气不降或上逆多见,表现为气质,气雍,“四左金陈”(四君子汤,左金丸,金铃子散,二陈汤)以疏通降逆为主,合方中,枳实、陈皮、半夏苦温降逆,黄连苦寒降逆,柴胡、川楝子疏肝理气,用于治疗胃脘痞满饱胀,嗳气吞酸等。孙世功在治疗慢性胃炎时认为,脾胃居于中州,为气机升降的枢纽。脾胃功能正常则升清降浊,肝气赖以升发,而春生之气发,疏泄之职行;木能疏土,肝脏疏泄正常,则中土安谧,而行仓凛之职。此证乃胃中不和,寒热互结,升降失常,影响肝胆疏泄,病机乃土奎及木。故用辛开苦降,佐以疏肝理气之法,方能收效,药用制半夏、干姜、黄连、黄芩、柴胡、白芍、甘草、枳实等。黄兆均  认为由伤寒误下后中阳损伤,以致中焦虚寒,上热下寒证,用桅子干姜汤治疗,上焦有热,则心烦身热,脾虚中寒,气血凝涩故腹痛;水湿不化,清气不升亦见下利肠鸣,与黄连汤证相比,此证虚烦而不呕,彼证呕而无烦,故用桅子苦寒以清热除烦。干姜辛热以温中祛寒,且认为乌梅丸方主治吐蛔之蛔厥及寒热错杂之久利,亦属辛开苦降之法。吴新欲  认为。致痞的原因,先由胃气受伤,病邪乘虚内陷,寒热互结于胃,升降失常,则中焦痞塞,治疗上应辛开苦降,补益脾胃,调节寒温,消痞除满,降逆止呕等,半夏泻心汤为最佳用方方中半夏、生姜为君宣发胃阳,和胃降逆,取党参、甘草健脾安中,斡旋上下调升降,黄芩、黄连苦寒以清胃中蕴热,又益胃阴,以使脾阳胃阴相衡,恢复脾胃的正常升降功能。安祯祥 认为,慢性胃病患者病久多虚,脾失健运,胃气不降,病变在脾,从而致痞。以上各种疾病过程中,均出现了痞证,各医家均治以半夏泻心汤。蔡慎初   认为,慢性萎缩性胃炎患者临床多见胃脘痞满不舒,皆由脾胃的升降功能失调所致,清气不升则中满腹胀、泄泻;浊气不降则呃逆、呕吐、便秘,治疗时常先通后补或通补兼施,在健脾益气时常佐以升麻、柴胡、葛根以升清,竹茹、半夏、旋覆花以和胃降逆。程丽芳   善用黄连与肉桂,黄连与砂仁,黄连与桂枝,黄连与细辛等,其指导思想即是针对寒热错杂的病理变化,上述用药是一寒一热,一阴一阳,相互配伍,相互制约,达到辛温能发散而升提脾阳去寒邪,苦寒能下行而沉降胃气除热邪的目的。潘森等  认为脾胃病中,病邪交阻于中焦,寒热错杂,若单用辛温芳香化湿则有助热化燥之弊,纯用苦寒清热又有助湿阻气之嫌,故须辛开苦降,寒热并用,如金铃子散、《丹溪心法》之左金丸,两方均为辛开苦降,寒热并调之方。
    现代医家运用辛开苦降法对脾胃病的临床研究
    胃主受纳,脾主运化,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脾胃功能失常则可引起临床各种症状表现。仲景在治疗脾胃疾病中的许多经方至今为临床广泛应用,且疗效显著。孙学勤,韩继忠运用辛开苦降法治疗慢性胃炎36例,痊愈23例,有效12例,无效1例,有效率为97%;王定康  等应用半夏泻心汤治疗功能性消化不良85例,痊愈58例,好转21例,无效6例,有效率92.9%;王鸿君  应用半夏泻心汤治疗胃下垂153例,治愈9l例,有效51例,无效11例,有效率92.81%;康存站  等应用半夏泻心汤治疗胃下垂82例,临床治疗后痊愈74例,有效2例,无效6例,有效率92.68%;季晓军  应用甘草泻心汤加味治疗反流性食管炎62例,62例中一治愈32例,好转24例,无效6例,有效率90.32%;李洪功  应用生姜泻心汤治疗脾胃湿热证82例,治愈51例,显效24例;无效7例。有效率91.4%;杨金环  应用乌梅丸加减治疗慢性胆囊炎69例,临床治愈5l例,显效13例,无效5例,有效率为92.8%;陈兴术,向绍勇  柴胡疏肝散合左金丸加减治疗胆汁返流性胃炎45例,I临床治愈15例,显效17例,有效9例,无效4例,有效率91.1%;卢怡  治疗慢性浅表性胃炎34例用左金丸加黄芩白术等煎服,对照组30例服用胃苏冲剂,结果治疗组临床控制8例,有效率97.1%;朱可奇  以加小柴胡汤加味治疗肠易激综合征56例,治愈38例,有效17例,无效1例,有效率为99%。
    小    结
    综上所述,辛开苦降法治疗脾胃病已取得可喜的进展,我导师在临证中发现,患慢性脾胃病,尤其是功能性脾胃病患者,大多有气机升降失常,寒热错杂等表现,如证见胃脘痞满或胀痛,嗳气或吞酸泛苦,腹痛或肠鸣,大便溏泻,饮食不慎或受寒病易作等,而用半夏泻心汤、乌梅丸、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四逆散等寒热并调之方加以化裁,则每每用之有效。脾主运化,胃主受纳;脾主升清,胃主降浊,为中焦枢纽,二者相反相成,维持着人体正常的消化吸收功能。这种脾胃协调的生理功能,称为脾胃和调。而脾胃和调的基础是脾胃气机升降正常。若脾胃升降功能失常,则脾不得升清,胃不能降浊。这种病理状态即为脾胃不和、升降失调。辛开苦降法则的提出正是针对脾胃升降失常的病理,将辛味药与苦味药合用,应用药物的趋向性能,针对病势去向,调理恢复脏腑气机,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恢复脾胃正常的升降功能的治疗大法。
日期:2013年1月30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和解少阳 清温并举解定时寒热

  惠某某,女,26岁,工人。1980年3月8日初诊。

  患者自述近1个半月来每日下午3时许发热,体温达39℃,3小时后自行退热。每次发热前先背痛,继而发冷发热,手足心热甚,恶心胸痛,四肢末端发凉。曾住院治疗,未查明原因,疗效不显,体重减轻10余公斤。平素纳差,日进食150克许。舌淡略暗,脉沉细略数。

  证属少阳枢机不利,瘀血内阻不行,兼太阳表阳气虚、少阴里阴液亏。治以和解少阳、活血化瘀为主,并温补太阳之表,清滋少阴之里。

  方药用小柴胡汤加减:银柴胡10克,黄芩10克,姜半夏10克,胡黄连10克,桂枝10克,黄芪15克,丹参15克,山楂15克,瓜蒌15克,沙参15克,狗脊12克,白薇12克,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服6剂而愈。

  按  《素问》云:“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人对自然有很强的适应性,人体的内环境必须与自然界这个外环境相协调、相一致,一日之内、日夜之间,人体的阴阳气血会随天之阴阳二气的盛衰而相应变化。《素问》说:“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是故暮而收拒,无扰筋骨,无见雾露,反此三时,形乃困薄。”人体阴阳气血变化之机在于少阳,少阳在藏为胆、三焦。三焦是“水谷之道路,气之所终始也”,“主持诸气”。《素问》云:“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肝主疏泄,胆附于肝而主决断,并受肝之余气化为胆汁,助脾胃运化水谷。

  肝胆居膈下,膈之上为胸而心肺居之,膈之下为腹而肝、胆、脾、胃、肠、肾、膀胱居之。膈上为阳,膈下为阴;胸为阳,心肺为阳;腹为阴,脾、胃、肠、肾、膀胱为阴;“腹为阴,阴中之阳,肝也”(《素问》);“肝为阴中之少阳”(《灵枢》)。胆居心肺之下,上承胸中心肺之气以降,位于肾、膀胱、大肠、小肠之上,下受脾胃肾等藏腑之气以升,内连阴藏(肝),外通阳腑(胃肠),既禀肝藏之阴(胆汁),又泄胆汁助六腑化水谷以赋六腑之阳,故谓“中正”,是阴阳气机之枢,《素问》云:“少阳为枢”。阳盛则热,阴盛则寒。一日之中,从夜间子时至日中卫阳之气由阴出阳,由弱渐强;从日中至夜半卫阳之气由阳入阴、由强渐弱。阳不入于阴则阳失阴涵而阳郁于外而发热,阴失阳温则发冷。故张师根据患者临床表现,辨证为少阳枢机不利。气血源于水谷,脾胃属土而为后天之本,运化水谷以生气血。患者平素纳差,脾胃虚弱,日进食仅150克许,则气血化源不足,势必导致里阴不足,故见体重减轻、舌淡、脉沉细等里阴亏虚之证。木依土而生植之,土贫乏则木枯,少阳虚弱,决断无力,枢机不利,阴阳交媾失常,阴液亏虚,阴不涵阳、阳不入于阴则发热,故午后发热而热甚。气血不足,枢机不利,则不能阳气布散外达失常,故见发冷、四肢末端发凉等表阳气之证。枢机不利则气血运行不畅,气滞血瘀,故舌暗、背痛。

  是故张师治以和解少阳为主,方选小柴胡汤加减。因患者里阴亏虚明显,故以黄芩利胆清热,银柴胡易清实热之柴胡,配白薇、胡黄连以清虚热。党参易沙参,配黄芪以益气养阴,且黄芪健脾可资气血生化,又性温而配桂枝、狗脊能温补卫阳、助气血运行而通经止痛。丹参、山楂活血散滞,通利气机;且山楂健脾消食可资水谷运化以生气血。瓜蒌宣散胸阳,善治胸痹闷痛。诸药合用,不失法度,药证如鼓桴,从而数剂取效。

日期:2012年12月24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循环ads

青 蒿

  青蒿止疟,犹有特效;治寒热往来,每建殊功。治疗暑湿成疟,热重于湿或受湿遏热郁三焦气机不畅,胸痞作呕,寒热如疟者,余常用《重订通俗伤寒论》中的蒿芩清胆汤,方用:青蒿6克,淡竹茹9克,制半夏6克,赤茯苓9克,黄芩6克,生枳壳5克,广陈皮5克,碧玉散(滑石、甘草、青黛)9克(包)。水煎服,每日1剂,2次分服。本方“以蒿、芩、竹茹为君,以清泻胆火;胆火炽,必犯胃而液郁为痰,故臣以枳壳、二陈,和胃化痰;然必下焦之气机通畅,斯胆中之相火清和,故又佐以碧玉,引相火下泄;使以赤苓,俾湿热下出,均从膀胱而去。此为和解胆经之良方,凡胸痞作呕,寒热如疟者,投无不效。”(《重订通俗伤寒论》)

  青蒿不仅能退虚热,也能退实热。余治疗小儿咽喉肿痛,发热不退,自拟一方名曰青蒿柴胡清热饮,方用:青蒿、柴胡、金银花、连翘、黄芩、桔梗、鱼腥草各10克,山豆根、甘草各5克,生石膏30克。每日1剂,2次分服。用之临床多年,获效甚良。

日期:2012年9月15日 - 来自[辨药识药]栏目
共 25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