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胃热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利胆健脾清热生津除多饮

  李某,女,42岁,1990年5月17日初诊。

  主诉:大量饮水已一月余。发病前,在自家养鸡场里工作时,因受热而喀过三次血后,即感口渴难忍,白天晚上都要饮大量凉水,白天喝20大茶缸,晚上10茶缸,每缸约500毫升,24小时计15升。曾在西医诊治,化验二次尿糖均为阴性,服多种西药(药名不详)无效,故转为中医治疗。

  刻诊:患者除上症外,还有胸腹部躁热,口臭黏,口内不断分泌咸水多而难受,故一天刷牙四、五次,脘腹胀满,体胖,唇干起皱,大便干结,小便频一日十几次量多,厌油腻,见肉恶心,喜甜食而恶咸食,查右上腹有压痛,余腹较胀,苔黄腻干,舌质红,脉浮弦。

  病机:胆郁犯胃,胃热耗津;治宜利胆健脾,清火生津。

  处方:青皮20克,莪术20克,三棱20克,金钱草30克,山药10克,石膏100克(另包煎汁代水),天花粉10克,芦根10克,知母15克,乌梅10克,大黄10克(另包后下)。3剂,1日3次。

  先以1升水煎石膏,水开后15分钟,离火沉淀,清水倒入另一容器,沉淀物倒掉,再以等量石膏清水煎其它药,水不够,凉水添足。

  方解:患者虽表现为胃热耗津,但导致的病因却是胆郁湿热犯脾。由于胆郁湿热犯脾,以致脾的转津功能障碍,表现为津化生虽多,但不能为脏腑等吸收利用,以致一方面机体津液匮乏,胃热津燥而日夜频繁多饮;另一方面大量津液渗入膀胱而尿频量多。故本方以青皮、莪术、三棱、金钱草、山药利胆健脾,行气活血,以恢复脾转津功能;辅以石膏、天花粉、芦根、知母、乌梅、大黄清泄胃热,生津止渴。共奏利胆通便,清火生津之功。

  5月21日复诊:口渴大减。近二晚已不喝水,白天仍口渴大量喝水,约10升左右,但喝后有不舒感,自感骨头热,恶阳光,口里仍有咸味,右上腹压之柔软,苔薄黄,脉浮弦。

  治则:清泄胃热,酸甘生津,兼以滋阴降火。

  处方:石膏150克(另包先煎),知母15克,党参15克,山药10克,天花粉10克,芦根15克,乌梅10克,大黄10克(另包后下),牡蛎30克,地骨皮15克,肉桂4克。煎法同上,3剂,1日3次。

  5月23日三诊:白天口渴饮水大减,约4升,小便次数显减,6~7次/日,晚上已不渴不饮。大便不利,近感烦躁,失眠,面红,身躁热,苔薄黄,脉浮弦。

  治则:平肝潜阳,清泄胃热

  处方:钩藤15克,夏枯草20克,草决明15克,葛根15克,牛膝15克,牡蛎30克,石膏150克(另包先煎),知母15克,大黄10克(另包后下),生白芍30克,肉桂4克。煎法同上,3剂,1日3次。

  5月31日四诊:服上药后,口已不渴,喝水及尿量均已正常。最近在地里阳光下劳动,出汗多,一天最多喝2升,喝后腹部已不难受,小便3次/日,已不烦躁,睡眠好,身已不躁热,苔薄黄,脉弦。多饮已愈,以健脾丸,清热消炎片各一盒,健脾益气,清解余热,巩固疗效。

  8月15日随访,上症已愈,再未犯。

  按:该患者多饮多尿,仅服中药而愈。诊疗四次,病情不同,每次重点也不同。如第一次,以利胆健脾通便为主,兼以清热生津;第二次,以清泄胃热,酸甘生津为主,兼以滋阴降火;第三次,以平肝潜阳为主,兼以清泄胃热;第四次,以健脾益气为主,兼清解余热。体现了中医的整体观,局部病变要从整体着眼;也体现了中医辨证论治的优势,药随证变以达到动态吻合,由于治疗能紧随病情变化,故迅速取得良好效果。

日期:2013年11月4日 - 来自[临床讨论]栏目
循环ads

消渴病的辨证论治

【关键词】  消渴;糖尿病;辨证论治

  消渴病指具有多饮、多食、多尿症状,形体逐渐消瘦,多伴尿有甜味的病证,日久常并发心、脑、肾、眼等多脏器的慢性进行性病变,相当于现代医学的糖尿病。多由禀赋不足、饮食不节、情志失调、劳欲过度,或过用温燥,或外感六淫、毒邪侵害,致机体阴津亏损,燥热偏盛引发。日久出现气阴两虚、阴阳两虚或瘀血痰浊内阻的病理机转。糖尿病近年发病率日益提高,随之而来的多种血管神经并发症,也成为患者致死、致盲、致残的重要原因。西医治疗时使用口服降糖药物和胰岛素治疗等都取得了一系列新进展,但目前仍存在许多问题如药物肝肾损害、继发性失效和并发症防治等。因此,中医药防治糖尿病具有重大意义。

  1 诊断

  凡以口渴、多饮、多食易饥、尿频量多、形体消瘦或尿有甜味为临床特征者,皆可诊断为消渴病。临床上上述症状不一定同时出现,症状明显时口渴多饮,每日总尿量3~5L以上,食欲亢进,体重减轻,面容憔悴,神疲乏力,皮肤瘙痒,病久常并发眩晕、肺痨、胸痹心痛、中风、雀盲等,或出现烦渴、头痛、呕吐、腹痛、呼吸短促,甚或昏迷厥脱危象。因并发症前来就诊者,临证应加以分辨,结合实验室检查如血糖、尿糖、葡萄糖耐量试验、尿酮体等明确原发病诊断。

  2 症候特征

  2.1 上消多饮

  烦渴多饮,口干舌燥,口涩口苦,尿频量多,舌边尖红,舌苔薄黄,脉洪数。

  2.2 中消多食

  多食、善饥、嗜食,一日数餐,尚嫌不足。若病程中由多食到厌食(突然),多属危候。

  2.3 下消多尿

  便溺不摄,尿多或如胶油,或频数。尿多,所谓饮一溲二者,病危重。

  2.4 肥胖或消瘦及全身其他症群

  体型多肥胖,肌肉松软,或肌肉枯燥,体型瘦削。还有精神疲乏,四肢无力,面容憔悴,肌肤麻木,腰腿酸痛,阴痿遗精,月经不调,头昏目暗,大便秘硬等症。幼年患此病,影响发育,身材矮小瘦弱。

  2.5 脉象、舌征

  脉沉、滑、弦者多,或弦滑或革数,或弦曳,舌质红干或绛,光亮如镜,苔无、少,薄白或薄黄。

  3 辨证治疗

  3.1 肺热津伤型

  本证为燥热之邪伤肺,津液耗伤。证属因邪而致虚,不去其邪,则正虚难复,不扶正则难制其邪气,故当扶正祛邪并重;正虚为肺阴的亏损,“虚者补其不足”,当滋养肺阴以扶其正,邪气为燥热之邪,燥宜润之,热者清之,当清热润燥以祛其邪。滋阴即可润燥止渴,扶正祛邪相辅相成。主要表现为烦渴多饮,口干舌燥,尿频量多,舌边尖红,舌苔薄黄,脉洪数。本证因病位在肺,故选用方药当以轻浮为主,少用重浊,以防药性沉重而过病所。临床常以消渴方加减,常用药物为天花粉、生地、黄连、黄芩、麦冬、葛根、石斛、白芍等。可选用玉泉丸、消渴丸、百合固金口服液、玉液消渴颗粒、益气消渴颗粒等。

  3.2 胃热炽盛型

  本证为胃火炽盛,灼伤阴液。胃热炽盛,胃火杀谷故多食易饥。胃热伤津,引水自救故口渴多饮。主要表现为多食易饥,形体消瘦,大便秘结,舌苔黄燥,脉滑实有力。本证可选用玉女煎或白虎加人参汤。前者清胃热兼益肾阴,适用于胃热炽盛者;后者清胃而兼益气阴,适用于胃热而津伤气耗者。常用药物为石膏、知母、生地、麦冬、黄连、栀子、人参、石斛、天花粉等。若血热鼻衄者加丹皮、赤芍清热凉血;口干欲饮者加天花粉、石斛生津止渴。若是饮食无度,渴喜冷饮,口干焦燥,大便燥结,胃中痞满不适,苔黄燥,脉滑数,属胃热燥结者,宜清胃泻火、润肠通便,方用增液承气汤(《温病条辨》)加减,药用玄参、生地、麦冬、大黄、芒硝、生石膏、天花粉等。中消方,具有清泻胃火,养阴润燥之功效,适用于燥热耗伤胃津,以津伤为主者,方用玉液汤,具有清胃滋肾,气阴双补之功效,适用于胃肾气阴两伤者。

  3.3 肾阴亏虚型

  此为肾气亏损之象。肾气亏损,摄纳无权,气化不宣,故尿频量多,饮一溲二。肾精不藏,精血随尿排出,故尿如脂膏。宗筋失养故阳痿遗精。盗汗,失眠,惊悸,口干而渴为肾气亏损之症。倦怠无力,畏寒肢冷,自汗,又为气虚阳虚,卫外不足的缘故。主要表现为尿频量多,混浊如脂膏,或尿甜,口干舌燥,大便秘结,舌红,脉沉细数。本证为肾阴亏虚,“虚则补之”,当以扶正为要,宜滋养肾阴“补其不足”,滋阴可润燥,润燥而止渴。选用六味地黄丸加减。该方滋阴补肾、补而不腻,常用药为熟地、山萸肉、山药、茯苓、泽泻、女贞子、旱莲草、枸杞子等。瘀热者加丹参、丹皮、赤芍、葛根活血凉血,兼见气虚者加黄芪、人参益气。阴虚火旺而烦躁、五心烦热、盗汗、失眠者,可加黄柏、知母等滋阴泻火;尿量多而混浊者,可加益智仁、桑螵蛸、五味子等益肾缩泉;伴困倦、气短乏力者,加党参、黄芪、黄精补益正气。

  3.4 阴阳两虚证

  肾阴亏虚日久,阴损及阳,阴阳两虚,肾气衰乏,精微更加不能固摄。主要表现为小便频数,混浊如膏,甚至饮一溲一,面色黑,耳轮焦干,腰膝酸软,形寒畏冷,阳痿不举,苔白色淡,脉沉细无力。本证常选用金匮肾气丸加减。方中以六味地黄丸滋阴补肾,并用附子、肉桂以温补肾阳,以温阳药和滋阴药并用。常用药物为附子、肉桂、熟地、生地、山萸肉、山药、茯苓丹皮、泽泻、淫羊藿、仙茅、女贞子等。若属元阳不足,火衰不能化气,气虚不能化液者,改用右归丸较为合适。组成有附子、肉桂、鹿角胶、枸杞子、山萸肉、山药、熟地、杜仲、菟丝子、牛膝、炙甘草,滋阴温阳补肾。

  3.5 气阴亏损

  此为气阴两伤之象,肾气虚损,肾阴被耗,固涩无权,故饮少溲多,或尿如脂膏,或甜。阴不制阳,则烘热烦躁。脾气虚,运化无力,故水谷精微之气不足以营养气血,则营气虚弱,不能上承于肺,肺气不足,故气短喘促,不足以息,倦怠等。形体肥胖亦是气虚不足之象。阳痿遗精等,为肾气阴亏损所致。表现为高血糖、尿糖,但无明显的多饮、多尿、多食症状,精神不振,四肢乏力,倦怠乏力,易疲劳,口干咽干,或能食与便溏并见,或有大便干结,或饮食减少,或心悸气短,或自汗盗汗,或头晕耳鸣。舌体胖或有齿痕,苔白而干,脉弦细或沉细或虚弱。治以滋阴益气,生津止渴。选用七味白术散合生脉散加减,方中黄芪、人参、白术、茯苓、怀山药、甘草补中益气,苍术、白术燥湿健脾,木香、藿香醒脾行气散津,葛根升清生津,天冬、麦冬、五味子养阴生津。肺有燥热加地骨皮、知母、黄芩清肺,口渴明显加天花粉、生地养阴生津,气短汗多加黄精、山萸肉敛气生津,食少腹胀加砂仁、鸡内金健脾助运。烦渴多饮,口舌干燥者,也可用生脉散(《内外伤辨惑论》)合增液汤(《温病条辨》)加黄芪、山药、苍术益气健脾,养阴生津。

  4 讨论

  中医认为,本病多为燥热阴虚,津液不足所为,当以滋阴清热,补肾益精为治,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加用中成药治疗法,对糖尿病及其并发症有一定疗效,在治疗消渴病选择中药时既考虑到清热生津、益气养阴法对证的治疗作用,又考虑到降低血糖、消除尿糖和纠正代谢紊乱等对病的治疗作用。消渴除了药物疗法以外,尚须注意饮食节制,精神调养,体育锻炼。以纠正糖代谢紊乱、降血糖、增加机体免疫力为治本,相应的对症治疗为治标,这样标本兼顾,可以较好地防治并发症。

【参考文献】
   1 钟学礼.临床糖尿病学.上海:上海科学出版社,1989.

  2 李仪奎.中药药理学.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3.

  3 丁建中,丁安伟,于天源.中医内科学.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6.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来自[2011年第7卷第3期]栏目

胃阴虚证与胃热证鉴别

 定义

  胃阴虚证:胃中阴液不足,虚热内生,胃失和降所表现的证候。临床常见胃脘隐痛,饥不欲食和阴虚证候。

  胃热证:胃中实火内炽,胃气失和,气血壅滞所表现的证候。临床常见胃脘灼痛,口渴,便秘和里热炽盛的证候。

  病因

  胃阴虚证:多因急性胃病,迁延不愈,伤津耗液,或热性病、温热病,耗津灼液,或吐、下后,阴液损失过多。或平素嗜食辛辣炙煿食品,劫夺胃阴,或精神忧郁,日久化火,肝火消耗胃液,或劳倦过度,耗伤气阴,则阴虚生内热。

  胃热证:可由外感寒邪,或燥邪,入里化热,或情志不遂,气郁化火,火邪迫胃,或外感热邪,直接侵犯胃腑,或饮食不节,嗜食辛辣燥烈煎炒之品,致积热内蕴。

  病机

  胃阴虚证:胃为燥土,喜润而恶燥,感邪受病易与燥热相合,煎熬津液,“夫胃本属土,土似喜火而不喜水,然而土无水气则土成焦土,何以生物哉?况胃中之土,阳土也,阳土非阴水不养,胃中无水断难化物,水衰而物难化,故土之望水以解其干涸者,不啻如大旱之望时雨也”(《辨证录》)。因此,胃阴不足,则失于润养,胃失和降,常导致虚火内生。胃主受纳,腐熟水谷,脾主运化,生理状态下,协同完成消化水谷和吸收精微的功能,“脾胃者,脾为仓廪之官,胃为水谷之海。胃主司纳,脾主消导,一表一里,一纳一消,运行不息,生化无穷,至于周身气血,遍体脉络、四肢百骸、五脏六腑,皆借此以生养”(《外科正宗》)。只有脾胃功能健旺,受纳运化水谷,并将气血精微输布和营养周身,才能保持健康无病,故《明医杂著》云:“胃司受纳,脾司运化,一纳一运,化生精气,津液上升,糟粕下降,斯无病矣。”若胃阴不足,受纳不及,表现为饮食异常。通降不利,表现为大便的异常。若胃失和降,气机逆乱,则可出现胃虚气逆的病证。胃中阴液不足,则可见津伤胃燥,日久耗伤肾阴,可致胃肾阴液枯涸。

  胃热证:因胃中火热炽盛,故机能亢进,胃热消谷而致中消证。胃热炽盛,胃火上炎,血随火升,则可见上部出血:吐血,鼻衄,齿衄。若胃热炽盛,津液燥涸,二便不通(大便秘结,小便干涩),饮食不下,反而上逆,则为噎膈。若中焦蕴热,运化失常,浊气上攻,气机郁滞,可致痞满,阳明热盛,机能亢进,“阳胜则热”,常可致身热,“而胃居上焦下脘两者之间,故胃气热,热则上炎,故熏胸中,而为内热也”(《医经溯洄集))。胃热津伤,筋脉失养,则病痉证。邪热循经直达头面,则病头痛,正如张景岳所说:“火邪头痛者,虽各经皆有火证,而独惟阳明为最,正以阳明胃火盛于头面而直达头维,故其痛必甚,其脉必洪,其证必多内热,其或头脑振振痛而兼胀,而绝无表邪者,必火邪也。”若胃火炽盛,久壅中焦,劫烁阴液,往往火盛伤阴而转成虚证:胃阴虚证。若胃阴虚证日久,常可累及胃气,终致胃之气阴俱竭之证。

  鉴别要点

  胃阴虚证:饥不欲食,纳差,胃脘隐痛,口咽干燥,大便干结或便意缺乏,或脘部痞满不适,或形体消瘦,或呃逆干呕,或午后及夜间烦热,舌红少津,甚则舌有裂纹,脉细数。以胃脘隐痛,饥不欲食和阴虚证共见为临床特征。

  胃热证:胃脘部灼热疼痛,口渴喜冷饮,胃中热辣,吞酸嘈杂,或食入即吐,或消谷善饥,能食消瘦或齿龈红肿热痛溃烂,或鼻衄、齿衄,或吐血鲜红,或口臭心烦,大便秘结,小便短赤,舌红苔黄,脉滑数。以胃脘灼痛、口渴、便秘等里热炽盛证为临床特征。

  鉴别分析

  胃阴虚证与胃热证均有热象,具备了津伤胃热,胃失和降,纳运失职的共同病机,故有胃痛、善饥、口干渴、大便干结、烦热、呕吐、形体消瘦、舌红、脉数的共同症状。

  胃阴虚证:因胃中津液不足,阴不制阳,虚火内生,胃虚有热,气机不利,胃中失和,则纳食减少,饥而不欲食,正如《张氏医通》所云“饥不能食,此证有二:一属胃中虚热,六君子加姜汁、炒川连。一属阴火乘胃,六味丸加赤桂五味。”饥,因有热消谷,不欲食则属胃纳不佳。胃中阴津亏乏,胃络失于濡润滋养,经脉失运,气滞不通,脉络拘急,则胃脘部隐隐作痛。胃为中焦阳土,开窍于口,若津伤液燥,不能濡润食道及口咽,则口咽干燥,属阴津不足,非实火耗津,故所饮亦不多。《古今医统大全》认为:“若胃虚亡液阴亏而为渴者,血受病也,常用甘温辛酸之剂滋其阴,阴生而燥除,燥除而渴已矣。”胃肠相接,胃液充足,则能下润肠道,传送糟粕成粪便而排出体外,若阴液不足,大肠失于滑润,传导失职,则出现大便干结,或便意缺乏,“此由脾胃有热,发汗太过,则津液竭,津液竭,则胃干结,热在内,大便不通也”(《诸病源候论》)。胃有虚热,气机不畅,胃气失和,故胃脘部痞塞满闷,因虚致痞。“痞满与胀满不同,胀满是内胀而外亦形,痞则内觉痞闷,而外无胀急之形也……痞满,宜调中补气血,消痞清热,攻补兼施”(《寿世保元》)。阴液不足,精血不充,则形体消瘦。胃阴虚损,胃不得濡润,胃气失于顺降而上逆,则为干呕。虚火上逆动膈,则呃逆;胃阴不足,虚火内生,故午后及夜间烦热。舌红少津,甚则舌有裂纹,脉细数,为阴虚津不上承,内有虚火之象。

  胃热证:胃中蕴热,壅滞经脉,气血逆乱,气机阻滞,则胃脘部灼热疼痛。里热炽盛,灼津耗液,津不上承,则烦渴,引水自救。肝经郁热,横逆克犯胃土,肝胃气热,逆而上奔,可见吞酸嘈杂,呕吐,食入即吐。对吐酸的病邪病位,《玉机微义》认为:“谨按吐酸一证,以病机言之,则属于热,以脏腑论之,则脾胃受病”。刘完素认为:“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流而不腐,动而不蠹,故吐呕。酸者,胃膈热甚,则郁滞于气,物不化而为酸也。酸者,肝木之味,或言吐酸为寒者误也。”“胃膈热甚则为呕,火气炎上之象也”。《症因脉治》对胃热呕吐进行了辨证:“胃火呕吐之症,食入即吐,其味或酸或苦,五心烦热,夜卧不宁,口中干渴,二便阻涩,此胃火呕吐之症也。”胃中有火,火能杀谷,腐熟过盛,则消谷,谷消则善饥,“中消主胃……消中者,胃中蓄热,善食而瘦,燥热郁甚……”胃腑蕴热,循经上蒸,气血壅滞,故齿龈红肿热痛溃烂,阳明胃热熏蒸,火迫气逆,热伤荣血,血随火气升逆而为上部出血:鼻衄、齿衄、吐血鲜红,胃中腐浊之气随火上行,则口臭。火热内盛,消灼肠中津液,大肠阴液亏乏,不能滋润肠道,传导失职,故大便秘结。胃火壅盛,下及膀胱,热盛伤津,小便化源亏乏,故小便短赤。因此,《温疫论评注》认为:“热到膀胱者,其邪在胃,胃热灼于下焦。在膀胱但有热而无邪,惟令小便赤色而已,其治在胃。”舌质红,苔黄,脉滑数,为里热内盛,气血运行加速之征。故《脉经》曰:脉“滑疾,胃中有热。”

  胃阴虚证与胃热证,就其临床症状而言,二者均有胃痛,但前者是胃脘部隐隐作痛,属阴液不足,胃络失养所致;后者是胃脘部灼热疼痛,属实热气滞胃腑所致。二者均有善饥,但前者是饥而不欲食,属虚火盛,但胃纳差;后者是消谷善饥,属胃火盛,腐熟过亢所致。二者均有津伤的症状,但前者是口咽干燥,属阴虚不濡润口腔、咽喉所致;后者是口渴喜冷饮,属邪实热盛,伤津耗液。二者均有大便干结,但前者是阴液亏虚,不润大肠,传导失职;后者是热盛肠燥,糟粕不行。二者均有烦热,前者是阴虚发热而心烦;后者是热盛扰乱心神而烦躁。二者均有呕吐,但前者是虚火气逆的干呕呃逆;后者是胃火挟肝气上逆的呕吐吞酸嘈杂。此外,胃阴虚证,尚兼有食欲不振、胃脘痞满的胃阴不足、受纳功能低下的症状;而胃热证,则兼有食欲旺盛,并有齿龈红肿热痛溃烂,口臭,鼻衄,齿衄,吐血鲜红的胃腑功能亢进、热蒸胃络、迫血妄行和胃热挟浊气上逆的症状。胃阴虚证的舌脉是舌红少津,甚则舌有裂纹,脉细数;胃热证的舌脉是舌红苔黄,脉滑数。前者是阴虚津伤;后者是热盛气血运行加速。

  胃阴虚证和胃热证,就其病机病势而言,前者病机为胃中阴液亏虚,失其濡养滋润,上不能润咽,下不能滑肠,受纳功能低下,胃失和降,虚火内生;后者病机为胃火炽盛,受纳功能亢进,热盛伤津,热迫血行,和降失常,气血壅盛。前者是阴虚生内热为虚热证;后者是火热内炽为实热证。阴虚多致热盛,热盛又损阴液,而致阴虚,二者互为因果,临床阴虚和热盛可同时并见,不管起因是阴虚,抑或是热盛,终能导致阴虚热盛的共同病理转归。若胃阴虚日久,亦可损伤肾阴,形成胃肾阴枯液涸;若胃火炽盛,津伤液燥,则可形成噎膈;邪热挟浊气,上壅气机,则可致痞满;热炽胃中,蒸腾于外,可致身热;津伤筋脉失养,则病痉证;邪热循经上攻,则病头痛;若胃热日久,耗气伤阴,则可形成胃的气阴两虚证。胃阴虚证和胃热证,二者病位均在中焦胃脘,但后者常与肝相关。

  胃阴虚证和胃热证,就其病史病程而言,前者多有胃病反复发作,迁延不愈的病史,多见于热性病或温热病后期,津伤未复;后者多有感邪化热,或热邪内犯,或肝郁化火,或嗜食辛辣煎炒之品的病因。前者起病缓慢,病程较长,胃脘隐痛,呈慢性发作,时作时止;后者起病较急剧,病程较短,胃脘灼痛,急性发作。

  胃阴虚证,治疗宜滋阴养胃,降火和中,方用养胃汤(《临证指南医案》),《类证治裁》认为:“若脾阳不亏,胃有燥火,则当用香岩养胃阴之法。凡病后热伤肺胃津液,以致虚痞不食,舌绛嗌干,烦渴不寐,便不通爽,此九窍不和皆胃病,岂可以芪术升柴治乎?故先生必用降胃之法,所谓胃宜降则和者,非辛开苦降,亦非苦寒下夺以损胃气,不过甘平,或甘凉濡润,以养胃阴,则津液来复,使之通降而已。此即宗《内经》‘六腑者传化物而不藏’以通为用之理也。故治胃阴虚不饥不纳用清补……”胃热证,治疗宜清胃泻热,降逆和中,方用清胃散(《脾胃论》)。

日期:2012年11月24日 - 来自[辩证施治]栏目
循环ads

牙齿警示的7种疾病 牙痛暗示胃热上火

  牙齿暗示了身体可能患上了7种疾病,比如牙痛的原因就有可能是胃热上火,而牙龈出血是怎么回事,则可能与肝炎有关。牙齿疾病揭示了体内的亚健康状态,因此在医好之后,也要注意身体的调养,否则难免哪天就会患上这些病。

  1、牙龈出血,肝炎

  如果你总是在刷牙时发现牙龈出血,有时候轻咬一口食物,也会发现上面留下了血印。当然你会说这是牙周炎症,但是牙齿出血也可能与肝病有关。这种现象在慢性肝病患者中很普遍,还会伴有鼻子流血、月经过多。

  出现这种情况,主要原因是肝细胞损伤后,肝脏产生凝血因子的功能下降,继而凝血机制发生障碍。一般牙出血的肝炎病人可以服用维生素C、维生素K及其他止血药来缓解病情。


  2、牙齿肿痛,胃热上火

  当牙齿出现肿痛的时候,从与内脏的关系来说,往往反映出胃部的问题。胃热常常是造成牙齿肿痛的原因,同时还会伴有口渴、便秘、恶心、腹胀等。严重的时候,牙齿会从红肿严重,继而发展为齿龈糜烂。


  3、牙齿缺失,营养不全

  健康漂亮的牙齿是人体健康的一个标志,如果你的牙齿不够整齐,或是牙齿缺失,就应该检查一下你的营养问题,起码不要偏食或贪食。营养不足或是过量都会造成牙齿的形成不全,牙质脆弱。牙齿喜欢蔬菜,蔬菜能使牙齿中的钼元素含量增加,增强牙齿的硬度和坚固度,多咀嚼含纤维素的蔬菜对牙齿有辅助清洁作用。


  4、牙齿磨动,情绪紧张

  磨牙是肠道有寄生虫的典型症状,寄生虫的毒素会刺激神经,致使神经兴奋而导致磨牙。但是现在生活清洁卫生,患肠道寄生虫的可能性非常少见。因此,这种磨牙多是情绪紧张的一种表现。医学认为,磨牙与梦游、遗尿、噩梦一样,是一种不由自主的下意识动作。出现了这种情况,你需要警惕你的精神状态,做到彻底放松。


  5、牙齿松动,骨质疏松

  发生牙齿松动的时间都是人到中年,通常那个时候随着更年期的到来,年龄的增加使骨骼的状态走下坡路,骨密度也越来越低。牙齿松动脱落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牙槽骨的不坚固,全身骨质疏松情况严重,牙槽骨骨质疏松就很有可能发生。

  发生这种情况没有太好的补救办法,但我们可以提早预防,如提早服用钙片,进行跳跃、震动式的锻炼,经常叩齿等。


  6、牙齿变长,糖尿病

  很多糖尿病患者有这样的经历:牙齿变长了!究其原因是,糖尿病患者的唾液糖分很高,有利于细菌生长,同时唾液中钙的含量增高,也容易形成结石,这些都会让牙周病、龋齿等病的患病几率增高。而由于这种情况的逐渐形成,你就会发现,牙齿开始变长,实际上那是牙龈萎缩的结果。


  7、牙齿不洁,心脏疾病

  如果你的牙齿不够清洁,上面附有牙菌斑,你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心脏是否健康。研究人员调查显示,牙菌斑会导致牙龈炎,从而使机体免疫机制做出反应,表现为白细胞增多。而心脏病的主要诱发因素之一就是白细胞增多。所以对于心脏本来就不太好的你,养成饭后漱口的习惯,就不仅是清爽的感觉了。


日期:2012年2月11日 - 来自[保健常识]栏目

关于辨治“胃热痛”的临床体会

【关键词】  胃热痛;胃热痛基本方

 胃热痛,中医认为,即由于胃阴不足,胃中燥热所致。由于人们受“十胃九寒”传统观念之影响,临床上对热性胃痛关注不够,误治较多,以致迁延难愈。笔者从2003年以来用胃热痛基本方治疗热性胃痛30例疗效满意。现将资料与体会简述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治疗30例,其中男16例,年龄25~61岁,平均44岁;女14例,年龄23~60岁,平均45岁。经胃镜检查萎缩性胃炎16例,浅表性胃炎14例。

  1.2 治疗方法

  基本主方:沙参10g,麦冬10g,玉竹12g,郁金12g,百合15g,川楝子10g,白芍15g,甘草6g,砂仁6g,焦三仙各10g,生地10g。加减:热重者加栀子10g,黄芩10g,丹皮10g;呃逆重者加半夏6g,生姜6g;口苦者加柴胡10g,黄芩10g;大便燥结者加大黄6~10g;气滞重者加香橼10g,佛手10g,绿萼梅10g,兼气虚者加党参12g。

  1.3 治疗结果

  30个病例多数服药3~6剂见效,最长服药20剂,平均6~12剂,结果治愈20例;显效6例,有效2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3%。

  2 典型病例

  患者,女,60岁,2004年9月25日接诊,主诉:上腹痛连及两胁。腹胀、呃逆、尚思食,但食后常使症状加重,病已近两月,近日又增恶心呕吐、头晕等症。刻诊:面红,唇略干,舌红苔少,呃逆频发,声高响亮,腹胀痛明显,口干口苦,尚有食欲,但食即病情加重,平素大便较干,近三四天未排便,脉弦滑略数,有力,尺脉较弱,生气后诱发加重。辨证:胃阴素虚,肝火犯之,胃气滞逆。治法:滋肝解郁,益胃生津,降火止逆,兼以消导。方药:柴胡15g,黄芩10g,半夏10g,郁金15g,竹茹15g,党参15g,白芍10g,沙参10g,麦冬10g,百合20g,陈皮10g,枳实10g,神曲15g,山楂10g,内金6g,大黄8g(后下),丹参12g。服1剂后顿觉满腹舒畅,呃逆止,续服3剂而愈。过2个月后又因生气而发作,症如前,按上方出入进4剂而愈,随访至今未再复发。

  3 讨论

  胃热痛的辨证要点:(1)病程较长,中老年患者为多。(2)病史中多有思虑过度,情欲不遂或热病后期,或饮食不节史。(3)疼痛性质一般为胀痛,烧灼痛,嘈杂,隐痛等。(4)症状特点为饥不欲食,口苦、口干、唇干裂,多伴有呕恶,大便偏干,舌红乏津少苔,脉多弦细数。多因情志不遂而诱发。病机为胃阴枯涸,肝木失润,临床多伴有“郁热”。养胃阴要结合酸甘化阴法,佐用芳香醒脾之药,用量不宜大,其目的一是防止寒凉药物过量而损伤脾胃阳气;二是恢复脾胃纳食运化生机。因胃阴缺乏,消化力差,食积不化自然存在,故必用消食药。见大便偏干者,可加大黄以通胃腑,导热下行使阴存津复。

  

日期:2011年6月29日 - 来自[2011年第9卷第2期]栏目
循环ads

香蕉皮煎水可以缓解酒后胃热心烦

  很多人在醉酒之后会选择喝浓茶来解酒,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门诊部主任达四平建议,酒后可以根据不同的醉酒反应,选择不同的方法吃香蕉。酒进入消化道后会直接损伤胃黏膜,导致胃炎、十二指肠溃疡,而香蕉有清热、滑肠、解毒的作用,能缓和饮酒过多所致的不适,如果方便,可以根据酒后不同的症状采用以下不同的方法吃香蕉。

  解酒止渴:香蕉1根,酒后生食。

  酒后烦热:将香蕉研碎加入温水、冰糖调服。

  酒后头痛:香蕉根50克,水煎服代茶饮。

  酒后胃热心烦:香蕉皮60克切成条状水煎,加白糖适量饮服。

  此外,将梨、橙、苹果、西瓜等水分充足的水果和香蕉做成水果沙拉,也能有效冲淡血液中酒精的浓度,加速排泄酒精的速度。(张玲玲)

日期:2010年4月14日 - 来自[饮食与健康]栏目

竹茹公英治胃热呕吐

  方法:竹茹、蒲公英各30克,白糖适量,前2味加水适量煎煮取汁,加白糖调味即可。每日1剂,代茶分次饮用。解析:恶心呕吐在中医看来.是由于外邪侵袭、情志失调、饮食不节。劳倦过度和脾胃虚弱等原因,引起胃失和调、气逆而上所致,蒲公英味甘、微苦、性寒,具有清热解毒、消肿散结之功效:竹茹味甘,性微寒,归肺、胃经。有清热化痰、除烦止呕之功效,用于烦热呕吐、痰热咳嗽、胆火挟痰、惊悸失眠、中风痰迷、舌强不语等。二药合用,对于湿热犯胃恶心呕吐有很好的疗效。同时应注意,出现恶心呕吐时.饮食要选用清淡、易消化的食物,如面食、稀粥、蛋类、汤类等,同时应查明原因,对因施治。

  湿热犯胃主要表现:食入即吐,吐物酸臭,或伴身热。口渴喜饮,烦躁少寐,大便秽臭或秘结,小便黄少,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等。

日期:2009年12月9日 - 来自[临床讨论]栏目
循环ads

齿痛乃胃热气虚

齿者,肾之标,骨之余也。肾实则齿固;肾虚则齿豁。其齿痛者,非干肾也,乃阳明经热也。以清胃散治之。有气虚而痛者,补中益气汤加熟地、丹皮、茯苓、白芍。有洞者,用川椒、烧石灰为末,蜜丸,塞于洞中即愈。牙疳用五倍子烧灰,加龙骨末少许,擦之神效。

清胃散

清胃散用升麻(黄)连,当归生地牡丹(皮)全,或益石膏平胃热,口疮吐衄及牙宣。


日期:2008年6月13日 - 来自[医学传心录]栏目
共 5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