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神经炎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药物联合针刺治疗面神经炎疗效观察

【摘要】  目的 观察药物联合针刺疗法治疗面神经炎的疗效。方法 选择面神经炎210例,随机分为观察组106例和对照组104例。观察组采用针刺疗法联合药物治疗,对照组单用药物治疗。疗程均为14天,比较两组有效率、面神经麻痹恢复时间及面肌痉挛或面肌抽搐发生情况。结果 观察组总有效率及面神经麻痹恢复时间显著优于对照组(P<0.05)。结论 针刺疗法联合药物治疗面神经炎疗效优于单用药物。

【关键词】  面神经炎;针刺,药物

 2006年7月—2011年2月,笔者对明确诊断为面神经炎者采用药物联合针刺治疗,疗效满意。现分析报告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选择面神经炎210例,随机分为观察组106例和对照组104例。观察组男52例,女54例;年龄16~80岁,平均46.7岁。对照组男48例,女56例;年龄17~78岁,平均47.1岁。入选标准:(1)符合面神经炎诊断标准:①多发生于青壮年;②发病急,多数病人患有外感史;③临床表现患侧表情肌麻痹,额纹消失,眼睑闭合不紧,巩膜外露,流泪,鼻唇沟变浅,口角低垂歪斜,或伴有舌前2/3味觉缺失,听觉过敏,耳廓及外耳道带状疱疹,或泪腺、唾液分泌减少等;④排除其他原因所致周围性面瘫,如小脑桥脑角病变、脑干病变、手术损伤、腮腺病变、格林-巴利综合征等。(2)病程在14天之内,2周内未服用或外用激素、维生素B族、地巴唑等药物。(3)无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及其他严重疾病。(4)同意接受针灸治疗。排除标准:2周内服用或外用激素、维生素B族、地巴唑等药物;有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并发腮腺炎及中耳炎患者;年龄小于10岁或大于85岁,妊娠或哺乳期妇女。两组在年龄、病程及病变严重程度等方面均差异均无显著性(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1)对照组:泼尼松30mg口服,1次/d;维生素B1100mg肌注,1次/d;维生素B12250mg肌注,1次/d,地巴唑10mg,口服,3次/d。(2)观察组:在口服泼尼松、地巴唑治疗(用法同对照组)同时,在非急性期配合针刺治疗,取翳风、风池、太阳、颊车、迎香、四白、牵正、地仑等穴,每次选4~5穴,皮肤常规消毒后刺入1~2cm,弱刺激20min。疗程均为14天,隔天观察1次疗效后,疗程结束后每月随访1次,共6次6个月,观察面肌痉挛或面肌抽搐的发生情况。

  1.3 疗效评定标准

  (1)痊愈:临床症状消失,眼睑闭合良好,面肌功能恢复正常;(2)显效:临床症状基本消失,眼睑闭合及面肌功能基本恢复正常,两侧肌肉对比无明显变化;(3)好转:临床症状改善,面部肌肉两侧对比基本正常,但说话时及露齿运动时嘴角略偏向患侧;(4)无效:临床症状无变化,症状未改善。痊愈和显效病例记为总有效例数。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13.0软件包进行统计学处理,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或t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显著性。

  2 结果

  2.1 两组总有效率比较

  见表1,观察组痊愈46例,显效52例,总有效率92.5%,痊愈率和总有效率均显著高于对照组(P<0.01)。

  2.2 两组面神经麻痹恢复时间比较

  见表2,观察组面神经麻痹恢复时间均显著短于对照组(P<0.01)。

  2.3 两组后遗神经痛发生率比较

  随访6个月,观察组出现面肌痉挛1例,面肌抽搐1例,发生率1.89%;对照组出现面肌痉挛4例,面肌抽搐5例,发生率8.65%,两组比较,差异率差异有显著性(P<0.05)。表1 两组疗效比较表2 两组面神经麻痹恢复时间比较

  3 讨论

  目前,周围性面神经炎病因尚未明确,通常认为可能是因面部感受风寒、局部病毒感染,导致茎乳突孔内面神经缺血、水肿受压而引起面部肌肉运动障碍。中医学认为面神经炎多因脉络空虚,风寒之邪乘虚侵袭阳明、少阳脉络,以致经气阻滞,经筋失养,肌肉纵缓不收而发病。针刺治疗可祛寒,祛风通络,镇痉熄风,行气活血。循经取穴以手、足阳明经为主,手、足少阳经为辅。翳风、风池为少阳经,可疏散经络;太阳牵正属经外奇穴,是治疗面神经炎的有效穴位。地巴唑对血管平滑肌有直接松弛作用,泼尼松可起减轻面神经水肿及抗炎作用;维生素B1是糖代谢所需辅酶的重要组成成分,维生素B12可促使甲基丙二酸转变为琥珀酸,参与三羧酸循环,此作用关系到神经髓鞘酯类的合成及维持有髓神经纤维功能完整,注射维生素B1、B12可用于亚急性联合变性神经系统病变;研究显示,在非急性期内采用应用药物联合针刺治疗可减少面肌痉挛或面肌抽搐的发生率。本结果显示,药物联合针刺治疗面神经炎疗效显著优于单用药物治疗,且显著缩短面神经麻痹恢复时间,面肌痉挛、面肌抽搐发生率低。

【参考文献】
   1 陈灏珠,丁训杰,廖履坦,等. 实用内科学,2002:2398-2399.

  2 师海波,王克林,王威,等.最新临床药物手册.北京: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2008:588;921;1200;1204.

  3 陆凤翔,李军,张小勇,等. 内科临床处方手册.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847.

  4 张珍玉,苏玉章,喻自成,等.中医学基础.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107-108.

  

日期:2013年9月26日 - 来自[2011年第9卷第3期]栏目
循环ads

针刺治疗面神经炎应重视面神经功能评估的作用

  面神经炎是临床常见病,是原因不明的急性发病的单侧周围性面神经麻痹,俗称面瘫。

  针灸作为传统优势疗法对其有很好的疗效,已得到广泛的认可。但也必须承认,该病在临床治疗中还存在着不足。目前在面瘫的针灸临床中存在两个问题,一是面神经功能的评定分级尚未得到重视,绝大多数人还没有认识到面神经功能评估的重要性。在临床研究资料中,只有4.5%的文献提到面神经损伤程度。而面神经损伤程度与病情轻重的关系、与疗效相关的因素均未得到足够重视,使得不同治疗方法的临床研究缺少可比性和可重复性。二是临证时虽有面瘫轻重的区分,但评定分级的标准并不统一,随意自行划分者也很常见,使得该病的临床研究缺少标准和规范。因此,选择科学、合理、统一的评价方法,及时地对病情轻重加以区分,准确评估预后并合理施治,这在面神经炎的临床研究中是非常重要的。近年我们依据国际公认的面神经功能评级标准(简称H-B量表),对面神经功能损伤程度进行评价分级,并观察该分级与疗效、疗程的关系及在预后方面的作用,发现有重要的临床意义。总结汇报如下。

  68例患者均来自2009年2月~2011年10月份解放军总医院针灸科门诊。男性38例,女性30例;年龄14~85岁;左侧面瘫的患者39例,右侧面瘫的患者29例;病程最短1天,最长150天。依据H-B量表的描述,将68例病人的面神经功能评价分为5个级别,从轻到重依次为:轻度障碍者15例,中度障碍者14例,中重度障碍者13例,重度障碍者14例,完全麻痹者12例。

  治疗原则及方法

  据多年的临床经验,我们采用以针刺、电针为主,分期对症施治,中西医并用的治疗原则。

  急性期(病程1~7天)以针刺肢体腧穴为主,刺络放血为辅,局部浅刺、直刺为度,口服西药为助。1.针刺取穴:风池、太阳、攒竹、人中、承浆、合谷、曲池、太冲,留针20分钟;期间耳后红外线温热照射。2.点刺耳穴面颊区及舌下金津、玉液处青络出血。3.口服醋酸泼尼松30毫克,每日1次,服用5天减量至20毫克,2天后停药;甲钴胺胶囊0.5毫克,每日3次;维生素B1片20毫克,每日3次。

  缓解期(病程8天至半年)针刺取穴:完骨、下关、太阳、阳白/攒竹(交替)、颧髎、牵正/颊车(交替)、禾髎、地仓等。刺法:可直刺、斜刺,但不透刺。加用电针,选疏密波通电15~20分钟。留针期间,耳后红外线照射。每日1次,5次后休息2天。病情较重疗效不明显的病人,可配合穴位注射腺苷钴胺1.5毫克,每日1次。若病程两个月还没有痊愈者,在前述方法基础上,针刺取穴加足三里、三阴交,或上巨虚,配阴陵泉,针刺时间改为每周3次,电针停止后再留针15分钟。不人为设定治疗时程,全程观察,以疗效为准。

  疗效评判

  仍以H-B评价量表的分级为疗效评价标准,共分为痊愈、显效、有效和无效4个级别。以达到正常标准即所有区域面肌功能正常为痊愈,轻度功能障碍者为显效,中度功能障碍者为有效,功能恢复不及中度功能障碍者均为无效。

  治疗效果

  68例患者中,治愈53例,显效10例,有效3例,无效2例,治愈率为77.94%,总有效率为97.06%。五种不同分级组从轻到重的痊愈率依次为100%、92.86%、84.62%、64.29%和41.67%,差别非常显著。不仅如此,五组患者的治疗时间也有很大差别,轻、中度者疗程短,随着面神经功能障碍级别的增加,其疗程也随之延长。

  分析

  1.尽管面神经炎是一个独立的疾病,诊断并不困难,但由于其发病原因不甚明了,发病人群广泛及个体差异性大,又因面神经终末分支复杂,发病部位的不同也影响着疾病的预后,诸多因素的作用使其在发病之初就存在着病情轻重的差异。病情恢复的快慢与程度主要取决于面神经损伤的轻重程度,因此面神经功能的评定分级是正确认识、评判面神经炎病情轻重、评估预后、合理施治的关键所在,临床研究中非常有必要对面神经的功能进行评估分级后再做观察治疗,从而使面神经炎临床研究结果具有可比性和可重复性。

  2.面神经炎是针灸治愈率较高的疾病,只要发病后立即选择了正确合理的治疗,大多数都能于1~3个月内好转康复。尤其是面神经功能分级为轻、中级别的患者,一般都能治愈,其预后良好,康复时间也较短。但是重度和完全麻痹级别的患者较难痊愈,即使有效所需时间也很长。因此,在治疗面神经炎时,应根据每个患者面神经功能级别实施个性化的治疗方案,轻、中级别患者其它治疗方法也可获效,有的可能不用治疗也能痊愈。所以对这类病人应选择简单、方便、痛苦小的治疗方法,针刺应该少取穴、轻刺激、一种治疗方法即可,不主张多种治法齐上并施,减少人力、物力及医疗资源的浪费。而重症面瘫的治疗应早期干预,适时评估预后和分期施治,尽量在发病早期减轻、缓解面神经功能受损程度,在恢复期多种方法合理综合施治,既要坚持治疗又不过度治疗,力争使其达到最佳恢复状态。

  3.在面神经炎的治疗过程中,我们感到疗程在其康复过程中也是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因素。面神经功能损伤分级为轻、中度者疗程短,多在疗程的3-4周可达痊愈效果。随着病情的加重,治疗所需要的时间也随之增加。而分级为重度级别者疗程多在3~6个月,疗效较难达到痊愈级别。

  坚持针灸治疗的重度和完全麻痹的患者,都能恢复到中级以上的程度(无效的2例均为完全麻痹级,在3个月后放弃针灸治疗者),他们多在3个月左右开始见效,其后有一个短暂快速的不完全的恢复表现,再后的恢复就一直呈缓慢过程,连带运动等继发性缺陷也多在此时出现。因此对于面神经功能评价不好的病例,除了告知病人要有信心,坚持治疗外,医者也应不推诿病人,要坚持合理施治,避免不分轻重的人为界定疗程,治疗4周或一个月就断言无效。岂知一个月的治疗对神经功能损伤较轻的病例可以看出效果,但对于重症病例远远不够。因此在观察面神经炎的疗效时,避免不分病情轻重地人为规定疗程,而应以疗效为准,以治愈为期。

  还病人一个笑颜,也许就能让他们拥有一个完美的人生。

日期:2013年4月16日 - 来自[临床讨论]栏目

玉屏风散加味治神经炎

  孔某,男,51岁。2012年11月7日初诊。患者平素体质较弱,经常外感,于2009年.3月的一天,早晨去市场买菜,当时穿衣服少,感受了风寒,回家约2个小时后便觉左面部麻木略痛,触之有凉感。两天后到某院诊为面神经炎,经常规疗法数日效不显著,其间曾又到过几家医院住院,予中西药物数种注射、内服,及烤电、针灸、理疗,穴位敷贴等效果均不显著,症状基本同前。外遇风寒刺激,进食酸凉之物后疼痛尤甚,二便正常。化验血常规、血脂组合、血流变等均无异常。舌质淡,苔薄,脉弱。

  证属肌表虚弱,加之外受风寒之邪,当时未得及时清解,闭阻于肌腠所发。治以扶正固表,祛风散寒活络。

  处方:玉屏风散加味:黄芪30克,白术15克,防风10克,羌活10克,桂枝9克,白芷9克,红花9克,丹参10克,大枣3枚,水煎服,日1剂。嘱其第3煎待温,以纱布蘸药液稍拧至不滴水为度,敷于患处,日数次。

  二诊:服药12剂后上述诸症明显见轻,左面部较前觉有舒适感。原方黄芪减为15克,白术减为10克,桂枝减为5克,入当归9克,续服15剂后,酸麻痛凉症状全部消失,诸症获愈。

  按   本例迁延数载未愈,究其根本病因为素体虚弱,早晨外出感受了风寒,蕴于肌肤腠理,而现上述数种症状。故用玉屏风散加味,药中黄芪为君,益气升阳固表;白术功可补中益气固表,二药均可增强机体抵抗力;防风可散风胜湿止痛;羌活主要成分含有挥发油,散寒解表,通痹止痛;桂枝辛甘,助阳解肌,温经止痛;白芷辛能解表散风,温可散寒除湿,芳香上达,能祛风寒化湿浊;红花辛散温通,具活血通络祛痛之功;丹参活血且能扩张周围血管;大枣甘温质柔,益气调营,缓和药性。全方具有益气升阳固表、疏风散寒除湿、活血通络止痛功效。药证合拍,疗效显著。

日期:2013年4月13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循环ads

面神经炎新治法

【摘要】  面神经炎属于传统医学“中风”、“中经络”症状,是中风程度比较轻浅,仅限于血脉经络所致的以口眼歪斜,语言不利,口角流涎为主要症状。现在比较普遍的治疗方法多是在脸部、头部上肢等部位取穴。针刺穴位多,患者病苦多,治疗过程长。而新的治疗方法克服了这一沿用至今的传统治疗方法的不足,具有针刺穴位少,治疗过程短,病人痛苦少等优点,值得推广。

【关键词】  口眼歪斜;针疗一次

面神经炎属于传统医学“中风”、“中经络”范畴,是中风程度比较轻浅,仅限于血脉经络所致的以口眼歪斜、语言不利、口角流涎为主要症状的疾病,发病急骤,其病机是面部神经肿胀受压引起的血液循环障碍,轴突髓鞘变性而致的面部神经麻痹。面部肌肉僵硬,面颊动作不灵,病侧面部表情肌瘫痪,额部皱纹消失,眉低下,眼裂扩大,口角下垂,病人不能皱额,促眉,闭目,鼓颊,噘嘴。闭目时麻痹侧眼球上转。由于眼裂不能闭合,巩膜露出,鼓颊吹哨时一侧口角漏气,进食时食物留滞在齿颊间,唾液自口角外流。

  1 治疗方法

  1.1 传统治疗方法多取手阳明经,下关、颊车、地仓、承浆、攒竹、丝竹空等局部穴位为主,往往见效慢、疗程长、患者痛苦难以忍受。

  1.2 现在用新治疗方法取足阳明经、足三里、巨虚强刺激一次,一般情况下半个月即可恢复正常(新病例10天内)。且疗效可靠、再不复发、治愈率达98%。

  2 讨论

  在治疗面瘫的方法上历来就有多种多样的治法,单方、偏方、外敷牵拉等各有千秋,也有幸者。但比较正规统一的治疗方法也就是现在各医院普通用的以上所述方法。这种治疗每天针灸穴位多、治疗过程长,患者痛苦难以忍受。根据经络所过、主治所在的理论,取足阳明胃经、上病下取经过多年临床实践,切实可行。能使患者痛苦少,治疗过程短,不需住院等特点值得推广。

  

日期:2011年6月29日 - 来自[2010年第7卷第1期]栏目

祛风通络汤治疗面神经炎70例

  在借鉴前人治疗经验的基础上,经过对面神经炎病因病机的探索,以自拟祛风通络汤治疗面神经炎70例,疗效满意,现报道如下。

  一般资料

  70例均系门诊病例,符合面神经炎的诊断标准。其中男43例,女27例;年龄最小12岁,最大67岁;病程最短1天,最长52天;全部为单侧发病。就诊前已接受其他疗法(静脉滴注激素、服中药、热敷理疗等)治疗1周左右无效者23例。

  治疗方法

  祛风通络汤:秦艽15g,威灵仙lOg,防风lOg,白芷5~lOg,白芍15~30g,川芎5~lOg,当归15~30g,蜈蚣3条,全蝎3~5g(研末冲服),乌梢蛇10~20g,僵蚕15g,白附子5~lOg,甘草lOg。

  加减:伴有发热、恶风、自汗、口微渴等风热表证,加桑叶、菊花各lOg;伴恶寒发热、肢体酸痛、无汗等风寒·表实证,加荆芥、紫苏叶各lOg;伴恶风、汗出、脉浮缓等表虚证加桂枝lOg;伴发热、口渴、便秘、溲赤、舌红等里热证者,加大黄6~15g,生地黄10~30g;伴心慌、气短等气虚证者,加黄芪15~50g。

  用法:先用冷水浸泡上药30min左右,加黄酒30ml为引,煎2次,每次煎沸15~20rain左右,共取药汁200~300ml,混匀分早晚2次服用,10天为1个疗程。治疗3个疗程后观察疗效。

  治疗结果

  痊愈(症状与体征完全消失,面肌功能恢复正常,鼓腮时口角无漏气,口角及额纹对称,皱眉及闭眼正常)53例,占75.71 9/6;好转(自觉症状消失,面肌功能基本恢复正常,口角歪斜明显好转,额纹与鼻唇沟基本对称,眼睑闭合欠实)15例,占21.43%;无效(治疗后症状与体征无改变)2例,占2.86%。总有效率为97.14%。

  讨论

  面神经炎是指急性发作的单侧周围性面神经麻痹,又称贝尔麻痹。西医学认为,其发病机理为局部神经血管受风寒痉挛导致面神经组织的缺血性水肿·尤其是在面神经管及茎乳突孔中的神经干容易发生缺血水肿,导致神经变性,出现神经功能障碍,而使局部表情肌瘫痪。面神经炎属中医学“中风”范畴,又称“面瘫”、“吊线风”、“口眼歪斜”等,春秋两季发病居多,可发于任何年龄,以20~40岁居多,男性略多,发病急速,为单纯性一侧面颊筋肉弛缓为主,无半身不遂、神志昏迷等症状。临床主要表现为突发性口角歪斜,眼睑闭合不全,患侧面肌瘫痪,面部感觉异常,不能作蹙眉、露齿、鼓腮等动作,额部横纹消失,鼻唇沟变浅,甚则迎风流泪,部分患者初起时可伴有耳后、耳下及面部疼痛等。其病机主要是因过劳、情志刺激、起居不节等因素而致内伤积损,正气不足,脉络空虚,卫外不固,风邪乘虚人中颜面经络,经脉痹阻或形盛气衰,痰湿素盛,偶遇风寒,风袭痰动,风痰互结,流窜经络,上扰面部,气血痹阻,脉络失养,致肌肉纵缓不收而为病。本病早期以风痰瘀阻经脉为主,故以祛风化痰,祛瘀通络解痉为主,兼以扶正为治疗原则。祛风化痰通络汤中,秦艽、威灵仙、防风、白芷祛风散寒通络;蜈蚣、全蝎、乌梢蛇等虫类药物善于走窜,走而不守,入络搜风,通络破瘀解痉;僵蚕、白附子祛风化痰散结;川芎、当归、白芍养血活血祛风,即“血行风自灭”;甘草调和诸药。黄酒性温味甘辛,能通血脉,行药势,散寒温经,以之为引,其行气血、通经络、引诸药行于面部经络,消除风痰瘀滞,故能切中病机而取效。本病在治疗后期,大邪已祛,应斟酌加重益气健脾养血如黄芪、白术等扶正之品,攻补兼施,除邪务尽。在治疗的同时要注意避风寒,慎起居,调情志,保证合理的休息和充足的睡眠,禁房事,忌食动风发物等,以促正气恢复,巩固疗效,防止复发。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来自[药物与临床]栏目
循环ads

前庭神经炎26例临床分析

【关键词】  前庭 神经炎 

  前庭神经炎临床上经常被漏诊和误诊,我科近6年收治26例,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我科2000~2006年诊断为前庭神经炎住院治疗17例,在其他科住院经会诊确诊转入我科9例,共26例。其中,男18例、女8例,年龄17~44岁。

  1.2  临床表现  均有上呼吸道感染的前驱症状。表现为突发性眩晕,有的有旋转感,有的走路时平衡障碍,特别是在行走转弯时明显,眩晕持续时间1~47天;伴轻度恶心、呕吐,与头晕程度不具正相关关系。无耳鸣,无中枢神经系统其他症状。

  1.3  检查  双耳外耳及鼓膜正常。曾有分泌性中耳炎病史2例,其鼓膜不光滑。听力学检查:双耳听力正常,声导抗正常。冰水试验:患侧前庭功能明显减退13例,稍有减退8例,其他未做。自发性眼震:水平位,快相向健侧13例,有眼震快相向健侧,倾倒向患侧。血清疱疹病毒抗体滴度检测6例,均无明显异常。

  2  治疗及结果
   
  经阿昔洛韦、糖皮质激素、支持治疗、对症治疗、前庭功能训练全部恢复。随访无复发。

  3  讨论

  3.1  诊断  该病诊断不难,关键要想到此病,才有可能确诊。主要症状有病毒感染史、突发性眩晕,多见于中青年人,持续时间可达一个多月[1]。

  3.2  鉴别诊断

  3.2.1  与梅尼埃病鉴别  此病临床上以听力障碍、耳鸣和眩晕为特点。每次发作使听力进一步减退,发作次数随耳聋加重而减少。到完全耳聋时,迷路功能丧失,眩晕发作亦终止。甘油试验呈阳性。前庭神经元炎常发生于上呼吸道感染后数日之内,临床特征为急性起病的眩晕、恶心、呕吐、眼球震颤和姿势不平衡。一侧前庭功能减退,但无听力障碍。眩晕常持续15天左右,冷热试验显示前庭功能减退。另外,急性前庭神经炎,发病过程中无耳鸣、耳聋现象是其特点;慢性前庭神经炎恶心、呕吐少见。一定要做电测听,排除耳蜗病变。前庭神经炎,炎症仅限局于前庭系统,耳蜗和中枢神经系统均属正常,是一种不伴有听力障碍的眩晕病。

  3.2.2  与位置性眩晕鉴别  眩晕发作时间短,大多为数秒钟,常与特定的头位有关,无耳鸣、耳聋。中枢性位置性眩晕,常伴有特定头位的垂直性眼震,且常无潜伏期,反复试验可反复出现,呈相对无疲劳现象。外周性位置性眩晕,又称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眼震常有一定的潜伏期,呈水平旋转型,多次检查可消失或逐渐减轻,属疲劳性。预后良好,能够自愈。

  3.2.3  与迷路炎及分泌性中耳炎鉴别  轻度眩晕要做电测听、声导抗检查。迷路炎,常继发于中耳乳突炎或中耳炎,出现发热、头痛、耳部疼痛、外耳道流脓、外伤后感染损伤等。骤起的阵发性眩晕、剧烈耳鸣,伴恶心、呕吐,出现自发性眼震,1~2天内听力可完全消失。分泌性中耳炎有耳部症状并头部胀闷感而非眩晕,用声导抗检查即可鉴别[2]。

  3.2.4  与颅内病变及内耳发育畸形鉴别  一例为颅内占位头晕,曾在当地按前庭神经炎治疗;另一例长期头晕被认为是前庭神经炎,经颞骨CT诊断为大前庭导水管综合征,有头部外伤史[3]。

  3.2.5  与高血压鉴别  高血压性头昏并非真正的眩晕,是由于心血管的异常造成的头部不适,用降压药物治疗有效。如果降压无效应再详细询问病史,特别是眩晕的特点,以便作相应的耳科检查明确诊断。

【参考文献】
    [1] 黄选兆,主编.耳鼻咽喉科学[M].第4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5.

  [2] 孔维佳,主编.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

  [3] 刘 铤,主编.内耳病[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


作者单位: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耳鼻咽喉科,河南 郑州 450052

日期:2009年8月24日 - 来自[2009年第21卷第6期]栏目

酒精中毒后继发周围性神经炎案

【关键词】  酒精中毒;继发性周围性神经炎

 1  案例分析

  患者男,47岁,三天前因夜间与朋友相聚,过量饮酒后,醉倒在路边,清晨醒来时出现双上肢下垂无力,握力消失,功能活动障碍,纳可,二便正常。舌质红,苔黄腻,脉濡数。于2005年7月18日前来就诊。查体:T 36.8 ℃,BP 130/80 mm Hg,发育正常,精神欠佳,意识清楚、语言清晰、面色潮红、瞳孔等大,项软,淋巴结不肿大,心肺正常,腹软,肝脾不大。双侧霍夫曼征(+),双上肢肌力0级,肌张力减弱,双侧肱二、三头肌反射减弱,双上肢远端浅感觉障碍,皮肤暗红,双侧巴宾斯基征及其等位征(-)。实验室检查:WBC 5.6×109/L,RBC 3.86×1012/L,HGB 102 g/L,PLT 120×109/L,GRA 69%,CO2-CP 36 mmol/L。本病属中医“痿证”范畴,证属湿毒阻络,治法拟以除湿解毒、通经活络之法,以电针治疗为主,取穴:百会、四神聪、两侧肩髃、臂臑、下极泉、曲池、尺泽、手三里、偏历、外关、合谷、八邪。针法:诸穴常规消毒后,用0.30 mm×40 mm无菌针灸针,以常规针刺法进针,先针百会、四神聪,行捻转补法,余穴得气后行提插重刺激泻法,接电针治疗仪正、负两极,采用断续波中等度刺激,以双上肢可见轻微抽动为度,留针30 min,每日1次,10次为一疗程,休息2天,继续下一疗程。经治疗2个疗程后,患者双上肢活动自如,握力正常,浅感觉恢复正常。

    2  讨论

  酒精中毒主要对脑组织起抑制作用,其消除方式主要是依靠氧化代谢。中毒后抑制可波及大脑皮层中枢,引起组织缺氧,使胆碱酯酶的活性减弱,乙酰胆碱不能充分水解而积累。当乙酰胆碱在体内积蓄过多时,不断激活交感神经纤维释放大量儿茶酚胺,促使微小动脉收缩或痉挛,引起微循环障碍,造成周围神经—肌肉的功能丧失。本案因患者大量饮酒后,夜卧湿地,湿毒内侵,以致气血不畅、筋脉弛缓、废痿不用所致。遵循《内经》中“治痿独取阳明”之意,故取穴以手阳明经穴为主,电针可使经络疏通,气血调和,改善肢体血管、神经、肌肉的营养状态,增长肌张力,促进神经、肌肉功能的恢复。

    (本文编辑:齐  栩)


作者单位:435000 湖北,黄石市中医医院

日期:2009年8月24日 - 来自[2009年第5卷第2期]栏目
循环ads

中西医结合治疗面神经炎40例疗效观察

【摘要】  目的 探讨中西医结合治疗面神经炎的疗效。方法 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面神经炎。结果 面神经炎患者经中西医结合治疗大多取得很好疗效。结论 中西医结合治疗面神经炎疗效肯定,不良反应小。

【关键词】  中西医结合;面神经炎  

   面神经炎又称Bell麻痹或束扎性面神经病,是由面神经管内神经水肿或茎乳孔出处炎症压迫所致,其症状为口角㖞斜,闭目不全,对患者形象影响极大[1]。笔者近年来运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此类患者40余例,疗效明显,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40例患者全部来源于近年我科的住院患者,所有患者均按照十二版《实用内科学》所规定的诊断标准,明确诊断为面神经炎,其中女25例,男15例,年龄最小10岁,最大60岁。

    1.2  治疗方法  患者有明显的耳后压痛时为急性期,给予强的松30 mg,每天一次口服,3日后以5 mg量为基数,每5天减一次量,例如:第5天减为25 mg,第10天减为20 mg,直至减完,同时予维生素B6 100 mg,肌肉注射,每天1次,维生素B1针100 mg,肌肉注射,每天1次,维生素B12针500 μg,肌肉注射,每天1次或静点三磷酸腺苷、辅酶A、细胞色素C等,配合中药汤剂口服,基本方:附子6 g,僵蚕10 g,全蝎10 g,半夏10 g,陈皮10 g,胆南星10 g,秦艽10 g,川芎10 g,白芷10 g,羌活10 g,防风10 g,黄芪30 g,赤芍12 g,归尾12 g,每日一剂,水煎分早晚2次服,兼夹证适当加减。治疗15天后评定疗效。

    1.3  疗效评定标准  显效:患者耳后疼痛消除,口角恢复正常,闭目能合。有效:口角虽未恢复正常,但较发病时大为改善,闭目能合。无效:口角恢复不明显,闭目不合。

    2  结果  显效者30例,有效者9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97.5%。

    3  典型病例 

  患者,女,42岁,因睡觉时吹风扇,醒后出现耳后疼痛,口角㖞斜,闭目不合,经上述中西医结合治疗25天,耳后疼痛消除,口角恢复正常,闭目正常,无任何不适,痊愈出院。

    4  讨论

   面神经炎除西医常规用激素抗炎及营养神经治疗外,中医中药疗效可靠且不良反应少,祖国医学认为:口僻主要是正气不足,风邪乘虚入中络脉或风痰瘀血阻滞脉络,使头面阳明经脉气血运行不畅而发病,治疗原则以祛风、化痰、活血为主。方中:白附子辛温善祛头面之风,僵蚕长于化痰、祛络中之风,全蝎为祛风止搐之要药,配合秦艽、川芎、羌活、防风等祛风之药,半夏、陈皮、胆南星化痰开结,黄芪扶正益气,赤芍、归尾补血活血。诸药协同,可达鼓邪外出之效,经临床验证中西医结合治疗面神经炎,疗效显著,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 陈镜合,周海平.中西医结合急症诊治.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499-503.


作者单位:830002 新疆乌鲁木齐,乌鲁木齐市中医医院

日期:2008年12月27日 - 来自[2008年第4卷第3期]栏目
共 7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