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崩漏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梁仪韵治疗崩漏经验

   梁仪韵是北京市已故名老中医,师承晚清御医韩一斋先生,深得其真传,擅长妇科、内科。梁师治疗妇科病重视肝、肾、心、脾及奇经,辨证精详,用药轻灵而效果卓然。现就梁师治疗崩漏的经验作一简单介绍。
1病因病机
    崩漏病在胞宫胞脉,源在冲任。女子自二七之后,肾气渐充,天癸至,冲任满盈,月事以时下;随着三七、四七之增龄,肾气天癸臻盛,月事如期,身体健壮;五七以后,脾。肾之气渐虚,天癸由盛渐衰,七七天癸竭,月事因止。在这期间,由于寒热失调、情志不遂、饮食劳倦、房室不节、其他疾病等多种因素都可能导致冲任损伤。“冲为血海,任主胞胎”,冲任伤损,胞宫藏泄失度,胞脉受损,直接影响月经的正常来潮。当藏不藏,是为漏下崩中;当泄不泄,是为经迟或闭经。崩漏往往与月经后期相间而见,常见患者或两三月不潮,潮则为崩为漏。所以,崩漏是胞宫藏泄失常的典型表现。
    梁师认为,崩漏证候多见血热、气虚、血瘀。这3种证候有时不能截然分开,如血热夹瘀、气虚夹瘀等。分析病因需厘清奇经与脏腑的关系。冲、任、督、带是奇经中与妇人生理密切相关的经脉。冲、任、督脉同起而三歧,并络于带脉。冲任丽于肝肾,胞脉属心而络于胞中。冲脉为十二经之海,内含先后天之元气;任脉主一身之阴经,更主胞胎;督脉主一身之阳经,贯脊属肾,上络于脑;带脉横行腰间,络于肝胆经。肾居下焦,内舍元阴元阳;心居上焦,主血脉、通神明;肝为刚脏,喜调达而恶抑郁;脾为后天之本,是气血之大源。心、肝、脾、肾有相生的关系,肾水养肝木,肝木生心火,心火化脾土(土复生金化水)。肾为肝母,肝为心母,心为脾母。无病时母子相生,荣则俱荣:失衡时相互影响,常母子两脏同病。冲、任、督、带与心、肾、肝、脾构成妇人生理一大系统。
2辨证论治
2.1脏腑虚实分证型
2.1.1肝火扰心,胞脉不宁  肝郁日久化火,或暴怒伤肝,肝火扰心,心火独亢,不能下温肾水,反使胞脉不宁,而见崩漏。其证属实。
2.1.2  肾精亏虚,虚阳损络先天禀赋不足,天癸至而不充;或年高、久病肾阴虚损,阴虚阳亢,虚阳伤及阴络,阴络伤则血下溢,而见崩漏。其证属虚。
2.1.3  脏气虚损,带脉失固  久病劳倦损伤脏腑,如肾气不足、心脾两虚等,带脉约束无力,冲任不固亦见崩漏。其证属虚。
2.1.4瘀血阻滞,血不归经崩漏日久,反复不愈,脉络损伤,形成瘀阻。瘀血阻络,新血不得归经,更加重出血,使病程缠绵。其证多属虚实夹杂。
2.2病程长短察虚实
    崩漏的病程特点是起病急,病程相对较长,迁延反复,甚至逾月经年。梁师认为,初期血热证候较多见,表现为经量多,色紫红,或有血块,心烦口渴,睡眠不安。若日久反复出血,失血过多,遂以虚证多见,表现为血色鲜红或淡、无血块,同时伴有心悸头晕,腰腹隐痛。新病多实,久病多虚或虚实夹杂。临床上有时见到较为复杂的病例,一时难辨虚实,病程可作为鉴别参考。
2.3瘀血虚实须详审
    崩漏出血时常夹有血块,一般认为有血块即是有瘀血的表现。但梁师认为,瘀血有因实致瘀和因虚致瘀的区别,宜结合全身状况具体分析。若腹痛、血色紫而夹有血块,则是实证瘀血;腹不痛,血色鲜红量多而夹有血块是气虚不能摄血,胞宫内有积血暂时停留所致,属于虚证。故不应见到血块一律单纯活血破血。
2.4观脉审证辨顺逆
    寸口之脉,属手太阴肺经,肺朝百脉,故可察五脏六腑气血变化。气血相依,失血必损于气。梁师认为,人身禀赋不一,本脉各异,但在崩漏时,以沉细、沉缓无力或沉弱为顺。这是因为失血伤气,鼓动无力,脉道空虚,脉证相符,治疗及时得当,预后较好。如崩漏失血,脉反浮弦而大,或浮、洪、数,则是阴不敛阳、气随血脱的征兆。虚证实脉为重症、逆证。尺脉属肾,沉为顺,浮为逆,临证时尤应谨慎注意。    
2.5  用药宜忌当明了    
    治疗崩漏以止血调经为目的,塞流、澄源、复旧是基本原则。梁师临证喜用经验方固冲养血汤(人参、当归、生地黄、醋白芍、续断、茯苓、灶心土、鹿角胶、炒杜仲、白薇)为基本方加减。在出血时以止血为急务。气虚崩漏以养血固气、升提收摄为主,用基本方加黄芪、升麻、艾叶炭;血热崩漏以清热养阴止血为主,常配合生地炭、茜草炭、墨旱莲;兼瘀加血
余炭、三七粉。梁师特别强调止血不能留瘀,不要过用苦寒之品,否则极易复发。止血为塞流,其中也寓含澄源之法。
    血止后以平补复旧为主,但不可放弃澄源。视其虚实,分别采用补肝肾、益气血、和心脾等治法。同时应重视脾胃,因其为后天之本,脾胃气和,化源充足,脏腑有所养,冲任胞宫方能藏泄有度。梁师常用杜仲、桑寄生、山茱萸、菟丝子补肝肾;党参、太子参、沙参、黄芪、山药、莲子肉益气养阴;当归、白芍、熟地黄、黄精益精养血;砂仁、白术、酸枣仁调和心脾。
3典型病例
    案例1:患者,46岁,2008年9月16日初诊。月经不规律半年,量时多时少,周期不定。5月底起出血量多,其间有少数几日无血,不规律。近l周血量增加如崩,色鲜红,有血块,腹不痛,腰酸,食眠尚可,舌红,苔薄白,脉沉细数。有慢性肾炎、子宫肌瘤病史。辨证:肝肾不足,虚热扰动胞脉,冲任不固。治以益肝肾、清虚热、固冲止血。药用:女贞子15 g,墨旱莲15 g,龟甲12 g,阿胶珠15g续断炭10 g,炒杜仲15 g,牡丹皮10 g,生地黄24 g,山茱萸10 g,黄柏5 g,知母6 g,茜草炭10 g。6剂,每日1剂,水煎服。
    2008年10月9日二诊:患者服药后血止,遂自行停药。2 d前再次阴道出血、量少、色鲜红、有血块,腹微痛,腰酸,心悸失眠,舌淡红,苔薄白,脉沉细滑。证属肝肾不足,冲任失调,当值经期,经来不畅。治以益肝肾、调冲任、理血通经。改方:当归10 g,川芎10 g,桃仁10 g,红花10 g,泽兰10 g,杜仲15 g,桑寄生15 g,香附10 g,熟地黄15 g,山药lO g,山茱萸lO g,牛膝lO g,白芍15 g,西洋参(另煎分兑)6 g。继服6剂。
    2008年10月24日三诊:药后血量增加,持续5 d而净。近二日时有少量出血、色红、无血块,腹不痛而腰酸痛,气短乏力,口干,舌红而黯,苔薄白,脉沉细。拟以养血固冲任。改方:女贞子15 g,墨旱莲10 g,桑寄生15 g,炒杜仲15 g,续断炭10 g,当归10 g,川芎lO g,阿胶珠15 g,龟甲10 g,生地黄15 g,山药10 g,酸枣仁30 g。继服6剂后血渐净。遂以滋阴益‘肾、养血调经法加减治疗3个月,月经正常。
    按本案患者年过六七,肝肾渐虚,冲任失调。肝 肾亏损,虚火内扰,故见经来无定、色红,腰酸,心悸失眠等。初诊经来l周,量多,乃阴血亏虚,法宜养血培补肝肾塞流。二诊时血止复出,时当值经期,故以活血通经,因势利导为法。三诊经净后,因虚而有漏下,故以养血固冲澄源复旧。
    案例2;患者,49岁,2006年10月16日初诊。近半年月经量多,周期尚规律,经期7~14 d不等。本次经来10 d,量多如崩、色鲜红、有少量血块,腹不痛,神倦乏力,饮食尚可,失眠,自汗,舌淡红,苔薄白,脉沉细少力。血红蛋白90 g/L。B超示子宫肌瘤直径约0.8 cm。证属心脾两虚、冲任不固。治以益气血、养心脾、固冲任。药用:党参30 g,当归6 g,灶心土30 g,续断炭15 g,阿胶珠15 g,血余炭10 g,炒白芍15 g,炙甘草6 g,熟地黄12 g,白薇10 g,杜仲炭15g三七粉(冲)3 g。
5剂,每日1剂,水煎服。
    2006年10月23日复诊:药后血净。神倦,腰微酸,纳可,便调,寐差,舌淡红,苔薄白,脉沉细。拟前法加安神宁心。改方:党参30 g,当归10 g,炒白芍15 g,生地黄10g熟地黄12g,阿胶珠15 g,续断12 g,杜仲15 g,炙甘草6 g,炒酸枣仁30 g,茯神30 g,煅龙骨15 g。继服6剂。后以上二方加减治疗3个月,经量中等或略多,未再出现崩漏。血色素10~11 g/L。1年后自然绝经。
    按:本案患者年值七七,天癸将竭,冲任虚惫,气不摄血,故出现崩证。首诊以止血为先,固气摄血。止血药物选用杜仲炭、续断炭补肝肾止血;血余炭、三七粉止血化瘀不留后患。二诊血止,故以益气养血,后以补肝肾、安心神诸法调理收功。
4结语
    崩漏的治疗,辨证准确是先决条件。只有辨证准确,才能法随证立,方随法成。辨证的基础不离四诊八纲,临证可以参照现代检查结果,但不能完全依赖理化检查,因病和证有同有异。崩漏的治疗大法是塞流、澄源、复旧,实际运用时仍要以具体证候为根据。上述2个病例由笔者临床经治,深深体会到活学活用,方能领会老师经验的精髓。
日期:2013年7月15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循环ads

四物龟甲汤治妇人崩漏

  1975年秋,有一患崩漏患者,找家父求诊。患者刘某,女,38岁。主诉血下淋漓3月余,贫血貌,经诸医诊治,病情未见起效。刻诊:面色潮红,五心烦热,血下淋漓,量少色红,少腹隐痛不适,精神不振,伴腰酸乏力。观其形消体瘦,舌红口干,苔薄少津,六脉细数。

  此阴虚症状明显,辨证当属无误。观前医所用方药,多属益气养血止血之品,也有养阴之方。诸如参麦散、益气汤、八珍汤等加减化裁,多用阿胶、麦冬、元参等养阴之品。何而未建寸功?余疑之,细观家父立方。父以四物汤加龟板一味,即当归15克,川芎5克,炒白芍12克,生地24克,龟板24克。2剂,水煎服,每日1剂。

  余自觉处方平淡无奇,恐难起效。谁知3日后患者复诊,言服药后血下已停,精神有增。家父以前方加黄芪30克,焦白术15克,增加其健脾益气之力。5剂,并嘱其加强营养。后知此患者药后诸病悉除,困扰3月之患,一朝解脱。余难解治法方药,向父求解。父云:此方以四物汤重生地,意在养阴和血,方妙在龟板一味。龟板乃乌龟之下壳,独善养阴,有“龟千岁”之美誉。其性平味咸,《神农本草》云其“久服身轻不饥”,《济阴纲目》将龟板入“加味补阴丸”。龟板入肝肾二经,李时珍认为:“龟者灵而有寿,龟常藏向腹,能通任脉,取其甲以补心、补肾、补血,皆以养阴也”。由于龟板善于养阴,补肾又健筋骨,临床产后用于肾阴不足所致的骨蒸潮热,吐血、衄血、崩漏、遗精、带下、腰痛等阴虚不足所致的虚弱病症。本案患者,崩漏日久,血虚及阴,阴虚内热,五心烦热,非大剂龟板难以滋养。因该患者体虚,难以承受药力,故仅以四物加龟板足也。余听后,深受启发,至今记忆犹新。

日期:2013年1月30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舍症从脉 治产后崩漏

  1997年4月,有一产妇因经行不止求诊。血下或红或淡,延日不止,病逾3月未愈。前医遍用参芪补品,病益加,用止涩药罔效。观其面色萎黄,头晕脚轻,舌红苔白。家父细诊其脉云:脉沉细弱,唯感左寸手少阴脉动洪而快,左寸脉盛者,多主血热,当以凉血治之。

  处方:生地18克,炒白芍12克,丹皮9克,栀子9克,黄芩10克,阿胶12克,当归15克,云苓9克,陈皮5克,甘草3克。水煎服,每日1剂。患者共服12剂而愈。

  家父云:此案患者一是产后气血耗伤,二则气血虚弱症状凸显,看似属气不摄之故,然细辨之,则见该患者性情急躁,左寸脉洪而快,是为血热之证。加之患者久服补益之品,未能起效,临床所见,血热之出血,因日久失血过多,也可出血面色萎黄,或舌淡等全身虚弱症状,血热本质被掩盖。今舍脉从症,投以凉血止血之品,药病相投而起效。

  家父进一步告诫,医者临床,要细察病情,有些细微的病情很难观察到,古人称为“独处藏奸”。故临床一定要望、问、闻、切,面面俱到。对疑难病,更应细心观察,明辨病机,慎处方药,方为为医之道。此良言,余铭记在心。

日期:2012年11月11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循环ads

治疗更年期功血验案

赵某某,51岁,已婚,务农。2000年8月31日初诊。

  主诉:月经周期紊乱1年多,近2个多月月经淋漓不断较前加重,色淡红有血块,并有小腹坠胀连腰骶而来诊。

  诊见:面色萎黄,形体偏胖,活动后心悸气短,平素白带量多,色黄无异味,有宫颈炎史,不思饮食,大便稀溏,腹软,耻骨联合上压痛明显,未扪及包块,两腿胫前按之凹陷。舌诊:舌质淡白、边有齿痕,苔白厚腻。脉诊:脉虚弦滑。妇科B超诊断:宫颈炎并宫后积液。

  中医诊断:崩漏(脾虚失运,湿瘀冲任);西医诊断:1.更年期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2.宫颈炎并宫后积液。

  辨证:脾运失司,湿瘀冲任,带脉失约之崩漏;治以运脾化湿,祛瘀涤浊,以固冲任。

  处方:生薏苡仁60克,生蒲黄(包)60克,生山药30克,生苍术30克,生白芷20克,白芍30克,续断15克,生甘草10克,羌活6克。水煎,每日1剂。

  服4剂后,小腹坠胀明显好转,月经量减少;妇科B超显示:子宫直肠窝液性暗区较前减少约1/2。前方加鸡血藤30克、陈皮6克继服4剂。

  9月8日来诊,月经净,大便成形,小腹坠胀消失,仍食欲不振,时有黄色带下,舌脉无明显变化。

  处方:生薏苡仁、生山药、生白术、鸡血藤各30克,茜草、海螵蛸、厚朴、续断、羌活各10克,陈皮、甘草各6克,继服4剂。

  9月12日来诊,食欲增进,白带不多,色正常;舌淡,边有齿痕,苔薄白微腻;脉弦细滑;妇科B超显示:子宫直肠窝仍有不规则液性暗区。

  处方:每日用菟丝子50克水煎,送服参苓白术丸与桂枝茯苓丸;用生大黄粉、冰硼散各30克,混匀,装空心胶囊内,每晚睡前纳阴道深部,共善其后。11月8日来诊,见面色红润,诸症消失。

  按  “功血”是卵巢功能失调所致子宫异常出血,为非器质性疾病,临床上分无排卵和有排卵型,无排卵型功血约占85%,属中医“崩漏”范畴。其根本病因在肾,病位在冲任,表现在气血。因此,本病治疗应遵刘河间之说:“妇女幼童,天癸未行,皆属少阴;......天癸既绝,乃属太阴”,补后天之本以充养先天之本;可是病系湿瘀冲任,带脉失约,若补脾摄血则有滋湿之弊,故取通因通用的治则,用运脾化湿、祛瘀涤浊之法,使“生者自生,去者自去”,瘀去血自止。由此提示:治崩漏三法,需在整体观念为主导,以中医理论为基础辨治,才能取得佳效。

日期:2012年7月9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岳美中——首抓肝脾治疗月经病

 岳美中认为,月经疾患虽涉及冲、任二脉和五脏,但很多情况表现在肝脾受病。因肝藏血,为刚脏,性喜调达而恶抑郁,脾为后天之本,主思虑,乃气血生化之源。两脏皆与气血有关。妇女以血为主,血生于脾胃,藏于肝,一部分下归血海而为月经。血赖气生,又赖气行。妇女多情志抑郁,忧思不解,疲劳过度而为病。郁怒伤肝,肝失疏泄,影响气机,可致经行先期、痛经、逆经,或经期头痛。思劳伤脾,脾虚气衰,血海空虚,可致经行后期,月经过少、经闭、崩漏或经行泄泻。肝脾皆病,则月经紊乱,先后无定。

  岳美中常言,治病“必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才能抓住疾病的根本。对于月经病,他强调,如因月经不调而后生病,当先调经,经调则病自除;如因病而后月经不调,当先治病,病去则经自调。依照这些原则处理妇科病与内科病之间的关系,临床常收到显著效果。

  首抓肝脾,调气和血

  岳美中治疗月经病,首抓肝脾,调其气血,能使大部分月经疾病的治疗有所遵循。

  岳美中曾治王某,女性,19岁,未婚。自述闭经已八个月,少食乏力,口淡无味,日渐消瘦,食后腹胀,二便调。岳美中诊之,两关脉虚,舌淡胖苔净。病在中焦脾虚,气血生化不足,致血海不充,不能下为月水。治当健脾以培其本,养血以顾其标。处方:当归15克,白芍12克,党参15克,白术12克,云茯苓12克,炙甘草10克,陈皮3克,半夏6克,木香2克。每日1剂。服药1周,月经即见来潮。随访经期正常,近年已结婚且有子。

  本案脾血不充,血海空虚,以致经闭。故岳美中用六君子汤补气健脾以培其本,当归、白芍养血调经以治其标,佐小量木香,疏利气机为行血之先导。

  崩漏不愈,求之阴阳

  妇女在不行经期间,阴道内大量出血,或持续下血,淋漓不断,称为崩漏。血崩是大下血,血漏是慢下血。出血的机理,系冲任损伤,不能固摄所致。岳美中治疗崩漏,喜用胶艾四物汤、归脾汤之类。肝郁而下血者,加入香附炭。出血量多,重用黄芪补气摄血,或大剂量使用霜桑叶、白芍炭、血余炭以收敛止血,甚者以赤石脂、禹余粮固涩之。对于因停瘀而漏下不止或兼有白带者,常投以王清任膈下逐瘀汤取效。崩漏日久,常见定时下血,一般疗法效果不佳。岳美中指出,对于这种出血,应当抓住证候的时间和空问,分析疾病病机与阴阳消长的关系,给予调理,使阴平阳秘,诸恙乃愈。

  岳美中曾治陈某,女性,30余岁。患经漏下血半年余,经中西医多方治疗,均无效验。岳美中诊时, 症见面色萎黄,脉象细弱。岳美中疏与胶艾四物汤等古今方数剂亦罔效。再细询之,其出血时间只在上午,余时不见。岳美中思白昼属阳,上午为阳中之阳,考虑病情是阳气虚,无力摄持阴血,故漏下见于上午阳旺之时。于是处以熟地黄炭15克,白芍炭12克,川芎6克,当归15克,附子炭6克,炮姜炭6克,肉桂5克。服药3剂,经漏即止,追访长期未复发。

  本案属漏下日久,阴血大伤,阳亦受累,阳不摄阴,致疾病缠绵难愈。治疗曾用治崩漏常法不能奏效,于四物、阿胶队中投入艾叶助阳,其力亦微。岳美中揆度病势, 权衡阴阳盛衰,放胆使用姜、附、桂等强有力温经助阳之品,振兴阳气,固摄阴血,遂著手成春。可见治崩漏,调理阴阳之偏颇, 亦不可忽视。

日期:2012年6月16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循环ads

神奇的芥穗炭

 1965年初夏,有本村李姓少妇患崩漏症,血下半月余,量日见增多,曾在县医院行清宫术,血仍未止,急来祖父处诊治。自诉:昨日鲜红血大来,量多,时有块下。

  患者面色白光白,少气无力,头晕频作,六脉沉细,舌淡苔白。祖父沉思良久,知其患崩,气血大虚,中医之论,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此病当以止血为先。

  但知其家庭经济困难,宜与简便廉验之法,提笔处方以芥穗炭30克,加水200毫升,煎100毫升顿服。3剂,每日1剂。患者半信半疑拿方而去。

  3日后患者又来,见其精神好转,喜乐之情溢于言表,诉其药后出血已停,饮食有加。诊其脉和缓有节,祖父嘱其加强营养,并以当归补血汤处方。方用当归18克,生黄芪30克,3剂,每日1剂,水煎服。半月后,见其下地劳动,已无病态,知其已康复。

  祖父云:“芥穗炭单味称古拜散,有良好的引血归经、止血之功,常用于妇人崩中漏下。芥穗炭其色黑,然血色红,黑胜红,五行中黑色属水,红色属火,水胜火,故黑胜红也。况且,药炒炭后,有固涩收敛之功,对崩漏患者实有良效。”笔者大悟,在以后的临床工作中,对妇人崩漏,常辨证加入炭类中药,收到良好的治疗效果。

日期:2012年6月16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固冲汤加味止崩漏

苏辉 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观堂镇苏氏中医诊所

张某,女,40岁。2011年6月8日就诊。诉取节育器后,经血量多,十余日不净。患者月前宫内放置节育器一枚,当时无不适,至月经来时,即感下腹部下坠剧痛难忍,服止痛药无效,而且月经依旧量多。后把节育器取出后,下腹坠痛缓解,惟月经量多如注,色暗质稀。伴腰酸乏力,气短懒言,食不知味。面色萎黄不荣,舌质淡,苔薄白,脉沉细而弱。诊为崩漏,证属脾肾两虚,冲任不固,气随血脱,法当补脾益肾,固冲摄血。方用固冲汤加味。处方:生黄芪60克,红参30克,炒白术20克,生白芍15克,生龙牡30克,山萸肉30克,乌贼骨30克,红茜草15克,地榆炭40克,东阿胶20克,三七参10克,荆芥穗炭6克,川续断30克。4剂,水煎服,日1剂。

1剂服完,月经即止;4剂服完,经净血止,气力倍增,诸症皆愈。

按:患者年届四十,多产房劳,肾气渐亏,加之金属环物,内损胞宫,气随血脱,诸症皆现。上方以治崩三法塞流、澄源、复旧为主旨,用张锡纯固冲汤加减,脾肾双补,气血两固,伍以三七参、东阿胶、川断,养血、止血、调血而不留瘀;地榆炭、荆芥穗炭,炭类止血、引血归经。故药专效宏,经净血止。

日期:2011年10月25日 - 来自[临床验案]栏目
循环ads

崩漏案 田淑霄治疗妇科疾病验案(1)

胡锦权 席沙 沈菲 河北医科大学扁鹊医学社

编者按:田淑霄教授为全国第三、四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临证40余年,经验丰富,尤擅治妇科疾病。河北医科大学扁鹊医学社胡锦权等在跟师学习侍诊之余,总结其治疗妇科疾病验案6则,今起本版将陆续刊出。

郝某,女,44岁,2009年3月初诊,平素月经正常,此次因工作过度劳累,月经提前一周,量大,有血崩之势,色红无块,十几日不止(超过两周)。症见面色无华,神疲气短懒言,自诉双下肢无力,并伴浮肿,舌淡苔白,脉细无力。证属脾虚不摄,冲任不固,治以补中益气,摄血止漏。处方:棕榈炭12克,山萸肉20克,桂圆肉20克,藕节炭30克,鹿角胶20克,黄芪15克,生地炭30克,木香8克,血余炭12克,仙鹤草15克,党参15克,升麻6克,当归身15克,葛根12克。4剂,水煎服。

二诊:药后血减,但仍有小量出血,效不更方,继服上方7剂,血止。但四月份月经推迟,经调理后经来,7天净。但双下肢无力,浮肿,带多,眼干涩,舌苔中间有剥脱,脉无力。处方:炒白术10克,山萸肉20克,砂仁8克,茯苓10克,仙鹤草15克,桂圆肉20克,阿胶20克,竹叶4克,乌贼骨30克,大腹皮12克,升麻6克,甘草6克,鹿角胶20克,土茯苓20克,葛根12克,芡实20克,黄芪15克,党参15克,桂枝10克,白豆蔻10克。7剂,水煎服。先后调理月余,身体逐渐康复。

按:《诸病源候论·卷三十八》曰:“漏下之病,由劳伤血气,冲任之脉虚损故也……冲任之脉虚损,不能制约其经血,故血非时而下。”冲为血海,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同时“太冲脉隶属于阳明”,且叶桂有“阳明络脉空虚,冲脉无贮”之说,故冲任二脉与脾胃相通。唐宗海在《血证论》中说:“崩漏古名崩中……世人治崩以治中州也。”田淑霄在治疗崩漏时,常从脾、肾入手,如脾虚统摄无力,冲任不固而致崩漏,多以补中益气汤加减。肾阳亏损,失其封藏固摄之权,多以右归丸加减治疗。本病案药取黄芪、党参、升麻、葛根、山萸肉,这是田淑霄经常使用的一组药,黄芪、党参二药配伍,相须为用,大补脾气以统血止血。升麻、葛根升脾之清阳之气,山萸肉收敛固脱,桂圆肉味甘补心脾,再以生地炭、棕榈炭、藕节炭等炭类收敛止血。因血崩势猛,恐草木之药力不及,故加以血肉有情、厚味胶质之鹿角胶、阿胶峻补之。芡实、土茯苓、乌贼骨等收涩止带,并有防范其再次出血之虞。全方偏于温补,恐其滋腻碍脾,过补壅滞,故配以行气之木香,使之补而不滞,滋而不腻。竹叶的应用,也应是防温补滋腻太过而生热,并消除患者下肢水肿症状。

日期:2011年10月25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共 9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