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坏死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过敏性血管炎

  过敏性血管炎(hypersensitivity vasculitis),是最常见的血管炎之一,曾用名有白细胞破碎性血管炎,坏死性结节性皮炎,超敏性血管炎、结节性真皮过敏疹、变应性小动脉炎和变应性血管炎等,本病发病可急可缓,全身较常见的症状包括发热、乏力、疲倦等,局部表现以皮肤症状为主,少数患者有皮肤外受累的表现,如关节、肾、肺、消化系统等。病理组织学检查显示血管壁纤维素样坏死,血管周围大量嗜中性粒细胞浸润。
基本知识

医保疾病: 否

患病比例:青年人群中发病率约0.052%

易感人群: 儿童及青年女性

传染方式:无传染性

并发症:消化道出血 紫癜性肾炎 过敏性紫癜 腹痛 便血 肠套叠 血尿 头痛 昏迷 肾病综合征
治疗常识

就诊科室:内科 心内科

治疗方式:病因治疗 药物治疗 支持性治疗

治疗周期:3-6个月

治愈率:75%

常用药品: 醋酸泼尼松片 益脉康软胶囊

治疗费用:根据不同医院,不同病情,收费标准不一致
温馨提示

迅速找出致敏药物或化学物质,告诫患者停止并保证今后不再接触该类物质,可有效预防本病的发生。
 

日期:2018年5月20日 - 来自[心内科]栏目
循环ads

心脏瓣膜病病因

疾病因素(35%

1、风湿热:是一种常见的反复发作的急性或慢性身性结缔组织炎症,主要累及心脏、关节、中枢神经系统、皮肤和皮下组织。临床表现以心脏炎和关节炎为主,可伴有发热、毒血症、皮疹、皮下小结、舞蹈病等。急性发作时通常以关节炎较为明显,但在此阶段风湿性心脏炎可造成病人死亡。急性发作后常遗留轻重不等的心脏损害,尤以瓣膜病变最为显著,形成慢性风湿性心脏病或风湿性瓣膜病。

2、黏液变性:黏液样变常见于间叶组织肿瘤、动脉粥样硬化斑块、风湿病灶和营养不良的骨髓和脂肪组织等。如风湿性心内膜炎,二尖瓣或者二尖瓣及主动脉瓣受累,发生黏液样变和纤维素性坏死,浆液渗出和炎性浸润。

3、缺血性坏死:缺血性坏死的特征性病理学改变是由于血液供应受阻而导致的骨细胞死亡,缺血性坏死的严重程度取决于循环系统的受损程度。

感染和创伤(25%

各种感染和创伤可引起单个瓣膜病变,也可以引起多个瓣膜病变。瓣膜病变的类型通常是狭窄或者关闭不全。一旦出现狭窄和或关闭不全,便会妨碍正常的血液流动,增加心脏负担,从而引起心脏功能损害,导致心力衰竭。

先天性因素(25%

如三尖瓣闭锁是一种发绀型先天性心脏病,发病率占先天性心脏病的1%~5%,指胎儿在子宫内发生的结构或染色体异常。

日期:2018年1月24日 - 来自[关注]栏目

Nature:细胞坏死的新谜题

细胞死亡是所有多细胞生物体必需的基本生理过程。在机体一生当中,许多组织中的细胞都会发生自然死亡,新的细胞替换。细胞死亡和新细胞生成之间的适当平衡是维系健康组织功能,机体损伤后修复的关键所在。如果细胞只增加不减少,那么就会导致肿瘤发展。另一方面,过多的细胞死亡也会导致组织损伤和疾病。

正常来说我们的组织都是健康的,但是其中一些会发生炎症和疾病,“是什么引发炎症的呢?细胞程序性坏死(necroptosis)是否是炎症的开关,这种进程如何调控的呢?”德国科隆大学遗传学研究所教授Manolis Pasparakis说。Pasparakis教授研究组11月7日在Nature杂志上发表文章,部分回答了这些问题。

目前公认的主要细胞死亡类型有三种,第一种是“坏死”,第二种是“凋亡”,第三种是“自噬”。凋亡和自噬均需要能量和合成新的蛋白质,是一个细胞自我调控的主动过程,因此也被称为“程序性死亡”。

细胞坏死最初被认为是一类因病理而产生的被动死亡,这些细胞的膜通透性增高,致使细胞肿胀,细胞器变形或肿大,最后细胞破裂。因此被认为是无序的过程,无从进行调控,但是RIP1和RIP3调控研究改变了这种误解,在2005年,这种与死亡受体配基相关的程序性坏死被命名为“necroptosis”。

Pasparakis教授研究组构建了特殊皮肤细胞:角蛋白细胞(keratinocytes)中RIPK1基因缺失的小鼠,本来他们以为由于RIPK1 缺乏,细胞不会发生程序性坏死,但是结果研究人员得到了相反的结果:这些小鼠中的角蛋白细胞出现细胞坏死而死亡,引发了皮肤炎症。生物通 www.ebiotrade.com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何缺失 RIPK1 也会导致程序性坏死?

通过进一步分析,研究人员发现了答案,由于 RIPK1 会抑制另外一种程序性坏死诱导因子: ZBP1 蛋白,遗传去除ZBP1能抑制RIPK1缺失引发的程序性坏死和炎症。

“我们知道,ZBP1是一种DNA传感蛋白,参与对抗某些病毒的免疫系统,但是至今还未发现它在炎症中的作用,”文章作者之一Chun Kim说。

那么 RIPK1是如何抑制 ZBP1的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研究人员利用CRISPR 基因编辑修改了 RHIM结构域中的3个氨基酸,这种结构域是RIPK1与另外两个调控程序性坏死的蛋白之间相互作用的关键结构。小鼠如果在所有细胞中都表达这种突变的RIPK1,那么出生后就会无法生存。不过只在角蛋白细胞中表达就只会引发皮肤炎症。

研究人员发现当RIPK1中PHIM结构域突变时,ZBP1会开启程序性死亡,引发围产期死亡和成鼠皮肤炎症。“这个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RIPK1这三种氨基酸能阻止ZBP1诱导坏死,而这也是小鼠生存,防止皮肤炎症的关键所在,”文章作者之一林娟(Juan Lin,音译)说。

“我们解开了一些谜题,但是还有更大的谜题尚不清楚,”Pasparakis说,“ZBP1 作为病毒传感器,现在我们的研究将其与炎症和死亡联系在一起。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体内慢性炎症依然是个谜,为何某些情况下某些人体内炎症会发生呢?我们这项研究发现了ZBP1的重要作用,现在令我们疑惑的是病毒或者细菌是否能激活ZBP1,引发炎症?”

下一步研究人员将探索 ZBP1与炎症在人体内的进一步关联。

日期:2016年11月10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韩家淮院士CellResearch亮点推荐程序性坏死重要成果

5月27日,厦门大学的韩家淮(Jiahuai Han)院士在Cell Research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Electrophysiologist shows a cation channel function of MLKL”,为我们亮点推荐了中国科学家近期发布的一项重要研究成果。

程序性坏死(又称坏死性凋亡,Necroptosis)是呈现坏死细胞形态学特征的一种程序性细胞死亡形式。近年来,科学家们为我们提供了有关程序性坏死分子机制的许多细节,揭示了它在许多生理和病理过程中的功能。

细胞的程序性坏死由肿瘤坏死因子受体家族以及Toll-like受体家族启动,并通过和受体蛋白互作的两个蛋白激酶RIP1和RIP3传递死亡信号。2009年,北京生命科学院的王晓东实验室发现了RIP3是在细胞程序性坏死通路必不可少的信号传递蛋白。2012年,王晓东实验室再次利用精密的蛋白分析与化学生物学手段,在发现了RIP3的特异性底物蛋白MLKL(NIBS王晓东发表Molecular Cell封面文章)。

在近期的Cell Research杂志上,由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的高召兵(Zhaobing Gao)博士和上海科技大学的王华翌 (Huayi Wan)助理教授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证实MLKL可在体外发挥阳离子通道功能(上海药物所等发现与细胞死亡相关的新型离子通道 )。

最初,采用一种平面脂质双层记录技术,作者们发现MLKL仿磷酸化突变体(MLKLE/D)形成了离子通道。他们进一步确定了MLKL通道能透过单价离子Na+和K+,而不能透过Cl−。进一步他们评估了MLKL通道对二价阳离子的渗透性,证实当存在Na+和K+的情况下MLKL通道优先透过Mg2+而非Ca2+。利用全细胞膜片钳技术,研究人员揭示了全细胞电流密度、膜电位去极化和程序性坏死之间的正相关关系,提出MLKL通道活性时执行程序性坏死的一个关键决定因素。

此外,研究人员确定包含6个螺旋(H1-H6)的MLKL N-末端结构域足以发挥通道功能。此外,他们还进一步证实了螺旋H1, H2, H3, H5和 H6是跨膜片段,而H4定位在细胞质中。这一研究发现结合它的选择性通透性,将MLKL与其他的离子通道,如TRPM6、TRPM7和电压门控钾(KV)通道区分开来。

最后,韩家淮院士指出,高召兵、王华翌和同事们在这一研究中提供了MLKL在程序性坏死中发挥功能的一个新型的工作模型。

程序性坏死是近来发现的一种由死亡受体介导的caspases非依赖性细胞死亡模式,通常在凋亡被抑制的情况下发。程序性坏死与炎症性病变、缺血性血脑血管病、神经退行性疾病等多种疾病的发生发展及肿瘤细胞的耐药有着密切的关系,近年来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已成为生命科学研究领域中的一个新的热点。

2016年1月,来自来自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发现,天然产物Kongensin A作为一种非经典的HSP90抑制剂,可以阻断RIP3依赖性的程序性坏死。这项研究发布在Cell Chemical Biology杂志上(NIBS沈志荣、雷晓光Cell子刊发表程序性坏死研究新成果 )。

日期:2016年6月2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北京大学Nature Medicine发布程序性坏死新发现

来自北京大学的研究人员证实,CaMKII作为RIP3的底物介导了缺血及氧化应激介导的心肌程序性坏死(necroptosis)。这一研究发现发布在1月4日的《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杂志上。

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所长肖瑞平(Rui-Ping Xiao)教授及张岩(Yan Zhang)博士是这篇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肖瑞平教授自80年代末开始研究心脏β肾上腺素受体亚型(β-AR)信号传导,20年科研求索之旅中,系统地研究了心肌细胞β-AR的信号转导机制及其生理学、病理学意义,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迄今已在国际一流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100余篇,引用4500次以上。

在细胞的生命周期中,死亡是一个不可避免而又极其重要的环节。细胞死亡不仅是所有细胞的最终命运,而且它如同细胞分裂、增殖一样,在整个机体的生长、发育中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传统上,人们将细胞死亡分为坏死(即一种由剧烈损伤导致的细胞被动死亡)和凋亡(即一种可调控的程序性细胞死亡)。然而,随着对细胞死亡机制的深入研究,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细胞的死亡方式远不止这两类。近年来,像自噬、胀亡(oncosis)、类凋亡(paraptosis)等多种新的细胞死亡方式被不断发现和报道出来。

程序性坏死又称坏死性凋亡,是近年来发现的一种由死亡受体介导的caspases非依赖性细胞死亡模式,通常在凋亡被抑制的情况下发生,具有坏死细胞的形态学特征。程序性坏死同细胞凋亡一样受细胞内信号因子的周密调节,受体相互作用蛋白激酶1(RIP1)和受体相互作用蛋白激酶3(RIP3)是其关键的调控因子。研究发现,程序性坏死与凋亡在一些严重的心脏病理状况下,包括心肌梗死、缺血再灌注损伤及心力衰竭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尽管目前已明确定义了相关的凋亡信号,对于心肌细胞程序性坏死的潜在分子机制却仍不是很清楚(延伸阅读:NIBS王晓东PNAS再发程序性坏死新成果 )。

CaMKII是一种在机体内广泛表达的多功能丝氨酸/苏氨酸蛋白激酶,其家族包括α、β、γ、δ四种亚基,分别命名为CaMKIIα、CaMKIIβ、CaMKIIγ和CaMKIIδ,人类和其他哺乳动物CaMKII有多种剪接变异体。当心肌细胞内游离Ca2+增加,CaMKII通过结合Ca2+/CaM复合物被激活。CaMKII一旦被激活,可不受Ca2+浓度影响,通过自身磷酸化及氧化作用维持活性。最近研究表明,心肌CaMKII与心脏功能衰退密切相关。

在这篇新文章中研究人员证实,除了凋亡和炎症,RIP3通过激活CaMKII而非已确立的RIP3伙伴蛋白RIP1和MLKL触发了心肌程序性坏死。在小鼠中,RIP3缺陷或CaMKII抑制可以改善缺血再灌注或阿霉素(doxorubicin)处理诱导的心肌程序性坏死及心力衰竭。他们证实RIP3通过磷酸化和/或氧化作用诱导CaMKII激活,触发了线粒体通透性转换孔开放和心肌程序性坏死。

这些研究结果证实了CaMKII是RIP3的一个新底物,并揭示出了一条RIP3-CaMKII-mPTP心肌程序性坏死信号通路,这为缺血及氧化应激诱导的心肌损伤和心力衰竭提供了一个有前景的治疗靶点。

日期:2016年1月8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我国科学家成功解析细胞炎性坏死(细胞焦亡)的关键分子机制

细胞炎性坏死(细胞焦亡,pyroptosis)是近年来发现并证实的一种新的程序性细胞死亡方式,是机体在感知病原微生物浸染后启动的免疫防御反应,在拮抗和清除病原感染以及内源危险信号中发挥重要作用。过度的细胞焦亡会诱发多种自身炎症性和自身免疫性疾病,最新研究显示艾滋病的发生和细胞焦亡有关。细胞焦亡被认为由两种含半胱氨酸的天冬氨酸蛋白水解酶(caspase)介导,包括caspase-1和caspase-4/5/11,长期以来科学界一直在努力探索caspase-1/4/5/11活化引发细胞焦亡的机制。

    

在国家973计划的支持下,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邵峰研究团队在小鼠的巨噬细胞中针对caspase-1 和caspase-11介导的细胞焦亡通路,分别进行了全基因组范围的遗传筛选,寻找可以抑制细胞焦亡的基因。通过研究,他们发现了一个功能未知的蛋白——GSDMD,并证明GSDMD是所有炎性caspase的共有底物,该蛋白的切割对于炎性caspase激活引发的细胞焦亡具有必要性和充分性。

    

这是首次揭示细胞炎性坏死(焦亡)的关键分子机制,为多种自身炎症性疾病和内毒素诱导的败血症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药物靶点。该研究还首次发现了gasdermin家族蛋白(包含GSDMD)具有诱导细胞焦亡的功能,进而重新定义了细胞焦亡的概念,开辟了一个新的程序性细胞坏死的研究领域。该项研究成果于2015年9月在Nature杂志上发表,Nature杂志同期刊发了专文评述。 

日期:2015年10月27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我国科学家开辟全新细胞炎性坏死研究领域

    “这项原创性极高的研究工作揭开了在炎症领域潜伏多年的‘黑匣子’,是炎症领域研究的重要里程碑,具有‘非凡的重要性’!”获得国际权威期刊《自然》杂志的4位审稿人如此评价的,是伦敦当地时间9月16日下午6时(北京时间17日凌晨1时)在该杂志在线发表的一篇长文,其内容是解析细胞炎性坏死关键分子机制,通讯作者为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邵峰博士。
    据悉,该发现破解了一个重要的科学难题,为治疗痛风、败血症和家族性地中海热等免疫疾病提供了理论指导,同时也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细胞炎性坏死研究领域。
    重要
    了解细胞炎性坏死的分子机制,对自身性炎症或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非常重要
    邵峰介绍,在成年人的身体里,每天大约有500亿—700亿个细胞死亡,大部分是细胞主动“自杀”。这种细胞“自杀”有助于人类去除机体内已完成正常生理功能、不再需要的细胞,控制癌细胞繁殖或其它已发生功能紊乱的细胞。同时,细胞“自杀”也是清除各种微生物病原体感染的重要手段。
    “细胞‘自杀’有几种,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类叫细胞炎性坏死(学名为细胞‘焦亡’)。”邵峰说,这种细胞死亡可以激活强烈的炎症反应,外在症状包括发烧、红肿、疼痛等。
    “细胞炎性坏死和发炎在人类身体对抗感染的过程中发挥着非常关键的作用。想象一下,细胞是一个‘小房子’,病原体躲进‘小房子’,在里面复制、繁殖,最终可能导致细胞和机体功能紊乱、感染疾病。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小房子’炸开,让病原体暴露出来,同时释放信号招募、激活身体免疫系统的其它吞噬细胞,来消灭病原体。”邵峰说,细胞炎性坏死正是“炸开”被病原体入侵的细胞“小房子”,并激活免疫系统的有效方法。
    “但是,细胞炎性坏死是一把双刃剑。”邵峰解释,当人体中由于遗传突变发生不正常的细胞炎性坏死时,会导致诸如痛风等多种自身性炎症或自身免疫性疾病。同时,过度细胞炎性坏死也是细菌感染导致内毒素休克和败血症的最本质原因。“因此,了解细胞炎性坏死的分子机制,对这些疾病的治疗非常重要。”
    去年有研究报道表明,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感染和艾滋病的发生也和细胞炎性坏死密切相关。“如果这一研究被证明是正确的,那么就可能为避免HIV感染和治疗艾滋病提供新思路。”邵峰说。
    揭秘
    通过对近2.2万个基因的系统筛查,终于抓获细胞炎性坏死的“杀手”
    “只有在分子水平上了解细胞炎性坏死的发生过程,才能有针对性地开发药物。”邵峰介绍,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细胞炎性坏死就是国际生命科学领域的热门课题,目前全球多个顶尖实验室的科学家都在破译细胞炎性坏死的密码。遗憾的是,至今科学界对其发生的分子机制知之甚少。
    “在机体细胞的内部,存在识别病原感染的触觉、听觉和视觉系统,这些系统在感知病原体侵入后,可以激活一类被称为‘半胱天冬酶’的蛋白酶(caspase)。”邵峰说,这些蛋白酶类似于蛋白质“剪刀”,其主要功能是剪切其它蛋白质。此前的研究表明,细胞炎性坏死主要由两把这样的“剪刀”完成,其中一把“剪刀”——caspase—1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被科学家们发现,它接收来自天然免疫系统在感知各种不同病原体后发出的多种指令;而另一把“剪刀”——caspase—4则通过直接识别细菌内毒素分子,专门负责感知病原细菌的感染,是控制内毒素休克和细菌败血症等严重疾病发生的关键因子。“20多年来科学家并不清楚,这些‘剪刀’究竟是通过剪切什么样的蛋白质,来启动炎性坏死发生的。”
    6年前,邵峰实验室开始聚焦这一国际热门领域。他带领博士研究生石建金和博士后赵越等研究人员,在北生所基因中心和高通量测序中心多位同仁的帮助下,通过最新的基因组编辑技术,对人类基因组中的近2.2万个基因进行彻底的系统筛选,最终发现了一个在细胞炎性坏死中发挥关键作用的蛋白质GSDMD。研究表明,在细胞中去除该蛋白质,细胞便不能再发生炎性坏死。
    “更重要的是,我们发现这个蛋白就是引发细胞炎性坏死的直接‘杀手’。”邵峰告诉记者,在正常情况下,GSDMD蛋白质会被自身携带的“枷锁”锁住,处于没有活性的休眠状态;当caspase被激活后,就会在GSDMD蛋白质的中间区域进行特异性的剪切,剪掉束缚它的“枷锁”,被解放的“杀手”自己即可直接执行细胞炎性坏死——让细胞膜发生破裂而死亡。(人民网)

日期:2015年9月17日 - 来自[待分类信息]栏目
循环ads

我国科学家抓获细胞炎性坏死的“杀手”

 

“这项原创性极高的研究工作揭开了在炎症领域潜伏多年的‘黑匣子’,是炎症领域研究的重要里程碑,具有‘非凡的重要性’!”获得国际权威期刊《自然》杂志的4位审稿人如此评价的,是伦敦当地时间9月16日下午6时(北京时间17日凌晨1时)在该杂志在线发表的一篇长文,其内容是解析细胞炎性坏死关键分子机制,通讯作者为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邵峰博士。

据悉,该发现破解了一个重要的科学难题,为治疗痛风、败血症和家族性地中海热等免疫疾病提供了理论指导,同时也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细胞炎性坏死研究领域。

重要

了解细胞炎性坏死的分子机制,对自身性炎症或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非常重要

邵峰介绍,在成年人的身体里,每天大约有500亿—700亿个细胞死亡,大部分是细胞主动“自杀”。这种细胞“自杀”有助于人类去除机体内已完成正常生理功能、不再需要的细胞,控制癌细胞繁殖或其它已发生功能紊乱的细胞。同时,细胞“自杀”也是清除各种微生物病原体感染的重要手段。

“细胞‘自杀’有几种,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类叫细胞炎性坏死(学名为细胞‘焦亡’)。”邵峰说,这种细胞死亡可以激活强烈的炎症反应,外在症状包括发烧、红肿、疼痛等。

“细胞炎性坏死和发炎在人类身体对抗感染的过程中发挥着非常关键的作用。想象一下,细胞是一个‘小房子’,病原体躲进‘小房子’,在里面复制、繁殖,最终可能导致细胞和机体功能紊乱、感染疾病。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小房子’炸开,让病原体暴露出来,同时释放信号招募、激活身体免疫系统的其它吞噬细胞,来消灭病原体。”邵峰说,细胞炎性坏死正是“炸开”被病原体入侵的细胞“小房子”,并激活免疫系统的有效方法。

“但是,细胞炎性坏死是一把双刃剑。”邵峰解释,当人体中由于遗传突变发生不正常的细胞炎性坏死时,会导致诸如痛风等多种自身性炎症或自身免疫性疾病。同时,过度细胞炎性坏死也是细菌感染导致内毒素休克和败血症的最本质原因。“因此,了解细胞炎性坏死的分子机制,对这些疾病的治疗非常重要。”

去年有研究报道表明,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感染和艾滋病的发生也和细胞炎性坏死密切相关。“如果这一研究被证明是正确的,那么就可能为避免HIV感染和治疗艾滋病提供新思路。”邵峰说。

揭秘

通过对近2.2万个基因的系统筛查,终于抓获细胞炎性坏死的“杀手”

“只有在分子水平上了解细胞炎性坏死的发生过程,才能有针对性地开发药物。”邵峰介绍,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细胞炎性坏死就是国际生命科学领域的热门课题,目前全球多个顶尖实验室的科学家都在破译细胞炎性坏死的密码。遗憾的是,至今科学界对其发生的分子机制知之甚少。

“在机体细胞的内部,存在识别病原感染的触觉、听觉和视觉系统,这些系统在感知病原体侵入后,可以激活一类被称为‘半胱天冬酶’的蛋白酶(caspase)。”邵峰说,这些蛋白酶类似于蛋白质“剪刀”,其主要功能是剪切其它蛋白质。此前的研究表明,细胞炎性坏死主要由两把这样的“剪刀”完成,其中一把“剪刀”——caspase—1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被科学家们发现,它接收来自天然免疫系统在感知各种不同病原体后发出的多种指令;而另一把“剪刀”——caspase—4则通过直接识别细菌内毒素分子,专门负责感知病原细菌的感染,是控制内毒素休克和细菌败血症等严重疾病发生的关键因子。“20多年来科学家并不清楚,这些‘剪刀’究竟是通过剪切什么样的蛋白质,来启动炎性坏死发生的。”

6年前,邵峰实验室开始聚焦这一国际热门领域。他带领博士研究生石建金和博士后赵越等研究人员,在北生所基因中心和高通量测序中心多位同仁的帮助下,通过最新的基因组编辑技术,对人类基因组中的近2.2万个基因进行彻底的系统筛选,最终发现了一个在细胞炎性坏死中发挥关键作用的蛋白质GSDMD。研究表明,在细胞中去除该蛋白质,细胞便不能再发生炎性坏死。

“更重要的是,我们发现这个蛋白就是引发细胞炎性坏死的直接‘杀手’。”邵峰告诉记者,在正常情况下,GSDMD蛋白质会被自身携带的“枷锁”锁住,处于没有活性的休眠状态;当caspase被激活后,就会在GSDMD蛋白质的中间区域进行特异性的剪切,剪掉束缚它的“枷锁”,被解放的“杀手”自己即可直接执行细胞炎性坏死——让细胞膜发生破裂而死亡。

深入

一方面着手药物开发,同时继续捕捉其余“杀手”

“对于疾病治疗来说,GSDMD蛋白质这个‘杀手’却是带来希望的全新药物靶点。”邵峰说,他们已经开始着手研发药物。“第一步是研制针对GSDMD蛋白质的抑制剂,然后再细化分类,针对不同疾病研发不同的药物。这个过程会比较长,最快也得5年。”

让邵峰他们更激动的是,“杀手”不止一个。“我们的研究表明,GSDMD属于一个被称为Gasdermin的功能完全未知的蛋白家族,该家族还包括GSDMA、GSDMB、GSDMC、DFNA5、DFNB59等成员。这些类似GSDMD的‘杀手’在接到人体天然免疫系统的其它命令后,同样能导致细胞炎性坏死。它们分布在人体的不同部位,都是单线联系,‘上线’是谁,发出什么样的指令,针对的病原体是什么,目前都不清楚。”邵峰说。

“炎性坏死研究还有很多未解之谜,我们在研发药物的同时,也在捕捉其他‘杀手’。”邵峰说,鉴于细胞炎性坏死在自身免疫疾病、败血症、艾滋病等疾病中的重要作用,针对GSDMD和相关蛋白作为靶点设计药物,将可能帮助人们治疗这些疾病。

 

日期:2015年9月17日 - 来自[待分类信息]栏目
共 60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