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标本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贵重植物标本遭澳大利亚海关破坏

收集自爪哇岛的瓶头菊属模式标本被澳大利亚海关摧毁。图片来源:MNHN 近日,澳大利亚海关官员将珍贵植物标本付之一炬的消息让全世界植物学家感到震惊,并担心这可能影响国际研究交流。一些人已经拒绝向澳大...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5月17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鲸不了情:在我国搁浅死亡巨型抹香鲸“复活记”

一年前,冲到我国海域搁浅的大鲸鱼“沙沙”和“洋洋”走了,让我们心痛不已。今年,“沙沙”以另一种形式回到我们身边。去年2月14日,江苏如东洋口港附近海域发现两头搁浅死亡的抹香鲸,其中一头抹香鲸离水时重达...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2月16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规范临床微生物标本采集 助力抗菌药物合理应用

由国家卫生计生委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北京协和医学院及中国药师协会联合主办,辉瑞中国提供支持的“临床微生物标本采集标准操作程序(SOP)可视化教材编写”项目(以下简称“项目”)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该项目将对临床常见感染部位标本采集标准操作程序进行视频拍摄,旨在以更加通俗易懂的方式,帮助临床医生和微生物检验技术人员更加系统和直观地学习和执行相关规范和指南。该教材编写完成后也将成为我国医学检验领域首个推广行业规范的可视化教材。

2016年国家卫生计生委等14部门联合制定的《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中,将加强重点培养感染性疾病、临床药学、临床微生物等专业人才及相关人员教育培训视为遏制细菌耐药的主要措施之一。启动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刘晓琳表示:“在贯彻落实国家《行动计划》的同时,作为我国从国家层面具体实施的遏制细菌耐药策略和措施之一,该项目填补了我国SOP培训教材可视化的空白,对于抗菌药物应用前病原标本采集及检测规范化操作和感染性疾病的精准化诊疗,以及科学、准确的开展细菌耐药性监测具有重大意义。希望通过此次教材的编写及后期培训,提高临床医生、护士及病人对标本正确采集的理解和认识,掌握正确方法,倡导正确的送检文化,同时,更好地发挥临床微生物专业技术人员在病原诊疗中的作用,提高真正病原检出率的同时降低标本污染率,规范微生物标本的送检流程,提高细菌耐药性监测数据的质量,为临床合理使用抗菌药物提供指导,为保障人民群众健康护航,应对细菌耐药带来的风险挑战。”

我国是抗菌药物的生产和使用大国。抗菌药物的广泛应用,在治疗感染性疾病、挽救患者生命及保障公共卫生安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抗菌药物的不合理应用以及群众合理用药意识较低等诸多因素,导致细菌耐药问题日益突出。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副主任马小军教授指出:“感染性疾病的发生及细菌耐药性的上升,已成为当前全球范围内所共同面临的重要医学问题和社会问题。近几年来,在我国政府统筹规划下及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的正确领导下,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网不断发展和完善,覆盖了全国各省份的两千多所二、三级医疗机构。然而,在我国医疗机构实际临床操作中,不同地区、不同层次的医务人员和实验室技术人员对于微生物标本的正确采集和送检掌握的不够规范,在标准操作流程的执行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对感染性疾病的诊断准确性造成很大影响,也影响了细菌耐药性监测结果的真实性和准确性。”

临床微生物学检测在感染性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中常常能起到决定性作用。北京协和医院检验科主任徐英春教授强调说:“可靠的微生物学检测结果可以指导临床诊断治疗,为临床科学用药和成功的感染控制提供依据,是合理使用抗菌药物、延缓细菌耐药、减少抗菌药物滥用以及监测医院感染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要准确检出病原菌,避免漏及误诊,临床医护人员及实验室工作人员应该掌握临床微生物标本的正确采集、送检、保存与处理原则和规范程序。一般而言,采集标本的最好时机是在患者病程早期、急性期、且必须在使用抗菌药物之前采集,才能确保病原菌的检出,且应在无菌环境下操作,尽量减少或避免感染部位附近皮肤或者黏膜常居菌群污染和防止外源性细菌污染。需要注意的是,采集标本的量要适中,以免标本量过少导致假阴性结果造成漏诊。”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教授认为,当前临床医生送检意识淡薄、送检不规范,极大制约了感染性疾病的病原学诊断过程。与此同时,我国微生物检验常与临床脱节,微生物室不了解患者情况也是限制病原学诊断的又一重要原因。要改善这一现状,临床医生除了提高规范送检意识,还需要与临床微生物专业技术人员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在规范样本采集、送检优先的基础上,只有保持不同的病区、科室间的持续不断的交流沟通以及多学科间密切协作,共同努力提高病原学诊断水平,才能迎来实现临床与微生物检验的一体化的新局面。这对感染性疾病的诊治和延缓细菌耐药性的产生具有深远意义。

此次SOP可视化教材,以现有的和临床微生物标本采集有关的国家卫生行业标准、国内外专业指南、专家共识和教材为依据,将人体解剖生理部位和临床常见感染类型分为7个部分进行编写及拍摄,内容精准、简练,可操作性强,未来将在指导临床医生及微生物检测人员采集、送检微生物标本规范操作,促进临床抗菌药物合理使用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日期:2017年1月10日 - 来自[生物医药]栏目

“虫痴”博士发现13个大蚊新物种

 

两个月制作了283个昆虫标本;两年间发现大蚊科13个新物种;为寻昆虫跑遍南部5省;无论去哪里游玩,随身携带捕虫网——他就是安庆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动物学教研室的“昆虫达人”门秋雷博士。

酷爱制作标本的他,带领学生耗时一年在校园里采集400多只蝴蝶,精挑细选后,用42种200只蝴蝶制作成《龙山蝶语》大型标本作品,获得2016年安徽省大学生生物标本制作大赛动物组的一等奖。

“我喜欢一个人在山里采集,享受捕捉虫子的过程,感觉像是寻宝一般。”2016年,为了采集昆虫,他奔赴江西、湖北、四川、广西、贵州5个省份的自然保护区。在南方山区采集昆虫,山中阴暗潮湿,经常会遭遇蚂蟥,很多时候四五只同时吸附在腿上。“每次蚂蟥吸饱血,掉落之后才会感到疼痛,几乎每次外出采集都能碰到蚂蟥,所以记不清我被蚂蟥叮咬过多少次”。

到安庆师范大学工作后的两年多,门秋雷已经发现大蚊科的13个新物种,他的论文刊发于国外多个科学刊物,“昆虫类群庞大,种类繁多,新物种其实不难发现,当初在导师的建议下选择研究大蚊这一类群,因为研究的人员较少,基础薄弱,所以研究空间还是很大的”。

门秋雷指着墙上悬挂的“拟柯氏黑大蚊”标本,这是他与学生在安庆岳西鹞落坪国家自然保护区发现的。为了做大蚊科的研究,他会经常前往适宜大蚊生存的潮湿阴暗的地区,在那更容易发现大蚊,白天他用捕虫网对其进行捕捉,晚上用诱虫灯诱捕,“有些大蚊晚上喜欢向灯光处聚集,相对于不喜欢灯光的物种而言,更容易采集,所以研究的比较多。而那些只有白天才能采集到的物种,采集难度大,往往可遇而不可求,所以更容易发现新种”。

每次捕捉到不同的大蚊后,首先要将其制作成标本。大蚊标本的制作难度很大,因为大蚊的腿非常纤细,稍不留意就会碰断,影响标本的完整性。每一次的标本制作,门秋雷都是小心翼翼。标本制作完成后就进入鉴定的环节,通过查阅相关资料,与同一属的大蚊进行特征比对,共性归类,个性分类。“这个比较耗费时间,因为要十分细致。如果该属的大蚊种类少,几天就可以完成鉴定,但是有的属有1000多种大蚊,比对工作就要花几个月的时间。”门秋雷最长的一次比对工作长达3个月。

鉴定工作完成后,门秋雷还需要科学绘图。把昆虫置于解剖镜下,将昆虫的每一个关键特征用针管笔在硫酸纸上绘出,甚至连身上的每个鬃毛都需要一一点出。绘图完成后,将其作为插图,放入文章中,选择合适期刊投稿,最终由专家把关以确定新物种是否能够成立。2015年获批的皖西南生物多样性研究与生态保护安徽省重点实验室具有完备的分子实验设备,为门秋雷进行大蚊分类研究及物种鉴定提供了便利。在发表大蚊新物种时,除根据形态特征,门秋雷还在文章中增加了DNA数据,为新物种的成立提供了更可靠的证据。

门秋雷介绍,全世界目前已经报道了1.5万多种大蚊,中国只记载了900多种。中国作为横跨古北、东洋两大动物地理区系的国家,物种多样性极高,900多种与我国实际分布的大蚊物种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我国大蚊的分类研究还有很多基础工作要做。

为制作标本,门秋雷几乎所有的休息时间都奉献给了标本室。“每天不上课的时候就待在这里,有些昆虫由于保存时间较长,较为僵硬,必须用还软器,像某些昆虫的翅膀非常脆弱,在展翅时要格外小心。”门秋雷说,在制作标本时,一定要集中注意力,不能破坏昆虫的形态,要力求完整。

“老师曾经因为蝴蝶尾部的残缺叹息了好久,我们在他的影响下,做事情也越来越严谨。”跟随门老师制作标本的霍然说。

每每说到门秋雷,安庆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吴甘霖教授毫不掩饰对这位年轻博士的欣赏:“门老师经常周末节假日都在实验室工作,有时会一直工作到晚上,坐最后一班校车回家。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是我们科研工作者的榜样。”

 

日期:2016年12月13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邢立达博士为公众揭开琥珀中恐龙标本的秘密

 

 

                                                             邢立达博士为公众揭开琥珀中恐龙标本的秘密

 

 12月9日,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科技馆分馆)举行了其品牌活动之一绿螺讲堂的全新子系列——“新问题沙龙”的首期讲座。这个特色子系列聚焦科学新看法、新观点、新发现,在这里,科学家将与公众一起进行探讨、思辨。这是上海自然博物馆致力于馆研合作、搭建科研成果发布平台而跨出的第一步。今后,自博馆将继续欢迎各方科研人员进行科研成果发布和学术交流。

 

此次“新问题沙龙”中,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邢立达博士等4位科学家介绍了他们发现的琥珀中的恐龙标本,详细解释了它的发现及研究成果。这是人类首次有机会一睹恐龙生前的真实面目。此项研究由邢立达博士与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皇家博物馆的瑞安·麦凯勒教授领衔。论文发表于《细胞》出版集团旗下的生物学著名刊物《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五年影响因子平均达9.7)。

 

在讲座开始前,邢立达博士向上海自然博物馆赠送了羽毛内部的尾部脊椎的高清3D模型。上海科技馆副馆长、上海自然博物馆管委会主任姚强代表馆方接受了这件模型,并表示今后自博馆将通过绿螺讲堂“新问题沙龙”这个平台推动并鼓励更多的馆研合作。

 

 关于“伊娃”

 

早在今年6月,邢立达和麦凯勒的团队公布了琥珀中首次发现古鸟类的记录,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此次发现的琥珀中虽然只有一段尾巴,但这却是人类首次有机会见到非鸟恐龙的实物。因为琥珀的特殊性,我们眼前的恐龙与生前的形态别无二致。“我研究恐龙数十年,并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能看到如此‘新鲜’的恐龙”,论文的作者之一,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阿尔伯塔大学菲利普·柯里教授告诉记者。

 

此前,我们对非鸟恐龙的了解仅限于化石记录,虽然中国辽宁等地那极为细腻的沉积岩保留了羽毛的印痕等丰富的细节,但琥珀中的恐龙标本则是直接来自动物本身,由于没有经过化石化作用,因而保存极为完好,具有与生前几乎无异的细节。

 

“这件标本来自著名的琥珀产区之一,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康河谷。此地的琥珀距今约9900万年前,属于白垩纪中期的诺曼森阶,”邢立达博士介绍说,“标本非常小,尾巴展开后长度约为6厘米,推测全身长度为18.5厘米。”这件标本乍一看接近黑色,但在适宜的光照条件下,可以发现标本的背面有着栗棕色的羽毛,而腹面则是苍白或几乎白色的羽毛,这种上深下浅的保护色在很多现生动物身上都存在。

 

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副研究员白明博士和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黎刚博士对记者表示,研究团队获取标本之后,综合运用了多种无损成像和分析手段来研究标本,包括了中科院动物所的显微CT、北京同步辐射装置(BSRF)的硬X射线相衬CT、X射线荧光成像和X射线近边吸收谱、上海同步辐射装置的硬X射线相衬CT等。通过对CT数据的重建、分割和融合,无损得到了隐藏在羽毛内部的尾部脊椎的高清3D形态。

 

论文作者之一,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徐星研究员手举着标本介绍说,这段毛茸茸的尾巴包括了至少9个尾椎,我们给这件标本起了一个昵称叫“伊娃”。从伊娃标本的尾巴骨骼形态上,它与典型的虚骨龙类恐龙(coelurosaur)类似,而区别于典型的古鸟类;从羽毛上看,标本可归属于虚骨龙类中的基干手盗龙类(Maniraptora)。手盗龙类是虚骨龙类演化支,主要包括了阿瓦拉慈龙类、窃蛋龙类、镰刀龙类、近鸟类、鸟类等,这些恐龙的共同特征为细长的手臂与手掌,有着半月形的腕骨与三指形的手掌。手盗龙类中不乏一些非常小的个体,比如生活在1.6亿前的中国华北的近鸟龙,近鸟龙的体长仅34厘米,重约110克,是一种拥有飞羽的小型恐龙。伊娃标本的尺寸与近鸟龙较为接近。此外,也有极少数原始的鸟类具有长长的尾巴,如热河鸟,但是,伊娃标本尾椎腹侧明显的沟槽结构则不同于这些长尾鸟类。

 

“羽毛形态是本次研究的重点之一。”瑞安·麦凯勒教授说道。伊娃标本保存了非常精致的羽毛形态学细节,包括其尾部上羽毛与羽囊的排列方式,微米级的羽衣特征。最重要的是,这些羽毛都具有纤细的短羽干,长有交替的羽枝和连续且均匀的羽小枝,这些特征为羽枝融合形成羽轴时已具有羽小枝这一羽毛发育模型提供了依据。徐星研究员补充道:“从羽毛角度,伊娃标本要更原始一些,介于似鸟龙类与尾羽龙类之间。”

 

研究团队还通过BSRF的同步辐射X射线荧光成像获得了化石断面的微量元素分布图,其中钛、锗、锰、铁等元素的分布与化石的形态吻合度很高,蕴含着丰富的埋藏学信息。“伊娃标本的断面出现了高度富集的铁元素,近边吸收谱分析表明,其中80%以上的铁样本为二价铁,这些是血红蛋白和铁蛋白的痕迹。”黎刚博士解释道。但由于缅甸琥珀标本的年龄近1亿年,远远超过了DNA的半衰期,所以这些标本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尚无可能获得有价值的DNA片段,因此电影《侏罗纪公园》中恐龙复活场景目前依旧只能留在科幻里。

 

“基于目前骨骼形态,我们还无法判断伊娃标本是幼年个体或成年个体,”台北市立大学运动能力分析实验室的曾国维教授告诉记者,“伊娃标本没有挣扎的迹象,也无明显的皂化外观,这表明标本很可能在被树脂包裹时已经死去,但标本并没有明显的腐败特征,说明它可能刚刚死亡,是一具相对新鲜的遗骸。至于伊娃标本的死因,目前我们还没法断定,自然死亡或被掠食者捕杀都不能排除,还需要进一步的详细研究。”

 

据悉,该研究项目得到了中国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科学院、加拿大自然科学和工程研究理事会、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德国洪堡基金等十余个项目的资助。

 

更多阅读

 

中外科学家首次在琥珀中发现恐龙标本

 

 

日期:2016年12月9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中外科学家首次在琥珀中发现恐龙标本

 

根据琥珀复原的手盗龙类恐龙-绘图-张宗达

微CT展示尾部的骨骼与羽干细节

伊娃标本

羽支分支结构的特写

 

继今年6月底,中外科学家首次公布琥珀中的古鸟类标本后,这个团队于12月9日爆出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他们在琥珀中发现了有史以来第一件恐龙标本(尾部)!

琥珀堪称大自然的博物馆。与沉积岩化石相比,琥珀中的动物能够保留许多与生前几乎无异的细节。得益于此,人类终于有机会一睹恐龙的真容。

这项研究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邢立达博士与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皇家博物馆的瑞安•麦凯勒教授领衔研究。论文发表于《细胞》出版集团旗下的《当代生物学》杂志。

一棵黑乎乎的“扫帚菜”

2015年秋天,邢立达在一个琥珀商那里看到了这块琥珀。“他告诉我这里面有棵植物还是什么怪东西,我一看,还真像一棵黑乎乎的扫帚菜。”邢立达回忆道,“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上面的结构,发现了带有羽枝和羽轴的羽毛结构,那这肯定是一个动物啦!”

就这样,邢立达请单位购入了这块琥珀,不过那时候他还拿不准,这个标本究竟来自鸟类,还是非鸟恐龙呢?

科学家团队获得这块标本后,就开始采取多种无损成像和分析手段来研究它。中科院动物所的显微CT、北京同步辐射装置(BSRF)的硬X射线相衬CT、X射线荧光成像和X射线近边吸收谱、上海同步辐射装置的硬X射线相衬CT等都派上了用场。他们通过对CT数据的重建、分割和融合,无损得到了隐藏在羽毛内部的尾部脊椎的高清3D形态。

论文作者之一,中科院古脊椎所研究员徐星仔细研究了标本的骨骼形态,发现它的尾椎腹侧有明显的沟槽结构,与典型的非鸟虚骨龙类恐龙类似,而区别于典型的古鸟类;再从羽毛演化角度来看,则可归属于基干手盗龙类,介于似鸟龙类与尾羽龙类之间。

就这样,“扫帚菜”的身份被确定了下来,它是一段来自非鸟恐龙的尾巴。它的背面有着栗棕色的羽毛,而腹面则是苍白或几乎白色的羽毛,与很多现生动物一样,呈现出上深下浅的保护色。尾巴标本很小,即便完全展开也只有6厘米,由此推测那只小恐龙全长也只有18.5厘米。科学家给它取名叫“伊娃”。

“我研究恐龙数十年,并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能看到如此‘新鲜’的恐龙”,论文作者之一,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阿尔伯塔大学教授菲利普•柯里说。

它揭示了很多秘密,又留下了许多问题

伊娃标本上保存了非常精致的羽毛形态学细节,包括尾部羽毛与羽囊的排列方式,甚至微米级的羽衣特征。更重要的是,这些羽毛都具有纤细的羽干,长有交替的羽枝和连续且均匀的羽小枝。“这些特征为羽毛发育的模型猜想提供了依据,证实羽枝融合形成羽轴时,就已经具有羽小枝了。”麦凯勒教授说。

研究团队还通过BSRF的同步辐射X射线荧光成像,获得了化石断面的微量元素分布图,其中钛、锗、锰、铁等元素的分布与化石的形态吻合度很高,蕴含着丰富的埋藏学信息。

中科院高能所副研究员黎刚解释:“伊娃标本的断面出现了高度富集的铁元素,近边吸收谱分析表明,其中80%以上的铁样本为二价铁,这些是血红蛋白和铁蛋白的痕迹。”

不过,伊娃也留下了很多有待科学家探讨的问题。台北市立大学运动能力分析实验室教授曾国维告诉记者,基于目前骨骼形态,还无法判断伊娃标本是幼年个体还是成年个体。此外,它没有挣扎的迹象,也没有明显的皂化外观,很可能在被树脂包裹时已经死去;但标本又没有明显的腐败特征,说明它可能刚刚死亡,是一具相对新鲜的遗骸。至于伊娃标本的死因,目前还没法断定,自然死亡或被掠食者捕杀都不能排除,还需要进一步的详细研究。

在后续研究中,科学家还对琥珀进行了纳米CT扫描,目前数据正在重建阶段。

“我们尽量采用无损方式去检测它。”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白明说,“因为这样的琥珀可遇不可求,目前全世界也就只有这么一块。”

白明坦言,相比无脊椎动物,琥珀中的脊椎动物更难研究。每一块包含脊椎动物的琥珀,在重建中都面临着种种难题。他们为伊娃重建了很多3D图片,但是没能得到可靠性非常高的单个锥体三维形态图,因为所有锥体的很多细节都未保存下来或者呈现为碎块状。好在伊娃整体呈现出一种“皮包骨头”的状态,科学家们还是能够获得骨骼的整体形态信息。

琥珀还埋藏多少惊喜?

无论是之前发现的古鸟类翅膀,还是这次的恐龙尾巴,这些标本都出自著名的琥珀产区——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康河谷。

邢立达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那里曾经是一片热带丛林,树木粗壮,分泌的树脂特别丰富,粘住了很多小动物。最重要的是,这里的琥珀形成于约9900万年前,保留了白垩纪中期生物的珍贵记录。这是大多数琥珀产区不具备的优势。而比缅甸琥珀产区年代更为久远的西班牙、黎巴嫩等产区,则要么产量很低,要么珀质不好。

种种原因,让学者们的眼光聚焦在缅甸胡康河谷这块“宝地”。但白明告诉记者,受战乱影响,再加上当地开掘技术相对落后,这一产区的琥珀产量近年来严重下滑。

除了天然的稀缺性,商业行为也在大量消耗那些极具科学价值的琥珀。由于市场更加偏爱质地纯净的琥珀,包含内容物的部分往往被切割下来,成为边角料。有些地区会把这些边角料作为取暖做饭的燃料;或者磨成粉末,添加进线香等产品;甚至切割成更小的颗粒,填充在枕头里,据说有保健作用。

邢立达表示,“伊娃”恐龙化石原本应该更加完整,有可能是在挖掘、保存和交易的过程中断裂,只剩下一截尾巴。

如何保护琥珀,保护这些陈列着灭绝物种的“博物馆”,是一个需要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

日期:2016年12月9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古香榧:农业文明的标本

 

早在2000多年前,浙江绍兴会稽山的先民就从野生榧树中人工选择和嫁接培育成了香榧这一优良品种。历经了千百年风雨,会稽山古香榧群依然保存着很高的人文价值,经久不衰。

2013年5月,在日本石川县举行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国际论坛会议上,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委员会对绍兴会稽山古香榧群系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它是世界上第一个以山地经济林果为主要特征的农业文化遗产利用系统”。古香榧群被认为具有遗传资源保存和防止水土流失等重要生态功能,是古代良种选育和嫁接技术的“活标本”,对全球经济树种的种植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也正因为如此,浙江绍兴会稽山古香榧群被联合国粮农组织正式批准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人类嫁接的杰作

绍兴会稽山古香榧群位于绍兴市域中南部的会稽山脉,面积约400平方公里。

按照我国的标准,100年以上的树叫古树,这里有结实香榧大树10.5万株,其中树龄百年以上的古香榧有7.2万余株,千年以上的有数千株。位于绍兴县占岙村的千年榧树王,树龄长达1430余年,树高18米,犹如遮天巨伞。

香榧所属的榧树族群,家族十分庞大。有木榧、米榧、细榧、粗榧等几十个种类,但人类依靠其果实为生的,只有香榧。

这种树很神奇,每年只长0.3毫米,从开花到果实成熟要三年时间。香榧果实来之不易,并且因为其本身的价值,被冠以“长寿树”“千年圣果”等美誉。“香榧作为优良食品,对全球粮食安全作出贡献,对经济可持续发展有着借鉴意义。”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委员会专家表示。

记者了解到,其实香榧是野生榧树经过人们长期嫁接、改良而形成的新树种。至今在树龄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香榧树的基部,我们还可以看到上粗下细的嫁接痕迹。古香榧树历经千年沧桑,依然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堪称人类嫁接的杰作。

每年,满树的香榧果成为人类宝贵的干果食物之一。香榧树的嫁接改良尝试,应该可以追溯到古越人时代。作为农业技术对野生树木的改造案例,香榧树证明了会稽山区的先民一直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缔造者之一。

据了解,会稽山区从远古开始就有着深厚的农业文化的基础,这才让榧树变成了香榧。从远古至今,会稽山区一直沿袭着优良的农业文化,才缔造了屹立山中、千年飘香的古香榧群。

带动乡村旅游业

香榧的价值正在得到越来越高的评价和认可,如今,古香榧群成为了活态文物。“这是绍兴第一个世界级遗产。会稽山古香榧群申遗成功无疑是乡村旅游深入发展的契机。”绍兴旅游委员会主任强调。

香榧是绍兴的传统产业,会稽山古香榧群申遗成功,极大地提高了香榧产品和绍兴的国际知名度,让香榧的价值被更多人看到,同时也带动了当地农民创收增收,以及绍兴乡村旅游、森林旅游和生态旅游的发展。

香榧四季常绿、形态优美,一棵棵古香榧树与古村落、小溪、山岚等构成了一幅幅令人赏心悦目的画图,成为了绍兴乡村游的一道独特风景。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会稽山古香榧群年接待游客 30 多万人次,旅游收入已超过 1 亿元。至此,每年游客人数都在增加,旅游带来的收益也逐年攀升,乡村旅游已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

家乡的古香榧群成为了世界遗产,并带来了这么多的收益,极大地激发了当地村名生态保护的自觉性,大家纷纷成为了这些古树的“守护者”。

此外,对古香榧群的保护,绍兴还摸索出了一套“以保护满足利用,以利用促进保护”的传承之道。按照农业部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要求,绍兴市人民政府制定了《绍兴会稽山古香榧群保护管理办法》”,依法保护、管理绍兴会稽山古香榧群生态系统,促进本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日期:2016年10月20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海南省七洲列岛的植物与植被》出版发行

 

本报讯 由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邢福武主编的《海南省七洲列岛的植物与植被》近日由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据悉,该书作者克服晕船晕浪等困难,在多半缺乏登岛码头的情况下,爬崖攀壁、披荆斩棘,终于成功登岛。在大量的标本采集、样方和生境调查等基础上,进行标本鉴定、资料整理而成。

该书可供生物学、地学、海洋学等专业的从业人员、大专院校师生、政府相关部门和植物爱好者参考使用。(朱汉斌 周飞)

《中国科学报》 (2016-03-15 第3版 综合)

日期:2016年3月15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共 51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