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本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养生原本并不难——从林超岱新书《大道至简》说起

  养生难不难?林超岱以老子在《道德经》中“大道至简”的话作为书名来揭示这一答案。作为中华道家哲学思想的主流意识,它彰显的意义是:世界上的大道理(基本原理、方法和规律)并不复杂,只要抓住了要领,简单到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白,正所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了。基于这一思想,养生自然也不是高不可攀、深不可知的学问。对此,中医经典《黄帝内经》说得明白:“智者之养生也,必顺四时而适寒暑,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辟邪不至,长生久视。”(《灵枢·本神》)——无非环境、气候、情志、起居、动静调节等几宗。南朝齐梁间道教思想家、养生学家、医学家陶弘景说得更加直白:养生之“道不在烦,但能不思食,不思声,不思色,不思胜,不思负,不思失,不思得,不思荣,不思辱,心不劳,形不极,常导引、纳气、胎息耳”(《养性延命录·教诫篇》)——也无非饮食、心理、劳逸、运动等几项。林超岱的《大道至简》一书(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正是循着先哲们说的这条思路展开的,传递的是以中国文化为核心的、以中医学思想为基础的、儒释道与多学科交叉的、符合东方民族生活习惯的养生理念和方法。

  《大道至简》,简在抓住“道”这个要领,教给大众的是养生的基本法则。它强调的是授之以渔的“道”,而不停留在“授之以鱼”的“术”上,目的是能让大众在融会贯通之后,依据养生学的理念,确定适合于每个人自己的养生方法,养成适应于每个人自己的良好生活习惯,自觉承担起“生命(身体)第一责任人”的使命。作者在对“健康到底依靠谁”的命题论证之后,明确给出了“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结论。这与那些把养生说繁了、说杂了、说玄了,说得人们无所适从了,而最终导致不知道该听谁了的说道家不同,把原本产生于生活实践中的道理和方法,经过梳理、分析后再返还给老百姓。作者提出的“良好心态、正确睡眠、每天大便、合理饮食、坚持运动、终身学习”的六条养生原则,核心是一个“顺”字,顺就是顺心、顺时、随缘、随意,而不是违心或刻意。越是刻意,越难如意,“一切顺其自然”,就可达到健康长寿、颐养天年的目的。在当今世界上,中国还是与真正富足有较大差距的发展中国家,这是国情;中国人是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东方民族,这是民情;中医的养生之道是以“天地一体,天人合一,天地人和,和而不同”为思想基础的“中和”之道,这是行情。脱离了这些基本原则去讲养生,势必会偏离正确的养生方向。

  《大道至简》,简在能教给受众以易于接受的方法和技巧,让他们看得懂,“学得会,用得上,有效果”。书中介绍的“林氏晨操”,是作者经过长期体察、研究、总结、提炼并在自身应用中形成的一套健身法,通过“摩腹、揉腰、瞪眼、搓耳、梳头、鸣天鼓、搓涌泉、提肛”等家居式运动,起到强身健体、防病治病的作用。这些动作,既体现出中医的基本大法,又揉进了与老百姓日常生活联系最密切的动作,使接受者在无需死记硬背的轻松中得到养生保健的享受。书中介绍的“六大疼痛应急自救点穴”方法,将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的头痛、颈部疼痛、肩部疼痛、胃痛、痛经、膝关节疼痛等知识介绍给大众,简单实用,方便易行,用一根筷子作工具即可缓解或解决那些困扰在身边的痛苦。作者根据自己的专业特长——针灸,特别是他酷爱和长期探索的腹针,深入浅出,把艰涩的医学道理“用一种简洁的形式表达出来”,受到大众的认可和欢迎。老百姓最看中的是实效,只有让他们受益,才能被他们接纳,养生保健作品的主题必须向他们的这个基本需求靠近。一些作品脱离了这个基本点,喜欢在哗众取宠上做文章,乍一听,挺吸引人的;细琢磨,却不好使。其命运注定是一瞬即失的“风光”,很快就会被清醒了的受众抛弃。

  《大道至简》,简在选择了一种直观素描的表达方式。除前言、目录外,作为主体的正文则用字不多,基本是通过看图解谜的方式来与读者沟通的:画里有话,越品越有意境;画外有音,愈嚼愈有滋味。“文以气为主”(三国·曹丕《典论·论文》),全书提纲挈领,画龙点睛,言简意赅,一语中的,虽然找不到说教类的词藻,气场的穿透力却是极强的。这不能不让人回想起曾经风靡了若干年、影响着数代人的“小人儿书”,它以图文并茂的形式、简约朴实的语言,把中国的雅文化演化为民众喜闻乐见的俗文化,对普及国学、传播科学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说,本书称得上是“小人儿书”基础上的另一种创造,是一本活脱脱的科普“大人儿书”。要明白,中医文化和知识的普及,不能等同于学术界内部的学术报告。对象不同,表述的手法自然不能千篇一律,必须根据受众中文化层次的高、中、低之分,采取他们能够接受的写法、讲法,通常达变,用既不脱离学术本质又最接近生活的语言、方法去感召受众的心灵,使传播的内容入脑入心,化成他们自己的知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如果作者不坚持长期的文化修炼、缺乏扎实的学科功底和接近生活、了解受众需求的实践磨难,作品是很难出新出彩的。

  个人的健康和寿命,60%取决于自己,15%取决于遗传,10%取决于社会因素,8%取决于医疗条件,7%取决于气候的影响,这是世界卫生组织在对近期人类生活状况经过充分调查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大道至简》告诉大家的是,我的“健康我做主”,个人的健康和寿命,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与世界卫生组织的这个结论相吻合。合理养生、理智养生、自主养生,“现在就开始我们的快乐生命之旅吧”!这是本书作者的呼唤,也是笔者的祝愿。

日期:2014年1月14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循环ads

吴征镒:原本山川 极命草木


 

■本报记者 张雯雯 本报见习记者 张晶晶

 

当一个人死去的时候,人们选择不一样的方式怀念他或她。有人哭泣,有人立碑,有人默默无言。

 

当一个人死去的时候,世界用同样的方式送走他或她。山川无言,湖海涛涛,清风徐徐如旧。

 

“如果我死去,请在我的坟头种上一棵树。”当消亡与绿色放在一起,悲伤似乎可以浇灌树木。

 

他是一名世界知名的植物学家,但在自己家里却没有任何一株植物。这颗星球上生长的所有有根生物几乎全部印在了他的脑子里,世上可能再也没有人像他一样痴迷植物,但他还是带着这种情怀离开了我们。

 

6月20日,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植物学家吴征镒在昆明逝世,享年97岁。

 

“原本山川,极命草木。”这句话语出西汉时著名的辞赋家枚乘的《七发》,意思是:陈说山川之本源,尽名草木之所出。这是昆明植物所的奠基铭,也是中国植物学者的毕生追求。吴征镒题写的这八个字正静静躺在植物所足球场边的一块清石上,而这八个字或许也恰恰是对他最好的褒奖。

 

6月26日是吴征镒的追悼会,他的朋友、学生、同事从世界各个角落归来,共同悼念这位为植物研究贡献毕生精力的老人。在昆明市殡仪馆,2000余位社会各界人士为吴征镒送行。

 

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送来花圈,秦光荣、李纪恒、仇和等云南省市领导前往昆明市殡仪馆为吴征镒送行。

 

“虽然吴老辞世,但是他对世界孜孜以求的追寻,对工作的严谨,还有勇于创新的精神是我们作为学生要学习和努力的方向。”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所长李德铢难掩悲伤,作为吴征镒的第一批博士生,他认为,凡人都有生老病死,但是吴征镒的精神是昆明植物所的终身财富。

 

植物“活辞典”

 

在中科院昆明植物所资料室的一角,放置着研究者们经年累月积攒下来的植物卡片,其中有3万多张是吴征镒亲自制作的。从1938年到1948年的10年间,他默默地抄录、整理了我国现代著名植物学家秦仁昌等从国外带回的所有植物标本照片。这些卡片总重超过300公斤,为后来《中国植物志》的编写提供了基础性的依据。

 

在没有电脑和打印机的年代里,这一切都是靠手抄完成,一张张巴掌大的卡片上,吴征镒用他的蝇头小楷清晰且认真地写下了每一株植物的拉丁学名、发表时间、文章名、发现者、标本号和模式标本照片。

 

在西南联大生物系任教时的条件极端艰苦,吴征镒却在一间茅草房里建了标本室。在这间用破木箱和洋油筒搭建的屋子里,竟有两万多号标本。吴征镒也在云南进行了大量的科考调查,和几个年轻教师一起在昆明郊区的一个土地庙里自画自刻自印,历时3年,出版了石印版的《滇南本草图谱》。

 

作为一名教师,吴征镒经常向学生解释“原本山川,极命草木”这八个字的意义。他希望青年学生能抵挡住现代社会的浮躁风气,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地作研究。但却好像始终鲜少有人能像他一样储存那么多的信息在脑子里。

 

1983年,吴征镒一行前往英国考察。在大英博物馆,英国工作人员提出希望能够邀请中国植物学家鉴定一些植物标本。其中大多是由清朝时期驻华的英国大使在中国采集,一直未被鉴定。

 

吴征镒用放大镜认真观察标本,随即说出了每一种植物的拉丁学名,它们的科、属、种、地理分布、曾经记录过的文献、资源开发的意义等等。他超群的记忆力以及渊博的植物学知识,让英国人为这位东方学者竖起了大拇指。

 

历数中国的植物学家,吴征镒是发现和命名植物最多的一位。由他定名或参与定名的植物分类群达到1766个,以他为代表的三代中国植物学家彻底改变了中国植物主要由外国人命名的历史。

 

他也因此被中外同行誉为中国植物的“活辞典”、“植物电脑”。可以尽数每一种植物的拉丁学名以及它们的科、属、种、地理分布等。

 

摔跤是好事

 

吴征镒共有兄弟五人,两位兄长分别是著名医学家吴征鉴和著名物理化学家吴征铠,两个弟弟一位是著名文史学者、戏曲学家吴白陶(征铸),另一位则是资深工程师吴征莹。

 

1916年,吴家喜获老三,取名征镒。在书香门第里成长起来的他,从小就非常喜爱植物,于孩提时代就开始阅读清代吴其浚写的《植物名实图考》和日本的一些植物图鉴。一边“看图识物”,一边也开始采集标本、对物识名,自此与植物结缘。

 

1937年,吴征镒从清华大学生物系毕业并留校任教。“七七事变”后,他随清华、北大和南开组成的西南联合大学迁到昆明。红土高原的独特土壤、优越的气候条件以及复杂多样的植被景观深深吸引了他。1958年夏,已过而立之年的吴征镒决定举家迁往云南。许多人不理解当时在首都已有一番事业的他,为什么选择去偏远地区。吴征镒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希望能专注于自己热爱的植物学。

 

在中科院昆明植物所,除了充分利用云南自然条件进行研究,也为昆明植物所建所、建室以及云南多个自然保护区的建设做了大量工作。

 

1958年,吴征镒向国家建议在中国建立自然保护区,并提出在云南建立24个自然保护区的规划和具体方案。1999年,他又提出了建立国家“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的设想。也正是得益于这些前瞻性概念方案的提出,直至今日,云南依然是我国可以欣赏到最多动植物的地区之一。

 

西双版纳是云南植物种类最多的地方,也是吴征镒学术考察最频繁的地方。每逢雨季,泥泞的红土地总让这位平脚板的植物学家吃苦头、摔跟头。大家送他“摔跤冠军”的雅号,但吴征镒满不在乎,笑着说:“摔跤也好,有时摔跤还发现新种呢!”

 

90岁重出江湖

 

吴征镒的足迹遍及全国。年逾花甲时,他还坚持赴湘西、青海、东北等地考察,两次进藏、两次入疆,重走祖国山川,审视全国植物区系分布,系统全面地回答了中国现有植物的种类和分布问题,摸清了中国植物资源的基本家底,提出被子植物“八纲系统”的新观点。

 

由他编纂的图书更数不胜数,多是植物学的经典著作。代表专著有《中国植物志》(中英文版)、《云南植物志》和《中国植被》等,耄耋之年仍笔耕不辍,与弟子合作完成了《中国被子植物科属综论》、《中国植物志(总论)》、《种子植物分布区类型及其起源与演化》、《中国种子植物区系地理》四本专著。累计发表论文150余篇,其中SCI收录75篇。

 

鉴于吴征镒对中国和世界植物学的巨大贡献,1999年他荣获被称为世界园艺诺贝尔奖的日本花卉绿地博览会纪念协会“考斯莫斯国际奖”,成为世界第七位、亚洲第二位、我国首位获得该奖的学者。2001年获云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2003年获香港何梁何利基金科学成就奖。2007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2007年,吴老已经91岁了,当年清华的同事任继愈先生想邀请他担任《中华大典·生物典》的主编,认为中国只有吴老可以做这事。此时,他的身体不好,眼疾已经非常严重了。”吴征镒的助理吕春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吴老说,‘我90岁了,想休息了’。任先生说,‘我也是90岁了,我们90岁的两个老头子一起把国家重任做下去吧’。最后两位老先生作好了约定。”

 

为此,吴征镒花了两年时间重读清代《草木典》,看不清的就让吕春朝念给他听,并指导吕春朝进行了大量的资料整理工作。直到2012年春节前夕,吴征镒因身体不适再度入院,却仍记挂着手头未完成的工作。躺在病床上的吴征镒很遗憾,工作只开了个头,没能完成。他对吕春朝说:“希望你们能抓紧时间做完这项工作,让我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中华大典·生物典》出版。”

 

“吴老一辈子是一个不工作心就发慌的人,到80岁以后每天工作6个小时,90岁以后为《中华大典·生物典》,每天工作2~3个小时,在世时基本把大典的框架搭好,这种孜孜不倦的精神确实是我们永远都学不完的。”李德铢回忆说,1988年,71岁高龄的吴老还拄拐杖,带领6个博士生一起在昆明西山考察。近几年他自己的工作重心——建立的中国西南野生生物种质资源库,其具体实施工作就出自吴征镒的建议。

 

弟子孙航和周浙昆回忆说恩师吴征镒吃饭节俭,从来不剩,生活有规律,基本不加班,但工作效率很高。代表他学术思想的主要著作都是在80岁以后完成的,尽管那时他眼睛已经不行了。2012年住院前,吴征镒还在惦记着给中国科学院哀牢山生态站题词。

 

“穷万里纵观原本山川探索时空变迁轨迹,立宏志深究极命草木系统演化理论”——这是追悼会上吴征镒的挽联。生命之尽头也是轮回之开端。虽然他离开了我们,但地上的征镒麻、征镒冬青、征镒卫矛,以及天上的吴征镒星,都还在默默守候着他所挚爱的这片土地。

 

吴征镒 1916年6月13日生,江西九江人,193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1949年任中国科学院党组成员兼机关党支部书记,1950年任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195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58年任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所长,1983年起任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名誉所长。2007年,吴征镒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他从事植物学研究和教学七十余年,是我国植物分类学、植物系统学、植物区系地理学、植物多样性保护以及植物资源研究的权威学者。

 


1957年,吴征镒在西双版纳勐仑沟谷雨林中野餐。

 

《中国科学报》 (2013-06-28 第5版 人物周刊)

日期:2013年7月2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原本山川 极命草木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从1938年创立昆明植物研究所以来,胡先骕、蔡希陶、吴征镒、周俊、孙汉董等我国老一辈的植物学家带领众多的年轻植物学家在云南这片植物王国的神奇的红土地上,辛勤耕耘,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胡先骕教授是我国杰出的植物分类学家,发表了许多新种、新属、新科和一个多元分类系统。此外,在植物区系学、古植物学和经济植物学等方面,写出了重要论文或专著,使这些学科在我国的建立和发展得到启蒙,是很多国内外科学家公认的我国近代植物学的奠基人之一。1941年,胡先骕与郑万钧共同研究水杉科植物,确定其与日本古植物学家三木茂1941年发表的两种化石同为一属植物,并在1948年命以新的种名,这一植物活化石的发现使世界为之震惊。
        蔡希陶先生五十年如一日,扎根边疆,不畏艰险,献身科学事业,打开云南植物王国宝库。他的论文不仅仅是写在纸上,而更多地是写在祖国大地上,如闻名国内的云南烤烟,争春斗艳的茶花,解放初期急需的天然橡胶,用于石油开采的重要原料瓜胶豆、国产血竭、抗癌药用植物美登木等等。蔡老所从事的科学事业总是和祖国、和人民的命运息息相关。
        200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吴征镒院士现任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名誉所长。吴征镒院士是我国著名的、具有国际声誉的植物学家,从事植物学研究和教学70年,是我国植物分类学、植物系统学、植物区系地理学、植物多样性保护以及植物资源研究的知名学者。他长期从事植物学诸多领域的研究,先后去过除非洲之外的四大洲观察植物。《中国植物志》是表征我国高等植物特征与分布最完整的著作,是三代植物学家集体工作的结晶,吴征镒在其中发挥了最为关键的作用,作出了特殊贡献。他先后获国家级一、二等奖5项,院省级一、二等奖7项,国家发明奖一等奖1项。1995年获何梁何利基金会科学与技术进步奖,1996年获求是基金会杰出科技成就团体奖,1999年荣获有“世界园艺诺贝尔奖”之称的日本花卉绿地博览会纪念协会考斯莫斯国际奖,成为世界第七位、亚洲第二位获得该奖的学者,受到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2001年荣获云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
        周俊院士较早地创造性地将植物化学与植物亲缘系统及分布相结合,并形成了特色,为植物资源的利用及化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由周俊院士领导的团队曾系统开展了薯蓣属、人参属、重楼属、白前属。天麻属、乌头属及石竹科若干属的甾体、三萜、酚类、环肽及配糖体的研究,发表学术论文215篇,著作1部,发现药用植物的新化学成分350个。他率先在国内系统开展植物配糖体研究,1990年首次发现环肽配糖体。复杂带酯基糖链三萜配糖体和植物环肽的研究是近年的研究特色。他发现了18个有应用前景或重要生物活性的化合物,若干研究成果已在生产上长期应用(如盾叶薯蓣、秋水仙碱、天麻素、宫血宁等),产生了显著的社会经济效益。他从1961年起研究云南一种著名复方成药,基本阐明该复方的主要活性化学成分。近年他提出中药复方是多靶作用机理的组合天然化学库的思路,引起学术界重视。
        孙汉董院士是我国植物资源和植物化学家,一直从事药用和天然香科的植物资源、植物化学以及新药开发的基础和应用基础研究。他率先开展了民间抗癌药物冬凌草的二萜类化学成分研究,对我国60多种香茶菜属植物的化学成分进行了研究,发现新化合物近400个,与有关单位合作发现了多种生理活性成分,为该属植物的化学成分和新药开发作出了贡献,由他领导的团队已成为世界知名的香茶菜属植物化学研究中心。在对红豆杉属植物的化学成分研究中,发现新化合物70个,为该类植物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提供了有价值的资料。在对伞形科药用植物的香豆素类化学成分的研究中,研究成果为相关中药材的利用和质控标准提供了科学依据。孙汉董院士还对我国西南地区的主要香精香料植物进行了系统的化学成分研究,是我国天然香料化学的主要学术带头人之一。
        厚积薄发  硕果累累
        现任昆明植物研究所所长的李德铢研究员领导的分子植物地理学研究团组,较为系统地开展了洲际间断分布重要和关键类群的分子系统发育与生物地理学研究。通过开展三白草科、木通科间断分布型形成和发展历史成因的研究,对扩散或隔离分化等生物地理学问题有了较深入的认识。在竹亚科研究,特别是筱竹属复合群的系统学研究上有新的建树,探讨了竹子开花现象的分子机理。构建了三白草和细辛开花诱导和抑制cDNA文库,对其开花诱导基因表达、功能和进化进行了研究,探讨ABC模型在被子植物基部类群中的进化问题。较深入地开展了对珍稀濒危物种如喜马拉雅红豆杉、老虎须和巧家五针白皮松的保护遗传学和谱系地理学研究。已发表学术论文120余篇,其中SCI收录60余篇,独立完成专著1部,参加编写专著15部、译著1部。
        孙航研究员是2006年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他带领的研究组长期致力于植物区系地理和分类学研究,在中国—喜马拉雅成分和高山植物区系的起源研究中,提出了古地中海和北极第三纪是其源头的论点,通过对铁筷子属和钩毛草属间断分布的历史生物地理学研究,发现了隔离分化和迁移分化同是横断山植物区系形成的重要机制。开展了横断山被子植物细胞地理学的研究,发现多倍体在横断山被子植物进化中扮演了很小的角色;对国外学者和传统的观点提出了挑战,对重新认识多倍体和进化机制有重要意义。
        从事真菌分类学、分子系统学及生物地理学研究工作的杨祝良研究员2005年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他带领的研究组对我国20余属真菌开展了深入的分类学及分子系统学研究,尤其对鹅膏科真菌的个体发育、我国该科真菌的物种多样性、系统学及外生菌根菌与植物的协同演化规律研究较为系统深入,主持完成的“中国鹅膏科真菌的物种多样性、系统学及菌根研究”获云南省自然科学二等奖。
        郝小江研究员带领的研究组先后研究了100余种植物的化学成分,分离鉴定化合物2000余个,其中包括15种新骨架在内的新化合物530余个,合成各类衍生物或天然产物500余个;在调节NO合酶生物碱,抗血小板集聚、抗脑缺血生物碱,抗稻瘟菌吲哚生物碱,诱导细胞凋亡生物碱及其二萜,特异性抗正链RNA病毒的C21-甾体、吲哚酮,抗乙肝病毒生物碱等研究工作皆属首次发现。已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280余篇,其中在PNAS等SCI刊物上发表180余篇,申请并获得授权的发明专利16项。
        刘吉开研究员带领的研究组从事高等真菌次生代谢产物及其生物活性的系统研究,取得了一系列研究进展和重要发现。在Chemical  Reviews、Organic  Letters等SCI收录刊物上发表120余篇论文。申请国内外专利10项(已获得授权6项)。
        谭宁华研究员于2007年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她带领的研究组开展了70余种植物的化学和活性成分研究,发现新的、新骨架化合物200余个,发现较强活性化合物30多个。代表性工作包括植物环肽、复杂配糖体、抗骨质疏松和抗肿瘤活性研究等。特别是在植物环肽领域作出了突出贡献、取得了优异成绩,有力带动了其发展。在Chemical  Reviews、Organic  Letters等SCI刊物上发表60多篇论文。
        此外,张长芹研究员带领的课题组,多年来一直从事高山野生花卉特别是杜鹃花的引种驯化和杜鹃花新品种的选育研究工作,经过近20年的努力,选育出的6个杜鹃花新品种“红晕”、“雪美人”、“金踯躅”、“紫艳”、“娇艳”和“喜临门”具有创新性和实用性,是国内首例通过国家林业局审查的杜鹃花新品种。
        同时,龚洵研究组培育的含笑新品种——晚春含笑,是至今第一个申请国家级植物新品种保护的含笑新品种,也是我国第一个申请国家级植物新品种保护的常绿木兰科新品种。
        自2006年进入创新工程三期以来,昆明植物研究所根据研究积累、学科布局和创新目标,将生物地理学、植物化学、植物种质资源与基因组学作为3个创新重点领域。把分子生物地理学及植物系统演化和植物次生代谢产物及其生物学意义作为基础研究的重点,把天然活性物质、创新药物和野生花卉资源及新品种选育作为实现知识转移和产业化发展的重点方向。主要开展以植物生物地理学和分子进化为主要发展方向的植物进化生物学;以植物次生代谢产物及其生物学意义为主要发展方向的植物化学和化学生物学;以模式植物基因组提供的手段和信息进行,并以野生植物基因资源研究为主要方向的植物基因组学;以及以植物迁地保护为主要方向的保育生物学,开展原创性的研究。在生物地理学、植物化学和新药研究、植物进化与比较功能基因组学和保育生物学的研究方面,形成新的研究体系和研究格局,成为国际上在植物多样性、植物资源研究和生物技术产业领域具有重大影响的研究机构,为我国生物技术产业、环境保护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一批原创性的成果,为中国、东南亚和喜马拉雅地区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作出重大贡献。
        创新建设  永不止步
        在70年的发展历程中,昆明植物所的创新理念和精神经由几代人的科学实践与心智发展凝聚合成,进一步地凝练和升华了“献身科学,无私奉献;协力创新,再铸辉煌;和衷共济,革故鼎新;自强不息,引领未来”的优秀传统、意志品格和思想境界。
        2007年,昆明植物所参股的企业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功上市,为该所科研成果转化和产业化工作树立了一个范例,也为该所今后推进产业化工作提供了宝贵的借鉴。该所与韩国韩方产业振兴院、韩国生物资源研究所、韩国国立顺天大学、新加坡淡马锡生命科学院、香港中文大学等单位分别签署了科技合作协议和科技合作备忘录,与诺华、玫琳凯等国际公司的合作项目也进展顺利。
        抗艾滋病新药(复方)SH获泰国卫生部正式批准注册,抗心血管疾病新药灯盏细辛酚注射液完成三期临床,早老性痴呆一类新药芬克罗酮完成一期临床,一类中药材及二类新药CHY胶囊、抗艾滋病新药复方奇士乐胶囊正在申报临床研究,其他一批药物正在进行临床前评价,取得了显著进展。
        昆明植物研究所还有着广泛的学术交流和良好的国际合作关系,先后派遣400余人次到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学术考察、访问、进修和参加学术会议。与美、英、德、法、日、俄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国际合作关系。近年来与美国加州科学院、密苏里植物园、哈佛大学、威斯康星大学,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邱皇家植物园、德国拜耳公司、日本津村制药株氏会社、三得利公司、富山中央植物园、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国际混农林研究中心,以及国内的华立集团、云南白药集团、丽珠集团、三九集团和云南绿大地公司等企业开展了广泛的合作。
        昆明植物研究所立足云南和我国西南部,面向东南亚和喜马拉雅地区,根据国家战略需求,特别是西部大开发的战略部署,瞄准国际现代植物科学前沿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研究的前沿,加强原始性科学创新,加强战略高技术创新,为国家的生物多样性持续利用与保护、区域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基础性、战略性和前瞻性跨越式的重大贡献。到2010年,将该所建设成为具有当代植物科学研究体系、具有较强自主创新能力和持续发展能力、特色鲜明、立足于国际化竞争的国立研究所,成为我国生物多样性高级生物学人才培养和知识传播基地,以及天然药物和花卉产业化的孵化基地。
日期:2008年7月25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炼己立基章第六

  内以养己,安静虚无。原本隐明,内照形躯。闭塞其兑,筑固灵株。三光陆沉,温养子珠,视之不见,近而易求。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初正则终修,干立未可持。一者以掩蔽,世人莫知之。




 

日期:2008年5月23日 - 来自[周易参同契]栏目

喉症全科紫珍集口齿类要

作者:燕山窦氏 原本,云阳朱氏翔宇 嗣集,(明)薜已 原著,郭君双 等点校,郭君双 等点校
出版社: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
ISBN:7530835041
印次:3
纸张:胶版纸
出版日期:2006-3-1
字数:79000
版次:1
a
内容提要:
    《喉症全科紫珍集》是成书于清代中叶(1840)的喉科专著。由于喉科医政分科始于元代,加之中国地域广大,出现了不同流派的喉科专著。此书作者题*:燕山窦氏原本,云阳朱氏翔宇嗣集。当属元明间以针灸与外科显世的燕山窦氏流派的代表作,经过清人朱翔宇整理编纂而成。
  该书分、下2卷。上卷保存了明清早期的喉科痈疡证治的著名方剂,以及当时治疗有效的小针刀,外用吹、涂、摩、糁药等,反应了十分丰富的喉科证治。下卷介绍了72种喉舌病,并通过图注形式,将喉科发病部位、形态、诊断要点、基本方药逐一论述,言简意赅,图文并茂,易于掌握学习。
  此书是较早介绍72种喉病的专著,在喉科发展史上占有一定地位,是一部研究喉科疾病的重要参考文献。  
目录:
喉症全科紫珍集卷上
 治喉十要歌
 治喉秘法
 临证二十法
 方本
  通关散一
  乌云散二
  元明散三
  金锁匙四
  桐油钱五
  白玉散六
  二圣散七
  取痰方八
  神品散九
  秘传夺命丹十
  追风散十一
  麻药方十二
  元霜散十五
  蓬菜雪十六
  青霜散十七
  冰片散十八
  冰硼散十九
  麝香散二十
  柳花散二十一
  均药二二
  生肌散二三
  紫去散二四
  阆苑霜二五
  瑶池露二六
  水底冰二七
  碧云散二八
  赴筵散二九
  绿袍散三十
  青云散三一
  立效散三二
  人中白散三三
  勒缰散三四
  碧雪丹三五
  十叶散三六
  胆贝散三七
  孙真人活命神丹三八
  噙化丸三九
  烂药方四十
  五宝丹四一
  乌龙散四二
  金箍散四三
  八宝膏四四
  ……
口齿类要  
日期:2006年8月8日 - 来自[中医]栏目
循环ads

《温病条辨症方歌括》

《温病条辨症方歌括》   温病著作。清·钱文骥辑于1903年。钱氏按《温病条辨》原本次序,将温病诸证证治方药编成韵语歌括,便于读者学习。1954年由上海中医书局出版排印本。
日期:2006年1月12日 - 来自[字母W]栏目

《温病条辨症方歌括》

《温病条辨症方歌括》   温病著作。清·钱文骥辑于1903年。钱氏按《温病条辨》原本次序,将温病诸证证治方药编成韵语歌括,便于读者学习。1954年由上海中医书局出版排印本。
日期:2006年1月12日 - 来自[其他]栏目
共 2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