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绝经期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多摄入植物蛋白质可防绝经期提前

据新华社电美国科学家发现,通过全谷物、大豆和豆腐等食品长期大量摄入植物蛋白质,有助于降低女性绝经期提前的风险。 美国阿默斯特马萨诸塞大学和哈佛医学院的专家利用了一项大规模女性健康调查项目的数据,涉...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6月28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循环ads

仝小林教授治疗2型糖尿病合并围绝经期综合征辨治思路

    围绝经期综合征是由于卵巢功能衰退,雌激素的分泌减少,促性腺激素包括卵泡刺激素和促黄体生成素增多,而引起的一系列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表现如:潮热汗出、心悸、心烦易怒、焦虑不安、情绪低落、不能自我控制、失眠等,多发生于45~55岁之间,属于中医“经断前后诸证”范畴,约75%的妇女在围绝经期间有上述自觉症状。现代医学治疗主要应用激素替代疗法,然而长期应用激素替代疗法会带来如乳房胀痛、白带多、皮肤色素沉着、体重增加等一系列的副作用,同时会使子宫内膜癌的发病率升高。由于雌激素能够提高糖耐量及增加胰岛素的敏感性,促进胆固醇的代谢,因此雌激素减少以后,女性患有糖尿病和血脂异常的发病率较非围绝经期女性的发病率均增加;同时对于糖尿病患者来说,合并围绝经期综合征引起的烘热汗出、心悸、失眠等症状,又使血糖波动,难以控制在理想范围内,是糖尿病常见的血糖难控因素之一,由此可见糖尿病和围绝经期综合征两者相互影响,因此治疗要同时兼顾,注重整体治疗。仝小林教授应用症、证、病结合的诊疗模式,治疗糖尿病合并围绝经期综合征,疗效显著,现就仝小林教授治疗糖尿病合并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经验介绍如下。
1辨病论治
    黄帝内经在《素问•移精变气论》中提出“去故就新乃得真人……圣人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而现代医学在辨病、审因、对症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通过先进的检查手段打开了人体的黑匣子。这是古代中医曾经力图探求而力所不能及的。所以身为现代中医人,要解放思想,择其善者而从之,将现代医学的先进检查手段和对疾病发展过程的全面认识为我所用,既可辅助审因论治,指导疾病的治疗,又可用先进的检查手段评价治疗效果,总之唯效是图。由于中医对病的认识多是从症状和体征命名的,不能够反应疾病发展的病理过程,因此强调辨病论治是指辨西医的病,通过辨西医的病,能够了解疾病的病因、病理及发展规律,然后根据疾病自身发生发展的规律,从中医角度来认真分析每一类型、每一阶段的基本特征,从而找出核心病机,确立针对核心病机的治则治法和处方用药。这个过程,是由个体走向群体的过程,是对疾病认识的升华,再经过临床反复验证和修订,使治疗最终走向成熟。
    以糖尿病为例,现代医学对2型糖尿病的认识分为糖尿病前期、糖尿病期及并发症期,各个期的病理改变及病理特点相对明确,不再赘述。仝小林教授根据《素问•奇病论》“此五气之溢也,名日脾瘅。夫五味人口,藏于胃,脾为之行其精气,津液在脾,故令人口甘也。此肥美之所发也。此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故其气上溢,转为消渴”认为2型糖尿病相当于“脾瘅”的范畴,其核心病机是中满内热,病理中心在胃肠,并根据2型糖尿病的发生发展过程将其分为郁、热、虚、损四个阶段,根据各个阶段的核心病机,每个阶段都有特定的用药特点和治疗方法,治疗就迎刃而解。所以辨西医的病不但可以从一定程度上指导疾病的辨证和治疗,而且避免了对疾病诊断不清楚而造成的医疗事故。临床上仝教授见到糖尿病患者除了有血糖升高、口干、口渴、面红赤、便干等糖尿病的症状外尚加有潮热汗出、心悸、心烦、失眠等症状,均结合患者年龄、其他症状表现等先辨别患者是否合并围绝经期综合征。
2抓主症
    糖尿病患者合并围绝经期综合征大多有血糖高,不容易控制,同时兼有潮热汗出、心烦易怒、心悸失眠、头晕耳鸣等植物神经紊乱的表现。针对两者均需要治疗的情况,需要抓主症,首先解决患者感觉到最不舒服的症状,即以症为靶,同时结合血糖的情况综合考虑,如果血糖居高不下,则要以降糖为主,兼顾调治围绝经期症状;若患者植物神经紊乱的症状如潮热汗出、心烦易怒、心悸失眠、头晕耳鸣等比较突出,则调治症状的同时兼顾降血糖。围绝经期植物神经的紊乱引起的心烦、眠差、潮热汗出等是血糖的难控因素之一,因此若一味降血糖,而忽略患者主观不适症状,则血糖难以控制,事倍功半;若一味改善患者主观症状,不兼顾降血糖,血糖可能有一定程度下降然终难达标。抓主症解决了问题的主要矛盾,待患者主观症状改善,影响血糖的难控因素随之减少,从而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3辨证论治
    《素问•上古天真论》曰“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可知黄帝内经时代就认识到女子七七“五脏皆衰”,肾禀五脏之精而藏之,故以肾精肾气虚衰为主是更年期的内在本质,病机以肾虚阴阳失调为主。更年期早期以阴不敛阳,阴虚火旺为主,继则耗伤脏腑气血而致气阴两虚,火热不甚,日久阴损及阳而致阴阳两虚。仝小林教授认为肥胖2型糖尿病的病理中心在胃肠,中满内热是其核心病机,并根据其发生发展的规律分为郁、热、虚、损四个阶段。郁证阶段,即糖尿病前期的肥胖阶段,表现为因过食和少动形成以食郁为先导的六郁,过食则气滞中焦,土壅木郁,加之少动,气滞不畅,土壅木郁更甚,治以消积导滞;热证阶段土壅木郁化热,出现一派火热之像,以肝胃郁热最常见,治以大柴胡汤、白虎汤清热退火;虚证阶段是火热未除,耗伤脏腑元气而致虚实夹杂,治以泻心汤类辛开苦降,寒热温清并用;损证阶段即糖尿病后期诸虚渐重致久病入络,治以调补虚损。糖尿病合并围绝经期综合征在肾虚阴阳失调的基础上兼有糖尿病各个阶段的特点,故治疗以调补阴阳为主,或兼清脏腑热,或兼寒热温清并用,或兼调补虚损。
4专病专方
    当归六黄汤出自《兰室秘藏》,被李东垣称之为“治盗汗圣药”,仝教授常用此方调整更年期阴阳气血。原方由当归、黄连、黄柏、黄芩、黄芪、生地、熟地组成,具有养阴清热的作用,用于治疗阴虚火旺之自汗、盗汗证。仝教授在应用此方时常加大黄连、黄芩、黄柏的用量以清脏腑热、降血糖,同时加用生姜以防苦寒伤胃;去熟地,少量用黄芪,以防滋腻;当归配制首乌以调血养肝,肝肾同源,兼补肾阴,全方共奏调阴阳、降血糖之功。
    坎离既济汤出自《医家四要》卷二,由黄柏、知母、生地组成:原方主泻命门之火,治阳事易举,精浊不止,或壮年久旷而精溢出者。其中生地归心、肝、肾经,养阴生津,清热凉血,黄柏归肾、膀胱经,清热燥湿,泻火除蒸,知母归肺、胃、肾经,清热泻火,生津润燥,三者均人肾经,滋肾阴而降肾火,仝教授应用此方治疗更年期综合征合并糖尿病,兼有中焦热结、胃肠实热者合用大黄黄连泻心汤加减,兼有肝胃郁热者合用大柴胡汤加减,热伤气阴者合用瓜蒌牡蛎散等同时控制血糖和调补阴阳。
    两方均能调补阴阳,改善更年期诸证,还可随证加减如:肾气不足,多加仙灵脾、枸杞子以补肾阳肾阴;多汗加煅龙骨、煅牡蛎、山萸肉补益肝肾、涩精固脱、收敛止汗;失眠加炒枣仁、夜交藤养心安神,或加肉桂与黄连组成交泰丸以交通心肾;心悸加苦参、生牡蛎安神定悸。当归六黄汤主要用于更年期伴有月经淋漓不止、月经不规律、阴虚火热较盛,虚像不显者;坎离既济汤主要用于更年期或绝经后数年仍伴有潮热汗出、心悸失眠等症状,以肾虚为主,火热不甚,或者加用肉桂、山萸肉以增强补益肝肾之功。
    临床上仝小林教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合并糖尿病多运用上方加减,药少而精,既能调和阴阳,调补肝肾,又能清脏腑热;既改善了患者阴阳失和而引起的一系列不适症状,同时又能降低血糖,从而达到整体治疗、综合调理的目的,列举病案如下。
5病例举例
      
    患者,女,50岁,2010年3月22日因血糖升高2月余,使用瑞格列奈、阿卡波糖血糖控制不理想来诊。刻下症见:头晕,乏力,口干,心烦易怒,善太息,自汗,盗汗,身燥热,眠差,耳鸣,大便日2—3次,小便频,夜尿每晚1~3次,舌苔腻微黄,脉沉细弱。既往有冠心病、高脂血症。2010年1月26日检查:糖化血红蛋白11.1%,空腹血糖15.76 mmol/L,甘油三脂4.42 mmol/L,2012年3月10日空腹血糖13.2mmol/L,2012年3月22日餐后2小时血糖21.4 mmol/L。西医诊断:2型糖尿病合并围绝经期综合征,高脂血症。中医诊断:脾瘅。中医证型:阴虚火旺证。治法:滋阴泻火。药用当归六黄汤加减:当归15 g、黄芪20 g、黄连12 g、肉桂2 g、知母30 g、黄芩30 g、红曲6 g、煅龙骨先煎30 g、煅牡蛎先煎30 g。
    按  由于患者血糖较高,同时伴有一系列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表现,两者同时为矛盾的主要方面,故两者都要兼顾,给予当归六黄汤加减以滋阴清热,其中黄连、黄芩清肝胃郁热以降血糖,加肉桂合黄连交通心肾,加知母养阴清热,以防热伤气阴,加红曲消膏降浊,加煅龙牡增强收敛止汗之功,标本同治。
  2010年4月19日二诊:头晕稍减轻,仍有乏力、耳鸣、心烦易怒,善太息,盗汗,身燥热,眠差,夜尿1次,舌稍红,苔薄白,脉略细数。2010年4月8日检查:糖化血红蛋白10.1%,空腹血糖11.5 mmol/L,总胆固醇5.38 mmolTL,甘油三脂1.6 mmol/L,高密度脂蛋白1.25 mmol/L,低密度脂蛋白3.46 mmol/L。处方:2010年3月22日方加五味子30 g,生姜3片,黄连加到30 g,肉桂加到15 g。
    按患者完善实验室检查,糖化血红蛋白10.1%,由于血糖居高不下,即以黄连30 g峻急猛攻,直搓病势,同时合五味子苦酸制甜,合生姜以防苦寒伤胃,合肉桂15 g补肾加强交通心。肾力量治疗失眠。
    2010年5月17日三诊:乏力,头晕减轻,精神状况好转,心烦易怒、盗汗减轻70%,耳鸣,夜间盗汗,眠可,二便调,舌有瘀斑,苔黄,底滞,脉偏沉细。2010年5月10日检查:糖化血红蛋白9.3%,总胆固醇4.45 mmol/L,甘油三脂1.33 mmol/L,高密度脂蛋白1.36 mmol/L,低密度脂蛋白2.94 mmol/L。处方:2010年3月22日方将红曲减为3 g,黄连加到30 g,肉桂加到15 g,加五味子15 g,生姜5片,去煅龙骨、煅牡蛎。
    按患者诸证好转,血脂已经降低将红曲减量,汗出减轻故去煅龙骨、煅牡蛎。
    2010年7月5日四诊:患者头晕、耳鸣、心烦易怒,夜间盗汗,睡眠均明显好转。现偶有头晕,眼干,纳可,眠可,二便调,舌暗淡,苔厚腻,脉沉细偏弱。实验室检查:糖化血红蛋白7.3%,空腹血糖7.7 mmol/L。现服用瑞格列奈,每天3次。处方:2010年3月22日方加葛根45 g,五味子30 g,黄芪加到45 g,去红曲,去煅龙牡。
    按患者糖化血红蛋白已经接近正常水平,诸证均明显减轻,加葛根及黄芪以补气生津,后电话随访患者血糖控制良好。此患者经过四个月的治疗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引起的不适症状明显改善,同时在停服阿卡波糖的基础上糖化血红蛋白从10.1%降到7.3%,血糖基本正常。
日期:2013年10月24日 - 来自[名家医案]栏目

中医药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研究现状与思考

    围绝经期综合征是妇科常见病,指妇女绝经前后因卵巢功能衰退,出现性激素波动或减少所致的以植物神经系统功能紊乱为主,伴有神经心理症状的一组症候群,也称更年期综合征,中医称为绝经前后诸症。临床主要表现为月经紊乱、潮热、汗出、烦躁易怒、多疑、心悸、失眠、尿频、骨痛等。约2/3的围绝经期妇女出现临床症状,严重影响生活质量。近年有发病年龄提早、发病率上升的趋势。目前西医多采用激素治疗,但存在严重的副作用。近年来中医药在病因病机、临床治疗等方面有广泛深入的研究。现将中医药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研究进展概述如下。
    病因病机
    本病属中医学“绝经前后诸症”范畴。历代医家对本病的病因病机论述颇多,归纳起来认为肝。肾阴虚是导致本病发生的根本原因。徐莲薇等认为,围绝经期综合征为女子正值“七七”之际,肾一天癸一冲任一胞宫生殖轴日渐衰老,肾精、肝血日益不足,无以濡养脏腑,阴阳失衡,脏腑功能失调所致。其中以肾虚为本,肝血不足为辅,两脏亏虚致脏腑阴阳失衡,阴虚阳亢,君相火旺;水火失济,心肾不交;水不涵木,肝火上炎,而见诸多阴虚于下,阳浮于上、于外的症状,如烘热汗出、情绪异常、夜寐欠安等。张晓艳认为,肾虚是本病的发病基础,肝实是本病发病的重要环节,肾虚肝实而致五脏失调形成综合病机。宋雨菊等遵循叶天士“女子以肝为先天”之论,强调肝气的盛衰与女子的生理功能有密切关系。肝藏血,主疏泄,体阴而用阳,其功能关系到全身气血之流畅,对各脏腑组织气机升降出入起着重要平衡协调作用。凡十二经之气化,皆赖肝脏气化之鼓舞,肝气调畅,则诸脏安和,主张“从肝论治”本病。
    临床治疗
1辨证论治
    黄英认为,围绝经期妇女以肝气郁结,肝肾两虚为主,以肾虚为本,治疗宜抑肝补肾,用抑肝补肾法,以丹栀逍遥散和六味地黄汤加减,药物组成:银柴胡、熟地黄、山茱萸各10g,枳壳、白芍、当归、茯苓、淫羊藿各15g,白术、牡丹皮、五味子各12g,甘草6g。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48例,疗效满意。仇新军等辨证治疗女性更年期综合征64例。肝气郁结者用柴胡、山栀子、当归各9g,丹参12g,赤芍、云苓、香附、枳壳、生地各9g,何首乌、女贞子各12g,甘草6g;阴虚火旺者用党参、白术、熟地、山萸肉、知母各9g,黄柏、丹皮、胡黄连、黄芩各6g,何首乌12g,女贞子9g,生龙牡20g,甘草6g治疗,结果疗效显著。皮精英认为,绝经之际,精血亏虚,肾阳失温,真阴真阳亏虚,不能激发、推动机体的正常生理活动而致诸症丛生,呈肾阴阳俱虚之证。其运用二仙汤加减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78例,基本方:仙茅15g,淫羊藿15g,当归12g,巴戟天15g,黄柏10g,知母9g。加减:阴虚肝郁型加熟地黄、山茱萸、女贞子、旱莲草、郁金;脾肾阳虚型加附子、肉桂等,减黄柏、知母用量;心脾两虚型加麦冬、龙眼肉、茯神、远志、五味子等;肝郁脾虚型加柴胡、郁金、白芍、白术等。肾阴阳两虚型加熟地黄、山药、枸杞子、生龟板、杜仲等,均取得满意疗效。刘金淑对心肾不交型,治以滋补肾阴,养心安神,方药:生地黄、熟地黄、枸杞子、玄参各15g,女贞子、山茱萸、麦冬、百合、茯神各10g,莲子心、远志各6g,紫贝齿30g(先煎),交泰丸10g(吞)。辨证论治是中医治病的特色,对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根据不同证型给予相应治疗是临床治疗常法。目前,中医药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临床报道较多,但临床辨证分型繁多,没有统一的标准。笔者认为,其发病主要责之于肾,与心、肝、脾关系密切。在治疗上强调整体观念、辨证论治,可根据不同病人的状况、病情、体质等辨证给予不同的中药处方。因此,辨证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有疗效好、疗程短、不良反应少等优点,值得临床推广。
2基本方加减治疗
    邱业健等用滋肾宁心汤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效果满意。滋肾宁心汤组成:菟丝子12g,太子参12g,山茱萸15g,麦冬15g,枸杞子12g,熟地黄15g,浮小麦30g,炙甘草6g,大枣10g,酸枣仁15g,桑椹15g,百合15g,旱莲草15g,女贞子员15g,肉苁蓉10g。失眠梦多者重用酸枣仁,心火旺者去大枣加黄连,头晕头痛者加天麻、钩藤,乳房胀痛加合欢皮、郁金,月经过多加阿胶、蒲黄炭。日1剂,水煎服,21天为1个疗程。陈日利观察参苓白术散加味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临床疗效,治疗组予以参苓白术散加味,对照组采用尼尔雌醇片和安宫黄体酮序贯治疗,3个月经周期为1个疗程。观察临床疗效和治疗前后检测性激素水平发现,参苓白术散加味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临床疗效显著,且对改善患者性激素水平明显优于对照组。基本方加减治疗即根据本病的主要病机采用一种主要治疗方法,拟定基本方,随证加减,该种治疗方法较为灵活,随证加减从而可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
3中成药治疗
    梁文珍等研究发现,紫参颗粒对阴阳两虚型围绝经期综合征有显著疗效,对头晕目眩、尿频、少寐、虚烦症状的疗效明显优于尼尔雌醇。张栅研究发现.逍遥丸合六味地黄丸治疗3个月后,患者血清中FSH,LH明显降低,E:明显升高,与治疗前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此法是学者在临床辨证上侧重某一证型,根据证型选择固定的胶囊、丸剂、冲剂等,不做加减,或补肾调肝,或宁心安神等,此法治疗实用性、可重复性较强,但不能根据患者兼证加减。
4针灸及其他治疗
    李艺等观察电针对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血清性激素的影响,发现电针治疗4周后2组血清性激素含量中E2水平均升(P<0.05),FSH、LH水平下降,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2组问效应差异不明显(P>O.05)。苏昌明等采用针刺五脏俞、百会、四神聪、神门、内关、足三里、三阴交、太冲等穴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对照组予尼尔雌醇lmg/d口服,治疗4周后评定疗效,以治疗组为佳。临床实践表明,针灸、耳穴贴压、穴位帖敷等方法能较好的调节调节紊乱的内分泌和植物神经功能,达到调节性腺轴、治疗围绝经期综合证的目的。
5中西医结合治疗
    王淑丽观察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疗效,治疗组50例用逍遥散加减联合尼尔雌醇片、对照组40例用尼尔雌醇片治疗。结果显示,治疗组愈显率和有效率均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王淑琴观察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临床疗效。用自拟益肾更年汤配合少量雌激素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32例。结果痊愈22例,有效9例,无效1例,有效率96.88%;治疗前后血清雌二醇(E2)、促卵泡素(FSH)、黄体生成素(LH)水平比较,差异有高度统计意义(P<0.01)。此法是将传统的中医理论与现代医学理论紧密结合的一种治疗方法,能起到见效快、疗程短的效果,但对医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掌握中医的辨证论治理论,又要掌握现代医学知识。
    展  望
    围绝经期综合征是妇科的临床常见病、多发病,也是一种较难治疗且易复发的疾病,西医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以激素替代疗法为主,但由于其存在禁忌证和不良反应,在临床上应用受到一定限制。中医药在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疗效确切,无明显副作用,因此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但目前中医对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研究方面存在许多不足之处,例如:辨证分型尚不统一,诊断及疗效判断标准尚需要进一步规范化、科学化;且辨证分型一般以首诊为准,但在治疗过程中患者的病情可能发生变化,若采用固定的辨证论治可能影响治疗效果。对于本病疗效缺乏统一的评定标准,临床研究设计大多不够严谨,缺乏符合中医治疗原发性痛经“病”与“证”的动物实验模型研究。目前一些实验和临床研究存在低水平的重复,样本量小,缺乏可信度。在今后的临床观察及实验研究中应严格按照循证医学的要求,设计严格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实验,开展大样本、多中心的研究,逐步形成统一的临床辨证分型及疗效判定标准,使中医药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方法得到进一步的推广和应用。
日期:2013年9月23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循环ads

围绝经期高血压中医病因病机研究概述

    高血压是最常见的心血管疾病。围绝经期是指围绕绝经的一段时期,包括从接近绝经出现于绝经有关的内分泌、生物学和临床特征起至最后一次月经后一年。围绝经期高血压是指合并围绝经期综合征的高血压。中医学中无此病名记载,根据其临床表现,散见于“眩晕”、“头痛”、“肝风”、“脏躁”、“百合病”等病证中。可归属于中医学“经断前后诸证”范畴。古今医家在临床中不断总结出对本病的病因病机认识,并不断地发展完善。现就现今各医家对该病中医病因病机的认识概述如下。
1肾阴虚,肾精亏虚
    邱仁斌等认为妇女围绝经期肾气渐衰,天癸渐绝,精血不足,而肾中阴阳失调。肾阴不足,真阴亏损,水不涵木,阳失潜藏,则肝阳上亢,出现血压升高、头昏、目眩、耳鸣、潮热面红、烦躁易怒、皮肤感觉异常,月经失调等。他认为肾虚是妇女围绝经期高血压的根本原因,因此治疗上重在补肾,调整肾、天癸、充任的生理功能。肾为先天之本,主藏精生髓,脑为髓之海。妇女围绝经期,肾精亏虚,髓海不足,无以充盈于脑,或患者平素体虚多病,损伤肾精肾气,阴精亏虚,均可导致髓海空虚,发为眩晕。临床上常以此立法,从肾论治,效果明显。
2肝肾阴虚
    肝主藏血,司血海而主疏泄,肾系胞宫而藏精液,肝肾联系,精血同源。“女子以肝为先天”,生理上以血为体为用,冲任之血皆汇于肝,肝主藏血,以肝血为中心。妇人绝经之年已经历了经、孕、产、乳几个阶段,肝血屡伤。妇女年近五十肾气渐衰,天癸将竭,精血不足,肾水亏损,水不涵木,木少滋荣。
    女l生感情复杂,心有不遂,多情志抑郁,疏泄失常,易致肝郁,郁久化热,暗耗肝阴,肝血不足,精血互生,久而肝肾阴均不足。此为肝郁及肾,肝气郁则疏泄失司,而血海不调;肾气郁则精血失化,而胞宫失养。
3肝失疏泄
    谢幼娟认为肝失疏泄是更年期高血压病理根本。肝失疏泄,易致气机郁滞,一方面郁而化火,肝火伤阴,阴虚阳亢,阳亢生风上冒清空而致眩晕头痛;另一方面木郁乘土以致脾失健运,痰湿不化,痰浊中阻,上扰清窍而致眩晕头痛;同时气滞易致血瘀从而脑窍失养而致眩晕、头痛。肝藏血,其作用的正常发挥是通过心和肝主疏泄的功能实现的,若肝失疏泄,气机不畅,气病及血,就会使肝藏血的功能失调,如血压昼夜节律的改变,临床上出现血瘀、血虚、出血等病理变化,围绝经期妇女肝藏血功能失常,可致高血压的产生。某些患者显著的特点是血压波动范围极大,容易受情绪的影响,常常在情绪不佳或动怒后,血压便升高,具有病程短、波动性大、临床症状重、并发症多等特点,而很少有心、脑、肾等靶器官的损害。此类患者发病与情志所伤,恼怒忧思使肝气郁结,以肝郁气滞较多见,临床中患者常常以急躁易怒、心烦失眠作为主诉就诊。处处体现了“女子以肝为先天”的思想。杜武勋教授还深入研究人体气血阴阳与围绝经期高血压的关系,指出肝郁血虚阴伤是围绝经期高血压病的重要病因病机之一。联系肝脏生理病理特点,创造性地提出“调和平衡观”和“条畅气机,恢复气机平衡”为治疗围绝经期高血压的重要观点。他非常赞同清代医家鲍相墩在《验方新编》中提出“盖气血足则阴阳和,阴阳和则邪火散,自不致于晕眩”的观点,并创立了“疏肝理气、和解少阳、平补阴阳、滋阴涵木”为治疗围绝经期高血压的根本大法。临证时常用逍遥散化裁为代表方治疗本病。
4气血不足
    徐耀琳、宁廷伟等则认为围绝经期高血压或为心脾两虚,或为脾肾亏虚,总与气血不足密切相关,因此治疗上强调从气血论治,采用归脾汤加减治疗,效果明显。阳明乃后天之本,五谷之海。后天不足,水谷生化无源,冲任失养,任脉乃阴脉之海。阴血不足,脏腑失其滋养,心无所主;心主藏血,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心与脾为母子关系。女子为阴体不足于阳,故其衰始于阳明。气血不足,头目失养,而发眩晕。妇女在绝经前后,肾气渐衰,冲任二脉虚衰,天癸渐竭,月经将断而至绝经,本是妇女正常的生理变化,但有些妇女由于素体差异及生活环境等的影响,不能适应这个阶段的生理过渡,使阴阳二气不能平衡,脏腑气血不相协调,因而出现一系列证候。同时肝体阴而用阳,肝血不足则阳亢,滋水可以涵木,治疗时用归脾汤为主方佐加滋阴潜阳之品。
5  阴阳两虚
    围绝经期高血压病随着疾病的发展,在病程中逐渐阴阳相互消长,或阴损及阳,或气阴两虚,或一派阳虚阴盛之候,表现出头晕眼花、潮热汗出、腰膝酸软、畏寒怕凉等症状,本病由实向虚转化,而致阴阳两虚,病情由轻至重,对心、脑、肾靶器官的损害较重。其治重在滋补阴阳,以二仙汤加减为代表。
6肝阳上亢
    某些患者素体阳盛,肝阳上亢,发为眩晕。围绝经期妇女情志所伤,长期恼怒忧思,使肝气郁结,气郁日久化火,耗损肝阴,阴不敛阳,可致使肝阳上亢,化风化火,上扰清空,而致眩晕,潜阳汤、天麻钩藤饮可平肝潜阳。
    妇女七七之后,肾气渐衰,天癸将竭,冲任脉亏虚,血海不充,女性生殖功能、脏腑功能逐渐减退,肝肾同司下焦,肝肾之阴不足,阴不制阳,水不涵木,也易容易引起肝阳上亢。而表现为头晕头痛,耳鸣眼花,烘热汗出,五心烦热,腰酸腿软,四肢麻木,舌质红,苔薄黄,脉弦细数。松龄血脉康胶囊可平肝潜阳,镇静安神除烦,清眩调压方可益肝肾、清肝热、平肝阳。
    肺主一身之气,肺失宣发,气机郁滞,可导致肝气郁结,肝阳上亢。眩晕之病多起于风火,因火克肺金,金衰不能制木,木旺生风、生火,风火上升,两对相搏则为旋转。故在治疗之时,即使肝阳上亢的高血压病,稍佐疏肝散风之药,肝肺两调,使降中寓升,潜中有疏,顺其气血冲和之性,亦可增强平肝潜阳的效果。
7痰浊中阻,清阳不升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生活节奏的加快、社会竞争的日益激烈,人们心态的失衡,某些围绝经期妇女嗜酒肥甘,生冷劳倦,忧郁恼怒,致使脾胃损伤,健运失司,水湿内停,积聚生痰,湿浊壅遏,阻于中焦,清阳不升,头窍失养,或湿浊壅遏,郁而化热,火灼津液成痰,阻遏经脉,而头痛、头晕。或痰浊内蕴,加之肝风上扰,发为风痰眩晕。半夏白术天麻汤可奏燥湿化痰、平肝熄风之效,对围绝经期高血压有明显影响。
8  阴虚内燥
    西北多燥,西北地区气候干燥,以燥气气化为主,是典型的干旱地区,又因当地居民嗜食肉酪浓厚之味,常此以往劫虐阴血,燥热纷起,而成阴虚内热之体质,又成为燥邪为病的内因。黄永生教授针对中国西北地区独特的地域、气候、饮食等特点提出了“燥毒”之说.认为燥毒蕴结脉络,损伤脉络形体以致络脉绌急和失荣。燥伤血络病机有三。一者阳亢脉道失柔,西北地区更年期女性长期处于燥邪浸淫之中,外燥经久不除势必内侵,肝藏血肾藏精,燥邪侵袭又燥性偏阳,伤肝肾之精血,则水不涵木,肝阳以升、以动、以散,即肝旺阳浮,升动过度,症见一派风动之象。燥邪浸淫脉道化火,脉道失柔,则络脉经隧夫养枯涩而出现络脉绌急致使血压增高。其二,脉络失养,燥邪为阳邪,燥易伤津,炼液成痰,炼血成瘀,终致津停血滞,蕴而化浊热生毒,痰瘀、浊毒痹阻使脉络失养。其三,脉道失充,津与血互相补充,燥邪横溢,阴津亏虚,津枯血燥形成血脉空虚。因此络脉的雍塞痹阻与绌急失荣,是本病的重要病因病机。刘继祖名老中医结合新疆地域多燥特点,提出了“虚燥论治”的术思想,认为更年期女性高血压患者以其发病机理而言,以肾精血不足、肝阴匮乏、肝阳上亢、心火独旺而致肾燥、肝燥等脏燥。且燥多挟虚,其虚为本,其燥为标。因地域之外燥者,其燥为病因燥为病因;内燥者,其燥为病果。将新疆地产中草药桑椹、玫瑰花、罗罗布麻和菟丝子、知母、黄柏等组方而成“虚燥更平方”,调补冲任、滋肾养肝、平肝安神、养血润燥,防治更年期女性高血压,效果明显。妇女更年期易出现情绪波动,神志烦乱,绝经前后阴精渐亏,五脏失养,五志化火内扰,心神燥而不静。抑郁恼怒最易肝气郁而不伸,久则暗耗肝血,多损脏阴,虚火躁扰,心神不宁,而成脏燥。
9阳虚水饮内停
    有一类患者,在月经将绝之际,以月经量多,经期缩短(多在20天以内)为主,伴有头晕、心烦、潮热汗出等,舌质淡、苔白、脉沉滑,每因劳累、精神刺激等诱因致血压骤然上升,且自述有一股气骤然自腹中上冲至胸部或咽喉。刘望乐认为这类围绝经期高血压与《金匮》奔豚气类似,患者舌质淡、苔白、脉沉滑,为内有水饮之象。妇女绝经前后为肾阳不足之期,又遇精神刺激致肝阳上亢,符合水饮内停,因肾阳虚不能制水,随上逆之肝气发为奔豚之病机,以奔豚汤治之,效如桴鼓。张银增等有类似认识,他经几年临床实践,并结合有关西医对更年期综合征是因内分泌功能紊乱的认识,认为妇女更年期出现的眩晕症主要是由于水湿内犯为患,大胆地提出了温阳利水法治疗此类眩晕症的方法和思路,并取得了较好的疗效。
10  心肾不交
    心肾同为少阴经脉,并且由于冲脉“起于肾下”、“并少阴之经”,任脉与督脉交会于“关元”,督脉“属肾”、“络脑”、“贯心”,从而与子宫、奇经联成一体。肾阴充足,上滋心阴,化生心血,濡养神明,主五脏六腑;血行归肝脏,为冲任子宫所用。同时心阳下降,以助元阳,蒸腾肾阴;肾阳上煦扶心气以行血脉。阴阳相贯,水火既济,气机升降,冲任协调,子宫从虚至盈,满则溢,“藏”、“泄”适度,妊育有常。心属君火,肝肾内寄相火,绝经前后肾阴已不足,心之君火“易为物所感而动”,心火一动,“相火翕然从之”,耗损肾阴。肾阴不足,水不上济,心火易旺,上浮不敛,而有心烦、易激动、心悸、失眠、多梦等心神失宁之症。临证也表明于益肾同时清降心火,宁心安神,可有效控制围绝经期高血压。
    肾居下焦属阴,藏精而为水脏,。肾水上济于心火,使心火不亢。心居上焦属阳,藏神而为火脏,心火下温肾水,使肾水不寒。肾精化气,肾气内涵阴阳。肾阴即命门之水,为一身阴气之源,具有凉润、宁静、抑制、凝结作用。若肾阴不足,肾水不能上济心火,则导致水火失济,心肾不交。在围绝经期,若肾阴亏虚,则肾水不能上济心火,以致心肾不交,甚或君、相火上亢,使心阴不足、心神失养,临床则出现心烦、易激动、心悸、失眠、多梦等症状。
11因虚致瘀
    更年期因阴阳失调,在虚损前提下,情志内伤更易引起气血逆乱或郁滞。亦可化热伤阴,以致阴阳失调,血脉痹阻。盖阴虚阳亢,肝气横逆,疏泄太过,影响脾胃,导致消化功能紊乱,进而土不制水。肝脾肾虚,抑或气血津液不足,均可导致机能衰退,使气机运行不畅,气化功能低下,进而出现津液输布、血液运行及化生障碍,于是津聚为痰,血阻为瘀,水不化则蕴湿,谷不化则反为滞。瘀滞既是病理产物,又可成为病因。停于体内,阻碍气血运行、津液输布,也不断损耗人体正气。
    王金芳认为更年期高血压在发病及病程发展、转归等过程中都有不同程度的血瘀表现。更年期肾气虚衰,冲任不固。而气与血休戚相关,血随气行,也随气滞,肝气郁结时随之发生血瘀;气虚血运迟缓易发血瘀;津液化痰阻遏气血运行,亦可造成血瘀;肝肾阴阳失衡,气血运行不畅,均可形成血瘀;或肝火上炎,郁而化热,煎熬血液遂成瘀热互结。提倡从瘀辨治,采用活血化瘀法治疗,调养气血、平衡阴阳、协调脏腑、疏通经络而调整血压。
12阴阳不和,冲任失调
    刘望乐在临床实践中体悟到有时仅以西药降压以治标,或以中药补肾以治本,或二者兼而用之,治疗该病效果终不理想。故学习《金匮要略》,认为更年期高血压不能局限于天癸衰少,肾气不足,因其病位在冲任,而冲任属经脉,故此为经脉病。绝经前后阴精渐亏.五脏失养,五志化火内扰,肝火炽盛,有升无降,终致心肝火旺,久而耗伤气阴,使心脉不养。气血行于经脉之中,由于肾气不足致水不涵木,心火上炎,皆为阴阳失衡,气血失于冲和之气,而变生百病,补肾阳则难折相火,交心肾则难顾命门,诸证丛生,难得要领。百脉合病,必从百脉之根本治之。喜用知母百合汤治疗。心主血脉,肺朝百脉,使心火宁而不盗母气,肺金旺而化源益滋,心肺气充自可调和百脉。
13结语与讨论
    更年期高血压的发病,病因众多,患者年近五十一肾气渐衰是其最基本的病因,其次素体阴虚阳盛,气候环境的干燥,妇女本身的心情易郁、情志失调长期精神紧张或恼怒忧思,饮食失节,嗜食肥甘厚味,内伤虚损等均可能导致更年期高血压的形成,且使患者病因病机错综复杂。围绝经期高血压病机与肝肾息息相关,肾虚为本,肝之阴虚阳亢则见眩晕。虽与肝肾息息相关,但总归为脏腑失调。肝脏阴阳相对平衡与肾、肺、心、脾等脏腑的关系密切。多方原因造成本病发生发展错综复杂,实非“阴虚阳亢”四字可以概括无遗,往往还有气虚、阳虚、气血逆乱、冲任失调,或兼夹有痰、浊、寒、瘀等不同病理变化。然不同患者表现不一,其发病又具有其特定的病因病机,也和地域、患者环境等密切相关,临床上需要综合考虑上下升降、阴阳虚实之间的辨证关系,分别轻重、先后,正确辨证,化裁适宜,用药得当。不能偏执于任何一法一方的治疗原则,方能取得良好的治疗效果。
日期:2013年8月8日 - 来自[中医中药]栏目

围绝经期综合征中西医临床研究进展

    围绝经期一般包括绝经前期(闭经前2-5年)、绝经期(持续闭经第一年)和绝经后期(月经停止至卵巢内分泌功能完全消失)这三个阶段。国际上一般认为其从41岁开始历时约15~20年,过去曾称为更年期  。绝大多数围绝经期妇女在围绝经期会发生月经失调,并伴发不同程度的植物神经功能紊乱为主的症状。现代医学称之为围绝经期综合征,中医称为“经断前后综合征”或“绝经前后诸症”。中医古籍中,相关症状散见于“脏躁”、“郁证”、“虚劳”、“百合病”、“心悸”、“不寐”、“年老经断复来”、“年老血崩”等中医疾病。
1病因病机的回顾
    妇女随着年龄的增长,卵巢的功能逐渐衰退,性激素分泌减少,促性腺激素升高,进入围绝经期。这个阶段机体的内分泌重新调整过程中患者不能适应,引起植物神经功能紊乱。雌激素减少时,有雌激素受体的器官和组织就会发生退行性变化。围绝经期,下丘脑一垂体一卵巢这个内分泌轴发生变化,首先是卵巢的功能的衰退,绝经后卵泡不能达到成熟阶段,雌激素、孕激素分泌减少以致消失,引起垂体促卵泡生成素、黄体生成素分泌增加,进而引起下丘脑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释放增加  。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与绝经期综合征关系也十分密切。体内雌激素水平的下降,可能会影响免疫活性细胞不能产生足够量的白介素一2和B内啡肽等免疫介质  。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潮热、出汗和综合征症状可能和血浆中的吲哚类物质含量变化相关。围绝经期潮热产生的机制涉及脑内儿茶酚胺递质的变化、下丘脑体温调节中枢的功能等,并和促性腺激素、促卵泡生成素、黄体生成素分泌的升高关系密切。性腺甾体激素、神经多肽、神经递质问的复杂相互作用是导致植物性自主神经系统与精神症状发生的基础  。
    《素问•上古天真论》云:“女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历代医家从肾、肝、脾、心、肺、五脏合病、痰瘀、冲任二脉不同角度阐释了中医对绝经前后诸症的病机。围绝经期综合症以。肾虚为本,同时肝气郁结、痰瘀内生等病机也是绝经前后诸症重要病机。
2现代医学治疗概述
2.1激素替代疗法(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HRT)
    卵巢功能减退及雌激素不足是造成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病因,采用HRT因为其肯定的临床疗效成为防治该病的首选疗法,在临床广泛应用。其中最常用的是雌激素,它可以改善潮热、出汗、调整围绝经期月经紊乱、缓解神经精神症状等围绝经期症状,减少心血管疾病和骨质疏松的发生率,改善记忆力,预防泌尿生殖道萎缩、改善和满足性功能,有助改善围绝经期妇女的生活质量,使患者身体、精神和心理都维持良好的状态  。
    现在应用的主要药物有尼尔雌醇结合孕激素  、结合雌激素片  、7-甲基异炔诺酮   醋酸甲羟孕酮复合胶囊(含醋酸甲羟孕酮0.25 mg,炔雌醇O.625 u g、葡萄糖酸钙和维生素E、A、D)   等。HRT的风险受益比一直是关注的重点。长期使用HRT可能会增加子宫内膜癌的发病率,外源性的雌激素刺激子宫内膜组织存在的雌激素受体,但又无孕酮对抗雌激素,引起子宫内膜过渡增生。孕激素通过抑制雌激素受体的补充而发挥拮抗雌激素对子宫内膜的增殖作用,孕激素还能使雌激素引起子宫内膜假蜕膜反应。使子宫内膜腺体萎缩。因此HRT时常规联合应用雌孕激素,可以减低诱发子宫内膜癌的危险性。虽然使用HRT对乳癌发生率目前尚未定论,但已发现绝经后使用雌激素可诱发乳腺囊性改变或结构不良。HRT可能会引致血栓栓塞性疾病发病率增加,增加患胆囊炎的相对危险性。HRT应用安全性,可接受性、用药途径及制剂的选择等问题仍在研究中。
    鉴于对子宫内膜癌等癌症的忧虑,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可能是HRT的一个新研究方向。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如阿左昔芬的开发正在探索之中   。
    目前的研究重点在于通过严谨的循证医学证据,探寻激素替代疗法更合适的剂量以及最佳的给药途径,寻找替代品如大豆异黄酮等的开发同样是研究的热点之一。
2.2非激素类药物治疗
    大豆异黄酮具有轻度雌激素样作用,可以和内源性雌激素受体结合。迟晓星等  研究认为大豆异黄酮可有效改善妇女围绝经期综合征症状,增加骨密度,预防和治疗由于更年期综合征引起的骨质疏松。薛晓鸥等   的临床疗效观察发现,大豆异黄酮胶囊和结合雌激素片(倍美力片)对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临床症状、症状积分改善无统计学差异,大豆异黄酮胶囊升高血清中雌二醇水平、降低促黄体生成素水平。
    镇静类药物如舒乐安定、利眠灵等可以帮助不适于或不愿使用激素的患者,对各种神经、精神症状如失眠焦虑等有良好治疗作用。a-肾上腺激动剂可以稳定下丘脑调温中枢,也可直接作用于周围血管,阻滞血管扩张从而令潮热症状消失,常用的有可乐定,甲基多巴等  。
2.3围绝经期的心身护理
    不能够简单地理解围绝经期综合征只是身体内分泌疾病。社会、文化因素和妇女本身情志、性格因素也和围绝经症状密切相关,其轻重程度心理因素影响很大。加强心理护理、医疗护理和社会支持在本病的治疗中占有重要位置。中药结合心理治疗可减轻围绝经期综合征潮热出汗症状,改善生殖激素水平,提高生活质量  。杨洪艳等  以中药协定处方免煎颗粒(主要成分熟地、白芍、淫羊霍等)加替勃龙片安慰剂片与替勃龙片加中药免煎颗粒安慰剂进行临床疗效比较,发现两组均能改善围绝经综合征患者躯体和轻中度的抑郁症状。中医心身同治方案与替勃龙片联合心理治疗效果一致,并且安全性上避免了激素带来的常见不良反应,可提高患者的耐受性和依从性。
3中医治疗研究进展
3.1  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中医证型研究
    李力等  通过对20年问的关于围绝经期综合征的470篇文献进行证候分析和证素分析,归纳出144个证候名称,肝肾阴虚证、肾阴虚证、肾阳虚证、心肾不交证、肝气郁结证、脾肾阳虚证出现频次均占出现证候总频次的5%以上。文献中共出现证候要素48个,其中病位类证候要素依次为肾、肝、心、脾、胃、心神、胆等19个,病机、病性类证候要素依次为阴虚、阳虚、火、气滞、虚、气虚、血虚、血瘀等29个。绝经期综合征文献中证候的多样性反映了该疾病的复杂性,也反映了临床辨证缺乏统一性的现状。正虚邪实是多数医家一致的认识。
    陈家旭等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行业标准》、《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近代各类妇科学、中医诊断学教材及1994~2006年的国内各类中医药杂志、学报搜集资料,筛选出肾阳虚证、肾阴虚证、肝郁证、心肾不交、。肾阴阳两虚、心脾两虚证6个主要证型。并经对102篇相关文献的症状体征频次统计,整理各中医证型可能出现的症状及体征,依据累积频率确定各证的主要症状体征、次要症状体征。以求探索围绝经期综合症中医辨证分型的客观规律,规范其中医分型。
    刘雁峰等  从1976~2006年的期刊文献中筛选出485篇文章进行分析,归纳其证型分布。与肾相关的证型出现频次为454次,尤其以肾阴虚、。肾阳虚为主。与肝相关的证型出现183频次,肝郁为主要证候。与脾相关的证型出现68次,脾虚、脾气虚为主。与多个脏器相关的证型主要是肝肾阴虚110次,脾肾阳虚出现59次,心肾不交出现58次。按照阴阳分类,阴虚出现432次,阳虚出现159次。
    目前中医对围绝经期综合征分型辨证分型尚无统一的标准,诊断及疗效标准尚须进一步规范化、科学化。
3.2辨证论治
    赵晓琴将本病分为肾阴亏虚型、肾阳虚弱型、肝郁气滞型、脾虚痰阻型四型  。其中肾阴亏虚型治以左归饮加减,肾阳虚弱型方用二仙汤合黄芪建中汤加减,肝郁气滞型方用丹桅逍遥散合甘麦大枣汤加减,脾虚痰阻型治以参苓白术散加减。
    张桂珍将本病分为肝肾阴虚型、心肾阴虚型、肾虚肝郁型、脾肾两虚型、肾虚血虚型、肾虚血瘀型六型  。其中肝肾阴虚型方选知柏地黄丸加味,心肾阴虚型治以六味地黄丸合生脉散加减,肾虚肝郁型治以左归丸合逍遥丸加减,脾肾两虚型选肾气丸合理中丸加减,肾虚血虚型以六味地黄丸加减,肾虚血瘀型方选二仙汤合丹参饮加味。
    朱建贵教授把更年期潮热分为阴虚化热、痰湿蕴热、肝郁化热三种证型,在自拟滋肾清心方基础上随证加减,探索简化证型  。
    辨证论治是中医治疗疾病的基本原则,但临床研究中的辨证分型多以初诊时的表现为依据,患者观察期间证型有可能发生变化,用药也必须要变化,这时如何归组就值得斟酌。把握疾病发展和治疗过程中的证候演变,及时针对新出现证候进行再一次辨证治疗,才能提高疗效。
3.3中医针刺治疗
    针刺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疗效肯定,临床应用较多。石学敏院士认为肾精亏虚是围绝经期综合征致病的基础,脑肾失济是该病病机的关键,调神益肾是针刺治疗的根本法则,创制调神益肾针法,选取风府、百会、气海、肾俞为主穴,随证配以肝俞、脾俞、太溪、三阴交、足三里、内关、太冲、四神聪等穴。沈晓明等围绕调神益肾针法开展了临床与实验研究都取得一定的进展。        
    朱桂玲   辨证施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效果优于服用安定的对照组。主穴取印堂、百会、四神聪、神门、内关、安眠穴。心脾两虚型配脾俞,肝郁化火型配行间、足窍阴,痰热内扰型配丰隆、中脘,心虚胆怯型配胆俞、肝俞。 
    陈妙霞  研究认为针药结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与单用中药治疗疗效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但是在生活质量量表的躯体疼痛、总体健康、生命活力、情绪角色功能及综合症状积分等方面,针药结合优于中药组,有统计学意义。
    电针、耳针 、艾灸与气功等其他中医特色非药物治疗在临床也取得有益的尝试。
4结语与展望  .
    围绝经期综合征为妇科常见病,同时涉及妇科、精神科、内科、内分泌、骨科等多个领域,难治并且易于复发。本综述回顾了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中医西医病因病机、治疗现状,并展望了该病的可能研究方向。西医治疗以激素替代疗法为主,有助改善围绝经期妇女的生活质量,但其应用风险已经受到重视。改进激素替代疗法所用药品,改进给药途径,寻找替代品将是可能研究方向。大豆异黄酮治疗以及心理治疗也取得一定的研究进展。
    中医认为本病肾虚为本,同时肝气郁结、痰瘀内生等密切相关。中医以辨证治疗为主,专方专药、针灸疗法也广泛应用于临床。中医治疗可能有一定的治疗效果,但是低质量的随机对照研究充斥,尚无充分的循证医学证据肯定其疗效。严格的中药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随机双盲对照试验是未来的研究重点。国外学者也日益重视补充替代疗法对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疗效,开展了多角度的研究,取得一定的成果。这更要求我国中医中药领域专家的抓住机遇,积极进取,在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中医药治疗领域取得更高的成就。

 

日期:2013年6月6日 - 来自[中西医结合]栏目
循环ads

调畅情志 远离围绝经期困扰

  45~55岁的女性,会特别关注“围绝经期”,有人甚至会因为不了解而恐慌。对此,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妇二科主任李红梅说,只有正确了解该病的相关知识,做好预防,合理饮食、适当运动,才能减少该病的困扰。

  围绝经期不适不可避免

  中医药有优势

  李红梅介绍,围绝经期综合征是指因雌激素水平波动或下降所致的以植物性神经系统功能絮乱合并神经心理症状为主的综合症,多发生于45~55岁之间。该病主要包括躯体和心理变化两大方面。躯体变化包括月经的变化、泌尿生殖系统的变化、骨钙流失、易发生脂代谢异常、动脉粥样硬化、心脑血管疾病,此外,还会出现血管舒缩综合征,即潮红、出汗、心悸、眩晕等症状。心理变化主要表现在精神症状上,常有焦虑、抑郁、激动,喜怒无常、脾气暴躁、记忆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失眠多梦等。

  李红梅说,围绝经期是妇女一生中必经的生理时期,有时出现一系列不适症状是不可避免的。近年来,中医药针对临床患者症状虚实夹杂、寒热并见、累及多脏的复杂症候辨证施治,收效良好。中医非药物疗法的临床应用,如针灸、中药直肠滴入、中药离子透入、中药足浴、中药外阴阴道上药等也在疾病诊断、中医治疗方面积累了大量临床经验。

  心理调节至关重要

  此外,李红梅强调,该病治疗精神心理调节至关重要。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活节奏的加快及竞争意识增强,妇女承受社会、家庭、事业的压力越来越大,而情志失常可干扰气机升降出入而成为致病因素。调节情志是改善气郁体质的重要手段。《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这是人的正常情志变化,但情感过激则会导致脏腑功能失调,诱发疾病。本病的产生与社会心理因素密切相关。

  应该让患者了解到绝经并不是“世界末日”,对女性来说是只是生育期的结束,但更是人生另一个重要阶段的开始,增加患者“自愈”的信心尤为重要。应针对患者个性特点,将减轻压力融入到生活中,如鼓励患者采用“自我暗示方法”、“呼吸疗法”、“注意力集中”、“放松训练”等方法,鼓励围绝经期妇女投入到画画、唱歌、写作、健身等感兴趣的事情当中,以减轻患者的社会心理压力,消除病人的负性情绪等,使患者在心理上得到安抚和激励,有助于其保持乐观情绪,提高心理健康水平,不但对经断前后诸证的防治非常有益,而且惠及晚年,对预防老年疾病有重要意义。

  饮食有节,适当运动

  而“饮食有节”是改善痰湿体质及阴虚体质的重要手段。李红梅指出,饮食是化生水谷精微物质的源泉,合理饮食,摄取营养为生命活动提供物质保障。同时,围绝经期女性也应该适当做一些运动,如瑜伽、太极拳等。瑜伽可以改善围绝经期妇女的不适症状,例如,瑜伽的前弯动作,按摩神经内分泌腺轴,如甲状腺、肾上腺等,来调整围绝经期妇女因荷尔蒙失调造成的情绪不稳和失眠。可以刺激身体腺体和神经系统,回复到最自然的状态,不协调的情形也可以获得改善。太极拳运动对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运动系统、神经系统、免疫系统、内分泌系统的功能以及人体的代谢能力和心理功能具有有益的调节和促进作用。

日期:2013年5月22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围绝经期综合征的发病相关因素及中西医治疗的研究进展

【摘要】  围绝经期综合征是以内分泌改变引起的自主神经功能紊乱为主,伴有神经心理症状的症候群,严重影响围绝经期妇女的身心健康。国内外的许多研究证明,卵巢功能减退,下丘脑-腺垂体-卵巢轴平衡失调,引起内分泌紊乱是导致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主要原因。但除与雌激素的减少主要相关外,还与社会、心理等因素有很大关系。传统的激素疗法不良反应较多,且有诱发子宫内膜癌、乳腺癌、心血管疾病等风险,使应用具有一定局限性。所以,从多方面研究围绝经期综合征仍然是十分必要的。

【关键词】  围绝经期综合征;发病机制;中西医治疗

  围绝经期,是指妇女自生育旺盛的性成熟期逐渐进入老年的过渡时期。过去一直沿用更年期这个名词,但由于其定义含糊欠准确,世界卫生组织于1994年用围绝经期一词将其替代,并再次修订围绝经期的定义,即:指绝经前一段时间出现与绝经有关的内分泌、生物学改变及临床特征到绝经后12个月。围绝经期分为绝经前期、绝经期和绝经后期三个阶段,年龄范围在40~60岁。一般绝经前5~10年生殖功能开始减退,绝经年龄在45~55岁。在围绝经期,妇女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内分泌、躯体和心理方面的变化,部分围绝经期妇女能通过神经内分泌自我调节达到新的平衡而无自觉症状,然而大约2/3围绝经期妇女会因不能适应内分泌的变化而表现出一系列的症状——围绝经期综合征,即以内分泌改变引起的自主神经功能紊乱为主,伴有神经心理症状的症候群[1]。有的妇女病程可长达10年之久,严重影响围绝经期妇女的身心健康。国内外的许多研究证明[2~6],卵巢功能减退,下丘脑-腺垂体-卵巢轴(HPOA)平衡失调,引起内分泌紊乱是导致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主要原因。但除与雌激素的减少主要相关外,还与社会、心理等因素有很大关系。由于围绝经期综合征表现的症状繁多,又常因人而异,且与其他病的类似症状较难鉴别,诊断上亦存在一定难度,加之传统的激素疗法不良反应较多,且有诱发子宫内膜癌、乳腺癌、心血管疾病等风险,使应用具有一定局限性。所以,从多方面研究围绝经期综合征仍然是十分必要的。防治围绝经期综合征也成了全球关注的医学难题。

  1围绝经期综合征的发病相关因素研究进展

  1.1神经内分泌变化妇女绝经后卵巢功能生理性减退,内分泌失调,最终雌激素不足,是绝经后心理和器官功能失调,以致发生退化性疾病的主要原因之一[7]。女性卵巢功能衰退最早出现的生殖内分泌变化是垂体分泌促卵泡激素(FSH)增加,这是由于卵巢分泌的抑制垂体分泌FSH的因子减少所致。张雅萍等[8]研究表明,围绝经期综合征组雌二醇(E2)水平明显低于正常围绝经期妇女(P<0.05)。冯利等[9]发现血清FSH、促黄体生成素(LH)升高、E2降低是卵巢功能衰退的一个标志。雌激素在对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GnRH)进行反馈调节中,β-内啡肽(β-EP)起主要作用;步世忠等[10]研究表明,血清E2升高或下丘脑雌激素受体(ER)mRNA水平增加均可使下丘脑β-EP含量增加,提示雌激素生物学效应增加是β-EP含量增高的原因。陈亚琼等[11] 认为,病人潮热、出汗及围绝经期综合征症状评分指数均与L-色氨酸、5-羟色氨酸及5-羟色胺呈正相关关系,提示血浆吲哚类物质含量变化与围绝经期综合征的发病有关。而病人的性激素水平变化、精神神经症状、自主神经症状等均与内源性阿片肽代谢的改变有关[12]。围绝经期综合征产生潮热的机制涉及脑内儿茶酚胺递质的变化及下丘脑体温调节中枢的功能,并与GnRH、FSH、LH的升高关系密切[13]。

  1.2免疫功能改变张雅萍等[8]研究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围绝经期妇女免疫调节功能的衰老现象,在围绝经期综合征的发病机制中可能不重要,但围绝经期综合征病人白介素2(IL-2)活性水平明显低于正常围绝经期妇女,并与E2水平的下降呈相关性。有研究表明[14]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和正常围绝经期妇女免疫功能均衰减,即在机体免疫应答过程中,调高免疫应答能力的细胞群体(如CD3+、CD4+)减少,而调低免疫应答能力的细胞群体(如CD8+细胞)增加[15]。相关分析表明[16],老化过程中脾细胞ER含量的变化与血清E2水平呈明显正相关,提示脾细胞ER随着老化与雌激素的其他靶器官一样出现进行性下降趋势,其原因可能是随着老化的进程E2水平下降,对ER的正向调节减弱所致,而机体老化的过程中受体蛋白合成减少,可能也是其主要原因之一。李大金等[17]研究表明,无论围绝经期综合征症候群发生与否,围绝经期组妇女的血FSH及LH均显著高于正常生育期组妇女;围绝经期组妇女的免疫功能均衰减,是缺乏生理水平雌激素的刺激及细胞内雌激素受体减少,使免疫细胞产生IL-2及β-EP等免疫调节物质减少所引起的;而此时体内去甲肾上腺素等活性物质相对增加,提示这种生殖内分泌-免疫调节功能的紊乱可能是引起围绝经期综合征临床诸症发生的主要原因。

  1.3自由基的影响近几年的不断研究发现,体内自由基的含量与衰老也有着密切关系[18]。实验证明围绝经期组鼠血浆脂质过氧化物水平较青年组鼠显著上升,超氧化物歧化酶(SOD)、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活性显著降低,说明围绝经期因内分泌改变,有关器官逐渐衰老,出现了脂质过氧化作用增加,自由基清除酶类活性下降[19]。方玉荣[20]等的研究表明绝经后妇女血清E2水平降低,同时伴有SOD含量下降及由自由基损伤导致的脂质过氧化物含量增加,可作为绝经后机体抗氧化能力降低的可靠指标。

  1.4肾上腺皮质的作用肾上腺皮质在围绝经期综合征发病的作用目前尚无定论。实验研究[19]发现围绝经期鼠存在卵巢及肾上腺皮质形态和功能的衰减,表现为E2水平减低,LH、FSH水平升高,卵巢原始卵泡少、退化卵泡多,发育正常卵泡少,黄体数量少;肾上腺皮质总厚度变薄,球、网状带增厚,皮质结构紊乱。

  1.5血管舒缩因子的作用降钙素基因相关肽是一种强有力的血管收缩因子,会引起皮肤潮红。一氧化氮(NO)和内皮素(ET)是目前发现的一对作用最强的血管舒缩因子,且在生殖系统研究中被证实对HPOA有重要的调节作用[21]。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体内ET、NO的异常,导致了血管舒缩功能的改变,可能是潮热汗出的主要原因。

  1.6细胞凋亡学说目前较一致的观点认为卵巢颗粒细胞凋亡受Bcl-2,Bax 基因调控,卵巢颗粒细胞凋亡,触发卵泡闭锁,颗粒细胞产生E减少促性腺激素受体减少从而引发围绝经期综合征(PMS)。相关研究结果提示,高浓度的E2可在体外增加胸腺细胞凋亡,降低胸腺细胞对T 细胞丝裂原的增殖反应能力,而生理水平的E2则可保护外周血淋巴细胞免于凋亡。孕激素与其受体结合后通过上调脾细胞促凋亡Bax 基因的表达,在一定程度上对淋巴细胞凋亡起调控作用,并且存在浓度和组织的差异卵巢功能的衰退与细胞凋亡的关系仍有待进一步研究[22]。

  1.7社会心理因素大多数学者认为单纯用雌激素下降来解释围绝经期的症状不能成立,认为绝经期与雌激素水平有关,而恐怖与抑郁等围绝经期常见的情绪问题,多与社会文化因素、神经质个性有关。Huerta等[23]认为,抑郁、焦虑与围绝经期妇女体内的FSH 水平增高、对性的态度、在家庭中的作用等有关。Steiner等[24]则认为,神经内分泌反应增加了女性脆弱性,从而对社会心理因素、环境因素及生理因素更为敏感,易产生抑郁。刘静等[25]也认为,在中国不同的文化理念、工作性质、生活状态、人格特征和行为状况,围绝经期综合征的表现会出现显著差异(P<0.01),这更加说明了社会心理因素对围绝经期综合征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对种族的研究也表明了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背景也有其不同的围绝经期症状[26]。Avis等曾在高加索人、拉丁美洲人、非裔美国人、日本与中国人在围绝经期的妇女进行了研究,表明高加索人更多的出现心身疾病的表现,非洲人则突出表现为血管症状,而日本妇女在围绝经期较少涉及躯体与情绪问题。有学者进行了跨文化的研究,认为围绝经期症状的出现,不仅与文化、人口统计学有关,而且与生化、遗传及营养结构有关。

  2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中西医治疗研究进展

  2.1激素疗法由于雌激素缺乏是围绝经期综合征发生的主要原因,因此目前国内外主要的治疗方法就是激素疗法。

  2.1.1激素治疗的发展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人们就认识到补充雌激素可以明显缓解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症状和体征[20],并开始在临床投入使用,称为雌激素替代疗法(ERT)。后来由于单纯使用雌激素会增加子宫内膜腺癌的发生[27],而同时用雌激素和孕激素可以保护子宫内膜,使子宫内膜腺癌发生率不再上升[28],因此,70年代,将ERT改为激素替代治疗(HRT)。 因为单纯采用雌激素、孕激素替代治疗并不能明显改善精神神经症状,而国外Banger等人发现加入睾酮的治疗不仅可以使得情绪提高,还可以减少乳痛,提高性功能,因此激素替代疗法中又在原有基础上,加入雄激素,也产生了兼有雌激素、孕激素和雄激素作用的药物。HRT在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很多方面的症状都在很多研究中得到广泛认可,但是许多研究也表明长期使用有可增加乳腺癌等疾病发生的风险。2002年7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妇女健康启动项目”(WHI)临床试验安全监察委员会提出终止连续联合HRT组的临床试验[29]。中华医学会绝经学组与全国相关领域专家继2003年公布讨论后发表的HRT临床应用指南后,于2006年5月对2003年制定的指南进行了讨论和修改,一致同意采用激素治疗(HT)代替原来的HRT更为恰当,提高了激素疗法的安全性,尽可能降低不良反应的发生。

  2.1.2HT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适应证HT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的适应证主要包括血管舒缩失调症状、泌尿生殖道萎缩及相关症状、有骨质疏松症的高危因素(含低骨量)及绝经后骨质疏松症[2]。

  2.1.3HT的不良反应及风险HT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有水钠潴留、血压升高、胆结石、血栓栓塞、胃肠道反应、乳房胀痛、阴道分泌物增多等不良反应,另外还有诱发子宫内膜癌、卵巢癌、乳癌[30]、心血管疾病等风险。

  2.2中医中药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由于激素治疗的诸多不良反应及风险,使人们更加倾向于立足整体治疗,调节脏腑功能,且副作用少、可以长期应用的中医药治疗。

  2.2.1辨证论治近些年,许多中医学者将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病因病机总结归纳为肾精亏损、肾虚及肝、肾虚痰瘀、心肾不交、肾虚血瘀、冲任二脉虚衰六个方面[31],而在治疗方面,已经有补肾、益肝、健脾、宁心、活血、调补冲任等的中药汤剂和成药应用于临床,且收效显著,尤其是针对肾精亏虚这一发病的根本原因。梁文珍等[32]采用益肾填精、调补阴阳的紫参颗粒治疗本病肾虚型,结果显示其疗效能与尼尔雌醇媲美,其对头晕目眩、尿频、少寐、虚烦的疗效均显著优于尼尔雌醇,且无任何禁忌证,也未发现明显的副作用和毒性反应。

  2.2.2专方专治中药益坤宁[33],由黄芪、桂枝、龙骨、牡蛎、当归、甘草等十味药组成,是在《金匮要略》“桂枝加龙骨牡蛎汤”基础上加减而成,以补肾调阳为主,兼以健脾。经过前期临床观察发现,益坤宁可明显降低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临床症状,使用安全可靠,是临床疗效确切的方剂[34]。夏桂成[ 35] 以更年1 号新方治疗女性围绝经期综合征120 例,方药:山药、山茱萸、牡丹皮、茯苓、钩藤、莲子心、紫贝齿,总有效率89.2%。方如丹[ 36] 以自拟滋肾养肝清心汤( 菟丝子、旱莲草、女贞子、茯苓、丹参、麦冬、山茱萸、酸枣仁、五味子、炙甘草) 配合心理治疗,心、肝、肾三脏同治,治疗本病38 例,显效16 例,有效22 例。

  2.2.3针灸治疗近年来文献报道显示,针灸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也取得了很好的疗效,通过取穴,根据辨证施以补泻之法,或针药相合,以达通利诸脉、填肾精、沟通上下、阴阳平调之功[37]。陈寅萤等[38]通过文献归纳针灸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临床上可运用体针、耳针、穴位埋线、综合疗法等多种方法,其机制研究包括调节神经-内分泌-免疫、调节自由基代谢、调节血脂、调节骨代谢等方面,表明针灸治疗该病疗效确切,具有方便、经济、安全等优势。临床实践也表明,针灸疗法可以综合调整患者内分泌功能,改善体内性激素水平,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又因无任何副作用,使其具有很大的优越性和发展潜力。尽管如此,由于单纯使用中医药治疗起效缓慢,患者治病心切,难以满足患者药到病除的要求,所以临床很多医生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来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即运用雌激素配合中医药治疗,不仅能很快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而且对于患者的全身症状也起到调理和治疗作用,且这种配伍方法减少了激素药物的用量,大大降低了出现子宫内膜癌、乳腺癌的风险,是临床上可供选择的一种治疗方法,其疗效好于单用中药或者西药[39~41]。

【参考文献】
    1吴飞. 围绝经期综合征. 中国社区医师,2004,20(253):16-17.

  2乐杰. 妇产科学,第6版.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1:21-25.

  3王淑贞. 妇产科理论与实践,第2版. 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476-479.

  4李江源. 性腺疾病.天津:天津科技翻译出版公司,1997:403;405.

  5李诵炫,于传鑫. 实用妇科内分泌学,第2版.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195.

  6魏美琴,徐冰娜,周云玲. 绝经对妇女健康的影响及激素替代治疗的临床应用. 中国医药指南-医药学刊,2005,3(1):173-175.

  7赵瑾,何仲. 绝经后妇女应用激素替代疗法的依存性研究 . 护理研究,2006,20(4A):859-861.

  8张雅萍,王秀霞. 坤宁安丸对更年期综合征病人生殖内分泌-免疫功能的影响. 中医药信息,2001,18(3):52-54.

  9冯利,葛嘉峰,孟晓润. 坤宁安对去势大鼠血清生殖内分泌的含量影响的实验研究. 中医药信息,2000,17(4):63-64.

  10步世忠,孙梅,张沅,等. 更年健上调老年雌性大鼠下丘脑雌激素受体mRNA 表达对P物质和β内啡肽的影响.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8,18(1):28-30.

  11陈亚琼,叶雪清. 血浆吲哚类神经递质与更年期综合征症状的相关分析. 中华妇产科杂志,1996,31(1):41-42.

  12Stefano GB,Rimura T,Stefano JM,et al. Autoimmunomodulation,age - related opioid differences in vertebrate and invertebrate immune systems. Ann NY Acad Sci,1992,663:396.

  13Freedman RR,Krell W,Freedman CS,et al. Reduced thermoregulatory mull zone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with hot flushes. Am J Obstet Gynecol,1999,181:66-70.

  14柯婵,王百苗.从肝辨治围绝经期综合征的诊疗思路.吉林中医药,2008,28(8):561-562.

  15Yasui T,Uemura H,Tomita J,et al .Association of interleukin-8with hot flashes in premenopausal,perimenopausal,and postmenopausal women and bilateral oophorectomized women.J Clin Endocrinol Metab,2006,91(12):4805-4808.

  16王文君,俞瑾,李大金,等.雌性大鼠老化过程中脾细胞雌激素受体含量及白细胞介素-2、肿瘤坏死因子活性的变化. 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1999,15(4):225-228.

  17李大金,李超荆,俞瑾,等. 中药复方对更年期综合征妇女生殖内分泌免疫功能的调节. 上海免疫学杂志,1995,15(5):257-259.

  18王俊霞,杨晓娜. 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中西医发病机理研究进展. 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2003,13(1):49-52.

  19江仙远,陈友香,侯安继. 更年康片治疗更年期综合征的机理研究. 中药药理与临床,2001,17(1):36-38.

  20方玉荣,王立金,周昕. 围绝经期妇女血清性激素水平与自由基、血脂含量的变化. 实用妇产科杂志,2004,20(3):151-152.

  21王莉,梅祖敏,田禾,等. 循环一氧化氮在月经周期的变化. 现代妇产科进展,1999,8(2):152.

  22满玉晶,赵丽妍,陈月,等.围绝经期综合征中西医发病机制探究.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1,9(13):138-139.

  23Huerta R. Symptoms at perimenopausal period :It’s association with attitudes toward sexuality,life-style,family function,and FSH levels.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1995,20(2):135-148.

  24Steiner M,Dunn E,Born L. Hormones and mood:From menarche to menopuse and. J Affect Dis,2003,74:67-83.

  25刘静,蒋艳,耿兴玲,等. 围绝经期综合征的影响因素及干预措施的研究. 中国妇幼保健,2003,18(10):633-634.

  26李一云,贾春红,季建林. 围绝经期综合征有关情绪障碍的研究进展. 继续医学教育,2003,21(16):27-29.

  27Gusberg SB,Chen SY,Cohen CJ. Endometrial cancer:factors influencing the choice of treatment. Gynecol Oncol,1974,2:308-313.

  28Ferenzy A. How progesterone affects endometriao hyperplasia and neoplasia. Comtemp Obstet Gynecol,1978, 11:137.

  29Writing group for the women health initiative investigat or Risk and benefits of estrogen plus progestin in heathypostmenopausal women.Principal results form the Women health Initiat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AMA,2002,288:321-333.

  30高红菊. 50例更年期综合征的激素替代疗法临床观察. 交通医学,2001,15(10):86.

  31王 娟,吴太凤,陆 耘. 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中医治疗现状. 中医药临床杂志,2007,19(5):532-534.

  32梁文珍,刘道芳. 紫参颗粒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临床研究. 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04,23(2):21-23.

  33张广美,张旸旸,齐群艳,等. 益坤宁对自然老化大鼠性激素的调节及卵巢修复的研究. 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08,10(2):69-73.

  34樊蓉,田艳君,崔清志,等.中药益坤宁对围绝经期大鼠海马芳香化酶表达的影响.哈尔滨医科大学学报,2009,43(6):532-535.

  35夏桂成. 更年1号新方治疗更年期综合征120 例. 中国医药学报,1995,10( 4) :8.

  36方如丹. 滋肾养肝清心法治疗更年期综合征. 长春中医学院学报,1997,13(1) :47.

  37付梦华. 针灸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临床观察. 中医杂志,2004,(6):43.

  38陈寅萤,马良宵,朱江.针灸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研究进展.中国针灸,2010,30(3):257-260.

  39徐珠凤,张荣. 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180例. 浙江中医杂志,2002,4:422.

  40陈晓燕,游华蓉. 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 四川医学,2005,26(1):101.

  41杨芳娥,张淑莲. 中西医结合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38例. 陕西中医学院学报,2002,25(2):27-28.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来自[2012年第10卷第5期]栏目
循环ads

归脾汤和二仙汤加减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40例临床分析

【摘要】  目的 观察归脾汤和二仙汤加减治疗围绝经期情绪异常的疗效。方法 中药治疗组(治疗组)和西药治疗组(对照组)比较。结果 治疗组疗效明显高于对照组,经统计学处理差异有显著性。结论 中药治疗围绝经期情绪异常具有较好的疗效。

【关键词】  围绝经期情绪异常;归脾汤;二仙汤

  女性在围绝经期由于卵巢功能衰退,雌激素水平下降所致的易自主神经功能紊乱,往往出现潮热、激动、易怒、抑郁或情绪低落。围绝经期妇女抑郁症的患病率较高,国外报道围绝经期妇女抑郁的发病率为20%,北京市调查45~58岁妇女抑郁的发病率为46.1%[1]严重时会出现自杀倾向,多发生于45~55岁之间。本人采用治疗归脾汤和二仙汤加减治疗围绝经期综合征40例取得满意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在本院门诊就诊的患者73例,普遍存在头痛、失眠、注意力不集中、心慌及心悸、烦躁、多疑等症状。随机分为2组。治疗组40例,年龄49.0±3.8(42~53)岁,病程9.30±6.77(2~24)个月;对照组33例,年龄48.2±3.8(40~53)岁,病程10.1±8.74(4~28)个月。两组的年龄、病程均无统计学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所有病例在用药前3个月均未使用过雌激素类药物。同时排除生殖器官肿瘤、乳腺疾患及心血管疾患。

  1.2 诊断标准

  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2]、《妇产科学》[3]确定的诊断标准为:(1)年龄在38~55岁之间的女性;(2)临床表现除月经失调外,具有潮热汗出典型症状,或伴有烦躁易怒、情绪不稳定、心悸失眠、头晕健忘、骨关节肌肉疼痛、泌尿系感染发病率高、血压波动等,还可能出现骨质疏松、血脂代谢异常、冠心病等疾病。(3)内分泌激素检测:雌二醇(E2)水平下降(E2<20pg/ml),卵泡刺激素(FSH)、黄体生成素(LH)水平上升(FSH>40mIU/ml,LH>40mIU/ml)。

  1.3 治疗方法

  治疗组:药物组成:黄芪、党参、酸枣仁各30g,白术、茯苓各20g,远志、龙眼肉、木香、当归、山茱萸、何首乌各15g,柴胡10g,甘草6g,仙茅9g,仙灵脾12g,巴戟天10g,知母12g,黄柏10g,旱莲草15g,熟地12g。辨证加减:记忆力减退加石菖蒲12g;头痛、头晕加夏枯草10g,钩藤12g(后下);反复泌尿系感染加肉苁蓉12g,车前子20g(包煎);汗多者加煅龙骨、煅牡蛎各20g,浮小麦30g。每日1剂,分早晚2次温服,1个月为1个疗程。对照组:利维爱1.25mg,口服每日1次,谷维素10mg和维生素B1 10mg口服,每日3次,治疗1个月。

  1.4 疗效标准

  参照《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4]评定。显效:症状部分消失;好转:症状部分消失,部分减轻;无效:症状无明显改善。

  2 结果

  两组患者情绪异常者均有所改善,但以中药治疗最显著,见表1。两组总有效率比较,治疗组的有效率90.0%,其中效果满意为30例(75%),好转为6例(15%),无效为4例(10%)。对照组的有效率为66.6%,其中效果满意14例(42.4%),好转为8例(24.2%),无效为11例(33.3%)。两组比较χ2值为23.68,差异有显著性(P<0.01)。同时通过仔细询问病史,进行HRT的部分患者,担心激素带来的副作用,没有按时或者没有在症状改善后私自减少药物剂量,导致临床效果不满意者。表1 两组疗效比较

  3 典型病例

  患者,女,54岁,2010年10月15日,6年前因“宫颈原位癌”行子宫附件切除术,2个月前因父亲去世出现严重心慌、疲乏,焦虑,情绪难以控制,喜悲伤欲哭。自觉全身在发抖,自诉发抖时“像蜻蜓的翅膀一样,上下抖动”、怕冷。靠服用安眠药勉强每晚入睡2~3h,就诊时出现肢体蜷缩,发抖。无法正常工作,曾多方求治。口服利维爱出现恶心、头晕等症状。查舌质淡红,苔白,脉沉细。辨证为气血两虚、脾肾不足。治以益气养心、滋肾养肝。方用归脾汤和二仙汤加减治疗2个疗程,自觉情绪开朗、入睡较好,可以正常上班。继服1个疗程诸症消失,嘱其进行经常性的轻负重运动,参加适度文娱活动,随访1年未见复发。

  4 讨论

  随着现代医学模式的转变,社会、心理因素对疾病的影响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尤其是围绝经期综合征的发生与社会心理因素关系密切。围绝经期是指妇女绝经前后的一段时期,包括临床特征上内分泌及生物学开始出现绝经趋势的迹象(40岁左右),一直持续到最后一次月经后一年[5]。围绝经期综合征是指妇女在绝经前后卵巢分泌的雌激素水平波动或下降所致的以自主神经系统功能紊乱为主,伴有神经心理症状的一组症候群以及低雌激素水平的相关疾病、症状[6]。

  中医将其称为“脏躁”,认为本病以肾虚为本,肾的阴阳平衡失调,影响心、肝、脾等脏腑功能,因而产生一系列病理变化,出现诸多临床证候。妇女在绝经前后,肾气渐衰,天癸枯竭,冲任衰退,精血不足,无以济心、养肝、健髓、营脑,可致心肾不交、冲任失调、心神失养等,从而出现阴阳平衡失调、脏腑功能紊乱的一系列症状。精血不足不能濡养心脾,常导致心神不宁,失眠、心悸,严重时常常出现精神抑郁等,甚至有自杀倾向。

  现代医学认为围绝经期出现情绪异常与体内激素水平有关,为体内低雌激素状态导致。Schmidt和Avis等[7,8]的研究提示激素(血清中E2、FSH、LH三种激素)水平检测暂不能判断情绪障碍存在与否。但是Hammar等[9]的观点认为焦虑与围绝经期女性体内的FSH水平增高有关,激素与抑郁的关系分析表明,处于围绝经期抑郁者的FSH水平高于非抑郁者,文献报道[10],某些内分泌改变可以使女性对心理和社会因素、环境因素及生理因素更加敏感,易产生抑郁或情绪障碍。唐俊等[11]研究还发现,E2水平与焦虑、抑郁的发生无特异性关联,提示雌激素变化不是导致围绝经期焦虑和抑郁的直接原因,为此,有学者[12,13]提出,治疗围绝经期情绪障碍,不仅需要使用雌激素及药物,而且需要辅以综合性的心理干预及适当的有氧运动。

  利维爱(Livial)是一种具有组织特异性的HRT(激素替代)药物,含有7-甲异炔诺酮(Tibolone),是一种人工合成的19碳甾体化合物,当药物进入体内后产生三种代谢产物:△4异构体、3α-羟基衍生物和3β-羟基衍生物,这三种代谢产物具有不同程度的与雌、雄和孕激素受体的亲和力,因此在体内同时兼有雌、雄和孕激素的作用。但使用HRT给中老年妇女的身心健康带来好处的同时,也存在一些负面问题[14]。尤其是在基层医院HRT 的实施,缺乏定期、全面的检查手段,大部分患者过于担心其所带来的副作用,而不能按疗程、按时及合理剂量使用此药物,所以不能达到临床预期的治疗效果。

  祖国医学根据“阴平阳秘,精神乃治”的原则,立滋养肝肾、平调阴阳、养心安神为治则,肾阴不足,不能涵养肝木,肝阳偏亢,虚火上扰,魂不守舍而致失眠;肾水不足,不能上济于心,心火亢盛致失眠;阴血不足,心神失养致失眠;肝肾同源,肾阴不足,肝血不充,肝主藏血,血舍魂,魂不能藏致失眠;本方法以内服归脾汤为主,归脾汤中,人参、黄芪、白术、甘草补气益脾;当归养肝生血,茯苓、枣仁、桂圆肉养心安神,远志宁心安神,定志宁心;木香醒脾除滞,疏理气机的功效;二仙汤中仙茅、仙灵脾、巴戟天温补肾阳;当归、熟地、何首乌益精养血;知母、黄柏滋阴降火;女贞子、旱莲草滋补肾阴;诸药合用共奏补血益气,健脾养心,安神定志之功,故对围绝经期出现情绪异常患者有较好疗效。

  现代药理研究证明,二仙汤有延缓下丘脑-垂体-性腺轴衰老和增进该轴功能的双重功效,可刺激下丘脑神经细胞释放GnRH,尤其通过卵巢内调节使“垂死”的卵泡复苏,延缓卵巢的老化,其功能是单纯雌激素替代疗法所不能比拟的。

  《素问·上古天真论》指出:“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所以对于围绝经期出现情绪异常的患者,除了药物治疗之外日常尤应注意精神调摄,心理疏导十分重要,首先要关注、同情和理解患者,然后根据患者的个性特点及对围绝经期综合征的认识,让患者共同参与治疗[15]。具体地说就是帮助患者对围绝经期综合征的有关知识有充分的了解,再根据每个人个性、特点和生活环境,共同探讨并寻找其稳定情绪和自我控制的方法,学会有意识地放松自己,消除紧张。

  所以,对于围绝经期出现情绪异常的患者,以补血益气,健脾养心,安神定志为主,同时进行心理疏导,主张多运动,做力所能及的家务,注意自己心境的颐养是非常重要的。

【参考文献】
    1 曹泽毅.中华妇产科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16.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第3辑).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7:151.

  3 乐杰.妇产科学,第6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382.4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66.

  5 张惜阴.实用妇产科学,第2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845.

  6 卫爱武.心络泰浓煎液治疗更年期综合征80例.陕西中医,2005,26(10):995-996.

  7 Schmidt PJ,Nieman L,Danaceau MA,et al.Estrogen replacement in perimenopause-related depression: a preliminary report.Am JobstetGyneco,2000,183:414-420.

  8 Avis NE,Crawford S,Stellato R,et al.Longitudinal study of hormone levels and depression among women transitioning through menopause.Climacteric,2001,4:243-249.

  9 Hammar M,Berg G,Fahraeus L,et al.Climacteric symptoms in an unselected sample of Swedish women.Maturitas,1984,6:354-350.

  10 Rohr UD.The impact of testosterone imbalance on depression and women’s health.Matuntas,2002,41:25-46.

  11 唐俊,吴磊,刘勤勤,等.激素水平与农村围绝经期女性情绪障碍的流行病学探讨.现代妇产科进展,2010,19(3):171-174.

  12 侯德鑫.围绝经期女性情绪障碍的心理干预.护理学报,2007,14:86-87.

  13 罗志丽.健身运动对围绝经期综合征患者激素水平的研究.医药与保健,2009,17:23-24.

  14 徐苓.科学全面地分析激素补充治疗的利弊.中华妇产科杂志,2002,37(10):577-579.

  15 马秀英,张新,刘惠芳,等.社区卫生服务中对更年期综合征的心理支持治疗及护理.齐鲁护理杂志,2002,8(7):544.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来自[2012年第10卷第3期]栏目
共 14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