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名录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云南6年发现种子植物168种,却难进保护名录

新物种保护种质采集员在野外采集。资料图片核心阅读怒江金丝猴、高黎贡白眉长臂猿、漾濞槭……近年来,云南省接连发现新物种的同时,也遇到了一些开展保护的新问题。发现新物种,到底难...即将发布

日期:2017年2月27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野生动物保护名录26年未修订:到底卡在哪儿

 

新版名录经过多年论证正在修订 上报国务院仍需农业部、林业局两部委进行沟通

“掏鸟”大学生被判十年半。在量刑是否适当的争议之外,国家法律对重点野生动物之保护力度,再次以案例的形式呈现于公众面前。

“比大熊猫还稀少。”在诠释某个濒危物种的现况时,很多人习惯拿国宝作比,但尴尬的是,并非每一个物种都能及时获得与之匹配的保护。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自1989年农业部和原林业部共同发布至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以下简称“名录”)施行26年未系统更新。

长江的江豚已不足1000头,但在法律地位上仍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龟类中最濒危的斑鳖,中国仅存两只,尚未被列入保护名录……近30年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时期,名录内外物种资源均已发生很大变化。专家呼吁,这个名录要尽快更新,并借《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之机,将名录的定期修订固定为法律条文。

地位尴尬的“微笑天使”

“江豚确实不能再等了”。数年前,农业部一名主管官员向江豚保护专家王丁如此感慨。

王丁记得,早在十多年前,农业部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就开会讨论过调整名录物种,当时专家与管理部门一致认为,江豚应该上升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江豚、白鳍豚是我国长江流域特有的两种淡水豚。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江豚为二级保护动物,白鳍豚为一级保护动物。

自2007年科考专家宣告“活化石”白鳍豚功能性灭绝后,“白豚先生”、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丁将科研重心转至对江豚的保护。

照目前长江状况,江豚会否重蹈白鳍豚的命运?王丁认为,如果抓紧保护,江豚还是很有希望的。除了迁地保护,他多次呼吁江豚的“升级”。

据了解,《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由原林业部和农业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共同制定。1988年12月10日,名录获国务院批准。1989年1月14日,由原林业部和农业部共同发布施行,将国家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提升到法律高度。名录中的动物保护级别分为一级和二级,并且对水生、陆生动物作了具体划分。

自被纳入名录至今,江豚的种群数量、生存环境已发生极大变化。1991年专家考察时,江豚数量约为2700头。溯及上世纪80年代,王丁推断江豚数量至少在3000头以上。而根据科研考察数据,2006年以前,江豚数量以7%的速率锐减;2006年之后,江豚下降速率为13.7%。

王丁估计,目前长江江豚的总量已不足1000头。而据最新数据,野生大熊猫种群数量为1864只。“微笑天使”江豚的数量比大熊猫还稀少。

2013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长江江豚从“濒危级”提升为“极度濒危级”。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每年更新一次,被认为是全球动植物物种保护现状最全面的名录,也是生物多样性状况最具权威的指标。但由于国家名录自颁布再未系统更新过,江豚的法律地位仍为二级保护动物。

“等不起”的不只是江豚

不只江豚,很多动物的保护等级都等待调整。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鸟类学会副会长、国家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委员张正旺以鸟类为例,称现有名录侧重保护猛禽及鹤、鹳大型鸟,雀形目极少,造成对雀类乱捕乱猎的处罚力度不够。如黄胸鹀(又名禾花雀),IUCN红色名录中已将其列为“濒危级”。但在中国,由于其未列入名录,无法得到相应的法律保障。

《保护生物学》期刊发表的一篇论文认为,大量捕杀造成禾花雀锐减。国内媒体报道称,在广东等地,一些人有食鸟的习惯,禾花雀被认为是 “滋补强壮”的野味。被问及禾花雀的现存数量,张正旺教授的回答略显无奈:国内还没有对该鸟类的专项调查研究。

同样未在名录里的,还有斑鳖——龟类中最濒危物种,全球已知仅剩三只,其中两只就在苏州动物园,另一只在越南。栗斑腹鹀,估计全球不超过2000只,也未在名录之内。

还有一些在中国新发现的珍贵物种,如钳嘴鹳,它们的名字也有待写进保护名录。

而已在名录内的中华凤头燕鸥,原列为二级保护动物,但张正旺称其目前的总数量不超过100只,“实际上岌岌可危了”;与之相对的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遗鸥,种群数量已超过1万只。

种群数量,常被作为确定濒危级别最重要的参考因素。动物保护专家们认为,近30年,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野生动物资源变化也非常快,受威胁物种在增加,名录明显滞后,不符合实际情况。

2014年9月,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湖北宜昌市渔政处副处长易贤超不无惋惜地说,长江流域人类活动越来越多,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有一个长长“鼻子”的白鲟,当地渔民反映已有10多年未觅踪影。2003年在四川南溪误捕的一尾雌性成年白鲟,是最后一次有记录的个体。

“专家可能出于严谨还未宣布,但我们老百姓心里很清楚,(白鲟、白鳍豚)都已经灭绝了。虽然还在一级保护动物名录里,但也就是一个图片、一个标本了。”

保护名录为何26年未更新

为修订名录,专家们都记不清开过多少次论证会了。结果总是没有下文。

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及其调整,由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制定,报国务院批准公布。根据职能划分,农业部主管水生动物,国家林业局则主管陆生动物。如调整名录,两部门各拟定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修订名单,协调一致后上报国务院。

中科院动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蒋志刚记得,早在1997年前后,他就参加过名录修订研讨,第一次是去林业科学研究院开的会。后来,国家林业部门又通过中国动物学会组织专家论证,名录中哪些物种该保留、哪些物种该增补、哪些物种该升级降级,专家们均给出方案。

张正旺用“很久以前”定义参加第一次论证会的时间,当时没有下文。最近一次是2011年前后,当时受国家林业局委托,中国动物学会组织论证,提出名录修订意见。据他所知,新的名单由学会审核后已经报给国家林业局,“但这次也没有下文”。

王丁至少参加过4次农业部组织的论证会。早在10多年前的会上,专家和农业部官员就对江豚的“升级”达成一致意见。几年前,农业部官员告诉他,预计等国务院发布名录还需要时间太长,江豚不能再等了。他们计划就江豚升级问题单独写报告给国务院。但当时赶上部委职能调整,主管部门农业部渔政指挥中心被调整到国家海洋局,工作就此搁置下来。

2014年10月14日,农业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长江江豚保护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长江江豚按照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保护要求,实施最严格的保护和管理措施”。

在王丁看来,通知在农业部系统内提高了江豚的保护力度,但未上升到法律地位,江豚仍不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影响保护工作的开展。

经过多年论证的调整名单,为何迟迟没有发布?多名受访专家了解到的情况是,两部门对个别物种的保护意见不一致,需要协调,所以卡住了。

“两部门会签,一家不签字就不能上报。”一位科学家言语中满是无奈。对科学家而言,出现在行政程序上的问题,他们只能干着急,却使不上劲儿。

有专家一针见血指出,《野生动物保护法》虽然规定了农业部、国家林业局有调整名录的职责,但又未对修订时限、频率作出具体规定。部门利益、领导个人意志等因素,都会影响名录修订进展。《野生动物保护法》早已不适宜当下野生动物的保护形势。

接受北青报采访时,专家一致呼吁,农业部与国家林业局两部门应尽快完成名录修订,上报国务院,并建议立法机关为名录定期调整提供法律保障。

被问到是否通过人大代表反映过名录的问题,张正旺教授摇了摇头。尽管在课堂上多次向学生们强调,经济、社会、生态的可持续发展是缺一不可的“三条腿”,野生动物是生物多样性中的重要一环,但他同时也确信:关于国计民生的问题太多了,雾霾、食品安全可能更受关注,每一个看起来似乎都比动物保护更紧迫。

进名录、调级意味着什么?

“名分”对珍贵、濒危的野生动物意味着生机。

王丁去地方督查江豚保护工作时,曾被当地官员问“江豚好不好吃”。他没好气地回答“不好吃”,地方官员反问:“不好吃为什么还要保护呢?”

这一极端个例让他意识到,保护地位的不同,可能导致官员、社会公众对野生保护动物的觉悟不同。

国家对野生动物的保护管理及违法处罚,均依据名录。《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规定了“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而根据相关法律,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物法律地位、管理力度也有不同。《野生动物保护法》中规定,因科学研究、驯养繁殖、展览或者其他特殊情况,需要捕捉、捕捞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的,必须向国务院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申请特许猎捕证;而二级保护动物则向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野生动物行政主管部门申请。

张正旺教授分析,列为一级保护动物的,从国家层面就非常重视。为了保护一级物种,主管部门可能划定专门的自然保护区,而相关领域科学家可能会从科研价值角度出发,更为关注一级物种,投入更多力量开展相关研究监测。

据了解,自1989年施行以来的26年内,名录内仅有个别物种进行了调整。2003年,经国务院批准,国家林业局发布第7号令,将麝类动物的保护级别由二级提升为一级。之前,由于麝香的药用价值,非法盗猎严重,原麝等已经濒临灭绝。

据媒体报道,当年在麝类升级后,国家林业局随后出台了一些更为有力的保护措施,并鼓励进行人工驯养和繁殖。野生麝类数量正逐渐恢复。

参照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标准,专家认为三类野生动物应纳入名录:一是数量非常稀少,不够一两千只的,需要立即进行保护;二类是分布区特别狭小的;三是虽然种群数量多但下降幅度非常快的物种。

公布新版名录尚无时间表

12月10日,北青报记者从农业部、国家林业局获得的最新消息是,新版名录正在修订中,但何时上报国务院仍无时间表,两部门需要沟通。

农业部渔业渔政管理局资源环境处副处长姜波介绍,前段时间已经将水生动物部分的最新版名录发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征求意见,现在意见正陆续反馈回来。农业部门汇总后准备近期报给国家林业局,由两部门联合上报国务院审定。

国家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陆生动物部分名录也已取得实质性进展,但无法确定何时上报名单。被问及如两部门存意见分歧如何解决时,该负责人称,只能先协商一致。

“上报国务院是越快越好,但两部门联合报(名录),还要沟通协调的一个过程。”姜波称,最近一次名录修订工作约在2000年前后启动,先期主要摸清物种资源状况,再根据濒危程度设计保护级别,修订名录还涉及到产业发展等问题,在论证、征求意见阶段,要充分考虑各方面意见,程序是很复杂的。

对于专家反映的此前论证多次没有下文的问题,该负责人认为,现在的最新版名单也是长期研究调查积累下来的,不算没有结果。

他同动物专家观点一致,也认为《野生动物保护法》此前对名录修订的规定“不是特别清楚”,应该明确每隔多少年就要进行修订一次。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野生动物保护法》目前也在修订中,初稿将于本月底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一审。专家称,定期修订《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写进了修订初稿,有望作为法律机制被固定下来。

“我们初步设想,5年修订一次。从调查、论证、征求意见……所有程序走下来的时间应该差不多。”姜波分析称。

动保专家们的一致呼声

目前,距《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版正式颁布,尚需时间。尽快公布新版名录,成为动物保护专家的一致呼声。

王丁甚至设想了一个折中方案——两部门求同存异,携手面对实际困难,“能不能把有分歧的个别物种暂时搁置,先公布其他物种的更新名录?”

“白豚先生”王丁曾见证白鳍豚走向灭绝。2006年,七国科学家考察团曾沿长江寻觅白鳍豚的踪迹,最终无果而返。次年,“2006长江豚类考察”报告发布,科学家宣布白鳍豚功能性灭绝。英国BBC等媒体认为,这是第一个由人类行为导致灭绝的鲸类动物。

作为当年的考察团负责人,王丁还记得科学家们来时充满希望、兴致很高,但在离开时,“很多人都哭了”。

尽管出于科学严谨未宣布最终灭绝,但王丁心里清楚,作为一个物种,白鳍豚繁衍的机会是没有了。照长江目前的状况,即使仍有一两头个体,它们的生存机会也是没有了。

相比白鳍豚的命运,王丁认为,江豚只要抓紧保护,还是很有希望。毕竟当年能投入的资源很少,而今,整个社会对濒危物种的保护意识都在提高。

只是,很多濒危野生动物实在等不起了。

本版文/本报记者 孙静

更多阅读

 

大学生掏鸟获刑十年半续:河南省高院已介入此案

 

 

 

 

日期:2015年12月13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中国生物物种和红色物种名录发布

 

本报讯 近日,环境保护部在京举行大会纪念国际生物多样性日。环保部部长陈吉宁、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施尔畏、《生物多样性公约》执行秘书迪亚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胡德平出席大会并致辞。会上,施尔畏宣布,环保部和中科院联合发布《中国生物物种名录2015版》和《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

从2007年开始,中科院生物多样性委员会组织院内外分类学专家编研《中国生物物种名录》,并从2008年起以年度名录的形式每年更新和向社会公开发布,为全球使用者提供实时在线的中国动物、植物和微生物等生物类群的分类和分布信息,中国也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连续多年发布年度生物物种名录的国家。

2015年年度名录共收录73255种生物,其中植物35710种,包括全部野生高等植物及重要栽培植物。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系统与进化植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物种信息研究组负责组织高等植物名录的汇总和审核工作。

红色名录主要是指采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标准对生物物种进行绝灭风险评估所得到的结果,物种红色名录是生物多样性优先保护规划制订的重要依据。本次发布的《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包括高等植物和脊椎动物两卷,分别由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和动物研究所组织编写。

本次评估汇集了全国近300位专家学者的智慧,覆盖了中国野生高等植物共计34450种,是迄今为止评估对象最广、信息最全、参与专家人数最多的一次评估。

中国生物物种名录和红色物种名录的编研工作,将对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产生深远影响,为政府和相关部门制定保护政策和规划提供科学依据。(科讯)

《中国科学报》 (2015-05-27 第1版 要闻)

日期:2015年5月27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编制保护名录的意义与方法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确认、分类、立档保护的一种具有法律效力的文本。建立保护名录是国际上的通行方式,通过名录对遗产项目进行真实、系统和全面的记录,可以最终解决“要保护什么”的问题。《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两份重要文件也要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要“建立名录体系,逐步形成有中国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

  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传统的、具有商业价值的智力成果,通过建立保护名录,确认、分类、记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容,是传统知识自身知识产权的证据,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发挥知识产权保护作用的有力工具。通过对传统医药知识真实、完整的法律记录,实现对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价值与利益的承认和尊重,完善现行传统医药知识产权管理、保护和利用协调机制,解决传统医药知识产权保护难题,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框架中,保护传统医药传承群体的权益,维护民族利益。并且,通过建立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向国际社会发布,可以对中医各遗产项目进行法律确认,在国际上明确我国对这些遗产项目的原创权,确保我国在传统医药领域的主导地位。 

  保护名录编制有着复杂的技术问题,首先应建立保护名录的框架系统,通过研究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构成情况与累积脉络,结合参考国内外编制保护名录的成熟经验,建立保护名录的分类系统和编码体系。该系统应具有良好的区分度、开放性、多极化并与国际分类系统衔接的要求。在名录框架中,各项目应具有相对统一的构成格式,同时由于各类项目的特殊性,不同类别的项目构成要素应具有各自特色,需要研究中医文化的承载模式来确定其构成要素,特别要纳入各项目的关键特征,常常是其核心理念,从根本上维护中医文化的核心价值。其次,要实现保护名录的数据库化,根据名录框架进行数据库的架构工作,根据编制方法设置数据库的输入输出模式,该数据库应具有相当的灵活性和开放性,满足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复杂性的特点,研发服务器和客户端软件,并设置较为强大的检索功能,适应普查和名录编制、发布需要,为名录数据库打好软件基础。在上述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数据库框架中,采用研究所得的编制方法,使用数据库软件,组织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开展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编制工作。

日期:2012年2月16日 - 来自[中医药行业]栏目

第三批国家非遗名录项目颁牌

4项传统医药项目入选

据新华社 8月29日,文化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颁牌仪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出席仪式,向申报单位颁发标牌并观看了部分第三批国家级名录项目的精彩演出。

据了解,国务院不久前公布了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191项、扩展项目164项。入选的传统医药项目有4项,分别是壮医药(壮医药线点灸、疗法)、彝医药(彝医水膏药疗法)、傣医药(睡药疗法)、维吾尔医药(维药传统炮制技艺、木尼孜其·木斯力汤药制作技艺、食物疗法、库西台法)。

文化部日前印发通知,明确各级文化主管部门、项目申报地区、保护单位、代表性传承人应承担的责任和采取的保护措施。国家级代表性项目因保护不力和保护措施不当,导致项目存续状况恶化或出现严重问题的,将按程序取消保护单位资格。

日期:2011年8月31日 - 来自[中医药行业]栏目

全球陆生植物名录“大全”在英国发布

 

英国皇家植物园丘园和美国密苏里植物园12月29日在伦敦联合发布了由全球多个植物研究机构合作完成的《植物名录》。这部被业界称为“陆生植物大全”的文献收录了约125万个陆地植物名称,包括各个物种的正式学名和各种别名。

 

英国皇家植物园丘园负责编撰这份《植物名录》的专家埃米尔·卢格达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这是在参考权威文献基础上编写的十分完备的陆生植物名录,其中包含了大量别名,它可能是收录别名最全的植物名录。

 

统一名称对植物研究和学术交流非常重要,可以避免误解和提高效率。从这份《植物名录》可以看出,现在植物学界对同一种植物有多种不同称呼。在该文献收录的约125万个植物名称中,约104万个是“界门纲目科属种”分类体系中的名称,但这些“体系内”名称当中只有29%是公认的正式名称。

 

据介绍,这份《植物名录》收录了编撰者所能找到的正式文献中的所有植物名称。但由于一些名称的命名科学证据还不充分,现在还不能确定它们是某种植物的正式名称还是别名。因此,这份名录今后将会随研究进展而不断修订变化。

 

日期:2010年12月31日 - 来自[科教新闻]栏目

六神丸入选国家非遗名录

沪上百年经典名药六神丸近日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是上海第一个入选此名录的中药。据悉,目前上海正积极开展科研二次开发,以期通过基础研究,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对这一传统良药潜在的药效机理做出科学权威的解释。

六神丸于清朝同治年间在申城诞生,距今已有148年历史。六神丸与云南白药、片仔癀、安宫牛黄丸、华佗再造丸的配方,是国内仅存的5个国家级保密(绝密)处方。已有的临床总结以及药理研究发现,六神丸除具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敛疮生肌的功效外,还有强心镇静、抗病毒、调节人体免疫功能、改善心肺功能及抗肿瘤等多方面的“新功能”,对慢性支气管炎引起的哮喘和过敏性哮喘也有缓解作用。在治疗病毒感染性疾病、免疫功能失调性疾病、心脏病、恶性肿瘤等方面显示出独特疗效。

据了解,对六神丸的二次科研开发工作,已被列入上海市科委中药现代化专项课题,预计将在未来的3年时间里完成对六神丸的解读工作。(陈青)

日期:2010年10月29日 - 来自[中医药行业]栏目

全球生物物种名录2010年度光盘正式发布

 

迄今为止,最重要的生物物种名录——全球生物物种名录2010年度光盘,于5月19日,在内罗毕举行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上正式发布。

 

地球上惊人的生物多样性,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最宝贵的财富。然而,目前生物多样性正在从我们的身边悄悄地消逝,甚至在我们还没有发现的情况下,生物多样性就丧失了。

 

全球生物物种名录2010年度光盘,详细记录了地球上125万个生物物种,今年以特别版本发布来纪念联合国确定的“国际生物多样性年”。

 

出人意料的是,科学家们对于星系中恒星数目的了解要胜过对于地球上生物物种的了解。对全球物种总数的估计,介于2百万—1亿种之间,但是,至今被发现的物种仅有190万种。

 

全球生物物种名录2010年特别光盘是迄今为止最综合的和完整的已知生物物种名录。光盘名录分别来自77个数据库,收录了1,257,735种的植物、动物、真菌和微生物物种,附有物种名2,369,683个。

 

5月19日,全球生物物种名录2010年度光盘以DVD-ROM的形式,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科学技术工艺咨询机构第14次会议”上正式发布。该名录获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承认,最新进展受欧盟网络数据库全球项目(4D4Life Project)资助,该项目由英国雷丁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Frank Bisby教授牵头,全球各地82个合作单位共同参与。

 

新版的名录收录了更多的物种,同时增强了用户功能和显示,易于用户对物种名称、亲缘关系及其他信息的检索。

 

同时,该名录还有公开的的电子资源,供成千上万的研究人员、专业人士、项目和门户网站免费获取并使用。

 

据悉,生物物种名录(CoL)编目项目对于建立全球未来的生物多样性知识系统极为重要,以往的年度名录以CD版本向公众发放。今年,为了庆祝2010生物多样性年,则以DVD特别版本发放。此外,专家确证的物种名录不仅有助于我们对全球生物的认知,同时有利于政府部门、社会机构和企业改善对未来的规划,优化自然资源,记录并保护全球的生物资源。通过本次大会,193个国家围绕生物多样性保护、生物多样性及其组分的可持续利用、生物遗传资源获取和惠益分享等议题作出努力,为所有已知物种编目的分类学框架项目将会有助于该项工作的进行。

 

日期:2010年5月24日 - 来自[技术要闻]栏目
共 2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