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丈夫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安徽黄山一对夫妻吃野蘑菇中毒 丈夫不治身亡

前不久,在黄山市的6位四川籍民工及家属因食用了野生蘑菇后中毒,被送往医院抢救,所幸均脱险。8月1日,黄山市休宁县又出现一对夫妇食用野蘑菇中毒事件,遗憾的是丈夫已不治身亡。

据了解,这对夫妻家住休宁县蓝田镇一带。8月1日上午,他们在山间采了一些野蘑菇,中午便洗干净炖上了。15时许,丈夫喝了一些蘑菇汤,而妻子则在当晚吃了2块蘑菇。23时许,丈夫出现上吐下泻、头昏、背胀等症状,被紧急送进医院。

8月2日凌晨,妻子也出现类似不适症状,病情随后迅速发展。随后,丈夫经抢救无效身亡,妻子仍在积极救治中。这是黄山市今夏误食毒蘑菇中毒致死的首报病例。

据了解,丈夫入院后心肌损害严重,且发展迅速,肝脏损害严重。在炖制过程中,毒蘑菇的毒素大量溶入汤中,丈夫之所以病情发作先于妻子,与其喝下溶入大量毒素的蘑菇汤有关。

黄山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相关医生介绍,黄山市境内的毒蘑菇种类很多,多种类型的毒蘑菇中毒均出现过,一些毒蘑菇发作较为迟缓,如果病人无法及时得到救治,后果很难预料。近期该科室陆续收治多名毒蘑菇中毒病人,夏季是野蘑菇中毒的高发期,一定要注意防范。

医生提醒

近期高温多雨,野蘑菇疯长,有些毒蘑菇的外形跟大家平常食用的蘑菇很相似,很难分辨。医生提醒市民尤其是山区农民,不要盲目采食野生蘑菇。

食用野蘑菇中毒的深浅与进食量有关,吃得越多,中毒就有可能越深。轻者会恶心、呕吐、腹痛、腹泻,严重的可以引起人体脏器损害,甚至导致死亡。医生介绍,治疗蘑菇中毒,一是要马上洗胃,如果特别严重,还要“洗血”。

医生提醒,如果真的发生中毒事件,要马上到医院治疗。家里人最好把蘑菇的样本带来,方便医生取样检测其中的毒性。



日期:2014年8月5日 - 来自[安全快报]栏目
循环ads

妻子照顾植物人丈夫3年未出家门

  本报记者 周江南 文/图

  在梅林检查站附近的惠金公寓B栋11楼某房,住着一对特殊的夫妻。两人青梅竹马,一起走进军营,一同奔赴祖国的边疆海南,在那儿生儿育女。然而,2006年,丈夫突然患上脑溢血成了植物人,妻子成了24小时的陪伴。他们一生共同经历了战争与和平,幸福与苦难,信守不离不弃的承诺,执子之手,就是永生。昨日,记者走进了他们——张儒友与杨翠华的家。

  时光倒流,幸福止步于2006年

  时光回到1936年,张儒友出生在江苏一个农村。6年后,他50米开外的邻家也添了一个宝贝女儿,叫杨翠华。两人小时候就熟识了。成年后,张儒友喜欢上了杨翠华,多次从杨家门外情不自禁地偷看她。经邻家做媒,两人之间的窗户纸一捅就破,亲事就定了下来。

  张儒友走上了革命的道路,17岁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7年光荣地入了党。1953年,他入编中国人民志愿军三十九师,参加过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1960年退伍时服从祖国的建设需要,带领转业军团二中队300多人到海南省农场开荒种胶种茶,妻子杨翠华也到海南农场参加工作。

  1996年,夫妻俩在海南白沙农场退休。2000年,来到深圳与子女共同生活。2006年11月,张儒友与妻子回海南时,突发脑溢血,最终成了植物人。

  护理丈夫,3年没离开家门一步

  张儒友生病之后,杨翠华也崩溃了,但是,她擦干眼泪,勇敢地站了起来,因为她认识到,丈夫已经倒下,妻子坚决不能倒。

  在这3年多时间里,杨翠华从没有离开过家门一步。每天早上5点多就起床围着老伴护理到夜里12点多才休息,同吃同睡一个房间,累了就用一个小折叠椅靠在丈夫的病床旁边睡。小儿子说:“家里的护工都换了不知道多少个了,有时候一个月就换了20多个,有的护工只呆了两个小时就走了。”由于护工嫌苦,而家里又离不开护工,杨翠华便把最苦、最累的活都留给自己。

  杨翠华多次在儿女面前说:“你们的爸爸是我惟一的精神依托,他的身体是他惟一的财富,我吃得再差生活再艰苦,也比他躺着不能动要好!你们的爸爸比我痛苦、比我更难受啊!”

  张儒友的小儿子今年37岁,他告诉记者说:“我当时看着父亲的惨状,连死了的心都有,我跟父亲的感情好深好深。”张儒友的大女儿在深圳,身体不好有高血压,每次坐着公交车从罗湖到民治去看父亲,都累得不得了,有一次居然栽倒在父母亲租住的小屋门口。张儒友的小女儿频繁地向同事借钱,让同事一度怀疑她是不是“沾染了赌博”。张儒友的小儿子说:“大哥受了父亲事情的刺激,头脑都有些问题了。现在只知道他在海南,都失去联系了。”

  不少同事、朋友、邻居知道张儒友的病情后,都劝张家人“放弃算了”。古语有云:久病床前无孝子。子女们也不是不孝,但是实在很痛苦,情绪失控时曾经跟母亲商量是否放弃的问题,杨翠华一听火冒三丈并斩钉截铁地说:“你们要放弃,除非你们先把我从11楼丢下去,否则休想!”儿女们看到母亲如此的坚决,以后谁也不敢再提这件事情了。

  精心制食,搅拌机用坏了20多个

  现在,张儒友躺在床上,鼻孔里插着呼吸管,喉咙里插着吸痰管,胃上面插着输食管,下身吊着尿袋,全身四肢没法一丝一毫的动弹,只有起伏的呼吸和偶尔睁开的眼神空洞的眼睛。杨翠华正在客厅与记者讲述时,张儒友突然发出一串奇怪的声音,杨翠华立即象箭一样冲向了病床,告诉记者“老伴要吸痰了”,立即操作起来。

  杨翠华自己吃得很简单,一天三顿有两顿是稀饭。却嘱咐子女们买来丰富的蔬菜、水果、肉类等,煮熟后,用搅拌机打成流质,通过注射器输送到丈夫的胃里。食品搅拌机用坏了20多个,连附近的商家都不愿意再卖给他们了。因为保修期是一年,而杨翠华家的搅拌机总是坏得特别快,又是更换又是维修,非常麻烦。无奈之下,杨翠华只好安排小儿子自己负责机械的保养和维修。

  节衣缩食,再苦不能耽误病人治疗

  在海南给张儒友治病时,一下子就花去了30多万元。由于农场只有内部的大病保险,按规定只能2万元封顶,在支付了7万元的医疗费后便不再支付。2007年,家人带着张儒友来到深圳,租住在民治几十平方米的小屋内。到目前为止,张儒友共花去医疗费约40万元,除去农场的支付,其他均为两个子女分担。

  张儒友与杨翠华育有两子两女,大儿子与大女儿都无业,所以小女儿与小儿子担起了家庭的重担。现在,民治出租屋的租金为每月1300元,请护工的费用为每月1600元,再加上每月差不多3000多元的伙食费、维持病情的药费等,花费很大。小女儿与小儿子均在事业单位工作,都已结婚生子,小儿子的双胞胎儿子才1岁,家庭负担也重。

  自从张儒友患病后,杨翠华就没买过一件新衣服穿,连一条新毛巾都舍不得买,甚至用破衣烂衫剪成的布条洗脸。为了将节省出来的钱用到丈夫的治疗,杨翠华一日三餐多靠醋蒜头当下饭菜。

  不少人都说杨翠华太痴情、太傻了,想等丈夫苏醒,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杨翠华却愿意为了这万分之一的希望去拼搏。“你看,他还是有意识的。”杨翠华盯着丈夫的脸,一往情深地说。

  当杨翠华抱着丈夫的头说,“记者来看你了”,张儒友突然紧锁了眉头,杨翠华看到了,很欣喜,情不自禁地盯着丈夫的脸看了半天,希望丈夫还有“表示”。由于取掉了颅骨,张儒友的右脑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袋,形状很是吓人,然而,在杨翠华的心中,躺在床上的这个人,依然是当年那1.84米的帅小伙子,那个带给她青春欢笑的男人。

  杨翠华经常含泪在张儒友的耳边唱歌,那首“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曾经是丈夫的最爱;那首“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到这里”,曾经是张儒友含饴弄孙时最喜欢唱的歌。张儒友病床边的墙上,挂着双胞胎孙子的照片,很多时候,杨翠华分明看到丈夫的眼睛在盯着这张照片。杨翠华哽咽着说:“那是他的希望。”

  杨翠华一天的护理生活

  每天早上5点多钟起床,对护理仪器进行高温消毒;掰开老伴的嘴巴用3根棉签蘸酒精消毒口腔,用棉签蘸酒精对开颅手术伤口按摩和护理;5~10分钟人工吸痰一次;早、中、晚全身按摩3次;每日两次用温开水擦拭身体、翻身数次;每日配置4次营养液和注射营养液;每日2次人工排大小便。

日期:2009年10月15日 - 来自[健康快讯]栏目

丈夫帮妻子照顾瘫痪前夫感动四邻

  广西新闻网记者 唐晓燕 邓振福 通讯员 杨志军

  14年前,龙胜女子杨海英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嫁给大自己14岁的朱明佳。然而命运弄人,婚后第四年的一次车祸,让朱明佳瘫痪在床,杨海英独自担起照顾重病丈夫和年幼儿子的重担。在杨海英被重负压得喘不过气时,中年丧妻的潘昌杰走进了她的生活,和她一起照顾朱明佳。如今,潘昌杰几乎把照料朱明佳的事都揽到自己身上。

  杨海英带前夫改嫁,对瘫痪前夫不离不弃;潘昌杰“上门”任劳任怨照顾妻子前夫的事迹,感动了街坊邻居。9月26日,记者走进了这个平凡又特殊的家庭。

  丈夫为前夫腾“单间”

  26日下午,记者找到了位于县城附近的杨海英家。这是一栋临街旧房,一进门,便见到正在收拾房间的女主人。房间虽狭窄,却是“多功能”的,既是厨房、客厅,又是卧室:三分之一的角落被厨具、餐桌摆满,一张大床又占了小半空间,剩下的地方摆着一张沙发和一台电视,发挥着客厅的功能。

  杨海英热情地跟记者打招呼:“不好意思,家里又小又乱,你们随便坐吧。”因为生活的操劳,这位才40岁的侗族妇女显得比同龄人苍老,但黝黑的脸上带着淳朴的微笑,又给人乐观坚强的感觉。

  记者没见到朱明佳,正疑惑时,杨海英指着房间最里面的一个柜子说:“柜子背后有一个‘单间’,是专门隔出来给朱明佳住的。我和现在的丈夫还有儿子就挤在外面这间屋子里。”“不过,丈夫和儿子正在那守烟摊呢。你们刚进来的那个转角有个小烟摊,是我家开的。”

  记者这才想起,刚进来时看到一对在烟摊前嬉笑打闹的人,便是杨海英现在的丈夫潘昌杰和杨海英与朱明佳所生的13岁的儿子。

  “虽然不是亲生父子,但他们两感情好,这让我感到很安慰。一家四口在这个小屋子里能和睦相处,我觉得很幸福。”杨海英欣慰地说。

  车祸让幸福“拐弯”

  回想起自己的第一次婚姻,杨海英说“不后悔”,“如果让我重新来过,我还会选择嫁朱明佳”。

  今年54岁的朱明佳,本是藤县人。上世纪90年代,30多岁他来到龙胜收废旧,并很快干出点样子,开了个收废旧的店。这时,20多岁的杨海英走出老家,来到县城一家餐馆打工,就此认识了常来餐馆收废旧的朱明佳。不久,这个老实憨厚的男人吸引了杨海英,两人渐渐走在了一起。

  由于朱明佳比杨海英大14岁,起初,杨家坚决反对他们结合。但家人拗不过杨海英,加上朱明佳老实勤快的性格也渐渐得到杨家人的认可,两人终于在1995年结婚。次年,儿子出生了。

  结婚的前四年,是杨海英最幸福的日子,丈夫体贴,儿子可爱,夫妻俩又开了一家快餐店。可好景不长,1999年中秋节,朱明佳在家门口被一辆飞驰的摩托车撞出五六米,头部严重受伤,当场昏死过去。送到医院抢救半个月后,朱明佳醒了,但已失去意识,瘫痪在床。

  不离不弃照顾瘫夫

  这场飞来横祸将杨海英的生活完全改变了,她带着年仅3岁的儿子辗转桂林、柳州等地给丈夫治病,但丈夫的病一直没有大的起色。在医生的规劝下,杨海英只好带着丈夫回家。

  回想起那段日子,杨海英不停地摇头。既要照顾丈夫的吃喝拉撒,又要照顾年幼的儿子,还要维持全家的生活,负担可想而知。由于丈夫丧失了语言能力,屎尿都拉在床上,收拾弄脏的床铺成了她每天重复最多的事情,她经常要忙到深夜。

  更让杨海英为难的是,朱明佳经常白天沉睡,晚上清醒,还常莫名大哭。这时,忙了一天刚躺下的杨海英又不得不起来,哄着被吓哭的孩子,给朱明佳喂药、按摩。

  记得有一次深夜,朱明佳癫痫和胃出血犯了,忽然口吐白沫,满嘴喷血,手舞足蹈地从床上滚落下来。这一情景吓坏了年幼的儿子,杨海英也被吓坏了。她泪流满面地一边哄孩子,一边安抚丈夫,但凭她一人的力量怎么也扶不起80公斤重的丈夫,最后求助邻居才把丈夫扶起来。

  “说实话,那时我真的想过放弃,想一走了之,但看着痛苦的丈夫和可怜的儿子,我又怎么忍心撒手不管?”杨海英感慨地对记者说。就这样,杨海英独自照顾朱明佳,一晃过了4年。

  同命相怜人重组新家

  看到杨海英过得越来越艰难,不少亲友包括朱明佳家里的亲戚都劝杨海英改嫁,都被她婉拒。一个有心的邻居想了一个办法,变相给她介绍对象。

  2003年初,这名邻居说带杨海英去算命,并把她带到一个地方。在这里,杨遇到了一个正在砌墙的男子,他便是她现在的丈夫潘昌杰。“我当时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他也一直盯着我看,不知怎么的我对他很有好感。”说到这,杨海英露出了腼腆的笑。

  从那以后杨海英和潘昌杰开始了恋爱。至于两人为什么能很快走到一起,潘昌杰认为是同命相怜。

  “我们都是苦命人,相同的经历让我们走到了一起。”潘昌杰说,他今年43岁,是龙胜镇一农民。1999年,他老婆身患癌症,在花去了几万元医疗费后不幸去世。当时,他的儿子13岁,女儿才9岁,他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经人介绍认识杨海英后,他觉得两人都是苦命人,两人惺惺相惜并决定重组一个家庭。

  杨海英提出的唯一条件,是要带着瘫痪的前夫一起出嫁,潘昌杰爽快地答应了。2003年4月,杨海英和前夫通过法院裁决离婚。第二天,她和潘昌杰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

  丈夫“上门”接过重担

  婚后,在农村已建有新房的潘昌杰搬到了杨海英原先居住的出租屋,和杨海英、朱明佳以及杨朱两人的儿子一起生活,成了“上门”女婿。

  潘昌杰住进这屋后,就经常帮朱明佳倒屎倒尿、擦背、洗衣服。

  隔壁的武女士竖起大拇指对记者说:“杨海英这个丈夫真是没挑的,为人老实,又不抽烟喝酒,脾气又好,老朱病了这么多年,体重越来越重,杨海英已经扶不起,现在几乎都是小潘在照顾老朱的饮食起居,他从来不嫌脏嫌累,我们周围的人都特敬佩他。”

  看到潘昌杰如此照顾前夫和儿子,杨海英很感动:“每次吃饭前,潘昌杰总是先将好菜选出来,装到碗里端给朱明佳先吃。这几年过年,我和潘昌杰带着儿子回农村过,但潘总是先将年夜饭打包送给朱明佳,一直等着他吃完了,安顿他睡下后才回家。”“对我儿子好得也没话说,自从儿子上初中后,晚上下晚自习,潘昌杰担心儿子走夜路不安全,每天他回到三四公里外的自家里忙完农活后,就匆匆赶回来去接儿子回家,天天如此从来没落下过。儿子现在跟他比跟我都亲。”

  更让杨海英感动的还有潘昌杰的母亲,她非但没有嫌弃杨海英给她儿子带来的拖累,反而时常叮嘱儿子儿媳要照顾好朱明佳,不能饿着冷着他。

  “当初,你对杨海英带着前夫出嫁,心里是怎么想的?”面对记者的提问,潘昌杰说:“1999年,我前妻临终前把儿子叫到身边,让他们兄妹一定要同意我再娶。当我将杨海英的情况告诉儿女及母亲、兄弟时,他们都表示同意。我们一结婚,我的儿子和女儿都第一时间改口叫杨海英妈妈了。”

  义务扫街回报社会

  杨海英带前夫改嫁,潘昌杰悉心照顾妻子瘫痪前夫的事迹感动了街坊四邻。减少房租、光顾烟摊、逢年过节送衣送物,亲友和邻居用最不同的方式关爱这个特殊家庭。

  杨海英所在的桂龙社区居委会也在全力帮助这个家。居委会主任宾泽云介绍说,社区已经为杨海英、朱明佳和他们的儿子申请了低保,一月下来3人有近600元的收入;从去年起给杨海英申请了廉租住房补贴,基本解决了他们房租的问题;参保城镇居民医疗保险、临时医疗救助等也逐一落实了。

  龙胜镇妇联主席杨清告诉记者:“下一步,镇妇联考虑为杨海英一家向县里申请廉租房,争取尽快解决他们一家四口住宿拥挤的问题。”

  对于社会各界给予的帮助,杨海英一家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并积极寻找回馈社会的办法。宾泽云告诉记者,5年来,杨海英一直在义务打扫街道,有时一天扫好几次,周围居民都被她感动了。

日期:2009年9月29日 - 来自[健康快讯]栏目
共 126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