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寸口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难经》脉诊探析

  《难经》并非脉诊专书,但八十一难中,从一难至二十二难均为论述脉诊的专篇,占全书四分之一强,可见该书对脉诊十分重视。
l提出“独取寸口”的脉法,赋予“三部九候”新内容
  《难经》在《黄帝内经》基础上提出并大致完成了“独取寸口”的脉诊方法。《难经》日:“十二经中皆有动脉,独取寸口以决五脏六腑死生吉凶之法,何谓也?然:寸口者,脉之大会,手太阴之脉动也。”又日:“寸口者,五脏六腑之所终始,故法取于寸口也。”(见《一
难》)。《难经》在此提出“独取寸口”的同时,也对“独取寸口”之原因,进行说明和论述。之后,人们对此问题的理论阐述,基本上没有超越《难经》的范围。如吕广注日:“十二经皆会于太阴寸口”。又日:“十二经、十五络、二十七气,皆候于寸口。”
    《难经》赋予“三部九候”新的内容,用以说明“寸口”脉所分三部及每部所分三候。日:“脉有三部九候,各何主也?然:三部者,寸、关、尺也。九候者,浮、中、沉也。”又日“上部法天,主胸以上至头之有疾也;中部法人,主膈以下至齐之有疾也。下部法地,主齐以下至足之有疾也。”(见《十八难》)。而《五难》对脉诊的轻重说的较为具体,并配以相应脏腑,日:“脉有轻重何谓也?然:初持脉如三菽重,与皮毛相得者,肺部也;如六菽重,与血脉相得者,心部也;如九菽重,与肌肉相得者,脾部也;如十二菽重,与筋平者,肝部也;按之至骨,举指来疾者,肾部也。故日轻重也。”在此记述了有关脉轻重不同的举、按、寻三法,用以区别浮、中、沉三候。可见,《难经》字面上并未明确三部九候配属脏腑问题,但《难经》将三部九候综合为上、中、下,其意为寸和浮是上,关和中是中,尺和沉是下,并将其与相应脏腑及身体部位类比,这虽然没正式提出寸关尺分主脏腑,也许正是三部九候分主脏腑完整体系形成过程中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从而规范出寸、关、尺分候脏腑的总体方向,并成为后世《脉经》中寸、关、尺分候脏腑的理论依据。
2确定了“寸口”脉中寸、关、尺的位置和长度。
    《黄帝内经》中已有“关”、“尺”、“尺内”、“尺寸”等字样,但并未见将“寸口”脉分为寸、关、尺三部的说明,更没有寸、关、尺长度的规定。《难经》补《内经》之未备,较明确地阐述了相关问题。《二难》日:“脉有尺寸,何谓也?然:尺寸者,脉之大要会也。从关至尺,是尺内,阴之所治也。从关至鱼际,是寸内,阳之所治也。故分寸为尺,分尺为寸。故阴得尺内一寸,阳得寸内九分。尺寸终始,一寸九分,故日尺寸也。”《十八难》日:
“关之前者,阳之动[也];脉当见九分而浮。……关之后者,阴之动也,脉当见一寸而沉。”在此《难经》不仅提出了“寸口”分“尺”、“寸”二部脉,而且也指明在尺寸之间,用以分阴阳、别尺寸的界限“关”脉。《内经》也提及“尺寸”,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按尺寸,而观浮沉滑涩,而知病所生”。杨上善注云:“人之两手,从关至鱼九分,为寸也;从关至尺一寸,为尺也;尺寸终始一寸九分,为尺寸也。……关者,尺寸分处,关自无地。”参照上述《难经》文字,杨上善注释便十分易懂了。其实,《难经》是把《内经》尚未明确“寸口”分“寸”、“关”、“尺”之观点,从内容和形式上进一步发展明确起来:“三部者,寸关尺也”。寸部九分,尺部一寸,共计一寸九分。自《脉经》后,寸、关、尺部位、长度均略有更改,但“寸口”总长度为一寸九分,则始终遵循《难经》观点至今未变。
3  关于脉名、脉象、主病、脉理的新认识
    《难经》在《内经》等基础上,又提出或增减了一些脉名。增加的有牢、濡、损、微、状、结、覆、溢、关、格等,其中濡、微、结、伏等被吸收到后世首部脉诊专著《脉经》所列二十四部脉中,至今应用。《难经》在《内经》“脉合阴阳”(《素问•脉要精微论》)基础上,以阴阳为分脉总纲。如《四难》日“谓浮、沉、长、短、滑、涩也,浮者阳也,长者阳也,滑者阳也;沉者阴也,短者阴也,涩者阴也。”这便为其后《脉经》系统整理脉名奠定了理论基础。
    《难经》在脉象上,较多重复《内经》观点,仍以四时脉、季节脉等为主,在论述上与《内经》略有不同。《十四难》日:“至之脉,一呼再至日平,三至日离经,四至日夺精,五至日困,六至日命绝,此至之脉也。”《十五难》日:“弦、钩、毛、石者,四时之脉。”《难经》在《内经》基础上提出了男女脉象的差异,日:“男子生于寅,寅为木,阳也;女子生于申,申为金,阴也。故男脉在关上,女脉在关下,是以男子尺脉恒弱,女子尺脉恒盛;是其常也。”
    有关脉象主病问题,《难经》虽然亦尚不系统,但较《内经》有一定的进步,出现了迟数脉与脏腑疾病之关系(《九难》)、歇止脉与肾气衰竭之关系(《十一难》)等脉象主病专篇。如《九难》日:“何以别知藏府之病耶?然:数者府也,迟者藏也。数则为热,迟则为寒。诸阳为热,诸阴为寒。故以别知藏府之病也。”如《十一难》日:“经言脉不满五十动而一止,一脏无气者,何脏也?然:人吸者随阴人,呼者因阳出。今吸不能至肾,至肝而还,故知一脏无气者,肾气先尽也。”又如《四难》日:“心肺俱浮,何以别之?然:浮大而散者,心也;浮而短涩者,肺也。”《难经》在脉象主病上,确有一些新的体会,但从总体上仍未超出《内经》水平,仍属脉与疾病关系的经验积累阶段,尚未实现系统化和规范化。
    另外,以“阴阳”等为主,解释和说明脉及脉理规律,是《难经》脉诊又一主要特点。如《二难》提出“尺寸分阴阳”之说,认为“从关至尺,是尺内,阴之所治也;从关至鱼际,是寸[口]内,阳之所治也。”《四难》提出“脉有阴阳”,日:“脉有一阴一阳,一阴二阳,一阴三阳;有一阳一阴,一阳二阴,一阳三阴。……。浮者阳也,滑者阳也,长者阳也;沉者阴也,短者阴也,涩者阴也。所谓一阴一阳者,谓脉来沉而滑也,一阴二阳者,为脉来沉滑而长也,一阴三阳者,为脉来浮滑而长,时一沉也;所谓一阳一阴者,谓脉来浮而涩,一阳二阴者,为脉来长而沉涩也,一阳三阴者,为脉来沉涩而短,时一浮也。”《六难》提出脉之阴阳虚实问题,日:“浮之损小,沉之实大,故日阴盛阳虚。沉之损小,浮之实大,故
日阳盛阴虚。是阴阳虚实之意也。”再如《二十难》论及“阴阳伏匿”之脉象,日:“脉居阴部而反阳脉见者,为阳乘阴也,虽阳脉时沉涩而短,此谓阳中伏阴也;脉居阳部而反阴脉见者,为阴乘阳也,虽阳脉时浮滑而长,此谓阴中伏阳也。重阳者狂,重阴者癫。脱阳者见鬼,脱阴者目盲。”《内经》也引入“阴阳”并用以说明脉象的大体分类,而《难经》则具体运用“阴阳”之理,去说明脉象,阐释脉理,在许多方面,或阐《内经》之未发,或较《内经》又有新的认识,产生了更加深远的历史影响。
日期:2014年1月14日 - 来自[论著及其他]栏目
循环ads

论《内经》诊脉的不同学说

 

  《内经》是古代各种学说,各个学派的综合产物,反映在诊脉上,就是以切脉的不同方法为主导的、诊脉、察病的不同体系。之所以称它们为不同的学说,主要原因有三:其一,因同为诊察疾病的脉诊,而其方法却不同;其二,每一种方法都可以独立诊察全身疾病,而不需融合,而且它们之间具有矛盾性、排他性;其三,每一种方法都有自己的理论和实际内容。总结《内经》的诊脉,主要有以下几种学说,现分述之。

  脏腑经脉遍诊脉法

  脏腑经脉遍诊法是《内经》诊法的一个重要内容。《素问·大奇论》详细地论述了心脉、肝脉、肾脉、肺脉、脾脉的大、小、缓、急、沉、涩、滑、结所出现的各种病证,指出五脏脉表现不同主病不同,同时也指出:“三阳急为瘕,三阴急为疝,二阴急为痫厥,二阳急为惊”。明确提出太阳、太阴、少阴、阳明脉弦急所主的各种病证。这就在五脏脉之外又提出了膀胱与胃的脉象变化。而众所周知,《内经》并无寸口各部分属脏腑之论,如果这样那必然就有某些其他部位可以诊察心脉、肝脉、十二经脉等。这些部位实际上就是各条经脉的“动脉”之处,《内经》中也明确记载了诊察动脉来测知各条经脉的情况,如《素问·病能论》说:“帝曰:有病怒狂者……何以知之?岐伯曰:阳明者常动,巨阳、少阳不动,不动而动大疾,此其候也。”王冰注:“不应常动,而反动甚者,动当病也。”说明《内经》认为正常情况下膀胱、胆的动脉搏动程度不及阳明胃经,若其动甚则为异常。但这并非说十二经中只有肺、肾、胃经搏动,而其余不动,只是强调肺、肾、胃三脏腑较之他脏搏动剧烈,在十二经中的重要地位。这实际也正提出了十二经动脉诊察法的注意点。另外《难经·一难》更明确指出:“十二经皆有动脉。独取寸口,以决五脏六腑死生吉凶之法,何谓也?”说明《难经》以前确有诊察十二经动脉之法,而《难经》则提倡十二经动脉中独取手太阴动脉寸口之法,这实是一个飞跃,但并不能因此而否定并无诊察十二经动脉之法。可见《内经》时代五脏六腑、十二经脉都有一定的脉象表现,而根据这些脉象表现就可以测知脏腑经脉的病变。

  三部九候法

  三部九候与脏腑遍诊法所不同的是,它运用了天地人的观点,把人看成是自然界的一个缩影,而分成上中下天地人九个部分,认为这九个部分可以反映生活在自然界中的人的情况,地分九野,人脉亦有九处,以天人相应。具体所候部位见表1。

  这较脏腑经脉遍诊法精简而富于理论,更前进了一步,另外又由于切诊部位较之简单,故这一方法在《内经》时代相当盛行。如《素问·离合真邪论》说:“审扪三部九候之盛虚而调之,察其左右上下相失及相减者,审其病脏以期之。不知三部者,阴阳不别,天地不分。”《素问·八正神明论》还提出能否按三部九候脉指导诊治,作为判断医生技术水平的标志。可见三部九候法作为《内经》脉学的一个重要学派是当之无愧的。三部九候候病的方法主要是观察脉与形体是否相应、上下左右相失与不相失、上中下三部相互调和与不调和,如《素问·三部九候论》说:“形盛脉细,少气不足以息者危。形瘦脉大,胸中多气者死。参伍不调者病。三部九候皆相失者死。上下左右之脉相应如参春者病甚。上下左右相失不可数者死。中部之候虽独调,与众脏相失者死。中部之候相减者死。”说明上中下三部脉象互相调和则不病,反之,形气相失,参伍不调,上下左右脉不相应,至数错乱,不可数者则谓病甚或死证。另外,这一方法的每候之脉还反映相应部位的病变情况,临证时还要根据九候脉象,察其是否独大、独小、独疾、独迟、独热、独寒、独陷下,如果脉失其常,而见到独大、独小等则为病脉,视其出现的部位,来判断病位、病性和预后。

  人迎、寸口对比脉法

  人迎为足阳明胃经所主,寸口脉为手太阴肺经所主,《灵枢·四时气》篇说:“气口候阴,人迎候阳。”人迎为阳经之脉主表,旺于春夏;气口为阴经之脉主里,旺于秋冬。所以在正常情况下,人迎寸口与四时相应,春夏人迎微大,秋冬寸口微大,正如《灵枢·禁服》说:“寸口主中,人迎主外,两者相应,俱往俱来,若引绳大小齐等。春夏人迎微大,秋冬寸口微大,如是者名曰平人。”可见人迎寸口对比脉法,一是把人迎、寸口与春夏秋冬结合起来进行对比,春夏人迎微大、寸口微小,秋冬寸口微大、人迎微小,否则为病脉,如《素问·脉要精微论》说:“反四时者,有余为精,不足为消。”详见表2。

  另一种方法就是人迎与寸口的脉象对比。历代注释,大多认为它是以人迎和寸口两处的脉象同正常人比较,即可确定病变发生在何脏腑经脉。如人迎脉比正常人大一倍(即经文所说一盛),就表示病在少阳;寸口脉比正常人大一倍,就表示病在厥阴等。也就是说,人迎脉是同正常人的寸口作比较,寸口脉是同正常人的人迎脉作比较。人迎寸口对比法的第三个运用方法是通过诊察各自的脉象来区别病在内在外,如《灵枢·五色》说:“切其脉口滑小紧以沉者,病益甚,在中;人迎气大紧以浮者,其病日进,在外。其脉口浮滑者,病日进;人迎沉而滑者,病日损。其脉口滑以沉者,病日进,在内;其人迎脉滑盛以浮者,其病日进,在外。”可见这种脉法是可以诊察全身表里内外、十二经脉病变的。

  独取寸口法

  《内经》提出独取寸口法,其理论基础在于肺有“主治节”之功能、“朝百脉”之性质,又同脾胃密切联系的特点。《内经》认为,诊察寸口脉,主要是察脉之长、短、迟、数、滑、涩、浮、沉、细、节律不整等,分析它的主病及多种病脉合并的临床意义。如《素问·平人气象论》中就论述了多种寸口脉太过与不及以及其主病,来辨别病位、病性。

  但值得注意的是,《内经》虽然提出“独取寸口”,但并未解决寸口分寸、关、尺三部及其脏腑经脉脉位配属问题,寸口脉诊手法也不全面。其中对于《素问·奇病论》“尺脉数甚”的理解,一些注家认为是寸口的尺部脉数,如张琦注:“脉数为热,尺脉数甚是肾热也。”而若据《难经·十三难》“脉数,尺之皮肤亦数”的论述,此“尺数”仍可理解为尺肤数,就此而论,《素问·至真要大论》的“三阴在下,则寸不应;三阴在上,则尺不应”也可以理解为“寸”是寸口,“尺”是尺肤。当然也有多数注家在注“尺不应”时,作为尺部脉不应。因此对于《内经》中是否已将寸口分为寸部和尺部尚有分歧见解,有待进一步探讨。而《难经》却解决了寸口分寸、关、尺三部及其与脏腑经脉配属等一系列问题,进一步发展了“独取寸口”,使之更加完善。因此,可以认为《难经》是这一派别的继承者,它也正是察局部以知整体的代表者。由于种种原因,《内经》以后,这一派逐渐取代了脉诊其他学说而占了主导地位,但随之而来的,这一派中对于寸口寸关尺三部分属脏腑脉位又出现分歧,尤其是小肠脉位,如《脉经》认为在左寸,《景岳全书》却指为右尺,《医宗金鉴》则定在左尺,此类分歧很多,难以枚举。说明在这一派别中又有一些新的小派别。这也正说明了任何科学的发展都是在争鸣中前进。

  《内经》中还有一些脉诊法,如人迎趺阳和参脉法、颈脉诊水肿法、少阴神门诊妊子法以及足踝上五寸诊法等,这些或因为它们是属于脏腑遍诊法中某一部的具体运用而仅能诊察相应脏腑的情况,不能独立诊察全身病变;或因为记载太简单、缺乏理论、实际运用也较少(如《素问·三部九候论》的足踝上五寸诊法)而没有得以保存及流传,这些诊法也只能称之为一种方法,均不能称之为一种学说。

  综上所述,以上四种以切脉的不同方法为主导的、诊脉察病的不同体系,实为《内经》脉学的各个派别,也是《内经》时代中医脉学的各家学说。

日期:2013年1月16日 - 来自[经典研习]栏目

肺朝百脉 非肺潮百脉

范铁兵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

近日拜读《中国中医药报》2011年3月23日发表的《肺朝百脉:肺使百脉如潮》(下文简称《潮》文)后深受启发。但是对将“肺朝百脉”理解为“肺使百脉如潮”一说,笔者不敢苟同。

《潮》文认为:“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如果再讲一次“百脉汇归或‘会聚’于肺”,语意上就重复,并使下文缺少主语,与紧接的“输精于皮毛”的语意也衔接不起来。笔者认为,实际上“百脉汇归或‘会聚’于肺”是“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的互文,着重说明了所要阐释的内容,并且指明了因果关系,亦符合文理与逻辑关系,故无重复之嫌。此外,所谓使“输精于皮毛”缺少主语的说法,实际上是省文的写作手法,补充完整即“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肺)输精于皮毛”。

《潮》文“查‘朝’字原为‘早晨,太阳升起’之意,在《内经》中亦与现代汉语的‘潮’字通用。古人对于海水之定时涨落,习惯上早潮曰潮,晚潮日汐。在《内经》中就用潮汐般日夜周期性有规律运动来形容气血之运行。如《素问·五藏生成篇》有‘此四肢八溪之朝夕也’之说。”然张景岳对“八溪”的注释为:“八溪者,手有肘与腋,足有胯与腘也,此四肢之关节,故称为溪。”如是,四肢之关节如何能做到潮汐般日夜周期性有规律的运动?此外,将张景岳的注释“朝夕者,言人诸脉。髓、筋、血、气,无不由此出入而朝夕运行不离也”认为是“潮汐般日夜周期性有规律运动来形容气血之运行”是不妥的。从“无由此出入而朝夕运行不离也”可以看出,张景岳注释实际上是指“气血日夜运行,周而不息”之意。肺主一身之气,调节全身的气机,所以血的运行亦有赖于肺气的敷布与调节。“肺朝百脉之气”后,通过肺的宣降作用,将水谷精微之气布散至全身,外达于皮毛。

又《灵枢·顺气一日分为四时》云:“以一日分为四时,朝则为春,日中为夏,日入为秋,夜半为冬。朝则人气始生,病气衰,故旦慧;日中人气长,长则胜邪,故安;夕则人气始衰,邪气始生,故加;夜半人气入藏,邪气独居于身,故甚也。”从这段文字中不难看出,此“朝夕”指“早晚”而言。《素问·移精变气论》云:“失四时之从,逆寒暑之宜,贼风数至,虚邪朝夕,内至五藏骨髓,外伤空窍肌肤。”此段文字表明“朝夕”代指“时刻不间断”之意。此皆无“潮汐”之意。如此,怎能用“潮汐”来形容气血的运行规律。

《潮》文通过言“肺能主生化于五味的三阴三阳之气”,便得出“使得百脉之气血如潮汐般昼夜周期性运行”,实在令人费解。《潮》文“全身脏腑经脉气血的情况,都可以通过肺经之寸口反映出来。因此,‘肺朝百脉’与‘气口成寸,以决死生’的关系的论述,可以作为中医脉诊的理论基础”之说,恰好佐证了“肺朝百脉之气”的医理。这是因为,百脉之精气汇聚于肺,肺通过宣降作用布散到全身,全身的精气又环流入脉中,脉中精气,通过不断运动,周流于四脏,这些是正常的生理活动,但都要取决于气血阴阳的平衡,而人体气血阴阳的平衡,最易表现于寸口,于是寸口脉搏的变化便在一定程度上“决死生”。

《潮》文通过“《阴阳类论篇》言,‘三阴者,六经之所主也,交于太阴’,王冰曰,‘此正发明肺朝百脉之义也’。王冰注曰:‘太阴,谓寸口也。寸口者,手太阴也,脉气之所行,故脉皆至于寸口也。’‘寸口者,脉之大会’是‘肺朝百脉’的外候也”之语,便得出“肺脏为‘六经之所主’”,似为不妥。《阴阳类论篇》明言:“三阴者,六经之所主也,交于太阴”,何出“肺脏‘为六经之所主’”之言?若因“交于太阴”及王冰注“太阴,谓寸口也。寸口者,手太阴也,脉气之所行,故脉皆至于寸口也”,而得“肺脏‘为六经之所主’”亦医理不通,因为“太阴”“寸口”皆不等于“肺”脏。

总之,笔者认为,“肺朝百脉”之“朝”,为“朝会、会聚、汇合”之意;“肺朝百脉”就是“百脉之气朝于肺”。

日期:2011年10月25日 - 来自[临床讨论]栏目
循环ads

三根手指辨健康

  ●寸口位于手太阴肺经原穴所在之处,为脉之大会,而“肺朝百脉”,五脏六腑十二经气血的运行都始于肺而止于肺,因此,寸口脉能够反映五脏六腑十二经气血的病变。

  ●另一方面,手太阴肺经起于中焦,与脾同属太阴,与脾气相通,而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所以脏腑气血的盛衰都可以反映于寸口。

 

  “小姑娘,你的脉轻轻摸的话,感觉不明显,需要用点力才能摸到,这叫做沉脉,《脉经》里解释是‘举之不足,按之有余’,主里证。搏动力度偏弱,是阳气虚的脉象。”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教授王天芳一边将手指搭在我的手腕上切脉,一边解说。听到她的解释,我不禁暗暗吃惊,心想,最近的节食活动恐怕是有点过头了。

  脉诊初感受

  千百年来中医诊病就像一场考试,求诊的人在医生面前把手一伸,医生摸摸左手脉,摸摸右手脉,看看舌苔,反复询问病人症状、感觉,然后大夫就会将患者的病证清清楚楚地讲出来,如果患者信服,这场考试就算通过了。医生是如何通过摸脉来判断病证的呢?

  王天芳指导我将自己左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并拢放在右手手腕后寸口的位置,感觉脉搏的活动。

  首先感觉到脉搏的位置,有的轻轻一摸就能摸到,有的却需要用力才能摸到,这就分出了浮脉和沉脉。

  第二点是脉搏的力度,搏动有力为实脉,无力的则为虚脉。

  第三点是脉搏的频率,健康人在一呼一吸之间脉搏应搏动4次,不足4次为迟脉,超过5次不足7次为数脉。

  第四点是脉搏的紧张度,如果按下去,感觉像按在琴弦上,强而硬,为弦脉。如果感觉松弛和缓则为缓脉。

  第五点是脉搏的均匀度,节律是否均匀,力度、大小是否一致,节律不均匀的就有促脉、结脉、代脉,力度、大小不均匀的有微脉、散脉等。

  第六点是脉搏的流利度,也就是脉搏来势的流畅程度,脉来圆滑流利为滑脉,往来艰涩为涩脉。

  第七点是脉搏的长度,也就是手指能够感觉到的脉动的轴向范围的长短,分为长脉和短脉。

  第八点是脉搏的宽度,即手指能够感觉到的脉动的径向范围大小,分为大脉和细脉。

  即使在王天芳手把手的指导下,我这个门外汉也只能感受到这八点中的一部分,更不要说分辨临床中各种复杂的脉象,可见中医脉诊的学习难度之大。

  在感受过脉搏的各种应指形象后,王天芳告诉我,几千年来,中医大夫通过临床实践,不断总结,不断验证,不断修正,最终建立了脉诊的理论体系,将可以感受的外在脉象与内在病证建立联系,结合望、闻、问等其他方法,共同诊断病情。

  切脉为何选手腕

  人体头部、四肢、躯干都有动脉分布,可供切脉的地方很多,为什么中医大夫无一例外地选择了手腕部位呢?

  “脉诊又称切脉,是医生用手指的指目,也就是指尖与指腹交界处椭圆形的一小块区域,切按患者的脉搏,根据脉动应指的形象来了解病情、辨别病证的诊察方法”,王天芳介绍道,“诊脉的部位并不是一开始就确定在寸口,它有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

  最初医生选用遍诊法,将头、手、足三部分的有关动脉全部诊察,张仲景提出三部诊法,诊人迎、寸口、趺阳三脉,经过《难经》、《脉经》的总结,最终寸口诊法被后世医家普遍采用。

  究其原因,王天芳说,寸口位于手太阴肺经原穴所在之处,为脉之大会,而“肺朝百脉”,五脏六腑十二经气血的运行都始于肺而止于肺,因此,寸口脉能够反映五脏六腑十二经气血的病变。

  另一方面,手太阴肺经起于中焦,与脾同属太阴,与脾气相通,而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所以脏腑气血的盛衰都可以反映于寸口。

  结  语

  脉诊作为中医“四诊”之一,从脉象出发了解病情,经过长期的医学实践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具有毋庸置疑的科学性。但不能盲目夸大其作用,悬丝诊脉、摸脉断命运之说不可信。在临床诊断中,四诊合一、病证合参、整体审察才能准确地判断病情,辨证施治。

日期:2010年4月7日 - 来自[中医诊断]栏目

一难

        曰:十二经皆有动脉,独取寸口,以决五脏六腑死生吉凶之法,何谓也?

  然:寸口者,脉之大会,手太阴之脉动也。人一呼脉行三寸,一吸脉行三寸,呼吸定息,脉行六寸。人一日一夜,凡一万三千五百息,脉行五十度,周于身。漏水下百刻,营卫行阳二十五度,行阴亦二十五度,为一周也,故五十度复会于手太阴。寸口者,五脏六腑之所终始,故法取于寸口也。


 

日期:2008年5月15日 - 来自[论脉]栏目
循环ads

手检图三十一部

  经言:肺者,人之五脏华盖也,上以应天,解理万物,主行精气,法五行、四时,知五味。寸口之中,阴阳交会,中有五部。前、后、左、右,各有所主,上、下、中央,分为九道。浮、沉、结、散,知邪所在,其道奈何?

  歧伯曰:脉大而弱者,气实而血虚也;脉大而长者,病在下候;浮直上下交通者,阳脉也。坚在肾,急在肝,实在肺。前如外者足太阳也,中央如外者,足阳明也;后如外者,足阳明也;后如外者,足少阳也。中央直前者,手少阴也;中央直中者,手心主也,中央直后者,手太阴也。前如内者,足厥阴也;中央如内者,足太阴也;后如内者,足少阴也。前部左右弹者,阳跷也;中部左右弹者,带脉也;后部左右弹者,阴跷也。从少阳之厥阴者,阴维也;从少阴之太阳者,阳维也。来大时小者,阴络也;来小时大者阳络也。

  前如外者,足太阳也。动,苦头、项、腰痛。浮为风,涩为寒热,紧为宿食。

  前如外者,足太阳也,动,苦目眩,头、颈、项、腰、背、强痛也。男子阴下湿,女子月水不利,少腹痛引命门,阴中痛,子藏闭,浮为风,涩为寒血,滑为劳热,紧为宿食,针入九分却至六分。

  中央如外者,足阳明也,动,苦头痛,面赤。微滑,苦大便不利,肠鸣,不能食,足胫痹。

  中央如外者,足阳明也。动,苦头痛,面赤热。浮微滑,苦大便不利,喜气满。滑者为饮,涩为嗜卧,肠鸣,不能食,足胻痹,针入九分却至六分。

  后如外者,足少阳也。动,苦、腰、背、胻、股节痛。

  后如外者,足少阳也,浮为气涩,涩为风血,急为转筋,弦为劳。针入九分却至六分。

  右足三阳脉

  前如内者,足厥阴也,动,苦少腹痛,月经不利,子藏闭。

  前如内者,足厥阴也。动,苦少腹痛,与腰相连,大便不利,小便难,茎中痛,女子月水不利,阴中寒,子户壅绝内,少腹急,男子疝气,两丸上入,淋也。针入六分,却至三分。

  中央如内者,足太阴也。动,苦胃中痛,食不下,咳唾有血,足胫寒,少气,身重,从腰上状如居水中。

  中央如内者,足太阴也,动,苦腹满,上管有寒,食不下,病以饮食得之,沉涩者,苦身重,四肢不动,食不化,烦满不能卧, 足胫痛苦寒,时咳血,泄利黄。针入六分,却至三分。

  后如内者,足少阴也。动,苦少腹痛,与心相引背痛,淋。从高堕下,伤于内,小便血。

  后如内者,足少阴也,动,苦少腹痛,与心相引背痛,淋,从高堕下,伤于尻内,便血里急,月水来, 上抢心,胸胁满拘急,股里急也,针入六分,却至三分。

  右足三阴脉。

  前部左右弹者,阳跷也。动,苦腰背痛,微涩为风痫。取阳跷。

  前部左右弹者,阳跷也。动,苦腰痛,癫痫,恶风,偏枯,僵仆羊鸣,痹,皮肤身体强痹。直取阳跷,在外踝上三寸直绝骨是也。

  中部左右弹者,带脉也。动,苦少腹痛引命门,女子月水不来,绝继复下止,阴辟寒,令人无子,男子苦少腹拘急,或失精也。

  后部左右弹者,阴跷也。动,苦癫痫, 寒热,皮肤强痹。

  后部左右弹者,阴跷也。动,苦少腹痛,里急,腰及髋窌下相连阴中痛,男子阴疝,女子漏下不止。

  右阴跷,阳跷,带脉。

  中央直前者,手少阴也。动,苦心痛,微坚,腹胁急。实坚者,为感忤;纯虚者,为下利,肠鸣。滑者,为有娠, 女子阴中痒痛,痛出玉门上一分前。

  中央直中者,手心主也。动,苦心痛,面赤,食苦,咽多,喜怒。微浮者,苦悲伤,恍惚不乐也。涩为心下寒,沉为恐怖,如人捕之状也。时寒热,有血气。

  中央直后者,手太阴也。动,苦咳逆,气不得息。浮为内风。紧涩者,胸中有积热,时咳血也,有沉热。

  右手三阴脉。

  从少阴斜至太阳,是阳维也,动,苦肌肉痹痒。

  从少阴斜至太阳,是阳维也。动,苦癫,僵仆羊鸣,手足相引,甚者失音不能言。癫疾,直取客主人,两阳维脉,在外踝绝骨下二寸。

  从少阳斜至厥阴,是阴维也。动,苦癫痫,僵仆羊鸣。

  从少阳斜至厥阴,是阴维也。动,苦僵仆,失音,肌肉淫痒痹,汗出恶风。

  脉来暂大暂小,是阴络也。动,苦肉痹,应时自发,身洗洗也。

  脉来暂小暂大者,是阳络也。动,苦皮肤痛,下部不仁,汗出而寒也。

  右阳维阴维阳络阴络脉。

  前部横于寸口九丸者,任脉也。动,苦少腹痛,逆气抢心,胸拘急不得俯仰。

  三部俱牢,直上直下者,冲脉也。动,苦胸中有寒疝。

  三部俱浮,直上直下者,督脉也。动,苦腰脊强痛,不得俯仰,大人颠,小儿痫。

  右任冲督三脉。

  肺脉之来也,如循榆叶,曰平。如风吹毛,曰病。状如连珠者,死。期丙丁日,禺中、日中。

  心脉之来也,如反笋莞大,曰平。如连珠,曰病。前曲后居如带钩者,死。期壬癸日,人定、夜半。

  肝脉之来也,搏而弱,曰平,如张新弓弦,曰病。如鸡践地者,死。期庚辛日,晡时、 日入。

  脾脉之来也,阿阿如缓,曰平。来如鸡举足,曰病。如鸟之啄,如水之漏者,死。期甲乙日,平旦、日出。

  肾脉之来也,微细以长,曰平。来如弹石,曰病。去如解索者,死。期戊巳日,食时、日昳、黄昏、鸡鸣。

  右平五藏脉。

  寸口中脉躁,竟,尺关中无脉,应阳干阴也。动,苦腰、背、腹痛,阴中若伤,足寒,刺足太阳少阴,直绝骨,入九分,灸太阴五壮。

  尺中脉坚实,竟,尺寸口无脉,应阴干阳也。动,苦两胫腰重,少腹痛,癫疾。刺足太阴踝上三寸,针入五分,又灸太阳、阳跷,在足外踝上三寸,直绝骨是也。

  寸口脉紧,直至鱼际下,小按之,如持维干状,其病肠鸣,足痹痛酸,腹满不能食,得之寒湿。刺阳维,在外踝上三寸间也,入五分,此脉出鱼际。

  寸口脉沉着骨,反仰其手乃得之,此肾脉也。动,苦少腹痛,腰体酸,癫疾。刺肾俞,入七分,又刺阴维,入五分。

  初持寸口中脉,如细坚状,久按之大而深。动,苦心下有寒,胸胁苦痛,阴中痛,不欲近丈夫也,此阴逆。刺期门,入六分,又刺肾俞,入五分,可灸胃管七壮。

  初持寸口中脉,如躁状,洪大,久按之,细而坚牢。动,苦腰腹相引痛,以下至足胻重也,不能食。刺肾俞,入四分,至五分,亦可灸胃管七壮。

  尺寸俱沉,但有关上脉, 苦寒心下痛。

  尺寸俱沉,关上无有者,苦心下喘。

  尺寸俱数,有热;俱迟,有寒。 

  尺寸俱微,厥,血气不足,其人少气。

  尺寸俱濡弱,发热,恶寒,汗出。

  寸口沉,胸中痛引背。

  关上沉,心痛,上吞酸。

  尺中沉, 引背痛。

  寸口伏,胸中有逆气。

  关上伏,有水气,泄溏。

  尺中伏,水谷不消。

  寸口弦,胸中拘急。

  关上弦,胃中有寒,心下拘急。

  尺中弦,少腹、脐下拘急。

  寸口紧,头痛,逆气。

  关上紧,心下痛。

  尺中紧,脐下少腹痛。

  寸口涩,无阳,少气。

  关上涩,无血,厥冷。

  尺中涩,无阴,厥冷。

  寸口微,无阳,外寒。

  关上微,中实,能食,故里急。

  尺中微,无阴,厥冷,腹中拘急。

  寸口滑, 胸满、逆。

  关上滑,中实,逆。

  尺中滑,下利,少气。

  寸口数,即吐。

  关上数,胃中有热。

  尺中数,恶寒,小便赤黄。

  寸口实,即生热;虚,即生寒。

  关上实,即痛;虚,即胀满。

  尺中实,即小便难,少腹牢痛;虚,即闭涩。

  寸口芤,吐血;微芤,衄血。

  关上芤,胃中虚。

  尺中芤,下血;微芤,小便血。

  寸口浮,其人中风,发热,头痛。

  关上浮, 腹痛,心下满。

  尺中浮,小便难。

  寸口迟,上焦有寒。

  关上迟,胃有寒。

  尺中迟,下焦有寒,背痛。

  寸口濡,阳弱,自汗出。

  关上濡,下重。

  尺中濡,少血,发热,恶寒。

  寸弱, 阳气少。

  关弱,无胃气。

  尺弱,少血。

  右杂言三部,二十四种脉。




 

日期:2008年5月15日 - 来自[脉经卷第十]栏目

平血痹虚劳脉证第六

  问曰:血痹从何得之?师曰:夫尊荣人骨弱肌肤盛,重因疲劳汗出,起卧不时动摇,如被微风,遂得之。形如风状。但其脉自微涩,在寸口、关上小紧,宜针引阳气,令脉和紧去则愈。

  血痹,阴阳俱微,寸口、关上微,尺中小紧,外证身体不仁,如风状,黄芪桂枝五物汤主之。

  男子平人,脉大为劳,极虚亦为劳。

  男子劳之为病,其脉浮大,手足烦热,春夏剧,秋冬差,阴寒精自出,足酸削不能行,少腹虚满。

  人年五十六十其病脉大者,痹侠背行,苦肠鸣马刀侠婴者,皆为劳得之。

  男子平人,脉虚弱细微者,喜盗汗出也。

  男子面色薄者,主渴及亡血。卒喘悸,其脉浮者,里虚也。

  男子脉虚沉弦,无寒热,短气,里急,小便不利,面色白,时时目瞑,此人喜衄,少腹满,此为劳使之然。

  男子脉微弱而涩,为无子,精气清冷。

  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痛,发落,脉极虚芤迟,为清谷亡血,失精。脉得诸芤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通,桂枝加龙骨牡蛎汤主之。

  脉沉小迟,名脱气,其人疾行则喘喝,手足逆寒,腹满,甚则溏泄,食不消化也。

  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寒虚相搏,此名为革。妇人则半产、漏下;男子则亡血,失精。




 

日期:2008年5月15日 - 来自[脉经卷第八]栏目
循环ads

平卒尸厥脉证第一

  寸口沉大而滑,沉则为实,滑则为气,实气相搏,血气入于脏即死,入于腑即愈,此为卒厥。不知人,唇青身冷,为入脏,即死;如身温和,汗自出,为入腑,而复自愈。




 

日期:2008年5月15日 - 来自[脉经卷第八]栏目
共 4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