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唐代

+ 关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论唐代孙思邈的养生观及现实意义

    孙思邈,京兆华原(现陕西耀县)人,为我国唐代著名的医药学家和养生学家,著有《备急千金要方》3 O卷,简称《千金要方》。一般认为孙思邈生于公元581年,卒于公元682年,享年101岁,也有考证孙思邈活到141岁。如此高寿之人历代罕见,与他不仅治病救人,且有一颗高尚之心及深谙养生之道不无关系。孙思邈的养生之道主要记载于《备急千金要方•卷第二十七•养性》,内容涉及心养、动养、静养、食养、房养等多个方面,对现代人的养生保健、延年益寿有很大的指导作用。
    1.心养
    心者,神明之主也。人的一切皆有心所主宰,身体健康是身心共同愉悦和谐的一种状态,这种健康状态,不是看病吃药才能达到的,而是必须通过修身养心方达到的境界。孙思邈《千金要方》的“养性”观是“心养”之高度概括,孙氏谓:“夫养性者,欲所习以成性,性自为善,不习无不利也。性既自善,内外百病皆悉不生。祸乱灾害亦无由作,此养性之大经也。善养性者,则治未病之病,是其义也。故养性者,不但饵药餐霞,其在兼于百行。百行周备,虽绝药饵,足以遐年。德行不克,纵服玉液金丹,未能延寿。”
    以上文字既是孙思邈的养生总则,也是他认为“修性养心”是养身最高境界的观点。孙思邈认为养生大法应以修养和德行为主,一个人如果有善良的性格、良好的品德,高尚的情操,无须服药也不必进补即可延年益寿。反之,如果内心阴暗、个性自私、随心所欲、恣意寻欢、行为龌龊者,即使服用灵丹妙药,也不可以终其寿命,更是百病之根源。此所谓“纵情恣欲,心所欲得,则便为之,不拘禁忌,欺罔幽明,无所不作,自言适性,不知过后,一一皆为病本”。
    对于具体的养性,孙思邈提出了“十二少”,即“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行此十二少,乃养生之都契也”。这养性“十二少”中,很多与“心养”有关,如少思、少念、少欲、少笑、少怒等。孙氏认为凡事不能过,遇事要淡然,无论思念欲望与喜怒哀乐皆不可多,要做到“十二少”,忌讳“十二多”,认为“多思则神殆,多念则志散,多欲则志昏,多事则形劳,多语则气乏,多笑则脏伤,多愁则心摄,多乐则意溢,多喜则忘错混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不理,多恶则憔悴无欢”。
    早在唐代,孙思邈就提出了人的道德与情操十分重要,它不仅体现一个人的素质,而更关乎人的身体健康,这种观点对我们现代人有很大的启示作用,将内心思想与情操与健康联系在一起,对从事人文思想教育有启迪作用,对提高个人的素质更有指导意义。
    2.动养
    生命在于运动,只有保持机体气血通畅,才能做到身体健康无恙。孙思邈日:“养性之道,常欲小劳,但莫大疲及强所不堪耳。且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以其运动故也。”保持机体气血流畅,运动是最好的方法,其效果甚至好于服药。运动有主动和被动运动,“常欲小劳”即为主动运动。、孙氏还指出,运动不可过量,要做到适度,在身体所允许的范围之内,切莫“大疲及强所不堪也”,并强调“不动则气郁,动极则气耗”。
    古代的保健运动方法有多种,如五禽戏、天竺国按摩十八势、老子按摩法等,这些都是今天所谓的有氧运动,孙思邈对之十分推崇。五禽戏是根据虎、鹿、熊、猿、鸟的姿势进行运动锻炼,属于主动性运动,随时可以做到。天竺国按摩法十八势、老子按摩法是一种可以自己或别人对身体的一种被动运动方法,如腹部按摩自己就可以随时操作,“小有不好,即按摩援捺,令百节通利,泄其邪气”。头颈、肩背等部分,可以别人代为按摩,“凡人无问有事无事,常须踏脊背四肢一度,头项苦令熟踏,即风气时行不能着人,此大要妙,不可具论”,这种踩背法同样能起到疏通血脉的作用。
    运动对健康有益,这样的理念早在唐代孙邈就已充分认识,也已成为当今人们的共识。但孙思邈对运动量的要求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他特别强调运动量的适度,运动不可过度,切莫引起“大疲”。现在很多人特别是年青人运动时追求大汗淋漓,这样对身体十分不利,容易引起疲劳,不仅起不到好的作用,反而会对身体产生危害。孙思邈关于运动的理论告诉我们,适当做自我按摩或请人按摩,对身体均十分有益。通过按摩运动,调畅机体气血贵在坚持,孙思邈认为每日必须“调气补泻,按摩导引为佳”。而我们现在很多人对保健按摩的方法,往往是想到就做,想不到就不做,这样不能坚持的态度,则起不到对健康有益的效果。
    3.静养
    运动对身体有益,但如果能做到动静结合,是为养生之要。孙思邈认为人需要运动,同时也需要安静,其“心养”之“十二少”的观点,认为凡事不过则能安体,只有及时将身心安静下来,才能做到“不过”。孙思邈对如何安静有专门的论述:“当得密室闭户,安床暖席,枕高二寸半,正身偃卧,暝目,闭气自止于胸隔,以鸿毛著鼻上,毛不动,经三百息,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心无所思,当以渐除之耳。”这是一种传统的调息静养法,能起到安神定志、舒缓肢体的作用。除此而外,孙氏还认为当常习“黄帝内视法”:“存想思念,令见五脏如悬磬,五色了了分明……每旦初起面向午,展两手于膝上,心眼观气,上入顶下达涌泉,旦旦如此,名日迎气。常以鼻引气,口吐气,小微吐之。”这种一早起床就调息意守,静心养神,对迎接一天的劳作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孙思邈日:“调气补泻是静,静中寓有动;按摩导引为动,又以安神静志为前提,动中寓有静。”孙氏既重视动养,也强调静调,其核心是静中寓动,动中寓静,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为用。这种动静结合的主张,较之片面主静或主动的观点显然更为合理。
    在现代的视野里,运动有益健康已为许多人接受,但静养同样是健康长寿之本,恐怕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应当时时提醒别人和自己,要保持一个平常心,经常性地独处,抛开一切杂念,有意识地想象美好的事、人、物,做到意守丹田、深深呼吸、吐故纳新,对身体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4.食养
    食物是人的生存之根本,孙思邈认为“安身之本,必资于食”。食物是人体后天之本,气血生长之源,人体不仅以此生肌长肉,且能排邪安脏,孙氏谓之“能排邪而安脏腑,悦神爽志以资血气”,故饮食对人体十分重要。然而凡事皆有双重性,对人体有益的食物也不是想吃就吃,必须考虑宜忌与多少,对此孙思邈总结了一系列的食物养生之法,提出了许多食物养生的观点,如应少食多餐、常带饥饿感、保持好心情、食后运动等。
    孙思邈认为“善养性者,先饥而食,先渴而饮。食欲数而少,不欲顿而多,则难消也。当欲令如饱中饥,饥中饱耳”。故饮食最好少食多餐,不宜过饱,否则难以消化,最好要有“饱中饥,饥中饱”之感。孙氏还引嵇康日:“穰岁多病,饥年少疾,信哉不虚。是以关中土地,俗好俭啬,厨膳肴馐,不过菹酱而已,其人少病而寿。江南岭表,其处饶足,海陆鲑肴,无所不备,土俗多疾而人早天。”是谓饱食者易得病,饥饿者则不易生病,因而提出“厨膳勿使脯肉丰盈,当令俭约为佳”“食勿精思”的观点。
    人的情绪与食欲有很大的关系,心情好则有助于饮食消化,反之则食物难消。故孙思邈曰:“人之当食,须去烦恼(暴数为烦,侵触为恼)。如食五味必不得暴嗔,多令人神气惊,夜梦飞扬。”孙思邈还认为,食后就卧睡则易致消化不良,谓:“饱食即卧,乃生百病,不消成积聚。饱食仰卧成气痞,作头风。触寒来者,寒未解食热食,成刺风。”因此建议:“每食讫,以手摩面及腹,令津液通流。食毕当行步踌躇,计使中数里来,行毕使人以粉摩腹上数百遍,则食易消,大益人,令人能饮食无百病,然后有所修为快也。”
    以上孙思邈关于食物养生的观点在今天依然有指导意义,如为了预防一些因营养过剩引起的心血管疾病,“吃饭七分饱,常带三分饥”是有好处的;吃完饭后,应适当运动,俗话说“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这是均有文献与理论根据的。孙氏的饮食养生观点还指导我们,饮食时应当丢掉所有烦恼,保持一个好的心情,很多时候为了应酬而就餐对身体是没有益处的。此外,饭后如果能做一些自我腹部和面部按摩运动,对促进消化能起到帮助作用。
    5.厉养
    房养,指房室养生,又谓房中术,也即现代所谓的性保健,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中妇人、求子、养性、居处、虚损等篇均有论述与讨论,特别是“房室补益”篇,是记载唐代房室养生的重要文献。
    孙思邈认为性要求是人的生理本能,他不赞成禁欲,云:“男不可无女,女不可无男,无女则意动,意动则神劳,神劳则损寿。”并认为如果强忍性欲,则有“漏精、尿浊”等后患,日:“强抑郁闭之,难持易失,使人漏精尿浊,以致鬼交之病,损一而当百也。”但尽管孙思邈不赞成禁欲,也提倡节欲保精,避免早殒,日:“非欲务于淫佚,苟求快意,务存节欲,以广养生也。非苟欲强身力,幸女色,以纵情,意在补益以遣疾也。”特别是提出不可疲劳后同房,年轻人对此尤须注意,日:“倍力行房,不过半年,精髓枯竭,惟向死亡,年少极须慎之。”
    孙思邈还认为,生气发怒及疲劳后不宜同房交欢,否则生气发怒易生热毒疾病,疲劳引起五劳虚损,并提出了行房时不可强忍小便,谓:“人有所怒,血气未定,因以交合,令人发痈疽。又不可忍小便交合,使人淋、茎中痛,面失血色。及远行疲乏来入房,为五劳虚损,少子。”孙思邈还建议,酒醉后也尽量不要同房,否则后果严重,曰:“醉不可以接房,醉饮交接,小者面暗咳喘,大者伤绝脏脉损命。”在房室养生方面,孙思邈在《千金要方》的妇人门、求子篇中还创制了许多治疗阳痿、性欲低下、不孕不育的古方。
    在现代人的生活中,房室养生十分重要,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在房室养生方面,中医有许多理论和经验值得现代人学习和借鉴,特别是孙思邈的房室养生观点,诸如以上性生活不可缺少、不宜过早有性生活、性生活不可过频以及生气、疲劳、酒后不宜同房等等,这些观点对现代人保持正确的性观念和性生活方式有指导意义。
日期:2013年12月9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循环ads

漫谈古人对茶保健功能的认识

  中医向有“药食同源”之说,茶既是饮料,防病、健身,药食一体,两种功效兼备。

  我国古籍有许多关于茶与中医药的记载,说明古人对茶的保健功能早有认识,如唐代陆羽《茶经》曾引用《神农食经》称:“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三国华佗《食论》有“苦茶,久食益意思”之说。晋代张华《博物志》称:“饮真茶,令人少眠。”唐代,人们已普遍认识到茶的药用价值,药学家陈藏器称“茶为万病之药”。此说虽嫌夸张,但茶的药理成分之多和药效作用之广却是事实。自唐至清,可收集到论述茶效的古籍,不下近百种。

  安神除烦  《茶经》称茶能“涤烦”;《神农食经》称茶能“悦志”;五代蜀毛文锡《茶谱》中称茶能益思;宋代苏轼《东坡杂记》中称茶能“除烦”;元代忽思慧《饮膳正要》中称茶能“清神”;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称茶能“使人神思闓爽”;清代王孟英《随息居饮食谱》称茶能“清心神”。此外,还有称茶能“破孤闷”“疗小儿无故惊厥”等。

  清头明目  宋代虞载《古今合璧事类外集》称茶能“理头痛”;宋代周去非《岭外代答》称茶能“愈头风”;明代吴瑞《日用本草》称茶能“止头痛”;清代王好古《汤液本草》称茶能“清头目”;清代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治“头目不清”。还有称茶能治“脑痛”、“治头痛”。古籍中讲茶能明目很多,如《茶经》称茶能治“目涩”,陈藏器《本草拾遗》称茶能“明目”;清代沈李龙《食物本草会纂》称茶能“清于目”,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治“火伤目疾”等。

  提神醒睡  如晋代张华《博物志》、唐代苏敬《新修草本》、清代张璐《本草逢源》及《桐君录》分别称茶能“令人少睡”、“令人少眠”、“令人少寐”和“令人不眠”;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五代蜀毛文锡《茶谱》、清代曹慈山《老老恒言》,分别称茶能“少睡”、“睡少”和“不睡”;明代李士材《本草图解》称茶能“醒睡眠”;清代王孟英《随息居饮食谱》称茶能“醒睡”。此外,还有说茶能“除好睡”、“破睡”等的。

  下气消食  唐代孟诜《食疗本草》称茶能“下气”;《食疗本草》及宋代虞载撰《古今合璧事类外集》、明代缪希雍《本草经疏》和王圻《三才图会》分别称茶能“消食”、“消饮食”和“消积食”;清代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治“食积不化”。此外,还有称茶能“解除食积”、“去胀满者”、“去滞而化”、“养脾,食饱最宜”的。

  醒酒解酒  三国魏张揖《广雅》称茶能“醒酒”;宋代杨士瀛《仁斋直指方》称茶能“解酒食之毒”;明代李士材《本草图解》称茶能治“酒毒”;清代沈李龙《食物本草会纂》称茶是“醉饱后饮数杯最宜”。

  利水通便  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孙思邈《千金翼方》分别称茶能“利水”和“利小便”;唐代孟诜《食疗本草》称茶能“利大肠”;清代赵学敏撰的《本草纲目拾遗》称茶能“刮肠通泄”。此外,还有茶能治“二便不利”、“利大小肠”之说。

  祛风解表  五代蜀毛文锡《茶谱》称茶能“疗风”;李时珍《本草纲目》称茶能“轻汗发而肌骨清”;清代屈大均《广东新语》称茶能“祛风湿”,刘埥《片刻余闲集》称茶能治“小儿痘疹不出”。此外,还有称茶能“发轻汗”,治“四肢烦,百节不舒”等。

  生津止渴  《神农食经》称茶能“止渴”;唐代李肇《唐国史补》称茶能“疗渴”,孙思邈《千金翼方》称茶能治“热渴”;清代王孟英《随息居饮食谱》称茶能“解渴”,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称茶能“清胃生津”,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治“消渴不止”,沈李龙《食物本草会纂》称茶能“止渴生津液”。此外,还有茶能“润喉”,治“烦渴”、“作渴”之说。

  清肺去痰  唐代孟诜《食疗本草》称茶能“解痰”,苏敬《新修本草》称茶能“去痰”;元代忽思慧《饮膳正要》称茶能“去痰热”;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称茶能“吐风热痰涎”;清代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称茶能“涤痰清沛”,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入肺清痰”,张璐《本经逢源》称茶能“消痰”。此外,还有称茶能“除痰”、“解痰”、“逐痰”、“化痰”,以及茶能治“痰热昏睡”、“痰涎不清”等。

  去腻减肥  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称茶能“去人脂”;《东坡杂记》称茶能“去腻”;明代李士材《本草图解》称茶能“解炙煿毒”;《老老恒言》称茶能“解肥浓”,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称茶能“解油腻、牛羊毒”。此外,还有称茶能“久食令人瘦”等。

  清热解毒  唐代孟诜《食疗本草》、清代张路《本经逢源》分别称茶能“去热”和“降火”;《本草拾遗》称茶能“破热气,除瘴气”;宋代宋士瀛的《仁斋直指方》、陈承《本草别说》称茶能“消暑”;清代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清热解毒”;刘献庭《广阳杂记》称茶能“除胃热之病”。此外,还有茶能“清热降火”、“涤热”、“泻热”、“疗热症”、“治伤暑”之说。

  疗痢止泄  宋代陈承《本草别说》称茶能“治痢”;明代吴瑞《日用本草》称茶能“治热毒赤白痢”;清代黄宫绣《本草求真》称茶能治“血痢”,张璐《本草逢源》称茶能“止痢”等。

  涤齿坚齿  《东坡杂记》称茶能使牙齿“坚密”;元代李治的《敬斋古今注》称茶能使牙齿“固利”;明代钱椿年的《茶谱》称茶能“坚齿”;清代张英《饭有十二合说》称茶能“涤齿颊”等。

  疗饥生精  唐代孙思邈的《千金要方》称茶能使人“有力”;宋代苏颂《本草图经》称茶能“固肌换骨”;明代朱橚《救荒本草》称茶能“救饥”,鲍山《野菜博录》称茶能“调食”;清代屈大均《广东新语》称茶能“疗饥”。此外,还有茶能“轻身换骨”、“治疲劳性精神衰弱症”、“羽化”之说。

  养生益寿  宋代苏颂《本草图经》称茶能“去宿疾,当眼前无疾”;明代程用宾《茶录》称茶能“抖擞精神,病魔敛迹”;清代俞洵庆《荷廊笔记》称茶能“养生益”。还有茶“久服,能令升举”之说。

  其他功效  古人还提到茶叶的其他营养与药理功效,如苏轼《格物粗谈》称茶“烧烟可辟蚊”;《本草纲目》称“浓茶能令人吐”;《本草纲目拾遗》称茶能“消膨胀”,张璐《本草逢源》称茶能“开郁利气”等。

日期:2013年5月22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孙思邈与食疗

    唐代著名医学家孙思邈,在我国医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他少年时因病学医,博通经史百家,采集唐代以前许多医药文献,结合个人的经验,编成《干金药方》、《干金翼方》(二书合称为《干金方》各三十卷),系统地总结了唐以前各科成就。尤其重视妇科和儿科,在疾病分类方面,理法、方药俱备;在食疗方面,有独到的见解,他在《干金方》中说:“夫为 医者,当须先洞晓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疗不愈,然后命药。”可见他对食疗是相当重视的,同时也说明食疗在临床和保健方面的特殊作用。如我国盛产的苡仁、大枣、芝麻、山药、莲米、蜂蜜等,这些品种既是药物又是食物,适当食之,具有防病治病、保健之功效。现在日本、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三十多个国家兴起中国的食疗热,他们用这些品种精心加工菜肴、罐头、糕点、糖果等以佐餐。
    我国古代所谓食治、食补均属食疗范畴,西周时期,即有专门营养医生,称为“食医”。目前我国民间仍广泛流传着食疗验方。如治感冒:生姜6克,葱白三根,大枣4个,水煎顿服;治支气管炎:百合9克,梨1个,白糖15克,混合蒸2小时,冷后顿服;治慢性风湿性关节炎、关节疼痛:芝麻叶30克,水煎服;治高血压、头胀、心悸、失眠:莲心45克,开水冲泡代茶饮。由此可见,中国传统的食疗,也是中国医药值得研究开发的一个方面。

 

日期:2013年4月30日 - 来自[中医养生]栏目
循环ads

关于唐代诗文中一些眼外科手术

对于眼科之学,魏晋以后译自天竺(古代印度)的《龙树论》已盛传于唐代,宋以后该书亡佚,其佚文可见于《医心方》、《医方类聚》等书中。在《千金方》、《外台秘要》等类书中也有些关于眼科疾病诊治的论述,但对手术的操作记述不,倒是在一些诗文中却有一些描述和较详细的记载。

在诗人杜牧的《樊川文集》中,曾记有擅长金针拨障术的两名医生,还记录了他们对病变特征的把握,对手术适应症的选择和操作要领等。在赵璘的笔记小说《因话录》中,曾记述宰相崔慎由,左眼生肉瘤,几乎遮蔽瞳孔,影响视力,后来经医生谭简成功地做了切除手术的经过。当时崔慎由正在浙西任廉察史,听说扬州有穆医生擅长治眼病,托淮南判官杨收延请。后收到回信,说“穆生性粗疏,恐不可信。有谭简者,用心精审,胜穆生远甚”,于是崔慎由便转请谭简来治疗。谭医生诊后即说,此病为转手之劳,但在治疗时要集中精神才能获得疗效。崔慎由回答说,在治疗时我连妻子也不告诉。谭简提出,要选择晴天的正午安排在一清静的房间做手术,又询问崔的饮食如何,崔回答虽然饭量不,但尚能吃饱,谭医生很满意,并提出手术当天应当在住宅的北楼施行,仅让一少年家仆在旁侍候,不让其他人知晓。谭医生先让崔慎由饮酒为麻醉之用,之后用手术刀切除肉瘤,再用纱布拭血后敷以粉剂,手术完毕才告诉崔的妻子。后来崔慎由奉调到金陵,待到他升为宰相时,谭医生已逝世了。一病例在《新唐书·崔慎由传》也有记载:“始,慎由苦目疾,不得视,医为治刮,适愈而召”;此可以作为印证。小说《因话录》对诊治过程的记述远较史书详细得多,可堪为一篇珍贵的医学文献。其中提到,术前要问及病人的饮食情况,利用中午的日光为手术照明,以饮酒减轻疼痛,要求病人“安神不扰”,这些处理原则都极有科学道理。

在被称为“盛世之韵”的唐诗中,常有佳句描述金针拨白内障术。如杜甫有“金篦空刮眼,镜象未离铨”,李商隐有“约眉怜翠羽,刮膜想金篦”等名句。在《全唐诗》中已有首,正可以诗证史。现仅记二首如下:

白居易:《眼病二首之二》

眼藏损伤来已久,病根牢固去应难。

医师尽劝先停酒,道侣多教早罢官。

案上漫铺《龙树论》,合中虚捻决明丸。

人间方药应无益,争得金篦试刮看。

白居易晚年患白内障,除《眼病二首》外,还有《病眼花》、《除夜》等诗也记述病情,“合中虚捻决明丸”句,另一版本作“盒中虚贮决明丸”。

刘禹锡:《赠眼医婆罗门僧》

三秋伤望眼,终日哭途穷。

两目今先暗,中年似老翁。

看朱渐成碧,羞日不禁风。

师有金篦术,如何为发蒙。

唐代称金针拨白内障手术为金篦术,看来这一词汇文雅简炼。刘禹锡用此诗赠来自印度的眼科医僧,也可见当时中外医学交流情况。

值得提及的是,金针拨白内障技术在唐代以后并没有得到广泛普及,而是不绝如缕地传薪至今,其中主要是在道教医学和佛教医学中承传,这在其后的文献中也有记载。例如在元代郭翼的《雪履斋笔记》中,记载宋代显仁皇后韦氏两目失明,募医疗者莫能奏效。有道士应募,用金针拨白内障术,使“左翳脱然复明”。在清代昭梿的《啸亭杂录》中,记载高邮医人曾某用金针拨白内障术,使著《十七史商榷》的大学者王鸣盛双目复明。此事史学家赵翼也曾作诗盛赞其事。在户生甫的《东湖集》中,记述楞严寺僧人吴环照为杨翼皇施针拨术时,重视选择治疗时机,初诊时吴诊察后说:“目翳尚嫩,未可治也。归食发物,使其障厚,视日如昏夜,乃可奏功。请俟期年后!”患者便等待,直到“至期,则已盲矣。环乃施其术:投针于黑白之间,周围转绞,尽去其膜,又投针于黑之中、瞳之外,转绞如前,游刃有余,而患者亦不甚苦。毕,以绢单衣包之,付药数剂,曰:‘慎勿见风,俟三日,治可矣’。归途过慎,加以一领(多穿了一件衣服),三日后发红,再叩之,曰:‘有微火耳。’又服一二剂,遂愈,清明如故。”这一记堪称一个完整的医案,也是一个逼真的手术记录,其翔实程度,不逊于清初拨障大师黄庭镜在《目经大成》中的医案。此类笔记,足可供专科医生临床操作时的参考。

日期:2013年4月8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唐代著名妇产科学家 晷殷

   昝殷(约797~860年),唐代著名妇产科学家,四川成都人,曾任成都医博士。他编有《经效产宝》(成书于853年)一书,对经、带、胎、产等疾病均有所论述,是我国尚能看到的第一部妇产科专书,对后世医家有着广泛而深入的影响。
    妇产科方面的成就。昝殷主张妊娠期以养胎保胎为要,治疗上重视调理气血、补益脾肾。
他对妊娠、难产、后诸病证治的论述,均有一定的水平。认识到流产原因有二,一是孕妇有病,因而胎动流产;二是胎儿先天发育不良,引起流产。这与现代的认识是相一致的。昝殷对胎衣不出的论述和分析,亦堪称合理。指出“凡胎衣不出者,世谓之息胎,由产时用力过度,已产而体已疲顿,不能更用力”。在论述救治难产时,主张“内宜用药,外宜用法”,意即用滋补强壮的药物给产妇内服,以增强体力,再加上外治手术助产,使胎儿娩出。其原则至今也有指导意义。昝殷对产后病因的分析认识,也很科学。对产后热结、大便不通,他不
主张内服攻下药,而采用蜜煎导坐药通大便,审慎而有效。尤其是对产后血晕的急救,指出“须速投方药,若不急疗,即危其命也”,并可用烧红秤砣淬醋熏蒸,颇合实际而简便易行。
    食疗方面的成就。昝殷著有《食医心鉴》一书,书中论述了中风、脚气、消渴、淋病等内科病及部分妇儿科病的食治诸方,一般先述病因、病机、分类、症状,然后附以食治方及其适应证,简明实用,论述精辟,尤其对治疗之论述更为细致精炼。昝殷十分重视脾胃的生理功能,认为脾失健运,则“万病辐凑”,故治此病,多用血肉有情、营养丰富的食物治疗,大多取材容易,符合简、便、廉、验之原则。在配用血肉有情之品的食疗中,体现了昝氏“以形补形”的思想,如风眩之用羊头肉,骨节疼痛之用虎胫骨浸酒,产后心惊之用猪心羹方等。
    昝殷虽于食疗与妇产科均有研究,然尤精于妇产科,对我国妇产科的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日期:2012年7月28日 - 来自[名医出镜]栏目
循环ads

以茶解忧

  唐代药学家陈藏器在《本草拾遗》中曰:“诸药为各病之药,茶为万病之药。”说到茶对“心病”的“药理”功效,历史上有多位名人予以高论。

  唐代陆羽在《茶经》中称茶能“涤烦”,宋代苏轼在《东坡杂记》中称茶能“除烦”,元代忽思慧在《饮膳正要》中称茶能“清神”,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称茶能“使人神思闿爽”,清代王孟英在《随息居饮食谱》中称茶能“清心神”,此外还有称茶能“破孤闷”之说。而唐代茶道大师皎然在《饮茶歌消崔石使君》中则有三方面的概括:“一饮涤昏寤,情思爽朗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清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由此可见,茶犹药也。以茶解忧,既可以疗身,更可以疗心。

  以茶解忧,疗以“心病”,不同的“心痛”,施以不同的“茶药”,便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疗效”。

  当失望、无奈、苦闷之时,泡一杯清澈甘醇的乌龙茶,静思冥想,便会感悟出生活就是由苦与乐而交织成的,在品过苦涩之后才能体味出浓香;当愤怒、不安、暴躁之时,泡一杯澄碧清香的龙井茶,静心而思,让心灵归于沉静,自得一份心静、心宽、心安;当疲惫不堪,急火攻心之时候,泡一杯涩涩的苦丁茶,汤色黄中透红,滋味鲜爽沁人心脾。

  以茶解忧,可以清心明志,教人明理,遇到过急之事可以避免“怒伤肝、恐伤肺”的情况发生。

  以茶解忧,还可以引导“心病”患者暂时忘却病痛带来的苦恼,使患者意境开阔、心情舒畅,有利于身体康复。

  茶之“疗效”贵在使人静心、解惑,转悲为喜,转忧为欢。既能化解心中之淤气,也理疗了心中之伤痛,使心情变得冷静和泰然,将一切烦恼与忧郁置之度外,让心灵复苏,使信心重现,从无望中看到希望。(北京 户力平)
日期:2012年2月16日 - 来自[自我保健]栏目

被封为药王

  唐代著名医学家孙思邈,为京兆华原(今陕西耀州)人。著有《备急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两部,是集唐代以前中医药学大成之百科全书,被称为“药王”。有关他的许多故事,虽经1400余年仍在民间流传。

  孙思邈采用悬丝诊脉,用针灸治好了长孙皇后的难产病后,唐太宗非常高兴,赏赐他金银财宝,封他官。孙思邈都没有接受。唐太宗就封他为药中之王,并赐予他冲天翅的王冠和赭黄色的王袍。

  开国元勋尉迟敬德听到消息后大为不悦,心想自己为唐朝打天下,屡立战功,也没有封王,孙思邈进京才几天,竟得到如此殊荣。他要追赶孙思邈,夺回王袍王冠。孙思邈预知有人要来夺王袍,就把冲天翅扳成顺天翅,把黄袍翻穿成红袍。敬德领兵追到灞桥时,见孙思邈身穿红袍,头戴顺天翅,在柳荫之下恭候。敬德感到不好意思,便改口说:我专程赶来,想讨些灵丹妙药。孙思邈送给他灵丹十八丸,保他东征胜利。后来敬德后悔自己不该妒忌,便击掌发誓,愿在孙思邈成圣后站班助威,听凭调用。此事流传民间,至今成为美谈。
日期:2012年2月16日 - 来自[中医文化]栏目
共 14 页,当前第 1 页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关闭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图文 | 版权说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医源世界 版权所有
医源世界所刊载之内容一般仅用于教育目的。您从医源世界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或应对您的健康问题。如果您怀疑自己有健康问题,请直接咨询您的保健医生。医源世界、作者、编辑都将不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药行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联系Email: